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傢伙,給你取個名字吧!你以後就叫……蘇文,好不好!”蘇瑾很隨意的給小傢伙取了個名字,而實際上文這個字原本是蘇瑾的小名,現在送給了小傢伙。 “只有一千點積分麼?”蘇瑾看着地獄手冊顯示的數據,這次事件他得到的只有基礎的一千點積分,不過積分對於蘇瑾來說意義其實不大了,地獄手冊中能夠提供的兌換物品,蘇瑾幾乎用不到,而那些強力道具又不是幾千點兌換積分能夠換來的,所以說積分對於蘇瑾來說現在更像是雞肋。

回到現實世界,蘇瑾想了半天,最後去了一趟n市,九尾妖狐現在就在n市參加一場真人秀節目。

自從出道以來,九尾妖狐受歡迎的程度可以說一路爆表,說她是國民女神一點也不爲過,不過這也在蘇瑾的意料之中,畢竟那可是九尾妖狐,如果連他都不能獲得觀衆的喜愛,那只是說這屆觀衆不行了。

“你想見蘇媚?哈哈……真是好笑,想見蘇媚的人多了,你算老幾!?”n市電視臺門前,蘇瑾直接被保安攔住了。

這讓蘇瑾很是尷尬,他牽着一臉茫然的蘇文,想給九尾妖狐打電話,可惜現在她的電話一直都在經紀人陸航手上,蘇瑾打了兩次,可一直都打不通。

就在這個時候,一輛豪華跑車停在了蘇瑾的面前,跑車上是一個模樣俊俏的公子哥,他跟保安打了聲招呼道“小李,蘇小姐現在在哪個棚錄影啊?!”

“由,是張少爺,蘇小姐現在在七號棚,您順着那邊的指示牌往前就能找到。”保安一見公子哥立即滿臉笑容。

公子哥點了點頭,然後掃了眼蘇瑾和蘇文,皺眉道“這是你朋友?”

“不是,是蘇小姐的狂熱粉絲,我這正想辦法打發他們呢!”保安陪着笑臉說道。

公子哥看着蘇瑾冷笑了一聲道“對於蘇小姐來說,這樣的粉絲真是掉價啊!快點把他們趕走,蘇小姐性格好,到時候拉不下臉來趕他們,平白讓這些人佔了便宜!”

“是是,張少爺您放心,我不會讓他們進去的。”保安依舊陪着笑。

公子哥點了點頭,跑車發出一聲轟鳴便直接開進了電視臺,而保安回頭再想和蘇瑾說話,讓他趕快離開的時候,一回頭卻找不到蘇瑾了。

“咦,自己走了麼?算你識相!”保安喃喃道,他完全看不見蘇瑾正拉着蘇文從他眼前走了過去。

“有時候力量果然比解釋有用的多。”蘇瑾無奈嘆了口氣,使用精神力矇蔽一個保安的視覺,這實在是太麻煩了,不過在現實世界,如非必要的話,蘇瑾不想破壞這個世界的規則,當然如果他願意的話,自然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統治整個世界,就好像娜塔莎做的那樣。

順着指示牌,蘇瑾和蘇文很快就找到了七號棚,一進棚就看見真人秀正在熱火朝天的拍攝着,最近各個衛視都在拍攝真人秀,而真人秀火不火的要點就是看請來的明星夠不夠大腕了。

n市電視臺眼光很準,在九尾妖狐剛剛有點名頭的時候,就和她簽下了一份真人秀合約,沒有想到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九尾妖狐就火遍了大江南北,速度之快讓娛樂界所有人都震撼了一把!

蘇瑾沒有打斷真人秀的拍攝,而是拉着蘇文當起了現場觀衆,此時的蘇文對這個世界依舊沒什麼認識,不過他對蘇瑾倒是很依賴,也不哭不鬧,如果蘇瑾不是沒有時間對他進行教育的話,直接留在自己身邊也未嘗不行。

只不過考慮到最後,蘇瑾還是覺得交給九尾妖狐比較妥當,讓他跟着九尾妖狐見識一下這個世界,順便學習一些常識性的東西。

本來蘇瑾考慮的是司徒燼,不過總不能一直這樣麻煩司徒燼,後來又想到了徐然,不過一想到這傢伙還是一個道士,而且他的事情也不少,蘇瑾就只能作罷,畢方則正在閉關,大天狗那裏倒是一個合適的去處,只不過蘇瑾覺得還是讓一個女性帶着蘇文比較合適一些,而他認識的女性現在似乎只有九尾妖狐可以拜託了。

