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糊塗。”唐術刑笑道。剛準備躺下的時候,忽然聽到外面走廊之中傳來怪異的叫聲。隨後叫聲變成了慘叫,唐術刑抓了龍麟刃和陰蜂開門就衝了出去,站在走廊看向右邊,只見右邊一名士兵癱倒在地,看着走廊右側的黑暗處,不斷慘叫着。

唐術刑立即跑了上去,顧焰緊隨其後,檢查着自己手中的武器。

兩人衝到那名士兵跟前,並未發現前方走廊黑暗處有什麼東西,而那士兵雖然不再發出慘叫,但雙眼瞪大,擡手指着前方道:“古烏爾被抓走了!”

唐術刑和顧焰對視一眼,唐術刑忙問:“古烏爾是誰!?”

那名士兵只是搖頭,隨後起身推開兩人就朝着走廊的另外一頭狂奔而去,期間摔倒好幾次,其中一次面部着地,摔得滿臉是血,爬起來繼續跑,很快就消失在了走廊的盡頭。

而在走廊盡頭,另外一羣士兵站在那,都帶着恐懼,看樣子就知道不是裝出來的,雖然他們手中有槍,但誰也不敢上前來看,只是站在那用一種恐懼的眼神看着唐術刑和顧焰。

唐術刑低聲道:“博森說前幾個極夜,他們這裏死了不少人,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看來這裏真的有怪事。”

顧焰點頭:“他說什麼古烏爾是什麼意思?”

“人名吧。”唐術刑看向那羣士兵,大聲問道,“喂,古烏爾是誰?”

那羣人聽不懂,顧焰立即用俄語問了一遍,那羣士兵中沒有人回答,過了許久纔有人站出來道:“古烏爾今晚巡邏,你們最好不要再過去了,那裏有怪物,只要你們呆在房間中,那怪物就不會找你們的麻煩,古烏爾就算是祭品了。”

“祭品!?”顧焰很詫異,將那人的話翻譯了一遍,唐術刑聽完笑了笑,提着劍就朝着黑暗中慢慢走去,顧焰遲疑了下,回身看着那羣士兵,士兵們看着唐術刑上前,都覺得很驚訝,站在走廊盡頭,好奇地看着,似乎期待着唐術刑被抓走。

與此同時,博森獨自一人站在工作間,也就是中控室中,看着監視器中唐術刑帶着顧焰朝着黑暗中前進的樣子,慢慢搖頭,此時董三路控制着輪椅走了進來,問道:“那東西又出現了?”

博森點點頭:“對,這次遭殃的是古烏爾,那個來自蒙古國的士兵。”

“監視器還是什麼都沒有拍到?”董三路眉頭緊鎖。

博森還是點頭:“是,因爲是黑白畫面,而且那裏的電源一直有問題,所以什麼都沒有拍到,和以前一樣,那東西彷彿知道什麼地方攝像頭有問題,什麼地方沒有光源一樣,好幾年了,每次都只是極夜的時候那東西纔出來,難道真的和傳說中一樣,是什麼厲鬼?”

董三路不語,博森看向他道:“先生,真的有厲鬼嗎?”

“鬼是存在的,但我覺得這東西不是鬼。”董三路搖頭,“不管是什麼,失蹤的人都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哪怕是被怪物吃了,也不至於連骨頭和血跡都不剩下吧?”

博森“嗯”了一聲,調整着監控,繼續觀察着唐術刑和顧焰,又問:“先生,唐術刑這次出現在這裏是意外嗎?早年他的傳聞不少,聽說他的足跡遍佈了全世界很多地方,而且尚都的四顆聖物都是他幫助收集齊的,我不知道這小子是不是腦子有問題,爲什麼會幫尚都做那種事情。”

董三路只是看着畫面道:“我知道最準確的消息,是七年前他消失在了美國華盛頓,當時大家都認爲他活不下去了,但是從尚都中傳來個消息,說尚都高層認爲唐術刑肯定還活着,而且這話是顧懷翼親口說的,因爲他們早年在美國的時候中過一種細菌還是什麼東西,將唐術刑、顧懷翼和姬軻峯三個人的命連在了一起,一個人死,其他兩個都得死,這件事不知道是真是假。”

博森冷笑道:“太荒謬了,怎麼可能有這種事?詛咒嗎?”

