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土之前就要回來,只是被他攔住了。

雲光財團去年就駐紮在京城了。

這些勢力來京城是為了什麼,程雋怎麼可能不知道?

他淡淡想著。

這都用上您了?

陸知行瞥程雋一眼,復又收回目光,滿臉複雜的,點點頭,不再聊這個話題。

他對程雋感官之前沒楊殊晏好,一是因為他跟楊殊晏熟,二是因為……程雋做的生意太危險了。

每一樣都要被馬修盯。

楊殊晏最近一些年收手了。

眼下……

想著這以後,程雋還可能要跟著秦苒叫自己表舅,陸知行面無表情的想著,其實好像……也不錯?

秦苒按代碼的速度一向很快,這一點,秦氏一族的人在她參加繼承人考試的時候就知道了,眼下她已經把系統梳理清楚。

才看向陸知行,「確實有點問題,我晚上回去重新換個通道。」

「行。」陸知行點頭,他目的達到,也不再攔秦苒了,直接站起來,看向秦苒身邊僵硬的秦部長,「以後什麼事,首要找她,這些內容基本都是她負責的,我有很多也一知半解,當然,從今天起,你們需要在秦氏給我留一個辦公室。」

秦苒捏了捏有些酸的手腕,「那我先回去?」

她也有些頭疼,最近手邊積攢的事情太多了。

她同程雋一起離開,這次陸知行只送她到門外,沒再攔著她。

「剛剛他同你說什麼?」電梯口,秦苒看著程雋按電梯門,不由抬了抬頭。

程雋看著電梯門打開,裡面有人出來,他伸手把秦苒拉到一邊,「說京城最近的勢力。」

想到這裡,程雋手敲了敲手機。

半晌后,打開頁面,給程水發了一句話——

【讓程土準備返京。】

聽到程雋這一句,秦苒也頓了一下,若有所思的,準備待會兒找常寧問問情況。

她在雲城的時候,就查過程雋,沒查出來很多,只知道他背後勢力複雜。

眼下看來,確實複雜到不行。

她的那些底牌……

**

辦公室。

秦苒程雋走後,陸知行返回,大部分人還是沒有回過神來。

秦部長在僵硬的看著電腦,他想了想,轉頭看向身側的股東,「我剛剛是不是聽岔了,我……我聽陸先生的意思,他說……他說秦小姐……」

倆股東腦子也火花四濺,不斷轟鳴,相互對視一眼,「好像說,秦小姐就是你們口中的那個P神?」 “突然覺得,之前對那個【惡】的敬意,其實應該對着這位老人發。8051充滿恭敬地說道。”

“的確。”空幻點了點頭,看着一旁滿臉同情和憤恨的靈韻與楚玲,幾人對於登雲山的好感度再次-N,雖然一開始就是負數。

“木曉,你死的不冤。”

擡頭看了看因爲生前沒學過亡魂的說話方式,剛剛死掉也沒時間學習,而聽不懂老人的講述,變得一臉茫然的木曉,靈韻如是說着。

這樣一來,即便此時看着部落中相對豐富的食物,衆人也突然變得沒什麼胃口了,三個幽神一個亡魂,實際上都不怎麼需要吃東西,幽神體除非打量消耗能量,平時也只是習慣性地吃點表示回憶人生而已。而如今唯一需要每天吃東西的空幻,此時也只是淺嘗輒止,隨後就將幾人剩下的食物交給了老人,浪費可恥。

這個動作讓老人略感意外,但看了看靈韻,他又沒說什麼,只是默默地接受,(你不會把這當成了神的恩賜吧,絕對不會吧。)

不過這樣一來,被幾人瞭解了部落的過去,衆人與這個部落成員們的關係倒是稍稍緩和了一些,不再是之前對峙的緊張感,也減少了之後恭敬的拘束感。

於是,作爲代表的靈韻,再次詢問起登雲山的事,當然,主要是對方現在在哪裏。

“如果是登雲山的話,算起來,就是這幾天就回過來了。”本以爲四個去過登雲山的蛹化體會記得清楚些,但四兄弟一臉無奈,顯然什麼營養都長到肌肉上去了,反倒是老人不過只想了一會兒就準確地說了出來,讓幾人驚訝不已。

當被問及他是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之時,已經結束晚餐的老人恭敬地向靈韻點了點頭,就帶着衆人走向了不遠處一個用石頭簡單堆砌而成的土包(小屋?),上面蓋着一些樹枝就成了屋頂。