站在錄製現場的旁邊,蘇瑾和蘇文很快就引起了別人的注意,這倒不是蘇瑾的關係,而是一旁的小蘇文,小傢伙可是專門被創造出來的身體,不管是體質還是外貌都堪稱完美,在任何人看來都是一個非常萌的小正太,再加上因爲對這個世界的不認識,而一臉呆萌的樣子,想不惹人注意都不行。

“咦,這不是門口的那兩個粉絲麼?可惡,居然放他們進來了,我看小李是不想幹了吧!”同樣在錄製現場的張少爺很是不滿,他大步流星的朝兩人走了過去。

“有殺氣!”蘇瑾的感覺十分敏銳,他直接看向走過來的張少爺,目光精準的好像正準備射擊的阻擊槍一樣,那氣勢反倒嚇了張少爺一跳。

蘇瑾一看走過來的是張少爺,氣勢立即收斂起來,張少爺此時也緩了過來,他走過來道“你……誰讓你進來的,你該不是趁剛纔我和小李說話的時候跑進來的吧!?”

“啊!是啊!說起來呢還要多謝你。”蘇瑾滿臉笑容,然後拍了拍蘇文的腦袋道“小文,說謝謝!”

“謝謝你!”蘇瑾向張少爺說道,蘇瑾之前將華夏語言用精神力灌注了進去,不過再多的多謝他就不敢施加給蘇文了,害怕影響到他以後的性格和人生,所以蘇文現在雖然能流利的進行對話,但其邏輯其實是不完整的,不過按照蘇瑾的吩咐去說話還是沒有問題的。

張少爺一愣,他忽然覺得……蘇文好萌啊!不過張少爺馬上被自己這個可怕的感覺嚇的渾身一抖!

“可惡!我爲什麼會覺得一個小男孩很萌,而且……這小傢伙是小男孩吧?長相未免有些完美的過分了。”張少爺心中暗道。

“你們兩個,這裏是錄製現場,閒雜人等不能隨便進來,還是請你們出去吧!”張少爺不知道爲什麼,語氣上忽然柔和了一些,而且說話間忍不住又看了兩眼蘇文。

“小文,拜託張少爺不要趕我們走!”蘇瑾掏了掏耳朵,然後惡作劇一樣的笑道。

“求求你,不要趕我們走好不好?”蘇文眨巴着眼睛向張少爺乞求道。

“呃……!”張少爺忍不住連退數步,他感覺自己的心跳在飛快的上漲,他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心中不由自主的道“我……我是不是傷害到他幼小的心靈了,我爲什麼會這麼可惡!?”

“嘖嘖,這個看臉的世界啊!”蘇瑾發出嘖嘖聲,和九尾妖狐的魅惑之術差不多,蘇文這完美的身體從本質上其實也有一些魅惑的能力,一開始蘇瑾還以爲是蘇文學會的什麼技能,後來猜想應該是那老者特意進行改造的,畢竟他追求的是完美,一個能讓普通人爲之瘋狂的魅惑之術,簡直惠而不費。

就在張少爺在自責和震驚中無法自拔的時候,九尾妖狐的錄製也告一段落了,她從經紀人陸航手上拿了杯水,剛喝了兩口就發現了不遠處的蘇瑾。

“咦,大人怎麼來了!”九尾妖狐很意外,她立即小跑着過來。

此時張少爺正好面對九尾妖狐的方向,看見九尾妖狐面帶笑容的跑過來,還以爲是找他的,立即將腦袋中的雜念驅逐出去,並且對蘇瑾和蘇文道“算了,既然都進來了,就讓你們見見偶像,不過你們手腳都老實點,不要做奇怪的事情。”

“啊!還真是多謝了,我們一定會乖乖的。”蘇瑾爲微笑道,然後又壞笑着對蘇文道“小文,謝謝張少爺!”

