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看下去,蘇薇兒心底越是火氣,直接煩躁關掉了手機。

伸手拿起果汁,揚首一飲而盡,只是心中的火氣久久無法平息。

乾脆直接去泡澡,平復自己的心情。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蘇薇兒從浴室出來,只聽到手機鈴聲一陣陣的響起,走過去,看着來電顯示,嘆息的一聲,深呼吸一口氣收斂好情緒,接下電話,放在耳旁,“喂!寶寶!”

那端傳來寶寶奶聲奶氣的激動喚道:“媽咪!媽咪!”

聽到寶寶的聲音,蘇薇兒心情好了不少,寶寶真的是她的小棉襖。 在眾人的翹首以盼中,這個神秘又裝逼的小月湖鬼王終於現出了真容。

不過……

新嫁紅衣勝如火,三千青絲,綰髮描眉,竟是新嫁娘般模樣。眉心一點紅,朱唇半開張,稚氣尚未脫,豆蔻好年華。

這個小月湖鬼王,竟然是一個新嫁小蘿莉!

死時最大不過十一二歲,是個陰童之身;身著紅色嫁衣,渾身戾氣,更是個凶魂厲鬼;斷水分流,由虛返實,怕不是有千年道行!

事情不好辦了啊!

柯望一伙人決定將頭再藏深一些,以免被發現。

至於那四個倒霉蛋,拜託,都自身難保了,哪兒還有餘力顧得上他們!

小蘿莉鬼王用這種裝逼的方式上了岸,只是一招手,身後被分開的湖面又退回了原本的模樣,風平浪靜,水波不興。

「主人,他們怎麼處置?」那個一開始就被附身的大胸妹子跪下請求指示。

「還能怎麼辦!照老規矩,男的直接扔湖裡淹死!女的問她們願不願意加入我們,要是願意就留下,不願意就洗去記憶送回人間。」小蘿莉鬼王說話還帶點兒鼻音,可愛極了。不過她說出來的話,就不是那麼可愛了。

那四個倒霉蛋,暫且不去說他(四大倒霉蛋:「……」)。

鬼族的法術,本就有違天和,副作用極大,據柯望所知,能夠洗去記憶的鬼族法術,就只有攝魂大法一種!

那些女的,如果按照小蘿莉鬼王的說法洗去記憶,那是必定會被洗成白痴的!

除了死,就是白痴。看似給了一條活路,其實還是要她們死!這個蘿莉很兇猛,不能惹啊!

柯望自己惹不起,不過禍水東引還是很拿手的。

「小玉啊!她不是你的菜嗎?蘿莉哎!還是個千年鬼王,和你剛好可以湊一對!你不準備出去和她交流交流感情嗎?」

東方玉立馬開始跳腳:「哇!你個死廢柴想害我!」

柯望故意嘆了一口氣:「鬼與鬼之間的差距也是那麼大啊!小玉啊!你是鬼王,她也是鬼王,你怎麼還怕她?」

「我會的法術都是你教的,現在什麼段位你還不知道嗎?她那麼凶,十個我也打不過她,你是想讓我去送死嗎?」東方玉急忙將自己撇清,生怕柯望繼續動這個歪腦筋。

「呵呵!」尷尬的時候,只要有這個就能夠緩解氣氛。

「「呵呵」你個大頭鬼啊!」東方玉卻是不依不饒,抓著柯望大喊大叫。

「臭小鬼你小聲點,會把他們都給引過來的!」胡蘭蘭在一旁看得都快急死了,連忙出聲制止。

不過,已經晚了。

蘿莉鬼王正在發號施令,忽然粉面一沉:「誰在那裡?」

「完了!完了!完了!要被沉湖了!」

這是柯望一行人腦中唯一的想法。

蘿莉鬼王綰著的長發忽得爆開,向著四面八方快速伸長,好似蛇信一般三百六十度無死角搜索。

柯望心知是藏不住了,苦笑一聲,與其被抓后沉湖,還不如自個兒跳出來好了。

「臭小鬼,都怨你!叫那麼大聲幹什麼?現在好了,要沉到湖裡餵魚了!」胡蘭蘭不情不願地跟著柯望出來,嘴裡還在不停地數落東方玉。

「這事兒怎麼能全賴在我頭上呢!要不是廢柴大叔故意逗我,我會大叫起來嗎!」

東方玉很委屈,他才是受害者好不好!不要把黑鍋往他身上推啊!

