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做什麼?顧錦往旁邊看去,這不看還好,一看立即臉色一變。

司厲霆正俯身在和周黎說什麼,因為場中音樂聲很吵鬧,司厲霆不得不離周黎很近。

落在顧錦的眼裡兩人就太過於曖昧了,之前周黎挽著他的時候顧錦就很生氣,更不要說司厲霆主動和那人講話了。

顧錦雙拳緊緊捏著,眸光更是十分冰冷。

南宮墨沒有覺察到她的眼神,在她耳邊講解道:「今晚的宴會是慈善拍賣會,所拍下的所有資金都會用於貧困生救助以及希望小學修建。

這個慈善項目社會各界都很關注,咋們電影能拿到冠名已經很不容易。

一會兒你要是有喜歡的也可以參與競拍,就以咱們劇組的名義競拍,也好給咱們劇組多一點曝光度。

然後你還有一個任務,給今晚參與競拍捐出最多慈善款的大佬頒獎。」

顧錦沒有任何反應,南宮墨扯了扯她的裙子,「大小姐,你聽到了沒有?」

「我又不是聾子。」顧錦沒好氣道,餘光朝著司厲霆看去,發現兩人還在交談。

究竟是在談論什麼話題?顧錦此刻要多討厭就有多討厭那音樂聲。

她恨不得自己有順風耳,可以好好的聽一下司厲霆和周黎在說些什麼。

「我的大小姐,又是誰將你得罪了?你可悠著點,現在不是顧家大小姐,你只是一個新人而已。

暗中有不少相機對準了你,一會兒你去頒獎的時候可不要板著臉,咱們電影的票房就在你身上了。」

顧錦哼了哼,眼中只有司厲霆和那個叫周黎的女人。「我知道,你可以閉嘴了。」 司厲霆還一心在討教知識,根本不知道自己將顧錦惹得更加生氣。

周黎忍下心中的不快,認真的告訴他,「要討好女人其實很簡單,她喜歡什麼你就給什麼。

不管再生氣的女人,只要你給她喜歡的東西她就不會生氣了。」

「她喜歡的東西?」司厲霆眉頭一皺,說起來他知道顧錦喜歡吃什麼,穿什麼顏色的衣服。

可那只是日常而已,自己總不可能請她吃一頓飯,或者給她買一件衣服吧?

