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這裏終於有了一點光了,這是紗織做這個夢以來,第一次如此感慨,可是在這片不聽旋轉的混沌中,卻襯托的如此黑暗,彷彿就缺點什麼。

就在這時,那聲音再次響起:“看啊!在你手中的火把的襯托下,這個世界是多麼黑暗,他正缺了這個。”

於是混沌中又有一大團東西分離出來,漸漸化爲兩部分,一部分與空間包括大地之下的塔爾塔羅斯之上的空間融合,使得混沌變得更加黑暗。一部分卻與天空包括天空之外層中某些小小的星團融合、旋轉,漸漸發出光芒,在這黑暗之中,那是星火之光。

然後,那黑暗與融合着星火的黑色漸漸化爲兩個人,一個男人一個女人。那男人生的十分好看,有着黑色的長髮與黑色的眼睛,那彷彿是最原始的漆黑,不帶任何多餘色彩。深邃的五官與容貌,如同凝聚的黑色一般完美,那張面容便彷彿有一種讓人安寧的力量。還有他冷漠的表情,還有一張微微勾起嘴角的薄脣,一襲黑色的長衫,彷彿就是黑暗一般深邃。他的俊美如同黑暗一般充滿誘惑,彷彿能侵蝕你的靈魂。

在看那女人與這男子生的十分相像,她肋生雙翼,腳踏飛輪,一頭黑色錦緞般的長髮,卻有着一雙內藏光輝般的閃耀眼睛,同樣深邃的五官與細膩白皙如同凝脂般的肌膚,還有小巧卻深邃立體的五官、臉龐,紅潤如同玫瑰般的雙脣,她的美如同夜晚的星空,那是黑色的璀璨,那是如此迷人。還有她高貴而慵懶的舉止,一襲黑色長裙,那裙襬異常寬大,彷彿能遮蔽天空,上還點綴着閃閃星辰。

那聲音道:“看啊!又有兩個孩子誕生了,因爲他們是雙生的。那男孩是哥哥,我要讓他的名字叫做?ρεβο?【厄瑞波斯】【注3】,那女孩是妹妹,我要讓她的名字叫Ν?ξ【諾克斯】【注4】。”

黑線啊……

這是紗織此時的感覺,因爲她終於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了……

好吧!首先是大地女神、大地之母蓋亞,愛神埃羅斯,黑暗之神厄瑞波斯,黑夜女神諾克斯,他們不全是卡俄斯的娃嗎?可是她又爲什麼能看到這些?好吧,誰能告訴她,最近爲什麼她的身上總在發生着這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

……

頂着一頭黑線從夢裏醒來,紗織處於徹底無語的狀態,腦子裏一團漿糊,徹底想不通啊!紗織忍不住嚎叫。 將軍請息怒 誰能告訴她這是爲什麼!!她爲什麼會做這個夢?那不是最初的五位大神嗎?那個塔爾塔羅斯是什麼玩意?還有那位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的卡俄斯,難道傳說他只是一片混沌,而沒有實體是真的?

就在紗織不住的鑽牛角尖的時候,一個人突然在她身邊坐下。紗織一驚順勢望去,只見坐在他身邊的是神色怪異的奇犽。

他怎麼了?紗織有些不明白……

難道她忘了什麼?

……

啊——!她忘了晚上在飛艇上又奇犽、小杰和尼特羅的搶球遊戲……失策啊~~!竟然忘光了!不,是她累趴下了……某女神欲哭無淚……

紗織抽了抽鼻子,她在奇犽身上聞到了淡淡的血腥味。這孩子殺人了嗎?她突然想到了那兩個炮灰……

伸手揉了揉奇犽柔軟的銀色頭髮,露出女神式溫暖微笑,眼中帶着關心,難得很認真地問道:“怎麼了?”

奇犽沒有擡頭,只是一巴掌拍掉紗織的手,道:“沒什麼。”

“騙人!”紗織撇撇嘴,我信你纔有鬼。

“你不用管我!”奇犽仍然好不和氣地道。

紗織沉默了一會,道:“你身上有血腥味。”

聽到這一句話,奇犽終於動了,他瞥了一眼紗織,道:“那又怎樣?離我遠一點,小心我殺了你!”

奇犽的語氣冷漠中帶着一點憤憤,紗織卻彷彿充耳不聞一般,道:“你不會的!”

唰的一聲,尖利的指甲已經架在紗織的脖子上,奇犽冷冷地道:“相不相信我會殺了你?反正我們全家都是殺手。”

“那又怎樣?”紗織反問道。

“哈?”奇犽一愣,收回指甲,衝紗織叫道,“你難道沒聽清嗎?是殺手!殺人機器!”

“那也不過是一個職業而已,這世上做什麼職業的人都有。殺手,自古就有。”紗織說的毫不在意,事實上她真的不在意,不就是殺手嘛!她還是女神呢!

