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會,黑玉山貓喉嚨咕咕數聲后,無了聲息。

「叮!」

「——系統提示,玩家林牧,恭喜你擊殺黃階黑玉山貓,獲得經驗170%。」

「——系統提示,玩家林牧,你的等級提升,目前等級為12級。」

林牧沒有理會提示,走向黑玉山貓屍體,從其身邊看到了一個袋子,林牧撿起來,同時一個採集術,系統就傳來三道提示:

「——系統提示,採集成功,獲得十單位黑玉毛,技能熟練度+2%。」

「——系統提示,採集成功,獲得五單位黑玉貓肉,技能熟練度+1%。」

「——系統提示,採集成功,獲得黑玉爪一對,技能熟練度+1%。」

稍微看了下提示,知道它的掉落就沒管。老實說,自從轉職為洪荒龍將后,林牧就沒怎麼練級,不再像以前那樣非常看重等級的提升,反而特別看重功法錘鍊。

除了修鍊,就一直忙活著領地的各項事務,或者是出門尋寶,打打蛇怪,聽到這樣的系統提示,才有一種他是在玩遊戲的感覺。

林牧手中的那個袋子,還是他第一次打怪掉落的比較高級的袋子,林牧緩緩打開,系統提示他獲得紫火石一千單位。

這個提示讓林牧一愣,怎麼會出現這種東西,難道這個山脈的怪物掉落都是紫火石嗎?

微微一笑,林牧就沒管,招呼崔武他們過來守護,然後就盤坐在地療傷。

在林牧稍作休憩后,天邊露出魚肚白,已是破曉,晨曦微露。

大約估計下,李典他們應該返回了吧,林牧就往真龍軍團駐紮的營地趕去。

在談判停戰後,真龍軍團就在青龍寨那條河流旁邊駐紮營地。

果然,剛進營地,就遇到李典、柳風他們。在柳風帶李典去海岸前,林牧就已經暗地裡吩咐柳風他們,在路上不斷與他寒暄,盡量把領地的各種安民之策、樂民之計都告訴他,讓他安心,同時也暗暗拉攏他。

李典這個傳奇級歷史名將,林牧非常想要招募到麾下。要是有一個超級武將率領真龍軍團,想必攻略此類山寨,應該輕而易舉。

「主公,我們回來了!」 每晚都在大佬夢中 柳風上前說道。

「好,李將軍如何,想必我們的誠意是十足吧。」林牧點點頭,然後微微扭頭望向旁邊李典說道。

「先生沒有欺騙我們這些山野之民。」李典謙虛說道。

「好了,既然我們都不是對陣之將,無需這麼多禮,叫我先生,老實說,讓我有點不適,我也就粗人一個,哪裡擔得起先生之稱!」林牧微微一笑,豪氣哈哈說道。

「你叫我林牧即可!」

「先生之策,我已經從柳風他們口中得知,先生之能,我佩服。我怎能直接呼先生之名,我直接稱先生為林司馬吧。」李典憨厚一笑。

繼而介紹自己:「林司馬,現在正式介紹我自己,本人名為李典,字曼成,乃兗州山陽郡鉅野人。」

林牧點點頭,也鄭重介紹了自己和柳風他們,不過對於表字,林牧沒有多提,他【道九】的字暫時不能隨便透露,李典不是自己麾下的忠誠之人。

之後,沉吟一下,林牧問道:「目前青龍寨共有多少軍民或者工匠?」

李典稍微回憶一下,馬上說道:「正式軍士有十三萬萬,不過都是三階上下的實力,屬於剛過新兵階段的士兵。其他工匠人員大概有十萬,山寨內就二十三萬萬人左右。」

二十三萬人,不錯,林牧心中一喜。

李典說完山寨內的情況后,又說道:「除了山寨內的軍民,他們的親屬還在紫奐山脈內,被安置在一處巨大山谷中,林司馬是否能把他們也帶上呢?」

李典說完,有些尷尬,這些親屬,屬於拖累人員,李典忍不住提了提,若是林牧能帶上他們,那就萬事大吉,若是不想帶上,也情有可原。

可是他的話語落在林牧耳中,猶如林間鈴音,山澗清泉,讓人歡愉,林牧沉聲問道:「有多少親屬?」

李典還以為他不想帶上他們,有些支吾緩緩說道「二十七……二十萬左右。」

二十七萬,加上山內的軍民,那就是五十萬,好! 林牧聽到李典支支吾吾的,有些好笑,他此時的表現、性格,雖然武力強悍,但還沒有具備不可一世的兇悍強勢,反而有一絲平易近人的鄰家男孩的感覺。

