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問出,辰夜雙眼中的目光,不自覺的閃爍了一下,伴隨着鍾淇離之越近,他突然在腦海中,浮現出了她的身影。

而這道身影,彷彿會移動似的,正從腦海中,一步一步,向着他的心房所在,緩緩的移動而去。

“這?怎會這樣?”

辰夜依舊未動,可額頭上,斗大的汗珠,如雨點一般的滲透了出來。

他現在能夠感覺到,那道在身體當中的身影,猶若幽靈般的移動着,正要佔據着他的心田。

辰夜固然不知道,這樣做的最終結果是什麼,卻能肯定一點,如果心房被這道身影所佔據的話,那麼,今生今世,自己將對這個人,別說唯命是從,但起碼,一定對她無法下殺手。

所謂的讀心攝魂術,原來真正的危險是在這裏。

辰夜悚然大驚,當天城門之外,自己看似並沒有被鍾淇所迷惑到,卻原來,還是被她,在自己的心中,種下了危險的種子。

如今的雙方較量,已不在對性命構成任何的危險,卻更爲可怕!

“辰夜,你就張開眼,看看我,好嗎?”

已在身前,誘人香風,直接撲面而來,辰夜的神智,頓時變得更加混亂,他的身體中,彷彿有個聲音,直接從他的靈魂中在yòuhuò着他,致使他緩緩張開的眼睛中,再也見不到原來的清明,剩下的,是一片的茫然!

“辰夜,我好看嗎?”

話音的溫柔,以及身前女子的種種,都是讓得辰夜呼吸格外之重!

有生以來,這一場,怕是他經歷過,最爲艱難的一場大戰!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好”

下一個字,就在辰夜的喉嚨邊上,卻被他僅有不多的神智,緊緊的壓着,他知道,如果脫口而出,那麼,這一場另類的大戰,自己算是徹底的輸了,

我怎能就此認輸,

一道無言的咆哮聲,自內心深處,瘋狂的長嘯了起來,剎那之時,他的心,連同着他的思想,在這個瞬間,終於能夠讓辰夜自己來掌控,

對面處,鍾淇臉se微微一變,顯然是爲辰夜的反抗而有所吃驚,不過,那驚震的弧度並不是太大,

雖然與辰夜之間,談不上有多相熟,但幾次的接觸,讓鍾淇明白,這個少年人的心xing,可不是一般的堅強,

如果能夠輕而易舉的將之收復,說實話,在鍾淇心裏,未必對辰夜就有着如此之大的興趣,

而今見他還有所反抗,不但鍾淇證明了自己眼光不錯,而且,如此之人,收復過後,未來對自己的助力也就更加之大,

普通的人,可沒有半分的利用價值,

看到此處,鍾淇柔和一笑,也不多說話,雙手在其身前輕輕的揮舞着,剎那後,一道靈魂力量,自她眉心中閃掠而出,旋即,竟直接的想要自辰夜眉心之中滲透進去,

如果此舉讓她得逞,那麼,不管辰夜內心的咆哮有多麼之大,到時候,都將無法抵擋,

因爲他的心中,已經有了鍾淇的影子存在,那麼,再加上鍾淇的靈魂盤旋於身體當中,即使後者什麼都不做,對辰夜而言,也將是致命的打擊,

或許是感受到了本體的危險,意識空間中,辰夜魂魄,在沒有他的心神意念下,自行的衝涌而出,化爲一道漆黑身影,風一般的出現在了眉心處,

“轟,”

無形的碰撞,直接是令得辰夜身體劇烈顫抖了一下,一口鮮血,也是因爲而噴涌出來,不過這樣,對辰夜來講,似乎是件好事,他的心神,這一瞬間後,越的清明瞭一些,

這自然是身體的本能反應,每個人都一樣,

打個比方,就好像人在睡覺中,忽然有大力的碰撞,那麼,自然會被驚醒,

辰夜現在就是這種狀況,他的神智與心神,全部像是被某種力量而禁錮着,忽然在這禁錮之外,生了劇烈的bàozhà,固然是會給他的身體帶來一定的傷害,並且也無法將禁錮完全破開,卻足以讓他的神智和心神,不在盡數被圍困在這禁錮當中,

“似乎是適得其反啊,”