聽到這,奇犽突然換上了一副貓臉,一臉氣鼓鼓地道:“真是個怪人!”

“是我怪還是你怪?”紗織湊了上去。

奇犽臉不禁一紅,大大的眼睛看着眼前被放大,距離自己不到幾釐米的美麗臉龐,不自在別開臉去。

紗織似乎沒發現奇犽的異常,自顧自地道:“你看,你也資格說我呢!咱們都是怪人!”

奇犽哼了一聲,什麼也沒說。紗織見狀不由笑了,再次伸手摸了摸奇犽的腦袋,感受着那柔軟的髮絲……

這時廣播突然響起:

“各位乘客,請您久等了。我們已經到達目的地。”

隨着廣播響起,所有人都醒了,順着窗外一看,只見不遠處,長的極像巨大煙囪的建築物,賤阱塔到了。

飛艇停在塔上,衆考生帶着疑慮走下飛艇……

豆麪人負手而立,站咋中考生之前,爲大家介紹,道:“我們目前所在位置是賤阱塔的頂端。這裏是第三回測試開始的地點。關於考試內容,以下是主考官要我轉述的話。希望大家能夠活着到達地面。時間限制爲72小時之內。”

……

“比賽現在開始!謹祝諸君勇奪勝利。”飛艇一邊飛離,一邊還不忘留下一句……

賤阱塔該怎麼玩,紗織自然知道,可是她也僅僅知道,小杰他們的,如果自己闖的話她相信能到達塔底的機率大概也沒多少。紗織想着,不忘瞥了在一旁打哈氣的好與黏在他身邊卻不斷望着西索的琉璃仙,至於這兩人,其實她根本沒指望這兩人會按照規矩來……

紗織想了想,如果好也進入賤阱塔的話,她相信這傢伙十有八九會讓火靈一路打穿直到塔底,而那位琉璃仙那就更加不用說了……

一邊想着,七人走到塔邊,伸着腦袋向下一看……

“塔的四面都沒有窗戶。”酷拉皮卡道。

“嗯,只是一面面的牆,從這裏下去根本就是自殺的行爲。”雷歐力附和地道。

“那是對普通人而言。”一個陌生地男人走了過來,道。

他說着便向下爬去,還一邊道:“這上面有這麼多裂縫,只要是一流的攀巖專家,要爬到地面根本是輕而易舉。”

“哇,好厲害!”奇犽看的忍不住讚歎道。

“一下子就爬到那裏了!”小杰也同樣讚歎。

紗織撇了撇嘴,沒放在眼裏,她可記得這人,自以爲是,最後是死在一羣極樂鳥的口裏。紗織不削地道:“他那是找死!”

“哈?”奇犽不解的看着紗織。

“啊……”這是小杰看着前方,突然道。

“幹嘛?”奇犽看看小杰,這兩人都怎麼了?

“你看那邊!”小杰指着遠方,道。

只見不遠處果然飛來一羣極樂鳥,然後在那人一聲聲的慘叫之下,被鳥分屍了……

“看樣子,沿着外牆走好像行不通。”雷歐力看着有些後怕。

酷拉皮卡回頭看看,道:“我猜這裏某處……應該有通往下面的門……”

“琉璃,你們呢?”紗織回頭道。

可是,她一回頭卻見,琉璃仙已經鋪好了飛毯,和好二人坐在上面,他們看看紗織,問道:“紗織你要一起嗎?”

紗織汗……

“我就算了,我還是覺得跟他們一起走下去比較好玩。”紗織道。

“等等,你們沒看到剛纔的怪物嗎?”酷拉皮卡阻止道。

沒等好與琉璃仙回答,紗織便毫不在意地道:“放心,如果他們連那幾只極樂鳥都玩不過,那乾脆撞牆死了算了!”

於是衆人汗……紗織,你未免太有自信了吧……

眼見着好於琉璃仙坐着飛毯飄下去,那邊極樂鳥果然飛了過來,可惜這次沒等琉璃仙怎麼滴,那邊卻在好大人輕蔑的目光下,直接被火靈做成的烤小鳥……

果然還是強中更有強中手,一山還比一山高啊!如果昨天出手的是這位同志,那麼門琪估計也就不存在了……

……

【注1】塔爾塔羅斯:希臘語爲Τ?ρταρο?,深淵之神,乃是位於地獄之下的無盡深淵的化身。乃是卡俄斯之子。

【注2】埃羅斯:希臘語爲?ρω?,又被譯爲厄洛斯。愛神,同樣是卡俄斯之子。

【注3】厄瑞波斯:希臘語爲?ρεβο?,其準確發音因該是埃瑞玻斯。黑暗之神,乃是永恆的黑暗的化身。卡俄斯的兒子,同樣也是諾克斯的丈夫。

【注4】諾克斯:希臘語爲Ν?ξ,又被譯爲尼克斯。黑夜女神,同樣也是夜的化身,在《荷馬史詩》中是一位強大的女神,連宙斯都尊敬她。

插入書籤 人數已經少了一半,站在賤阱塔頂上,紗織開始有些後悔。你說她要是早跟好和琉璃仙下去多好?因爲找這個暗門實在太麻煩了……

其實紗織已經發現了兩個暗門,可惜爲了跟小杰他們一起走多數決之路,沒辦法還得裝糊塗,實在是鬱悶啊~~!

