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什麼就做。」

一路再無話。到了莫家門口,莫琰率先下了車,正要到另一邊給傅歆開車門,聽見身後傳來一聲「小叔,你可算回來了。」

他開門的手一頓,回頭看去,是自己的表哥金睿,旁邊還站著一個女人,是傅歆的妹妹,莫琰以前見過。

傅曦朝他點頭,幾年沒見,金睿這個叔叔比以前更成熟,更有魅力了。

她看見莫琰的動作,好像車裡還有一個人,掛著自認為得體的笑容問道:「叔叔這是帶女朋友回來了嗎?剛剛奶奶還在說要給叔叔介紹對象呢!「

莫琰並不理她,開了車門,朝門裡的女人伸出了手,傅歆看了一眼,伸手搭在他手上,隨著他的動作下了車。

當她淺笑著站定在地上的時候,他看見金睿無雙目大睜:「怎……怎麼會是你?」他的眼神里滿是不可置信和錯愕。

再看傅曦的臉色,也是難看到了極點,眼神中帶著憤恨和怒氣。

「叔叔,你怎麼會帶著她?」

莫琰牽著傅歆,經過他們的時候回了句「你管得著嗎?」

金睿的臉色更加難看了。這個叔叔一向都不把自己放在眼裡,這次他回來到底是為了什麼。

這時,管家過來通知他們,準備開宴了。

二人對視一眼,一起走了進去。

餐桌上坐在首位的是莫琰的母親徐麗華,看見他們進來,招呼他們坐下。

「今日為弟弟接風洗塵,歡迎阿琰回家。」說話的是莫琰的大哥莫琮。

「我來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金氏集團的未來接班人金煊,是我專程邀請的。」莫琮指著坐在他旁邊的一個俊雅男子。

金氏集團,在世界首富排行榜上僅次於自己,也難怪大哥會巴結了。

他朝旁邊的莫琰伸出手「幸會,早就聽聞大名,希望以後能有機會一起合作。」

莫琰伸手握了一下,算打過招呼。

莫琮看弟弟對人家這麼冷淡,趕緊打圓場:「來來來,我們一起喝一杯,慶祝阿琰回家。」

「多謝大哥。」 徐麗華笑眯眯的說道:「阿琰,在外面這麼久也不知道你找女朋友了沒有,阿琪在你這麼大的時候早都有金睿了。」

「還沒有。」

「這樣啊,你也不小了,我看你王伯伯家的女兒甄芙就不錯,改天讓你們見見。」

傅歆聞言,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莫琰。

「已經見過了,還不錯。」莫琰看著傅歆,她卻是低下頭去繼續吃飯。

老太太一聽很高興,「那就好,如果還不錯的話,就把這事定下來吧!」

「我考慮一下。」

徐麗華也不敢逼得太急,畢竟他已不是當年的莫琰了。

傅歆聽他如此說,一下子沒了食慾,搗著碗里的米飯。

「話不會說也就算了,連做事情都是這麼沒規矩,不知道學學傅曦。」

「奶奶,爸爸以前很疼姐姐,所以沒有讓姐姐學過這些禮儀,您別跟她一般見識」

金煊不由得多看了傅歆一眼,看得出,這個女人在這個家裡並不受歡迎。

傅歆還是低著頭。

旁邊傅曦突然說:「姐夫,來,嘗嘗這個。」

她夾了一塊牛肉舉到金睿面前,金睿張嘴吃掉。

「好吃嗎?」傅曦邊給金睿擦拭嘴角邊問。

「當然好吃。」金睿寵溺的捏了捏傅曦的鼻子。

傅歆瞟了二人一眼,她挑了一塊魚肉放在碗碟里,小心的挑著刺。直到把小刺都挑乾淨,她把碗碟伸給莫琰。

莫琰愣了下,傅歆的眼神帶了一絲哀求。

他伸手接過,夾了魚肉吃掉,看傅歆還在看著他,他「嗯」了一聲,傅歆立馬笑逐顏開。

莫琰嗤笑一聲,這是幹嘛,幼稚。

傅歆卻不理會他,繼續挑魚刺。金睿的臉色有些陰沉。

金煊卻是如遭雷擊,她挑魚刺時的神情和動作真的好像,會是她嗎?

