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九:“呵呵,不知道呢。”

王二滾:“咦?!”

王九從礁石上跳了下來,踢了踢躺在地上的王二滾:“走吧。”人^獸戀什麼的,就算人魚有一部分是人,但是王九覺得自己還是比較保守和古板【?】的一個人,不怎麼接受的了。不過,對於人魚這種生物他還是比較感興趣的。可惜啊,在這裏缺少了一些研究的儀器。

有些惋惜的看了躺在礁石上的人魚一眼,他只拿到了一些血液和指甲呢……

王二滾不知爲何打了個冷顫,一邊用爪子揉着自己的鼻子,一邊含糊不清的說着話:“位面開始跳躍,請宿主做好準備……”

作者有話要說:ps:這章寫完就寫西幻了,覺得苦手啊,而且對碼字的熱情下降了許多= =

雖然腦子裏全是九哥在魔界威武的樣子,但是雙手放在鍵盤上就是碼不出來。= =

可能會晚個幾天更出西幻篇,大家莫急,不會坑的。

大家以爲我會讓九哥收下人魚嗎?!!!太天真了!!!!話說王爺什麼的叫起來還挺帶感的啊!爲想出這個稱呼的童鞋點贊=3=

王九:自認爲自己是一個很古板,三觀很正的人,謝謝。所以不收人魚,麼麼噠

周不:= =

①這個神奇的記者指的是那多靈異手記裏面的主角那多,經常遇見一些很科學上解釋不了的事情。

那多這個系列還是挺好看的,故事走的是科幻靈異風。 我創造的萬事屋 【不是打廣告= =】

爲人魚點根蠟,愛上不該愛的人,九哥在意的完全是你的科研價值啊!

在本章,九哥展示了自己半吊子的催眠技術,還不知道效果如果,囧。

武俠世界的安全區 插入書籤 自古正邪不兩立,姑且不論誰是正誰是邪,但神族和魔族向來是水火不容的,光是神魔之間的戰役就打過三場。光明歷101年,神魔第三次大戰,這是神魔之間大戰的最後一次也是兩族付出代價最慘烈的一次。

在第三次的神魔大戰中,魔族拉攏了力量強大的龍族,最後使得神界的七大主神紛紛隕落,而神界之主艾理斯也陷入了沉睡。

魔族與龍族也在這場大戰之中付出了慘痛代價,大部分魔族和龍族的實力強悍者喪命在這場戰役中,魔族的實力至此大大的削弱,而上古的龍族被封印,只留下一些實力弱得可憐的亞龍。

不過,這都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現在是光明歷201年,是光明之神艾理斯陷入沉睡的第100年。

——魔界

奧斯蒙·洛克菲勒微微偏着頭倚在欄杆上,半眯着眼睛聽着底下的魔族們低聲交談。黑色的長髮隨着他的動作而輕輕擺動,在空中劃下一個美麗而優雅的幅度。

“奧斯蒙,你就一點也不擔心嗎?聽說你那個從人界歸來的弟弟可是挑戰培迪成功了。”說話的是魔族的爲數不多的貴族之一艾德拉家族的繼承人歐恩,如今的魔族仍未在第三次的神魔大戰之後徹底的恢復元氣。

洛克菲勒家族在那次戰爭中倖存了下來,從一個小貴族一躍而成爲一個魔界巨頭。而其他六個家族,全部是這一百多年來新興的家族,他們大都以洛克菲勒家族爲尊。

當然,在最崇拜力量的魔界,洛克菲勒家族是擁有絕對的力量的,要不然,怎麼控制並讓其他的魔族人臣服。

歐恩有些急切的看着自己的好友,想不明白他爲什麼不這麼淡定自如,他的弟弟都已經挑戰到了培迪,那是魔界的有名的強者啊!他的弟弟快要威脅他的地位了不是嗎?

