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點頭,拿起話筒到嘴邊,此後不久。

「你早就該拒絕我,不該放任我的追求……」

開始了!

調子很熟,那是幼年時媽媽哼唱到銘刻入骨的記憶,歌詞也清晰,因為逐字逐句就在屏幕上。

便是這一開口,霎時間一股時空顛倒的滄桑伴隨著低沉而磁性的嗓音鋪面而來,那一刻,全場安靜。

江未雨呆了!

徐薇呆了!

雲陽鄭越還有那些等著看笑話甚至肚子里已經打好嘲笑腹稿的人,全呆了!

「好好聽!」

「為什麼會這麼好聽?」

「他到底經歷過什麼,為什麼這聲音聽著好想哭?!」

「柔情百轉,千百年回眸,我想,那一定是個很美很美的故事!」

「……」

少女的心思通常都很敏感,而此刻的包廂裡頭,女生數量比男生多。

而相比其它女生,江未雨此刻的感受大不相同。

「這才是真正的你么?」

「你總是這樣,你總是把最真實的自己隱藏著,從來不讓人看到!」

「或許只有在媽媽面前,你才會袒露最真正的自我吧,又或許,你應該跟媽媽一起唱這首歌!」

「……」

看著雙目閉上,明顯進入狀態,連那蹙起的眉頭間都寫滿了故事的男人,說不上為什麼,江未雨心中前所未有的複雜。

說實話,林昊唱功很一般,嗓音也算不上太出色,但偏偏是那種侵染著歲月氣息的味道,讓人沉迷,沉醉,不可自拔。

與之相比,接下來徐薇的歌聲雖好,但不論意境還是味道,皆遜色不知一籌。

便是如此,看似二人的合唱,實際上不如說是林昊的獨唱。

這次合唱中,徐薇歌聲存在的唯一意義,或許就是為了進一步襯托林昊的歌聲。

雖然沒有明說,但這其實是所有人心底達成的共識,包括徐薇自己!

站在林昊身邊,其實她才是最受感染的一個。

別人只能從歌聲中聽出一個故事,可她卻能從中聽到很多很多,每一個都那麼凄美絕倫,每一個都那麼讓人肝腸寸斷……

就這麼聽著聽著,唱著唱著,不知不覺,她已經淚流滿面。

她不明白他為什麼會有那麼多悲傷的過往!

她也不明白他才二十齣頭怎麼會經歷那麼多!

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但是,她突然很心疼他,她突然想要不顧一切的抱住他……

可她終究還是克制住了!

她想,但是她不敢。

這是一個堅強的男人,他或許有很多悲傷的往事,但是他絕對不脆弱,也絕對不需要女人的同情與憐憫。

她不想因為一時衝動而毀了二人之間這份得來不易的親密與默契。

便是這般,一首歌唱完,好久好久,人群面色各異,百般滋味在心頭…… 一曲終了,場上安靜莫名。

林昊已經以上廁所為由暫時離場,包廂里,也不知為何,忽然江未雨心中就沒了興緻。

感覺很奇怪!

明明不是自己喜歡的,明明都希望撮合林昊跟徐薇一起,可真正看到二人琴瑟和諧,配合得天衣無縫,她心裡又莫名不是滋味,彷彿屬於自己的東西被搶走了一般。

雲陽目光閃爍!

感覺氣氛不大對,他也不提唱歌的事情了。

時間距離九點還有十多分鐘,原本這場慶祝會最大的驚喜是安排在九點整,現在他決定提前。

是以,他找了個借口出去安排。

便在此後不久,一座十八層比人都高的大蛋糕推了進來。

看著精美大蛋糕,看著蛋糕上搖曳的燭火,忽然江未雨略顯惆悵的心情又好了許多,心裡也多了許多感動。

如果說這都不算什麼,那麼當那個推蛋糕進來的「男侍」放開推車拿起話筒,繼而抬起頭,那一刻,短暫的靜默之後,瞬間包廂里少女驚喜的尖叫聲不斷,氣氛爆棚。

……

包廂里的情況林昊並不知情。

找借口離開,並不是為了回味往事,更加不會是因為傷情。

前塵舊事,值得追憶者,悔之不及者,其實良多,然而以他磐石般的心境,還不至於為之沉迷。

之所以離開,還是因為當時現場的氣氛與情緒不大對。

不想因此而攪了慶祝會,壞了江未雨的心情,是以他主動出來躲清靜。

上了個廁所出來,順便又在大廳里坐了一會,感覺時間差不多,他準備回包廂裡面去。

就在這時,忽然有聲音從身後傳來!

