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騎士趙大牛全文閱讀

“還有四個人在頑抗,儘快搞定。”山狼也從藏身之處出來,跨過地上的屍體走向戰場。

“就這幾個貨色”重拳向敵人藏身的地方又丟了一枚手雷過去,“還挺難對付。”

“獸人,壞消息,是兩架雌鹿,滿載,預計三分鐘到達reads;。”獅鷲帶來了一個壞消息。

“該死,帶上東西我們撤。”本艾倫罵了一句,事情變得越來越糟糕了。殘敵還在頑抗,四個敵人躲在死角里不停的向外射擊,射界覆蓋手提箱核彈散落的位置,根本就沒法靠近。“手榴彈,把他們炸平。”重拳將剩下的兩枚f1破片手榴彈全都砸過去。

“太少了”幽靈又加了一枚槍榴彈。

“我也來助興。”鐵拳跟着甩了一枚槍榴彈過去。

這下里面已經沒人了,無數的血肉和碎塊飛了出來。

“快走,直升機到了。”獅鷲從樓道里衝出來喊道。“走走走”本艾倫對大家揮手,幽靈已經打開綠箱子把手提箱式核彈取了出來。“可惜rpg29沒有彈頭了。”重拳低聲說道。

山狼看見還剩下的滿滿一箱現鈔立即衝了上去,將箱子拖到恐怖分子開路的一輛汽車下面,然後拔刀在油箱上捅了兩下,瞬間大量的汽油流了出來淋在錢箱上。

“我們帶不走也不能便宜了這些販賣核彈的傢伙。”山狼跑遠之後對着徹底的開了兩槍,子彈撞擊底部鋼樑擦出火花,引燃了汽油,瞬間大火熊熊,白花花的鈔票被付之一炬。

這時直升機的巨大燈光已經照了下來。

“走,向西撤退。”本艾倫站在陰影裏看着天上迅速靠近的直升機說。

直升機沒有直接靠過來,而是在不遠處一棟樓頂懸停,摔下繩索,從上面滑降下來十來個人,果然是敵人的援兵。

“他們是政fu軍嗎”山狼看着那些還在滑降的軍人人說。“愛他媽是誰是誰,我們走。”本艾倫揮了揮手。“禮物。”幽靈將一枚f1破片手榴彈拉開保險塞進那個原本是裝手提箱核彈的綠色大箱子用蓋子壓住,然後轉身就跑。

兩架直升機上下來的人迅速佔領樓頂,爲其他人降下來提供警戒。

“走”本艾倫最後一個鑽進兩樓的夾縫。

兩輛直升機投放完士兵之後沒有離開,而是打開探照燈開始協助士兵搜索。

“轟”幽靈留下的詭雷爆炸了,一名搜索的士兵被炸飛了半個腦袋。

很快這些敵人就確定了山狼他們退走方向,立即在直升機的配合下追了上來,巨大的探照燈開始沿着街道向前搜索。

“這可是正規軍。”幽靈一邊跑一邊把手提箱核彈塞進自己的背囊。

“早就知道了,只不過不知道他們連直升機都敢動用。”重拳說。

“很麻煩,我就說吧,他們是正規軍。”黃蜂說。

“十幾個人而已,這種環境我們更有優勢。”幽靈倒是絲毫不放在心上。

“別廢話了,先甩掉敵人再說。”本艾倫考慮的問題永遠是最重要的,畢竟他是頭兒,這裏所有人都由他指揮,所以他考慮的一切事情都關係着手下人的性命。

直升機轟隆隆的從頭頂飛過,這麼陰暗的環境中就算燈光再亮也很難發現他們的行蹤,所以他們到是不太在意這大傢伙在空中盤旋。

“可惜我們沒東西能把這鳥玩意兒打下來。”重拳一邊跑一邊說。

“有這東西我們就離不開這個鎮子。”山狼有些擔憂地說,的確,只要離開鎮子他們就會被發現,到時候兩架直升機的攻擊會很輕鬆的將他們打成肉沫。

“留在這裏也不是辦法,他們很可能會在增兵。”本艾倫說。

“那怎麼辦走不了留不得,我們起步是進退兩難”重拳發着牢騷說。

“得想辦法搞掉他們的直升機。”幽靈說。

“你開什麼玩笑”重拳說,“我們的槍還不夠給他們撓癢癢的,就算槍榴彈也奈何不了它。”