話說,小杰和奇犽怎麼還沒動靜啊?某僞女神開始心急了……

“紗織、雷歐力、酷拉皮卡!”這時小杰跑了過來。

“小杰,怎麼了?”紗織問道。

“我在那邊找到暗門了。” 斜陽外 小杰道。

“嗯,好事啊!”紗織微笑道。

“可是,我很猶豫。”小杰有些苦惱地道。

“啊?”雷歐力有些困惑。

“有什麼好猶豫的?”酷拉皮卡問道。

於是意料中的答案來了,只見小杰道:“我不知道該選哪個好。有太多暗門了啦!”

說着小杰便把暗門指了出來,紗織見狀,笑道:“小杰好厲害~!”

小杰臉紅了紅,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可雷歐力卻挑着眉,道:“有5個暗門。這樣子的地方有那麼多暗門,一定有問題!”

酷拉皮卡似乎也頗爲贊同:“恐怕裏面有幾個是陷阱……”

“我想也是。”雷歐力道。

“可是這些暗門好像只能開一次。”小杰道。

“嗯。”奇犽點點頭,表示贊同。

“喔?”雷歐力有些好奇。

於是小杰解釋道:“我看見其他地方有人從暗門下去,可是他下去之後,門就好像被扣上動都不動。”

“也就是說我們是一人一個。每人得選擇不同的路走。”奇犽豎起一隻手的食指,解釋道。

“沒錯哦,我也看到了~!”紗織轉着耳邊垂下的長髮,漫不經心地道。

“誒?你不早說!”雷歐力大叫道。

紗織白了他一眼,道:“爲什麼我一定要告訴你? 醫手遮天:小妾太難馴 好孩子要開自己觀察哦~!”

“所以,你一定也發現暗門了吧!”酷拉皮卡用的是疑問句,卻說的十分肯定。

紗織點點頭,道:“不過我決定跟你們一起走這裏~!”

“爲什麼?”小杰奇怪地問道。

紗織抿嘴一笑,神祕地道:“真是缺乏觀察力!你們不也覺得靠的這麼近的暗門很奇怪嗎?我發現的那兩個就不是哦~!靠的這麼近就像是會掉在一間房間裏一樣~!”

紗織的話使四人一驚,這才仔細打量着這五個暗門。酷拉皮卡沉思了一會,道:“紗織說的不錯,仔細一想,確實給人這種感覺。”

“就這麼說定!反正運氣也是一種實力。如果我們下去不是在一起的話,那麼就地上再會。”雷歐力笑着道。

“嗯!”酷拉皮卡點點頭。

“1——2——3!!”

這邊數完,五人一起跳下暗門,結果數秒鐘後,大家再次見面。

酷拉皮卡左右看了看,道:“果然如紗織所說一般。”

雷歐力啐了一口,道:“5個不同暗門,結果掉進同一個房間!”

就在雷歐力與酷拉皮卡二人在說着什麼的時候,那邊紗織卻突然與小杰異口同聲地道:“這房間……沒有出口……”

可是話說了一半,二人卻愣住了,衆人順勢望去,只見牆上掛着一面提示板,上面寫着:少數服從多數之路,你們5人必須以少數服從多數走完由此至終點的重重道路。

然後他們便看見,提示板之前的圓柱形石臺上擺放着5只計時器。

雷歐力忍不住道:“連計時器也準備了5個。”

奇犽看了一眼,也道:“上面有×跟○的按鈕。”

“多數決之路嗎?”紗織頗有意思地看了一眼監視器。

這時廣播也終於響了,只見一個聲音從裏面傳來:“五位考生,這個塔利預設了多種不同的路徑,每條路徑設定的過關條件皆不同。你們選上的是少數服從多數之路,只有一個人贊同的意見將不被採納。這裏是個必須彼此協調順利通過的超級難關,現在這裏預祝各位勝利成功!”