“謝謝你張少爺,你真是大好人!”蘇文萌萌的說道。

“嘶……!”張少爺只覺得自己的心跳好像漏了幾拍,而此時九尾妖狐已經來到了他們的身前,然後張開雙臂,直接……抱住了蘇瑾。

“唉……!”張少爺一臉懵逼! “弟弟,你怎麼會來看我啊!”九尾妖狐不漏聲色的佔了蘇瑾一個便宜,蘇瑾倒是不在意,比年齡的話他確實比九尾妖狐差遠了,叫他一聲弟弟反倒是擡舉了他,當然這種話不能跟九尾妖狐說,不然蘇瑾覺得九尾妖狐很有可能立即暴走。

“啊!那個,有些事情想和你談談,所以就過來了!”蘇瑾面帶笑容,然後對蘇文道“小文,叫姐姐!”

“姐姐!”蘇文毫不猶豫的叫道。

“弟弟……姐姐!他們是……一家人!?”本來還一臉生無可戀的張少爺忽然反應了過來,這個人居然是蘇媚的弟弟?

“啊!那個弟弟……啊不!那個先生你好,我姓張,叫張宇,很高興能認識你!”張宇連忙向蘇瑾介紹起自己。

蘇瑾向他微微點頭,微笑道“剛纔還要多謝張先生,不然的話我們可進不來!”

“是嘛!那真是要謝謝你了張先生。”九尾妖狐微笑着對張宇說道。

張宇只覺得自己的內心充滿了幸福感,他立即點頭笑道“哈哈……只是小事而已,如果弟弟……啊不,如果蘇先生不嫌棄的話,晚上一起吃個飯吧!正好n市最好的酒店就是我們家的,算我爲蘇先生洗塵接風了。”

蘇瑾本來想要拒絕,但九尾妖狐卻率先道“那就麻煩張先生了,對了,我弟弟剛來,我有些事情想和他說,張先生您看……!”

“哦哦,我明白,明白!那我就去準備了,晚上期待三位大駕光臨!”張宇連忙說道,然後帶着笑臉離開。

張宇離開後,蘇瑾好奇的問道“爲什麼答應過去?那傢伙有什麼特別的地方麼?”

“特別的地方……?好像沒有耶,不過他家的酒店確實是最好的,做出的食物很好吃呦,就算是我犒勞大人了!”九尾妖狐狡黠的說道。

“你還真會慷他人之慨啊!” 愛你,此生不變 蘇瑾笑着搖了搖頭。

九尾妖狐道“那個……這個小傢伙是怎麼回事?他好像有些不對勁的樣子啊!?”

九尾妖狐眼力極佳,畢竟是活了很長時間的存在,看出了蘇文雖然表面好像沒什麼,但他的眼神中有一種空洞,說他是人,但又有一點像是木偶一般。

蘇瑾簡單的將蘇文的情況說了一遍,九尾妖狐驚訝道“居然是一位半神準備的肉身,難怪看起來如此完美。”

“我暫時沒有時間照顧他,身邊的傢伙又都是一羣大老爺們,所以希望你能幫幫忙,幫我帶一段這孩子,給他灌注一些基本的社會認識,千萬別給我養成了奇怪的小孩!”蘇瑾連忙告誡一下九尾妖狐,生怕她亂來。

九尾妖狐點頭道“沒有問題,小孩子嘛,我最喜歡了!”

既然九尾妖狐不拒絕蘇文,蘇瑾心中長長的出了口氣,如果九尾妖狐不願意帶他的話,蘇瑾也不可能強迫對方,到時候說不定要扔到唐絲那邊,不過那羣西方宿主的三觀本身就有些不正常,不是實在沒有辦法的話,蘇瑾不希望蘇文在養成自己的三觀前和他們接觸的太多。

“喂,蘇媚,準備一下,錄製馬上要繼續了!”這個時候陸航走了過來,他掃了一眼蘇瑾和蘇文,最後眼神在蘇文的身上停了下來。

“咦,小傢伙好可愛,是你兒子?”陸航忍不住向蘇瑾問道。

蘇瑾稍微楞了一下,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最後乾脆點頭道“恩,我兒子!”

wWW¤ Tтka n¤ ¢〇

“有沒有興趣讓他出道,這孩子真是可愛,做個童星吧!你說是不是蘇媚?”陸航感覺自己挖掘到了一個好苗子,越看蘇文越覺得可愛。

九尾妖狐笑眯眯的道“是啊!我弟弟的兒子確實很適合做明星呢,一定會迷死一大堆人的!”