“理論上如果將尾槳打壞它就不能正常飛行,而且它也不是全身都是裝甲層 切爾諾貝利污染區,人間地獄,這裏可能是人類最大的遺棄區,成百個村鎮人去屋空,核電站三十公里以內全部被列爲輻‘射’區,本?艾倫他們已經深入這片區域,從表面上看這裏的情況與外面的那些廢棄建築沒有太大的區別,只是儀器顯示的輻‘射’值要高出數倍,在黑暗的映襯下這裏更顯得鬼氣森森,空曠、荒涼、死氣沉沉

“我們要深入到什麼地方?難道要進入靠近核電站七公里的地方嗎?”重拳看着遠處的黑暗問。

“我可沒有去看核石棺的興趣;再向裏走一段!”山狼說,“找個合適的地方解決身後這些傢伙。”

“直升機……”巫妖擡頭看着高空的直升機說,“他們還是不打算放過我們,就算我們進入這個地方他們依然在空中進行真擦,還是小心點爲妙,萬一被發現就麻煩了,一枚火箭彈就能要了我們的命。”

“沒關係了,他們至少在八百米以上的高空,只有在這個高度才能躲避輻‘射’。”本? 冷情總裁請斯文 艾倫說,“直升機的威脅已經被降到了最低,但八百米雖然還在他們的攻擊範圍之內,但發現我們的可能‘性’已經降到了最低。”

“只可惜就搞掉了一架。”幽靈在耳機裏說,“另一架跑的比兔子還快,根本就不給我機會。”

“你到底是用的什麼東西把直升機給炸了?”重拳問。

“我用了一公斤的炸‘藥’,引爆了它武器掛架上的彈‘藥’,雖然炸‘藥’也能把它‘弄’下來,但爲了保險我還是選擇了攻擊武器掛架上的彈‘藥’,製造了一次空中殉爆,所以纔會讓它迅速墜毀。”幽靈簡單的說。

“行,你小子有一套。”山狼很佩服的說,儘管幽靈說的很簡單,但直升機下面有厚厚的裝甲在沒有重武器的情況下幾乎無法對它構成有效威脅,幽靈能在這種情況下將直升機搞掉的確讓人佩服,這也就是幽靈,換作別人還真不一定能辦到。?

“你們快點,敵人已經提速了,距離你們大約五十米,我就在他們身後。”幽靈催促他們。

“知道了,我們會盡快找個合適的地方設置埋伏把這個尾巴解決掉。”本?艾倫說,“你小心。”

大家不再說話而是保持隊形快速向前推進,敵人和他們之間的距離已經不足五十米了,敵人的動作很快。

爲了給減慢敵人的速度爭取更多的時間他們儘量選擇建築物密集的地方推進,再向前行進了大約兩公里之後他們轉過一條較爲狹窄的街道,前面是一排老式的公寓樓,外牆皮已經脫落,很多窗戶開着,上面滿是灰塵和污垢,很多窗臺上因爲塵土太厚都長出了野草,地上已經被野草覆蓋,水泥地面早已風化脫落,形成了無數細碎的斑塊。本?艾倫揮了揮手,衆人迅速進入建築物埋伏起來,這裏設置埋伏的好地方。幾分鐘之後一隊人馬出現在他們剛剛經過的馬路上,這些人穿着全套的防輻‘射’服,端着ak74突擊步槍,走走停停的向前推進,速度並不快,但非常的謹慎。

