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琳聽了,心感覺在滴血,心跟人都被你搶走了,憑什麼!憑什麼你的兩句話,擎哥哥立馬就放過了哥哥,要是以前,誰惹惹到擎哥哥,他就會追究到底。

陌琳暗暗發誓:我一定要趕走向清薇,把擎哥哥搶回來。 「我回來了……」向清薇下課回來打開門。看見沙發上熟悉的兩個背影——陌桑和陌琳兄妹。他們怎麼來新家這邊了?

「咦,小嫂子回來了?我跟陌琳來蹭飯的!」陌桑一臉笑意,沖著她說。

顧擎淵從門外回來,雙手插在褲兜里,神色暗沉,目光陰涼。

「你們怎麼出現在這的?」

「家裡沒人做飯,只好來蹭飯了?」陌桑聳了聳肩,翹起了二郎腿。

向清薇走到客廳,與二人打了招呼:「陌醫生,陌琳。」

麻吉在線 顧擎淵點了點頭,直接走到陌桑面前,沒多說一句話,直接上去一腳。

「嗷嗷……疼死老子了?你幹嘛!坐著不行啊!」陌桑一聲慘叫。

「不行!賠!」

「哎,這麼小氣,不是沒鑰匙嗎?用點小技術開門怎麼了?鎖又沒壞。」陌桑感到憋屈。

顧擎淵瞥了他一眼,「礙眼,消失。」

「不就是蹭個飯嘛,至於這樣嗎?你看小嫂子都在廚房開始忙活了。」

轉眼一看,向清薇真在廚房動起手來了。

「過來!不要動手做飯給這兩個不想乾的人吃!」顧擎淵把向清薇拉到客廳坐下。

她怎麼能做飯給別人吃,只能我吃她做的飯。

「哎,誰是不相干的人啊,好歹那麼多年兄弟,吃你一頓飯不行啊?」陌桑氣呼呼地說。

「擎哥哥,我哥哥就是嘴巴有點犯賤,不要跟他一般見識。」陌琳沉不住氣了,開口替自己哥哥說話。

「確實。」

坐在顧擎淵身旁的向清薇一眼不發,目光再次與陌琳對上,眸光散發駭人的寒氣。

這女人?對顧擎淵的態度與她哥哥的態度截然相反。

追都追到新家來了。

「小嫂子,你看你老公準備餓死我們兩個。」陌桑朝她身旁坐下。

顧擎淵快他一步,直接上腳,把向清薇緊緊摟在懷裡。兩人距離直接拉開。

「老顧,至於嗎?」陌桑斜眼看著顧擎淵。

「額,額,你們不是要吃飯嗎?想吃什麼?外賣!方便快捷!」向清薇見這形勢,趕緊插了話。

「外賣?你就是讓擎哥哥吃這個的啊?」陌琳提高了音量,沖著向清薇吼道。

這女人,又有她什麼事?顧擎淵不讓我做飯,你們又說蹭飯,不吃外賣吃西北風啊。

「我老婆說吃外賣就吃外賣,有異議,門口在那。」顧擎淵手一指,冷冷的說。

我真不是什么渣男 哼!看到沒,顧擎淵站我這邊。

「擎哥哥,我,我是怕外賣不幹凈不衛生……」陌琳低著頭,壓低了聲音。

「上次你介紹我吃的那家餐廳不錯,那家也有外賣服務,叫那家怎麼樣?」向清薇含情脈脈抬頭看著顧擎淵。

「好!」

「怎麼不問問我們吃什麼啊?」陌桑橫插一句。

「不吃,滾。」顧擎淵下了逐客令。

本來陌氏兩兄妹不請自來,已經讓他很不高興了,來了還挑三揀四的。

「擎哥哥,不要生氣嘛,我們沒說不吃。」

向清薇眉頭一挑,心想:嬌滴滴的聲音讓我雞皮疙瘩全起來了,一口一個擎哥哥。

向清薇盯著陌琳沒放,陌琳的眼神也一直落在向清薇身上。

客廳里的氣氛異常詭異,說不出來的尷尬。

叩叩……

敲門聲打破了尷尬了。

幾個穿著廚師制服的人整齊的端上菜,「祝用餐愉快!餐具稍後會派人回收。」