傅曦看金睿的臉色有些不對,心裡有些不高興。

「姐姐,這個獅子頭很好吃的,我給你夾一個。」

傅歆有些錯愕,直覺沒好事。

果然,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就聽見傅曦哎呀一聲,一個拳頭大小得獅子頭就滾到她的衣服上,留下一灘污漬。

「姐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得,一時手滑,我幫你擦擦。」

傅曦去拿餐巾,手一抖一杯紅酒華麗麗得盡數灑在她胸前。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傅歆不禁哀嚎一聲,你跟件衣服過不去,犯得著么。

傅曦拿著餐巾一臉手足無措,「姐姐,對不起,我……我只是想幫你擦掉得。」說完眼淚就流了下來,傅歆更頭疼了。

「什麼大不了得事,去樓上換件衣服就行了。傅曦,別哭。」金睿心疼得給傅曦擦著眼淚,眼睛卻是盯著傅歆。

被紅酒打濕得布料有些透,隱約能看見貼著皮膚所顯露出來得溝壑,金睿的眼神暗了暗。

傅歆站起來,用餐巾擋著胸前,向主位欠了欠身,轉身上樓。

「真是丟人,冷少爺別見怪啊,她不會說話。」身後響起老太太不屑的輕哼。

「不會」金煊笑笑,莫家的人還真是奇怪啊。

傅歆來到她和金睿在莫家的房間,拿了條浴巾,脫去禮服,正準備解內衣扣子,聽見門外有腳步聲。

她拿過一邊的浴巾剛圍上,門就被打開了,竟是金睿。

金睿看著她裸露的香肩,似乎都能聞到陣陣體香,以前怎麼沒有注意到呢,他關上門,一步一步向傅歆走過來。

自從傅曦懷孕以後,都得小心翼翼,就怕傷著孩子,每次都不盡興,現在看著傅歆如此誘人的身軀,不禁渾身燥熱起來。

傅歆看他的眼神充滿了掠奪,心裡不由冷笑。

金睿此時已是慾火焚身,一把拽過傅歆,就要撕扯她的浴巾,傅歆一巴掌甩在他臉上,金睿頓時懵了。

「你……你敢打我!」

傅歆昂著下巴看他「傅歆,你裝什麼,莫琰回來了,你以為有人給你撐腰了是嗎?你是不是已經爬上他的床了啊?別忘了,我才是你老公。」

傅歆看著他氣急敗壞的樣子「老公?你跟傅曦連孩子都有了,現在跟我說你是我老公。」

金睿瞪大眼睛,指著她,手指顫抖。

「你……你……你會說話!」

「金睿我告訴你,你和傅曦給我的一切我都會一一還給你們,回去告訴傅曦,做好準備。」說完,進到浴室把門關上了。

金睿站在原地愣了半天,突然想到了什麼,他衝出房門,快步下樓。

徐麗華看見他一陣風似的跑下來,有些責備的看著他。

「奶奶,傅歆那丫頭把我們都騙了,她早就會說話了。」

「什麼……?」

徐麗華一下子站了起來。「不是你說的她,不會說話了,這都一年了,現在怎麼又會說話了?」

「奶奶,這女人一直都在騙人,我剛聽見她說話了。」

「這丫頭要是裝的,還真是不簡單呀!我就說當初跟阿琰好好的,怎麼突然間就要跟你結婚,阿琰這剛回來,就又去勾引,哼,等她下來,看我不好好收拾她。」

莫琰坐在一邊一臉玩味的看著金睿,金睿被他看的有些心虛,把頭撇向一邊。」冷少爺,今天多謝你能來參加小弟的接風宴,不過現在我們要處理一些家事,就不多留了,改日一定登門賠罪。」