這些人的隊形很散,但防禦卻沒有死角,這樣可以在遭受攻擊的時候最大限度的降低人員傷亡的數量,他們走的很謹慎,速度並不快,尖兵和後面的人保持着三十米以上的距離,等接近這棟公寓樓的時候他停了下來,單‘腿’跪在地上仔細的觀察着公寓樓的情況,顯然他也發現了這是個很好的伏擊陣地,他仔細的觀察着這棟樓的每一個面向街道的窗戶,顯然他對這裏不太放心,能看得出這是個有着豐富作戰經驗的傢伙。

後面的人等的不耐煩了,不停地催促他繼續前進,但他還是遲遲拿不動注意,顯然他非常顧忌這棟建築,但又找不到什麼問題,所以一直猶豫不決。

而藏在樓裏的本?艾倫他們同樣有些着急,敵人不上鉤是件麻煩事,如果不能完成一次漂亮的伏擊那他們將失去這次殲滅敵人的機會

都市逆戰??就在這個時候隊伍的後面傳來一聲巨響,一陣‘騷’動,斷後的兩個人被凌空爆炸的手榴彈炸死,有人在後面發動進攻。

雖然出現了突發事件,但這些人並沒有慌‘亂’,而是迅速組織反擊,同時快步衝向了公寓樓,他們打算站立這個地方和後面的人戰鬥,於是他們和躲在樓裏準備打伏擊的山狼等人遭遇……

情況有些失控,幽靈在敵人身後發起進攻的目的是‘逼’敵人繼續前進,行動前他通過單兵電臺和本?艾倫打過招呼,但誰也沒次想到這些敵人沒有按照他們預想的去做,而是直接奔公寓樓殺了過來,這下徹底打‘亂’了他們的作戰部署,伏擊戰變成了近距離的遭遇戰。

“幽靈,大爺。”重拳在心裏罵道,不過敵人進入樓內他們也不吃虧,畢竟他們有準備。

十個人敵人先後進入公寓樓,前面的搜索前進,後面的準備建立陣地,就在這種情況下重拳出現在一名行動較慢的敵人身後,左手前伸拖住他的下巴的同時右手的刀子從耳根的部位***了進去,用力一轉將腦子攪成一團將會,然後將他拖進了旁邊房間從窗戶丟了出去……

整個過程前後持續不到三秒鐘,可以用悄聲無息來形容,等前面的人發現有人不見了的時候重拳已經不知去向。

在幾次出現這種情況之後敵人終於發現這個選擇是錯誤的,因爲他們發現自己的人在不斷減少,狹小的空間裏不時有人莫名其妙的失蹤,連屍體都找不到,唯一的發現就是一些殘留在地上的血跡,這簡直讓他們‘毛’骨悚然,莫名其妙的失蹤,在這荒無人煙的鬼城中讓人不由自主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儘管他們並不相信這些,但心裏的恐懼感卻越來越濃,以至於他們再也不敢分的太散,並且準備迅速離開這個鬼地方。

可是,哪有那麼容易。

人聚在一起的代價就是遭遇密集攻擊,手榴彈甩過來,子彈掃過來,立馬又倒下了幾個,最後有幾個急中生智從窗戶跳了出去,這才保住了一條命。

清理戰場的時候他們才發現幹掉了六個,比預計的要少。

“看來是跑了大半。”幽靈把刀‘插’回刀鞘,“預定計劃沒完成。”

“趕緊離開。”獅鷲催促大夥,“動作快快點,這裏可能會成爲打擊目標。”

“靠,忘了這茬,天上還有一架直升機。”山狼低聲罵道,其他人也才反應過來,立即衝出了公寓樓並迅速向遠處跑去,頂多半分鐘不到,數枚反坦克導彈從天而降把這座公寓樓炸成一片火海。

“幸虧跑得快。”重拳吐了口氣,“這下好了,我們可算是甩掉了後面的追兵。”