「嘿!怎麼就賴上我了,不是你叫起來的嗎?怎麼能算在我頭上!」柯望馬上將黑鍋甩了回去。

黑鍋是個壞東西,誰背誰倒霉,可不能留在自個兒身上。

「哥哥,小玉,蘭蘭姐姐,你們不要吵了,那個妹妹好像生氣了!」朱兒在一邊弱弱地插嘴。

眾人這才意識到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一時間都有些尷尬。

柯望不好意思地向蘿莉鬼王問道:「抱歉了,能不能讓我們吵完了,你再發飈?」

蘿莉鬼王:「……」

蘿莉鬼王的眾多鬼手下:「……」

東方玉:「……」

胡蘭蘭:「……」

朱兒:「……」

相圖:「吼!」

東方玉一拍相圖的腦袋:「吼什麼吼!保持隊列!」

相圖:「……」

……

「呵呵!」尷尬的時候,只要有這個就能夠緩解氣氛。換句話說,也只有這個才能夠緩解氣氛了。

「「呵呵」你個大頭鬼啊!」

別誤會,發飈的不是東方玉,而是那個蘿莉鬼王。

她感到自己被無視了。

自從修鍊成鬼王以來,她就一直在小月湖裡稱王稱霸,還從來沒有人敢這麼對待她!

這都還不發飈,真當她這個鬼王只是個蘿莉啊!

「給我抓住他們!」說要發飈就發飈,小蘿莉發起飈來,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矇混過關的!

「別別別!這都是誤會,我可以解釋的!不要發飈啊!」柯望這個沒有節操的傢伙連一絲猶豫也沒有,立馬丟下同伴開始落跑。

呃,貌似,缺了節操的,不只是他一個。

東方玉的身體瞬間虛化,一溜煙兒就隨風散了。

相圖向天發出一聲巨吼,現出了狗熊真身,拉著朱兒坐在他的背上,四肢著地,向後沒命狂奔。

只可憐我們的胡蘭蘭大小姐,既沒有特殊能力,也沒有神獸護身,更沒有柯望他們這麼不要臉的精神。

只見她孤零零地站在原地,都快要哭出來了!

「你們這群不講義氣的混蛋!給我回來!」孤立無助的大小姐一時間心態崩了,跳著腳破口大罵。

「小妹妹,別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出乎意料的是,那個蘿莉鬼王這時候居然柔聲細語地開始安慰胡蘭蘭。

胡蘭蘭十分害怕,幾乎癱軟在地,心中不停地乞求著柯望他們能夠想起她的存在。

「純陰之體?」蘿莉鬼王的眉頭皺了起來,片刻后卻又舒展開來,露出甜甜的一笑。

「看著我的眼睛。」蘿莉鬼王的眼睛瞬間變得通紅,身後的長發無風自動,好似蛇信一般到處遊走,像是在施展某種法術,而她的聲音也開始變得虛無縹緲起來:「天下男兒皆薄倖!從他們把你一個弱女子留在這裡獨自逃命就可以看出來了,你還在奢望他們會回來救你嗎?不如加入我們,一起向全天下的男人復仇吧!」

「對!復仇……復仇!」

胡蘭蘭的眼神開始渙散,口中不斷重複著蘿莉鬼王的話,顯然是已經中了招了。

蘿莉鬼王微微一笑,好整以暇地收起如蛇信般的恐怖長發,重新綰成原來的髮髻,然後取出一顆晶瑩剔透的珠子塞進了胡蘭蘭的嘴裡。

「時辰已經過了。現在還不能讓你加入我們,明天一起舉行祭祀吧。」

「你們幾個賤男人,把這四個賤種給綁了扔到湖心島,明天一起舉行祭祀。然後去搜索一下其他逃走的人。」蘿莉鬼王一指那些個男水鬼,模樣十分之不耐煩。而那些男水鬼則是如蒙大赦,忙不迭地點頭哈腰退下了。

