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有內鬼!”

雲天沒有說出來,但聰明的唐曦已經猜到了,很顯然,也只有這個原因,纔會讓他們突然斷絕了和外邊的一切聯絡,冒險進入敵人復地進行穿梭。 ?如果按照如此的計算,他們可是要徒步七百公里,這還是直線距離,很多地方的繞行,絕非腳力可以到達的,而且這斜傳整個敵人腹地的行動,基本上就等於送死一樣。

可以想象,如果他們被捲入到這樣的事件之中,他們所要受得攻擊,是無以復加的,方圓幾十裏內,所有的武裝分子,都會對他們進行圍剿。

天地好似被扣上了一頂大帽子一般,棄了車的三人,揹着各自的行囊,走在這荒野之上,雲天右腳未愈,所以大部分的裝備都在牛博宇的身上。

雖然他們很想讓雲天休息一下,但倔強的雲天卻說什麼都不願意,咬着牙忍着疼,好不容易有了線索,他們必須要儘快到達。

當天色放亮,大地重新被陽光籠罩,走了一夜的三人也都感覺到一陣疲倦,找了一處陰涼之地,他們需要休息,這也是在唐曦的強烈要求下,雲天這才肯停住的。

將雲天摁在石頭上做好,唐曦一點點的脫掉了雲天的軍靴,看着那因爲走路而腫脹起來的右腳踝,她的心一陣顫抖。

“這樣下去不行啊,在這麼走你的腳會廢掉的。”

牛博宇也急忙圍了過來,雲天這一次的腳扭傷的非常重,而且右側軟肋的傷口也都沒有癒合,連夜的趕路讓他傷口上的紗布又見紅了,很明顯,雲天現在急需休息。

“沒事沒事,真的沒事,我能堅持的!”

雲天急忙搖頭,他怎麼可能放棄,現在戰友或許就在前方遇到什麼危險了,他怎麼能夠不理會呢。

“什麼叫能堅持,你這樣下去,就算是找到熊貓都沒有戰鬥力了。”

唐曦狠狠的瞪了雲天一眼,他這樣簡直就是不要命了,哪裏有他這樣拼命的。

“是啊是啊,熊貓他們到現在都沒有和總部聯絡,恐怕一定是遇到什麼危險了,咱們要保持戰鬥力啊。”

牛博宇點了點頭,現在他堅決的和唐曦站在一起,雲天可是他們的主心骨,如果一旦出事,整個小隊都將失去作戰能力。

“對啊!”

就在牛博宇和唐曦還在堅持的時候,雲天突然看着兩個人,興奮的他一下子站起身來,好似瘋了一樣的大笑着。

“你不是傷口發炎上頭了吧。”看着雲天癲狂的模樣,牛博宇驚訝的問道。

“你丫腳脖子扭傷能上頭啊!”不過隨機雲天一拳打在他的腦殼上,他信誓旦旦的說雲天絕對沒錯。

雲天急忙低頭把襪子和靴子穿上後,又從戰術馬甲裏拿出了那張地圖,這份地圖可是自由戰士的戰略地圖,比聯合國維和部隊利用空中偵察和衛星航拍的還要清楚明白,各個據點的大小標記的更爲清楚。

“到底什麼事情啊?”看着雲天趴在地上,好似尋找什麼,唐曦和牛博宇都忍不住問道。

“你們想一下,這車隊遇襲,恐怕一定會有傷員,即便是沒有,用腳一路走出去,還要防止武裝分子的圍剿,那豈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嘛,如果你們是他們的話,你們會做什麼?”

雲天擡起頭,笑着問道。

“和總部聯絡,請求直升機支援!”

