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年只好把要說的話憋回去,最終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那是不是代表……你和柳慕青要分手了?」

時漾聽了游年這個問題……笑了笑,突然轉身,踮起腳在游年耳邊說道:「等我。」 “對啊。?如果我們也加入的話,不知道那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感受,反正感覺肯定不好受吧。”司空純也在一邊的感嘆。

“也許吧。”白筱也非常的慶幸,還好還好,還好他們提前做了準備。真是太好了。

“這位家長,看來你們是已經做好了準備了。像你這樣的媽媽現在實再是太少了。這兩個孩子,真是幸福啊,有你這麼認真的媽媽。”校子對白筱一番誇獎,誇的白筱都羞紅了臉,其實她不過做了一件很普通的事情而以,根本沒有什麼好值得一提的啊。可是校長這麼了,就感覺挺了不起的。

“校長先生。謝謝您的誇獎。”白筱說道。

“哈哈哈。你們就在這兒好好的休息一會吧。我去忙別的事情了。”校長很是開心的離開了。

不過,知道什麼叫天有不測風雲嗎什麼叫事與願違嗎嗯,也許你沒有體會過。可是,司空翼和司空純就體會了。明明剛剛在還那和慶幸着今天不能和這些人在超市裏擠來擠去,可是沒過半小時,他們也加入了這個大部隊。

爲什麼呢因爲司空冷語的出現,改變了這一切。搞的司空翼在那兒跳腳,“老爸,你爲什麼昨天晚上不做決定,害得我們現在非得在這兒和別人擠呢”

“沒有辦法啊。今天早上奇蹟般的所有的事情都搞定了。然後看看時間也挺充足的,就過來看看嘛。然後看到學校只有你們三個人,挺可憐的,我就想,如果都沒有人去,那我就帶你們去好了。可是我哪裏知道是這些人都不知道有這個變故,所以跑到超市來搶購呢。唉,沒有辦法了,來都來了,不陪你們去不是更說不過去嘛”司空冷語說道。

“唉。”司空純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要問他高興不高興當然是高興的。因爲爸爸從來沒有參加過他們的活動。當然了,生日是除外的。所以,這是爸爸的的第一次啊,他們能不高興嘛。所以,雖然現在在這擠着,非常的辛苦,可是想到一會能和爸爸一起去玩,他還是打心底裏笑開了花。

“好了好了。我們快一點吧,一會爭取在車上佔一個好的位置,我可是不太會坐車。所以我一定要坐前面的。”白筱說道。不過人流真的好多啊,本來這家超市生意就不錯,再加上又到了中午的時間,很多人下班買菜來了。所以就顯得特別的擠。他們也只能慢慢地隨着人流前進。好在男人也沒有什麼好買的,只要買兩套換洗的衣服,再買一雙能登山的鞋就好了。因爲司空冷語的腳是挺大的。43碼,這個碼穿的人比較少,所以他買的還比較順利。很多人的碼因爲比較多人穿,所以根本都買不到登山專用錢,只能隨便買一雙穿了。

總算從人流中走出來的時候,這四個人可是真的是鬆了一口氣。

“總算是出來了。這些人都瘋了,買東西都不用錢的嗎”白筱真的是無語了。前面沒有準備吧,現在來超市準備,一準備就推了三架購物車的東西。一結算就是八千九千的。這真是錢多到燒得慌得吧。哪裏像她,給司空冷語準備的這份,也才八百多塊。反正是去登山,又不是去幹嘛,鞋有些貴,七百九十九。衣服褲子就隨便一點了,那種做特價的搞了兩套給他就行了。家裏的衣服堆成了山,沒必要上這兒花錢再買吧。

等回到學校的時候,已經很多人都上了車了。前兩部車都已經坐滿了,第三部車也已經有人上了。白筱提着東西,可以說是箭步如飛啊。三步並作兩步的衝上了車。上去佔位置去了。司空冷語拿着承重的行李。在後面舉步爲艱,這都怪他平時太宅了,所以都沒有怎麼運動。要不然,也不至於這樣啦,才提沒兩步路,他就已經有些喘了。