蘿莉鬼王轉過頭,對著那些女水鬼卻是和顏悅色:「妹妹們把這位妹妹帶下去,明日子時舉行祭祀。我們又要多一個姐妹了!」

那些個女水鬼,人人面上都露出喜色,像是有什麼天大的好事一般,笑著將胡蘭蘭給拖下了小月湖。

所有的一切結束之後,小月湖又恢復了原本的平靜,重新變回那個靜謐陰森的禁地…… 眾人各施手段,一路狂奔,終於逃離了小月湖的範圍。

天氣本來就熱,加之劇烈運動。所有人都筋疲力盡,相圖這個不講究的笨狗熊更是直接累到癱軟在地,不想再去動彈。

塵埃落定之後,就該秋後算賬了。

「廢柴大叔你太不仗義了!出了事,你第一個跑!拋棄同伴是不可饒恕的行為!」東方玉最先發難,首先就把矛頭指向了柯望。

「你……咳……咳……咳……」柯望剛才連續施展了好幾個遁術,現在氣兒都還沒喘勻乎,沒法對東方玉的指責進行反駁,難受地要死。

好不容易停下了咳嗽,柯望馬上抓著東方玉的頭髮,將他給拎了起來。

「你跑的也不算慢,有什麼資格說我!」

「哥哥,小玉,你們不要吵了。」眾人之中,朱兒騎在相圖的背上,算是最輕鬆的那個了。此時朱兒見他們兩個又開始吵起來的,連忙出聲制止。

柯望和東方玉都不想讓朱兒生氣,只能怏怏地閉上了嘴。

休息過一陣兒之後,柯望他們踏上了歸程。

「這次白跑一趟,真是虧大了。」柯望還有些不甘心,嘴上還掛著碎碎念。

東方玉對此嗤之以鼻:「得了吧,沒被那個凶女人逮住沉湖就算不錯了,還嫌東嫌西的。」

「話說回來,你覺不覺得有些不對勁兒,好像少了點兒什麼似的?」柯望被東方玉嗆了一下,有些語塞,開始沒話找話。

「是有些不對勁兒,我們沒落下什麼東西吧?」東方玉也察覺到了不對,有些不確定地問道。

「應該沒落下吧,剛才只顧得上逃跑,都沒有注意。」柯望連忙檢查身上的隨身物品,確認一遍。

「東西都在啊!缺了什麼呢?」柯望檢查完畢,撓撓頭苦思冥想。

東方玉嘴裡喃喃自語:「好像跟來的時候比是安靜了很多……」

然後,兩人同時反應過來,齊聲大叫起來:「胡蘭蘭!」

……

京城,靈異調查局特別行動組駐地。

特別行動組的組員迎來了久違的休假,正在整理東西準備來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

特別行動組組長張靈雪被龍虎山的老祖宗扣下,強制休假,原因不明。

嘛!雖然說張靈雪總是不在特別行動組,有她沒她一個樣。但好歹在名義上,她還是他們這群人的頭兒。

頭兒都被扣了,下面的人自然心就散了。

局長陳援朝看著他們一個個半死不活的樣子,很是心煩,索性集體放了個大假,一起包團旅遊轉換心情。

當然,旅遊的錢AA制,不能報銷,放的假要拿中秋、國慶、元宵、春節這些假期來補回去。公私分明,這一點,局長陳援朝可是算的很清楚的。

(眾特別行動組組員:什麼公私分明!分明就是鐵公雞,一毛不拔!)

不管怎麼說,有大假放,還可以去旅遊,就已經很不錯了,總比什麼都沒撈著要好。

特別行動組迎來了久違的休息時間,人人心裡都是有些高興的。大家興高采烈地討論著要去的地方。

海南島?桂林?還是乾脆去藏地轉一圈?

難得的休假,只去國內好像有些太虧,那麼出國旅遊?

東瀛、高麗都太近,去了也沒什麼意思。要不試試西域?

法蘭西、英格蘭、德意志、義大利、美利堅……這些洋地方,他們還沒去過呢!