“世界上荒謬的事情太多了,也不多這一件。”董三路淡淡道,“知道我最好奇的是什麼嗎?我好奇的是,爲什麼顧懷翼要將這件事說出來,顧懷翼可是個聰明異常的人,也可以說是冷血,但是我卻不認爲他是個大家眼中的壞人。”

博森看着董三路,不發表意見,他可是親眼目睹過顧懷翼的軍隊做過什麼。

“先生,你覺得唐術刑能幫助咱們解決那個東西的事情嗎?”博森將話題又拉了回去。

董三路搖頭並不說話,博森乾脆也不說話,只是盯着畫面。

走廊的黑暗處,唐術刑步步爲營,並未開燈,不斷感知着周圍,這條走廊非常長,原本就很狹窄,只能並行走過兩個人,而且走廊兩側全都是房間,設計得就像是船艙一樣,但是比船艙中的走廊更狹窄,走廊並不潮溼,相反乾燥得讓人覺得很難受。

“唐術刑,你覺得那個女人跑到什麼地方去了?”顧焰低聲問。

唐術刑笑道:“鬼知道啊,別忘記了,伊媧說過,那女的是什麼公主,遠古人類的公主估計也和後來的公主差不多吧?現在一切都是未知數。”

“你就不着急去找她?”顧焰又問。

唐術刑搖頭:“找得到嗎?這座島這麼大,而且她不可能離開島,除非她可以抵抗海水的寒冷遊走,不過離這裏最近的就是十月革命島,她要遊,也是去那裏,而且要是這裏的士兵看到了那樣的大美女,消息馬上就會傳到我們這裏。”

顧焰上前攔住唐術刑道:“萬一她躲起來了呢?”

唐術刑無奈地看着他道:“就算是遠古人類也是人,也得吃飯,她哪怕是躲起來,也撐不了兩天的,彆着急。”

顧焰只得點點頭,下意識摸了摸自己口袋中隨身攜帶的那個怪異金屬,與唐術刑繼續朝着前面走去,走了一陣,唐術刑用腳探到了樓梯,而且一股土腥臭傳來,他只得打開燈,朝着樓梯下面照去,發現樓梯只修建了一部分,下面是個上下高度不到一米六的矮洞穴。

唐術刑站在那裏觀望着道:“這個島嶼的祕密看來比我們想象中還多。”(未完待續) 七音在賺到一百萬的時候,也就是半個月後,她把房子退了,不再租了。

李倩這些日子也規規矩矩老老實實的,但是她不習慣別人生活在她的領地。

於是,她租了個別墅。

一百萬還暫時買不起別墅,租的話就可以了。

原主沒有簽公司,也沒有經紀人,一切事情都是七音親力親為。

原主腦子好使,知道以她現在的能力,簽的公司一定不會太高,經紀人也不會太好,而且資源什麼的,也只能拿低層。

這也給七音行了個方便。

經紀人要來幹嘛?負責公關和選擇資源的。

但是她開個娛樂公司,公司自然就會給她做公關和選擇資源了,而且比經紀人還有用。

簽公司?她都有公司了為什麼還要簽公司?

就是現在的公司只是個空殼子,還得招人,而且還是新公司,沒多少人放在眼裡。

七音不愛理財,她只知道怎麼賺錢,怎麼賺花不完的錢。但是管理方面,她興緻缺缺,所以招了個代理總裁。

代理總裁拿著銀行卡,看到裡面的資金時,震驚不已。

這老闆簡直心大啊,就不怕他帶著錢跑路嗎?

就算是再怎麼好的人,都是有私慾的。

不過這個代理總裁還是理智戰勝了邪念,安安靜靜的當他的總裁,代理的。

開始他還比較鎮定,但是隨著銀行卡里的錢越來越多,他開始方了。

最後他把卡還給了七音,他劃了一筆錢在他自己的卡里,這些錢足夠公司運轉了。

七音也隨他,就說要是缺錢直接找她要,反正她錢多。

代理總裁:萬惡的資本主義社會!我也想要源源不斷的金錢,嚶嚶嚶!

李倩是一個月後才知道七音退房的。

她以為七音只是找了個新劇組,又開始拍戲,沒想到搬了出去!