司空翼和司空純上了車。白筱又跑下來幫司空冷語搬東西。要說她還是挺體貼的,知道人家拿的東西重嘛,她就過來搭把手,“怎麼樣是不是很累啊”白筱問道。

“累開玩笑,我可是一個男人。這點東西怎麼會累不過就是這些東西拿着走路不方便而以。”司空冷語這就叫死鴨子嘴硬。認軟一下有什麼關係呢真是的。

“這樣啊。 我有一棵大道樹 看來我都不必過來幫你的嘛。那你慢慢搬吧。不過,我還是要拿一樣東西。”白筱從司空冷語的身上找了一樣東西,“就是它了,它可是我們的午飯。估計大家都是買了東西在路上吃了,我們沒有買,只有瑪莎爲我們做好的便當。那,我先走了哈。您慢慢來。”白筱說完,像只小精靈似的飛走了。

司空冷語剛剛的強硬態度馬上就軟了下來,太哪,原來死撐是這麼的累啊。早知道就不撐了。真是重死了呀。他現在真的好後悔自己爲什麼要答應拿這麼多的東西啊。爲什麼在人家來幫他的時候,他還要死撐啊這只是在累死他自己而以啊。男人有的時候就是不可理喻,死要面子,好像少了面子就丟了命一樣。至於嘛,幹嘛要這樣雖然他是一個男人,可是有的時候他也會覺得自己太愛面子了。

這面子愛的讓他難受。

等他上車的時候,三個人已經坐在位置上吃東西了。而且就累得像一條死狗一樣,也不知道是怎麼把他自己給拖上去的。每一步都讓他感覺到沉重。

“爸爸。”司空純興奮的喊道。快過來吃東西了。

“哦。”司空冷語無力的應了一聲。

白筱則在一旁偷笑,愛死撐吧,這一回就讓你體會一下什麼叫死撐的滋味。要幫你,你還閒事兒多。哼哼,看你下次再小瞧女人。當然了,這些都只能是在心裏想想。如果講出來,估計這個男人又要發瘋了,所以,至少在表面上,白筱的表現還是體貼的。將人拉過來,喂他吃東西。算是體貼了吧。 「等我。」

游年默默重複著這兩個字,這麼多天已經冰涼的心竟然奇迹般的又熱了起來,他覺得這兩個字真的是他近期聽到的最美妙的詞了。

看著時漾離開的背影,游年簡直不要太激動,天知道他知道這些全是柳慕青和時漾倆人一起策劃的,他有多驚喜,時漾讓他等她,等她……回到他身邊!

這時一聲驚喜不已的聲音,突然傳進游年的耳朵,同時也傳進了時漾的耳朵,是蘇木槿的一聲:「游年,你還沒走?」

時漾與那位穿著粉色小西裝的女生擦肩而過,能看到那女生隱藏不住的驚喜與笑意,心裡就像被鈍器敲了了下,游年他……也有權利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吧,她總不能讓游年一直等著自己不是?

況且,自己叫游年「等她」難道表達的還不夠明顯嗎?可是游年卻沒有追上來,那自己之前看見游年眼中的眷戀都是假的嗎?

那個女生……好像真的很喜歡游年呢,自己嘴上說著游年自私,可是行動上不也照樣自私?她有什麼資格說別人。

分手是她提出來的,狠話也是她放出來的,她有什麼資格讓游年還在原地等他,真的是自作多情了啊。

輕輕吐出一口氣,笑了笑,那就……祝福?

可是幾秒后笑意又僵在了臉上,怎麼祝福!她不是聖母,祝福這件事她做不到,做不到啊。

佯裝不經意的回頭,看見那女子拉住游年的手臂,笑得像找到自己最心愛玩具的孩子,游年……

時漾承認吧,你連現在游年的反應都不敢看了。

游年還沒從那聲「等她」中反應過來,面前就不是時漾了而是蘇木槿,一抬頭就看見時漾回頭,心裡一喜,想抬步追上,被蘇木槿攔住,「游年,蛋糕沒切,你能不能和我一起去切?」