「站住!」

「山不轉水轉,這世界可真小,小子,我們又見面了哈!」

嘴上叼著一支煙,吳超快步上前。

緊隨其後,王亮也跟了過來,正面斜覷著林昊,似笑非笑道:「世界這麼大,偏偏短短几日內連續遭遇,說起來,還真是緣分呢!」

說罷又似模似樣周圍看了看,而後眯著眼道:「上次有新鄭的幫你,不過這次你身邊好像沒人,如此,上次的賬,咱們是不是應該算一算了?」

便在這二人之後,陸陸續續又有一夥的人跟了過來。

這是一個典型的小圈子,成員都來自江浙地區,目的是交好柳家。

這個圈子裡頭,來自吳家的吳超和來自王家的王亮,算是兩個小頭目。

寒夜漫長,也不怎麼睡得著,是以圈子裡幾個人一合計,決定過來喝喝酒唱唱歌,順便找找樂子。

還真不湊巧,剛過來就看到林昊從大廳沙發上起身。

聽吳超王亮把事情來龍去脈一說,這些人也不講什麼道理,紛紛摩拳擦掌,一副要力挺兄弟到底的架勢。

更加不湊巧的是,王亮嘴裡那姓鄭的並非不在,而是恰好就在附近。

從手下人處得知此處動靜,鄭君華走了出來。

看了看林昊,又看了看明顯有些敢怒不敢言的吳超王亮等人,不同於上一次,這一次,他絲毫沒有要出面解圍的意思。

「你能認識到你我之間差距很大,說明你很有自知之明。

但是,我覺得你認識可能還不夠深刻,你我之間的差距,其實比你想象中還要大。

上一次路邊,我能順手解你的圍,而這一次,我也能輕輕鬆鬆讓你滿地找牙。」

看著林昊,鄭君華淡淡笑道。

說罷也不再看林昊,目光落在吳超等人臉上,淡笑道:「別怕,我就出來走走,這次沒人攔你們……」

說完十分瀟洒轉身走人。

雖然也被這帶著淡淡高傲與嘲諷的言行舉止氣得不輕,可吳超王亮等人到底放心不少。

「看來我剛才說錯了,姓鄭的不是不在,但是那又能如何呢,這次他不打算幫你了啊!」王亮笑,笑臉之下是掩飾不住的陰冷。

吳超噴了口煙,冷冷道:「走吧,跟我們出去一趟,省得在這裡弄髒了人家的地方。

你也別怕,放心,我們不會要你的命,最多就揍一頓,讓你躺上兩天。

你也最好識相一點,乖乖跟我們走的話,很快這事就了了,日後我們也保證不找你麻煩。」

便是這麼說著,幾個人圍了上來。

林昊不動聲色。

其實他不記得這兩個傢伙叫什麼名字了,他就記得出關那夜之後的早晨,這兩人開車差點撞到糖姨的車,之後還胡攪蠻纏了好一陣。

原本這事他已經不放在心上了,卻不曾想,這二人又不知死活跳了出來。

聽著周圍的聲音,也沒想太多,他點頭道:「那走吧,弄髒別人家的地方的確不好……」

乾淨利落,說完就往外走。

原本以為他多多少少要反抗一陣,再不濟也要問一句若是不跟著走會如何,眼下一看他這麼乾脆,吳超等人反倒是愣了。

不過這樣也好!