奧斯蒙輕抿了一口杯中的酒,睜開深紫色的眼睛,這是他實力的象徵,想起那個人界的親弟弟,不屑的嗤笑一聲,他懶洋洋的開口道

“伊西多?我親愛的弟弟,呵……你放心,他還威脅不到我。”奧斯蒙從未將這個不在魔界出生的同胞兄弟放在眼裏,培迪不過是一個個區區魔將而已,即使打敗了他那又能證明得了什麼。洛克菲勒家族的繼承人,可不是隨隨便便什麼人都能擔任的。

布萊迪朝自己的好友歐恩使了個眼色,示意他不要再多嘴。雖然他們和奧斯蒙是好友,但總

歸還是有些距離的。而且他和奧斯蒙的想法相同,認爲一個黑色眼眸的魔族還不能威脅到奧斯蒙繼承人的地位。

歐恩凝眉不展,眼眸的顏色真的能用來劃定魔族的實力麼?那麼以奧斯蒙的弟弟的實力是根本不可能贏得了身爲魔將的培迪啊!他總覺得奧斯蒙不應該掉以輕心……嘆了一口氣,不管怎麼

樣,那畢竟是奧斯蒙的親弟弟不是麼?

王九嘴角微抽的看着轟然倒下的魔族,這些魔族是怎麼理解才能理解成他是專門來魔界挑釁的。不就是被父母遺棄在了人界而已嗎?難道他們認爲自己是來複仇的?不得不說,王九真相了。不僅僅是這些魔族,連他的哥哥也是這麼認爲的。

王二滾在一邊開心的給王九數在他手下倒下的魔族:“這個任務真是好,一個魔族50個位麪點數哈哈,現在已經有6000位麪點數了,阿九,你加油啊!”

魔將柏格雖然聽不懂,但覺得這隻黑白相間的魔獸在講的一定不是什麼好話,於是狠狠地瞪了它一眼,拿起武器往王九的方向衝了過去。

淡定的用鬼刀格擋,輕輕鬆鬆的將柏格踹到在了地上,王九的神情顯得有些憂鬱。

魔將柏格看着離自己鼻尖只有幾釐米的鬼刀,閉上了眼睛,露出一副慷慨赴死的表情。

等了一會兒,沒有意料的疼痛感傳來,柏格疑惑地睜開了眼睛,見到面前的人已經收回了那把被許多人視爲魔刀的武器。

“…你、你不殺我嗎?”

王九一臉的莫名其妙:“我爲什麼要殺你?”殺了你未來我哪裏來免費的勞動力,王九默默的看了他一眼,沒有將後半句的話說出口。

柏格:“……”作爲純正的魔界人柏格無法理解不殺他的這種行爲,因爲他們魔族對於手下

敗將的寬容爲零,格殺勿論。不過,就算是魔界的人也是惜命的,對於自己小命得保,柏格還是很慶幸以及開心的。

王九:“你對魔界很瞭解嗎?”

柏格:“…是的”一個魔界守門人說自己不瞭解魔界,誰會相信啊,柏格很誠實的回答了他。柏格看着眼前如同殺神再世一樣的魔族,忽然覺得有些隱隱的蛋疼感,呵呵,總覺得要發生不好的事情了呢。

王九:“魔王住在哪裏?”統治魔界的任務什麼的,最快最有效的方式當然是直接滅了魔王,取而代之,雖然粗暴但是卻很好用。

柏格小心翼翼的回答:“這個,魔界並沒有魔王的存在。”

王九愣了一下,隨即陷入了沉思,沒有魔王的話應該要怎麼辦呢?他攥着眉頭,問道:“那現在統治魔族的是誰?”

柏格隱隱猜到了他的想法,覺得瘋狂到了極點,他並不認爲王九具有挑戰魔界巨頭的能力。垂着眼眸,他低頭答道“是以洛克菲勒家族爲首的七大家族主宰魔界。”

王九面上開始淡淡的笑:“知道了。”他指了指魔門照映的下界,那些衣衫襤褸,正在瘋狂廝殺着的魔族“那些魔族是怎麼回事?”

