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傳令官見他的時機開始,一直到現在,有太多的破綻,疑問與不合理。

可是鬼差的職位實在是太具有吸引力了,讓黃道生一下子腦袋發懵,真認爲天上掉了餡餅,上天沒有真正的拋棄他。

黃道生平復下心情,冷靜問道:“象會長請說!遊騎營永遠是我的朋友……”

沒等象會長開口,店外異變突起!

“嘭嘭嘭……”

嘩啦啦從店外衝進來一羣小鬼親兵隊伍,將緊閉的內間大門撞開,將五人圍了起來,領頭的一人正是不久前才見過的大殿巡邏隊邱副隊長。

作爲大殿巡邏隊的衛士,黃道生和花妖凌草連忙恭敬說道:“見過邱大人!”

遊騎營和花妖森林的人也釋放出善意。

邱副隊長笑着對黃道生說道:“舒鬼差,聽傳令官說,你在外城逗留了很長時間,而沒有來軍部報道,所以本官前來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

言語中似乎並沒有帶着責怪,但是周圍親兵衛隊的態度卻並非那麼的友好,加上剛纔象會長他們說的那些話,黃道生不得不謹慎起來。

黃道生恭敬說道:“大人!遊騎營和花妖森林都是小人在人界中認識的朋友,這次聽說小人得到升職,特來祝賀。多謝大人提攜!小人一定會做好本職工作,爲大人排憂解難,衝鋒陷陣!”

這個表態原本沒有什麼問題,實際上這就是普通之極的官話套話,邱副隊長聽到後,肯定也只會當場過耳風,笑笑而已。

但是知道一些內情的象會長和凌草等人,暗暗叫苦,黃道生這樣說,正好掉進了這個巨大的陷阱裏,這次的臨陣提拔,就是一起專門針對黃道生的yīn謀!

邱副隊長哈哈大笑:“好!在慶功宴上,我就知道舒大人是一個英雄人物!也不枉我耗盡心思,從遠征軍將你挖過來!現在就隨我回軍部任職吧,正好有一件難題需要舒大人爲我排憂解難呢!”

黃道生暗道不好,時間太短,信息量太少,他還沒有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沒想到還是掉進了陷阱中!

回軍部任職,這個即將上任的鬼差大人,像囚徒一樣被邱副隊長的親兵衛隊包圍着,前後左右環供,似乎是最高的理解,更似乎是……囚牢!

…… 在軍部報道之後,黃道生沒有如象會長預料的那樣憤怒和衝動,更沒有如邱副隊長和王大人他們所料那樣震驚和絕望。

黃道生表現的相當平靜,越到這種生死關頭,他就越不能失去理智,即使這個巨坑太無恥,這羣人吃相太難看,黃道生都沒有憤怒到失去理智。

“狗改不了吃屎!我說天上怎麼可能掉餡餅呢!”黃道生內心中帶着輕蔑的不屑,“你們以爲這樣做,就可以把我打垮嗎?”

軍部的這個任命,級別是升了,可是位置絕對不好做。

象會長在花妖凌草傳來消息後,立刻想到了其中的問題。?? 最強靈魂收割者293

大殿巡邏隊城外隊伍碰上了巨大的難題,有一羣變異的異獸已經困擾了他們整整15天。

城外隊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他們是二殿主城第一道屏障,加上護殿外大陣一起防禦,一般情況下不會遇見危險,否則真有強大的異獸衝破大陣防禦陣線,他們就是失職,就要拿自己的命堵上防線漏洞。

不過這次的變異異獸羣讓他們措手不及,邱副隊長安排了四次大規模清剿,可惜都失敗了,每一次失利,不是高官殉職,就是被拉出來當了指揮不力的替罪羊。

黃道生在城外隊伍連續處死兩名副隊長之後,加入到隊伍中,說的好聽是臨危受命,說的不好聽是被推下火坑。

這種明升暗降的調令,已經被王大人這一系的人玩的爐火純青。表面上是給了黃道生天大的面子,滿足了他來二殿最終的目的。

實際上是想盡快把黃道生這塊燙手山芋脫手,最好是借這次升調將他害死,而且順便派出一個自己人,替換下前線的黃道生,光明正大地下山摘得這個巨大的桃子。

好一招一舉多得的妙招啊!

黃道生冷笑着,看着場上那麼多幸災樂禍看着他的高級鬼差們,很快就想通了所有的一切,並且明白了,自己接下來應該怎麼做。

與人鬥。其樂無窮啊!