房間里乾乾淨淨的像是沒有人來過,一句話沒說,就連一張紙條都沒留。

李倩低罵了一聲,最終還是覺得她離開了也好,要不然還得這麼心驚膽戰下去。

而此時,七音的娛樂公司已經招了人,不僅是各個部門有人,而且經紀人有,藝人也有。

整個公司已經初具模型。

「好好乾,以後我給你漲工資!」

七音拍了拍代理總裁的肩膀,認真道。

「我一定會把公司做好做大的!」

七音的公司人並不多,但是招工的時候條件寫的太令人心動了,所以有很多人想進這家公司。

不管公司怎麼走向,盈利還是虧錢,七音都不在乎,反正她最後都能賺回來。

兩個月的時間一晃而過。

小六子神色有點糾結。

它好像又要換任務了。

原本原主在《傾盡天下》劇組只是個跑龍套的,但是七音倒好,直接以投資方的身份弄到個女二的位置。

小六子:???

說好的當完炮灰趕下一場呢?

哦對了,她還有功德值任務沒有做。

「呀!小何來了,來來來,咱們先去試妝,劇本你應該看了吧,但是好像我再通知你們什麼時候過來。」導演是娛樂圈裡比較有名的,他人圓滑又不失世故,沒有那種國際導演的怪癖,在娛樂圈吃的開,而且人緣多。

七音點頭微笑,這算是打過招呼了。 唐術刑和顧焰兩人走進下方的矮洞穴的時侯,都只能蹲着走,因爲實在太矮了,以兩人的身高來說在這種地方活動十分吃力。誰知道剛前進不過幾米的距離,就聽到後方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唐術刑停下,拿電筒照着後方,發現博森出現在那,還拎着自己那支改裝過的大口徑霰彈槍。

唐術刑看見博森那副氣喘吁吁的模樣就笑道:“怎麼了?”

總裁的神祕小嬌妻 “你忘記我說過什麼了。”博森站在樓梯口道,“你這是要自己去尋死嗎?”

顧焰沒搭理博森,他第一眼看見博森就很難受,覺得那傢伙的長相就得罪自己了。

唐術刑搖頭,轉身看着前方:“你怎麼知道我是要找死?”

“我說了只要進入極夜就會出事。”博森提着槍站在那。

唐術刑繼續朝着前面慢慢走着:“距離極夜還有好多天呢,是吧?現在能有多危險,你們該不會是怕我發現了什麼不該發現的東西吧?”

博森此時舉起槍口來對着唐術刑:“我說了,你不要再前進了,否則你會死得很慘!”

博森舉槍的同時,一側的顧焰也舉起槍來對準他。

唐術刑擡手壓下顧焰的槍,繼續朝前走着:“他不敢開槍,充其量就是威脅威脅我們。”

“呯——”博森朝着旁邊開了一槍,槍口的火光閃過的同時,唐術刑明顯看到一個影子從前方左側一晃而過,剎那間又消失了。顧焰並未發現,而是轉身怒視着博森,博森冷冷地看着他,再次上膛,這次瞄準了唐術刑的腦袋。

唐術刑還是不回頭看博森,只是問:“你好像很怕我們往裏面走,你在怕什麼呢?嗯?怕我們發現什麼呢?董三路都不怕,你怕?你做了什麼事情擔心被我們知道。更擔心被董三路知道吧。”

博森不語,唐術刑終於轉過身來,看着博森道:“我最後說一次,給老子滾,你要是不滾,我肯定弄死你。”說着,唐術刑拔出手槍。開槍打在博森的槍托一側,將霰彈槍從博森手中擊落。

開槍的同時,遠處走廊的另外一頭,站滿了持槍的士兵,但誰也不敢再前進半步,他們都害怕黑暗中那個不知名的東西。特別是在極夜來臨的時候。

董三路也控制着輪椅出現在那,放大了擴音器之後大聲道:“博森,回來!”

博森看着唐術刑,滿臉帶着的不是怒氣,而是一種驚恐,擔心被人發現什麼的驚恐,隨後他俯身撿起槍。轉身一步三回頭地走了。

博森遠去,腳步聲逐漸消失後,顧焰看着唐術刑道:“他好像很怕我們前進。”

唐術刑點頭:“對,他不是在擔心我們,是在擔心自己,而且我覺得董三路也開始懷疑他了。”

顧焰尋思了一下道:“你是說,董三路將咱們安排在這個走廊中的意義,就是故意讓咱們發現點什麼?”

“這不是很明顯嗎?” 克隆鋪第28位愛神 唐術刑朝着前面慢慢走着。“這條走廊這麼長,周圍這麼多房間,只有前面幾間能住人,但卻沒有住進任何士兵,其他人寧願住在外面那個大廳中,也不願意住進來,足以說明他們有多怕了。”

“你是說那襲擊士兵的東西與博森有關係?”顧焰再問。

唐術刑停下來。照着洞穴的地面,發現地上有腳印,而且很多很雜亂。

唐術刑看着腳印道:“也許有關係吧,先前博森說過。 重生之填房 在他們來了之後,每到極夜都會出事情,也許這東西本身就與董三路他們有關係,也許原本就在這個基地之中,我問你,你們老大詹天涯有沒有向你提過這座衛星島?”