然後,衆人就看到了小屋靠山一面,那塊光滑的山壁上,密密麻麻的OOXX。

仔細一數,通過老人的解釋,衆人驚訝地發現,這就是一個簡單的計時方法。

每天,老人在這裏畫上一個O,表示又過去一天,而看到登雲山時,老人就會在上面畫上一個X,能看到幾天,上面就畫幾個X。

“這是最原始的計時方式。”空幻點了點頭。

“這裏的日子,是由我成爲頭領之後記錄的,就是爲了在登雲山到來之前準備好食物,以前的頭領每一個人都是這麼幹的。”

老人沙啞刺耳的聲音,現在在衆人聽來卻充滿滄桑的感覺:“雖然登雲山在那之後已經路過了六次了,卻都沒有出現蛹化體,不過我還是在計數,這或許是一種習慣吧。”

指了指右下角,那幾排全是O,老人數了數O的數量,然後又數了數前面那些O的數量,心理計算了好一會兒後才說道:“應該再有三天,登雲山就會過來。”

算術據說是老人在登雲山做苦力時,由白惡統一教導的,這麼看來,至少這個暴君還是很重視語言和算術的推廣的,從老人這一代中,大部分成年體都會語言和算術就能知道。

而事實上,部落中那些看起來接近中年的嘎嘎猿,實際上和老人是同一年齡的。

而在老人計算之時,空幻幾人也早已通過同樣的對比計算,統計出了具體數據。

百蜜一疏,機長的大牌新歡 登雲山看起來移動非常規律,每50天經過一次,中間長的能觀察3天,短的只能觀察1天,這應該與天氣有關。

而最近一次登雲山經過,是46天前,所以,只需要留在這個部落幾天,應該就可以等到登雲山的到達。

“也好,就在這停留幾天,幫他們做些事。順便,也把靈韻這位【惡】神的麻煩解決了吧,嘿嘿。”楚玲了話引起小靈韻一陣不滿,但對於兩個大蘿莉之間的問題,空幻和8051都持無視態度。

按計劃,雖然有點可惜,但這位被關在自己神殿內的【惡】神,恐怕會被消滅。

畢竟,他看起來已經瘋狂了,也就是已經失去了理智,這種存在的幽神,如果不予以毀滅,只會帶來更大的危險。

就算一直被關在自己的神殿領域,但誰知道會不會在某天變得更厲害衝出來。

當天晚上,楚玲負責教導木曉,由空幻當初總結,後經衆人完善的《亡魂怎麼與其他人交流》;

靈韻作爲被部落認可的對外發言人,按經過現實考慮後修改的一般流程,告訴部落中的人接受五大部落的收編和會出現的例如神殿建設啊之類的事;

8051不能閒着,也帶着部落的成員們對部落進行了一次簡單的查看,並瞭解部落的具體周邊情況,以確定下一步工作;

至於空幻,身爲如今團隊中唯一活體,而且白天又被蹂躪了一頓,理所當然地找了個地方睡大覺,他身上的淤青看起來還得過幾天才能消。

各項事物都沒有什麼問題,但唯一麻煩是,部落因爲已經有了【惡】的信仰,而且極其虔誠,即便靈韻表示他們會祭祀的神有多麼強大,而衆人通過靈韻和8051也能認識到對方的強大,卻就是不願意放棄,長久以來的執念已經讓這個【惡】成爲這個部落的精神支柱。

特別是衆人都固執地認爲,靈韻就是這個【惡】神,又怎麼會捨近求遠了。

但一方面靈韻根本不是,反而是要去消滅這個【惡】神的人;另一方面靈韻也不想做被束縛在神殿領域的神。

雙方就這樣相持不下,最後暫時不了了之。

從第二天開始,衆人一面依靠幽神強大的個體實力,在不影響周邊生態平衡的情況下,爲部落獵取了大量食物儲存,表達己方的心意,同時也教授衆人燻肉等食物的儲存方法。

另一面,幾人還抽空教導部落成員們用木頭和恐龍皮製作出帳篷、並用粘土燒製陶器的簡單方法,這也花不了幾天。

在嘎山的對外擴散規劃之中:微型部落只是對那些初見時分佈散亂,數量稀少的部落的稱呼,而一旦遇上之後,嘎山的管理者就將這些部落,按一定的規律統和成小型部落。

也就是說,小型部落纔是五大部落所控制族羣中的最小單位。

小型部落會學習:帳篷製作、燻肉製作、弓箭製作、武器使用、陶器使用、語言算術、柵欄建築等簡單的使用級別的知識。同時進行頭領+準祭司+小隊長+成員的等級分配;

中型部落會學習:土屋搭建、陶器製作、衣物製作、文字書寫、幼兒教育、泥磚圍牆等,在小型部落知識的基礎之上,學習的更進一步的生產等方面的知識。同時進行頭領+祭司+中隊長+小隊長+成員的等級分配,以及小隊成員的初步分工;

