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可是她開口解釋,說是他長大了,穿得像樣點挺好的。

他看向她,想要明白她的心思,可是她說的似乎都是真話。

「塵哥,快去試試唄~」

生日,新衣服,像過年一樣熱鬧。

眾人看著襯衣配牛仔褲的夜路塵,頓時各種歡呼吹捧。

葉靈也笑了笑,說不好意思,買大了一碼。

看起來有些寬鬆,不太合身。

不過卻穿出了休閑風,像他的年紀一般,目光深遂,身上仍帶著青澀,但是已經是青年人了。

夜路塵還是坐回了她身邊。

繼續拆著禮物。

她的禮物是最貴最好的。

他吹了蠟燭,切了蛋糕,在她身邊許下了一生的心愿。

一群人玩了很久,但是都在約定的時間回家了。

本來小琪家的車可以坐得下,但是她被唐家欣推到了夜路塵身邊,反而載了另一個沒有車的男生。

沒有人跟他們客氣,真的就走了。

夜路塵在她身後,抿緊唇,等人走了才開口:「我幫你打車回去吧。」

葉靈回頭看人,輕易就看見他的自卑。

「你不打算載我嗎?」

「我……」只是一輛破單車,你會願意坐嗎?

夜路塵垂眸,目光看向別處:「夜裡有點涼,打車會舒服些……」

「沒事,走吧。我們算順路吧?」葉靈輕輕一笑。

夜路塵囁嚅的說了句對不起。

可是葉靈沒聽清:「什麼?」

夜路塵連忙搖頭。

想給她最好的,自己卻什麼都沒有。

想起自己之前的心思,他心裡一直在嘲笑。

她這麼好,不應該讓他跟著自己受苦的。

一路上夜路塵緘默不語。

只有葉靈偶爾問兩句,他也有問有答。

葉靈感覺他的低沉,可是不知其因。

生日都這麼不開心嗎?

大家聚在一起為他慶生,結果還是不開心?

是因為……沒有跟喜歡的人一起過嗎?

葉靈扭頭,看向那黑暗的地方。

既然這樣,為什麼還要邀請她們呢?

在家裡和喜歡的人視頻,窩在被窩裡說知心話不就好了?

何必讓她們做些無用功?

葉靈知道他不開心,可是不想做什麼。

因為有的人,他需要的並不是你的安慰,某人的一句話,就能讓他心花怒放。

葉靈看著自己買的襯衫,有種想剝下來的衝動。

但想想,應該不會有下次了。

所以,你覺得好的東西,適合別人的東西,或許別人並不在乎,那些所謂的喜歡,也不過是一種禮貌。

她以為自己經歷了那麼多,為人做事應該不會差,可是現在就明明打了臉。

葉靈抿緊唇,即使知道現在叫他把衣服換回來很不合適,但真的很想開這個口。

她咬了里唇,還是理智贏了。

若自己送的,他不喜歡,那也是沒辦法的事,以後丟在角落裡,也由人處置,畢竟送出去了,就是他的。

與自己無關了,跟他這個人一樣。

這一路,無言無語,然後揮手道別。

一一一

早早在家等著的唐紫欣有些吃驚:「這麼快回來了?」

「差不多吧?」葉靈看看時間。

「你們直接回來的?」

「嗯。」

「沒去別的地方?」

「去哪?」

唐紫欣看著親姐的「真誠」疑問,複雜的眼神一閃而過,隨後哦了一聲,就洗洗睡了。

她也洗洗睡了。

可是睡前還是看了眼手機。

「謝謝你」

葉靈看著對方發來三個字,連標點符號都沒有。

是對今天的每個朋友群發嗎?

葉靈想問唐紫欣她有沒有收到。

可是覺得那樣會有點傻。

她真的不必為這麼點小事想太多。

不管他什麼心情,只要四個字就好了:「不用客氣」

別人不給符號,她也不給。

果然是群發吧。

葉靈笑了笑,然後躺下睡了。

雖然很久才入睡,可是沒有再聽到提示音了。

葉靈也不知道自己怎麼睡著的,第二天醒來,下意識要去拿手機。

伸到半空的手收了回來。

她似乎在乎得有點過了頭了。

像在等一樣。

她等什麼?

有什麼好等的?

