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哈哈哈!”

另一面,8051則果斷對這種驕傲過頭的行爲表示打壓。

“你說的東西我之後會考慮,不過在此之前,我也只是爲了避免出現問題,所以就不用這次來讓朋族留下深刻印象了。”

8051的回答瞬間讓小蘿莉鼓起了嘴。不過仔細想想這次也算是成功,她轉瞬間又破涕爲笑。

“這個小丫頭。”對於妹妹的情緒反應,感應地很清楚的8051只是溺愛地搖頭苦笑。

她一直認爲沒有深入骨髓的教訓,就根本無法讓人產生深刻印象,特別是朋族這種被空幻的淡漠性格給影響的主意識種族,在很多情況上都有種無所謂的態度,因此更需要強烈的刺激來幫助。

而這,也就是她爲什麼之前不去提醒下面部隊的原因所在。

甚至於這個理由,也可以說是她到現在爲止朋族所做的很多事的理論基礎。

“就像幻界模擬時,有時候即便是危險的前一刻去提醒,那些傢伙也會因爲淡定而好了傷疤忘了痛。不過現在朋族也有戰場記錄,希望他們能夠在這方面有所進步吧。”

如是想着,8051感知了一下整個戰區的情況,不慌不忙地降落在了集羣指揮部的門口,因爲沒有任何通告,面對突然出現在面前的人,兩名守衛的月靈人頓時緊張握着手中AZ02看向8051。

“不過雙月啊,話說你今天的話好像很多,難道在刷存在感麼?”

“存在感是什麼,而且不多啊。”小蘿莉開始狡辯。

而見到8051的行動,並確認這位姐姐會去告知朋族指揮官後,小蘿莉更是不再發一言,這讓身爲姐姐的8051甚感鬱悶和無力。

這時,門衛才小心地上前詢問,將8051拉回現實之中。

“請問,您是?”

“長老院空零長老,緊急軍務!”

朋族長老的身份很好確認,長着朋族的外貌,又可以不依靠翅膀飛行甚至沒有翅膀,進一步的話還可以試試念力的作用,那是幽神級的代表能力。

只要這三點確認,基本就可以確認對方是朋族的長老了。

至少雙月星上如此,因爲朋族只要成爲幽神級,就會被抓出來扔到長老院去。

曾今族內有些人因爲各種原因而隱瞞實力藏了起來。

不過很快,這些人就發現那完全是徒勞,即便是他們隱藏在深山老林,最後的結果都是在升入幽神級沒幾天,就會被數位朋族幽神長老迎接進長老院。

至今爲止很多人都還對此感到好奇,即便是技術部也有不少人想要用科學的方法解釋長老院這種能力,朋族長老院到底是如何發現這些人的?

不過,對此長老院和神庭都是持沉默態度,不予以解釋也不禁止研究。

但即便再怎麼研究也沒誰得出個靠譜的結論,隨着蟲族戰事開啓,這種浪費人力的研究也果斷被停止,那原因就被急需掩藏起來,而朋族中也沒誰再突破幽神級後還無聊地玩隱世。

畢竟,即便加入長老院,事實上你不想做事到處跑也沒誰理你。

至於那個原因,因爲無法理解,所以這事久而久之就成了朋族長老院和神庭衆多神祕性話題之一,變成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

不過這兩位守門的月靈人士兵顯然不會想到,這個原因的罪魁禍首,剛剛纔走過去他們的身旁,並將裏面的迪亞中將給嚇了個半死。

“什麼!地下!”

前一刻還自信地面對着神出鬼沒的空零長老,心裏不知道是不是在想什麼空幻大人獨守空房之類的邪惡念頭,可現在,中將大人的優雅從容早就被拋到了一邊。

地下!

