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樂人連喊叫的力氣都沒有了,驚恐的看著顧銘。

只見顧銘微微一笑,抱著顧小蕊,後退一步,淡淡的說道:「打完收功!倒!」

隨著一聲倒,汪樂人撲通一聲向後倒去,直接砸在海灘上,嘴裡不停的向外流著血。 直到躺到地上,汪樂人都沒有明白過來,自已是怎麼變成這樣的。

「你們今天遠氣不錯,要不是這裡人多,我直接會殺了你!這條命暫且再給你留幾天,過幾天我會親自去取。」

顧銘冷笑,扭頭看向汪樂人帶來的手下,陰冷的說道:「帶著他滾,告訴龍哥,我會去找他的!」

這下,汪樂人等人更加恐懼的看著顧銘,沒有人不敢相信他所說的話。

汪樂人那可是龍哥手下最厲害的人,結果……

竟然連一招都沒有接下,而且還被打廢了。

幾人如做夢一般,驚恐的看著顧銘。

然而,顧銘並沒有理他們,而走向任正初。

幾人見狀,急忙跑去抬起汪樂人。

可是汪樂人全身骨骼被打碎,讓他們無從下手,最後沒辦法,幾人將外套接到一起,這才將汪樂人抬走。

苦的人是汪樂人,每動一下,那鑽心的劇烈疼痛,讓他慘叫不斷。

來到任正初面前,顧銘冰冷的問道:「你說顧小蕊偷了你的錢,告訴我實情,否則你會跟他一樣!」

任正初早就被嚇的不知所措,現在哪裡還敢狡辯,恐懼的說道:「是我故意冤枉她的,昨天我故意把錢先藏起來,然後告訴了老師。今天上漁船后,我暗中把錢放入了她的口袋!求求我,我知道錯了,別打我!」

眾人一聽,頓時明白了。

大家都是常年出海打魚的的人,海上的情況瞬息萬變,誰也不可能帶那麼現金在身。

要知道那可是幾千塊錢,如果扔海里,別說這一天白乾,恐怕半個多月都要白乾。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直接蓋在了任正初的臉上,顧銘冷哼:「那麼說,你早就計劃好了是嗎?」

「是,是的,我早就計劃好了!」任正初捂著臉回答。

而他的父母已經把頭低的很低了,滿臉的憤怒,連看身邊的人的勇氣也沒有人。

太丟人!

沒想到他們的兒子會做出這樣的事。

不僅誣陷顧小蕊,而且剛才竟然還幫著龍哥的手下阻止顧小蕊離開。

在那麼緊要的關頭竟然出手坑顧小蕊,這讓他們還怎麼在這裡生活下去。

以後這頭是永遠也抬不起來了。

「滾!看在你是這裡漁民之子,這件事我不追究,但是你必須找你們的老師把話說清楚,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顧銘陰冷的看著任正初,隨後抬頭看向他的父母。

