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一出,在場無論葉天這邊還是周天朔那邊的人,盡皆露出驚訝之色,看向葉天也滿是羨慕。

周聽說很少會讚揚人,能得他讚揚的,顯然是非常受他欣賞,這便代表葉天有機會攀上周天朔的關係,自然是讓人無比羨慕。

對眾人羨慕,葉天淡然一笑,簡單的說了謝謝兩字,便不再言語。

對於葉天的回答,在場所有人都有些發愣。

這人是傻了嗎?

能得到周天朔的讚揚,這時候應該是歡喜這回答,努力的和周天朔攀上關係,哪有回答得這麼平淡的?

不只眾人驚訝,就連見多識廣的劉姐也驚訝,美眸落向了葉天,饒有興趣的打量著他。

「裝逼成功,逼格+20。」

「好!好!好一個不卑不亢!」周天朔將手從美人身上收回,鼓掌叫好,「小子,我很欣賞,來給我做事,如何?」

這話一出,又引來在場人一陣驚訝,羨慕的看著葉天,能得周天朔這話,那可是無上的榮耀。

這其中,跟著葉天起來的人,包括吳曉曉在內,都不由自主的鬆了口氣。

周天朔如此欣賞葉天,那顯然他們是不會有事,能夠平平安安的回去,羨慕葉天之餘,也不禁有些嫉妒。

早知道這樣,剛才自己就應該表現得無畏一些,說不定也能得到周天朔的欣賞啊!

「你不配!」

可誰知,葉天神情依舊平靜,淡淡的吐出了三個字,震撼住了全場。

這話一出,全場陷入死一般的寂靜,所有人都瞪大著雙眼,不可思議的看著葉天。

我……我在做夢吧?剛才……剛才他說了什麼?

所有人這時,都只覺頭皮一陣發麻,有種要死在這裡的感覺。

特別是和葉天同一個包廂的,這時候已經沒有羨慕和嫉妒,滿心都在咒罵著葉天不知好歹,自己想死,也別連累到他們啊!

「叮!裝逼成功,達到震撼效果,逼格+50,獲得小禮包一個。」

周天朔也愣住了,他也沒想到葉天居然會這樣回答他,這是在羞辱他呀!

回過神來,周天朔臉色漲紅,怒喝:「趙羽,給我弄死他。」

趙羽回過神,一邊按著手指關節,一邊不懷好意看向葉天,說道:「小子!

你居然敢這樣跟我們朔哥說話,你這是找死!

你以為打敗一個區區的袁虎,就能夠狂到目中無人了嗎?

等一下,我便讓你看看,什麼才叫真正的實力!

記住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別太狂,小心傷到自己!」

這時,穿著黑色背心的趙羽,渾身都是鼓起的大塊肌肉,那胳膊都比別人的大腿還粗。

在臉上,一道刀疤自右額經眉心,過鼻樑,劃過左臉頰,直到左耳根處,顯得無比的猙獰,讓人望而生畏。

話落,他一拳猛的砸過去,帶著呼嘯的勁風,打向葉天的肚子。

這一拳的威勢明顯要比袁虎大得多,要是打實了,少說也得斷幾根肋骨。

何雨欣見狀,不禁嬌呼出聲:「快躲開啊!」

面對趙羽的攻擊,葉天這時竟然還有空回頭,若無其事的給了她一個笑臉,說道:「沒事,不用擔心!」

話落的同時,他已經單手一托,輕鬆的架住了趙羽砸來的鐵拳。

趙羽臉色劇變,自己這能把實木門都打穿的一拳,竟然會被一個弱不禁風的少年接住,而且還是單手接住了。

不只趙羽臉色劇變,之前因為葉天那句你不配而憤怒到極點的周天朔,這是臉上的怒色也消去了,患上了凝重的神情。

趙羽的實力他是知道的,這可是他的手下的頭號大將,是他費盡心機的從一個特殊的監獄里撈出來的。

這十年來,可以說周天朔能成為山河盟大佬,便少不了趙羽立下的汗馬功勞。

其實力之強,在周天朔手下絕對能排第一,有過被上百人伏擊,一人一刀放倒了二十幾人後,又追著那些喪膽的人砍的事迹。

他臉上的那道傷痕,便是當時留下的。

原以為趙羽出手,定能讓這猖狂的小子倒下,到時自己再好好磨礪一下,定能將他收服,成為最底下有員大將。

可不想,這小子居然單手便接下了趙羽的攻擊,難怪剛才會那麼狂了!