“別高興得太早,我在幹掉另一架直升機的時候看見遠處有大量的車燈閃爍,好像是大部隊到了,所以,我們還是快點,趁着身後沒有追兵儘快離開這個鬼地方。”幽靈說。

“孃的,他們真的敢爲了這麼一件事大張旗鼓的動用軍隊?”重拳感覺有點不可思議。

“如果他是一方手握重兵的實權人物當然敢這麼幹了,反正事後可以冠以‘軍事演戲’的名頭掩人耳目,只要消息封鎖的好沒人會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山狼說,“總之,這裏是他們的天下。”

“如果這麼說的話那我還真的很想知道這個實權人物究竟是誰!”幽靈思索着說。

“其實很容易,我們出去之後按照這方面的線索彙總一下,然後對照一下就知道了,畢竟這種人不會很多。”本?艾倫說,“不過,我們現在還是先考慮一下怎麼脫身吧。”

如果面對大批的正規軍那他們唯一的出路就是趁着還沒被發現儘快離開這個地方,本?艾倫判斷正規軍的不會派太多人進入輻‘射’區的,只是就算派出百八十人就夠他們受的,所以還是儘快離開纔是上策。

本?艾倫的計劃是並不深入輻‘射’區,在進入輻‘射’區大約五公里之後改變方向,斜着穿過去以此達到跳出敵人包圍圈的目的。

深入輻‘射’區之後他們受到的限制並不大,有防輻‘射’裝備的保護他們除了不能吃東西之外基本上和平時沒有太大的區別,當然,因爲沒有特殊設備的幫助他們也無法在這裏大小便,所以他們只能忍着,儘快離開這個地方,就算忍不住也值得自己在防核輻‘射’保護服裏‘解決’,顯然誰也不想嘗試那種感覺,所以他們都不有組織的提高了前進的速度。爲了驗證身後是否還有敵人幽靈和重拳在一些地方設置了詭雷,這是他們目前唯一能設置的預警設施。兩個小時之後他們從輻‘射’區的另一側離開,這裏是一片荒涼的山林地帶,在監測了輻‘射’值降低之後大多數人都鬆了口氣,而第一件事就是衝進林子裏去解決內急。 儘管他們離開了輻‘射’區,但並不代表他們已經安全,敵人是大規模的正規軍,隨時都有出現的可能,敵人肯定已經預料到他們只是穿越輻‘射’區的邊緣避開搜索,只是輻‘射’區太大了,大到就連正規軍也無能爲力。

離開輻‘射’區之後他們只能步行前進,當年這裏曾經是很好的居住地,但現在已經是相當大的一片區域內都沒有人煙,事故發生之後白俄羅斯、烏克蘭、俄羅斯損失慘重,光白俄羅斯共和國損失了20%的農業用地。220萬人居住的土地遭到污染,成百個村鎮人去屋空,核電站近7公里內的松樹、雲杉凋萎,1000公頃森林逐漸死亡。

“來一次切爾諾貝利沒能見識到真正的事故元兇真是可惜。”幽靈回頭看着輻‘射’區深處自言自語地說。

“你還真想見識一下核石棺?”山狼將防輻‘射’服拖下來裝進隔離袋,“據說那個地方是真正的地獄,所有的東西都死了,只剩下枯枝敗草,一片荒涼無際。”

“沒來這裏之前真的無法想像這次災難造成了多大的影響,而現在我們只是在邊緣地帶,就見到了如此之多的空曠村鎮,真是太讓人難以置信了。”軍醫說。

重拳拿出東西一邊吃着一邊說:“當年他們動員了幾十萬人清理這片區域,甚至將大片區域的表土清理掉,幾千萬立方米的表土被清除,爲4號核反應堆澆了一層層‘混’凝土,當成‘棺材’埋葬起來,那可是一個非常浩大的工程,幹這個不但需用熱情,更需要勇氣。”

“勇氣?估計當年他們被動員來的時候給了足夠的許諾之外還被告知這裏的輻‘射’不嚴重,很多人甚至不知道輻‘射’的威脅,單純是爲了賺取更多的工錢來的。”軍醫說,“人類很會利用無知者的勇氣。”