牛博宇立刻開口道,一架直升飛機,輕鬆就可以飛躍這七百公里的道路,算起來昨天他們連夜趕路,到現在的直線距離其實也就三十公里罷了。

“你是白癡啊,從一開始他們就沒有準備和任何人聯絡,而且你別忘記了,他們的呼叫器只能聯絡各個基地,同時以本基地優先。”

唐曦又是一個腦殼,打的牛博宇哇哇大叫。

“要是你,你會做什麼?”牛博宇的腦子裏,真的不知道裝的什麼,雲天無奈的搖了搖頭,轉頭望向唐曦。

“我……搶車!”

唐曦突然意識到,這件事情他們不也幹過嗎,而這裏到處都是據點,那裏面怎麼也都會有運輸工具,只要有這些,他們可就可以快速的逃離這片恐怖之地了。

“沒錯,所以我們走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他們也不會一直用腳走下去,看看附近有什麼據點沒有,我們去那裏看看。”

雲天點了點頭,他也是這樣想的,在這荒野之上,搶車絕對是最好的選擇,反正這些武裝分子,就沒有一個不該槍斃的,順手還能解救平民,爲什麼不幹呢。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呢!”

聽雲天和唐曦這麼一說,牛博宇也反應了過來,畢竟沒有設身處地,他是沒辦法一下子想到這裏的,於是三個人急忙在地圖上推測起來,如果熊貓他們也有這樣的想法,會襲擊那個據點呢。

很快,經過推敲,三個據點進入了雲天他們的眼睛裏,根據以往的經驗,雖然他們可以暫時摧毀據點,但後續的人員還是會重新佔領回來。

他們臨走前還是把那些機器炸燬,但唯一的手榴彈,即便是跟雷震子學習過的牛博宇,也不可能炸燬掉數噸重的油田,除非真的放火去燒,但那樣太過浪費,同時也會污染環境。

“走,我們去看看,抓幾個人問問就知道之前有沒有被偷襲過了。”

雲天將地圖收好,對着唐曦和牛博宇說道,這最近的據點也需要一段距離,他們還得用腳去丈量一下這炙熱的大地。

一路向前,三個人都努力的保持着體能,因爲接下來還有新的戰鬥,按照地圖所劃分的地方,大概走了四個多小時,他們就來到了這裏,看了看地形,三個人選了一個斜坡,那裏是制高點,可以俯視整個據點。

這個油田和之前遇到的小了很多,五六臺機器十多個人,看着那不斷上下襬動的機器還在轟鳴,雲天被要求接替狙擊手的位置,而唐曦則打開了無聲弩,和牛博宇一起,順着那山坡緩緩下行。

時值中午,太陽光的照射,讓整個大地都炙熱難耐,汗水不斷的流出,整個人就好似從水裏剛剛撈出來的一樣,趴在那裏的雲天渾身上下早已經被汗水浸溼。

不過那握着狙擊槍的手,卻沒有半點的抖動,死亡十字星,也一直瞄準着那幾個也是汗流浹背的守衛。

這個油田實在不大,恐怕在地圖上都沒有標記,連防空盾都不需要架設的位置,但是防禦還是非常不錯的。

尤其是兩挺重機槍立在那裏,烏黑髮亮的機槍上,金黃色的子彈一排排的垂到地上。

這裏確實很小,但也正是這樣,成爲了自由騎士比較喜歡襲擊的位置,每個月恐怕都會有一次戰鬥的他們,也算是比其他大的據點更加的有警覺性。

不過,現在可是一天之中最熱的時候,即便是從小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本地人,也不會選擇在太陽地上選擇暴曬,而是紛紛躲到有陰涼的位置待着。

恐怕這種時候,自由戰士也不會冒然發動襲擊,畢竟炙熱的高溫,讓人都會有窒息的感覺,稍微動動身體就會汗流浹背,別說打仗了,就算是走路都會中暑。

兩挺機槍旁都會有兩個人值班,一個算是機槍手,而另一個則是添彈手,相互配合形成一組,而有空的時候,他們還可以聊着天。

雲天趴在那裏,透過狙擊鏡可以把眼前的一切看的十分清楚,唐曦和牛博宇此時也都紛紛的向着前面摸去,速度不快,卻沒有絲毫的聲音,分頭行動的他們,猶如獵豹一般,隨之準備殺戮。