玉階怨:清宮良妃傳 這時,趙羽收回拳頭,感覺手被震的生疼,好像這一拳是砸在鐵板上面一般,不由暗暗心驚。

「你也是武者嗎?難怪敢這麼跳啊!」

趙羽退後兩步,打量著葉天,隨後掏出一個指虎戴在手上,獰笑道:「來,小子,哥便這次放開了,好好和你練練。」

說完,再次一拳打過來。

這次,力道比上一拳更重三分,而且拳勢直指葉天的太陽穴。

葉天皺眉,兩人無冤無仇的,下手這麼狠,這一拳要打在普通人頭上,基本是有死無生了。

既然你這麼狠,那別就怪我下手不留情了。

他也不躲,抬腳踹出,后發先至,直接把個趙羽凌空踹飛。

在眾人不可思議的眼神中,趙羽的身體飛出去了七八米,砸在了周天朔等人面前,嚇得那些個鶯鶯燕燕們一陣驚叫。

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葉天仍舊單手插袋,神情淡然自諾,似乎剛才那驚人的舉動,對他來說根本就是尋常小事。

「叮!裝逼成功,逼格+30。」

此時,周天朔臉色微變,急道:「趙羽,你沒事吧!」

這可是他的大將,今天竟然被個十六七歲小孩打敗了,這簡直比做夢還不可思議?

這時,趙羽根本沒辦法回答,只感覺自己好像被一輛摩托車攔腰撞到一樣,五臟六肺都移動了。

張了張口,噗嗤一聲,吐出了大口的鮮血。

「好!很好!」

周天朔臉上的肌肉抽動著,心中可謂怒極,只覺自己十幾年來,身為山河盟大佬的尊嚴被人挑釁了。

這個時候,他已經完全沒有要招攬葉天的打算,只想不惜一切代價報復回去,以攬回自己的臉面。

他沖後面的那群黑衣大漢猛的揮手,厲聲道:「快,給我一起上,砍死他!」

那十數個黑衣大漢二話不說,全都各自掏出砍刀、鋼管之類的兇器,一齊撲了上來。

你再能打?難道還能空手打過我這十幾個帶兵刃的,且常年在刀頭上舔血的精銳不成?

看著葉天,周天朔冷笑著。

邊上,和葉天同一個包廂的眾人見到這架勢,早就嚇得躲到了門外,瑟瑟發抖著。

只有葉天依舊神色平靜,一個人單手插袋的站在那裡,直面十數個拿刀砍人的大漢,毫無懼色。

「找死!」

葉天冷哼一聲,身形一動,就如幻影般沖入人群。

【作者題外話】:新人新書,求收藏,求打賞,求推薦,求評論,求一切能求的! 雖說葉天如今才練氣二層,但只憑著肉身拳腳,也有著千斤巨力。

不要說全力一擊,只需尋常的擦著碰著,那真真是非死即傷。

更不用說,在進入鍊氣二層后,他已經擁有了尋常人所不具有的高超反應和速度。

那些揮舞而來的砍刀鋼管,在他超人的速度下,卻是連一片衣角都摸不到。

不到一分鐘,從包廂的門口到大廳,已經躺滿了一地的人,他們抱著手、腳大聲哀嚎著。

葉天怒他們下手太狠,所以剛才毫不留情,將這些人的手或腳都打折了。

「他……他竟然沒事?」

賈萌萌膽大,偷偷靠在門邊往裡看,看到了裡面的情況后,頓時瞪大了眼睛,一副見鬼了的樣子。

這個她以為平凡無奇,一輩子不會有什麼成就,只能仰望她們的少年,今天晚上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露出了驚人的舉動。

之前干倒袁虎倒還好說,眼下居然輕而易舉的幹掉這十幾個手拿兇器的大漢,這簡直就像電視裡面才有的劇情啊!