「既然你如此識相,那本少決定了,一會手下留情,下手盡量輕點!」

哈哈大笑,吳超等人跟上。

林昊也不生氣,點頭道:「知道手下留情就好,一會你會很慶幸自己說過這句話的……」

就這樣,一行人從娛樂城出來,不多久就走到一個偏僻的小巷子。

吳超王亮幾個嘎嘎怪笑,擼起袖子準備動手,林昊也做好了輕點打的準備,偏偏就在即將開始的時候,忽然有人闖了進來。

而後巷子里莫名其妙就熱鬧了!

「打,往死里打!」

「啊——」

「住手,你們到底什麼人?」

「連我們都敢打,知不知道我們是誰,信不信回頭我們找人弄死你們?」

「呵,還嘴硬?

吳少是吧,王少是吧,放心,沒打錯,我們跟過來,打的就是你們。

您幾位也別跟我們一般見識,我們也是聽命行事,您幾位要是實在咽不下這口氣,喏,那邊,娛樂城裡,白少就在裡面,你們找他去!」

「白少,哪個白少?」

「白家的白子江?」

「呵呵,你們知道得太多了,白少的大名也是你們叫的?

打,給我狠狠的打!」

「……」

就是這樣,一切都是那麼的莫名其妙!

吳超等人是莫名其妙挨了一頓打,林昊,也是莫名其妙省了一番手腳。 來如電,去如風。

突然闖入的一群人,摁著吳超王亮等人一通痛毆之後,很快又撤離而去。

「哎喲——」

「疼死我了,天殺了,下手可真狠啊!」

「這白子江發哪門子瘋,井水不犯河水的,他好端端找人來打我們做什麼?」

「前有鄭君華,後有白子江,招誰惹誰了都?」

「一個鄭家大公子,一個白家大少,什麼時候老鄭家跟老白家關係這麼好了?」

「……」

兇徒離去的之後的小巷,哀聲遍野,一片狼藉。

那略顯哀怨的痛哼聲中,昭示的不僅僅是王亮等人身體上的痛,更有心靈上的傷。

林昊還在。

全程他就靜靜看著,沒插手,沒多話,而整個過程,彷彿就沒他這個人一般,所有的拳風腳浪都避著他走。

他也不想太多。

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這麼一群人,那白子江究竟何人,這些他通通都不考慮。

他只知道,出來這麼久,該回去了。

不過在離開之前,他還有事情要先確認一下。

緩步走到還爬不起來的吳超跟前,他問道:「還打罵?」

「打?」吳超一愣,繼而勃然大怒:「打你妹,沒看到老子們現在都失去戰鬥力了啊?」

暴怒!

屋漏偏逢連夜雨,本來就身心俱創難過得想哭,偏偏這傢伙還跳出來撩撥,不是傷口上撒鹽是什麼?

這要放在之前,肯定二話不說往死里打,現在……噝,別說打,連大聲說話都會扯動傷口,一抽一抽的疼。

林昊不是太懂「打你妹」什麼意思,事實上他也沒有妹妹。

不過他還是聽懂了,這幫人失去戰鬥力,不打了!

「既然不打,那我走了!」

淡淡一語,不再看這些倒霉的糊塗蛋,林昊抬步便走。

步子也不大,一步正好踩在吳超手背上,那一刻,劇痛中一股心酸委屈湧上心頭,鼻子一酸,堂堂吳家大少居然哭了。

林昊也不管。

一世縱橫,他早已習慣一切為他讓路,他從不主動避讓什麼,也從不因何而改變自己的步伐。

是以,繼吳超之後,王亮等人或多或少都慘遭踐踏,痛在身上,傷在心靈。

也就在他離開之後不久,小巷裡罵罵咧咧充滿怨毒的聲音又打了起來。

梁子結大了!

白子江身為湖州第一大少,身份地位並不比鄭君華來得低,如此,白子江的晦氣他們自然不敢去尋。

林昊就不一樣了!

原本看這小子識相,還打算下手輕點,現在看來,這小子根本就不識相,得好好教育教育,得使勁教做人。

……

身後發生的事,林昊並不知情,從巷子離開,他很快回到娛樂城。

剛剛進門就已經有人在等著他了。

湖州白家,白子江!

除了白子江,還有之前見過,原本是跟著過來幫江未雨慶祝生日後來離開的白子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