柏格露出一個不屑的笑容:“不過是一些低等魔族罷了,連最基礎的人性也難以保存。雖然崇拜力量,但是卻被力量所控制,不斷的進行廝殺。”

王九挑着眉:“下層,是不受魔界控制的嗎?”似乎找到好辦法了呢

柏格低眉順眼的說:“是的,自從第三次神魔大戰之後,魔界的精英幾乎都失落了,剩下的只是一些實力相比較弱的魔族。而且近些年來,大量幼崽不斷出生,只是由於是和其他族類通婚,再加上沒有控制。

所以即使魔族在大幅度的增加,可是大部分出生的魔族說起來是不合格的。空擁有魔族的軀體,卻沒有魔族應有的實力,是極爲弱小的魔族。而這些弱小的魔族,因爲人數和實力的關係,只能生活在條件惡劣的下層,爲了一些食物、地盤、爲了生活廝殺、爭鬥。所以,這就是您看到這幅畫面的原因。”

王九看着街上稀稀拉拉的兩三個魔族,低聲道:“…看不出來啊,你們魔界的人口已經暴漲到你口中的那種程度了。”

柏格抽抽嘴角沒說話,他沒好意思說這是因爲你殺傷力太大,這是魔族對你退避三尺的原因。

王九盯着下層的一個紅髮魔族看了好幾眼,然後推開魔門,利落的跳了下去。柏格看着自動關閉的魔門,再看着魔門上投影的畫面,那些刷一下倒了一片的魔族。額頭忍不住跳了跳,大哥,就算是魔族人口衆多,但是也禁不住您這樣殺的啊。

爲了魔族的未來,柏格決定——轉身就走。反正是低等的魔族,也沒什麼用處。呵呵,爲了自身的安全,他就當作看不見好了。相信奧斯蒙大人一定會理解的,嗯…沒錯。反正這是他親弟弟嘛,他不管誰管!【奧斯蒙:怪我咯?】

遍體鱗傷的少年怔怔的看着眼前黑髮黑眼的魔族,不明白一個他爲什麼要救自己,畢竟…他們這些低階魔族的性命就像是草芥一樣卑微低賤。

捂着受傷的手臂,紅髮的魔族少年跪倒在地上,艱難的一個字一個字的吐出:“…爲、爲什麼要救我?”

黑髮的魔族沒有說話,只是用溫和而平靜的眼眸注視他,在那一瞬間,魔族少年覺得自己傷痕累累和疲倦不堪的身心都被撫慰了,他甚至能看見黑髮魔族身上泛出的淡淡白色柔光。

王二滾:看我看我,在這裏,這是我做的聖光特效還有放了一個安撫技能!!!我太棒啦

【驕傲臉】

王九:“……”想掐死這隻熊貓怎麼辦!但這個時候並不是做這種事情的時候,調整了一下呼吸,展開一個標準的王九式的溫和笑容,他雙目靜靜地注視着魔族少年:“我是伊西多…救你是因爲,我們應該是一樣的,是同類。”

作者有話要說:淡定的用鬼刀格擋,輕輕鬆鬆的將柏格踹到了地上,王九的神情顯得些憂鬱←九哥的尿性又來了

,再論實力太強的憂傷

周不:請問九哥這次穿成被拋棄的魔族有什麼感想?

王九【憂鬱眼神】:沒什麼感想

這裏借用一下永恆之塔的一個魔族設定【凡魔族都是俊美無比、高傲、崇拜力量、黑色長髮,眼睛爲紫色,能力以眼睛的顏色深淺計算,紫色越深,能力越強】(好蘇= =)

除了這個設定,其他均爲本文自身設定=3=

哇哈哈哈233333333留言的小天使們都好萌啊!每個都抓住親一下=3=

九哥的腦殘粉出現了XD

插入書籤 伊西多…是那個被洛克菲勒家族拋棄的魔族麼?和自己一樣呢,是異類啊。可是…他現在卻是那麼強大。 禁宮梟後 他們真的一樣嗎?或者說能一樣嗎?少年的臉上露出迷茫的神色。

“是…一樣麼?同類?我會像你這樣嗎,是…那麼強大…”他輕輕的呢喃

王九微微彎下腰,朝陷入迷惘之中的紅髮少年伸出雙手:“是的,你願意加入我嗎?”