金煊有些擔心傅歆,他有些事要向她確認,不過看來今天是沒有機會了,遂起身告辭。

金煊走後,大廳陷入一片沉靜。

當……當……

傅歆,換了一身簡單的家居服,儘管衣服很寬鬆,可是金睿看見他就想到自己剛才看到的那一幕,頓時又覺得燥熱不已。

徐麗華沉著聲音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金睿說你早就會說話了。」

「奶奶,我之前確實是不會說話了,只不過不久前我找到一個隱居在深山老林中的神醫,剛剛治好而已。」

她掃向金睿和傅曦,金睿有些心虛,傅曦則是帶著怨毒的眼神看她,恨不得立刻把她撕碎。

徐麗華挑不出毛病,只能揮揮手,不耐煩的道:「金睿你也太大驚小怪了,都回去休息吧。」

說完,率先向樓上走去。

金睿對傅曦說:「你今天睡客房去。」說完摟著傅曦也上樓去了。

客廳只剩下莫琰和傅歆,莫琰起身走過傅歆身邊時,傅歆輕輕拉住他。

他看向傅歆「怎麼,想跟我睡?」

傅歆有些羞惱「我就是想讓你給我辦個小忙。」

「找我幫忙,你想清楚了,是有代價的。」

他上下打量傅歆,傅歆的臉有些發燒。

「說」

二樓樓梯口,金睿和傅曦都看到這一幕,在他們看來,就好像傅歆拉著莫琰的衣袖撒嬌。

傅曦不屑的說:「金睿你都看到了吧,我早就說過當初她嫁給你是有目的的。」

金睿握緊雙拳,「賤女人。」

憤恨的甩開傅曦的手,進了卧室。

傅曦看著還在下面說話的二人,心裡暗自得意。

「姐姐啊姐姐,跟我斗,你還差得遠呢,只要是你喜歡的我都要,」她又看了看莫琰,得意一笑,跟著進了卧室。

樓下。

「拜託了,就幫我一次。」

莫琰揮開她的手:「想清楚怎麼報答我。」

說完再不看她,也上了樓。

傅歆鬆了口氣,他這是同意了吧。

次日一早,莫琮正要出門上班。」大哥吃了早飯再走吧,這麼多年,我還是第一次在家吃早飯。」

莫琮早飯一般都在公司由秘書負責,聽莫琰這麼一說,也不好推脫。

「對了,姐姐,昨天在浴室看到一個戒指,也不知道是誰的,我就扔垃圾捅了。」

傅歆伸出手看了看:「你幹嘛給我扔了?」

說完不管不顧,站起身就往樓上跑。

跑去樓上的傅歆進了房間,看看沒有人跟上來,迅速從床頭的裝飾品下面拿出來一個微型錄音筆,從裡面拿出來一張卡,把自己的手機掏出來,放進去。

昨天故意留下那枚戒指,就是要回來取這個東西,自己還在想著怎麼說才能不被懷疑,沒想到傅曦倒是給自己幫了個大忙。

步步錯 她去衛生間的垃圾桶找到那枚戒指,匆匆下樓。

飯廳里,眾人都在吃飯,傅曦看見她下來,陰陽怪氣的說了句:「哪個男人送的,這麼寶貝?」

傅歆也不理她,自顧自坐下,拿出手機,開機。

「吃飯就吃飯,玩什麼手機,真是越來越沒規矩了。」徐麗華把筷子在桌子上重重一拍。

「金睿,你到底什麼時候跟那個賤女人離婚?」

所有人都停了下來,傅曦轉頭看向傅歆,傅歆毫不畏懼的看著她。

「你怎麼?」

「噓。」傅歆做出禁聲的動作。

「這件事我跟奶奶說過,可是她不同意,莫家丟不起這個人。」

「那我這麼不明不白的跟著你,算什麼么?我這肚子一天天大起來,到時候就算想瞞也瞞不住啊!」傅曦很委屈。

「再說了小叔一回來她又立刻去勾引小叔,小叔和她本來就有一腿,現在肯定是幫她了。」

「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可是上次那樣也沒弄死她,現在小叔回來,更不好下手了。」

「我不管,金睿,我肚子里可是你們莫家的種,難道你奶奶想讓她的重孫變成被人恥笑的私生子嗎?」

「好了,好了,我會想辦法的,你照顧好孩子就行了。」

「不,不是,這一切都不是真的,奶奶,你不要相信這個女人,這一切都是她編造的。」

傅曦突然站起來,奪過傅歆的手機,摔在地上。

「傅曦,你真的懷孕了?」徐麗華厲聲問道。

「我……我……」

她不敢看徐麗華的雙眼,金睿立馬站起來護住傅曦,「奶奶,你嚇著傅曦了!」

「奶奶平時是怎麼跟你說的,你跟傅曦再怎麼胡鬧,奶奶都可以不管,但就是不能有孩子,你聽進去了嗎?」

金睿住了嘴,其實傅曦告訴他有孩子的時候她也很意外,他的保護措施做的還是很好的,只是傅曦說凡事沒有絕對,又有化驗單,他也沒多想。

「奶奶,現在說這些也晚了,難道你要讓傅曦去把孩子打掉嗎?」

徐麗華一時無語,看向傅歆:「有什麼條件你就說吧!」

「我什麼都不要,只要離婚,否則我就把這件事捅到媒體上去。」

徐麗華看了眼地上的手機,「證據呢?」

傅歆撫了撫頭髮:「我是不聰明,但我也不笨,這份錄音,我已經複製了一份發給阿琰了。」

徐麗華立刻看向莫琰:「阿琰,手機拿來給我。」

莫琰站起來,走到傅歆身邊,環住她的腰。

「媽,手機給你也無妨,不過我已經發出去了好幾份,只要我一聲令下,莫家就會成為明日的頭條。」

傅歆有些感動的看著莫琰,她沒想到他會這樣幫她。

「你……」徐路華捂著胸口說不出話來。

莫琮急忙扶住她,看看莫琰,「阿琰,怎麼說你也是莫家的一份子,捅出去你一樣丟臉。」

「你覺得我會在意?」

「奶奶,姐姐當年跟小叔好好的,突然又要嫁給金睿,現在小叔一回來,她又舊情難忘,不要金睿了,她就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傅歆正要為這個妹妹拍手叫好了,都這個時候了,還不忘踩兩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