「來了,來了,飯來了……」陌桑趕緊起身接過餐盒,放到餐桌上,招呼著大家。

可算是來了,要不然連呼吸都尷尬。

「先喝湯。」顧擎淵端起向清薇的碗,率先盛了一碗濃湯。

溫柔而細緻的動作。

餐桌上,並沒有那麼和諧,簡直就是小戰場。

同在餐桌上的陌琳修長的手指扣在碗沿,手指收緊,快要把碗摁破。

「受不了你們了,在外面面前都這麼噁心人,也不收斂收斂。來,妹妹,哥疼你。喝完湯。」陌桑拿著陌琳的碗也盛上一碗湯。

陌桑很清楚自己的妹妹對顧擎淵的愛慕之心,這次也是硬拉著他過來,對於非嚴刑拷打一頓問來問出這個新家地址。可如今顧擎淵已經結婚了,小兩口也很恩愛,不希望妹妹做出什麼插足之事。

「擎哥哥,我夾不到那個排骨,你能幫我夾一下嗎?」陌琳嬌滴軟糯的聲音發出請求。

顧擎淵正準備拿起筷子夾起那排骨,被向清薇搶先一步,快速夾起,陌琳碗里一下多了好幾塊排骨。

「陌琳小姐,我幫你,不介意吧!」向清薇笑眯眯地說。

「啊~不會,不會。」尷尬地回應。

這死丫頭!夾那麼多給我,不知道我是個歌手,要保持身材和嗓子嗎?這油膩膩的東西,一吃下去就得回去多練半小時瑜伽。

向清薇見陌琳遲遲不動筷子,心生一計:嬌滴滴撒嬌誰不會啊?

「老~公~,陌小姐不會嫌棄是我夾的菜就不吃吧!我是出於好心的~」兩眼汪汪看著顧擎淵。

「怎麼會?是吧,陌琳。」顧擎淵看了一眼陌琳。

「對,對……」

「那多吃一點,不用客氣,來,吃這個,這個也好吃。」向清薇往陌琳碗里猛的夾菜,不一會兒,就像一座小山那樣。

「你個死……」陌琳將要說出口的話,硬生生咽了回去,「謝,謝謝。」

你個死丫頭,要不是為了維持在擎哥哥心目中的形象,我今天跟昨天的賬跟你一起算了。故意整我!氣死我了。

「嗷~」陌桑發出一聲慘叫。

今天是倒了八輩子霉了,被兄弟踹,被自己妹妹踩。

「沒事吧!」向清薇關切問到。

「沒事,沒事,腿突然抽筋。」

接著陌桑轉移了話題,「老顧,結婚這麼久,蜜月渡了沒?婚禮不給人家辦一個,蜜月還沒有。嫁給你真是虧了。」

不忘嘴裡塞了口菜,繼續說著:「你那什麼私人飛機什麼的,嗖嗖的,想去哪去哪。」

顧擎淵居然還有私人飛機?偶買噶,從來沒聽他說過,更別說坐過了。

看著向清薇一臉震驚的樣子,陌桑狠狠取笑了一把。

「哈哈……小嫂子不會不知道老顧有私人飛機吧,不會現在都不知道他的資產估值吧。」

向清薇的餘光瞥見了一旁陌琳,連她也在用那種看土鱉的眼光嘲笑她。

完了,她真不知道!只知道他有錢,之前那一堆資料認真仔細看就知道了。有時光機嗎?現在就坐回去重新認真仔細閱讀。

向清薇斂起了笑容,挽著顧擎淵的胳膊,「私人飛機不知道怎麼了? 總裁的一世戀人 資產太多了,記不清了。他的副卡在我這裡,我想買什麼,賣掉哪棟房子我可以隨便做主。」

她是故意說給陌琳聽的,想讓她知難而退,告訴她顧擎淵對她有多好,別在有什麼非分之想了。

在陌琳眼裡,她不過就是一個土鱉,攀上了擎哥哥的大腿,一時迷惑擎哥哥而已。

四目相對。

不服對上嘲笑。

恍若***即將要爆炸一般,危機四伏。

「喲,是嗎?那你現在做主賣掉輕水坊那個山莊啊?」陌琳酸溜溜慫恿著。

這就很不服氣了。

「我要賣輕水坊!然後錢都捐給山區孩子!」向清薇仰著頭看著顧擎淵說。

管他答不答應,氣勢上不能輸。賭一把!