唐曦的無聲弩已經張開,奪命的箭矢更是箭在弦上,一步步藉着那矮牆的遮擋,她悄無聲息的來到了兩個守衛的身邊,靠在矮牆上的她,距離兩個人只有一道牆的距離。

不過,她並沒有動,而是側目向着牛博宇的方向望去,兩個人要同時發動攻擊,這纔可以避免一邊的聲響,驚動了另一邊。

牛博宇此時也已經來到了另一側的矮牆,靠在上面的他,這一次還真有些緊張,第一次作爲突擊手摸進的他,嚥了咽口水,讓自己緊張的情緒放鬆下來,按照事先商定的,他這邊要儘量多留活口。

“嗖!”

牛博宇率先發動攻擊,猛然站起身來的他,猶如一隻巨熊般,直接躍過那一米五的矮牆,撲向了矮牆後的兩個人,雙臂依舊佩戴護臂金環,攻擊起來虎虎生風。

還在抽着煙的兩個傢伙,怎麼也不會想到,這烈日當空的時候,今日有人來到身邊了,眼前只感覺一花,緊跟着風聲響起,那被金環包裹着的手臂,當頭砸下,爲首的那個人只感覺到眼前一黑,整個人就摔倒在地,金環的力量之強,是他無法抵抗的。

另一個人沒想到同伴這麼快就倒下了,本能揮拳砸來,可毫無訓練的他,又怎麼可能是牛博宇的對手,雙手一抓襲來的拳頭。

牛博宇一個漂亮的轉身,就把他重重的摔在地上,單膝跪倒,壓住他的胸口,右拳猛出,撞在他的臉頰上,這個傢伙也跟着眼前一黑,腦部遭受重創的昏倒在地上。

這邊的響動,立刻引起了二十米外的守衛警覺,本能站起身來的他們,立刻向着機槍跑去,可就在這時,一枚鋒利的箭矢,直接刺穿了他的咽喉,連慘叫都沒有發出,他就倒在了地上。

“再動,要你死!”

一旁的守衛驚訝的看着自己的同伴,而此時背後傳來的聲音立刻讓他本能的跪在地上,雙手抱頭下,哪裏還敢掙扎。

而就在此時,房間內一個傢伙剛好走出門來,一眼就看到了這邊的情況,急忙大聲的對着裏面的人叫喊着。 ?一聲呼喊,立刻引出裏面二三十人的注意力,而此時幾百米外的雲天,嘴角卻掛着冷笑,隨着他扣動扳機,子彈直接呼嘯而出,三個活口已經夠了,不許再多了。

槍聲瞬間響起,子彈撕裂空間,隨着一道道子彈射來,這當初可以參考鷹眼的雲天,也開始佔露出他強大的殺傷力,呼嘯而至的子彈,將一個剛剛扛起火箭炮的傢伙直接打穿,鮮血橫流,整個身體都炸開了。

“噠噠噠……”

狙擊手的攻擊,總是讓人心驚膽寒,眼見同伴陣亡,他們立刻向着各個掩體躲去,可這種躲避,簡直就是毫無意義,雲天的子彈如影隨形,再一次凌空打來,又有一人倒在血泊之中。

一腳將那個投降之人踹翻在第,唐曦也抓起手中M4卡賓槍立刻還擊,子彈不斷的打在她身前的矮牆上,近距離的擊殺並難不倒精準的狙擊手,三個子彈爲一組的點射,也是槍槍奪命,子彈和肉體的撞擊聲,在這小小的據點不斷的上演着。