勾心女人香:邪性總裁乖乖愛 “咦,你弟弟的兒子,這位先生是?”陸航嚇了一跳,然後一想蘇瑾能夠和蘇媚在這裏聊這麼長時間,兩人自然是認識的,但是他沒有想到居然是一家人。

“弟弟,考慮一下吧!讓小傢伙也入道,有我看着你也不用擔心什麼。”九尾妖狐對蘇瑾說道。

蘇瑾猶豫了一下,他看了眼蘇文後道“小文他……有些單純,你確定沒有問題?”

“放心吧!這孩子……絕對沒有問題的。”九尾妖狐很確定的說道。

蘇瑾既然決定把蘇文交給九尾妖狐,那麼自然要尊重她的意見,而且做明星就做明星吧!這孩子之前孤獨的被扔在那池子裏,當做一個半神未來的身體,沒有夥伴,沒有記憶,沒有感情。

現在讓他當一個明星,接受千千萬萬人的愛,這似乎也是彌補他的一個好辦法,而且有九尾妖狐看着,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好吧!一切都交給你了,但我還是要囑咐一句,可給我看緊了!”蘇瑾凝眉說道。

九尾妖狐的表情也嚴肅了起來,她微微點頭道“放心吧!我會讓這孩子有一個快樂的童年!”

“童年嘛!”蘇瑾喃喃,他笑着揉了揉蘇文的頭髮,小傢伙的頭髮髮質很軟,下意識的如同小貓一樣用頭去頂蘇瑾的手心。

一旁的陸航更是開心,直接莫名撿了一個蘇媚,一兩個月的時間紅遍華夏,現在又撿了一個小傢伙,這小傢伙的素質一點也不比蘇媚差多少,只要自己好好運作,手頭上就又多了一個巨星的苗子,自己在娛樂界的地位馬上就要突破天際了。

後面的時間蘇瑾陪着蘇文一起看真人秀的錄製,結果居然整整錄了一天,等結束的時候張宇的跑車準時出現,接三人去酒店享受美食。

張宇一副主人家的態度,非常大氣的將酒店最好的包間打開,聽說這裏一般是不招待客人的,只有國家級的客人到來時纔會開放,然後吩咐主廚拿出最好的手藝來招待自己的客人。

蘇瑾從來沒有吃過食物,不過他的嗅覺沒有問題,面對送上來的美食他雖然不知道該往嘴裏放,但嘴裏的口水卻毫無阻礙的流了出來。

“那個……蘇先生,我看小文他是不是餓了,讓他先吃吧!?”張宇還以爲蘇瑾的家教比較嚴,沒有蘇瑾的同意不敢吃東西。

蘇瑾也是大意了,忘了蘇文根本就不知道食物是什麼,他笑着點了點頭,手掌輕輕拍了拍蘇文的肩膀,對他道“好了,餓了就吃吧!”說話的瞬間,便將進食的概念灌入了蘇文的頭腦。

蘇瑾是不想對蘇文影響太多,不過一些常識性的東西從基礎開始學起,似乎也有一些不妥當。

而被打開了開關的蘇文,簡直就好像餓鬼投胎一樣,一道道精美的食物在他的面前被以一種誇張的速度消滅着。

張宇被嚇了一跳,暗道這孩子是多長時間沒吃過東西了?後來覺得不正常,就算是再餓,這種吃法也不現實啊!那肚子就算沒有其他的內臟,全部用來裝食物,又能裝多少,而此時蘇文已經吃掉了至少五個成年男子才能消滅的食物。

蘇瑾手指一點,稍微影響了張宇的意識,倒是沒有消除他的記憶,而是讓他認爲這一切都是正常的,畢竟張宇請他們吃飯,人還不錯,自己再對人家的記憶下手,多少有些恩將仇報了。

一頓美餐結束,蘇文的肚子絲毫不見隆起,那強大的消化功能,別說是一桌子餐點,就算弄條龍來,憑藉蘇文的神魔之體也能毫不費力的消化乾淨。

“好了,今天多謝張先生的款待。”蘇瑾向張宇道謝。

張宇立即笑道“蘇先生客氣了,以後來n市就找我!”

蘇瑾笑着點頭,然後他看了看蘇文,輕聲道“以後要聽姑姑的話,不要調皮……快樂的長大啊!”