不過這樣的性格,卻讓林牧產生巨大信心來招募他。能為無辜軍民堅守此寨,能為他們著想,能為報從父的人情,挨三年訓軍之苦,無怨無悔,不愧是忠義之士。

「李將軍,你無需擔心,我們領地目前百廢待興,土地充足,需要大量的人力來開發發展,這些親屬,只要肯願意來我們領地,必然讓他們有地可種,有飯可吃,老有所依,幼有所教!」

李典是以一個原住民的角度去思考問題,在和平時期,一般有領地的原住民,都不會收取大量人口,對於他們來說,那是負擔。

原住民所建立的領地,被稱為【領庄】,而【領地】這個概念,只有被賜予爵位的貴族才可以擁有。

原住民的領庄或者領地都是有限制的,只有是私人的土地內才可以建設。對於屯田開荒,朝制有嚴格要求,並且產出需要繳納巨額稅收,當然對於開荒的土地不會一直這麼苛稅下去,到一定年限如3年、5年等,就會取消重稅,與其他土地一樣。

另外,大漢皇朝多年的發展,一些肥沃的、安全性高的、雨水充足的土地都被開發出來,成為國家土地或者私人土地。

剩下的土地,不是如應龍谷地這麼偏僻,就會像文淵村那麼貧瘠,安全性、要求性、難度性增加許多。

所以對於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屯田開荒行為,一般原住民是不會消耗人力物力去做的,他們都有足夠土地。

而玩家的領地,因為有系統的限制,有領地等級的限制,不會像林牧擁有黃龍神令,如此無限制開荒屯田。

以領主的觀念來看問題,土地和人口就是最大最重要的資源!

所以,林牧對於人口的需求,可不是李典能想象的。

「如此,我就替眾多親屬多謝林司馬的慷慨接納。」 末日崛起 李典抱拳一禮。

林牧微微一笑,拍了拍李典的肩膀說道:「此次能收服青龍寨,為我們領地帶來巨大的發展底蘊,應該是我謝謝你!」

之後林牧詳細了解了工匠的構成,果然,大部分都是採礦師、鐵匠師。

「李將軍,難道工匠內沒有其他的稀有職業嗎?」林牧輕聲問道。

「稀有職業,你是說探礦師?鑄劍師?」李典一愣問道。

「沒錯,就是這些。」

「有,本來我們這個寨子,有二十名探礦師,大師級的探礦師有一名,專家級的探礦師有六名……可惜在起事後,許詔都把部分高階職業者集合,轉移了?」李典粗聲說道。

赤煉羽裳 聽到前面的話語,林牧還略有期待,不過後面的壞消息卻讓他一沉。

「那鑄劍師呢?」鑄劍師,是鐵匠職業中單獨分成的派系,屬於鐵匠,但只專精於鑄劍。

「寨內的鑄劍師是精於禮儀之劍的鑄造,他們為許詔鑄造大量非常精良的禮儀之劍,販賣給豪族之人,聚攏大量財富,然後來反哺軍事方面的發展。在起事前,他們也都轉移了。」

「都轉移了?轉移到哪裡?」林牧皺眉問道。

「這個……我不能說,這些是我在為許詔訓軍的時候承諾過的,不可泄露丁點那個地方的信息。林司馬若是想要問許詔軍力構成、布置等等,我也是不能說,抱歉!」李典沉聲說道,表示他對於這些非常堅定,不過堅定之下,李典感覺有些虧欠之意。

感受到李典的那絲虧欠,林牧心中一動,有虧欠之意就好!

之後林牧分析李典的話語,眉頭緊皺著,轉移?難道他還有後路?難道許詔那邊不會如歷史上那樣,最後被玩家、被龍廷剿滅?

這些一郡霸主,底蘊布局肯定不會如表面這樣的。

林牧就沒有再勉強李典,只是繼續和他寒暄著,想要詳細了解他這個人。

此次出征,對於林牧來說,結識李典就是最大的收穫!