很快,十多個人就倒在血泊之中,而此時一聲怒吼,頓時嚇得對方心肝俱裂,因爲就在這邊槍戰的時候,另一邊的牛博宇單憑一人,竟然將那架着三腳架的重機槍,硬生生的轉了一圈,現在,黑洞洞的槍口,正對着那些躲藏在掩體之後的武裝分子,而雙手抓着重機槍的牛博宇,雖然大汗淋漓,可那種殺意卻讓他的笑容顯得猶如魔鬼一般。

“咚咚咚……”

大口徑重機槍的槍聲巨大,猶如一個個小炮一般,長長的彈鏈上,每一顆子彈都有小孩子的手腕粗細。

這專門調派來對付那夥長期騷擾這邊的自由戰士的重機槍,現在卻掉過頭來,對着他們一頓狂掃,那恐怖之色,無人能阻。

隨着一陣槍聲響起,那些躲在掩體之後的武裝分子卻極爲的慘烈,大口徑的重機槍,輕易就穿透四五十釐米的土槍,躲藏在那後面的傢伙,瞬間就被巨大的爆炸力撕碎,整個人的炸裂,直接會死滅跡了。

一陣重機槍掃過,最後的十幾個人也變成了屍塊,看着那滿地的鮮血以及散落在四處的碎塊,牛博宇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對付這些喪心病狂的傢伙,這種下場纔是他們應得的。

豪門霸愛:腹黑總裁的女警老婆 雲天揹着狙擊槍,一點點順着那高坡走了下來,一瘸一拐的他現在最想知道的,就是關於前段時間的情報,快步來到那重機槍的哨卡處,牛博宇和唐曦則把那三個人全部驅趕了過來。

同伴的慘死,讓他們心肝俱裂,看着那滿地的鮮血,早就嚇得雙腿發軟了,而眼前那一臉怒容的男女,更好似魔鬼一般

“我現在來問你們問題,誰老實回答誰可以活着,誰不回答,那就死,對了,說謊的人,我會用刀一刀刀割掉他身上的肉。”

雲天站在三個人的面前,這些魔鬼們,平日裏囂張跋扈,扮演着魔鬼的角色,但是這一刻,角色反轉,也終於輪到他們淪爲任人魚肉的刀下囚了,看着一臉驚恐的他們,雲天冷笑着,一字一句的通過唐曦翻譯,告訴了三個人。

抖如篩糠的他們,急忙拼命的點頭,碎石都準備好搶答的狀態,這表現,讓雲天覺得,這三個人都留的有點多了。

“很好,那第一個問題,你們來到這裏多久了。”

薄情老公很不純 這些沒有骨氣的傢伙,對於所謂的信仰早已經忘得一乾二淨,不過恐怕也正是這樣,他們纔會被扔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我們都來了三個月了。”

三個人急忙爭先恐後的回答道,誰都不敢不說,生怕那一直端着重機槍對着他們的牛博宇扣下扳機,這個勁的距離,那子彈絕對可以輕易的將他們打成肉泥。

“很好,那麼第二點,前段時間有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就比如特殊命令之類的,又或者是丟了車子?”

他們的回答,讓雲天心中一陣失望,如果他們都來了三個月,恐怕熊貓他們並沒有到達這個據點,不過即便如此,他也需要知道一點別的事情。

不過這個問題,讓他們所有人都本能的沉默了一下,努力的從腦海中,尋找着些許記憶。

“我知道我知道,前幾天有一堆聖軍從我們這裏路過,足有七八十人,不過他們並沒有停留,也是問我們有沒有什麼特殊情況,在確定一切正常後,他們就走了。”

突然,跪在中間的那個傢伙一下子想了起來,因爲那天晚上是夜班崗位,所以他知道這件事情,至於其他兩個人,則不知道了。

“很好,不錯不錯,這算是對你的獎勵。”

雲天點了點頭,看樣子,這小子嘴裏的聖軍,應該就是追擊牛博宇他們的人,而他們應該和自己想的一樣,生怕牛博宇他們打劫據點,所以趕來問問,畢竟這種小據點並沒有衛星設備,如果出事除非收油的時候纔會被發現。

