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你,快點跟我走。」

助理說著拉上她就往外走。

墨芊芊還來不及說什麼,就被押著去了校長辦公樓。一開始她是不想引人注目,只是現在的她更引人注目。

墨芊芊來到校長辦公樓的地下室前,看著那一扇青銅大門,有著一種盜墓筆記的直視感。

她還在想著大門裡面會有什麼東西的時候,大門在她面前緩緩開啟。

沒有設想中的各種妖魔鬼怪,只是一個比較空曠的空間,昏黃的燈光下是熠熠閃光的是那些珍珠和夜光貝殼,整個空間都被渡上了一層夢幻的色彩。

這個校長的品味原來這麼羅曼蒂克嗎?

不過墨芊芊倒是非常喜歡。

「你來了?」

墨芊芊向著校長走去,點了點頭:「嗯。」

在想著要不要和校長大人解釋一番自己的失蹤史時,校長卻問道:「喜歡嗎?」

「嗯?」

校長又問了一遍:「喜歡這裡嗎?」

「嗯,喜歡啊,非常喜歡。」

墨芊芊雖然不明白校長大人的意思,但是說出了她的感受。

她原本以為逼仄潮濕陰冷的地方,卻擁有如此夢幻的場景,她自然是極愛的。

「我猜你也會喜歡。」

猜?

校長大人,這種事情不用猜的好伐。

試問天下間又有幾個人能不喜歡,她自然不是那不喜歡的異類。相反的,她喜歡的很。

不過校長大人等了她許久就是為了給她展示他的收藏?