游年急著追時漾,一雙眼睛都黏在時漾身上了,哪有功夫管蘇木槿啊,拉開蘇木槿就想去追。

不小心把墨鏡碰掉了,本來在大廳的人都以為蘇木槿喊游年是同名同姓呢,墨鏡這一掉,直接暴露了游年的身份,一時間,整個大廳都被女生的尖叫充斥。

「我的天哪,今天竟然能在這兒看見我男神!快看,我男神,我男神!」一個女生拚命搖著坐在自己旁邊的男友激動道。

「我說,不就是個小白臉……」身邊的男友還沒把話說完,直接收到了旁邊坐著的所有女生的眼刀,頓時止住了話頭。

另一邊的其他女生都在瘋狂偷拍,也不對,怕是光明正大的偷拍了。

游年無奈的看著四周,沉聲道:「木槿,我們惹上麻煩了!你看看四周,趕緊走吧。」

游年見馬上就要有大膽的粉絲來要簽名了,捉住蘇木槿的手腕就跑。

蘇木槿被游年拉著,游年的手很大,能把她整個手腕包住,暖暖的,很舒服。突然就笑了,「游年,這樣真好!」

游年只顧著往前跑,沒聽清蘇木槿說什麼,只是看了她一眼。

另一邊的包廂,氣壓簡直低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四位大家長坐在柳慕青前面,柳慕青就像個出去玩被家長加班主任同時抓包了一樣,乖乖的低著頭坐著。

氣氛一度尷尬。

柳慕青動了動冰涼的手指發出一個字:「媽……」

還沒開始說呢,被傅佩蘭冷冷的打回去:「別叫我媽!我不是你媽!我傅佩蘭也生不出你這樣風流的兒子!」

柳慕青吃了一癟也不敢再求媽媽,直接看向還算好說話的父親大人,討好道:「爸~」

一向脾氣很好的柳天南,第一次冷下臉:「哦,你還知道我是你爸啊!我的好兒子,你就這麼給你老爸丟臉?你就這麼不喜歡時漾嗎?漾漾哪點比不上你看上的那個女人?你告訴我,我就不明白了,你就這麼饑渴,就這麼氣我和你媽媽嗎?」

這是傅佩蘭也接過話頭,道:「今天我們就好好談清楚,正好今天你時叔和華姨也在,你到底喜不喜歡時漾!」

柳慕青偷偷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時京墨和華素馨,悄悄咽了咽口水,道:「我……」

華素馨還是不相信自己看著長大的柳慕青竟然是這樣花心的孩子,道:「慕青,你如果不喜歡時漾的話,你就和我們說,我和你時叔還有你爸爸媽媽也不是那麼不近人情的人,當初也只是讓你們試試而已,要是真的不喜歡就直接說,不用背地裡找女朋友,時漾能理解,我們也可以的。但是,如果你還喜歡時漾,再找女朋友想腳踏兩隻船,那我可是第一個不允許的!」

柳慕青聽了華素馨這麼一番「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話,也只能苦笑了,自己和時漾要不是這麼做,這四個人怕是早就吧訂婚日期商量好了。

這次看上去是個簡單的家庭聚餐,說到底不就是訂婚宴嘛,只是先確認和商量日子,以自己爸爸媽媽對時漾的疼愛,怎麼可能不給時漾一個最難忘的訂婚和最盛大的婚禮?

這麼一想,柳慕青就更不後悔和時漾這麼做了,簡直再正確不過了,想到這裡,柳慕青也不那麼慫了,於是,大膽的承認道:「我不喜歡時漾。」

正巧,時漾這時開門進來了,就聽見那句堅定的,「我不喜歡時漾。」

心裡真的佩服死還能理直氣壯說話的柳慕青,這像是要她救的樣子嗎?

這時四個家長都沒人管像宣誓一樣的柳慕青,愣愣的看著「僵」在門口的時漾,都有些語無輪次了。

傅佩蘭:「我的寶貝哦,你最招人喜歡了,別聽那個臭小子瞎說知道嗎?」

柳天南:「小漾漾,那小子就是嘴巴欠抽,你肯定聽錯了,剛剛那小子絕對沒說他不喜歡你,你別往心裡去,知道嗎?」

時京墨,華素馨越聽越覺得柳天南這話不對勁,突然反應過來,只剩下無言了,這就算時漾沒聽見,也被他說聽見了吧!

