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子……”紳士無奈的搖了搖頭,對於幽靈的這種表現他早就習以爲常。

“前面有坦克部隊。”後面的另一輛坦克上本·艾倫在炮塔上大喊,通過夜視設備,遠遠的他看見了幾輛坦克正向這邊疾駛過來,因爲同時一支部隊的坦克對方一時間沒弄清情況,根本就沒把他們當敵人,所以並沒有對他們開火的意思。

“不用擔心,是守在城北的坦克。”重拳調轉炮塔開了一炮,準頭不很好,炮彈將對方炮塔上面的機槍和機槍手打得粉碎之後擊中了旁邊的建築物,爆炸中建築物一側倒塌,大量的廢墟散落在街道上。

雖然沒能傷到坦克,但突然掉進駕駛艙的半截屍體還是將裏面的人嚇得不輕,就這麼一耽擱後面的坦克上來與來了個頭尾相接,撞在了一起……

“真過癮啊,好多年沒開坦克了。”重拳開着坦克沿着幽靈開出來的道路向前狂奔。

“怪不得技術這麼差勁兒。”本·艾倫沒好氣的說道。

“放心熟悉一下就好了。”重拳毫不在乎的說道,“多開幾炮就能找到感覺了。”

“你這都開了四炮了,怎麼還這麼沒準。”本·艾倫將高射機槍放平隨時準備開火,雖然敵人還沒弄清楚這裏的情況,但他們早晚要和敵人遭遇,肯定沒那麼容易離開這座有八千人防守的北方重鎮,現在的首都。

“嗖……”一枚火箭彈飛過來,貼着坦克的車尾劃過擊中一棟三層小樓,爆炸過後在上面開了幾個巨大的窟窿。

“是巡邏隊。”本·艾倫發現不遠處一個人正開着一輛車衝過來,火箭彈正是從那邊打過來的。

“不管他,快下來,我要撞牆了。”說話間重拳開着坦克撞向一棟三層建築,直接從撞開的洞鑽了過去。

“該死。”本·艾倫捂着被掉下來的轉頭砸破的腦袋爬起來,迅速調轉槍口對準了後面剛被他們撞出來的大洞,敵人果然跟了上來,剛一露頭就被的高射機槍擊中,敞篷越野瞬間被擊中油箱爆炸,變成一個巨大的火球。

“走走走……”本·艾倫揣着重拳的駕駛座椅說。

“知道了。”重拳開着坦克趕緊去追趕幽靈,那小子不光是跑得快,開坦克的速度也不慢,一轉見功夫已經沒了蹤影。

“下來,我們也走直線。”重拳對本·艾倫喊。

關上艙門之後重拳立即開車坦克撞向一邊的建築,“轟……”塵土飛揚,坦克鑽進了房子有立即從另一側衝了出去,正在洗澡的房主光着屁股從廢墟里跑出來看着自己的房子發呆。

“但願這不是你的房子。”重拳哈哈大笑這繼續破壞着附近的建築物,不管前面有什麼他都一頭撞過去,將其變成一堆廢墟…… 剛剛入夜的城市還沒從一天的忙碌中沉靜下來,一場突然發生的襲擊把國防部長炸得粉身碎骨,兩輛坦克被搶,市區大亂,無數的建築物被坦克撞成廢墟,幽靈和重拳都不是省油的燈,在這裏他們可是不會照顧貧民百姓,管他是個人財產還是國有樓房,只要擋路就一概撞成廢墟,他們的目的很明顯就是儘快離開市區。

雖然政府軍的通訊被幹擾,幾處軍營的軍隊都無法瞭解市中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這些軍人畢竟是久經沙場的老兵,他們知道出了大事,從爆炸傳來的方向上判斷應該是總統官邸附近出了事情,究竟是反對派的暗殺偷襲還是有人高政變?那裏是被稱爲國家大腦的重要人物所在地,就算弄不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也要增兵支援,於是各個營地的負責人立即派遣隊伍趕往事發地點,沒哪個敢按兵不動的,就算做做樣子也得把人派出去,至少要照應急預案執行。