黃道生恭恭敬敬領命。說道:“邱大人!下官想要請假幾天,仔細研究一下異獸的弱。”

邱副隊長本想爲難爲難黃道生,可是在王大人的暗示下,還是同意了這個要求。畢竟這纔剛剛將黃道生召回。一假期也不准許。場面上也說不過去。

在黃道生離開後,王大人小心的說道:“凡事不可『操』之過急!”

邱副隊長倒是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王大人,萬一他真的解決了這件事怎麼辦?”

王大人冷笑道:“能解決異獸危機。不是更好? 首席老公:寶貝媽咪帶球跑 至於他的那些無理的要求,我們說的不算,內部選拔的考官也不是我!”

邱副隊長沒有再爭辯,黃道生給他的印象就是一頭蘊藏着巨大能量的猛獸,如果沒有足夠的實力,他們可是駕馭不了的,反而有可能被倒咬一口!

……

……

黃道生來到自己的隊伍中,詢問了一些倖存者,整理出了一系列的有關資料,接下來,利用自己請到的假期,來到大願城鍛造處,順便通知了一下游騎營的象會長。

鍛造處這個地方對黃道生來說,很有些孃家的意思在裏面。?? 最強靈魂收割者293

不過這裏曾經也是黃道生最不愛待的地方,就怕灰舌大人看中了他,不肯放他走。

現在黃道生倒是沒什麼事兒就喜歡往這邊跑,做設計,改武器,閒聊,求助,他在大願城裏最大的後臺和落腳就是這裏,而不是二殿閻羅府。

象會長得到通知也趕了過來,看見黃道生一臉不以爲然的樣子,嘆了口氣說道:“舒鬼差,看樣子你是知道了。”

黃道生頭,笑呵呵問道:“怎麼了?象會長看見我這個樣子,很失望?”

象會長一愣,但很快就釋然了:“相信以舒鬼差的實力,定然是不會懼怕那羣變異的黑背獸的。”

黃道生問道:“象會長見多識廣,不知有沒有對付黑背獸的好方法?”

灰舌請大家一一坐落,接下來開始集思廣益,對付黃道生即將面對的大麻煩。

這是一羣身材不大的異獸,普通的黑背獸有普通的京巴大小。

黑背獸喜歡挖洞打洞,而且喜歡製作地下網絡,對地面上的建築破壞極大。

一般情況下,這些等級不算太高的異獸,外城巡邏隊一般可以應付的下來,找到那些躲過護殿大陣溜進來的黑背獸,將他們殺死就可以了。

而這次,巡邏隊碰上的是一羣有指揮,有命令,有變異黑背獸帶頭的黑背獸羣體,不隨隨便便打幾下,就可以將它們趕跑了。

黑背獸本來也是有些難打,外皮硬,鬃『毛』尖刺,和人界中召喚師的豪豬一樣,可以遠程『射』擊鬃『毛』。

巡邏隊一般是護盾護體,近距離砍殺,找到黑背獸羣留在地面上的大洞進出口後,堵住洞口一個一個清理,或者是鋪上類似鐵蒺藜那樣的陷阱和刀陣,用火焰『逼』得黑背獸逃出洞『穴』,直接從它們柔軟的腹部開始造成傷害。

出現變異的黑背獸之後就不同了,除了外皮硬之外,柔軟的腹部變異獲得了一層金屬鐵護甲,這樣就保證了它們的存活率,而且更加強大的鬃『毛』設計以及外表硬度,都讓變異黑背獸變得極爲難打,在城外繁殖的數量越來越多,很快就會氾濫成災了。

雖然大家都知道黑背獸的弱是什麼,可是知道是知道,打又是另外一回事。黃道生決定,還是要從它的弱入手,硬碰硬,始終不是一個好辦法。

黃道生取出印記中,灰『色』曾經當做賞賜交給他的一塊磁石。

分別採自北山之巔,南海之底,兩塊磁石的磁『性』一陰一陽,一旦靠近接觸,磁力大的必須藉助重型工具才能分開,即使只是兩個微小的顆粒,也會在十米範圍內,儘可能的兩兩靠近緊貼。

灰『色』在獲得這樣珍貴材料時,是分開放在兩個空間容器中。

一般的材料是無法分割切除磁力線的,兩塊皆有拳頭大小。

黃道生說道:“這兩塊磁石,我有大用,可能正是我所想到的解決這次危機的唯一方法,不過也需要得到灰舌大人和象會長的支持才行。”

象會長很是驚訝:“舒鬼差,您就說說看!遊騎營上上下下絕對會全力以赴!”

