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鐘

三分鐘時間轉瞬即逝,兇真幾乎每隔十秒鐘就做出警告。雖然依託外來計算力的擴展,在目標的意識節點降低到900後,兇真的控制力大增之下,節點消散速度慢了許多,可即便如此,現在也已經接近危險的800了。

但是,即便在這方面再怎麼精通,面對朋族研究進展不大的意識,要爲其編制一個從沒聽過的核心又談何容易。

“這根本就不可能嗎!”莫遠抱怨到。 “意識的核心,意識就是意識,到底怎麼給其弄出一個核心呢?這怎麼可能在短時間裏辦到啊!”雖然嘴上說着不可能,但莫遠仍舊在焦急地思考着:“不,如果換個方向思考,不將意識當作能量一樣的存在,而只將意識當作單純的思想,就是一個人的想法念頭。那麼,一個意識核心,是不是可以用人生目標或者說存在意義來解決呢?”

這個想法似乎不錯,因爲靈魂級提升到幽神級,本來就需要修煉者對自我的剖析和存在意義的理解,這也是朋族爲何重視心理學研究的原因。

可眼前不是朋人,而是一個拉希瓦拉人啊!

突然,莫遠的意識體看向了紅綃。

要說這裏最瞭解這些拉希瓦拉實驗體的人,恐怕就非紅綃這位幻界編織者莫屬,看來需要她的幫助。

“紅綃,立刻想想怎麼做,才能讓這個實驗體燃起強烈的生存慾望?”

“哈!這……”紅綃凌亂中。

“快點,對了,用幻界將其拉進去,這至少可以延長一點處理時間。”

“好,我立刻就做!”

周思的意識體極其不穩,要拉入幻界卻是比平時還簡單。而作爲本體的意識體其實還存在於現實,所以依舊可以被楚潔等人保護,但這時間顯然也不多。

自譽爲最佳故事編撰者和心理研究者的紅綃,此時卻是比莫遠還要迷惘。

“生存意義,姐怎麼可能知道一個拉希瓦拉人的生存意義啊!”她站在幻界內部,欲哭無淚。由於周思意識體本就不穩,雖然拉入幻界,但她也只能將時間稍稍拉長,太長的話會損害目標本就不穩的意識。

因此,她的時間依舊不多。

“我想想,我仔細想想,生存意義?追求的話,慾望應該是最好的方法。”所有的智慧生物都有其慾望,而正是慾望推動着他們的發展,推動着他們繼續存活下去,推動着他們一步步前進,那麼只是作爲存在意義的話,用慾望引導應該會很合適。

“對,就是這樣。”長久擔任幻界製作者,對社會和思想了解頗多的紅綃臉上,浮現出笑容。

於是很快,進入幻界後還迷迷糊糊的周思,就開始體驗各種諸如無敵、後宮、王者等等的慾望涌現的場景,而每個場景又不斷暗示他,只有甦醒並活下去才能擁有這些。可或許是太過急迫,周思本人反而沉溺到了這些亦真亦幻的場景之中不可自拔,意識消散的速度更快了。

“不是吧!”紅綃淚流滿面。

匆忙結束慾望的幻境,突然從各種享樂中脫離的周思,意識頓時出現停頓。

似乎這突然變得現實的一切,導致他從之前的自我消散轉入了對存在的迷惘,意識節點崩潰速度明顯慢了下來。但還沒等衆人高興,由於對失去慾望世界的絕望,他的意識消散速度在停頓片刻之後,陡然拔高。

這場景看起來倒很像那些偷偷在低級時期就製造幻界,結果自己沉溺於其中,然後被救援人員突然拉出來時,對現實感到絕望的人的反應。

“該死,那麼……對了!家人,用情感來牽制!”紅綃突然想到。

情感作爲智慧生物自譽爲超脫於野獸的地方,雖然現在已經被證實只要有二級以上大腦的生物,無論野獸與否其實都擁有情感,但情感羈絆這種東西,還是很大程度上影響着一個生物的存在意義。

很多時候,紅綃都喜歡用外物來影響目標情感,從而引導幻界成員的發展。

於是很快,周思的眼前就飄過了他的父母、兄弟、乃至於將他拋棄的女友等人的身影,每個人影甚至還對其說了些他記憶中影響深刻的話語。

但讓紅綃崩潰的是,這一步起到更大的反作用。

“這就是死亡幻想嗎?又是各種美好的世界,又是熟悉的人飄過。”周思的臉上浮現出大徹大悟般的神情:“果然,我是要死了嗎?”