大批的軍隊乘坐汽車趕往事發地點,坦克裝甲車上路封鎖街道,外圍軍隊嚴陣以待,防止外地趁機進攻,一切應急預案先後啓動,雖然場面因爲通信不暢而陷入混亂,各支軍隊之間裝在一起,但動起來的軍隊卻絲毫不慌亂,都是久經沙場的老兵,這點意外事件還不至於讓他們心生恐懼,所以隨着時間的推移負責城市防守的幾個軍營已經開始對外防禦和對內封鎖。

但是,這份混亂這正是本·艾倫所期待的,到目前爲止,整個行動的大方向還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現在他們的坦克已經離開了市中心最繁華的一段區域,再有十幾分鍾他們就可以離開市區了,到現在還算一切順利,遇到的都是輕微的抵抗與襲擊,這對坐在坦克裏的他們來說算不得什麼危險,但本·艾倫心裏卻始終非常擔心,政府軍的反應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十幾分鍾內就有大量坦克、裝甲車和軍隊上街,雖然彼此混***織,但卻擋住了他們前進的路線。

“快點。”本·艾倫一邊觀察附近的情況一邊催促重拳,一刻沒離開市區他就一刻放不下心來。

“已經是最快了,原計劃路線已經被政府軍封鎖,我們只能走備用路線。”重拳說。

“趁亂快走,時間越久我們逃離市區的可能行就越低。”本·艾倫看着地圖皺着眉說。網

“轟……轟……”連着兩枚火箭彈打在了他們的坦克上,後面的追兵到了,這些敵人還真有本事,進入能在黑暗中找到他們。

“日……”重拳大怒,立即操縱坦克準備反擊,但他們現在正處在建築物密集處,坦克上的主炮轉動起來非常的不方便,經常會被建築物擋住。

“交給我。”本·艾倫爬出炮塔,開始用機槍反擊,子彈掃過去卻沒打到人,政府軍的人全都分散在附近的建築物裏,他根本就看不到人影。

“該死。”本·艾倫罵了一句對重拳說,“快走,這裏地形對我們不利。”

“好,那我就開條路出來,你下來。”說着重拳操縱坦克衝向房屋最密集的地方,一陣建築物倒塌的巨響中塵土飛揚,居民的驚呼和慘叫此起彼伏,坦克在建築羣中硬生生的撞開一條路揚長而去。

“哈哈……出來了。”重拳大笑。

“小心……”本·艾倫一聲驚呼,重拳這纔看見一輛坦克突然從側面衝出來,他趕緊打方向,終於才最後一瞬間和對方擦肩而過。

“好險。”重拳擦了擦汗,心裏不由得大怒,立即調轉炮口就要給對方來一發,可轉過去才發現原來那正是幽靈他們的坦克。

“混蛋,下我一跳。”紳士在炮塔裏露出半截身子對重拳豎中指。

“你大爺,快走。”重拳氣的大罵。

倆輛兩坦克一前一後的向前推進,速度很快,離市區的邊緣不遠了,可以說勝利在望,但越是這個時候他們越不敢大意,政府軍的外圍軍隊非常強大,希望他們還沒部署完畢。幽靈的坦克在他們前面大約五十米的地方,大批的軍隊正繞過他們向事發地點趕過去,又往前走了沒多遠就看見了路障,幾輛裝甲車和坦克橫在路中間。“讓開,讓開。”紳士站在坦克上對着擋路的士兵大吼,“滾,快TM的給老子滾開。”

下面的士兵端着槍毫不退讓:“下車接受檢查。”

紳士從坦克上跳下來掄起巴掌抽在開口那名中士的臉上:“檢查個屁,老子有祕密任務要執行,快讓開。”

本·艾倫和重拳的坦克已經跟了上來停在了不遠處,本·艾倫站在炮塔裏胳膊搭在機槍上看着前面的動靜,其實他早就做好了隨時開火的準備。

“不行……上面說……”中士明顯被紳士肩膀上的軍銜鎮住了,但他還是不打算就這麼放他們過去,努力盡忠職守。

“啪……”又是一耳光,紳士暴怒,“混蛋,叫你的長官出來。”