灰舌哈哈大笑:“舒鬼差!鍛造處就可以當成是你自己的產業,裏面的鍛造師你可以隨意調用,裏面的材料也可以隨意使用!”?? 最強靈魂收割者293

黃道生抱歉表示感謝,說道:“象會長,我曾經聽說過,天火流『液』和灰谷山硝兩者是千萬不能觸碰融合的?接觸那麼一,都會發生猛烈的爆炸?”

象會長頭:“是這樣的。天火流『液』平常很穩定,單獨燃燒都不易。而灰谷山硝也是一樣,硝石也不會輕易發生變化。只要兩者略微接觸,就會發出巨大的爆炸,相當可怕。”

黃道生高興了:“聽說天火流『液』也不會輕易溶解其他物品,一般來說都是用死亡之海中的骨鯨腸胃長期儲存,也可以用魔鬼魚的魚泡少量捆紮攜帶?”

灰舌笑起來:“舒鬼差,你知道的可不少啊!”

黃道生呵呵一笑:“我的命就靠它救活了,當然會知道一,有心之人,總是可以找到辦法的。”

象會長眼睛一亮:“你想用天火流『液』和硝石當做爆炸材料?可是以前有人想過這種辦法,被軍管處和鍛造處否決了。”

黃道生看着灰舌大人,笑道:“相信我,沒錯的!我不僅可以設計出超大威力的爆炸材料,而且更能製作成相當安全的武器——磁『性』炸彈!專門可知黑背獸羣的大殺傷『性』武器!我要讓二殿的那些人看看,我舒克絕對是調到哪裏就打贏到哪裏的人!”

…… 黃道生在大願城精心準備新式武器的製作,而黑雲沙小地獄的清剿進度變得異常艱難起來。

新調入的小隊長,大願城拘靈隊的高官,一個個都相當苦悶。

在推進拿下所有的八座小山之後,碰上了第三座大山,在這裏卡了整整一天時間。

清剿部隊最大的依仗就是改良版本的回回炮,攻城拔寨是輕而易舉,這是不折不扣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但是,再強的戰士也有自己的罩門和軟肋,太強的武器也有太多條件限制了它的應用。?? 最強靈魂收割者294

比如說複雜的地形,惡劣的環境,無法移動的缺憾,各種條件限制了它不能在山地上很好的使用。

在最後幾處小山收復時,拘靈隊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在確定投『射』角度,以及平整和穩固地面土地上。