蘇文似乎感應到了什麼,他忽然抓住蘇瑾的衣襬,眼中浮現出一絲驚恐之色,似乎在害怕蘇瑾離開。

蘇瑾摸了摸他的腦袋,然後笑道“別擔心,想見我的話就跟姑姑說,隨時都可以見面哦!”

九尾妖狐牽住蘇文的手,然後也微笑道“爸爸說的都是真的,不必擔心,以後想見面的話就帶你去見,要聽話,不然爸爸會很困擾的。”

蘇文疑惑的鬆開了蘇瑾的衣襬,蘇瑾一時間居然有些難過,他向張宇道別,然後又對蘇文道“開開心心的長大,享受生活,這是你應得的!”說完消失在夜色中,留下蘇文彷徨的抓緊九尾妖狐的手,眼中浮現出了淚花,雖然他也不知道眼淚爲什麼會出現,代表什麼意思! 蘇瑾雙眼閃爍着奇異的光芒,狂想之力跨越了無窮的空間,爲蘇瑾指引另外一個時空中的狂想之力。

“居然在移動中!?”蘇瑾很意外,那股狂想之力在虛空中不斷的移動,並且不停的打破空間之間的障壁,沒有絲毫停下來的意思。

蘇瑾也不多想,直接一步踏了出去,踩碎了一層層虛空踏向那一縷狂想之力,蘇瑾的速度極快,空間障壁幾乎對他無法造成任何的阻礙,他穿越層層虛空,終於追上了那一縷狂想之力,而在此時他卻被眼前的景色震懾,一時間整個人都呆住了。

“這是……!”蘇瑾的眼前,一枚巨大的大星在快速移動中,這枚大星顯然不是天然星球,上面幾乎所有的地方都顯示着智慧生命的造物。而讓蘇瑾最驚訝的是這顆星球充滿了空間之力,這居然是一枚匹諾曹爺爺所說的,先天擁有空間之力的星球。

而在蘇瑾出現的一瞬間,星球似乎也發現了他的存在,一個個符文生物衝了出來,如同流水一般撲向蘇瑾。

蘇瑾不想和這些符文生物糾纏,他直接大踏步向星球趕去,而那些撲向他的符文生物都在接近他的一瞬間化作了飛灰消散,在狂想之力的面前,這些符文生物並不比普通的生命強韌到哪裏去。

而此時大星上,兩個人的眼中正散發着駭人的光芒,他們正是第一圓中的倖存者,兩位初代神明,卡羅爾和菲戈。

“這股力量強大無匹,符文生物根本抵擋不住,這是誰?難道是宇宙意志的化身找到了我們!?”卡羅爾心中不安,蘇瑾的力量強橫無匹,同時又脫離地獄手冊的範疇,連這些符文生物都能夠隨手殺去,這讓他們立即想到了宇宙意志的化身。

“必須攔住他,太初還未成熟,如果被宇宙意志發現,那我們之前的努力就功虧一簣了!”菲戈低吼一聲,他直接起身,雙翼猛的一震便飛射而出,直接迎上了無人可擋的蘇瑾。

初代神明是強悍的,已經燃燒了自己的阿魯圖斯,在全力出手的情況下甚至能夠挑戰宇宙意志,而菲戈雖然不如阿魯圖斯,但其強大也毋庸置疑。

轟……!

蘇瑾被菲戈一爪擊中,他的身體直接四分五裂,被轟向了虛空的各個方向,那神魔一般的身體在菲戈的鐵爪前居然跟豆腐一樣脆弱,簡直不可思議。

如果只是被擊潰肉身,蘇瑾或許還不會驚訝,讓他真正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他被擊碎的肉身居然很難重合在一起,每一道裂縫都艱難重組,有時候剛剛癒合的傷口會瞬間再次炸裂。

“這股力量,已經快要超脫地獄手冊了吧!?”蘇瑾很是驚訝,菲戈的力量雖然還帶着地獄手冊的印記,但距離超越似乎也不遠了。

“我們沒有必要戰鬥,我對你們沒有惡意!”蘇瑾立即大聲說道,他可不想無緣無故的打上一場,他來到這裏的原因只是好奇那些符文生物的來歷罷了。

可是菲戈根本聽不懂蘇瑾的語言,而且進入戰鬥模式的他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停下來的,他雙爪一分,一道寒光穿越虛空殺到了蘇瑾的面前。