“沒有。”顧焰搖頭,“從未提起過。”

“那就對了。”唐術刑繼續朝着前方走着,“亞歐部隊敗退到這裏的時候,這個地方是最佳的防禦地點,他們竟然不上島,只是在十月革命島呆着,爲什麼?說明這座島有問題,問題大到剩下萬人的亞歐部隊的士兵都不敢輕易上來。”

顧焰也跟着繼續前進:“爲什麼董三路不明說呢?”

“他是老狐狸。”唐術刑跟着地上的腳印繼續走,前方卻出現了一片沙地,唐術刑伸手摸了摸發現沙地十分柔軟乾燥,上面的腳印也多了許多,唐術刑用手在那比劃了下,確定那些腳印應該都是軍人的,鞋底印記都很統一,只是鞋子的大小不一。

唐術刑緊接着朝着前面繼續走,走了不到十米就聽到了輕微的水聲,隨後兩人便發現了一條寬不過十米的地下河,顧焰摸出一根燃燒棒拉燃後,在四下看着,搖頭道:“這座島下面還有地下河?”

唐術刑蹲在地下河邊,用手摸着那水,發現水有一定的溫度,按理說流水不應該有這麼高的溫度,再者這竟然是淡水,並不是海水。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唐術刑喝了一口那水,“淡水,而且喝起來像是蒸餾水,我們得往上游走走,看看上游有沒有什麼。”

顧焰點頭,就在他拿着燃燒棒的手繞了一圈,從河面上一晃而過的時候,他覺得河裏面有什麼東西,立即抓着唐術刑的肩膀,將燃燒棒放低,試圖照亮河底的東西,就在他照亮河底的瞬間時,兩人倒吸一口氣——河底躺着一具具全身發白的屍體!

唐術刑和顧焰吃驚地看着,唐術刑也抓了一根燃燒棒,拉燃之後,指着下游,示意顧焰往下邊走邊看,自己則朝着上游前進。

兩人分頭朝着兩個方向前進,邊走邊觀察,發現河牀底全都是屍體,沒有穿衣服,沒有腐爛,只是全身發白,而且每一具屍體的眼睛都是睜大的,看着河面之上。

“回來吧。”唐術刑按下通話器,顧焰很快返回,蹲在唐術刑一側看着河中。

唐術刑不語,只是盯着河中。回憶着先前喝進河水的那股味,現在感覺那味道不像是什麼蒸餾水,反而像是一種類似消毒藥水福爾馬林之類的東西,只是接近,但又不一樣,只是聞起來像那樣,實際上水沒有其他的怪味。

“博森擔心我們發現的。應該就是這些河中的屍體吧?”顧焰看着唐術刑,“老大真的說對了,只要跟着你,所到之處全是怪事。”

唐術刑搖頭:“沒那麼簡單吧,這麼多屍體不像是他們弄進去的,而且屍體沒腐爛。水喝起來也沒有什麼怪味。”

顧焰皺眉看着唐術刑,因爲如果是他,估計早就吐了,但唐術刑此時看樣子還想再嘗一口。

顧焰再次看向水中,這一眼看過去不要緊,顧焰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指着河水中道:“那些屍體在看着我們!”

唐術刑示意顧焰不要動。立即抓起他掉落的燃燒棒,舉在河面之上,仔細看着,發現河底中的那些屍體果然眼珠子都在動,而且目光都落在唐術刑的燃燒棒之上。

唐術刑故意將燃燒棒朝着左側緩慢移動,發現屍體的眼珠子都朝着左側移動,隨後他又嘗試了好幾次,果真發現那些屍體的眼珠子都在動。

唐術刑將燃燒棒遞給顧焰。自己脫掉鞋子,免起褲腳走進河中,抓住一具屍體的肩膀直接拽了起來。

就在唐術刑將那具屍體拽出水面的瞬間,那具屍體突然間開始像魚一樣掙扎擺動起來,掙脫唐術刑之後又自行滑進水中,規規矩矩地躺回原位。

顧焰驚恐地看着唐術刑,唐術刑卻蹲在那。看着水下的屍體,看了好一會兒,這才扭頭看着顧焰道:“很嚇人吧?”