「跟我來。」

墨芊芊完全被眼前的美景俘獲,校長大人說什麼都照做,只是當她看到那幅未完成的巨作時,還是驚嘆出聲。

「怎麼樣?」

墨芊芊想了想,卻沒有想到用合適的詞來形容看到的這一切。

「這是一個半成品,找你來是想讓你完全它。」

「我?完成它!」

墨芊芊不可置信地說道。她雖然主修美術,但是也不過是個只有半年學齡的新手,還是個天天不是請假就是翹課的主啊。

讓她完全這樣的巨作,校長大人怕不是想要毀了這驚世作品吧。

「對的。這個是圖紙,這些是當初剩餘的原材料,那些是……」

校長大人自顧自的把所有的事情都都交代了一遍,墨芊芊卻聽得迷迷糊糊,更不知道從何下手。

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偌大的地下室就只剩她自己了。

既來之則安之,墨芊芊開始仔細去看,她發現每樣東西都被細心的標記出來了,就連那些從她那裡拿來的珍珠貝殼都被一一標了號。

縱然如此,擺在她面前的任務還是很艱巨啊。

之後的幾天里,墨芊芊都是在地下室里度過的,渴了餓了一出去就有吃的,困了直接趴在工作台上一眯。

她從地下室出來的時候,正好是在半夜。雖然在出來前她稍微整理了一下凌亂的頭髮,但效果顯然不明顯。

當她穿著一身白衣從校長辦公樓的角落出來的時候,把恰巧經過的兩個女生嚇了一跳。

「媽呀,有鬼啊!」

墨芊芊看著兩個女生驚叫著跑開,有些無語地說道:「有那麼誇張么,切~不就是三天沒洗澡而已。讓你們三天不洗澡,肯定比我還恐怖。」

說話間,又有幾個女生驚叫著跑開。

「切~一群膽小鬼,怎麼考上的大學啊。」

說話間又有一個女生經過和她打了一個照面,墨芊芊還沒說話,女生就直接跌倒在地。

「我說,我可沒碰到你,你沒事兒吧?」

「你,你,你……你別過來……」

那女生抱著頭,說話都說得不利索了。

這一鬧之下,有女鬼的消息迅速傳遍了校園,膽子小的女生直接飛也似的回了宿舍,膽子大點的男生則慫恿著成群結隊的來到校長辦公樓看個究竟。

這一會的功夫,已經有了不少男生來到這裡了。其中一個男生拿著手電筒直接射向墨芊芊,然後直接嚇得把手電筒都扔了。

「媽的!我是能吃人還是咋地,女生怕就算了,怎麼連這群男生也這麼膽小,乾脆嚇死算了……」

誰讓那小子直接拿手電筒射她眼睛了,墨芊芊想著腳下一用力,整個人嗖地就向那個扔了手電筒的男生飛去。

看著突然發生的這一幕,旁邊的人立刻逃也似的散了開去。而那個跌坐在地上的女生,直接嚇暈了過去。

「切,就芝麻大點的膽子,居然還敢看姑奶奶的笑話,我不嚇得你屁滾尿流算我輸。」

墨芊芊看著那個被嚇暈過去的女生,有些發愁。直接把她扔在這裡吧,大半夜的沒人經過不是得露宿一晚上有點於心不忍,帶走吧她現在可沒力氣背她走。

「真是神煩!」

突然一陣掌聲響起來,墨芊芊四下張望沒有發現有人。

「難道裝神弄鬼遇到真鬼了?」

墨芊芊如此一想,又細細將四周看了一遍。

突然一個黑影從一個角落衝出,直直向她的方向衝來。腳下的輪滑因著衝力向後飛去,她整個人也直直飛出,向著草坪上的一棵大樹直直撞去。

墨芊芊覺得她命途多舛,幾日來被困在暗無天日的地下,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

超級武神 剛重見天日又被當成惡鬼襲擊,現在更是被不知道什麼東西的東西襲擊,難道今天她就要殞命於此。

在墨芊芊正在為她短暫一生想墓志銘的時候,雙手被拉住,緊接著跌入一個懷抱,雙雙跌倒在草地上。

雖然跌在草地上的姿勢很狼狽,但是墨芊芊還是慶幸那個撞在樹上的是從她腳上飛出的輪滑鞋,而不是她本人,她就被人緊緊抱住了。

「啊!你誰啊?深井冰!」

墨芊芊脫下她的另一隻輪滑鞋就向著身下的砸去。

「嘖!下手真重。」

「東方彧?怎麼是你!」

「怎麼不能是我啊。我在這裡等了你一晚上,結果你一出來就玩上了,那我就在一邊等著。」

「你居然就眼睜睜的看著我被那群有眼無珠的人當做惡鬼驅趕,你竟然不出手……好不容易趕走他們,你居然又裝神弄鬼來嚇唬我。東方彧,你,你……」

墨芊芊氣得說不出話來。

「消消氣消消氣。」

「消不了。」

正當兩人僵持的時候,夜間巡邏的保安打著燈來了。

東方彧抱著墨芊芊迅速一滾,滾到了大樹的後面,躲過了巡邏的保安。

「就是這裡鬧的鬼吧?」

「過去看看。」

「咦,這裡有個學生,好像暈過去了,快把她送去校醫室。」 看著兩個保安把那個昏倒的女生帶走,墨芊芊推了推一直抱著她的人,沒好氣地說:「放開。」

「我不。」

東方彧說著,抱得又更緊了一些。

對於東方彧剛剛的幼稚行為,墨芊芊是表示十二萬分的鄙視。雖然在千鈞一髮的時刻讓她既免受了撞上大樹的危險,又逃過了被夜巡保安發現的可能。

但是這一切的一切不還都是因為他突然嚇她引起的連鎖反應么,所以歸根到底還是他的錯!

東方彧就是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快點放手!」

「噓~你想再把他們引來?」

墨芊芊肯定的搖了搖頭。

東方彧在她耳邊輕輕說道:「那就乖乖別出聲。」

「可是……」

「噓~」

「……」

「聽話,我就抱一會兒。」

墨芊芊本想反駁,奈何現在的她太累了,也就任由東方彧抱著。

反正他又不能把她怎麼樣,他也不敢把她怎樣。

在墨芊芊迷迷糊糊快要快要進入夢鄉的時候,一陣濕熱爬上她的脖頸……

what?

她又一瞬間的怔愣,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下巴就向埋在頸間的頭顱撞去。

「唔……」

沒有撞開作惡的人,卻感覺要把自己的下巴卸掉了。

尼瑪!

這是偷雞不成蝕把米的節奏啊……

墨芊芊欲哭無淚。

東方彧抬頭看著吃痛的墨芊芊,頗為無奈地說:「都讓你乖乖別動了,你怎麼這麼不聽話……」

「乖乖等著被你吃掉嗎?」

「呵,你知道我不會。」

「……」

哼,知人知面不知心,何況是剛剛還有前科的東方彧,墨芊芊持懷疑的態度。

東方彧嘆了口氣道:「怕了你了……」

遂抱著她起身走出了草坪。

「你?」

「困了就睡吧,我抱你回去,反正你的鞋子也沒了。」

都怪當初為了在地下室方便快速移動,特意換的滑輪鞋。到地面來了還沒走幾步,卻已經不知被她丟失在何處。

「那鞋子還蠻省力的,可惜了……」

「你要喜歡我給你買便是。」

好吧,你是土豪你任性!

墨芊芊懶得繼續這個話題,自己也已經困得不行,就在東方彧懷中睡了過去。

當墨芊芊迷糊著眼睛醒來的時候,正對著一面鏡子。

她看到眼鏡中的影子,所有的困意頓消,她忍不住大叫出聲。

東方彧跑進來問道:「芊芊,怎麼了?」

墨芊芊直著鏡子里的人問道:「這個鬼是誰?」

東方彧順著她的手看去,她指的赫然就是她自己,遂笑說:「那個鬼?你自己呀。」

……

墨芊芊打死也不要承認那個醜八怪是她自己。

自己怎麼可能變得那麼丑?

爹地寶貝:總裁新婚100天 就算是京劇里的丑角也沒丑到這副樣子吧……

看著墨芊芊那拒絕的表情,東方彧接道:「那是我們可愛的芊芊公主呀……」

「咦~」

本就無法接受,聽到東方彧的話語,墨芊芊更是一陣惡寒。抖了抖全身的雞皮疙瘩,不明所以的問道:「我的臉……這是怎麼了?

墨芊芊的臉此時可謂是五彩紛呈,一塊兒紅,一塊兒黑,一塊兒綠的,就像一個塗了各種顏料的畫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