這時候,一個人呆在包廂里,仍舊保持著跪姿的包宇,也不知是因為親臨現場看得更加真切,還是怎麼,臉上已經白的毫無血色,身體更是一陣陣的顫抖著。

「叮!裝逼成功,達到震撼效果,逼格+50。」

在系統的提示音,以及所有人不可思議的眼神中,葉天束手於背,一步步走了過去,施施然坐到周天朔面前的桌几上。

「現在,你說你現在還想弄死我嗎?」

全場死一寂靜,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

周天朔死死看著葉天,臉上的神情是又青又白又紫。

他做夢都不敢想,自己十幾個刀頭舔血的得力手下,竟然會連眼前這瘦弱的小子都打不過。

我真的只想種田 這小子的身手何止恐怖,完全就是非人般的存在!

這樣的能耐,他縱橫江陵市十幾年,也沒能見過幾個。

可周天朔不愧是一方大佬,就算眼前的情況超出他的想象,也依然能壓住怒火,不動聲色的說道:「小兄弟,你確實很能打!

可現在社會,能打沒有用,畢竟再能打,能打得過槍嗎?我以前也沒見過像你這樣的武看,可那人最終挨了冷槍,現在還癱在床上呢!

況且,現在都什麼社會了,單憑能打是嚇不住人的。你信不信我一個電話,就能把你扔監獄里去?」

說到後面,周天朔的神情已經恢復了自然,身體往後一倚,面帶得意。

他能縱橫江陵,成為山河盟的大佬,手下這幫能打能拼的兄弟重要,可明面上的關係也是關鍵,要不然他早就被人搞了。

「嗯?是嗎?你說的挺有道理的!」

異界之幻想兌換系統 聽到周天朔的威脅,葉天皺眉,心中暗生殺機,這傢伙當真不知死活,那自己就送他歸西,免得以後再受打擾。

這系統商城了,可多的是能讓人死得不明不白,連現代刑偵技術都找不出原因的東西,花費點逼格,一了百了的解決這個麻煩。

心想著,葉天說道:「你先讓我的朋友離開,我留在這裡,咱們慢慢玩!」

周天朔掃了外面那群小孩一眼,對著身邊的劉姐說道:「可以,妹子,讓他們先滾蛋。

我倒要看看,這位小兄弟今晚怎麼陪我玩。」

現在這個情況,他已經得罪了一個非常能打的人,要再加上這些有點背景的富二代,那就很難辦了。

劉姐點頭,起身優雅的走到包廂,帶著這些人離開了。

何雨欣不想走,被賈萌萌死拖硬拽,給生生拉走了。

這依舊保持跪姿的包宇,自然是有人抬著走了。

吳曉曉落在最後,顯得有些猶豫,畢竟葉天剛才是唯一站出來救自己,也是因為救自己,才引發了這樣的事。

現在自己就這麼走了,萬一他出了什麼事,那可如向是好?

只是她也知道自己留在這裡,只能拖累葉天,當即壓下心中擔憂,跟著大家離開。

等所有人走後,葉天這才徹底的放心下來。

他並不擔心自己,主要還是吳曉曉和何雨欣。

畢竟一個是鄭霜的女兒,一個上一世差點成為情人,心地善良的女孩。

「好了,小兄弟,現在你打算怎麼玩呢?」

周天朔自認為勝券在握,臉帶微笑的看著葉天。

葉天回神,面露微笑,正準備從系統商城找個東西,當場用在周天朔時,突然他的手機響起。

這種時候,或是誰打來電話呢?

葉天皺了皺眉,掏出了手機。

看到上面的來電顯示,居然是林東的號碼,他突然才想起來今天晚上,自己和葛老約好了給他治傷的。

可這一天下來,先是包宇,后是袁虎和周天朔,這一連幾次打岔后,讓他差點忘了有這事。

葉天想了下,還是接通了來電,畢竟殺人也不急於一時。

「葉先生嗎?是我,林東!我已經在您住的小區外了,不知道您有時間下來嗎?」

電話裡頭,傳來一陣恭敬的詢問。

自從見過葉天那手摘葉傷人後,林東對葉天的景仰,那叫一個有如滔滔江水,綿綿不絕。

軍人出身的他,自然是最尊重強者和力量。

「不好意思,我現在沒在小區里。」

葉天也有點不好意思,畢竟是答應了別人的事,結果給耽誤了。

「哦,那您現在哪裡?是不是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嗎?」

林東有些遲疑,顯然是怕問得太過,惹了高手不高興。

畢竟凡是高手,脾氣都會有些古怪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