回回炮像是極度令人上癮的毒品一樣,見過它的巨大威力,嘗過坐享其成的美味好處之後,再也沒有人願意頂着無數的風險主動攻城。

所以即使慢,拘靈隊的指揮官也寧願花大量時間做前期準備工作。

在最後一座大山前面,唯一的通道被六座堅固防禦塔守住,在防禦塔前方400-800米外,全是一片泥濘的沙地。

這片沙地被沙鬼的信仰神加持過魔法,不是固定土地上鋪着一層沙粒,而是整個區域內圈是翻滾的流沙,不說回回炮不能架在上面了,連普通的小鬼都別想站上去。

如果不在這條唯一通道上走過。只能考慮在山脊之上架炮『射』擊了,但是這裏的地形千奇百怪,陡峭屹然,木車絕對沒有可能被運上去,除非是炸山平石。

就算是歷盡千辛萬苦從泥濘沙地過後,是一段400米的空曠區域,而400米開外,就算全軍警戒,隨時可能衝出來的沙鬼的精兵隊伍。

可想而知,即使拘靈隊想盡辦法穿過了這片流沙。這400米的空曠區域。絕對會成爲奔跑着的鬼物墳場,求之不得的活動靶場。

一時間,拘靈隊就被卡在這個最難啃的骨頭面前,只能試探不同的方法來破解這些陷阱。時間越來越久。傷亡越來越大。

……

……

黃道生的磁『性』炸彈。主要有五種材料需要準備。

第一,子母彈『藥』,殺傷『性』碎彈的選擇。這是爆炸過後最主要的傷敵手段。

黃道生選擇了兩種,一部分是微型鐵蒺藜,一部分是鋸齒片。

微型鐵蒺藜其實很好做,由於不需要太過講究,黃道生乾脆用三條微齒尖刺扭曲融合出來,順便在鋸齒上塗上少量的毒『液』,以備不時之需。

鋸齒片選擇的是三棱片,三角形的精鐵片,周邊也同樣做出鋸齒樣式,在爆炸後獲得急速轉動,三棱片就會變成一種恐怖的切割刀。

第二種,灰谷山硝,爆炸反應堆最重要的材料之一。

山硝只有在灰谷生產,而這裏是二殿灰河小地獄附近的一處巨大山谷,只有一小半在冥界大願城的控制下,絕大部分的面積是在原住民和異獸手中掌握。?? 最強靈魂收割者294

鍛造處的庫存並不多,遊騎營在市場上也幫忙收集了一部分,但是因爲價格太高,所以放棄了在市場上採購,而是商量起如何親征灰谷去了。

黃道生笑道:“灰舌大人!你們現在可是鍛造處,而不是拘靈隊!有必要那麼拼命往外跑嘛?”

灰舌說道:“鍛造處也不是無限富有,也是需要上面撥款採購的。其實更多的時候,還是要等巡邏隊,建工處,從拘靈隊那邊的入庫戰利品。如果長時間沒有拘靈隊清剿灰谷,很可能不知道多少年都看不到山硝。”

黃道生癟癟嘴:“清剿任務下官就不去了,現在留下的這一庫存,下官想抓緊時間,在鍛造處試驗最佳比例,清剿任務就拜託大人了!”

灰舌當然不會親自帶領部隊清剿灰谷,他也夠忙的了,申請調動大願城的閒置衛隊,和遊騎營協調僱傭軍,調動民用版的投石車,準備各種彈『藥』,他只能幫忙打個下手,做做協調罷了。

這一切,都是爲了黃道生這個異想天開的想法,都是爲了他服務,灰舌和象會長,都沒有太多的遲疑和猶豫,因爲他們知道,黃道生出品,必屬精品!

第三種,爆炸反應堆第二種必備材料,天火流『液』的收集。

這同樣不是什麼簡單的材料,天火流『液』需要到幾個特殊的地獄周圍採集,有些地方還是其他殿的範圍,黃道生需要申請同行協助,畢竟他一個二殿巡邏隊的身份,要帶着部隊跑到四殿八殿去採集,不和主人打一聲招呼,很容易產生誤會。

這種流『液』,採集也有難度,被一些喜歡高溫的異獸把持着。

要想收集這些,可以通過殺死異獸,提煉它們體內的天火流『液』,這種方法速度最慢,每隻異獸體內蘊含的流『液』濃度不同,很可能要殺死數量衆多的異獸,纔可能提煉出一。

又或者在火焰池深處,找到燃燒沸騰的核心,和守護的異獸統領們廝殺,最終拿到高濃度的天火流『液』。

不管用那種方法,都逃避不了激烈的戰鬥,恐怕也需要黃道生親自上陣,用各種稀奇古怪的武器和戰術來克服這些困難。

第四種,魔鬼魚的魚泡,這種材料還好,鍛造處有不少庫存。

前段時間有拘靈隊出征死亡之海,捕殺了不少魔鬼魚,這種魚的魚泡內壁具有耐腐『性』,可以裝盛天火流『液』,而且具有一定的厚度,普通武器不能輕易從外壁刺穿。

重生步步驚情:最強嫡妻 但是魚泡從內壁還是可以刺破的,黃道生打的就是這個主意,將魚泡當成裝天火流『液』的容易,裏面放上尖刺物,就成了一個自制雷管。

第五種,炸彈的撞針,也就是某一種磁石碎片。

北山之巔的磁石和南海之底的磁石不能放在一起,黃道生只需要切割敲碎某一種,打磨碎片,成爲尖刺狀的撞針,就可以放入天火流『液』中備用了。

製作帶撞針的雷管時,黃道生是萬分小心,因爲一個不注意,只要魚泡內壁破了一個小洞,天火流『液』都可能會細微滲透,與外層的山硝發生劇烈反應,那時候絕對是一場災難!