“長官……”一個少尉跑過來敬了個禮,“對不起,我們……”

紳士不等他手腕就故作神祕的將他拉到一邊低聲說道:“國會大廈出事了,發電廠遭遇襲擊,通信系統癱瘓,部長大人推測這是反對派發動的斬首行動,我要去北營地取一些抗干擾設備,這是絕密事件,你快派一支隊伍跟我去,我們時間不多,敵人還在城區,不能讓他們趁亂跑了。”

紳士連蒙帶唬的把少尉說的一愣一愣的,紳士肩膀上的軍銜明顯比他高出很多,而且一聽說是國會大廈出事兒他立即就緊張了起來,一時間忘了自己現在的職責是什麼。

“那,是不是,要打仗了?”少尉問。

“應該是,部長大人打算抓住偷襲者審問一下對方的來歷,要是拿到證據肯定要開戰的,時間緊迫,不要耽誤時間了,如果是因爲你們讓襲擊者跑了……”說的這紳士拍了拍他的後頸,部長肯定砍下你這顆腦袋。

少尉一哆嗦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回頭看了一眼紳士的坦克上的編號,的確是國會大廈的防禦旅的裝備,是國防部長手下的精銳裝甲旅,明星部隊,這支隊伍裏無論是士兵還是軍官都驕橫的不行,飛揚跋扈慣了,沒人敢惹。

“還等什麼?難道要我現在就槍斃你?”紳士作勢身手去摸腰間的手槍。

“放行放行。”少尉見狀趕緊對手下揮着手,“快快快。”

“這纔像話。”紳士點了點頭。

封路的坦克和裝甲車紛紛後退,讓出一條通道來,幽靈和重拳開着坦克順利通過。

“稍後你派一隊人乘車去北營,等着門口,我會叫人去找他們,記住準備裝設備的車輛,至少要兩輛卡車。”紳士拍了拍少尉的肩膀從容的離開。

上了坦克之後幽靈對他說:“你小子還真挺能扯。”

“先把他嚇唬住,然後就好辦了。”紳士說。

“靠,萬一露餡了我們就麻煩大了。”幽靈加速,把坦克開到最快。

少尉看着離開的兩輛坦克鬆了口氣:“馬斯,帶十個人兩輛車去北營門口守候。”冷靜下來他突然想起一個問題,自己好像忘記檢查剛纔那兩輛坦克上軍官的證件了……就在這時又有四輛坦克給衝了過來。

“,怎麼又來?”少尉一邊在心裏罵娘一邊上前攔車:“停車停車。”

“滾開。”車上有人大喊。

“必須出示證件接受檢查,我們是。”少尉心裏一陣火大,怎麼誰都敢是自己呼來喝去?他忍着怒火繼續說“不檢查就別想過去。”

“混蛋。”車上跳下一個人輪開手臂就扇了他一個耳光,“也不看看是誰的車,你是不是想死?”

這一巴掌抽得少尉眼冒金星頭暈目眩,因爲全城大停電所以光線很差,他們哨卡的照明基本上都是依靠後面裝甲車的車燈,但位置較低,再加上人影晃動,照明效果很差,對方又剛從坦克上下來,所以一時間沒看清對方的長相,等他晃了晃腦袋定睛一看才發現對方是國防部防衛旅的少校。

“對不起長官。”少尉趕緊立正敬禮。

“滾開滾開,快讓路,我們要追擊敵人。”少校很不耐煩地揮了揮手。

“是長官。”少尉立即叫人搬開路障,“剛纔已經有兩輛坦克過去了,也是防衛旅的。”

“什麼?我們的坦克?”少校一把揪住少尉,“你確定?”

