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乎這個。”他說道。

謝柔嘉的眼淚就瞬時被戳出來了。

“哎呀你力氣太大了。”她抱怨道,一面伸手掩住臉,絮絮叨叨的開始說話,“我先回去了,我還得去趟家裏看看五叔,他要娶親了,不知道準備的怎麼樣了。”

說罷轉身就走,想到什麼停下腳疾步回來抱起桌上包着鞋子的包袱。

“你定了走的日子給我說一聲,我也好來送送你們,不許偷偷摸摸的走。”

邵銘清嗯了聲看着她。

謝柔嘉低着頭擺手抱着包袱疾步而去,院子裏站着的江鈴都沒反應過來,有些慌亂的跟去。

邵銘清站在屋子裏久久未動。

“少爺。”水英從門外探頭,帶着幾分不解,“你爲什麼不說要柔嘉小姐跟你一起走呢?”

“她爲了不讓我接近謝家跟我打了那麼多饑荒,她滿心滿意的都要謝家不發生噩夢裏的災難,她一心一意的要守護謝家,我怎麼能說出那樣的話,讓她陷入兩難。”邵銘清說道,“如果那樣做,我還何必要離開呢。”

水英哦了聲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丟開不問了。

謝柔嘉一路疾奔,一面淚流滿面,這異狀引得路人紛紛驚異的看過來,虧的是用包袱擋着臉沒有被認出來。

“小姐。”江鈴追上來,看着她的樣子頓時也哭了,“小姐,到底怎麼了?”

謝柔嘉搖頭。

“沒事沒事,我只是看到三妹妹這樣很難過。”她哭道。

是這樣嗎?是很難過,都難過,江鈴跟着也哭了。

主僕二人就這樣一前一後的哭着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謝柔嘉才停下腳。

“小姐。”江鈴擦淚低聲喚道,“你想去哪裏?”

謝柔嘉看着前方,不知道這是彭水城的哪一條巷子,有些偏僻,但巷子的盡頭就是熱鬧的大街,人羣熙熙攘攘的來往。

“我不知道。”她喃喃說道。

邵銘清還是去京城,還是要跟玄真子搭上關係,但是卻不會再懷着仇恨報復謝家。

那一世謝家的噩夢災難看起來不會再出現了,她一直期盼的願望也達成了,可是爲什麼她沒有半點的歡喜,而是難過?

去哪裏?哪裏可去?

做什麼?有什麼可做?

姐姐沒有死,邵銘清離開了,但她又將成爲謝柔惠。

真是滑稽又可笑。

二更老時間,哦對了,二更已經恢復了。(。)。.。 “小姐。”

江鈴拿着一頂帷帽疾步進來。

坐在巷子一塊上馬石上的謝柔嘉站起來接過。

“你要去哪裏?”江鈴看着她戴上帷帽問道。

“我就隨便轉轉。”謝柔嘉說道。

就跟那時候剛到鬱山,表少爺天天挑釁小姐,引得小姐追着他滿山跑着要打,她當時氣不過找到表少爺質問,表少爺卻慢悠悠的說人就是跟水一樣不動就死了,跑一跑動一動就活了,又讓她去看她家小姐是不是精神好多了,她這纔想起來小姐的確是好多了,至少吃得多了臉色也好了。

剛纔小姐在巷子坐着一動不動她還真擔心,現在見她要起來走走,心裏鬆口氣。

江鈴高興的應聲是。

“我也好久沒有逛逛城裏了。”她說道。

江鈴就是這樣,自己哭的時候她能陪着哭,自己如果笑了,不管是真高興還是假高興,她也就立刻跟着高興。

這樣一想來,似乎又覺得真的高興起來。

“走走。”謝柔嘉笑着說道,擡腳邁步。

她們走了兩到街,一開始只是隨意的看熱鬧,走到後來就忍不住想買東西,結果發現沒有錢。

“這條街上就有砂行,我去拿些。”江鈴說道。

謝柔嘉有些意興闌珊。

“不用了。”她說道,“又不是我的錢。”

最後一句自言自語,江鈴沒聽清忙問了一遍。

“我是說又不想買了,買了這些也沒用。”謝柔嘉說道。

江鈴就點點頭。

“這些自己玩也沒意思,送人也不上臺面。”她說道。

聽她說到送人,謝柔嘉愣了下。又悵然嘆口氣。

只顧着難過,都忘了該給邵銘清準備送行的禮物,她低頭看看腳上的鞋子。

適才他給穿上就沒顧上換。

他都給準備禮物了,自己也要送他纔是。

不過送什麼東西好呢?不管買什麼都要花錢。

謝柔嘉看着腳上的鞋子眼睛一亮,謝柔清送她的是自己做的東西,那她也自己做一樣東西就好了。

做什麼?