陌琳一旁看好戲似的打量著向清薇。

「賣!」顧擎淵毫不遲疑說了這個字。

「於非,清水坊掛售!」簡短的一個電話,讓在座的人下巴都驚掉了。

「什麼?擎哥哥,這個可是你花費好大力氣才建成的山莊,連我要你都不給。你現在出售起碼損失一個億。」陌琳震驚了,激動起身望著顧擎淵。

還真就答應了啊!

「不是吧!真賣啊!我就是賭氣那麼一說的。」向清薇扯了扯顧擎淵衣角。

「你都發話了,我怎麼敢不從。」顧擎淵一臉寵溺摸著向清薇的頭。

「可損失……」向清薇試圖讓他收回剛剛的話。

「你有絕對的支配我財產的權力!」

顧擎淵的話,像是給向清薇的心加了秤砣,沉穩而有力。

向清薇得意的瞟了一眼陌琳。

看見沒,跟你擎哥哥好著呢,別那看不慣誰,看不慣少來面前晃悠。

手緊緊握拳,指甲快滲到肉裡面,面部青筋暴起。

「你個賤人!憑什麼嫁給擎哥哥!」陌琳抄起碗直接潑向向清薇。

顧擎淵快速反應,替向清薇擋下了潑過來的湯水。

好在湯不是剛出鍋那般滾燙,但脖子已經燙紅了,衣服也濕了一片。

「啊?擎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有沒有哪燙傷你!」陌琳緊張跑到身旁,拿著紙巾擦拭。

「滾!」怒吼著。

顧擎淵像只發怒的獅子,散發著閑人勿近的怒氣。

陌琳還想再說什麼,被陌桑連忙捂嘴往門口那拉。

「對不起,小嫂子老顧,是我妹妹不對,我這裡代她道歉,改日親自讓她給小嫂子道歉。」

看著陌氏兄妹的離開,向清薇心沉了下來,連忙找出複合薄荷腦軟膏,「幸好這湯沒有很燙,這個藥膏對輕度燙傷很有效的。」

「對不起,是我逞一時嘴快,惹急了她,害你替我擋湯。」向清薇露著抱歉的眼神。

「沒關係,你都叫我老公了,我哪有理由不為你擋一切啊。」淡然說道。

「疼嗎?」往燙傷處呼了呼。

「不疼。你為我吃醋的樣子真可愛!」這時候,顧擎淵還不忘調戲一番。

「少貧嘴了,真的對不起,我一看到她對你示好的樣子,我就心裡不爽。」

「都說了她是我朋友的妹妹,我也只是把把她當妹妹而已,這是我說的第二遍了。下次有你的地方就不會有她的出現,好嗎?」顧擎淵耐心地安撫著。

惹不起,躲還躲不起嗎? 此後的好幾天都沒出現過陌氏兄妹的影子,顧擎淵還是照常上下班,向清薇也安心的上下課。

下午課結束,公告榜擠滿了人群。

「去F國盧申堡大學,交換生名單出來了。」

「快……去看下有沒有。」

……

「那不是薇薇上學期你申請學習的學校嗎?你是不是有提交報名表。」姚瑤問。

「對哦!不說我都忘了,不一定有我的名字吧!」

「以你學霸的實力肯定第一個就是你!」姚瑤說著就擠進了人群。

「哎……」向清薇想叫住姚瑤,但人已經擠到前面去了。

「盧申堡大學交流人員名單,外語系徐玄若,向清薇……」

「啊……有薇薇名字,太好了!」高興地快要跳起來了。

連忙擠出來跟向清薇報喜,「薇薇,有你名字,有你名字……」

「啊……真,真的嗎?我可以去盧申堡大學學習了。」她又驚又喜,眼睛像是通了電的燈泡,驀然的亮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