鍾淇黛眉輕輕一蹙,望着那雙已然清明一些的眼瞳,她突然的嬌媚一笑,只是這一次的笑容中,蘊涵着一股森冷的味道,

方纔這一擊,讓鍾淇感應到了辰夜魂魄的強大,甚至古怪,

其他人,在這種情形下,魂魄就算可以自行的出來做些事情,但怎能擋的住自己,

在那笑容的掩蓋下,鍾淇慢慢的將眼睛閉了上來,僅是瞬間,她整個人,好像也是陷入到了一種混亂的狀態當中,彷彿她自己也是被牽連了進去,

但正是這種狀態,那神智稍有清醒的辰夜,猛地現,在自己身體中移動着的身影,度竟快了一些,不單是這樣,辰夜甚至詭異的感應到,那道身影,似乎活了一般,

很顯然,此時此刻,鍾淇已經將讀心攝魂術的威力,揮到了極致,

她還真夠看的起自己,

辰夜不由冷冷一笑,cao控着好不容易恢復過來的一點心神,靈魂之力,自意識空間中盡數衝涌出來,旋即,便在心房之外,佈下一道道堅不可摧的無形屏障,

“辰夜,這樣可不夠,”

鍾淇的聲音,竟然直接響在辰夜體內,而伴隨着她的聲音響起,那道屬於她的身影,陡然再度加快度,如鬼魅般,飛快衝來,

身影每靠近一分,辰夜都會覺得,自己的心神與神智,又如之前一般,被消散掉一分而由自己魂魄力量所設下來的屏障,根本無法阻擋住對方的腳步,

“這樣下去不行,遲早,會被她得逞的,”

辰夜剩餘不動的心神猛然一動,磅礴的靈魂力量,陡然化成了一柄利箭,閃電般的she向那道身影,

既然無法阻止她的腳步,那麼,就將她給毀滅了,

利箭閃掠而出,飛快的出現在那道身影之前,然後,毫無阻滯的,she進了身影的胸膛中,竟沒有遭到半分的阻攔,

這未免太順利了,

辰夜心神一緊,絕對沒有這麼簡單,

“呵呵,正等着你這樣做呢,”

鍾淇聲音再度響起,辰夜旋即赫然見到,那she中身影的磅礴靈魂力量,仍由他如何控制,竟然都是收不回來,

那道身影,彷彿是宇宙黑洞,將自己的靈魂之力,盡數的吸收走了,

心房再也沒有了一絲絲的防禦力量,讓得那道身影,極爲容易的就漂浮了過來,然後,一點一點的穿she進去,

至此,辰夜的心神與神智,徹底沉睡,就在他沉睡之前,都是能夠感應到,自己的這顆心,已經不在完完整整的屬於自己了,

縱使不甘,縱使有滔tiānnù火,此時此刻,辰夜不在有任何的反抗力量,只能,感受着那道身影,逐漸的將自己之心,慢慢的佔據,

“大哥哥,加油啊,不能這樣的放棄,”

“辰夜哥哥,你是做大事的人,怎能放棄,”

“辰夜,辰家已經被趕出了大華皇朝,如今所有的希望都在你身上,你竟要放棄,”

“辰夜,你在那裏,千萬不要出事,”

一道道聲音,彷彿直接響在辰夜腦海中他那已經僵硬了的身體,突然的顫抖了一下,

“我要放棄,我就這樣放棄嗎,”

“母親被抓,至今下落不明,我怎能放棄,爺爺被關在天一門,大伯他們,所有的親人,現在都龜縮在一處山脈深處,不見天ri,他們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給了我,我如何放棄,葉爍和鐵奕天爲了我,不惜連累了他們的家族,爲的就是我的未來,我怎可以放棄,”

“我說過的,要給零兒一個童話般的未來,如今,我爲她討一個公道都做不到,這就要放棄了嗎,”

“不,如果放棄,我如何對得起我所有的家人和朋友,如果放棄,又如何對得起一路以來,陪伴着我的紫萱和零兒,”

“我不可以放棄,絕對不可以,”

那顆彷彿已經停止跳動着的心,突然間的抖動了一下,旋即片刻後,頻率逐漸擴大

身影完全佔據了辰夜的心房,鍾淇的神se,此刻,有着不同於往ri的神采,她張開眼睛,看着面前這張,並不是讓人一見就傾心,卻看久了,就會覺得越來越有味道的臉龐,她柔聲的笑了,

“辰夜,當你再次醒來後,你的整個人,就都屬於我的了,你放心,我會好好的待你,絕不會把你當成是可以利用和驅使的人,我把你當成朋友,好朋友,行嗎,”

