所以他可能真的是當場抓到了那個楊凡,才敢那麼確切的說楊凡就是那個殺人兇手。

至於這把刀上為什麼寫著楊凡的名字,那麼只有一個可能了。

就在李醫師要說出事情的真相的時候。這時候方孟領軍已經是回來了。

他的臉色十分的不好,看他紅紅的臉蛋變得有些發黑,顯得十分的陰沉,憤怒。

他看著鄧棋的眼神也是十分的不一樣,反而多了好幾分的怨恨,好像下一秒,就想把鄧棋殺掉了一樣。

鄧棋倒是一點也不害怕。

他只是十分悠閑的說道:「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我鄧棋問心無愧。等查清楚這事情的真相之後,你必須給我一個交代。」

鄧棋顯得十分的運籌帷幄。

「還要查嗎?這偽造證據你不是一把手嗎?」方孟領軍十分的生氣,他將一張書信直接扔到了鄧棋的面前。

公孫婉兒急忙是撿起了那張紙,拿來看看。

那張紙上寫了楊凡與齊備世間的恩恩怨怨。

其實更多的都是楊凡正在詛咒齊備。

只見這張紙上明確的寫道,楊凡想要齊備下地獄。

恨不得他死100遍都不足夠的。

這種歹毒的話,公孫婉兒。難以置信,他根本不相信這會是楊凡寫出來的。

下面的士卒們當然也是不相信的。

孫子涵到時看了十分的透徹。

他跟李軍師站在一起。

他似乎已經猜到了李軍師的言外之意了。

「我就想請問一下,鄧棋軍師。一個人殺人,怎麼可能會將自己的名字刻在刀柄上?這不就是留給敵方證據嗎?誰會這麼傻呢?所以這一定是個誣陷。」方孟領軍很是不甘心地問道。

他就是想要找出真正的真相。

「或者你可以這麼想。就是因為楊凡平常待人十分的友善,所以他知道如果是自己殺了人的話。別人也是不會相信的,因此他更是要製造出自己很是委屈的樣子,所以他在這把刀的刀柄上寫上了自己的名字。只要他殺人的話。他就可以利用你們說的這些話來為自己洗脫罪名,誰會在,殺人的刀上寫上自己的名字呢。這也是楊凡的心機之處了。」鄧棋解釋道。

眾人聽了鄧棋的這個解釋之後。

都覺得是十分的難以置信的,難道楊凡真的是有這樣的心機嗎?