此時的李典應該也還沒達到巔峰,未來成長的可能還很大,若是能招募他,培養他慢慢晉級巔峰,想必會大有收穫。

同時,林牧眯著眼睛,想著如何通過李典來結交兗州山陽郡鉅野縣有名的賢士李乾。

李典已成才,那麼想要招募於他,得從他的需求入手。

一個武將的需求,無非就是神兵利器、寶鎧神飾、寶馬良駒、功法神技、傾城美人、功名聲望、光宗榮耀、龍廷職位、未來方向……等等。

而李典,不是貪圖美色之人,不會過多留戀於美色;至於神兵利器,他已擁有專屬武器,忽略;而功法神技,寶鎧神飾,這些東西目前自己都非常稀缺,如何誘惑於他呢!功名聲望、光宗榮耀、龍廷職位、未來方向等等這些,也都是虛的,以目前自己這個縣別部司馬的牌子,很難實現。

寶馬良駒,這個可以試試,相信領地的變異龍鱗馬能初步讓他滿意。

對,提到龍鱗馬,要是以『讓他負責組建超級鐵騎』的方式來誘惑他,是否可行呢?林牧心中想到。

作為一個武將,要是能訓練出名揚神州、威震四海的超級鐵騎,這種名傳千史舉世矚目的功勛,想必對於李典有巨大的誘惑。這是一個契機。

欲速則不達,沒有直接開口招募。林牧在和李典暢談一番后,李典就去安排軍民遷移事務。

五十萬人口,想要運送,一次航行就返回肯定不行,得多走一趟。

一艘都天運輸船,其內已經裝載部分糧草,只可運送二十萬人左右,另外一艘都天戰艦,因為是作戰船,只可運送十萬人左右,玄階的魯班戰艦,那就更少,每艘運送千人都有困難。

「何淵,你負責運送真龍軍團傷兵和青龍寨內部分軍民返回應龍谷地,我已經讓常胤他們在徐福鎮碼頭準備好接應你們。運送回去后,在跑來一趟,辛苦你們了。」林牧囑咐何淵說道。

「是!主公。至於辛苦,談不上,就護送兩趟船而已。」何淵應聲謙虛道。

「把這邊的人口運輸回去后,休息兩天,到時候再安排船隻,執行之前的軍屬遷移計劃,運送鄮縣、餘姚縣等縣的人回來應龍谷地。柳風,到時候你的家屬也會過來,好好安排,你離家這麼多天,是時候補償家人一番。 他的春風和煦 到時候我讓常胤給大家準備歡迎宴會,狂歡一場!」林牧囑咐道。

「多謝主公關心!」柳風感動道。這個主公,是真誠對待他們,把他們當做兄弟,對領民都非常和善、寬容,在他們眼裡,主公就是真龍天子!

柳風,就是鄮縣的人,他的家屬就住在鄮縣南城。夜影部早已把所有的信息探查完畢,也作了詳細安排,讓士兵們親自一個個寫信給他們家屬,告之個中緣由,馬上,大部分的家屬都願意來應龍谷地。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願意遷移的,有一些家屬不願意離鄉,林牧也表示理解,沒有過多嚴格要求,這些事務在很久前就進行的。

可是在許詔稱王后,林牧極力要求這些親屬都搬遷過來,一番戰亂災難型規勸后,親屬都把所謂的離鄉情拋棄了,都願意遷移。

這個插曲,讓林牧深刻體會到,在原住民心中,一個安穩的環境比所謂的鄉情更重。

「好了,目前就這兩個計劃,完成後先讓士兵在訓練一段時間,後面的訓練計劃風仲會安排的。」林牧囑咐道。

真龍軍團在進攻青龍寨的時候,陣亡的士兵有139人,而受傷士兵卻達到約26000人,這個結果讓林牧非常不滿意,相信領地內的風仲也會暴跳如雷,真龍軍團的弊端凸顯出來了。需要改變下他們的訓練項目了。

讓軍士搬運傷兵,帶上二十三萬降兵,共計二十五萬人,浩浩蕩蕩往東邊的海岸趕去。

經過李典他們這些知情人的介紹,林牧知道,這個青龍寨,鑄造好的武器都已經被許詔運走了,只剩下些守城的武器而已。至於山體內的鐵礦,也基本被開採一空,看來許詔佔領此處很久了。

本來還以為會有武器裝備、鑄造圖紙、礦場資源、高階的職業者等收穫,誰知道都不能如意。

雖不是萬事如意,但能收穫如此多人口、一個招募傳奇歷史武將的機會、一個與曹操切磋的經歷,讓林牧心情還是格外舒爽的。

看著浩浩蕩蕩的隊伍消失于山際后,林牧讓柳風帶著張小虎、山鞏一行人,率領著兩個部營10萬真龍軍士,跟著李典,向西邊方向推進,準備把那二十七萬軍屬接到海岸,運輸回應龍谷地。