“死你妹啊!”紅綃暴走中。

“冷靜,試一試記憶。”完全踏入幻界的紅綃,耳邊突然響起楚潔的聲音:“記憶作爲一個人實際存在的標誌,往往更具有代表性。”

“可是。”遭遇兩次失敗的紅綃沒敢立刻同意:“現在這種情況,這貨不會又產生‘這是死前的記憶,果然,死亡時就要飄過這些記憶才正確啊’之類該死的想法,然後就這樣真的死掉吧。”

“的確有可能。” 霸道婚寵:BOSS大人,狠狠疼 楚潔也頗顯無奈,就算是女神,她對心理的研究其實也就和這些專研的幻界製作者差不多:“但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不是?”

“嗚~~”

“何況,死亡時所謂的記憶流,一般都是美好或者影像深刻的記憶,你調動的時候注意一下,儘可能用那些能夠刺激這個人情緒的記憶來播放。最好是那些能夠將其各種情緒放大的記憶內容,從而用強烈的刺激,來增強他的存活慾望。”

同樣研究心理,幻界製作者更多的還會專研社會學和邏輯學等東西;而女神則會更多專研宗教學、神學以及領導學,此時,雙方卻是實現了優勢互補。

Www ◆тт kΛn ◆¢ Ο

“是,大人。”一時間也沒辦法的紅綃很快點頭同意。

於是,周思眼前如其所想的飄過了一生的記憶。

不過,不同於他之前所預想的那般是死亡前最後領會生前的或美好、或痛苦、或平淡的各種全面的記憶,眼前飄過的,竟然全是些讓人火大蛋疼的東西。

例如:

出生時,護士手滑將其掉在地上,遂大哭,結果護士見沒人發現就立刻將其抱起來,謊稱這只是嬰兒正常哭泣,至於撞紅的地方,那可能胎記這種話;

三歲的時候,因爲好奇地追一隻鴨子,結果鴨子跳進糞坑沒問題,他自己傻乎乎地跳進去,頓時杯具;

九歲的時候,妄圖學大人向女孩告白,結果不僅被髮‘白癡卡’,還被路過的教導主任發現,又是找家長又是警告,一堆亂七八糟的;

十三歲的時候,中二病爆發在課堂上說些胡言亂語,結果整個初中被看成怪人而無視;

……

一幕幕從眼前流過,周思眼中的淚水也越來越多。

“我、我的一身,原來完完全全就是個杯具嗎?”他匍匐在地,看着怎麼也無法消散在眼前的記憶場景,越來越絕望。

……

“喂喂,這樣不會出問題嗎?”楚潔也有些擔憂。

但現在的紅綃反而來了勁頭。

“放心吧,強烈的刺激必然導致負面情緒的出現,這是正常情況。而我所追求的,是那一瞬間的峯迴路轉、突然產生的否極泰來這種情況哦。至於能不能堅持到那個時間,就看他自己了,如果這都堅持不下去,想來也完成不了我們的任務不是嗎?”