突然一瞬間,公孫婉兒算是要開竅了,再加上剛剛李醫師講的砒霜的事情。她覺得楊凡可能真的是鄧棋說的那樣的。

這時候李醫師突然發話了。

「方孟,你把楊凡給我帶進來。」

方孟聽到李醫師如此的凶,他也是被嚇到了。

隨後他立馬讓人把被綁著的楊凡帶上來。

這個楊凡看到李醫師的時候,他便是很是慌張啊。

畢竟這個砒霜的事情,目前他認為只有李醫師一個人知道了。

楊凡的臉色已經是突然大變了,他有些瑟瑟發抖的。

他說起話來的時候也是吞吞圖圖,不知道下一句該說些什麼,顯然他是十分害怕李醫師的。

李醫師是一個醫師,他的職責是救病治人。

在他的眼中,生命是十分高貴的。

可是楊凡卻殺害了一條生命,這是無法可以饒恕的。

「是你自己說,還是我替你說呢?」李醫師十分強勢的問道著。

這時候楊凡已經是嚇得軟了腿,他哭著直接撲倒在了地上。

他知道李醫師的為人是十分的正直的,他也不想讓李醫師感到為難。

原來很久以前這個楊凡,便與這個齊備認識的了。

抱得總裁歸 那時候齊備只是一個地痞流氓的。

在他們還未進入軍營當兵的時候,便玷污過楊凡的親妹妹了。

那時候楊凡就十分的痛恨這個齊備了。

此後其被怕楊凡殺自己。

他便立馬投身了軍營當中。

因為他的親戚,是鎮北將軍手下的親信。

所以他並沒有被查什麼身份,就直接進入了鎮北的軍營。

這件事被楊凡知道后,他也想去鎮北將軍的軍營,想要去找那個齊備報酬。

可是他的名字已經是被齊備做了手腳,直接被划入了鎮北將軍底下軍營的黑名單當中。

所以楊凡是不可能到鎮北將軍的軍營去做士卒的。

因此楊凡便迅速的來到了雍關城軍營。

想要在這裡多練一些本事,等到以後有機會了,再去找那個齊備報仇。

前些日子聽到鎮北將軍要帶領著一些人來到雍關城。 他就已經開始謀劃了一切,就等著齊備來雍關城的軍營。

楊凡終於是認罪了。

這一切果然都是他所作為的。

那把刻有他名字的刀,就是他想用來洗脫自己罪名。

因為他覺得不會有哪個人傻到用刻著自己名字的刀去殺人的。

此事就告一段落了。

公孫婉兒覺得很是對不起鄧棋。

方孟他更是悶悶不樂的離開了,因為楊凡是它的忠實的手下,可是他卻沒想到他居然是殺人兇手。一時半會兒方孟還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白彥立馬是跟著上去。

整個軍營當中,這兩個人真的是形影不離。

如果,在軍營,你要是找不到方孟領軍的話,就應該去找白彥領軍,如果是找不到白彥領軍的話,那麼就會去找方孟領軍。

這兩個人簡直就是每天綁在了一起。

「我鄧棋並不是一個用下三濫手段的人。我是一個軍師,我是大洲王朝的軍師。」

鄧棋笑著說著。

孫子涵不免有些佩服這個鄧棋。

公孫婉兒覺得有些愧疚了。

她印象當中的鄧棋都是一個會使用陰謀詭計的人。主要還是因為多年之前,鄧棋用詭計,奪取了鎮北將軍的信任。

他陷害了前任軍師,才獲得了今天鎮北將軍最為親近的軍師的身份。

看來當年的事情可能只是以訛傳訛,或者另有隱情罷了。

這夜裡眾人都已經睡下了。

可是遠在邊疆的華北笙正在拚命地與敵人廝殺著。

當華北笙運送的糧草隊進入一片山谷的時候,突然遇到了敵軍的偷襲。

敵人與華北笙手下的人發生了衝突,眾人打了起來。

這批糧草是十分重要的,要是失去這批糧草的話,就會有很多士兵要餓肚子了。

所以一定是要保住這批糧草,將他安全送到指定的地點。華北笙拿著刀拚命地砍殺著,但是他一個人也沒能看得傷。

這時候,一個敵人拿起大刀,朝華北笙的頭部猛猛劈去。

華北笙急忙往右側閃躲,才躲過了這一刀,這些日子以來,他在軍營裡面,訓練刀法,劍法,軍法也是十分的勤奮的。

所以他的武藝也是有所進步的。面對敵人的法刀,華北笙再也沒有害怕了。

想華北笙第一次來到戰場的時候,他看到敵人,看到那鮮血淋漓的戰場的時候,他的內心是十分恐慌的,當時還有一個士兵因他而死,從此之後他便下定決心,一定要發憤圖強。

這時候又有一個敵軍拿起了一把長劍,要華北笙的胸口直接刺過去。

華北笙右手用力一揮,直接是將那長劍擋住了。

隨後他又立馬抬起左腳,猛猛地朝敵軍的腹部踹了一腳。

一瞬之間,那個敵軍就直接倒在了地上。他沒有任何的反手之力了,因為當那個敵軍倒下的時候,他的胸口正中立著的戰車殘餘的木頭。

可是那個敵軍還是活著的的,他依然舉起著那把劍,想要華北笙劈過去。

華北笙往後一閃,敵軍的劍並沒有傷害到他。

這時候他有些懵住了,他不知道該不該殺了這個敵軍。

在那一瞬間,他想起了公孫婉兒。

她似乎這麼久也從未殺過人。

要是她現在在這個戰場上她又會是怎麼做的呢?