仔細想起來過去兩人在一起的時候她很乖巧,從來沒有要求過什麼東西,每次都是自己主動給她。

她那個人本來對物質就沒有太高的要求,哪怕穿地攤貨也仍舊一樣的高興。

「女人一般都喜歡大牌包包,奢侈品,豪車,房子什麼的,要是有人會送我這些我肯定會很開心。」

周黎暗示道,如果司厲霆給自己送東西該有多好。

「這些東西……」司厲霆想著如今她的身份根本就不缺,要送起碼也得送很少見的吧。

「是的,總之女人就是喜歡浪漫,越浪漫越好。」

司厲霆若有所思的點頭,回顧他和顧錦的過去,除了去過一次溫泉,那時候還是被自己強迫去的。

兩人的生活很是枯燥,除了回家就是在公司工作。

之前覺得自己對顧錦已經很好了,現在才覺得欠她良多,自己壓根就沒有好好追求過她,讓她像是正常的戀愛少女一樣。

心中打定了主意,司厲霆嘴角上揚。

拍賣會正式開始,主持人開始介紹東西的來歷。

「今天所有的拍賣品都是主人自願捐贈出來,所拍下來的所有款項都將用於慈善事業。

感謝大家對慈善事業的支持,在這裡我先代表山區裡面的孩子給大家道謝了。

首先拍賣的是一顆來自法國貴族的貓眼石,這顆貓眼石已經有百年的歷史……」

大屏幕上清楚的呈現著貓眼石的簡介,顧錦的首飾不少,她根本就不在意什麼寶石。

她時不時看向司厲霆,發現司厲霆還和那個女人談論什麼,心中的怒氣值飆升。

第一件藏品被拍,第二件是一條精美的鑽石項鏈,出自很有名的大師之手。

這是上個世紀知名的珠寶大師設計的最有價值的一個系列,他把這個系列取名為「永恆的愛」。

在上個世紀這個系列就很出名,被很多收藏家給收集,整個系列只剩下了這枚戒指。

這個系列的寓意很好,永恆的愛,司厲霆眼中閃過一抹興奮的光芒。

他和蘇錦溪匆忙領證,沒有求婚,也沒有訂婚,結婚的那枚戒指沒有來得及給她戴上。

對這枚戒指他躍躍欲試,可以拍下來作為他求婚的戒指。

當主持人介紹完畢,有兩人同時舉牌。

「一百萬。」

顧錦和司厲霆的目光在空氣中交匯,沒想到兩人都同時看上了這枚戒指。

顧錦並沒有因為對方是司厲霆就放手,而是繼續加價,「兩百萬。」

司厲霆就看上了這個戒指,「三百萬。」

其他還想要競拍的人都被兩人的氣勢給壓倒,畢竟兩人你來我往,中途沒有絲毫停頓。

這人一說完,下一秒另外一人就又開始了,也就是兩人都勢在必得。

誰都不敢上去,這枚戒指固然珍貴,可要是被炒到了天價那也沒有意思。

於是到了最後就只剩下這兩人在競拍,從底價五十萬開始一路飆升到了一千萬。

南宮墨最是財迷,他拉了拉顧錦的胳膊,「小錦兒,我是讓你競拍給咱們電影炒作,可我沒讓你用這樣的高價啊!」

顧錦沒有理會,她心中只有司厲霆剛剛和那個女人談笑風生的樣子,說不定這枚戒指就是他給那女人拍的。

顧錦心中瀰漫著強烈的醋勁,司厲霆本想自己拍了送她,看到顧錦這麼執著,他有些想要放棄。

反正都是給她的,現在就讓給她,自己再去找其它戒指也是一樣。

他一轉頭看到南宮墨拉了顧錦的胳膊一下,瞬間他的表情發生了變化。

「一千三百萬。」

這個價格已經超出那枚戒指本身市場的價格,顧錦心中也憋著火。

以前在家裡的時候司厲霆什麼都讓著自己,現在就這麼一枚戒指他都不讓,他變了。

「一千四百萬。」

「一千五百萬。」

兩人的價格繼續飆升,看傻了其他的人,不過就一個鑽石戒指而已,用得著花這麼多錢?

連周黎臉上表情都很不淡定了,她甚至心中有那麼一絲幻想,這個戒指是給自己拍的么?

「司少,不要再加了,再加就是浪費。」她輕輕扯了扯司厲霆的手臂。

這個動作被顧錦收入眼底,顧錦心中那個氣就快直衝雲霄了。

「兩千萬!」她冷冷開口加價。

南宮墨心痛不已,早知道這位小祖宗有這麼豪氣的話他就不開這個口了。

一枚鑽石戒指已經拍成了天價,他的電影票房能夠賺回來么?

南宮墨捂著自己的胸口,好疼好疼。

司厲霆也沒有讓的意思,「兩千五百萬。」

「三千萬。」

戰火升級,從一百萬加價變成了五百萬。

「四千萬。」

就連拍賣員都傻了,這枚鑽石戒指有這麼值錢么?他從事這個行業這麼多年,還是頭一回遇到這麼豪氣的買家。

竹馬青梅兩無猜 南宮墨扯著顧錦的手,「我的小祖宗,算我求求你,你可不要再加價了。」

「再加一次,最後一次。」顧錦咬著牙,她就不信那個男人還會往上加。

「九千萬!」顧錦最後直接抬了三千萬起來。

其他人發出驚嘆聲,這大概是拍賣史上最昂貴的競拍了。

就連華晴都紅了眼,這個女人好闊氣。

在顧錦叫價之後,司厲霆不緊不慢道:「一個億。」

顧錦還想要開口,南宮墨捂住了她的嘴,「小祖宗,別加了,你們這兩個瘋子。」

拍賣員深呼吸一口氣,穩定住心神,「一個億一次,一個億兩次,一個億三次,成交。」

司厲霆起身去簽合同,在簽合約的時候他將贈送名義換成了電影劇組艾麗娜的名義。

連工作人員都嚇了一跳,他辛辛苦苦花了一個億拍的戒指竟然換成了對手的名字,這兩人是來搞笑的吧?

果然有錢人的思維他們搞不懂,花錢也花得這麼高調。

整個拍賣會下來就只有司厲霆一個億的天價,顧錦則是一直悶悶不樂的樣子。

南宮墨輕聲在她耳邊道:「小祖宗,馬上該輪到你上去給人頒獎了,你苦著一張臉讓媒體拍到了不好。」

她扯了一抹冷笑,「這樣總行了吧?」

「額……反正是笑容,將就吧。」

司厲霆站在台上清楚的看到兩人的互動,眼眸一暗。

主持人高聲宣布:「下面有請艾琳娜小姐給司先生頒獎。」

「小祖宗,記得要笑,笑……」

顧錦優雅的起身,從禮儀小姐手邊接過花束和一個特質的獎盃,一步步朝著台上走去。

司厲霆看著她穿著長禮服靠近自己,就像是結婚的那日。

唯一不同的是顧錦一臉冷笑,高冷得像是一朵暗夜之花。

自己贏了她就這麼讓她不開心么?