天知道蟲族爲什麼還會從地下進攻。

現如今整個炮擊陣地的防禦,完全是以對地對空防禦建設爲基準,根本就沒考慮過遭到從地底發起的攻擊的可能性。

雖說朋族從前也接觸過遁甲人的遁地作戰,可不是朋族看不起遁甲人,而是以遁甲人的肉體實力,在遁地作戰中突然出現在朋族士兵羣的唯一結果,不是造成朋族部隊混亂甚至潰散,而是被蹂躪。

十個遁甲人在近身戰中連一個朋人的對付不了。

這就造成朋族對這種戰術的輕視。

何況,此時的朋族士兵已經普及到了第四代能量鎧甲,軍官層和特戰部隊更是普及了第五代能量鎧甲,至於第六代試作型的鎧甲現在也正進行批量生產前的準備工作。

如此一來,卻是導致朋族陷入了某種思維誤區。

然而現在的問題是,蟲族的個體戰鬥力很強,雖說裝備了鎧甲後一名第四代鎧甲原人士兵可以單獨對抗三到四隻狗狗,可蟲族會派最底層的狗狗作爲這種攻堅力量嗎?

就算是遁甲人執行遁地作戰時,可也是選擇族中最厲害的勇士,何況蟲族。

想到這兒,迪亞中將下意識地看向站在沙盤旁的空零長老。

“具體是什麼兵種我也沒見過,不過絕對不是小狗之流,以對付挖掘泥土的速度就可以分析出對方單單前肢的實力,就絕對接近巨象。”

中將和周圍的參謀們忍不住吸了口涼氣,作爲朋族到此爲止接觸的蟲族最強陸地兵種,在幻界模擬之中巨象就是陸地部隊的災難。

在大部分模擬戰中,也只有朋族BL03突擊戰車的火炮直射纔有可能擊穿對方骨甲,而且擊穿還不等於擊殺。巨象前端鐮刀般的前肢,甚至可以輕易削開BL底盤發展出來的幾型戰車防禦,測試中據說只有戰艦和要塞裝甲的防禦可以勉強抵擋。

而現在如果真的有幾頭巨象級別的蟲族突然從地底衝出來……

“這是一次教訓,都給我記住!然後趁着離最終接觸還有十幾分鍾,趕緊調整!”看着擔憂的指揮部衆人,8051嚴肅地吼道。

隨後,她轉頭看向周圍的參謀們,厲聲命令:“還愣着幹嘛!要等到蟲子鑽出來了才動嗎!”

“啊,是!”

一羣參謀們慌亂地直起身子。

若說即便是面對蟲族突襲,這些傢伙也不會有這麼膽戰心驚,可面對8051,他們卻奇怪地發現自己無論如何都生不起反抗念頭。

這麼想來,搞不好‘別惹空零長老’的經驗,會比‘以後需要小心地底’的經驗更加刻骨銘心還說不定。

對此,8051哭笑不得。

而此時,雖然迪亞中將是集羣指揮官,但他已經撲在沙盤上滿頭大汗無暇顧及周圍。

至於眼前這位空零長老,雖然看起來平平靜靜的,沒想到不開口還好,一開口就嚇死人,使得衆人不敢上前。

對於這些軍官的反應,8051只是默默地搖頭,隨後轉頭看向在沙盤上與圍上來的幾位參謀不斷移動着部隊模型的迪亞中將。通過沙盤,衆人可以清楚地標明敵我雙方的活動,而在幽神級的幫助下,這種標定更是能達到全方位立體式。

不過此時指揮部的幽神,都外出佈置防線去了。

8051沒有遲疑,很快用念力調動沙盤上的泥沙,對整個戰場進行了塑造,重點標定了地底世界。

泥沙飛舞着在懸空的同時不斷組合,首先是地面表層,隨後是天空,再來就是地底。

不一會兒,六道巨大的地底通道模擬出現在衆人面前,通道正在以不高卻堅定的速度一點點向炮擊陣地所在的高地移動,此時8051給出的標定距離只有14公里左右,而地面部隊距離陣地也只有20公里。

以雙方的速度差異計算,很顯然蟲族的打算是:當所有人與地面部隊激烈接戰之時,突然從朋族陣地內部衝出蟲族突襲部隊,在朋族陷入混亂之時藉機一次性衝破朋族防線。

如果不知道,朋族有很大可能會中招,不過現在……

指揮室忙亂中。

幾分鐘後,中將閣下終於在一旁副官的照顧之下恢復鎮定,因爲修改計劃勉強是弄好了。

隨後,周圍的參謀們陸續拿起了通訊器材,對各自負責的部隊發佈命令。

“各浮空炮塔注意,371、372號炮塔移動至炮羣內圈!剩餘炮塔根據情況調節方位,繼續維持當前圓弧陣型!”

