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他們在陣法裏面不是無敵的嗎?怎麼殺?”張謙問。

“所有人都是無敵的,除了陣眼。”系統嘿嘿笑了,“而且作爲陣法運轉的前提,這個人也不可能離開蓬萊峯,所以他肯定就在下面那羣仙人裏面,讓你的分身發出浮屠掌震他們,被震死的那個就是陣眼!”

張謙興奮了:“好!”

他這邊美了,三位島主可是從頭到尾一臉懵逼!

這怎麼可能?

對方怎麼可能是無敵的?

但那只是分身,分身都能無敵?!

“不必驚訝了,這小子肯定是有什麼祕門法寶!”鴻島主說,“不過就算是再厲害的法寶,也不可能一直保持無敵狀態,咱們還是佔據優勢,不要讓他有喘息的機會!”

“好!” 妖嬈外交官 兩位島主答應了一聲,駕起仙氣衝向張謙。

張謙笑了:“你們真是管前不顧後啊!哈哈哈哈!”

三位島主都是一驚,緊接着,八個巨大的手掌印從天而降!

這些掌印的速度非常快,氣勢也是相當的猛!

三個島主嚇了一跳,趕緊給自己施加了防護仙術,但是之後他們才反應過來,自己現在受陣法的庇護沒必要給自己施加法術。

這完全就是習慣。

隨後他們更驚訝的發現,這八個巨大的掌印居然不是瞄準了他們,而是瞄準了待在蓬萊峯頂的那羣仙人!

壞了!

我獨仙行 三位島主臉色劇變。

作爲陣眼的那個仙人就待在那羣仙人裏面,這掌印覆蓋面積這麼廣,那仙人肯定會受到攻擊的,而受到攻擊就會露餡的!

鴻島主卻是臨危不亂,立刻翻身吼道:“全部散開!”

呼啦啦,仙人們像一羣蝗蟲一樣四散分開,以極快的速度飛向四面八方,包括作爲陣眼的仙人在內,其實所有人都散開主要就是爲了掩護這個陣眼。

張謙微微一笑,這傢伙的反應倒還算靈敏。

系統賊笑了起來:“他們身上的陣法力量消散了,顯然陣眼離開之後這個陣法的威力就大幅度減弱了,準備讓你其他的分身上!”

張謙立刻點了三個分身的名,這三個分身立刻化身三頭六臂衝向了三位島主。

三位島主看到這幾個分身衝了上來,表情立刻一變,也衝了上去,但是隨即他們就原地來了一個大剎車。

陣眼離開了,陣法的力量消失了,他們現在已經沒有無敵狀態了!

三位島主想到這一層之後立刻後退,但是分身們卻不會放過他們,惡狠狠的衝了過來,三把武器像大風車一樣飛速旋轉了起來!

三位島主不得不硬着頭皮和他們打鬥了起來,張謙冷笑着,待在他身邊的五個分身立刻掏出了軒轅乾坤弓。

十秒鐘時間很短,很快分身們和三位島主的交鋒就結束了,分身們沒吃虧,但也沒佔什麼便宜,實力差距在這呢。

這三個分身撤走之後,三位島主還沒等緩口氣就感覺到了一股極其強烈的危險,他們猛地擡起頭,就看到了張謙身邊那五個分身手裏的弓箭。

“這是…..”三位島主都露出了些許驚恐的表情。

“不好,快撤!”鴻島主大叫道。

夏島主和凌島主立刻有了動作,飛快的往遠處飛,張謙冷笑不已,你們逃得掉嗎!

“放箭!”他一揮手,五個分身立刻一鬆手,五支震天箭帶着刺耳的呼嘯音爆,朝着三位島主的後背飛射而去!

儘管震天箭的威力只有一半,但是這速度卻是不容小覷的,最起碼比那三個島主的速度要快。

“行了,這就完事了。”張謙笑着拍了拍手。。

一轉身卻看到了刑天那複雜的表情。

“你的分身用的這是什麼武器?”刑天冷着臉問。

“乾坤弓啊,軒轅乾坤弓。”張謙說,“你應該認識吧?”

蜜汁沉默。

說完之後張謙也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系統說:“你這腦子有時候反應很快,但有時候反應是真慢。”

“刑天是什麼人物你不知道嗎?”系統沒好氣的說,“這軒轅乾坤弓是軒轅帝打造的得意武器,而且軒轅帝還用它幹過不少事,而刑天的腦袋就是被軒轅帝砍掉的!”

果然,刑天的表情逐漸變得有些暴戾了。

“你和那黃帝是什麼關係!”刑天沉聲問。

“沒關係。”張謙說。

“沒關係你怎麼會有他的武器?”刑天又問,而且這次已經帶上了一些怒氣。

“我…”張謙一時語塞,總不能說是從系統裏抽出來的吧?這絕不可能,系統是他最大的祕密!

“說!你和他到底是什麼關係!”