時漾抬起頭,露出蒼白脆弱的神色,輕輕的搖了搖,輕聲道:「我可能還不夠好吧,有比我很好的女孩子,慕青喜歡也正常,我……」這時,應景的一滴眼淚就落了下來。

柳慕青真的要被雷到吐血了,不是說好救他的嘛,這怎麼還火上澆油啊。 “你好。?我是菲斯皇家學校的老師。我叫葉墨兒。”一位老師樣子的人突然的出現,打斷了白筱表現體貼的機會。白筱將自己手中的食盒放到膝上蓋好。擦了擦手。

“你好。我叫白筱,是司空翼和司空純的媽媽。”白筱溫柔的說道。

“我知道。我來找您就是校長特意交待的。他說,看得出來您是一個心中有孩子,願意爲孩子付出自己時間的家長。現在很多家長爲了自己玩,可能就是直接給孩子錢,或是交給家裏的老人去帶。在這樣的環境下,孩子學壞的機率會比較高。所以呢,現在像您這樣的家長已經不多了。所以,我們想請您加入這一界的知心家長行列,可以嗎”葉老師說道。

“知心家長那是什麼啊”白筱不明白。

“是這樣的。知心家長呢,就是專門負責收集一下家長們中的意見。雖然說,家長有意見和老師提。可是有的時候,可能會挨於情面或是別的什麼,而不敢和老師提出來。可是家長之間就會好的多啊。 我的青春叛逆期 而您就可以把平時收集到的一些意見啊,或是您的一些想法告訴我們。就是一種相互配合的作用吧。然後,如果學校要組織什麼活動,也會和知心家長商量的。儘可能是滿足大家的要求吧。”葉老師很認真的解釋了一番。

白筱想了想,這的確是很好的一件事情,可是,自己暑假結束後,也差不多要回北京了,再加上自己又沒辦法經常來這兒。當了這個家長也沒有用啊。反正都和大家不認識嘛。再說了,就算是她想做,可是司空冷語也會不讓吧,畢竟自己和他不是夫妻,這一次也不過是因爲契約的關係,所以自己纔可以這樣陪着兒子的。以後呢誰又會知道以後會怎麼樣只要他的一個不高興,自己連兒子也見不到。那樣,不是很糟糕嗎

白筱明白,自己可能沒有這個資格,雖然今天她因爲自己所做的決定而感覺很高興,可是她不能因此而得意忘形。“葉老師,我非常感謝您的好意。可是,我的工作不在這兒裏,我在北京工作。所以,平時我也很少有時間去了解這些事情了。再說了,我不可能常回來,這一來一往的,也非常的不方便。我想通過這次的活動,一定會找到比我更合適的人選的。大家只不過是一時的沒有想到,而我只是誤打誤撞的,因爲不瞭解,所以想看看大家以前的經驗而以。這,實再是沒有什麼好值得去提的。”

“這樣啊司空媽媽,您真的確定要放棄這個機會嗎其實當我們學校的知心媽媽的話,你見兒子的機會會比較多哦。平時,我們都不會讓家長來探望孩子的。所以,只有國家的法定節假日,孩子們才能回去。當然了,星期六和星期天除外。可是,如果是知心媽媽,因爲平時都要到學校來進行一個交流嘛。所以見到孩子的機會就有了哦。您真的不再考慮嗎”葉老師問道。

司空翼聽到這個,一下來了精神,媽媽可以來學校看他們的。那樣,他們就更有機會見媽媽了是不是“媽媽,你就同意吧。到時你可以來學校看我們啊。再說了,爸爸答應,到時讓你回來上班的。你就不用再回北京去了啊。”

“嗯”白筱狐疑的看了一眼司空冷語,什麼時候的事啊,她怎麼不知道啊她眨着大眼睛,看着司空冷語,她真的不明白,這又是啥子情況啊契約上也不有這一條啊怎麼了呢,就給她做了這個決定

司空冷語真心無語了,這兩孩子怎麼啥都說呀,真是的,“那個,老師啊。雖然我是想把她調回來工作,可是她公司那兒一時半會也不放人啊。要不然這樣吧。等她真的能回來工作以後呢,再去當這個知心媽媽吧。現在是真的沒有辦法的。”