“是……我確定……”少尉結結巴巴的說道。

“混蛋,他們就是正在逃跑的敵人,你居然敢放他們過去?,過去多久了?”少校大怒。

“兩三分鐘。”少尉腦袋嗡嗡作響,相比之前和紳士的交談,他更相信眼前的少校。“滾開……”少校將他丟在一邊,“快追,他們剛過去沒多久。”說完爬上坦克對下面不知所措的少尉吼道,“等着,回來我一定槍斃你。”然後帶着幾輛坦克揚長而去。“完了……這下真的完蛋了。”少尉呆立在路邊自言自語地說道…… 漆黑的城市中本艾倫他們正東躲西藏的與敵人周旋,原計劃是他們儘快離開這座城市,但他們卻沒想到敵人的反應度如此之快,在沒有任何通信設備的情況下居然已經開始封鎖全城,到處都是大批的軍隊和裝甲部隊,他們只能儘量避開,一旦被包圍他將無處逃生,已經到了城市邊緣了,再有幾分鐘他們就可以離開市區,本艾倫心裏卻仍然無法輕鬆下來,因爲他現隨着建築物的稀疏政f軍的數量卻越來越多,剛纔混過幾個哨卡算是運氣好,他們不能在繼續蠻幹了,城市邊緣地形開闊,和敵人的裝甲部隊遭遇他們這兩輛坦克只能捱打,硬闖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

“我們已經過預計時間了。”本艾倫看了一眼腕錶,“真糟糕,我們還有六分鐘的路程。”

“實在不行我們就硬闖吧。”重拳說。

“這可不是個明智的選擇。”本艾倫搖了搖頭,“一旦開戰我們很快就會被敵人包圍,這裏不是市區,環境不算複雜,附近同樣有裝甲部隊,對我們非常不利,你想當活靶子嗎?”

“那怎麼辦?不管這樣我們都得儘快離開這個城市,越晚難度越大。”重拳也覺得這個辦法不行。

“繼續前進,讓我想想。”本艾倫揉着太陽穴說。

兩輛坦克的燈光是關閉的,全憑藉夜視設備前進,這樣更有利於他們隱藏行蹤。

走了兩條街道,前面又出現了哨卡,哨卡的後面是大批的士兵和裝甲部隊。

“不能走了。”重拳說。 最強僱傭兵5oo

“停車,我們下車走。”本艾倫爬上炮塔,“快。”

前面的幽靈和紳士也已經停車,本艾倫上去和他們說了自己的打算。

“坦克目標太太大,我們在作着走了。”本艾倫說。

“靠走我們的度太慢,就算出城了車子還在幾公里之外。”幽靈說。

“慢是慢點,更容易隱蔽行蹤。”本艾倫說。

“這裏不宜久留,到底打算怎麼走快下決定。”重拳已經拿着自己的裝備從坦克下來。

“好吧,你是頭兒聽你的。”幽靈說,“你們先走,我給他們留份兒大禮。”說完又鑽回了坦克裏。

“你快點。”紳士拿了自己的裝備跳下車。

幽靈將坦克的炮塔對準哨卡的方向,也不知道他在裏面弄了什麼,很快他就從裏面出來,跑到重拳的坦克裏又弄一陣這纔出來,“走走。”

四個人兩前兩後的躍進了旁邊的院子,然後又跳進另一家很快就消失在黑夜之中,畢竟政f軍只能封鎖舉要街道,還沒到進入住宅的地步,所以他們很快就用這種方法越過了前面的封鎖線,最近的時候他們離街上的政f軍只有一牆之隔。

越過哨卡之後他們繼續用這種方式向前猛跑,五分鐘後到達城市邊緣,前面是政f軍的守城防線,出了這道防線他們就可以進山了。

“防守太嚴密了。”重拳跑回來對其他人說,“過不去。”

“我們換了方向。”本艾倫看了一眼地圖,向東,從維和軍營那邊走。

“從這裏到那至少有三公里,最主要的是那邊也不一定能出去,值得冒險嗎?”幽靈問。

“在這裏等也不是辦法。”本艾利收起地圖,“走。” 最強僱傭兵5oo

四個人小跑着向前猛衝,遇到政f軍的時候就隨便找個地方躲起來,等過去之後才繼續前進。

“裝甲部隊!”幽靈攔住其他,“距離一千米,正向這邊過來,快走。”