“你不要把人類描述的那麼齷齪好不好。”山狼不同意這種說法。

“這就是人類的本‘性’。”軍醫指揮着大家將各自的防輻‘射’裝備收好,他是這裏唯一有過處理輻‘射’物經驗的人,其他人只是有着理論學習的經歷,卻從沒經歷過。

身處荒無人煙的地方,他們只能步行前進,而且要走相當遠的距離,幸好這裏只是沒有人煙,而不是一片荒漠,他們隨時都能找到躲避天上搜索的飛機的地方,天亮的時候他們已經在十幾公里之外了,總算是離開可能被軍隊發現的那片區域,再有兩個小時就能回到現代社會,但他們現在的位置和預計的匯合地點整成偏離了三十幾公里,不過沒關係,馬丁的人是神通廣大的,他們立即派人來接他們。

依然是那輛破舊的中巴,依然是那個啞巴一樣的司機,依然沉默無語,他們被直接送到了機場,馬丁的人等在那裏,見面之後拿了手提箱就走了,連一句客套話都沒有。

“靠,當我們什麼?”重拳很不高興。

“行了,任務完成了還和他計較什麼,走!”本·艾倫也沒心思計較這些事情。

“這他孃的就是把我們當苦力用。”幽靈也很不高興,“臉拉的快掉腳面上了,什麼玩意?不就以司機嗎?靠……”

“就當他家剛出了事兒心情不好。”山狼揮了揮手,“走走,回去吃頓好的,這兩天真是食不知味。”

一說到這個大家立即來了‘精’神,開始討論吃什麼。

這次任務完成的算是順利,上了飛機之後基本上都是倒頭便隨,反正坐飛機也沒什麼樂子可循,回到巴黎之後爲了防止輻‘射’殘留大家現洗了澡,把之前穿的衣服全都丟了。

“吃什麼,咦,隊長呢?”幽靈動作最快,第一個跑出來,結果只發現山狼一個人,本·艾倫不知道上哪去了。

“去找馬丁拿情報了。”山狼‘抽’着煙說,“他是不放心,換了衣服就走了。”

“也是,去烏克蘭折騰一圈就是爲了‘交’換馬丁手裏的情報。”幽靈‘摸’出一支菸點上。

“嗯,希望能帶好消息回來。”山狼看着外面說。

“那我們要不要等他回來再出去吃東西?”幽靈問。

“不用等了,隊長說他不去了。”山狼深吸了一口煙,“抓緊放鬆吧,我們可能很快就要忙起來。”

等大家都打理好自己之後一起出去吃了頓大餐解饞,不知道爲什麼這頓飯吃的沒有期待的那麼爽。

“吃飽喝足回去睡覺。”山狼打着飽嗝說,“都回公司,禁止單獨外出。”

“可不可以去夜店?”黃蜂問。

“不可以,現在是非常時期,禁止各種活動。”山狼站起身,“時間差不多了,回去。”

衆人只好滿臉遺憾的回到了公司。

第二天早上大家見到本·艾倫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看他滿臉疲憊的表情好像整夜沒睡。

“有斷‘手組’織的情報嗎?”山狼問。

“有,但也等於沒有。”本·艾倫說。

“這話怎麼說?”不光是山狼,所有人都不明白他的意思。

“斷手組織的會在半個月之後會在美國出現,但具體地點和時間還沒確定,馬丁承諾會在第一時間通知我們,另外他們還查到了‘風刺客’的一個信息中轉站在德國的慕尼黑。”

“這情報準確度的確讓人頭痛,馬丁是不是在耍我們?”山狼皺着眉說。

“還不知道,馬丁的情報應該沒有問題,我們有之前的合作基礎,所以可信度比較高。”本·艾倫‘揉’着太陽‘穴’說。

“那我們怎麼辦?”

“等,除了等我們還真就沒有其他辦法。”本·艾倫無奈地說。

“布魯斯那邊呢?”