“爲什麼沒有辦法啊爸爸。和媽媽的老闆說,再不放人,就不和他們公司合作了,一定能成的。你怎麼不試試看呀”司空純出主意到。

“這種事情怎麼可以做。這樣會被人家說的。”司空冷語說道。

看到這一家人的確是爲難的樣子,而且,這一對父母好像也不太尋常的樣子。該不會是,他們根本就不是夫妻可是聽孩子叫媽媽叫的這麼順口,應該不會吧。看了看白筱的反應,老師也知道,再說下去也沒有什麼意義,“那好吧。您就好好的考慮考慮。有答案了,到時直接給我來個電話。不過,開學的時候,一定要給我答覆啊。我閃這個名額是有限的。很多家長都想花錢買了。可是,我們校長不同意呢。這是一個難得機會,還希望你能珍惜啊。”

葉老師說完,又走下了車。車上的其他人看他們這樣,都不自覺得這個家很有意思。好像那個爸爸並不喜歡媽媽的樣子。要不然,哪有人會讓老婆去那麼遠的地方工作呢去了那麼遠,估計在感情上都不安全呢。

“爸爸。”司空翼不理解爸爸爲什麼這樣說。明明是一個這麼好的機會的。

“好了好了。這件事情我會和你們媽媽商量的。你們兩個都給我坐好了。你看看,那司機已經上車了,馬上要出發了。坐好坐好。”司空冷語命令道。

司空翼和司空純沒有辦法,保能乖乖地坐好,扣好安全帶。

一會,車子就起動出發了。看樣子,也沒有幾部車呢。好像只有五部這樣。難道真的只有這麼少的人嘛而那位葉老師也走了上來。對大家說道:“各位同學,各位家長。我們馬上就要出發了。請大家系好安全帶,並觀看乘車安全的電視。因爲我們只准備了五部車,現在五部車都已經坐滿了。當然,還有一部分的家庭因爲沒有趕上時間,所以一會他們只能自己開車前往目的地了。我們的的目的地是望陽山。那麼我們終點站見了。”

說完,葉老師便下了車。 柳慕青現在真的是有苦說不出啊,但是看時漾現在的情緒,好像時漾也有些不對勁啊。

難不成……游年沒看見這場戲?不能啊,他挑選的位置可是對游年來說最最好的視角了。

不對不對,他現在怎麼還在為游年操什麼心,還是擔心擔心自己吧。

柳慕青抬頭看著時漾,臉色很不好看,道:「漾漾……」

時漾也看向柳慕青,突然才想起來自己還沒幫柳慕青解圍呢,剛剛好像還因為一時情緒沒收回來,火上澆油了一把,頓時汗顏。

四位大家長是不知道時漾和柳慕青倆人到底在想什麼了,他們只知道現在柳慕青背著時漾找了其他女朋友,這怎麼忍啊,只有華素馨從頭到尾都覺得有點不對勁,可是一直都說不上來,只好沉默的看著。

傅佩蘭深深地吸了口氣,把服務員叫來了,道:「請幫我把這個,這個,這個,還有那些,都打包起來,我要帶走。」

頓時在場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異常難看,至於為什麼……

傅佩蘭是個吃貨,這個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吃貨生氣發飆起來,會幹嘛?

沒錯,只有——吃東西了。

傅佩蘭就是那種越生氣吃東西吃的越多,而且!還吃不胖的那種。

在場所有人都曾經經歷過那種恐懼,在大概十年前吧,他們兩家曾經聚過一次餐,那時候傅佩蘭傅女士出差去了,柳天南就帶著小慕青一起去時家吃火鍋了。

沒想到當天傅女士竟然回來了,得知他們在一起吃火鍋,頓時炸了,氣沖沖的殺到了時家,一言不發坐下就開始吃,其他幾個人還沒吃幾筷呢,一鍋的菜和肉就都被撈沒了。

最後,小慕青還拉了拉自家爸爸的衣角,可憐兮兮的說:「爸爸,我沒吃飽。」還象徵性的摸了摸自己小小的肚子,「它還好餓。」

柳天南也是無語的看著自家老婆,能怎麼辦?寵著唄!