她會將這些人統統都殺盡嗎?還是會放過這些人?

「你倒是動手啊!你想死是嗎?」這時候旁邊的一個士卒他大聲的怒吼道。

他其實很是理解華北笙這種複雜矛盾的心情,因為當他第一次來到戰場的時候,看到這滿山遍野的集聚,他也是不敢下手的,可是直到他的生命受到了威脅的時候,他才願意拿起大刀殺死敵人。

這時候又有兩個敵人來到了華北笙的身後。

幸好有士卒保護著華北笙。

士卒們當然是知道華北笙根本就沒有什麼反手之力。

在出門的時候郁文先生就已經告誡他們要好好地保護華北笙,千萬不要讓他被傷到一根毫毛了。

在這個戰火紛飛,狼藉一片當中。華北笙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如果他現在不殺死敵人那麼,他就將被敵人殺死。

最主要的是他死了還沒有什麼事情,更可怕的是他會連累他的同伴送死。最嚴重的是,這批糧草會被敵軍搶走,那麼就會有更多的士卒死亡的。

突然想到了這裡的時候,華北笙大聲怒吼了一聲,他高高的舉起了自己的劍,然後猛猛地將劍插入了躺在那個地上敵軍的身體當中,頓時那個敵軍口吐鮮血。隨後立即死去了。這是華北笙殺的第一個敵人。

他的內心有些崩潰。那一刻他感到十分的害怕,他不身體不自覺的往後退了一步,隨後將手中的長劍扔到了地上。

他這麼一扔,卻把自己置於了生死的邊緣當中。沒有常見的保護,他隨時都可能喪命。

「華惜命,你到底在做什麼?」

這時候華北笙似乎聽見了公孫婉兒的聲音,她正在斥責華北笙為什麼這樣子做?

那一瞬間,華北笙不知道是從何來的勇氣,他彎下了身子,立馬撿起了那把長劍,與敵人廝殺了起來。

一個敵人的劍劃過了華北笙的手臂,頓時他感覺到了一陣疼痛。

可是他依然是不敢再放鬆了,他誓死的反抗著。

他一定要活下去,他一定要把這批糧草帶到指定的地點去。

突然是想起當初在雍關城軍營後山的懸崖上,他是那麼的英勇,他居然敢舉起劍那麼的對待楊玉寰的。

這往事歷歷在目,他突然覺得那一刻比起現在來說,有過之而不及。

那時候是公孫婉兒給他的勇氣。

而現在是一種責任感給他的勇氣。

經過多發的廝殺之後,華北笙和僅存活的十個士卒,保護了這批糧草,並將這批糧草送達了指定的地點。

可是華北笙,心裡依然是十分的難受的。

枕邊深吻,愛你成癮 因為,以往和他朝夕相處的那些士卒,有不少都死在了這場戰役當中。

因此華北笙十分的難過他一個人躲起來,默默哭了一頓。

他想要是自己非常有本事的話,就可以保護好這些與自己朝夕相處的戰友們了。 日出東方,公孫婉兒與陳奎早早就起來練習武藝了。卻沒想這個訓練場上又是十分的熱鬧的。

鎮北將軍手下有一個叫做劉倫的士卒,正在訓練場上找尋對手。

這個劉倫身強體壯,十分的高大,跟當初的土匪頭頭有的一拼。

在場的士卒很多都是新兵,根本沒有通過選拔賽,他們根本就沒法對抗,這個體型還是分高大的劉倫。

「你們雍關城難道是沒有人了嗎?就這樣,還如何的上邊疆打戰呢?」劉倫更是挑釁著的。

他其實是受到鎮北將軍的命令,故意來這訓練場上挑事情的。

想想也知道這個劉倫只是一個小小的士卒,他怎麼敢在這兒大放厥詞呢?要是他後面沒有鎮北將軍的幫助的話,他如何敢來這裡挑釁雍關城軍營呢?

這個時候程奎已經是看不下去了,他準備要與這個劉倫拚死一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