任正初的父母身體不由的打起哆嗦。

這時,孫姨走了過來。

滿臉歉意的說道:「對不起,我想幫小蕊,可是我要為我的家人著想。」

「孫姨,這是人的正常反應。在這裡我謝謝你們,小蕊就是我的妹妹,我的親妹妹,之前你們照顧她,我會回報你們。但是像任正初這樣的,我不會允許!」

顧銘臉色猙獰,他快壓制不住內心的憤怒。

說罷,顧銘將所買回來的東西取回來,便準備帶顧小蕊離開。

在他看來任正初畏懼汪樂人等而退縮,這沒什麼,這是人之長情,顧銘能夠理解。

但,任正初不僅沒有幫忙,反而在緊要關頭坑了顧小蕊一把,這讓顧銘怎麼能夠不動怒。

任正初應該感謝自己是漁民的兒子,是顧小蕊的同學,否則,他的下場一定比汪樂人還要慘。

「等一下!」

「孫姨,你有事嗎?」

顧銘回過頭看向孫姨,表情上沒有任何太大的變化。

「這……算了,沒事了,你照顧好小蕊!」

孫姨本想讓顧銘帶著顧小蕊離開,可是話到嘴邊卻咽了回去。

她不知道自己這句話說出來的後果會是什麼樣子,如果龍哥派人過來沒有找到人,那麼倒霉的就會是她。

因為是她勸走了顧銘和顧小蕊。

就在孫姨面露為難之色時,顧銘從袋子里取了一捆錢,塞到了孫姨手中。

「之前多謝你的照顧,這是小蕊曾經欠你的錢的。現在我這個當哥哥的替她還給你!」

顧銘淡淡一笑,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與孫姨劃清界線。

欠她的,全部還給她。

其實也是一種變像的保護。

孫姨微微一怔,抬頭感激的看著顧銘,她明白了顧銘的意思。

拿著錢轉身離開。

「顧小蕊欠你們的錢,你們明天上午可以過來取,哪怕欠你們一分錢,我們也絕對會還上!」

顧銘說完,拉著顧小蕊向自家走去。

兩人剛剛離開,身後便傳來了任正初的慘叫聲。

「你個畜生,竟然連這種事都能幹的出來,我們老任家的臉都讓你給丟光了。看我今天不打死的!」

「啊……爹,我錯了,別打了……」

「孩子他爹,用力打,不當我們沒生過這個孩子。我沒法活下去了,這讓我以後怎麼見人呀!」

任正初的母親哭泣的說著,可是卻沒有人可憐他們。

任誰家貪上這麼一個兒子,也無接受他的形為。

「哥,這些東西是從哪來的?」

回到漁船,進入船屋內,顧小蕊看著顧銘手中的各種食物不由的大聲尖叫起來,眼中滿是激動。

特別是看到各種小零食時,她的兩個眼睛都直了。

自從父母去世后,顧小蕊早就忘記了零食的樣子,此時口水已經流了下來。

「吃吧!這些都是哥哥睜錢買的,以後想吃什麼就告訴哥哥,或者你自己去買。」

顧銘微微一笑,將準備送顧小蕊的手機拿了出來。

當看到放在面前的手機后,顧小蕊更加無法淡定了。

「哥,你搶銀行了嗎?怎麼會掙這麼錢?」顧小蕊疑惑的問道。

「那可是違法的事,哥哥可不幹,你放心吧,這些錢都是正路來的。至於原因,一句話兩句話也說不清,以後你就會明白的。好了,我去把菜洗一下,今天晚上我們吃火鍋!」

顧銘伸手在顧小蕊的腦袋上輕輕的拍了一下,隨後起身。

看著顧銘的背影,顧小蕊流下了淚水。

那種家的感覺,在這一瞬間,重新回來了。

她再次體會到被親人照顧的感覺,這感覺已經幾年沒有過了。

擦掉眼淚后,顧小蕊起身跑過去幫忙,新手機和小零食雖好,可是它們卻無法取代親情。

【作者題外話】:祝大家春節快樂,感謝大家的支持,請大家以後多多支持,拜謝!! 第二天一早,顧銘便帶著顧小蕊去了李鳳家。

李鳳家在山沙市一中的職工小區,這裡住的全是一中的老師。

剛走到小區門口,突然一道身影出現在顧銘的視線中。

「咦!你怎麼來這裡了?」黨靈芸看到顧銘后不由的激動的跑了過來。

看到黨靈芸,確實讓顧銘有些意外,但還是禮貌性的笑道:「我是陪妹妹過來找她的班主任的!」

這時,黨靈芸才注意到顧銘身邊的顧小蕊。

「黨主任好!」

黨靈芸的出現,嚇了顧小蕊一跳,她怎麼也沒想顧銘會認識黨靈芸。

要知道黨靈芸可是她們學校的教導主任,人送外號冰山女魔頭。

據說從來沒有看見她笑過,而且她不管對學生還是老師管理的十分嚴格。

剛才看到黨靈芸對顧銘笑的時候,顧小蕊整個人都愣住了,這還是傳說中的冰山女魔頭嗎?

「你好! 慕先生,我會乖 你是……」黨靈芸一時間沒有想起顧小蕊的名字。

看了顧小蕊一眼,顧銘扭頭對黨靈芸說道:「我妹妹顧小蕊,我是來交學費和補課費的。」

顧銘沒想到黨靈芸竟然是顧小蕊的教導主任,看來這個女人不簡單呀!

如此年輕就當上了教導主任,看來家中背景一定很厲害。

可惜這一切都跟顧銘沒有關係,他只是忍不住八卦的心,猜測一下罷了。

「你是顧小蕊?」

聽了顧銘的話,黨靈芸終於想起了顧小蕊,臉上閃驚喜。

她們整個山沙市一中,只有這麼一位拖欠學費的,而且還是她親自批准的,她怎麼可能沒有印象呢。

「沒錯!」顧銘淡淡的點頭。

「不對呀,在我出去學習的時候,我記得顧小蕊的學費已經免除了,另外你剛說的補課是什麼意思?」黨靈芸疑惑的問道。

兩個月前,她接到上面的命令,去外地學習。

可是她當得非常清楚,當時顧小蕊參加全省數學比賽時,取得了第一名的成績。

學校不僅免除了她的學費,而且還有五千塊的獎學金。

本來學校準備慶祝的,可是因為黨靈芸和學校的一個校領導要一同離開學習,所以這件事就召開全校大會表彰。

但是獎學金可是讓她的班主任李鳳轉交了顧小蕊的。

聽了黨靈芸的問話,顧小蕊顫抖著身體,躲到了顧銘身後。

「難道不是你們學校組織的補課嗎?你剛說的學費已經免了是什麼意思?」顧銘問道。

可是心中卻充滿了疑惑,難道補課的事,並不是學校的行為?還有學費已經免了,為什麼那個李鳳還來家中索要!難道這裡有什麼隱情?