紅髮少年用力抓住他的手,就像抓住了自己的信仰,他表情變得十分的堅定:“不是加入,是跟隨。”少年加重了語氣,交換了自己的名字,用極爲嚴肅的表情和認真的語氣說“伊西多大人,我叫諾亞,會是您永遠忠誠的跟隨者。”隨着諾亞的宣誓完畢,兩人相握的手掌泛起了一陣的淡淡的熒光。

王九有些驚訝的看着跪倒在地上的紅髮少年:“你用了魔族的契約?”

魔族的契約,是所有的魔族都能掌握的本領。契約對象可是任何種族,任何內容,契約雙方一旦違反契約的內容,就會受到法則嚴厲的懲罰。而諾亞的契約只是針對自己的,是單方面的魔族契約。

諾亞低垂着長長的睫毛:“是的。”

王九:“……”魔族少年你也是蠻拼的。

魔族少年微笑着說道:“您不比介懷,畢竟我的命是您救下的。契約而已,根本算不了什麼。”

既然定下契約的人都不在意這種犧牲,他作爲受益方更是不用在意了。王九將目光轉向地上的一堆“小山”以及不遠處警惕的看着他的魔族們,勾出一個淡淡的笑容:“嗯,那讓我們準備一下吧,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可是不少…”

接下來的下界魔族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摧殘……尼瑪老子都自由了那麼多年了,你特麼突然下來一個實力超羣的魔族三兩下搞定了他們,然後毫不留情的鎮壓了他們,最後再來一個下界生活規則,我們同意了嗎!好歹問問我們的感受啊!!!你爸媽知道你在這裏這麼叼嗎?

他們口中王九的爸媽知道不知道不重要,反正他們已經消失在魔界很久了。但是,作爲王九這個身體的哥哥,奧斯蒙他知道了。

捏着手裏薄薄的一張紙,這是看守魔門的魔將的彙報情況。看着這張紙,奧斯矇頭疼的扶着額頭,他完全不明白自己的這個出生就被拋棄在人界的弟弟在想些什麼,即使他們的身上流着同樣的鮮血。

大人不好了!您的弟弟開始單挑下界的魔族了!

大人不好了!您的弟弟在單方面的毆打下界魔族們了!

大人不好了!下界的魔族們全部跪倒了你弟弟的腳下了!

大人不好了……

奧斯蒙隱隱的有些牙疼,他覺得,如果再看到這五個字他纔要真的不好了。

把紙團揉碎了扔進了紙簍裏,揮退了欲言又止的魔將,他把食指和中指併攏,輕輕的揉捏着眉心,喃喃道:“伊西多究竟想幹什麼?”

退在一旁的魔將很想插一句,他明顯就是來造反的好麼?不過要造反竟然從下界開始,也是挺讓人奇怪的,下界那羣廢物能做些什麼?

不過想到下界近來的動作,他簡直要淚流滿面了:大人!您就不能讓您的弟弟安分點嗎!看守魔門什麼的是很不容易的好嗎?因爲您的弟弟,我們的工作量暴增啊!每天都要防着下界的魔族衝出魔門什麼的……真、心、累!