“獎勵?”那個小子還沒有明白,可此時的雲天卻已擡起了手臂,手中的M1911美製手槍,立刻射出一道子彈,精準的鑲入了他左邊那個武裝分子的眉心,瞬間炸裂他的中樞神經系統,連哼都沒哼一聲的他,就倒在地上變成了屍體。

“啊!”雲天的恐怖,頓時嚇得另外兩個抖如篩糠,如此近距離的殺戮,讓他們最後那點魂魄都嚇飛出,這猶如魔鬼一般的冰冷,又怎麼可能不令人感覺到恐懼呢,而云天之所以這麼做,爲的就是要保證他們接下來的回答,一定是準確的。

“我問你們,他們去了哪裏?”雲天的聲音冰冷無情,透着一股地獄幽冥的感覺,雖然他們聽不懂其中的意思,卻也感覺到了那澎湃的殺氣,在被唐曦翻譯之後,中間那個人立刻大聲的說了一個名字,而唐曦點了點頭,她知道接下來應該去哪裏了。

“送他們上路。”

二選一的選擇果然沒錯,在確定了下一個據點後,雲天一揮手,早就等在那裏的牛博宇,立刻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一米的距離,那子彈直接將兩個人轟碎,這種畜生如果活着,只會害死更多的平民。

“大概三十公里,牛博宇,把他們那輛破卡車開過來,咱們改裝一下,打下那個據點。”

看了看地圖,雲天又看了看那兩臺重機槍,嶄新的它們很明顯是最新的裝備,這要是不用一用就炸了,也實在是太可惜了。

“好嘞,明白了。”

牛博宇可是還沒有過癮,這兩個大傢伙子彈尚且充足,如果就這麼棄了,還真是非常的可惜,於是他立刻轉身向着倉庫跑去,將那輛破舊不堪的卡車緩緩的開了過來。

“叫他們過來幫忙。”

這兩個重機槍可是非常的重,要想搬上卡車,也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過此時,雲天卻想到了那些勞工,讓他們乾點活也算是報答一點救命之恩吧。

“你們過來!”

從戰鬥打響,他們就一直趴在地上,驚恐不安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而云天他們審問俘虜也沒有什麼時間理會他們,於是這羣躲在角落裏的勞工們,這才走了過來,一臉慌張,卻又不敢不從的模樣,真不知道他們被欺壓多久了。

“告訴他們,只要把這兩個傢伙擡上車,他們就自由了,不僅如此,庫房裏的食物和水他們隨意支配。”

總裁追妻令:爹地請入室 雲天拍了拍唐曦的肩膀,好在有她在,否則這種地方,絕對難以停留。

唐曦簡單的溝通後,引得那些勞工們一臉的不敢相信,不過這三人身上有槍,就算是他們不信,也只有這樣做了,人多力量大,在三十多個勞工的合力下,那兩臺數百斤重的重機槍,直接被搬上了車子。

“一切準備好了。”

稍加固定,牛博宇興奮的從後巷上跳了下來,對着雲天豎起了拇指,這兩改造好的卡車,現在絕對算是移動的堡壘了。

“出發,幹掉他們。”

雲天也滿意的點了點頭,這一次要去衝擊更大一點的據點,有了這種大傢伙,他們可就不再是偷襲了,跳上車子,雲天一臉的興奮,或許他們距離真相,越來越近了。

絕塵而去的卡車,讓那些勞工們呆呆的站在那裏,一臉疑惑的還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直到那汽車消失在眼前後,他們這才意識到,自由,這原本根本都不敢想的事情,終於降臨在他們的身上了,急忙轉身衝向倉庫,在哪裏,有足夠的食物可以讓他們大吃一頓。