顧錦將獎盃和花束送到他的懷中,不冷不熱的口氣說了一聲:「恭喜你。」

「謝謝,艾麗娜小姐,你是否忘記了一件事?」

正要離開的顧錦腳步一停,疑惑的看他,「什麼?」司厲霆當著所有人的面一把將她撈回懷中,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你還欠我一個擁抱,這可是頒獎的禮儀。」 顧錦和南宮墨有說有笑,至於南宮熏在一旁就顯得十分突兀了。

便在這時耳邊傳來一道蒼老卻底氣十足的聲音,「是錦丫頭來了。」

顧錦抬頭朝著樓上上去,一個和外公年紀差不多大的老者緩緩出現在眼前。

這位應該便是南宮家的老爺子吧,顧錦上前喚了一聲:「老爺子。」

南宮墨和南宮熏不約而同上前攙扶著老爺子下樓,可以看出那狂傲一世的南宮熏也十分重視老爺子。

「貿然將錦丫頭請回家做客,錦丫頭不會生氣吧?」

「老爺子說得哪的話,身為晚輩,理應我主動前來拜訪。」顧錦客氣的回答。

從目前老爺子的態度來看,並不是她想象中暴怒的樣子,反倒有些親切。

「今天家裡沒有外人,就是我老頭子有一些話想要對錦丫頭說,錦丫頭不必拘謹。」

也許是看到顧錦滿臉嚴肅的表情,老爺子出言安撫道。

「是。」

饒是老爺子看似很親切,但顧錦也不敢小看。

「爺爺,飯好了,小錦兒應該也餓了,我們邊吃邊聊吧。」

「也好。」

老爺子點點頭,將顧錦迎了過去。

南宮家準備的晚餐十分豐盛,精緻的餐桌上擺滿了中國菜。

老爺子特地解釋道:「你剛從國內回來,想必還是喜歡吃中國菜,熏兒特地讓人給你準備的。」

南宮熏紫色的眸子掠過一道複雜的光芒,並沒有解釋什麼。

這和顧錦想象中完全不同,難道南宮家叫她過來不是質問她婚事的嗎?

老爺子不但沒有動怒,反而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席間老爺子也只是在和顧錦說著家常,並沒有談及任何和婚事有關又或者司厲霆的事情。

這樣的氣氛反倒讓顧錦不安,顧錦率先開口:「老爺子,南宮先生你們都在,我也有些話要說。

先前我去了國內,外公和南宮先生談及我們兩家的親事,當時他並沒有知會我也沒有問過我的意願。

相信二位也都有些耳聞我有心上人的事,今天過來我就想要把這件事說清楚。」

「所以錦丫頭的意思便是我南宮家配不上你了?」

「不不不,老爺子,我不是這個意思,南宮家和顧家世代交好,猶如親人一樣。

就算是配那也是我顧錦配不上南宮先生,給南宮家所帶來的不便我顧錦也願意一力承擔,請不要牽涉到顧家。」

南宮墨不吱聲了,南宮熏話本來就不多,只是靜靜等著顧錦說完。

「顧小姐,當初我在歐洲,是顧老爺子讓我回國商議訂婚之事,雖然你沒有在場。

此時雙方家人已是同意,談訂婚的是你們,現在說不訂婚的還是你們。

難不成你覺得我們南宮家就那麼好被人欺負,任你顧家揉捏?」

也就是換成顧錦南宮熏才會有這樣的好脾氣,要是換成其他人,南宮熏早就開懟。

他一次又一次的讓步,就是想要顧錦能迴轉心意,並不想要真的傷害顧錦。

然而顧錦卻一次又一次的打他臉,根本就沒有將他南宮熏放在眼中。

聖人尚且有幾分脾氣,更不要說本來脾氣就糟糕的南宮熏。

他覺得自己將尊嚴交給顧錦,顧錦不但沒有好好珍惜,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碾壓。

顧錦知道理虧,當時外公也是為了自己著想,想著南宮熏不但家世好人品也好。

再說以顧家和南宮家的關係,任何人來看這樁婚事都不會差,只會覺得錦上添花。

老爺子也是這麼以為的,才會早早就給顧錦定下,誰知道顧錦會不按照套路出牌。

她的心裡早就住了一個男人,為了那個男人她連顧家的家主之位都可以放棄,這門婚事是繼續不下去了。

顧錦知道老爺子也是好心,怪不得任何人。

老爺子沒錯,南宮家也沒錯,但所有的結果都需要自己來承擔。

「南宮先生,對不起,這件事的確是我們顧家的錯,我也是誠心誠意來道歉的。

為了表達我的誠意,這時我的一點心意,請笑納。」顧錦從包里拿出一份合同遞過去。

她本來是打算等老爺子八十大壽的時候當做生日禮物給老爺子的,既然老爺子提前找了她,顧錦也只好拿出來。

老爺子看到上面是贈地協議,顧錦解釋道:「我知道南宮家最近想要啟動一個地產項目,那片區是我們顧家的地盤,所以我會拿出一塊地免費贈給南宮家。」

從市場價格來看,顧錦贈出的地達一億,當然這塊地皮價格遠不止如此,將來還有很大的發展潛力。

說起來兩人並沒有舉行訂婚儀式,也沒有公布,只是兩邊初步交涉了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