大型部落會學習:書籍製作、基礎培訓、兵器製取、狩獵管理、石牆建築等,在中型部落基礎上的進一步教育以及合理化管理等方面的知識。同時進行頭領+祭司+大隊長+中隊長+小隊長+成員的等級分配,以及小隊成員的分工;

而對於現在這個部落,或許是有感於他們的努力,幾人將進一步的一些知識也給提了出來。

不過,對於那個OOXX衆人是很重視的,在當時空幻提出看看其它頭領的記錄,而當見到幾面稍微平整的山壁上那密密麻麻的OX之時,衆人只能默認無語。

而更進一步的,空幻和8051都想到了一個文明的關鍵要素——曆法。

“現在時間已經穩定了,而且雙鐮部落也在試驗農業,也是該弄一步曆法的時候了。”看着無數的OX,雖然無法通過這個,就計算出年月,但這給空幻他們提了個醒。

一個文明,必須要有自我的歷史沉澱,而這種歷史沉澱從哪兒來呢?

歷史=正統的史書+民間的傳言+傳說與神話=語言+文字+書籍+曆法+制度

語言和文字早就有,現在在五大部落族羣中的擴散率,語言幾乎是90%,文字則是7%左右,文盲率雖然還很高,但主要是受限於食物問題,只要農業開始擴散,除了農忙,其餘時間就能出現閒暇,以擴大教育率;

書籍,雖然受限於恐龍皮的產量,所以顯得有些緊張,但只不過供應史書還是很方便的,要知道準祭司課程《嘎山》可是採用手抄的方式也幾乎每位準祭司一本,準祭司在離開學校前最後一件事就是抄錄嘎山。而擴大書籍產量,空幻和8051現在都想到造紙,不過如何造? 重生汽車王國 兩人都沒什麼頭緒,也只能繼續使用恐龍皮製成的大書;

所以,現在唯缺曆法,一旦曆法基本成形,可以說嘎嘎猿這個物種就正式進入文明時代。

“這東西需要固定的地點進行,否則會產生較大偏差,而且需要時間,一步簡單的歷法也不是兩三年就能弄出來的。所以,我認爲交給嘎山去做最好,那裏現在普通嘎嘎猿都有學徒祭司的水平,文字普及也是60%以上。而這東西除了時間,就是要有技術和知識,他們正合適。8051想了想還是對空幻說道。”

“的確,那麼等這次登雲山一遊之後,就先給嘎山傳封信吧。”

就在這時,部落中傳出一陣驚呼。 秦氏一族的人這會兒沒人敢說話了。

幾個人面面相覷,好半晌,以為股東終於開口說了一句話,「如……如果是秦小姐的話,其實也不是那麼意外……」

畢竟秦苒是這麼多年,唯一一個通過繼承人考核的人。

「不那麼意外?」秦部長一臉「你是在開玩笑」的表情。

剛剛說話的股東閉嘴,不敢再說了。

辦公室內的幾個人頭腦發熱,這個時候冷靜不下來。

「打電話告訴六爺,」秦部長很快反應過來,他拿著手機,鄭重開口,「大家也不要開心太早,秦小姐畢竟……沒有認祖歸宗,還是徐老爺子看重的人。」

京城現在誰不知道秦苒是物理界新星?不管她能不能成為研究院的繼承人,研究院的那些老研究員都不會讓她轉到其他行業。

畢竟,剛剛連陸知行的聲音里都有些怨念……

只是眼下,秦苒真的是秦家復興的希望。

「秦家上下百年都很難再出現這樣一個人,」股東看向秦管家,他冷靜下來,「你能不能同六爺說說這個問題,她學物理……」

太浪費她電腦這方面的天賦。

秦管家以前跟秦修塵並不管秦家的事,對IT界了解的不深。

眼下聽著他們的話,也清楚了些許,聞言,他頓了一下。

在秦部長跟兩位股東希冀的目光中,他搖了搖頭,「六爺跟二爺對她都抱有愧疚之心,不會跟她提起這點的,她也沒有想要回歸秦家的想法,尤其是……有徐老跟雲光財團在,你們憑什麼認為她會呆在秦家?」