“各陸戰隊注意,304突擊團第三峽立即撤出陣地,後退至炮擊陣地協助307工程防禦團駐防,嚴防地底蟲族的突擊!305突擊團收縮防線……”

“附屬部門注意,即刻抽調集羣指揮部遁甲通訊崖、炮羣后勤部門遁甲峽,配合工程駐防團立刻對陣地外圍進行深度坑道挖掘,並在陣地內部挖掘防地底突襲豎井,以建立地底防線!”

在迪亞中將開始指揮之時,各部隊開始針對性地調整防禦計劃,雖然這次戰鬥似乎總是出現問題,但所幸到此爲止還沒有導致什麼大的麻煩。

在座所有人都鬆了口氣,而看到這一切的8051回想着雙月的想法,乘着衆人不注意,瞬移消失。

“這樣一來,就算再次被突襲也能有所防禦了,幸好有空……誒?”

回過神來的衆人,卻沒見到指揮室的長老。

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四周,迪亞出言止住了想要尋找長老的參謀:“以長老的實力也不可能出問題,想來是自己離開。那麼現在,我們再來討論一下豎井的效果吧,畢竟只是幻界中對付遁甲突襲的東西,面對蟲族高等兵種恐怕還有些麻煩。”

“是。” 叮叮噹噹的陣地下方,給人的感覺不像是炮擊陣地,除了沒有浮空工程器械,反而更像是某個城市的建築工地。而在炮擊間隔的平靜期,這種感覺就更加強烈,以至於在陣地上的人們都沒了多少臨戰的緊張感。

對此,守在建築工地上的遁甲熔岩倒是沒多少想法,因爲他只是個工程師而已,正好適合這種地方。

坐在工地上的他,看着整個陣地的圖紙和預想中的蟲族地底突擊部隊路線,冥思苦想。

在正面戰場接戰之前,似乎有一場沒有硝煙的地底戰將會提前打響。雖然地面上也許看不見,但很多人都可以想象,無論是重要性還是慘烈度,這場戰鬥都不會弱於地面戰和天空戰。

而作爲遁甲族的異類,大腦能力被朋族技術部認爲至少也有四級接近五級水準的遁甲熔岩,一直以來就是朋族的土木工程專家。而此次能夠無視朋族《高等技術人員保護法令》來到這裏,也是由於炮擊陣地構築需要專業人員。

否則,朋族根本捨不得讓他這樣寶貴的專業人員,來到第一線的戰場上。

即便是現在,他身旁都還守着兩位能量體侍從,要知道,全族現有能量體也才兩三千人,在此之前,配屬能量體侍從可是朋族長老的待遇,由此可以看出朋族對他的重視。

當然,兩位侍從與長老侍從一樣,同時還擔任着保護者的助手。

這也算是合理利用資源了。

“在這裏,這個坑道前端再挖掘三個五米直徑的標準空泡,一樣是以內兩環的模式。”指着眼前的圖紙,遁甲熔岩發佈着重要的工程命令。

雖說一開始得到兩位能量體侍從時,遁甲熔岩還顯得有些戰戰兢兢,不過時間久了也就習以爲常。

現在的他,已經能夠毫無壓力地指示對方去做工作。

“是。”其中一名侍從轉身離去,臉上沒有一絲不自然,顯然這種事情經歷了不是一次兩次。

朋族待人,很多時候看重的是能力。

這裏的能力不只指戰鬥力,還有各行各業的技術能力,包括工商文化等等各方面。

在土木工程上,這位遁甲人有着遠超他們的能力,甚至遠超絕大部分朋人的能力,所以他們就應該敬重對方,這就是兩位侍從的想法。一開始或許還對讓身爲能量體的他們保護普遍弱小的遁甲人感到不滿,可隨着相處時間久了,也就釋然。