在鋪着鮮紅色地毯的大堂之中,紅髮的魔族少年挺着腰板直直地站在一旁,而王九坐在椅子上拿着筆在紙上比劃着。

一會兒後,他終於將筆放了下來。看了眼在旁邊站了很久的魔族少年,他嘆氣道

“諾亞,你不用站在這裏陪着我,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

諾亞:“伊西多大人,這是我應該做的事情。”

他是該跟諾亞好好談談了,王九想着,便開了口。

“諾亞,這些事情並不用你來做。”他注視着因爲他的這句話面色微微發白的魔族少年,然後在他錯愕在表情下將手搭上了他的肩膀“下界有很多事情需要重新開始,光是我一個人是做不到的。”

諾亞搖搖頭,想起短短時間裏變化巨大的下界,那些整整齊齊的房子和乾乾淨淨、鬱鬱蔥蔥的街道。 愛你不值一提 他想說,您做不到的事情,就算有,那麼大人做不到的,別人更不可能做得到。但是這話還沒能來得及說出,便被他的大人揮手阻止了。

王九:“我知道你想說些什麼,可是諾亞,僅憑我一個人的力量,是改變不了太多事情的。我需要的是集體,一個擁有共同目標的集體,來改變下界這種糟糕的現狀。諾亞,你不是一個平凡的魔族。”一個平凡的魔族又怎麼能成爲未來的魔界主人之一呢?王九從來不質疑諾亞將來的能力,即使他現在看起來是那麼的稚嫩。只是,能力這種東西就像是神兵利器,需要不斷地淬鍊琢磨,才能使其更加的完美。

“諾亞,我信任你,需要你。而且你不會讓我失望的,是嗎?”

諾亞抿着脣,心裏有了些許的震動。原來,我是這樣的被伊西多大人信任的麼?

他堅定地攥緊了雙手,眼神充滿了不可動搖的堅定:“大人!我不會的,我絕不會讓您失望!”

王九含笑看着他:“那麼,招募第二批軍隊的事情就交給你去做吧。”

諾亞:“好的,伊西多大人。”

王九微微頷首,餘光瞥向窩在角落裏狂吃點心的那隻熊貓:“伊西多,把它也帶去。”

諾亞順着他的方向看去,疑問道:“要把二滾大人也帶去麼?”

是的,身爲現任下界主人的寵物,王二滾的身份得到了極大的提升。呵呵,一隻會說人話的、形狀特殊的魔獸,簡直太惹眼了。

整個殿裏的人都順着它來,下界的魔族們摸清楚這是隻極爲貪吃的魔獸後,爲了討好王九,任何美味都少不了它。結果導致王二滾的體重直直上升,圓潤了不止幾圈。

王九走過去,彎腰戳了戳它圓滾滾的肚皮:“它最近吃得太多了,長了不少肉,順便帶去運動一下吧。”

王二滾拍開他的手,齜了齜牙:“胡說!我還是那麼的英俊瀟灑。”

王九輕笑一聲:“英俊瀟灑的二滾大人?”

王二滾哼了哼:“你別小瞧我!我這段時間可不止是吃吃喝喝,我還幹了其他的事情。說出了,哼,嚇死你。”

王九來了點興趣,嘴角微微抿起一個弧度:“你幹了什麼呢?”

王二滾:“我不僅設計了宣傳標語幫你準備了小廣告,讓人貼遍了整個下界,是真的遍佈下界哦?你看,我連你的桌子腿都沒捨得放過。”

王九彎下腰,果然看見了自己的桌子腿上貼着一張的小廣告,上面印着大大黑字體。

“一人蔘軍,全家光榮!”“入伍就是深造,當兵就是成才!”“生命裏有了當兵的歷史一輩子不後悔!”

王九看着這具有天。朝特色的徵兵標語抽了抽嘴角,不過不得不說,下面的具體內容寫的還是挺有煽動性的,其中福利保證更是能讓不少魔族們能動心的存在。是的,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的下界的魔族們十分的可悲,爲了些吃用都能出賣自己的身體【劃掉】!

王九:“你還幹了些什麼?”

王二滾躺在地上,蹬了蹬兩條短腿,得意洋洋:“我在我們上次那個位面看見了那個小蘋果的徵兵視頻,那個創意不是挺有意思的嘛,嘿嘿,然後我就教了咱們軍隊小蘋果的舞蹈。”

他拍了拍肚皮,用兩隻手比劃着,眉飛色舞:“我告訴你,我把他們的動作訓練的可整齊了。你要不要看一下我的成果?”