“該死!”蘇瑾低喝一聲,他周身七彩光華涌動,化作一面盾牌將他護住,剛纔那道寒光殺傷力驚人,如果自己被擊中的話……很有可能會死。

沒錯,有可能會死,這就是蘇瑾的第一判斷,對方是一個恐怖的強者,足以滅殺頂級神明。

實際上蘇瑾如今在戰鬥中能夠展現的戰力比頂級神明還要強大,那就是說對方也是一個遠超頂級神明的存在。

“到底,到底從哪裏冒出來這麼一個強者,難道是……!”蘇瑾心中猛的一跳,難道對方就是宇宙意志?亦或者宇宙意志創造出的強者,只有這樣才能夠解釋對方的強悍!

兩人此時都認定對方是宇宙意志,索性放開手腳攻防,菲戈的力量經過千錘百煉,技巧更是登峯造極,大半的時間都在壓制蘇瑾攻擊,但蘇瑾的狂想之力完全跳脫於地獄手冊之外,威力強加強悍,菲戈也不敢輕易觸碰,所以雙方一時間居然難分勝負。

“真是難看啊!明明說要擊敗宇宙意志,但現在……連他創造出的小卒子都解決不掉麼?”蘇瑾眼中一片血紅,狂想之力散發的七色光彩在虛空中飄動,就好像是在宇宙中閃爍的彩虹一般。

而菲戈的攻擊則寒芒璀璨,就算是一枚大星被他擊中,也會在瞬間四分五裂,根本沒有什麼能夠抵擋他的雙爪。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從原始神星上傳了出來“夠了菲戈,趕快回到原始神星,不然你的存在就會被地獄手冊發現了!”

菲戈本來還想和蘇瑾分出勝負,但此時也不得不退了,他剛纔是趁着地獄手冊的一輪掃描結束才衝出來的,必須子啊下一輪掃描到來之前回去,不然一旦被發現,那麼地獄手冊毫無疑問會對他們進行毀滅性的攻擊。

蘇瑾聽不懂卡羅爾的話,但他立即放出精神力去感應,這才知道對方根本不是什麼地獄手冊的人,而和自己差不多,也是一羣反抗者。

想到這裏蘇瑾心中大喜,如果能夠和這樣的強者聯手的話,最後獲勝的可能性也會大增,想到這裏蘇瑾立即衝向原始神星。

已經回到原始神星上的菲戈大怒,他低聲怒吼,而蘇瑾則用精神力解析,菲戈正在向他咆哮,讓他滾出原始神星!

“我並無惡意,也許我們可以坐下來談談!”蘇瑾簡單的用精神力將自己的想法送了過去,菲戈臉上漸漸露出疑惑之色,片刻後他好像接到了什麼人的知識,朝蘇瑾微微點了點頭,示意蘇瑾和他走。

蘇瑾跟在菲戈的身後,他對這個星球簡直讚歎不已,整個星球被凝練成了一體,除非直接把這個星球給打爆,不然的話想傷到他一分一毫都不可能,而其中所蘊含的空間之力簡直是自己美夢以求的東西。

菲戈對於沒有多問就跟在自己身後的蘇瑾多少有些佩服,這傢伙不知道到底來自什麼地方,經過剛纔的那一戰也能夠確定他確實不是宇宙意志的化身,既然如此的話這個人爲什麼擁有着超脫於地獄手冊之外的力量?

而且這傢伙好像絲毫不害怕有什麼陰謀詭計等着他,一副坦然的樣子跟着自己走!

兩人一路前行,很快就來到了卡羅爾這裏,卡羅爾看了蘇瑾一眼,忽然單手放在胸前道“歡迎你,反抗者!”

“反抗者!”菲戈先是一驚,然後一拍自己的腦袋,確實啊!不是宇宙意志的化身又擁有超脫地獄手冊以外的力量,那自然只有反抗者了,不過至今沒有聽說過哪個反抗者可以逃脫地獄手冊的追殺,這傢伙是怎麼做到的。

蘇瑾也恭敬的學者卡羅爾的樣子回禮,然後疑惑的問道“請問你們是誰?”