都是朋人,何必分那麼細呢?雖然這其中或許也有想然自己‘被遁甲人超越’的不快心理消散的念頭在其中。

無論如何,至少結果是好的。

何況,這種安排是長老院做出的固定法令,他們也必須遵守。

在地底挖掘數量不少的空泡來替代最開始的豎井計劃,就是這位遁甲熔岩提出的。若是對朋人等地面種族而言,豎井顯然好挖很多,可對於地底種族遁甲人而言,在這個時間緊迫的時候合理調用遁甲人的挖掘能力,那麼空泡挖掘是即輕鬆又有效很多。

在遁甲熔岩從指揮部瞭解到地底突襲敵人的體積、數量、外形和猜測能力之後,更是確定了這種應對措施。

等到周圍的遁甲人都開始在月靈人和朋人的輔助下全力挖掘,自己的工作分配也完成之後,遁甲熔岩才稍稍直了直身體,讓微酸的腰放鬆一下,隨後看向遠處的陸戰304團3峽的峽長。

對方此時正在對他所屬峽的輪式突擊車,根據遁甲熔岩最初所給出的空泡防禦方案,佈置防禦陣線。

在衆人看來,地底突襲本就需要隱祕性,一旦失去這種隱祕性,那麼突襲部隊的結果已經註定悲慘。可那有一個前提,就是防禦部隊早早得知對方的突襲計劃,至少也有足夠的防禦時間。

可問題是,上頭給出的時間只有十幾分鍾了!

這麼點時間,在這位峽長看來幾乎是眨眼之間長度,卻要根據計劃佈置這麼多東西幾乎是個玩笑。 佳佳的重生之旅 可他和遁甲熔岩一樣沒辦法,只能與遁甲人部隊通力合作,確保不去浪費任何一絲的時間。

這時,遁甲熔岩轉頭看向身後另一位侍從,想了想說道:“你剛剛也看了我們的地底防禦計劃,來自軍事部隊的你,這方面能力顯然也比我這個純土木工程的厲害,說說還有什麼問題嗎?”

“是。”侍從沒有推遲,沉吟了幾秒便毫不留情地說道:“事實上,從防禦上看來這個計劃漏洞很多,例如空泡數量不足、防禦力量薄弱、無預備力量、地質結構未定等等問題,但考慮到只有十幾分鐘的準備時間,也些東西也情有可原。”

遁甲熔岩維持着淡然的微笑點頭,並沒有介意對方對於自己計劃的嚴厲批駁。

而此時,侍從緊接着說道:“這些明顯的問題,熔岩大人顯然也很清楚。而從我們的空泡設置情況上看,大人的計劃並不是將敵人完全擋住,而是用幾道空泡防線,將敵人的部隊分割成幾段,以此減弱數量有限的我方防禦部隊防禦壓力。”

這時,侍從讚許地點了點頭:“這樣一來,單位時間裏防禦部隊所面對的敵人將會因此而縮減,這讓敵人本來大軍壓境的地底突襲,變成了添油戰術。”

惹時生非:總裁爹地別搶我媽咪! 想到這裏,侍從的臉上也抑制不住佩服。

“能夠在短短几分鐘裏想出這種合理調用各部隊能力,並可以在十分鐘裏就完成的防線,大人您能力果然令人佩服。”

“你過獎了,這個計劃很冒險,畢竟我們對敵人的瞭解太少。”謙虛了一下,遁甲熔岩便笑而不語。

轉頭看向正在不斷輸送地底泥土到地面,構築炮擊陣地內側防線的月靈人和朋人士兵,他的內心卻還是在思考着怎麼才能在這段時間中更進一步完善,可限制是在太大,人、時間、甚至工程器械都嚴重不足。

“哎,已經盡力了。”

現在只要不出現意外,與他有關的事情基本上沒有。

而各處防線也已經構築完成,遁甲熔岩在強也是一個人,能力有限,在無法作出更好修改的情況下,按照計劃,他就應該登上旗艦或者貨運艦,以確保能在之後的戰鬥時能夠隨時安全撤離,而不受到任何傷害。

但是,他很喜歡在做完一個工程之後,偶爾抽空去自己的成品處逛一逛。

這次也不例外。

“走,去防線上看看。”

揮了揮手,遁甲熔岩不等旁邊的侍從回答,就一馬當先地向前方爲數不多的幾個交通用斜井走去。

旁邊的侍從愣了一下,急忙跟上,一臉無奈。

“熔岩大人,你現在應該離開了。對方的地底部隊實力不明,而且還只有五六分鐘就要抵達,現在下去實在太危險。”