王九腦補出了一堆擁有七彩頭髮和瞳孔的魔族羣魔亂舞的景象,不由得頭痛起來。

他擺擺手:“算了,我不看,你自己就行了。”

王二滾表示自己毫不在意,想着一羣魔族士兵穿着緊身制服跳小蘋果的樣子他吸了吸口水,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但是由於身胖體肥手短腳短,它不知不覺間團成一個球在地上拱了許久也

沒起來。

諾亞有點胃痛:“…二滾大人,我扶你起來吧。”

王二滾轉了轉黑溜溜的眼珠子,仍是嘴硬道:“其實,那什麼,我只是做幾個熱身運動而已,呵呵呵呵……但是!既然你要扶本大人起來的話,那麼,爲了不讓你傷心,我也就勉爲其難

的接受了。”

諾亞咳了咳,當作沒聽見這麼一段時間,也足夠他了解王二滾這種賤兮兮的性格了,徑直走過去把它從地上抱了起來。

王二滾隨意了抹了幾下嘴,油膩膩的爪子一揮:“好了!諾亞我們走吧。”說完,飛奔出了大門。

諾亞朝王九行了一個禮,退了出去,離開時,還不忘把門輕輕的帶上。

作者有話要說:說明一下本文一部分設定,一般來說,在下界生活的沒有黑髮紫眼的魔族比起黑髮紫眼的魔族實力要弱小的很多,一出生就會被丟到下界去。九哥的老爹老媽則是奇葩一點,把九哥扔到人界自生自滅去了。

然後在這個憑髮色和眼眸決定實力的世界,本來只有諾亞打破了這個操蛋的定律,現在又來了一個九哥。

王九:王二滾是傻逼

諾亞:伊西多大人說什麼就是什麼!

王二滾:…..

天。朝特色有木有!腦補一下下界滿大街的小廣告,哇哈哈,簡直笑暈了。

下章預告,1.腦殘粉爲九哥建神像碉堡魔界2.魔族軍隊版小蘋果。魔族們都是俊美貨啊,那細腰,那身段,扭起來【嘶】吸口水。

插入書籤 在新建成的廣場上,大理石砌成的噴泉從上而下不斷的涌出清澈透明的泉水。在廣場中心高高地矗立着一個衣袖飄飄的雕塑,他的五官栩栩如生,一雙睿智而威嚴的眼睛平靜地注視着前方,雙手微微向兩側張開,彷彿在擁抱這個世界一般。就連他的輕輕上揚的嘴角,在陽光下都有着不可泯滅的光華,看起來是那麼的慈悲與寬容。

王二滾蹲着看了這個雕塑很久了,愣是沒有發現這個充滿了光明氣息的人是王九,他囧着一張臉:“諾亞,這個雕塑是…?”

諾亞翹起嘴角,一副心滿意足模樣:“那是伊西多大人!”他用虔誠的目光聚焦不遠處的雕塑身上“那就是伊西多大人在我們心目中的模樣,神聖,莊嚴。”

王二滾捂着臉:“……”那絕對是你這個腦殘粉的一廂情願,在大部分人的眼中他絕對更像

是兇惡的魔鬼。他現在非常肯定,這個雕塑建成這樣,諾亞絕對出了很大力。

諾亞回頭掃了一眼站得端正挺拔的軍隊:“二滾大人,我們要開始了嗎?”

二滾揮了揮爪:“不急不急。”他跳上演講臺,居高臨下的看着軍裝筆挺、英姿颯爽的魔族們,滿意的點點腦袋。看來上古傳說原來的魔族其實是神族後裔這點,還是有一定的可信度的。這些即使被高等魔族所鄙夷、不屑的下界魔族們,他們每一個也都是俊美非凡。而他們身上的這套軍裝,則是王二滾精心選擇的結果。

這套以黑色爲主色調的軍裝,衣服的線條簡潔流暢、立體感十足。它在右胸口偏下的地方又被紋了一朵含苞待放的小花作爲軍隊的象徵徽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