林牧把事務安排下去后,就把崔武等親衛隊收進兵符中,獨自一人,沿著李典給出的大概方向,往句章縣趕去。

在趕路的時候,終於,出現第三個區達到百領成就了,是東瀛區,聽到浩大的世界公告,林牧有些意外,東瀛區作為華夏區的近鄰,竟然發展勢頭比其他老牌超級區如美利堅區等都猛,需要警惕一些。 不過,和華夏區的進度相比,他們都落後太多了。

林牧沒有看系統的領地成立信息,想必玩家的領地在建村令副本出現后,會如雨後春筍般冒出,沒有十萬,都有一萬吧。

林牧此次趕去句章縣,除了探查城內的信息外,還想要去看看建村令副本的攻略情況,林牧也準備帶上百名親衛進去打打玄階的副本。

句章縣,位於鄮縣的西北面,是會稽海岸線城池之一。

會稽郡的海岸城池,從北到南,分別是:餘姚城、句章城、鄮縣城、鄞縣城、侯官城、東冶城。

林牧收服的青龍寨比較接近句章縣,故而就往這邊跑。

山路崎嶇,灌木叢生,鳥語花香,林牧拿著一把朴刀,砍著路上的阻礙。

很快林牧來到一個峽谷中。穿越這個峽谷,就可以見到句章城。

這個峽谷,名為紫石峽谷,非常普通的名字,峽谷兩旁並不是陡峭的絕壁,而是兩座古樹蒼蒼,老藤垂垂的山峰。

山峰上虎嘯猿啼,道路險阻,生長的草叢都有半個人高,其中不知道隱藏多少危險。

然而此時,峽谷的西面山峰上,出現很多人,林牧凝目一看,發現這些都是玩家,他們的行為都頗有玩家的味道,砍樹開山,割草開路,好不熱鬧。

玩家對於講話,那是肆無忌憚,什麼葷段子、什麼玩家排行榜、哪個美女吸引人等等話題不絕於口。

一看他們的行為,與原住民一對比,就知道是玩家。

而這些玩家都是為保護中央的那個女玩家而來的,因為大多數玩家口中都嘖嘖稱道,說華姐好漂亮,技術好厲害。

華姐?難道是【絕代風華】嗎?林牧聽了下玩家的討論,猜測著。

【絕代風華】是虛擬網游直播界最漂亮,最有才華的幾個超級主播。直播業,因為虛擬網游的蓬勃發展而紅火,很多俊男靚女、技術帝、旅遊帝、數據帝等等,都會開通虛擬直播,把他們的個性展現出來,博取粉絲的支持和關注。

前世林牧也聽說過絕代風華,也看過她的直播或者是技術視頻,覺得她是女玩家中的翹楚。

林牧最近感覺和玩家的交流實在是太少,都一直以為是單機遊戲內,沒有和其他玩家溝通過,就算有,那也非常少。

現在看到這麼多玩家,都七言八語談論著遊戲經歷,談論自己的看法等等,就讓林牧有一種回到前世一起去打boss的感覺。

林牧走上山峰,來到一個正在伐木的玩家身邊。這個玩家拿著板斧,正在不亦樂乎砍著一棵需要一個人環抱的巨樹。

「兄弟,兄弟,停一下,問個事,那些玩家是在跟著超級美女主播絕代風華嗎?」林牧八卦問道。

「呃,兄台,你也是來追絕代風華的?同道中人!」砍得正歡的玩家,聽到林牧的問題,精神馬上振奮起來問道。

「我們都是來追華姐的,聽說這裡出現一個領主類的虎王boss,華姐就號召精銳的玩家隊伍來攻略,之前本地的玩家都攻略過,可惜都被虐回來,如今華姐出手,想必今天就能吃上虎王肉咯!」

虎王?有boss?玩家口中領主類的boss,一般都是指附近有它小弟的頭領級猛獸。

林牧也是心中一動,反正目前的事不急,跟去看看,要是真有boss,幹掉,看看掉落如何,若是可以,購買下來也無妨。

另外,林牧也想要看看這個華姐如何。

懷著期待,林牧就與這個砍樹的玩家一起上山。

「兄台,你是從哪裡來的啊?我是從青州過來的,花了我3萬銅幣,心疼死我了」這個砍樹玩家自來熟,不斷介紹他自己。

「我遊戲昵稱是【華姐的鐵敢粉】,入籍姓名是胡德禹。」這傢伙彷彿遇到知己,連入籍的姓名都暴露出來。

「你花3萬銅幣就是過來砍樹?」林牧臉上黑線無數,無語問道。

「不是,我來這邊除了追華姐,另外就是想要拉一批人,成立一個純粹的絕代風華粉絲團,就在山腳下等同道中人咯,無聊之下只能鍛煉下我的伐木技能熟練度,砍點木材資源回城賣點銅錢。」