果然,下一秒黨靈芸的話,證實了他的猜測。

「現在全國都禁止補課呢,學校怎麼可能去組織。顧小蕊參加全省數學比賽取得了第一,那可是為我們學校爭了光,學校不僅免了她的學費,而且還有五千塊獎學金呢?難道她的班主任李鳳沒有告訴你們嗎?」

「嗯?」顧銘一聽,頓時眉頭緊鎖:「昨天,就是她的班主任李鳳親自到家裡來要的錢,包括補課的費用。」

「顧小蕊,獎學金你收的了嗎?」

黨靈芸忽然意識問題有些不對,急忙扭頭看向顧小蕊。

顧小蕊搖了搖頭,「沒有!」

「難道……」

頓時,黨靈芸全部明白了,她的臉色不由的變得冰冷起來,現在看來,那麼只有一種可能性。

「顧銘,你給我幾天時間,我一定會把這件事查清楚的,給你和顧小蕊一個交代。」

說話的時候,黨靈芸身上散著一股濃濃的殺氣。

不管是誰私吞了顧小蕊的獎學金,她都不會放過,而且還補課的事情。

上面早就下了文件,不允許以各種形式的方式進行收費式的補課,可有的人竟然敢頂風做案。

在黨靈芸看來,這件事可不是李鳳一個人能夠辦到的,幕後一定還有人。

「好!那我和顧小蕊就先回去了,我等你的答案!」

即然黨靈芸都這麼說了,那麼事情一定是真的。

在準備帶著顧小蕊回家時,顧銘又回頭看了黨靈芸一眼。

「黨主任,春節期間,我沒什麼事,如果你的那位親人要是看病的話,你就給我打電話。」

說完,顧銘與顧小蕊一同離開,留下再一次發愣的黨靈芸。

「這個傢伙,還真是現實!沒有顧小蕊這件事的話,他恐怕根本不會幫我……」

黨靈芸搖頭苦笑,隨後臉色一冰,直接向著校長家走去。

顧銘帶著顧小蕊並沒有回家,而是去了商場,買了些衣服后,兩人開始採購起了年貨。

顧銘本想去買個房子的,可是已經臨近年關,有些手續根本無法辦理。

而且昨天晚上,他偷偷的下水試了一下,沒想到先天神珠的神鼻竟然還在,他在水下不僅可以自由的呼吸,還能吸收一些靈氣進入體內。

所以顧銘暫時放棄了這個買房的想法。

不買房子,可以改善船屋內的生活條件嗎?

……

啪!

一聲脆想,一部手機被碎到了地上,瞬間碎成了一地的零件。

豪華別墅內的客廳內,龍哥大發雷霆,臉色十猙獰,渾身散發著殺氣。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這次派去的人竟然又失敗了,而且就他的堂弟汪樂人都被廢了,現在躺在醫院裡連說都不能說。

同時,龍哥心中卻無法淡定。

汪樂人可是化勁期武者,竟然讓對方就這麼活生生打碎了全身的骨骼,那麼對方的實力至少是神話。

可是怎麼會有這麼年輕的神話呢?

山沙市地處大海之中,四面環海,離海省還有著很遠的距離。

消息上自然要封閉一些,特別是關於武者界的事情,更何況龍哥已經好幾年沒有離開過山沙市,自然不知道顧銘的過往。

如果他知道的話,結合這次的事情,龍哥一定會猜出對方是誰。

可惜,龍哥恐怕到死也不會知道,自己得罪了一個什麼樣的敵人。

更讓他憤怒的時,他的手下,送汪樂人去了醫院之後,便失蹤了,失去了聯繫,現在就是他想尋問發生了什麼事都沒有機會。

「到底是誰幹的,是誰?」龍哥大聲咆哮著。 龍哥想不明白,竟然在山沙市敢動他的人,而且還是他的堂弟汪樂人。

此時此刻,他可不相信與自己做對的是那些漁民還有一個陌生的年輕人。

他相信,一定是有其他勢力也知道了那片海域的情況,利用顧小蕊來對付他。

不然,自己的堂弟汪樂人怎麼會被廢,而且就連跟他一起去的人全部都消失了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