……

……

在準備完五種材料後,黃道生嘗試着在鍛造處小心翼翼的設計磁力炸彈。

和老實的圓球型炸彈一樣,最外層是比較脆的鐵殼,要求是容易炸碎,爆炸後也會成爲不規則的殺傷『性』碎片,一般的撞擊和敲打又不能讓它成爲脆皮核桃一樣一捏就破。?? 最強靈魂收割者294

只有脆鐵殼纔不會出現裏面爆炸了,但是外殼炸不開的尷尬局面。

接着是一層子母彈碎片,微型鐵蒺藜和鋸齒三棱片,密密麻麻地擺在最外層,貼着脆鐵殼擺放。

這一層的殺傷『性』碎片是最重要的火力,不能多,也不能少,講究的是鋒利,高效,爆炸後第一時間殺死敵人。

在金屬碎片之上是一圈灰谷山硝,擺成一個圓形區域,留出一個盛放魚泡的凹口。

山硝有大塊和小細碎之分,黃道生想了想,多實驗了兩種狀況。

一種是不做過濾,即使是有小細碎的山硝粉末,也允許自由填充到整個鐵殼中,任憑它們流到鐵蒺藜和三棱片鋸齒周圍。

一種是山硝只選取大塊尺寸,並且儘可能地將碎末隔離,不允許粘附在鐵蒺藜和三棱片上。

天火流『液』和灰谷山硝的劇烈爆炸,黃道生不知道這兩者做法的破壞力會怎麼樣,也許只需要多試驗幾次,就能『摸』索出來經驗了。

接下來就是最後一步最危險的步驟!

…… 炸彈製作最後的步驟最危險——安裝撞針。

魔鬼魚的魚泡裏面裝滿了天火流『液』,這種『液』體有一類似果凍狀,在魚泡盛滿一半的時候,放進去一根磁石撞針,就這樣穩固在天火流『液』當中,繼續灌入魚泡,將其裝滿。

這樣做出來的魚泡只要不是壓迫變形,只要保證了圓形的樣子,裏面的撞針就不會刺破內壁,天火流『液』就不會流出來。

黃道生小心的將這個魚泡放入炸彈的半球模具中,被灰谷山硝緊緊地包圍住,保持了一個圓形狀,隔了一層魚泡外壁,兩者就是安全的。

半球做好後,另外半個鐵球的碎片和山硝也做好了,兩者小心的緊密合並,最後再融鐵水密封,一個大約有保齡球大小的炸彈就完成了。?? 最強靈魂收割者295

出於安全考慮,黃道生一個人在室內完成的這份工作,現在大功告成,是需要一個地方來試驗炸彈效果了。

鍛造處灰舌大人不在,再加上上下下都認識黃道生,所以沒有人對他的決議有意見,於是冥界中的第一個磁力炸彈,就這樣冒冒失失的在大願城中試爆了……

試爆當然需要試驗品,大願城死囚牢房裏很願意幫忙提供,有一些捕捉回來的異獸,還有罪大惡極的墮落靈魂,這些都是絕佳的測試物。

黃道生精心設計了一處模擬場景,找了一處偏僻的試驗場角落,擺有石塊。有水潭,有樹木,有廢棄的雜物,環境儘可能弄的複雜一些。

接下來安排了四頭異獸,將它們捆綁着放在各種不同的障礙物邊,沉在水潭裏,大致相互距離不會超過5米遠。

然後在一些記錄員的見證下,黃道生開始模擬真正的戰鬥,來到距離20米開外的安全地帶,躲在大量的遮擋障礙物後。

變異黑背獸的脊背最爲堅硬。側身次之。腹部最柔軟,不過變異的黑背獸,連腹部也異化成了鐵皮覆蓋,遮擋保護。防禦力大大加強。

黃道生這次一共做出了兩枚炸彈。兩枚中的雷管磁石都是北磁石的碎片尖刺。需要用南磁石來引爆。

南磁石的顆粒也不用選太大,黃道生掏出一顆指甲蓋大小的南磁石,扔向爆炸場景中的木柱。

木柱下方掛着一塊輕鐵皮。模擬着變異黑背獸的腹部鐵護甲,差不多大小的面積,距離黃道生幾人有二十米開外。

黃道生扔的很準,南磁鐵牢牢的吸引在了護甲片上,緊緊地粘在上面,磁力很大,不容易分開。

接下來黃道生拿出一枚新式炸彈,放手上掂量了幾下,像投擲鉛球一樣,用力的對準木柱扔去,同時迅速躲在掩體後,通過縫隙處小心翼翼的看着爆炸場景。

炸彈在飛行的過程中很平穩,但是到了距離木柱大約兩三米的地方,突然加速疾飛,而梳理在地面上的木柱,也被一股巨大的磁力給拉的偏倒起來。

在撞擊上的一瞬間,並沒有看到爆炸,黃道生正覺得失望,沒想到一秒鐘後,爆炸猛的發生了。

驚天動地,震撼莫名,濃煙滾滾,威力驚人!

這是一個位於大願城軍管區的測試場地,不遠處就是大願城的城牆,周圍很多都是軍管處的各個部門營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