林牧一聽,更是尷尬,若是猜測不錯,這玩家這麼熱情肯定是想要為他所建立的所謂粉絲團拉壯丁。

「絕代風華粉絲團不是已經有嗎,你怎麼不去加入裡面?」林牧問道。

「哼,那裡面一直烏煙瘴氣,都是所謂的綠林戰玄榜上有名的幾個人民幣玩家統治著,其他玩家都不斷在恭維著他們,巴結他們。對於一些普通的粉絲,他們一直排斥著。」

兌換系統開啟后,就算是有額度限制,但對於有錢的玩家來說,花錢還是很容易的,難免會出現所謂的『人民幣玩家』,這是一種虛擬遊戲生態特有的『生物』!

華夏區的綠林戰玄榜,能這麼早開啟,是因為有【綠林戰玄榜】,這個東西,是華夏區獲得的特殊獎勵,在國家手裡。它與美利堅區的建村令是同一個類型的獎勵。

這個榜單的開啟,可以一定程度增加玩家的實力。

能上榜的人,基本都會出名,想想數億華夏區的玩家,只有那麼些名額,為了上榜那還不削尖腦袋往上鑽。

林牧不禁莞爾,一個小小的粉絲團都如此勾心鬥角。看來這個玩家應該是被壓制,所以就退團,想要建立所謂的純粹的粉絲團。

「怎麼樣,兄弟,看你風塵僕僕的,鎧甲上血跡斑斑,破破爛爛的,來追華姐想必也是費盡一番苦心。來吧,加入我們最純粹的粉絲團,等有壯大后,叫囂那些偽粉絲,入華姐的鳳眼,到時候就能飛騰,說不定華姐就能帶我們玩呢!」華姐的鐵敢粉一臉期待說道。

林牧無語搖搖頭拒絕道:「我不是風華絕代的粉絲,只是一個看熱鬧的路人甲而已。」

林牧身上的鎧甲,還是和山貓作戰時留下的傷痕和血跡,林牧沒有回到領地修復,就一直穿著,看在他的眼裡,那是一番跋山涉水的另類艱辛追星。

「對了,你入籍城池的姓名是真實姓名?」林牧轉移話題問道。

嬌寵田園:重生農女種田忙 「對啊,怎麼了?」他一愣說道,不知道林牧為什麼問這個。

「那你不怕像王家驅那樣,被惡勢力盯上?」

「不怕,女媧大神不是已經公告過嘛,遊戲中的恩怨不可帶入現實中,不然會發生很嚴重的懲罰的,之前玩家論壇中已經發生很多這些例子。自從王家驅那件事發生后,女媧竟然連接了所有國家的監視影像,很多玩家的恩怨被帶到現實中處理,就會被知道,懲罰真的非常嚴重,有的玩家還被限制1個月不能進入神話世界呢。」他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神情說道。

「你說女媧超級智腦連接了所有國家的監視網路?國家竟然肯如此做?」林牧意外說道。

「兄弟,你不是從山坳子出來的吧,這些事情在官方網站上已經公布出來,連各種原因都編得出神入化呢。另外,就算有虛擬安全協議存在,以女媧大神的能力,入侵國家的網路還不跟玩似的,說不定國家的人員都不知道呢。」他一臉誇張神情盯著林牧,高聲說道。

林牧還真不知道這些事情,自從進入神話世界,他就一直忙活著,沒有理會論壇和現實的事情。

想不到王家驅事件竟然讓女媧掌控了監視網路,這個決策,一定程度上解決了部分玩家虛擬與現實的牽連恩怨。

作為地球上特殊的存在,女媧一直都是高冷傲的神秘存在,甚少插手地球事務,想不到竟然如此動作。

林牧思忖一會,想不清其中的因果,就拋之腦後了。

之後和華姐的鐵敢粉邊嘮叨邊往虎王的洞穴趕去。

這傢伙知道林牧不是『同道中人』后,就不斷規勸林牧,讓他改變立場,成為華姐的粉絲,真是執著!

林牧無語感嘆,這傢伙是真正的鐵杆粉,帶個路都孜孜不倦拉攏『同道中人』。

嘮嗑間,林牧他們就來到一處山腰空地上,這裡的樹木草叢都被玩家稍微匆忙清理過,空地前方,有一個巨大的巢穴,殘枝斷樹隨意堆徹著,形成一個上千平方的虎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