“哦,那就隨你。”楚潔當然知曉靈雪等人的考慮,見紅綃提到核心目的,果斷攤手不再幹涉。

……

二十一歲,由於參與激進聚會,被大學勒令退學;

二十二歲,在工地上工作時突然被裹挾着上街抗議,結果被波及,重傷進了醫院;

二十三歲,耗盡所有存款買了禮物向女友求婚,卻正好與女友請求分手的安排給撞在一起;

二十四歲……

“我的人生,我的人生,我的……”

但就在他即將陷入完全的絕望之際,杯具的記憶似乎也走到的盡頭。不等他做出反應,眼前的一切突然泡影般消失不見,他只見到一個碩大的拳頭想自己砸來。瞬間,源自生物生存的本能,讓他大叫着提起右手擋在面前。

……

“右臂恢復,太厲害了!”實驗艙中,周思的右手突兀地出現。

“不行,又開始消散了!”果然,右臂只是出現瞬間,隨後就開始消散,但這卻給衆人爭取了時間。

“姐姐加油!”這時候最起勁的,就是已經變得無所事事的紅枼等人。

★тTk Λn★co

……

當重新將右臂放下之後,周思愣住了。

他看到了什麼?青山、綠樹、熟悉的星空、以及遠處的城鎮。

“這是?”一切都彷彿回到了他被抓走的那一晚,也可以說是改變他一生的那一晚:“難道,這一切都只是夢境?”

周圍的一切感覺都是那般真實,腳下長時間睡眠所導致的草地倒伏印記還在散發着溫熱,身體被冷風催動的寒冷正在體內流淌,這一切都容不得周思懷疑。努力調動神力,沒有反應,他在神界中鍛鍊了不下千百遍的技巧動作,此時做起來卻讓他看起來像一個小丑。

“這,真的只是一個夢?”他有些難以接受。

神界中的神女、神一樣的力量什麼的,對於周思而言其實都沒什麼。

最重要的是,他在神界中找到了努力的方向,找到一個可以爲之奮鬥的目標,那種充實而又簡單的感覺讓人滿足。但現在,當發現那一切都是夢,夢醒了,還得繼續面對這個絕望而又複雜的世界時,他凌亂了。

“這怎麼能是一個夢!”一屁股坐回地面,周思沒了在神界中,連神女都爲之折服的傲然姿態。

再次望向天空,突然一道流星劃過。

他的心中頓時涌出無限的期待,難道這只是重生,那顆流星待會兒就會砸下來,然後抓住自己,然後一位女神告訴他‘你是主神宙斯的轉世,我是你的女兒’之類的?

但是,流星很平常的轉瞬即逝。

失落的情緒頓時涌上心頭,他甚至感覺本就不怎麼好的羸弱身體,此時正在失去支撐他坐在那裏的力量,以至於他順勢躺倒在地。

但就在這時,耳邊響起了從未聽過,卻讓人感到平靜而又安寧的話語。

“這是不是夢,取決於你自己。” “既然那一拳能夠讓他突然凝聚手臂,爲什麼不多來幾拳呢?”在操作檯上撐着下巴,紅枼一臉好奇地看着影像,但所說的話,此時無法傳入全力製造幻界的紅綃耳中。

但另一個人的話紅綃卻能聽到。

“給他一個希望,卻又擊破這個希望,這不會讓他更加缺乏生存的慾望嗎?”楚潔看着癱軟在草坪的周思,不解的問道。

“就是要這樣啦。”紅綃此時卻輕鬆了下來:“本來不想用這招的,因爲一旦用出來,很可能導致目標在未來的現實生存之中,也產生‘這個世界是不是真的存在’的想法之中,但既然已經這樣,那就只能先考慮將其保下來了。”

“哦?”

“大人你看啦,之前一切的崩潰,有身體,更多的還是心理問題。”紅綃解釋到:“現在,讓他發現這一切都是夢的話,那麼之前的一切都成爲夢境,意識體心理方面的崩潰理由就沒有了,是吧?”

“的確,意識節點消散速度已經停止,但以現在的心理狀況,他恐怕會不想醒來。”能夠同時感知外界的楚潔點頭回應。

“所以纔要有隨後的舉動了,其實這樣也能加強我們朋族對其的影響力,至少確保他不會因畏懼和警惕我們的實力,而在未來面對朋族時採取敵視、甚至出現反戈一擊的情況哦。”冷靜下來的紅綃顯然恢復了那個優秀的幻界製作者,開始侃侃而談。

“那要怎麼做呢?啊呀!”楚潔詢問道,轉頭之際,卻看到身旁突兀地站着一個白鬍子老頭,紅綃已經消失不見。

“哇,你怎麼變成這副摸樣?”