於是哄道:「慕青乖乖的啊,等下爸爸一會兒去給你買點吃的哦。」

……

看著桌上的大袋小袋,所有人都抖了抖,這是要生氣的炸裂的節奏啊。

柳慕青趕緊看向自家爸爸,眼神中是拚命的暗示「救他」,柳天南真的是愛莫能助啊,聳肩表示自己救不了。

柳慕青心裡是深深地絕望啊,已經準備到家就坦白從寬了。

這時,時漾的手機開始瘋狂的響了起來。

「瑤瑤? 佛法無邊[快穿] 你怎麼現在打電話給我?」時漾低聲問道。

電話那頭的秦瑤簡直著急到爆炸,問道:「漾漾,你有沒有見過游年啊,我現在聯繫不到他了,現在網上鋪天蓋地都是他和蘇木槿的事情,我還想找他商量對策呢。」

游年和蘇木槿嗎?原來那個女孩兒叫蘇木槿啊,好好聽的名字呢,木槿花啊,和那女孩的氣質真的很搭。

時漾搖了搖頭,回道:「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游年在哪兒。你可以……去問問蘇木槿。」

秦瑤摸了摸頭上急出來的汗,道:「蘇木槿的電話也打不通,經紀人……」秦瑤忽然想到什麼,冷笑道:「經紀人就是不想出來澄清吧!游年多大的人氣和流量啊,再加上蘇木槿,還有馬上要殺青的《醫者仁心》是個人都想借這個機會好好炒作一下吧!游年自從到了我手底下一直都是沒有緋聞的,上熱搜不是因為新劇里的角色就是因為游年玩《王者榮耀》,為數不多的緋聞也就是和你拍的《戀愛季》,當然,那是我默許的,也是游年默許的,現在好啦,今天網上鋪天蓋地的全是他和蘇木槿來曜月莊園的事情,眾說紛紜,我微博底下和私信都快炸了,這麼大的新聞,那個媒體不想插一腳,游年這時候還聯繫不上,我……漾漾,怎麼辦啊現在。」

秦瑤拿了杯茶潤了潤嗓子,現在微博上甚至有知情人士說在曜月看見了游年和蘇木槿,游年還拉著蘇木槿走了!

這……讓人不省心的傢伙!

時漾被秦瑤這麼一說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可是……游年,她是真不知道在哪兒啊。

只能安慰道:「瑤瑤你別急,我……哎,這樣吧,你現在去找找曜月的監控,看看游年到底去哪兒了。我這兒還有事兒,先掛了。」

「喂?喂?喂?」秦瑤看著手機上顯示的「通話結束」,重重的嘆了口氣。

……

兩家在曜月莊園門口分別,臨走前,傅佩蘭「笑」著,拍了拍自家兒子的肩膀,對著時京墨夫婦說道:「京墨,素馨,你們放心今天我一定好好的,問清楚這件事情,給你們一個交代,柳慕青啊,你會好好配合的吧!」傅佩蘭笑著把「好好」這兩個字吐出來,然後喊著柳慕青的全名。

柳慕青已經記不得自家媽媽什麼時候喊自己全名了,現在他只知道,再不「坦白從寬」的話,接下來就是「抗拒從嚴」了。

時京墨也不忍心自己看著長大的孩子,那麼可憐兮兮的,皺眉道:「好啦好啦,說不定慕青真的很喜歡那個女子呢,你們就別計較了,正好我們家漾漾也有錯嘛。」

「我們家漾漾最大的錯誤就是太善良!走!回家和我好好說道說道!」傅佩蘭現在最聽不得別人說自家最寶貝的小漾漾有錯,拎著柳慕青的衣領就往停車場走去。

一路上,回頭率簡直是百分之百,柳慕青捂著臉,道:「媽!我這在我自己的酒店誒,好歹我也是個CFO,你這樣我還沒面子的。」

「這樣你就沒面子了?你花心的時候,怎麼沒想到你爸爸媽媽會沒面子啊!氣死我了,你這個臭小子!」

……

時漾開車載著自家爸爸媽媽回家,路上華素馨突然又琢磨了一遍時京墨說的話,終於想出哪兒不對勁了! 由於出發的時間比較遲,等大家到目的地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在山裏面,看着這一抹的晚霞,絕對要比你在城市中看到的不同。這兒的晚霞更有一抹說不出的美麗色彩。讓人不由的爲它而着迷。