“別說那些有的沒的,而且就算真有危險,以你的能力也可以保護我不是嗎?”遁甲熔岩回頭45度仰望了一下身後一臉無語的朋人能量體,隨即當先一步鑽近爲了節省時間,開口只有兩個遁甲人並排通行大小的斜井。

很顯然,身爲朋人體型的侍從是無法通過的。

看着比自己矮了一大截的斜井,侍從忍不住苦笑,片刻之後,他的身體如同液體般融化,轉瞬間,一個遁甲人外貌的能量體出現在了井口。

對此,深入斜井的遁甲熔岩都能想到,對此毫不在意。

他是一名遁甲人,在朋族中雖說不會受到種族的歧視,可因爲遁甲族普遍的智力低下和肉體實力脆弱,導致他們即便在朋族中有受到照顧,卻依然有很多心思細膩的遁甲人會在成熟後產生不舒服的感覺。

遁甲熔岩就是其中之一。

小時候的他沒有現在這麼聰明,雖然無論是上學、玩耍什麼的,朋人都沒有故意排斥遁甲人,可他們遁甲人無論多麼努力,成績很多時候還是比不過稍稍努力的原人,更別說翼人了。

那些傢伙一天到晚似乎都在玩耍,可成績一如既往地強大。

不過也正是因爲翼人和原人這種差異的存在,朋族中的遁甲人反倒是平和了很多。

因爲在智力上,遁甲人比不過原人,原人比不過翼人。

如此一來,很多時候若是對抗翼人,原人就和遁甲人站在一起;遁甲人對抗原人,翼人某些時候又會和遁甲人站在一起;而基本上遁甲人不會有誰去招惹翼人,翼人迫於社會道德和法令,一般也不會惹遁甲人。

如此一來,朋族內部遁甲、原、翼三方反倒是成了某種平衡。

很多時候,他們都有些忽略了原人與翼人同屬朋人的差別,使得遁甲人成爲原人、翼人一樣的某個族別,將朋族變成了三位一體。

遁甲人這種地位,即便是月靈人,現在也尚有不及。

這是朋族長老院最希望看到的結果,也是他們幾十年努力的結果,而現在,這種結果也開出了美麗的花朵。

比朋人數量還多出幾萬的遁甲人,此時已經完全成爲了朋族的主要力量之一,在土木工程、地下城農業、浮空城專業農場等個方面都展現出優秀實力的他們,已經是朋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至於遁甲熔岩,他可以驕傲的說,自己不弱於原人,甚至不弱於翼人。

當然,是在土木工程方面。

“熔岩大人,你應該小心點!”

身後傳來略顯古怪的埋怨口音,這讓正在檢查沿途空泡防禦陣的遁甲熔岩忍不住撲哧一笑。

這種口音對很多年前的人而言可能並不陌生,那是初學朋語的遁甲人的口音。不過現在,大部分遁甲人不知道是否因爲上代遺傳還是環境影響,亦或者其它原因,在口音上已經和朋人差不多。

反倒是自己這位侍從這樣的能量體,擁有變形能力的他們在變化成遁甲人之後,因爲沒有適應,所以說出來的口音反倒是夾帶着遁甲人版本的朋語發音。

不少時間,遁甲熔岩都有些以此爲樂。

不過凡事都有度。

此時兩人已經身處三百米地底,雖說遁甲人還可以挖掘更深,卻沒那麼多時間,所以防禦工事也就暫時推進到了這裏。

輕輕拍了拍身下的泥土層,略顯溼潤,明顯很不穩固。

因爲炮擊陣地位於此時的無名山山頂(戰後取名洞山),山高大概200米,所以此地其實是在地面以下100左右。

雖然遁甲人做了一定的穩固措施,但頭頂依然會不時滲出幾滴水來,預示着這種坑道的結構性危險。

不過,這並非遁甲人的能力不足,而是他們故意的。

“如果坑道完成,大家就立即離開,你們也不想在這種時候,因爲坑道坍塌而勞煩幽神大人過來救你們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