“根據周思的記憶,這種形象是最容易讓他信任並且平靜的,所以當然要用這樣的形象了。”紅綃擺了擺尾巴,有些好玩地撫摸着鬍子:“怎麼樣,是不是很像得道高人,這可是最佳推銷形象哦。”

“額,拉希瓦拉人可沒有獨角。”楚潔指了指額頭。

“姐可沒說要變成拉希瓦拉人……啊,抱歉,楚潔大人,我有些得意忘形了。”迅速反應過來眼前之人身份的紅綃,低眉順眼地吐了吐舌頭。

“放心,快去吧,我等着看好戲了。”楚潔滿不在乎地揮手。

“是,我……咳咳,老夫去也。”

……

“這是不是夢,取決於你自己。”

身後傳來的聲音讓周思猛地一驚,本來無力的身體也涌起一絲期待,導致他瞬間從溼冷的草地上彈起,轉頭看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並很快發現了那位站在大樹下的白鬍子老爺爺。

也許是小時候生活的村裏全是老人,他們又對周思都很好,所以導致他即便長大之後聽了很多諸如老貪、老騙子、倚老賣老之類的壞新聞,但對於老人,周思依然保持着敬重乃至於莫名的信任。

“老爺爺您是?”這時,他才注意到眼前老人的不同:“你,你的額頭!”

“呵呵,無需擔心,因爲老夫並非拉希瓦拉人。”

“不是人,那你是……”

“額。”紅綃眼角抽搐,但還得做出淡定的高人表現,深深看了眼周思之後,這才用緩慢而又鼓勵地語氣說道:“你應該能夠想到。”

“我能夠想到?啊,對了,我知道了!你是製造聖殿的外星人!”周思很快反應過來,一臉震驚,但他很快意識到一個問題:“等等,既然你都出現,那麼我之前所經歷的……”

“都是真的。”老人微微頷首。

“可這樣一來,現在這裏!”

“也是真的。”老人再次頷首。

“不可能!”周思吼道。

“爲什麼不可能?”

“時間不對,我出現在這裏,被抓走,神界經歷了那麼多事,然後還開始了實力繼承,可突然又回到這裏,這不可能!”周思覺得此時的自己,正處在從未有過的清醒:“對了,這裏一定是幻覺,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別忘了,我們的身份。”老人善意地提醒。

“額~~”周思愣住了。

他突然想到了雙方的身份,如果之前的一切都是真的,那麼兩人都是神,老人甚至可能是比神還高級的生物。那麼,對於比神還高級的存在,控制時間與空間這些東西,似乎也並非不可能。

很顯然,經歷了之前的事,周思的承受能力大了很多,想象力也強大了很多。

“想到了?”老人溫言詢問到。

“大概想到了,可是爲什麼?”周思越加恭敬地看向老人,小職員的生活讓他學會了面對無法抗拒的存在時,所能做的只有接受。

“其實很簡單,你成功展開了能力提升,但你一旦提升成功就將擁有無可匹敵的永恆身份,這你應該明白吧?”

“是的。”自己不就是爲那個才進去的嗎?

dota傳奇教父 “但是,這種永恆的存在卻是由我們留在你所在文明的東西所造成,所以我們就必須爲此付出責任,同時也要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老人的表現就像小時村中慈愛的老人,讓周思無法升起抗拒之心。

“你也看到了,這裏一切都是真實的。”老人一手放在周思肩上,一手指向遠處的城市:“你一旦轉化成功,就將成爲永恆的存在,已經完全超脫拉希瓦拉人的身份。你的過去,你的一切也許都將變得陌生,也許你覺得沒什麼,但作爲一個過來人,老夫必須提醒你,力量和永恆,並非一切。”