學校的老師組織大家開始搭帳篷,由於山上能搭帳逢的地方並不多。所以,自駕來的家長就只能享受在山角處搭帳篷的待遇了。自然這也會迎來一些學生與學生家長的不滿,可是,這也是他們自己造成的。如果不是因爲他們自己太過的懶惰,或是購物的時候一點時間觀念也沒有。或是,自己對於這次的活動只是抱着來炫富的想法的,那麼,你只能得到這樣的待遇。

像是白筱他們,就很順利的在山上搭起了帳篷,由於比預計的多了一個人,這個帳篷會顯得更擠一點。不過沒關係了,山裏的露水大,所以擠一點也沒有關係。

晚上的晚餐只能是一些燒烤了。

升起了火堆,架起了烤爐。老師拿出了很多的食材,從青菜到肉類,真是應有盡有啊。一看就知道老師們是很喜歡這樣的方式的聯誼交友會的。看着他們臉上笑容,還有那高談的聲音,漸漸地也帶動了大家的氣氛。烤香腸,烤雞翅,烤雞腿,烤肉串,烤青菜。有的人愛吃辣啊,就死命的往自己的東西上撒辣椒。然後因爲這個辣椒粉很辣,所以有的人也辣的眼淚都出來了。

白筱自己拿了一些東西在那兒烤,說真的,她還是很喜歡燒烤的過程的。

“這位家長,您去坐着休息吧,這燒烤的活還是我們來吧。”一個老師從白筱的手中接過叉子,可是白筱沒有答應,“還是我自己來吧。我挺喜歡烤東西的。雖然天氣有些熱,可是烤的過程是一個享受的過程,烤完以後,就是享受成果的時候。”

“那好吧。”那個老師也不再堅持,隨白筱自己去了。

司空翼和司空純很快的就成了爲孩子們所關注的焦點,先不說他們是雙胞胎,就單是他們長的帥,就吸引了不少的女生了。再加上他們還是雙胞胎,大家就更多的觀注他們了。再加上司空純的幽默,司空翼的體貼,更是讓人喜歡跟他們親近。白筱看了看自己烤的東西,看上去已經差不多了。她拿近一聞,還是很香的。用手一碰,“啊。”

白筱不由的把叉丟在了一邊。她只感覺到手上傳來一陣巨痛,“怎麼了燙到了”司空冷語走了過來,看到白筱那個樣子,馬上查看了她手上的傷情,此時那被燙到的肉已經開始泛白,這是起泡的初始。司空冷語拿出自己身上白花油幫白筱抹上,再掏出紙巾給她包上,“好了,這樣就沒事了,一會你感覺這兒涼涼的,就說明已經沒事了。也不會起泡了。你啊,做事能不能細心一點呢你是女人呢,做事怎麼跟個男人似的粗心大意。像你這樣,當媳婦可是不合格的。”

一開始白筱還因爲他的話一陣感動呢,她沒有想到司空冷語的身上還會帶着藥,而且還能如此的細心照顧着她,這讓她很是感覺。可是下一秒,他的話對她來說就是一種打擊,哪有人這樣啊,再做了,就算再細心的女人,也會有做飯的時候不小心燙到的時候好吧。這和她能不能做一個合格的媳婦有什麼關係吶而且,她又不是做他的媳婦,他操的哪門子的心吶、