路途顛簸,吉普車不斷的行駛在忽高忽低的道路上,遠遠跟蹤不敢靠近的紅龍,也只有小心翼翼的觀察着,這些卡車依舊不緊不慢的行駛着,而架設在那卡車上的信號屏蔽器,也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隊長,我怎麼總覺得他們好像發現我了?”東北虎忍不住,對着紅龍說道,雖然他們一直都沒有留下什麼蛛絲馬跡,可他總會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應該不會吧?”紅龍看着那兩臺大卡車,雖然嘴裏這麼說,可他也隱約覺得有些不妥,不過他當然不會想到,劫難就在眼前。 夜晚總是那麼的涼爽,茫茫沙漠之中,隨着太陽落山之後,大地的炙熱和寒冷的夜風,構築成了這種沙漠特有的天氣,白天高達四五十攝氏度,但是晚上最冷,可以打倒零下三十度,巨大的溫差讓這裏,真的不適合生命存活。

不過,有些堅強的動物,依舊是活躍在這片生命罕至的土地上。

一隻蜥蜴緩緩的爬過這片貧瘠的大地,瞪着眼睛,四處打量着周圍的動靜,活着就要捕食,這和人爲了活着而工作一樣,生活對於它來說,就是吃飽肚子。

一輛卡車緩緩駛來,聲音讓它立刻警覺的鑽入了沙粒之中,隨着那卡車駛過,它才小心翼翼的鑽出來,看着那濺起漫天塵土的大傢伙,或許,在它的認知中,這是一個體型龐大的怪物吧。

哈茨和據點,雖然已經是夜晚了,可是那些油田的機器還在工作着,而四周設立的哨所裏,每一個裏面都會有兩道三個人,重機槍、嘹望樓,戒備森嚴,而那裏面的三層樓房頂上,還是有五六個鐵籠子,這裏是被空中偵察探明的區域,所以爲了防止空襲,那裏面的防空盾成爲了這些人的保護傘。

叼着菸捲,站在自己的崗位,看着那荒蕪的沙漠,或許在這些哨卡看來,這不過是在普通不過的一天,天天盼着收油時,可以拉開了那車女人,一想到這些,一個個牙齒泛黃的武裝分子,立刻喜笑顏開,不住討論上一次如何威風的他們,還沉浸在幻想之中。

遠處,塵煙滾滾,一輛破舊的卡車,徐徐向着這邊行駛過來,速度不快,搖搖晃晃,那破破爛爛的馬達聲,讓整個據點都看到了。

雖然是沙漠,但還是有一條破舊的土路直通這裏,將一個個據點相互融合貫通,爲的就是或許更多的石油,而駐守在這裏的一百多人,指揮着那三百多勞力的工人們,日以繼夜的幹着活,因爲他們知道,只有更多的原油,纔會讓他們有更好的待遇。

路障前,幾個揹着破舊ak47的守衛,好奇的看着那緩緩而來的卡車,這個時間了,還有車子來,雖然有些奇怪,但這車子明顯就是自己人,所以他們大刺刺的走到路障前,對着那駛來的汽車用強光手電晃了幾下,示意司機立刻停車。

車子依舊是不緊不慢的開着,眼看就要到達路障的時候,那原本只想開來的卡車突然九十度調頭,整個車身橫於土路上,這突然怪異的動作,然十多個守衛都好奇的看着它,這怎麼橫在路口了呢。

其中一個人,更是好奇的向着車子走了過來,可就在這時,車廂突然被一腳踢倒,而蒙在車後廂的帆布,也一下子被掀了起來,兩挺支撐着三腳架的重機槍,那黑洞洞的槍口直接對準了他們。

幾乎是與此同時,駕駛室的車門猛地被推開,一個身影直接靈巧的躍了下來,就地一滾單膝跪地,唐曦一臉冷笑的看着眼前那個二十多米高的瞭望臺,而肩膀上的rpg早已鎖定了那高臺上的三個守衛。

“嗖!”

拖着白煙的火箭炮,呼嘯而出,轉眼間就在那高臺之上炸裂開來,猶如漆黑世界裏的美麗煙花,爆炸轟響的瞬間,火球直接將那木製的高臺完全的吞噬了。

“打!”