「她如果能在物理一途上走遠,我跟二爺他們都會高興。」秦管家笑了笑,他看著窗戶外。

當初第一次在京大見到秦苒的時候,他就覺得她有老爺子的風範。

秦家這麼多年被幾大研究院拋棄在外,秦管家當初還在想,秦家子弟什麼時候能光明正大的考入物理實驗室、研究院。

眼下才過去了半年多,秦苒不僅考入了物理實驗室,還成為了研究院的繼承人。

秦家不能為她護航。

聽秦管家這麼一說,其他人也頓了一下。

「眼下京城局勢複雜,我們秦家人微言低,說不上話,」秦管家眸色微深,「京城這趟渾水……」

只恨秦家老爺子不在,若是老爺子當初鼎盛時期,有他在,秦苒這條路不會走得這麼難……

**

歐陽家。

歐陽薇正坐在大廳內。

歐陽家上上下下的一行人,都在聽她說話,她拿著茶杯,脊背挺得很直,坐姿優雅閑散,眉眼淡然的聽著撇著茶沫。

「小姐。」門外有人匆匆進來,聲音有些急切。

歐陽薇抬頭,微微皺眉,姿態依舊優雅,但氣場依舊很足,「什麼事這麼匆匆忙忙的。」

「是秦漢秋那邊出問題了!」中年男人彎腰,連聲開口。

「秦漢秋?」歐陽薇隨手把杯子放下,她微微眯眼,想起來這個人是秦苒的父親,不太在意的開口:「怎麼,他還在掙扎?」

秦家別說單是秦漢秋一脈,就算是整個秦家團結起來了,也不過是任由她拿捏。

歐陽家當初能把如日中天的秦家從四大家族拉下馬,眼下對付一個秦漢秋自然也不在話下。

她此舉不過是為了警告秦苒而已。

重生之時代先鋒 枕上偷心:惡魔先生來敲門 想到這裡,歐陽薇不由嗤笑一聲。

「冷小姐那邊工程進行不下去了,秦漢秋他們拉來了雲光財團內部的幫助!」中年男人搖頭,他單膝跪地,「雲光財團是亞洲IT界龍頭老大,秦家能跟他們簽約,聽說還是某個大神親自下來簽的約,有他們在,別說動秦漢秋,現在穩住秦四爺在秦家的身份都不可能!」

歐陽家確實厲害,歐陽薇效忠的人也厲害。

但……

對上IT行業的龍頭老大雲光財團,跨行業去施壓雲光財團?這基本不現實。

IT界有IT界的規則。

這種情況下,想要扳倒秦漢秋,無異於登天難度。

「啪——」

聽完中年男人的話,歐陽薇砸了手中的茶杯。

她單手撐著桌子站起,眸色微沉,「沒用!」

歐陽家其他人全都低頭,沒敢說話。

「薇薇,你說秦家會不會重新……」歐陽家主也有些拍了。

畢竟當初的秦老爺子驚才絕艷。

眼下秦家又出現了個秦苒。

秦家要是重新崛起,京城就沒歐陽家的地位了。

歐陽薇才重新坐好,傭人又給她上了一杯茶,她捏在手裡,平息了怒火,「不會,秦家蹦躂不起來的,這次不只是京城的勢力參與,至於秦苒,呵……」

「她借的誰的勢?徐老爺子?」歐陽薇端著茶杯,抿了一口茶,掩下了眸底的戾氣。

聽著歐陽薇的話,手下微微抬頭,「也有可能是雲光財團?」

「雲光財團?那行殘暴之徒,會為她出手?」歐陽薇磕下茶杯,倏然抬眸,「那就讓我看看,究竟是不是徐老爺子借給她的勢。」

「你是要?」歐陽薇的爸爸一愣,連忙開口,「薇薇,不可,徐家現在跟M洲有聯繫!」 雲中仙山顯

晴朗的天空之中,只有幾朵稀薄的白雲飄浮其上。

從有記憶以來所見過最大浮空物,也只是客機的空幻,看着此刻從遠處緩緩飄來的巍峨大山,無法抑制地產生了一種‘我是如此渺小’的精神壓迫感,甚至有一種‘活着這麼渺小,有何意義’的厭惡。

緩緩後退,空幻想將視線從山上移開,但就在這時,身旁小靈韻的一句話讓空幻一愣。

“不會突然掉下來吧。”

“既然飛了這麼久,想來應該不會那麼沒有安全性吧。”說出這句話之後,之前莫名其妙的自棄之情完全消失,讓空幻有些無語,自己怎麼會看着一座山,雖然是浮空的,也會冒出恐懼感。

此刻重新看向浮空山,他卻已經沒有之前那種畏懼感:“嘿嘿,這座山是我的。”

意識深處產生的這種渴望是如此強烈,彷如沙漠深處的人對水的渴求一般,不斷催促着他的內心,想到擁有一座飛在天上的房屋,是一件多麼有趣的事啊。

“那有什麼,等清理了這座山,以後你想要了,直接就在上面建一個神殿不就可以了。8051略顯驚異之後,就滿不在乎地說道。”

此刻身處惡部落中的一羣人,即便是已經見過許多次的嘎嘎猿們,都對這種飛在空中的大山也表示了足夠的敬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