“怎麼了痛到不會說話了沒有這麼誇張吧。”司空冷語不解的看着她,這個女人是怎麼了她不是已經變得很厲害了嘛,不會是他說了這麼兩句,她就不知道如何還口了吧。

“說什麼呢說我的確是很笨,以後一定會加倍小心爭取這一個好媳婦嗎”白筱無耐的問他。

“那就是說,你承認我說的有道理嘍。沒關係,還好你現在還有時間,還可以改。”司空冷語的話讓白筱徹底的無耐。怎麼會有這樣的男人。

“你不自戀你會死啊”白筱沒好氣的應他一句,“再說了,我又不是嫁給你,你和我也非親非故的。幹嘛還表現的這麼關心我我也明白,你這一次和我訂合約是因爲你要讓兒子們來這所學校讀書。他們不同意這樣的被你關起來他們要自由。可是你卻自認爲沒有時間能更好的照顧他們,這所學校剛好有這樣的體制,你就想把他們送來對不對也許他們願意進這所學校的一個條件就是,我和你已經結婚,這樣他們才能安心。是不是這樣”

“你說的沒有錯,的確就是像你想的這樣。”司空冷語並不否認。而是很爽快的肯定了白筱的猜測。沒有錯啊,他就是這麼想的嘛。先把兒子騙過去再說。嘿嘿。

“我就知道。怪不得你會好心的說,讓我和兒子接觸呢,還是這樣的近距離的接觸,原來是因爲這樣哈。司空冷語,你連自己兒子都算計啊。你這樣生活累不累啊”白筱鄙疑的問道。

“累嗎”司空冷語反而很認真的思考着這個問題,他生活的累嗎其實,要說真的,挺累的。每次看到別人生活的是那麼的輕鬆,可是他卻感覺一直有一座大山在壓着他一樣。讓他無法呼吸,讓他感覺特別的喘。爲什麼會這樣呢他明明比別人富有,明明比別人有錢,可是,爲什麼他卻感覺不到最平凡的生活呢爲什麼他沒有幸福的感覺呢除了和兒子在一起的時候,他能感覺到一個爲人父親的快樂。別的時候,似乎就沒有這樣的感覺了吧。

“白筱,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你這個問題。按理來說,我應該要感覺很累的纔對。可是,我爲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呢明明我比他們有錢。明明我比他們富有。我要什麼就有什麼,我不用爲買房,買別的東西而犯愁。這些對我來說都是非常輕鬆的事情。可是,這看似輕鬆的事情,卻沒有讓我有一點點的成就感,我反而覺得,這是很平常的事情。這些事情再正常不過了。”司空冷語第一次這樣和別人談心。是他有問題,還是這個世界有問題呢

爲什麼有人的,就只爲了區區萬把塊錢的支持就感到落淚。爲什麼有的人就爲了一個小小的包子而對別人說謝謝。爲什麼別人總是感謝那些做一些非常平常的事情的人呢

“這就是每個人經歷的不同啊。因爲你生在了一個有錢人的家庭裏,所以註定了這一生你吃穿是不用發愁的。可是當初,我爲了媽媽的手術費,連自己都出賣了。因爲那是沒有辦法,在得知你能幫我的時候,你知道我那會有多高興嗎我恨不得告訴全世界的人,你是一個好人,你救了我的媽媽。雖然,後來我媽媽還是死了。可是,我還是做了一個女兒能做的事情。雖然媽媽並不知道這一切。而且還誤會了我。司空先生。如果你真的苦過以後,我相信,你的人生觀一定會發生改變。”白筱很認真的說道。

藥尊逆襲:廢材貴女翻身記 白筱一直認爲自己就是一個很普通的人,過着非常普通的生活。雖然很普通,可是她感覺到自己過的挺快樂的,去吃一頓好的,她能高興,而且能安心的去品嚐着這些美味,不像是那些有錢人,這些好的都吃的很膩歪了,味同嚼蠟一般。所以,她覺得普通的生活最適合自己,她以後還要組建一個很普通的家庭,她就一邊工作,一邊教育孩子,和老公呢,甜甜蜜蜜的過完這一生。不因爲一些小事而吵架,這樣的架吵得也非常的沒有意義不是嗎所以,她纔不要呢。

想到這兒,白筱就會不由自主的一笑,別看這是一個非常平常的畫面,可是,也許你千金都求不到這樣的畫面呢。這世界上的夫妻有這麼的多,有幾對能到暮年之後,還能兩個人手拉手,你依着我,我依着你的在公園散步的雖然這個要求真的很簡單,都不用你花一分錢,可是往往,就是這樣最最簡單的願望,都難以滿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