輕輕撫摸着那張臉,鍾淇的笑意,越加璀璨,那是一種難以形容的成就感,

征服一個,美若天仙,卻又冰冷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女子,會讓男人覺得很有面子,很有成就感,同樣,征服一個心xing無比堅強的男子,也會讓女人感到很自豪,

然而,就在鍾淇如此表情時,她的臉se,突然大變,因爲她感應到,原本盡在自己掌控中的那顆心,竟在這個時候,失去了隨心所yu的控制,

“怎麼回事,”

鍾淇連忙的去察看

“給我滾出去,”

就在此時,一聲暴喝,自辰夜口中陡然響徹,旋即,一股讓鍾淇根本無法抵擋的靈魂力量,兇猛的衝涌了出來,

不僅是將她的靈魂力給驅趕了出來,就連原先留在他心中的那一粒種子,也是被毫無保留的還給了自己,

一股心血,無法壓制的自鍾淇體內噴涌而出,在其身子飛快倒退的時候,她那臉se,極度的蒼白了下來,

讀心攝魂術,不傷人,便傷己,

“辰夜,”

鍾淇驚詫喝道,她怎麼也不相信,都已經成功了,爲何能夠讓對方脫困而出,難道少年人的心,已經不存在一點點的瑕疵了嗎,

“怎麼,很意外,”

辰夜淡淡一笑,聲音驟厲:“我經歷過這麼多,我的心,又豈是你想像中的那樣,”

重生之前,親眼看到母親被抓走,目睹家中所有人身死,即便是老爺子,最終定也逃不過大難,這種種的痛苦,非但是沒有壓跨他辰夜,反而更堅定了想要復仇的心,

重新而來,雖然軌跡已經改變,可面臨着的挑戰,從來都沒有變化過,而每一次挑戰,都是伴隨着鮮血淋漓的代價,

多年下來,辰夜的骨子裏頭,鮮血之中,乃是靈魂深處,無不是隱藏着如磐石般沉穩,方纔之險,固然是有着零兒她們的幫忙,但若非辰夜本身心xing足夠的堅韌,他人,又怎能幫的上他,

“轟,”

喝聲落下,辰夜的體內,有着一道璀璨的銀黑光芒,如同耀ri般,閃爍虛空之間,霸道氣息,震動天地,

“鍾淇,接着大戰吧,倒想看看,沒有了讀心攝魂術的你,究竟有什麼資格,能夠與紫萱並立在這東域大地上,”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出人意料。////面對着辰夜近乎瘋狂的挑戰。鍾淇竟然搖了搖頭。看她模樣。竟是選擇了放棄。

辰夜眉頭一揚。嗤笑道:“怎麼。施展不出讀心攝魂術。大名鼎鼎的妖女鍾淇。就連動手的膽量都沒有了。”

聞言。鍾淇不由苦笑了聲。旋即輕聲道:“辰夜。你我之戰。如今已經夠了。你該知道的。憑你現在的實力。無法向我討一個公道。更別說要殺我了”

“不試一試。又如何知道。”

辰夜雙臂一震。那漫天而起的銀黑光芒。便在天際之中。化爲一條龐大的巨龍。君臨天下之威。盡情的釋放而出。

“我若要走。你根本留不下我”

“那麼。如果是我要留下你呢。”

紫萱的聲音。自遠處突然響了起來。片刻後。紫se身影。如電般的出現。旋即便是惱怒的瞪着辰夜。如同他以前怪自己擅自爲之一般。

被這樣看着。辰夜也只能無奈的摸着自己鼻子。惹佳人生氣了。總是該低聲下氣一些的。不然。還能怎樣。

“紫萱。你到來的很快啊。”鍾淇神se微微一緊。道:“如果是你。倒可以試一試。”

“那我便試上一試。反正。在多年前。你我二人。都有過yu要交手的想法。只是我沒想到。我們的第一次交手。不僅是在多年後。而且。還是生死之戰。”

紫萱的聲音中。並無太多的恨。

一個女子。 絕對寵愛:莫少的18線甜妻 要使上卑鄙無恥的手段。 冷情侯爺無良妾 方是才能獲得所喜歡男人的心。這個女人。無疑是極其的悲哀。 醫見鍾情,天價總裁送上門 而這樣的感情。真能持續一生一世嗎。

“生死之戰。”

鍾淇突然的怒了起來:“紫萱。你憑什麼和我生死一戰。”

“就爲零兒多年的生不如死。”

“我父鍾嘯。以及整個鍾家。都毀在了你手中。難道。你還不滿意。”

“呵呵。”