最終答案揭曉,一片怨聲載道。

「去景山算什麼旅遊嘛!」

「我每天上下班都會路過,要不要專門去看它!」

「來回都用不著半天,我做個大巴就能去,這算哪門子的旅遊!」

「局長,你也太摳門兒了,又不是花你的錢,也去個好點兒的地方吧!」

「對啊!對啊!我們也不奢求去國外了,起碼要出了京城吧!」

……

「咳咳!」局長陳援朝還是那副老神在在的模樣,好整以暇地咳嗽兩聲,打斷了眾人的議論。

「同志們有意見,組織上是可以理解的。不過咱們身負京城的治安,一切要以國家利益為第一。咱們休假了,那些個妖魔鬼怪可沒有休假。要是在咱們休假期間出來為非作歹,到時候誰來維護治安?同志們啊!你們要對得起自己每月拿的工資,那都是人民的血汗啊!同志們……」

吧啦吧啦,吧啦吧啦,一通老生常談,一通天花亂墜。

那些個組員心裡委屈,卻又無法反駁。都已經上升到國家安全的級別了,你還想要說什麼!

啊!感覺心好累!

眾人偃旗息鼓,重新整理行裝,只不過那些個護照、換洗衣服、旅行指南之類的東西,看樣子是不用帶了。

正在這時,特別行動組情報員蔣浩滿頭大汗地從外頭跑進來,氣兒都還沒順好就開始向著眾人報告:「出……出事兒了!」

「耗子,現在這正忙著呢!有什麼事兒不能放假完了再說。」「鬼之副長」宋在天好整以暇地點燃了一根香煙,吸了一口,吐出幾個標準的煙圈。

「胡蘭蘭大小姐被小月湖鬼王給綁架了!」

蔣浩終於順氣兒了,大聲將這個重磅消息給報了出來。

宋在天一個激靈,香煙從他嘴邊滑落,掉在了地上。

其他人也是一臉懵逼,呈現一片焦土化。

宋在天轉過頭,果不其然地看到了局長陳援朝那張鐵青著的臉。

「假期取消,全員出動。」局長陳援朝一改剛才的和善表情,面色沉重,聲音低沉,「副長宋在天帶隊,即刻出發!」

……

第二天一早,靈異調查局特別行動組與柯望一行人在小月湖外圍匯合,舉行作戰會議。

「當年我們跟小月湖鬼王交過手,不過她實力太強,我們無法收服。為了避免兩敗俱傷,最後我們跟她達成協議,她永遠不能出小月湖一步,我們也不能干涉她在小月湖內的所有事情。」

宋在天望著眼前被煙霧籠罩的小月湖,一籌莫展。

柯望馬上跳了起來:「我說京城這地兒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鬼王呢!感情是你們給養的!」

宋在天十分不滿地翻了個白眼,怎麼哪兒哪兒都能碰到這個傢伙,真是討人厭。

要不是實在猜不透他的實力,宋在天早就抄起一根棒子往他頭上敲下去了!

宋在天不去理會柯望的胡攪蠻纏,繼續說道:「據我們所知,小月湖鬼王是唐朝時期開始修鍊,至今已有上千年的修為。而且她還會一種祭祀之法,將鬼魂轉化為靈鬼,保持體內靈力平衡,從而達到長久存活於世的目的。而那些靈鬼經過上千年的積累,也已經達到了一個很恐怖的數量。」

「本身實力就強,還有不少幫手,事情有點難辦了啊!」眾人都感到有些棘手。 這一夜註定無眠。

蘇薇兒久久睡不着,睡着卻做着噩夢,夢裏她躺在一間漆黑屋子內,窗外的月光如水流一般傾瀉而下。

只感覺自己全身赤裸的躺在牀上,想要起身,但是卻全身無力,無法動彈。

不知道過了多久,安靜沉寂的黑暗空間只聽到一聲咔嚓的開門聲,蘇薇兒心驟然緊繃,害怕,想要說話,卻說不出口。

只感覺一道身影慢慢的靠近,無聲害怕質問道:“你是誰?”

男人沒有回答她的話,蘇薇兒努力想要看清這張容顏,卻怎麼也看不清楚,只看到那映襯的光線勾勒他一張冷銳立體的五官。

“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