“這裏是住宅區,他們很難現我們。 ”本艾倫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

“爲什麼向這邊來?巧合嗎?” 情迷歡愛:首席的冷豔傲妻 紳士卻有點擔憂。

就在這時遠遠他聽見了坦克的炮擊聲。

“是我設置的機關,坦克被人現了,爆炸會把他們的注意力吸引過去,這對我們脫身有利。”幽靈說。

“可惜了兩輛坦克。”重拳一臉惋惜。

“反正也開不出來。”本艾倫倒是不覺得有什麼可惜的,畢竟乘坐坦克硬闖被擊毀的可能性太高了。

四個人繼續前進,沒多遠他們就現一隊由十輛車組成的車隊向城外駛去。

“他們在完成對整個城市的封鎖。”本艾倫看着車隊說。

“一旦封鎖我們就出不去了。”幽靈看着浩浩蕩蕩的車隊有些着急。

“嗯,必須想辦法儘快離開。”本艾倫深吸了一口氣。

幽靈側耳聽了聽,等等,裝甲部隊是向這邊過來的。

“那又能怎麼樣?”重拳皺着眉問。

“有辦法了。”幽靈四下看了看,“快,把路堵上。”

“用什麼?難道你打算躺在地上擋路?”紳士看着空蕩蕩的街道說。

“找東西,這裏的路很窄,只要能堵住一半就行,不管什麼快。”幽靈鑽進衚衕,很快又跑出來,“這有兩破車,快來幫忙。

“你打算怎麼辦?”本艾倫問。

“先弄出去。” 特工十九妾 幽靈一邊推車一邊說了自己的想法。

“倒是可行。”重拳說,“只是很危險。”

“是個辦法,”本艾倫點了點頭,“快,找東西,只要能擋住他們幾分鐘就行。”

四個人迅從附近的衚衕裏找出歌會總雜物堆在路上,幽靈還製造了一次小型的定向爆破,將一棟臨街的二層小樓炸塌,倒下了的建築廢墟將佔據了一半的道路。

十幾分鍾之後由兩輛卡車和十幾輛坦克組成的車隊向這邊駛來,打頭的卡車停在了廢墟前面,一名軍官跳下來嘴裏不停的咒罵着,立即叫車上的士兵下來清理道路。

原本這點廢墟是根本就擋不住坦克,但兩輛卡車去無法通過,卡車有在前面,所以只能將一側清理出來之後才過得去。

人多好乾活,輛卡車三四十人一起動手沒多久廢墟就被清理差不多了,軍官招呼所有人上車,車隊這才繼續前進,

轟隆隆的馬達聲中車隊直奔城外,所有哨卡都直接放行,最終他們到達城市外圍的最後一道防線,穿過放下那之後他們迅在兩山之間的公路上建立哨卡,這裏是這座城市東北方向的唯一的進出通道,過了這裏就是一一望無垠的大山。

就在他們忙着設立哨卡的時候誰也沒注意點在後面的幾輛坦克下面爬出來幾個人,躲開車上的燈光悄悄的隱入了黑暗。

“總算是出來了。”本艾倫擦了擦腦門上的汗水,要知道倒吊在坦克下面這麼久可不是那麼輕鬆的。

“你怎麼知道他們一定會停,而不是用坦克軋過去?”紳士問幽靈。

“我也不知道,只是打算碰碰運氣。”幽靈聳了聳肩,“我甚至連汽車在前面都不知道,只是聽道車隊中有幾輛卡車而已。”

“好,你這是賭運。”紳士看着他說道,不過他心裏對幽靈卻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因爲他不但能在其他人根本就沒覺的情況下聽到遠處的聲音,而且還能分辨出卡車和坦克動機聲音的差異,這種特長是天上的,是後天無法練就的。

“就是,堵得就是運氣。”幽靈喝了口水,“不管怎麼說算是出來了。”

“你小子。” 染上惹火甜妻 本艾倫搖了搖頭,一臉無奈地說,“我真服了你這什麼都不放在眼裏的性格。”

幽靈無所謂的笑了笑。

“走吧,我們已經比原計劃晚了二十分鐘,方向偏離五公里。”本艾倫看了看時間,“爭取天亮之前過境,離開這個國家無奈纔算真正安全。”