“老兄,我們真沒什麼關係,我只是機緣巧合纔得到這套弓箭的!”張謙解釋道。

刑天冷笑了起來:“如果你說你是機緣巧合得到了這套弓箭,我自然相信你!但是得到了不等於你能使用!據我所知,軒轅帝鑄造的軒轅乾坤弓,只有身上帶有黃帝血脈的人才能使用!”

“你這不廢話嗎,”張謙腦子一轉立刻說,“我當然帶有黃帝血脈了!不只是我,我們華夏人身上都有,因爲我們是炎黃子孫啊!”

刑天表情一變。

“你聽聽,你聽聽!”張謙一本正經的說,“我們是炎黃子孫!所謂的炎黃子孫指的就是炎帝和黃帝的子孫!我記得你是炎帝的手下,所以你看,炎黃子孫這個詞裏面炎帝排在黃帝前面,這就說明炎帝比黃帝更受尊崇!所以我不但是黃帝子孫更是炎帝的子孫!”

刑天的表情逐漸緩和了。

“既然我是這倆人的子孫,那我能用這張弓一點也不稀奇啊!”張謙說,“所以你生什麼氣?這張弓真的是機緣巧合得到的!”

刑天的怒氣慢慢消失了。

系統都傻了:“你特麼也太能扯了!” 刑天當初爲什麼要和黃帝爭鬥,就是因爲炎黃之戰後,炎帝的一統地位被黃帝取代,因而當初還是炎帝手下的刑天不服,就去找黃帝打了一架。

結果也不用說了所有人都知道,刑天打不過軒轅黃帝,輸了。

但是值得一提的是,刑天本來是有腦袋的,他的腦袋是在和黃帝幹仗的時候被黃帝砍下來的。

黃帝砍掉了他的腦袋,本以爲他會死掉,但是沒想到的是他竟然以乳爲目、以臍爲口,重新站了起來緊握着干鏚繼續和黃帝爭鬥!

當然了,就算他如此奮力的抗爭,最後也還是敗在了黃帝的手上。

軀體戰死,魂魄被打散並且被分別禁錮鎮壓在了不同的地方,只有地魂和靈慧這一魂一魄逃走了,最後附身在了項羽的身上。

所以他對黃帝的仇恨是相當深的,也所以當他看到張謙的分身能夠如此純熟的使用黃帝鑄造的武器的時候纔會那麼憤怒,說真的,要不是看在認識這麼久也有交情的份上,刑天絕對不會和張謙廢話,直接就一拳頭轟爆張謙了。

但是張謙是什麼人?

醫藥空間:神醫小農女 那是套路之王!

一下子就能想到這其中的利害關係,一張嘴就是三寸不爛之舌,直接把刑天說的啞口無言,而且還把他的怒火全都給說沒了。

刑天這麼一琢磨,也是啊。

炎黃子孫嘛!肯定身上流淌着炎帝和黃帝的血脈,但這並不能說明張謙就是黃帝的直系血親。

而且最關鍵的是,在後世人的眼中炎帝排在黃帝前面,這就夠了!

刑天哼了一聲:“看在你說的有道理的份上,我就不再多言了!”

“這纔對嘛!”張謙說,“咱倆是一夥的,咱們不能搞內訌。”

刑天轉過頭盯着三位島主離去的方向,三位島主早就沒有蹤影了,其他的仙人也都四散離開到現在暫時也還沒回來,刑天覺得這是一個拿回自己精魄的好機會,於是立刻就要飛下去,張謙又把他攔住了。

“這個陣法能鎮壓你的精魄,說不定也能鎮壓你其餘的魂魄,所以你先別急,我先讓我的分身下去試試,探探情況。”張謙說。

刑天點了點頭:“好。”

派出了之前沒有激活不破金身的分身飛落了下去,分身很謹慎的靠近了精魄,再次確認了那幫仙人沒回來之後,分身放心大膽的去抓那個精魄了。

但是剛要碰到精魄,精魄突然光芒大盛!

一個巨大的壯漢的虛影從精魄裏鑽了出來,一手拿着巨斧另一手拿着巨盾,不由分說就朝着分身一斧子砍了下來!

張謙愣了!

刑天也愣了!

不過刑天反應還是很靈敏的,立刻大吼一聲:“住手!”