顧焰點頭:“真他麼的嚇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去上游看看。也許能找到問題所在。”唐術刑隨後起身,抓着鞋子和龍麟刃朝着上游俯身走去,顧焰立即緊隨其後,但目光卻一直放在河面上,因爲他舉着燃燒棒朝前走的過程中,還能清楚看到河中的那些個屍體都斜眼看着自己。

顧焰打了個寒顫,嚥了口唾沫,努力讓自己不去看,但又控制不住自己,老是想扭頭去看。

“教你個不害怕的法子。”唐術刑邊走邊說,“你看着下面的那些屍體,一直盯着看,一直看到自己不害怕爲止,自然就產生免疫力了。”

顧焰點頭,照着唐術刑的辦法去做,一直盯着看,目光絕不離開,但越看越害怕,忽然間唐術刑轉身來看着他,笑着問:“你是不是快嚇尿了?”

顧焰點頭,但又立即搖頭,看見唐術刑那副笑臉,知道自己被耍了,有些氣憤,推開唐術刑自己率先朝着前面走去,表現得像個孩子——雖說他在唐術刑眼中,的確是個孩子。

唐術刑拉住顧焰,讓其走在自己的身後,同時道:“我是在教你調整心態,首先你要知道,如果這些東西沒有攻擊你,你就應該徹底冷靜下來,就當自己在太平間中行走是一個道理,而且這裏比太平間暖和多了是吧?其實沒什麼可害怕的,有生必有克,領悟明白這句話,你就不擔心了,如果有怪物,拿起手中的東西和它拼就行了,總比尿着褲子撒腿就跑強得多吧。”

顧焰在後方輕聲道:“我的經驗沒你那麼豐富,當然會犯錯,但是很多時候一旦犯錯下一步就是死。”

唐術刑冷笑道:“你知道經驗是怎麼來的?不斷犯錯纔會有經驗,如果一個人永遠順順利利,你認爲他還會有經驗嗎?沒有,現在的事情相比七年前我經歷的那些,太小兒科了。”

唐術刑說着的時候,停了下來,因爲已經走到了河流的盡頭,河流是從前方岩石下的一處縫隙中涌出來的,縫隙的寬度與地下河一樣,周圍全都是牆壁,再沒有路可以前進了。

“你等着,我去看看。”唐術刑開始脫衣服,隨後抓着龍麟刃下河,直接踩在河底的那些屍體之上,朝着那個縫隙慢慢走去。 《傾盡天下》是一部古風劇,講的是江湖情仇。

女主是武林盟主家的千金,而男主是魔教的少主。

少時相遇,還沒有善惡之分,兩人也並沒有報出自己的身份。久而久之,便是日久生情。

女主的武功天賦很高,跟男主不相上下,一次意外,兩人惹到了個惡霸,但是那惡霸明顯比他們厲害。

最終,拼盡全力才將惡霸剷除。

這也讓男主深深的明白,實力的重要性。不僅是為了保護自己,也是為了保護自己想保護的人。

為了提升實力,為了以後能讓女主肆意的活在這世上,男主與女主告別,回到魔教,去到地宮,進行魔鬼訓練。

半年的時間,男主的武功迅速成長。

可是他出關那一天,卻聽聞,武林盟主一家人都被魔教殺了。

男主從隻言片語中知道,原來之前那個女子,就是武林盟主的千金。

所有的矛頭都指向魔教,可只有魔教才知道,這是朝廷做的。

男主小心翼翼接近女主,為的就是在她面前刷存在感,好讓他以後解釋這件事。

但是畢竟離開的久了,女主身邊已經有別的人了。

那就是她的未婚夫,一個溫潤如玉的謙謙君子。

男主嫉妒,卻也無可奈何。他沒有立場,也沒有理由讓那未婚夫離開。

又一次意外,女主識破了男主身份,當場兩人就成了敵對關係。

終究是幾年相處,有過感情的,女主不忍殺他,卻也不能留在身邊。所以和他單方面的一刀兩斷,和未婚夫離開了。

於是男主黑化了,他什麼都不知道,在魔教閉關了半年,出來一切都變了。 英雄無敵之亡靈法神 他什麼也沒做,只是生在了魔教而已。

他不想解釋,只想把事實搞清楚,在把事實的真相丟到女主面前,讓她後悔當初不信任自己!

後來,事實的真相擺在了女主面前,她的確是後悔了,但她已經喜歡上未婚夫了,還是和他保持了距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