鬱山山裏有很多東西,回去之後好好琢磨一下。

念頭閃過。她就一刻也不想在城裏呆着了。

“走走。我們回去。”她轉身說道。

江鈴也不問立刻跟着轉身,有人站到了她們面前,躬身施禮。

“可是鬱山的柔嘉小姐?”

謝柔嘉和江鈴都嚇了一跳。江鈴還忙站在謝柔嘉身前。

這是一箇中年男人,穿着青袍,看上去普普通通毫不起眼。

是家裏的人嗎?江鈴有些疑惑。

謝柔嘉卻挑了挑眉。

這人稱呼她是鬱山的柔嘉小姐,而不是謝家的二小姐。

“是。”她說道。

那人就再次施禮。擡起身來。

“我是彭水縣衙的主薄,姓黃。受人所託給柔嘉小姐送封信。”他說道,一面從袖子裏拿出一封信遞過來。

縣衙的人?還是個官吏?送信?

謝柔嘉很驚訝,看着空白的沒有任何字跡的信封,遲疑一下接過來。耳邊那黃主薄不緊不慢的說話聲。

“….我先是去了鬱山,得知柔嘉小姐進城來探親,尋過去柔嘉小姐又剛走。問了城門沒見柔嘉小姐出城,想着還在城裏。就過來貿然找一找,不成想真的遇上了。”

謝柔嘉再次愕然擡頭看他。

貿然找一找,就遇上了。

他說這這樣輕鬆,可是這一路找過來並不可能這麼容易輕鬆。

去了鬱山打聽自己住處還容易些,打聽自己去向也不難,但進城之後還要打聽邵銘清的住處,尤其是離開邵銘清住處後自己的去向連自己都不知道,他要找起來哪裏會那麼容易。

見謝柔嘉看過來,黃主薄只是笑了笑施禮,卻沒有再說話,沒有說這是誰託付送的信。

謝柔嘉也沒有再問,乾脆伸手打開了信。

信上只有寥寥數行,字跡工整又飛揚俊逸。

“當時只說有事讓你可以寫信給我,卻匆忙間忘了留地址,還望見諒,現在這個遞信的人就是地址。周衍。”

周衍?

謝柔嘉甚至一時都沒反應過來周衍是誰,待回過神目瞪口呆。

周衍!東平郡王啊。

在京城送別時他說的話是真的啊!

旋即又忍不住笑了。

她有什麼可給他寫信的,又不熟…嗯也不能算是不熟,打過好幾次交道,不過也不至於到了寫信的地步,就算是喊過幾次叔叔,也不是真是親戚。

也許他是因爲當時或許是隨口說了那句話,事後想起來也該是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柔嘉小姐要是有信只管讓人交給我便是。”黃主簿接着說道,要告辭的姿態並沒有要再說什麼話。

或者他也根本就沒想自己給他寫信。

如果自己真給他寫信,他是不是也會很驚訝?

謝柔嘉念頭閃過便喊住他。

“我現在就要寫信,主簿大人稍等片刻。”她說道。

黃主簿的臉上並沒有絲毫的驚訝,而是淡然的應聲是。

街頭代寫書信的攤位上老書生已經讓開了,站在一旁好奇的看着這小姑娘提筆在紙上寫字,不知道這小姑娘要做什麼,也不知道是什麼信,不在家裏寫跑到外邊。

不過這般年紀的小姑娘們心思最多。

老書生含笑移開了視線。

謝柔嘉說了寫信也是一時口頭之快,待坐下來又覺得不知道說什麼,既然坐下來就得硬着頭皮寫幾句。

她還真沒跟人寫過信,日常面對面跟人說話還不利索。

謝柔嘉幾句磕磕巴巴生硬的問候以及感謝之後,不過這寫信跟面對面和人說話不一樣,感覺輕鬆一些。寫信就是說說自己最近的事吧,自己最近的事還真不少。

她咬了咬手指接着寫下去了。

回程時怎麼高興,聽到謝柔清出事又怎麼難過着急,邵銘清的憤怒讓她覺得又是羞恥又是難過,又到如今自己身份的事擺上了檯面要告訴衆人讓她焦慮又煩躁,想要做些什麼又不知道該怎麼做。