“我們,我們是初代神明,來自第一宇宙的喪家之犬!”卡羅爾苦笑,但初代神明這四個字卻讓蘇瑾大吃一驚。

他無法想象如此古老的存在,歷經了無數字圓生圓滅,他們到底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卡羅爾似乎看出了蘇瑾的疑惑,他苦笑着搖頭道“縮頭烏龜的辦法而已,而且我們的夥伴幾乎都死光了,現在只剩下我們兩人而已,初代神明……亦將成爲歷史!” 在卡羅爾和菲戈的引領下,蘇瑾看遍了原始神星上的遺蹟,當初了爲了儘可能多的讓初代神明躲藏進來,原始神星的構造幾乎將空間利用做到了極致,除了中心大殿外,其他地方偶讀是一個個如同貧民窟一般的洞窟,很難想象這是神明的居所。

而如今,洞窟中已經再無神明,無盡的歲月,圓生圓滅中,他們一個個離開了原始神星,去爲太初的啓動收集資源,資料,每一個離開原始神星的神明都不被允許再次迴歸,他們最終的結果都是被地獄手冊找到,然後被殺死。

無情的歲月對於初代神明來說似乎更加無情,它折磨着這些與原始神民同代的生命,讓他們的歲月只有煎熬。

蘇瑾嘆息,他無法想象如果自己也是初代神明中的一份子,是否能夠像他們一樣做出那樣的選擇,爲了未來某個時間段內的一點機會,就付出自己的一切。

“呵呵,聽起來似乎有些傻,不過這就是第一次宇宙破滅前的生靈,那個時候的生靈慾望要比現在的生靈少的多,實際上我覺得現在的生靈在新圓出現被創造出來的時候,就已經被地獄手冊添加了許多負面情緒在裏面,或許是當初我們的激烈反抗,讓宇宙意志意識到生命是需要管制的。”卡羅爾面露苦笑。

蘇瑾微微點頭,他道“不錯,我也察覺到了,我們人類還算是其中比較正常的,有些星系的宿主簡直就是殘暴的代名詞。”

卡羅爾此時看了蘇瑾一眼,然後問道“說說閣下吧!你是如果逃脫地獄手冊的追捕的?”

蘇瑾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當我成爲反抗者的時候,並沒有吸引到地獄手冊的注視,似乎是運氣好吧!”

卡羅爾和菲戈相視一眼,他們知道蘇瑾在說謊,地獄手冊是一個絕對不會出錯的系統,想要讓地獄手冊出bug,恐怕比打敗地獄手冊還要困難一些,而且這種反抗者在今圓即將破滅的時候,是地獄手冊搜索的重中之重,一旦出現必然會被鎖定,無數個圓的輪迴中,曾經發生過各種各樣的奇蹟,但是反抗者沒有被地獄手冊鎖定摧毀,這樣的奇蹟可是聞所未聞啊!

跟隨兩人繼續向前,三人來到了大殿之中,一團聖潔的光芒浮現在蘇瑾的面前,那光絢爛無比,似乎宇宙中所有的美集中在一起也無法與之抗衡。

“這是……!?”蘇瑾喃喃問道。

“太初,這是我們初代神明的遺產,一個可以比擬地獄手冊的超級系統,只有它的存在纔可能打敗宇宙意志和地獄手冊。”卡羅爾口氣中滿是驕傲,而且他也值得驕傲。

蘇瑾驚訝的看着太初,這些光居然是一個可以對抗比擬地獄手冊的系統,他無法想象怎麼樣才能夠創造出來這樣偉大的東西。

“那些符文生物?”蘇瑾雙眼不捨得離開太初片刻,但還是向兩人發問。

“哦!那就是太初的傑作,完全超脫於地獄手冊之外的生命構造,同時將地獄手冊中所有的力量體系和生命方程式都輸入其中,可以說符文生物是地獄手冊所創造出來的物種剋星!”卡羅爾很有自信的說道。

而蘇瑾卻沉默了,那些符文生物確實很強大,但如果說是地獄手冊生物的剋星就有些太誇大了,即使是符文生物剛剛跳出來的時間段,也沒有對宿主造成滅絕性的打擊,這說明符文生物的能力還不夠。

“多謝兩位讓我看到這麼多。”蘇瑾向兩人道謝。

卡羅爾微笑道“不必如此,如果說無盡的宇宙中,我們二人除了彼此之外還有可能有朋友的話,那你肯定是最好的人選。”

“只是因爲我們都是地獄手冊和宇宙意志的眼中釘麼?”蘇瑾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