一聲怒吼,雲天和牛博宇雙手扣住重機槍的扳機,那12.7口徑的大傢伙,立刻發出好似悶雷一般的轟鳴,一時間,彈雨猶如那地獄之中衝出來的猛獸一般,瞬間將眼前的守衛點完全的籠罩了起來,轟鳴聲、慘叫聲、爆炸聲混雜在一起出,一道道火光閃過,這強攻終於打響了。

“咚咚咚……”

原本寂靜的沙漠之上,重機槍的轟鳴將一切都屏蔽掉了,擁有超遠距離的射擊能力,再加上持續不斷的彈藥補給,重機槍的連射,讓幾個守衛處立刻化爲了烏有,而那些剛剛衝出來的武裝分子,更是紛紛的倒在血泊之中。

一輪掃射,雲天和牛博宇就將兩千發子彈全部打光,看着那滿地的屍體,兩人也是鬥志昂揚,不過爲了保護裏面那些無辜的勞工,他們並沒有過於襲擊那棟小樓,因爲這重機槍的穿透力實在太強,若是一旦小樓被整個打穿,恐怕那些勞工也性命難保。

不過,即便如此,幾十名來不及反應的武裝分子,就倒在了血泊之中,踩着那一塊塊支離破碎的屍塊,雲天和牛博宇開始了新一輪的衝鋒。

“噠噠噠……”

手中自動步槍的轟鳴再一次在黑夜中傳來,兩人猶如猛虎一般,快速的向前衝了過去,所過之處,無人能擋,而身後的唐曦,手中狙擊槍也是彈無虛發,槍槍咬肉,打的對方毫無還手之力。

因爲雲天手軟,還有很多武裝分子並沒有從房間裏衝出來而逃過了一劫,可在等他們想要衝鋒,卻爲時已晚,門口被牛博宇和雲天的子彈橫掃着無法衝鋒,他們唯有依附於牆體內,不斷的擡手盲射,以對抗雲天和牛博宇的精準點射。

“唐曦,看你的了。”

封住出口,現在位置大概有一百米外,雲天回過頭來對着唐曦說道,現在這些傢伙都躲在盲區,有掩體遮擋無法有效供給。

“交給我!”

快速奔跑,唐曦來到了兩人身邊,左手一按按鈕,無聲弩立刻彈射而出,拉弓上箭,一切猶如行雲流水,而這經過了牛博宇特殊加攻的爆炸箭矢,對準了那破敗的窗戶。

“嗖……”

百米之外,無聲弩疾射而出,特種弓箭給予它更強大的力量,雖然比普通的弩箭粗了很多,可這裏面都是恐怖的炸藥,再加上牛博宇的獨門配比,實力之強絕對不容小覷。

“轟!”

隨着那箭矢精準的落在了百米外的窗戶之中,一團爆炸的火光,瞬間從窗戶內涌了出來,一聲聲的慘叫中,幾個渾身是火的武裝分子順着大門跑了出來,衣物被引燃的他們,立刻開始滿地打滾了起來。

“抓活的。”

這效果還真是達到了預想的要求,雲天和牛博宇立刻再一次衝了上來,隨着自動步槍的掃射,這宛如雷霆般的攻擊,不到二十分鐘,三個人就攻佔了整個據點,除了五個傢伙被活捉外,其他的武裝分子全部被擊斃,這種時候,他們不需要俘虜。

“說,前幾天你們有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

照葫蘆畫瓢,雲天看着跪在那裏的五個人,一臉冰冷的他聲音不帶有絲毫的感情,雙眸中滔天的怒火,更好似隨時可以將他們吞噬,不過看起來,這五個人確實比之前的三個人有些骨氣,其中還有一個人怒氣衝衝的看着雲天,口中的謾罵,讓唐曦眉頭緊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