她迫自己刷牙洗臉吃早餐,做完這些,才拿起了手機。

如預料之中的什麼都沒有。

婚愛晚成,惹火前妻不可欺 葉靈回了學校。

她真的適合安靜的一個人,不想再遇見誰。

甚至,有些想離開了。

「星河,我可以走了嗎?」她似乎,也不是那麼喜歡這樣忍受下去,身體的,心裡的,好像堵著,都不會好起來了。

「你決定了嗎?」

「我……」她好像沒什麼可留戀的呀,為什麼不走呢?

「葉靈想以什麼方式離開?」

「可以選?」

「這身體的機能暫時還在,可以選擇意外或者自然身亡。」

「這身體大概還有多久?」

「不到一年。」

「一年啊?」就是360天吧,三百多天,是她在這世上最後的日子,也是她擁有身體自由生活的日子。

她要放棄嗎?

其實不放棄,也進入倒數了。

葉靈一個人在黑暗裡,抱著自己,看著外面的月光,世界其實是美的,只是有點孤單,所以灰心了吧?

她也灰心了呢?葉靈愣了一下,沒有否認自己的情緒,可能真的是因為孤單才灰心的吧,因為身邊沒有人所以孤單。

其實這樣說也不對,她回來學校,是自己的決定,她完全可以在家裡待到開學,可是她選擇了回來。

在家裡有家人,她卻在逃避她們,所以選擇了回校。

自己逃開,才會沒人。

因為沒人而孤單。

又因為孤單而想放棄。

葉靈抱著自己,看著窗外,這樣的自己,是在迷茫吧?

想要得到的不敢得到,怕最後會傷害他們。

所以選擇了離開,疏遠著關係,等她真正離開的那一天,她們不會因為過於親密而悲傷不已。

百變巫醫:壁咚無良王爺 這是她自己的選擇。

雖然有些孤單,但是選擇的結果是經過考慮的。

孤單也只不過是情緒罷了。 葉靈在學校里待了大半個月才開學,然後一切都恢復了正常。

唐紫欣去了外地上學。

夜路塵從家裡帶了點東西給她。

穿書後我成了大佬的小太陽 她抿嘴微笑禮貌的說謝謝。

夜路塵沒多說什麼就離開了。

葉靈時常感覺,這才是正常的生活。

學校的生活也越來越多姿多彩,她們大三的,開始有對專業的一些實踐,時不時的需要一些外出,課程方面也安排得越來越松,空閑的時間似乎越來越多。

葉靈時常坐在圖書館里發獃。

這圖書館的書,似乎也沒有太大的興趣了。

葉靈覺得,自己好像因為日子過於平淡,開始有點不耐煩了。

學校似乎也想氣氛熱鬧起來,於是搞什麼運動會,然後學生們就開始蓄勢待發,周圍是鍛煉的人,倒是給學校增添了不少生氣。

即使不再是少年,卻仍是少年。

葉靈經常靜靜的看著那些活躍的人,不得不說,真是羨慕有個健康身體的人呢。

偶遇了夜路塵,一如既往,不過分關心,也不當作陌生。

說了兩句想離開。

他卻喊住了自己。

「我報了籃球和跑步。」

「嗯。」

葉靈應了,又在他期待的眼神里加了句:「好好加油哦。」

「你……」

「我沒參加,沒什麼特長。」葉靈仍然是微笑的臉。

她有點懷念某個時候的他,他曾經,像寵過自己,像個姐姐或者妹妹一樣。

可是後來收了起來,又變成了普通朋友。

大概是怕女朋友誤會。

雖然他說過,他喜歡的人百分百不會誤會他。

可能後來還是為了避嫌吧。

挺好的。

「你來……看我比賽嗎?」他終於還是說出口了。

「看吧,有時間我就去。」

「那……」

夜路塵垂眸又抬眼,幾次后,終於問了句:「最近過得怎樣?」

他們有一段時間沒聯繫了。

「挺好的。」

葉靈微歪了頭,微笑的樣子。

「你的朋友是不是在等你?」

葉靈看向那邊看他們的人。

夜路塵下意識看了一眼。

「你去吧。」

葉靈揮手道別。

夜路塵張了張口,還是沒有留住她,好像已經沒有留下她的理由了。

一一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