謝柔嘉再次停頓下,接着又提筆寫起來。

而且她從來不認爲姐妹是抱錯了。那是不可能的事。祖母是看到她幾次的祭祀就信了槐葉的話,而父親當然不是因爲信別人的話,而是看誰能帶來利益。亂哄哄的他們就一口認定自己是大小姐,自己是被抱錯的,讓她覺得很不舒服。

她這輩子最大心願就是保住謝家不再重蹈滅家之禍,能夠父母姐姐親人都健在。只是現在這期盼的事都達成了,但感覺一切又都不對。也不能說不對,這謝家,這親人一點都沒讓她覺得歡喜,反而越來越覺得心裏憋氣。看到她們就是特別想大喊大叫一通,她這是也厭惡謝家了嗎?

她怎麼會厭惡謝家呢?她明明是一心要爲了謝家的。

謝柔嘉再次咬住指頭,耳邊響起輕輕的研墨聲。她這才驚然發現自己已經寫了好幾張了,竟然是把心裏想的這些都寫出來了。

這些事怎麼能對人說!尤其還是東平郡王。

謝柔嘉有些慌亂的將這些信紙團成一團。

江鈴驚訝停下了研墨。連一直眼觀鼻鼻觀心的黃主簿都眉頭動了動。

謝柔嘉將這些信紙團爛順手塞進包着鞋子的包袱裏吐了口氣,不過寫出來心裏輕鬆很多了。

可是信怎麼辦?

謝柔嘉看着桌上的筆墨,再看了眼安靜站在一旁的黃主薄,再次提起筆寫了幾句話,晾乾之後就裝了起來遞給了黃主薄。

“有勞黃大人了。”她施禮說道。

黃主簿笑着還禮說不敢告辭離開了。

謝柔嘉看着他三步兩步消失在大街上,就跟出現的時候一般無聲無息。

她想到什麼不對了。

“咱們縣衙的黃主簿你不認得嗎?”她轉頭問正收拾筆墨的老書生。

老書生有些驚訝。

“這就是新來的那位主簿大人啊。”他說道。

新來的!

這就對了,彭水城並不大,縣衙裏的官員這些長年混跡於街頭討營生的人怎麼會不認得,而適才這個老書生見了黃主簿一點反應都沒有。

新來的啊!專門爲送信來的?

謝柔嘉有些想笑又覺得古怪,怎麼可能,湊巧罷了,她搖搖頭。

“哎呦您是謝大小姐。”老書生卻又喊起來,聲音激動。

謝柔嘉愣了下,微微掀起遮面的紗。

她當然不是謝大小姐,只不過她的臉是,百姓們分不清也是正常的,沒必要跟他們說糾纏這個。

“你怎麼認出我了?”她問道。

老書生看到她的半邊容顏,頓時更激動了。

“大小姐,你三月三的祭祀我可去看了,您唱巫歌的聲音我記得清清楚楚。”他說道,“您不知道,聽了您的巫歌,我偏頭疼的毛病一下子就好了。”

謝柔嘉忍不住笑了。

“哪有這麼管用。”她笑道。

“當然管用了。”老書生激動的說道,說着再三感謝,“我還聽說了,青山礦出了事,又是你們的巫祝撫慰了山神,救了很多人的性命呢。”

青山礦的事也傳開了啊。

挺快啊,謝柔嘉有些感嘆。

“…總之咱們彭水有了大小姐在,有謝家在,大家真是有福了。”老書生接着說道。

有什麼福啊,他們又沒做什麼。

“怎麼叫沒做什麼?就是因爲謝家,咱們彭水免了賦稅,這不是福嗎?”老書生說道。

那倒是,不過這也不是謝家的緣故,而是因爲鳳血石。

“那是因爲山神的賜福。”謝柔嘉說道,“是山神給的。”

“那也是因爲有謝家山神纔給的嘛。”老書生說道。

也許是吧,巴蜀之地的人都這樣認爲。

謝柔嘉沒有再說話,看着有很多人好奇的圍過來,她忙對老書生做了個悄聲的手勢放下帽紗疾步離開了。

不知道是因爲將心中的鬱悶寫出來的緣故還是跟老書生說笑一刻的緣故,她的腳步輕快了很多。

“小姐,我們還要接着逛嗎?”江鈴問道。

謝柔嘉看了看雖然臨近傍晚,但依舊熱鬧的街道,過去現在她都看清楚了看明白了,那就往前看吧。

“不了。”她說道,抱緊了包袱,挺直了脊背,“去謝家。”

去家裏?

江鈴有些驚訝,但立刻應聲是招過在後跟隨的馬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