四個人端着槍迅消失在崇山峻嶺之中,他們一路向西,很快就離開了山區,半小時之後他們找到了事先隱藏在城外的車,上車馬不停蹄的向邊境進,凌晨五點多穿過邊境回到了與坎桑達相鄰的坦桑尼亞。

“總算是出來了。”重拳鬆了口氣,“找個地方宿營吧,快累死了。”

“再走一段。”本艾倫也輕鬆了不少,繼續向前走,在日出之前他們才停下來。

這裏是非洲最常見的稀樹草原,巨大的草甸蓋住大點,期間點對着稀疏的樹木,東方天空與草原的交匯之處越來越亮,一道道霞光彷彿破土而出一般,沒多久一輪紅日正緩緩升起,將整個草原照射的一片夢幻旖旎。

“好景緻,這還是第一次在非洲看日出。”幽靈吃着剛加熱的單兵口糧說道。

“能活着每天都是賺點。”重拳坐在車頂上望着東方的太陽,“獸人,你的瘋狂計劃成功了。”

“賭運而已。”本艾倫擺了擺手,“也幸虧你們能配合,靠我自己是沒法完成任務的。”

“非洲,一個很不從的地方,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實現真正的和平,如果有那一天,我真想來買下一片地生活在這裏。”紳士到小溪邊洗了把臉回來說。“到處不打仗我們還靠什麼活着?”幽靈將吃完的包裝塞進車裏。“沒關係,公司的運轉足夠支撐大家的生活,不打仗我們還可以做保鏢,這個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有錢人。”本艾倫大聲說,“走,離開這個地方,我們回家。” 已經脫離危險不必在繼續奔波,本·艾倫決定找個地方休息一下,然後再趕路,他們找了個舒服點的地方睡了一覺恢復體力,然後又繼續上路,再次回到人類聚集地的時候已經是當天下午,簡單整理行裝之後他們就馬不停蹄地趕回巴黎,這次行動算是大功告成,從埃及任務之後他們總算是有了一次揚眉吐氣的機會,算是給了‘斷手’一次不小的打擊。

兩天之後馬丁找上門,但他的臉色不怎麼好看。

“有什麼問題嗎?”本·艾倫見狀就問道。

“沒什麼,找你出去吃中午飯,今天感覺有點無聊,不想一個人吃東西。”馬丁說。

本·艾倫一聽就明白他肯定有事情找自己,公司並不是個可以安全說話的地方。

“好啊,剛回來,正想換換口味。”本·艾倫站起身很配合的說道。

兩人步行離開公司,到不遠處的一家餐館隨便叫了點東西邊吃邊聊。

“出了什麼問題?”本·艾倫看出馬丁有點不對勁。

“你們這次行動非常成功,從渠道彙總上來的信息顯示你們成功了幹掉了巴魯迪森,行動大膽而瘋狂,你們的膽識讓人佩服,這次行動導致‘斷手’在東非的一系列計劃流產,他們損失肯定很大。”馬丁喝了口咖啡,“對你們來說這是個不小的勝利,第一次對‘斷手’組織進行了成功反擊。”

“那你怎麼這麼不高興,就算和你沒什麼關係也不至於好像我給你惹了什麼禍吧?”本·艾倫叫了東西之後看着他。

馬丁嘆了口氣:“當然,你惹出的禍還不小呢,這是我給你們提供的情報,如果查到我頭上就麻煩大了,不過你可能意識不到這一點。”

聽他這麼說本·艾倫覺得有點奇怪,除了幹掉巴魯迪森之外最近他們沒有做其他任務,山狼他們那邊也一直在和布魯斯合作祕密戰鬥,並不涉及什麼重大事件,也不可能惹出什麼麻煩,那自己怎麼會給馬丁惹來麻煩?

“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有話直說。”本·艾倫有些不解。

“你們幹掉了巴魯迪森這對你們說的確是個好消息,可是連帶着坎桑達總統皮沙諾爾也死了,現在那裏大亂,各種勢力開戰,原本脆弱給的平衡被打破了,坎桑達將重燃戰火,陷入內戰的泥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