“布魯斯也讓我們等,現在所有情報的收集都進入了瓶頸期,很麻煩。”本·艾倫搖了搖頭,“不過布魯斯的進展比馬丁要快一些,他們已經查到了大量和‘風之翼’相關的情報,目前正在彙總整理,他會盡快提供給我們。”

“關於這兩個組織我們都瞭解的不多,但‘斷手’纔算是對我們構成威脅最大的,而‘風刺客’卻相對要小一點,他們只是對玫瑰他們進行了攻擊,之後就再也沒‘露’面,估計是知道了我們的身份,所以收手了。”山狼分析着說。

“沒你想的那麼簡單。”本·艾倫從‘抽’屜裏拿出一疊文件丟在桌上,“這是馬丁給我的,正是從‘風刺客’的通信中截獲的信息,其中很多內容都提到了我們的人,他們正在旗下的殺手中運作對我們的襲擊,你的頭價值一千萬。”

“哦?”山狼立即拿起那些文件仔細看,果然發現了關於自己的懸賞價碼,“去,還真有;吆,重拳,你的;這是幽靈的,還有……你老婆。”

“什麼?”幽靈一聽就急了,立即搶走了那份文件,果然是美惠子的消息,包括現在的住址,“這,怎麼可能?”幽靈一下就慌了。

“怎麼就不可能?”本·艾倫說,“他們把我們查的非常清楚,連我個人的隱藏賬號都查到了,這些傢伙真是無孔不入。”

“幹,那我們還等什麼?滅了他們!”幽靈急的向熱鍋上的螞蟻,一關乎美惠子的安全問題他就冷靜不下來。

“放鬆,我們肯定不會讓他們留着這個世界上的。”重拳拍着他的肩膀,“不要‘激’動,就算他們知道美惠子在哪又能怎麼樣?川口先生可是一方黑幫的大頭目,他家裏的防禦可是你一手設計的,所以你該有信心。”

幽靈還是一臉的焦慮,他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到處‘亂’轉,一涉及到美惠子他就無法冷靜。

“好了,去給川口打電話,讓他重新安排一下美惠子的安全問題。”獅鷲說,“放心,我們所有人中只有美惠子是最安全的。”

“對,放心吧。”重拳也安慰他,“川口那老傢伙肯定懂得如何保護‘女’兒和外孫‘女’。”

幽靈點了點頭立即出去打電話。

“這小子,原本是個沒弱點的人,可現在……”山狼嘆了口氣。

“有了弱點,也多了人味兒。”獅鷲說,“這種變化是可喜的,我們的幽靈正在慢慢變成一個正常人。”

“或許你是對的。”山狼說,“幽靈是個無敵的存在,但那只是曾經了。”

“曾經也好現在也罷,有人情味的幽靈纔是我們最希望看到的。”本·艾倫說,“好了,既然是等消息明天你們還去響雷那邊幫忙,等有任務了我會叫你們回來,記住,在那裏你們是教官,注意自己的形象,別丟‘黑血’的臉。”“好啊,我還是很喜歡折磨那些新人的,在那裏我還真找到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軍醫搓着手說。“注意分寸,那邊受訓的並非都是要加入我們成爲僱傭兵的,還有各分公司送來受訓的高級保鏢,所以要區別對待,讓他們學到有價值的東西,把我們的名聲打出去,這樣纔有未來。”本·艾倫轉頭對山狼說,“去安排一下,你和紳士留下,我有事情‘交’給你們辦。” 當天下午山狼就把其餘人“遣送”到了響雷那邊,在那邊他們至少還能發揮“餘熱”。

響雷並不覺得這些人來能給他幫上多大的忙,在他看來這些傢伙除了獅鷲之外少給他添點麻煩就是最大的幫助了,獅鷲是最合格的教官,其他人只是一羣暴力分子和瘋子,雖然有着豐富的經驗,訓練效果也卓有成效,但訓練方法卻差強人意,完全從實戰出發沒錯,但受訓的大多都是沒有過戰場經驗的人,對這種訓練方式很難接受,不過他也樂的重拳他們過去,都是老熟人,有人陪着他省得寂寞。