紫萱頓時無聲而笑:“鍾淇。你覺得。如果這話。讓你父鍾嘯聽見。讓鍾家的列祖列宗聽見。他們會如何的想你。”

“人都死了。我管他們會怎樣想。”

鍾淇如變臉般。竟轉瞬間中。神se平靜了下來。望着紫萱。她淡然道:“我有要事在身。沒時間與你生死一戰。你若心中實在無法釋懷。不妨前來絕冥宗。我等你。”

“當然。如果你現在想試一試。我自會陪你幾招。不過那樣。不僅不會讓你的心舒坦下來。反而更加的難受。所以。就別試了。”

“絕冥宗嗎。我們一定會去。而且下一次。鍾淇。你將不在有任何的機會。”紫萱應道。並未過多的去糾纏着。

如此舉動。令辰夜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倆天后。就是前往衆神之墓的ri子。紫萱知道。如果她與鍾淇來一場生死大戰的話。即便能夠獲勝。肯定也會影響到衆人前往衆神之墓。

而衆神之墓對自己重要無比。紫萱更加的清楚明白。錯過了。便要數年之後。所以。她寧願放下了心中執着。也不願自己錯過。

佳人之心。竟是如此的體貼。

“是嗎。我等着。”

鍾淇不可置否的一笑。美眸停留在了辰夜身上。

辰夜也在看着她。片刻後。道:“下次見面。必定分生死。好走不送。”

聞言。鍾淇內心深處。又是一陣無法形容的苦澀出現。他不知道。讀心攝魂術。全力施展後。一旦失敗而回。所受到的傷害。可不僅僅是肉身受傷這麼簡單。

如果可以。鍾淇甚至希望。這一生。再也不要見到辰夜。

鍾淇走後。三人這才向着海域風城方向走去。

紫萱沒說話。辰夜同樣沒說話。

辰夜心中。或多或少。在確切了那白衣青年就是蕭無魘之後。 離婚向左再婚向右 他就懷疑。紫萱當年被襲擊的事情與鍾淇有關。

故而。見她獨自離去。便帶上了零兒。前來堵截着她。

這一戰。是辰夜多年來。即使面對生死。都是最爲艱難的一戰。因爲那關乎着人心。

從大華皇朝走出。辰夜自認。年輕一輩中。能夠將他逼到這個份上的。應該不過。那鍾淇。倒是給他好好的上了一課。

讀心攝魂術。果然不同凡響。

辰夜更加沒有想到。最終的結局。會是這樣的。

以鍾淇的修爲與手段。實在不在紫萱之下。她也恨鍾嘯。故而不願救她父親。但爲什麼直接連鍾家也是放棄了。

海域風城四大勢力。其中每一個勢力。所擁有的。都是極爲驚人的。便是辰夜。都是想過。滅了鍾家後。好如何的去利用一番。

而鍾淇她。居然說放棄就放棄了。這未免讓人有些奇怪。

若說鍾淇的恨。已然是包括了整個鍾家。辰夜有些不大相信無論怎麼樣。都是無法相通。鍾淇爲什麼要一走了之。

“爲什麼不說話。”許久後。紫萱終於問。

聽到身邊人話語中依舊未曾消掉一些怒氣。辰夜訕訕的一笑。道:“鍾家怎麼樣了。”

“又轉移話題。”

紫萱嗔怒了聲。還是回答:“我只殺了鍾嘯。其他的人。並沒有對他們怎麼樣。”

辰夜點了點頭。紫萱畢竟不是一個殺戮成xing之人。鍾嘯已死。便已經是夠了。其他人。也是無辜的。不好多造殺孽。

鍾嘯死。鍾家算是沒了。

整個海域風城的人。都在觀望着。雖然有很多人。都想趁機從已經分散的鐘家中想獲得一些好處。可仍舊是壓制住了心中的那股貪念。因爲他們都沒有忘記。一手造成這種局面的人。如今。正在城中某一處住着。

在他們還沒有離開之前。或是沒有出話之前。可不敢有人輕舉妄動。

在大部分人惦記着鍾家資源時候。風擎等人。則是在準備着前往衆神之墓了。

回到客棧中後。辰夜安心的閉關了倆天。與鍾淇一戰。不僅受的傷不輕。他所獲得的好處也是不小。正好需要一點時間。來讓他慢慢的消化。

時間慢慢的過去。當辰夜走出房間的時候。已是深夜。而明天。便是可以前往衆神之墓了。

“你的狀態挺不錯的。看來收穫不小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