……於是五人一陣沉默……

帶上計時器,現在剩餘時間爲71:19:10個小時,五人終於踏上多數決之路……

走了一圈,他們終於來到比試的地方……

紗織伸着腦袋,往下看了看……瞧!多黑暗,多深邃,簡直看不到底,如果掉下去,恐怕連宙斯都不認識她了……(某鬼小聲道:其實宙斯本來就不認識你!某僞女神刺刀般的眼神襲來:你在說什麼吶?!某鬼蹲在牆角瑟瑟發抖,頭搖的跟撥浪鼓似得,一臉討好:我什麼都沒說~~!555~~!我家女兒好可怕……)

“你們看!”奇犽看着前方突然道。

那一邊,打開手銬,脫下還不如好大人的美觀的斗篷,站出來的是一個腦袋上留着三條疤痕的光頭壯漢,那壯漢看上去中氣十足,隔着這麼遠便開始喊起來,道:“我們是受審查委員會特地聘僱的‘測考官’!諸位想要通關必須與我5人對打。比試以一對一進行,每人只能上場一回,順序由個子決定!在多數決定的規則下,你們只需要贏得三場以上,即能離開此地!比賽規則簡單而明瞭!打發依各人高興!比賽非勝即負,沒有和局!一方認輸時,另一方就算贏!現在請各位決定是否接受這場比試!接收案○,不接受按×!”

“什麼?又要二選一!” 總裁的致命情人 雷歐力咬牙明顯表示着不滿,“簡直是浪費時間!爲了通過測試,我們是非接收不可,這有什麼好懷疑的啊?每個人當然都按○!”

說罷五人便一起按下按鈕,全票通過,因爲沒有東巴,當然也就顯得順利多了。

另一邊,那名壯漢道:“很好!我們這邊我第一個上!你們也選一個人出來吧!”

那麼該誰上呢?

第一個站出來的是紗織,雖然她是頂替了東巴的位置,不過仔細想了想,紗織決定還是自己先上,不行到時就認輸嘛~!

可是雷歐力卻叫了起來,他道:“什麼?紗織,你要先上?難道你沒看到對方的塊頭嗎?”

紗織笑着瞥了雷歐力一眼,道:“啊拉~!你是在爲我擔心嗎?”

“紗織,別開玩笑了!雷歐力說的不錯。”酷拉皮卡也出來道。

“呵呵~!你們也太瞧不起我了吧~!”紗織豎着一隻芊芊玉手,半掩着朱脣,然後笑盈盈道,“第一,我不認爲自己一定會輸給他;第二,這是最好的選擇,如果我輸了,你們還可以在後面贏回來,而且還可以看一看他們的實力;第三,我也想看一看自己的實力。”

“可是……”酷拉皮卡仍然糾結。

“沒關係,我相信紗織!”小杰打斷了酷拉皮卡的話,認真地看着紗織道。

紗織笑了,伸手摸了摸小杰的腦袋,道:“謝謝你,小杰~!”

說罷,便伸手召喚出黃金杖,紗織相信如果連這個人自己都無法戰勝的話,那麼她就可以直接去死了,更別說什麼哈迪斯了。

於是,身後同樣驚訝的還有四個人,不同的是有人不動聲色、有的卻咋咋呼呼。要知道,憑空召喚出一把黃金杖,那的確挺驚人的。

看着紗織踏上那自動伸出來的路,後面突然傳來聲音:“紗織,別死了!”

紗織回頭一看,果然是雙手插在口袋裏的奇犽,紗織衝奇犽笑了笑,真是個可愛的小貓啊~~!她突然開始懷念這孩子柔順的銀髮了。

踏上擂臺,那壯漢首先道:“小姑娘,我們先決定如何認定輸贏。我呢……建議用生死決鬥!比賽要進行到一方認輸,或者是死亡,纔算是終了!”

紗織拿着黃金杖站在離邊緣不遠的地方,臉上始終掛着微笑,道:“好的,我接受!”

“很好,爽快!那我們……”那男子說着便朝紗織衝來,“就開始吧!”

看着衝過來的壯漢,紗織握緊黃金杖,一動不動。她這副模樣卻急壞了那邊的四個人,雷歐力甚至都叫了出來。就在那壯漢快衝到紗織面前的時候,紗織突然身形一晃,快速的移動到那壯漢的身後,並揮起黃金杖,用力拍下去……

於是,令人黑線的“全壘打”在現……

衆人只見,那壯漢蝙都特如流星一般,被拍出擂臺,成華麗的大字型,撞在距離小杰他們上方的牆上……

滑下來時,索性被人接住了……

紗織微笑着離開擂臺,以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方式結束了比賽。她看着小杰、奇犽、酷拉皮卡和雷歐力四人的包子臉,差點破了她到此之後,一貫奉行的女神式微笑。好吧,那表情確實很好笑……

接下來登場的是一個黑色長髮及肩的陰沉男子,自告奮勇的當然是小杰,這麼積極的好孩子是難得的。爲了不打擊他的積極性,紗織什麼也沒說,反正自己贏了,估計也看不到奇犽的挖心表演了……

於是某女神哭……她一時忘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