“所以,我可以選擇繼續轉化,或者就這樣將一切當成做夢,回到之前的生活?”周思悟了。

“是的,這是我們應該給你的選擇機會。”老人慈祥地笑了:“那麼,你的選擇呢?如果爲難,我們可以留給你更多的時間。”

“這……”只是遲疑了片刻,周思想到記憶中那痛苦的過去,雖然其中也不乏美好,但他卻不覺得那些有多麼值得自己留戀。何況,當獲得永恆之後,回到拉希瓦拉的自己也同樣可以過所有自己想要的生活,那有什麼不好。

“確定了。”老人似乎看出了周思的堅定,就像等待子女做出抉擇的慈祥老人。

“是的。”周思點頭:“平靜的生活有太多人去適應,但我,無法忍受。”

“是嗎,既然是你的選擇。”老人嘆了口氣,卻很快將鼓勵的眼神投向周思:“既然如此,想着你要做什麼,想着你存在是爲了什麼,想着你活着的意義,然後……成爲偉大而又永恆的神明吧。”

下一刻,老人的身影連同周圍的一切,都消失不見。

“等等!”毫無疑問有很多問題的周思伸手想要抓住對方,卻沒能成功。當一切都回歸黑暗之時,他也只能放下那些問題,開始思考老人爲自己留下的那些問題:“我的……存在意義嗎?” 不大的實驗室中,緊張氣氛已然消散,歡呼聲與呼喝聲此起彼伏,將衆人拉入了爲成功而慶賀的宴會氣息之中。

“姐姐好厲害!”當紅綃從幻界退出後,對於其幻界的掌控能力,所有人都表示了認同。

“不愧是幻界製作者中的高手,這都能讓你成功!”

“紅綃,不錯,有沒有想過來我們技術部工作?”

“可惜,若是將這些拉希瓦拉人故事拍下來該多好。”

……

實驗艙中,周思的意識體已經緩慢凝聚。雖然由於之前崩潰的原因,導致其意識無法完全修復到朋人意識的結構狀態,現如今只有1200個節點能夠維持,但在實驗室衆人的眼中,作爲第四階段試驗第一個成功的個體,其存在意義已經實現。

何況,雖說察覺不到是否形成了那所謂的意識核心,但其意識經歷崩潰後卻很快穩固下來卻是事實,這又爲試驗提供了意外的收穫——崩潰意識的凝聚方法。

這就讓此後的試驗有了更爲豐富的理論支持。

而作爲一個試驗個體,其存在的意義本身,不就是爲其後的試驗提供基礎經驗麼。

“現在就看他能否快速甦醒,並重新凝聚起自然能量,從而組成存在於物質世界的身體了。”由於太過勞累,將接下來的監控交給美里而退出來的兇真揉着額頭,疲憊的雙眼卻沒有離開實驗艙:“一旦能夠成功,至少拉希瓦拉族人的純能量化就輕鬆很多。”

“呵呵呵,吾輩果然是主角般的存在啊!” 月華庭 不過片刻,他就開始得意忘形了。

但普通人是可以高興,作爲實驗組長的莫遠和他的組員們,還不能絕對放鬆。

“立刻記錄當前穩固的意識節點模型,並分析其與拉希瓦拉人意識結構和我們朋人的意識結構差距。”莫遠高聲吩咐到:“意識本來是無形無質的,但轉化到純能量體卻能夠產生節點結構,這恐怕會成爲未來我們研究意識的關鍵點!”

“是,組長!”紅枼等幾名組員立刻興致高昂地投入了記錄分析之中。

……

雖說要考慮自己的存在意義,但自認爲已經獲得永恆,同時在神界已然無敵的周思,多番思考之下所能想到的也只是回到拉希瓦拉星,然後開始享受這個強大而又無敵身體所帶來的生活。

這點毫無追求的念頭卻真的讓周思覺得,這就是真正的生存之因。

“存在,不就是爲了享受嗎?”他毫不臉紅地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