總之一大羣人的出現讓他有種心憂參半的感覺,老戰友相聚自然熱鬧非凡,可他也做好了爲這些人收拾爛攤子的思想準備。

紳士沒被送過去心裏不由得暗自慶幸,他並非不喜歡訓練新兵這項工作,而是一直憋在那邊實在是沒什麼意思,反倒是留在本·艾倫身邊要有趣兒的多,到處走走總比呆在一個地方好的多,只是不知道本·艾倫有什麼任務‘交’給他。

第二天一早本·艾倫找到山狼和紳士要他們前往毒王的大本營取一份東西。

其實在這之前他們都不知道本·艾倫和毒王以及巴黎的黑幫有着這麼密切的關係,同時他們也很佩服本·艾倫的活動能力,上上下下,方方面面有着廣泛的‘交’往,可謂人脈廣泛。

毒王的毒品加工廠永遠都戒備森嚴,到了‘門’口之後幾個大漢攔住他們,只允許他們步行進去,工廠二樓的辦公室裏,‘肥’碩的毒王好像剛爽完,幾個只穿着少的不能再少衣服的妖‘豔’‘女’子正在穿衣服,桌子上散落着白‘色’的粉末,一疊疊鈔票被丟在地上。

“看來,我們來的不是時候。”山狼撓了撓腦‘門’。

“不,正是時候。”毒王站起身提了提‘褲’子示意二人坐下。

幾個‘女’人不停地向二人拋媚眼,一個還很大膽的走到紳士面前幾乎將‘胸’貼在他臉上然後身手從他背後的沙發上撿起一條粉‘色’的‘胸’衣,又故意的從他臉上掠過。

“好了姑娘們,我們有事情要談,你們可以走了。”毒王摁住電話上的對講,“帶他們出去。”

很快一個保鏢進來將幾個‘女’人帶走。

“不要客氣。”毒王打開雪茄盒做了個請的手勢。

“謝謝。”山狼擺了擺手,“把她們帶到這裏來你不怕泄‘露’出去?”

“她們只是來賺錢的,不知知道這是什麼地方,自己也找不到,放心吧,我不是那種什麼問題都不考慮的人。”毒王很無所謂的說。

“也是,否則你也無法走到現在的地步。”山狼點了點頭。

毒王自己點上一支:“怎麼樣?上次事情解決的了?”

“是的,還得感謝你提供的幫助。”山狼說,“等忙完這段時間隊長會親自過來致謝。”“不必客氣,我們之間有着長久的合作基礎,一點小的幫助還是不用掛在心上的。”毒王深吸了一口煙,“最近關於你們的傳言很多,相信你們也聽說了。”“是的,聽到一些。”山狼知道他提的是外面傳說“黑血”得罪了一些官方機構的說法,應該是他們和cia之間的事情走漏了消息,不過內容好像並不詳細,應該大部分都屬於以訛傳訛的猜測。

“我還是得提醒你們要注意,畢竟你們只是一支僱傭軍,作戰實力強大並不能保證你們的安全。”毒王倒了杯酒,“我在美國的一些朋友消息很靈通,他們也聽說了這邊的事情,不過我覺得這並不是什麼好事,傳揚的越快對你們就越不利。”

“當然,這些的確對我們很不利,不過我們並沒有和任何國家機構發生衝突,也不會得罪他們,這種傳言是不切實際的。”山狼已經明白了毒王是在旁敲側擊的試探他們。

“嗯,希望你們能處理好。”毒王點了點頭,“這次請你們來是因爲我查到了一些東西。”說着他從‘抽’屜裏拿出一個大信封丟在桌上,“替我問候本。”這分明是下了逐客令。

“我會的。”山狼起身拿起桌上的東西就走。

兩人離開之後毒王拿起電話撥了一個號碼:“喂,是我,談好了嗎?……嗯,知道了,多少錢,一千兩百萬?可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