壯漢的巨斧停在了分身腦門處,斧刃已經砍中分身的腦門了,不過好在沒砍下去。

分身立刻往回撤,壯漢虛影呆在那愣愣的看着刑天。

刑天也看着它,表情有些動容。

“回來。”刑天招了招手。

壯漢立刻作勢要飛向刑天,但是那個石桌似乎對它有着非常大的控制力,不管它怎麼用力掙扎,都離不開那個石桌。

張謙立刻給分身下達了指令,同時說道:“我讓分身砸碎那個石桌試試,你給它下好命令啊,別再又砍我分身。”

“快點。”刑天說。

分身抽出擎天柱,對準了那個石桌砸了下去。

現在陣眼不知道跑哪去了,三才靈道陣的威力也大大減弱了,分身這一棍子下去立刻就把石桌砸的晃動了一下,不過這石桌看起來也不是凡品,分身這麼大力的一棍子它居然屁事沒有。

“一起上!”張謙一揮手,剩下的七個分身呼啦啦的衝了下去,舉着棍子對準石桌咣幾咣幾一頓猛砸。

終於,石桌扛不住了,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痕,分身們再接再厲,繼續猛砸,但是就在這時候,之前那幫逃走的仙人又回來了。

蓬萊峯上一陣光芒閃過,一股極其強大的力量出現了。

石桌上也亮起了一道白光,隨後分身們的攻擊就沒什麼效果了。

陣眼回來了。

張謙立刻招手把分身們收了回來,在三才靈道陣啓動的時候,刑天的精魄所凝聚成的那個壯漢虛影就已經被一股神祕的力量給硬拽回去了,看來三才靈道陣和鎮壓刑天的五靈御環陣是相輔相成,互相影響的。

張謙趕緊又擡頭看了看遠方,那三位島主還沒回來。

“這是個機會!”張謙說,“趁着那三個島主還沒回來,咱們抓緊把這些仙人搞死!”

刑天猛一點頭:“正合我意!”

分身們呼啦啦又飛了下去,擎天柱猛地伸長,他們遙遙的站在半空中對着那些仙人砸了起來。

仙人們有不少立刻衝了上來,張謙和刑天立刻迎了上去,雙方當即扭打在了一起。

仙人們雖然有陣法庇護,這倆人傷不到他們,但是仙人們想要給這倆人造成什麼傷害也不是那麼簡單的,畢竟這倆人速度快,像猴一樣。

仙人們倒也聰明,眼見這倆人不好打立刻調轉槍口瞄準了張謙的分身,分身們立刻像泥鰍一樣躲避了起來,而張謙和刑天卻又衝向了那些還在地面上的仙人。

張謙密切的注意着這些仙人們的反應。

陣眼肯定不敢衝,肯定待在這羣人裏面,而且見到張謙和刑天衝了下來他肯定會露出害怕的樣子!

然而張謙發現,見到他們倆衝下來的時候,有不少仙人都露出了害怕的表情。

重生之嫡女歸來 仙人們可能不會害怕張謙,但他們絕對害怕刑天!

因爲早前鎮壓刑天精魄的時候就出過一些差錯,有好幾個仙人都被刑天的精魄給殺了,而且還是秒殺!

所以後來才撤除了之前的守護法陣換成了三才靈道陣!

單單一個精魄在被鎮壓的情況下都能秒殺仙人,更何況現在正主來了!

飛到近前,張謙那原本在空中像蝗蟲一樣亂竄的八個分身立刻消失了,下一刻出現在了張謙的身邊,隨後他們齊齊拿出了一個東西扔了下去!

八個手辦從分身們手裏飛了下去,懸浮在了這些仙人頭頂上空。

仙人們一看,不少人心裏都在疑惑,這是什麼東西爲什麼看起來這麼的猥瑣?

但是下一刻,他們心裏突然涌出了一股很強烈的原始情感。 說實話,張謙都快忘了春夢雕像這東西了。

隨着實力的逐漸提升,他越來越仰仗自己的實力而不是仰仗這些外物了,但其實他這是走上了歧途。

當初系統就說過,選擇抽獎流,到最後就會法寶無數隨從成羣,主要依靠的就是這些外界力量,而現在的張謙和人幹仗大多數都是靠着自身實力,分身屬於自己的技能也算是自身的實力。

而如今,春夢雕像一出場就證明了它依然不凡!

分身的春夢雕像威力只有一半,只能讓這些仙人有一種很淡的恍惚感,但後面還有張謙呢!

張謙也緊跟着立刻召喚出了春夢雕像。

九個雕像,八個分身一個本體,威力無窮!

也就幾秒鐘的功夫,這幫仙人就徹底懵逼了,全部陷入了春夢幻境之中。

甚至有幾個仙人還開始流口水了,也不知道他們在夢境中看到了哪個女的,或者…哪個男的。

刑天愣了,隨後正眼看了看春夢雕像,頓時來了興致:“你這是什麼東西?爲何能讓他們陷入幻境之中?”

“這可是神器!”張謙得意的說。

的確,春夢雕像雖然作用很偏門,但就威力來說,說是神器也沒啥毛病。

“厲害。”刑天說,“趁他們全部陷入了幻境,咱們趕緊吧!”

張謙一點頭,召喚出陰陽劍衝入了仙人羣中開始砍殺了起來。

但是砍殺了一遍之後他們發現,底下的這幫仙人居然全都是無敵的!

奇了怪了,難道那個陣眼不在這?

不可能啊,陣眼不在這陣法是不會有效的啊!那麼…

他們猛一轉頭看着天上的仙人,和分身們一起一揮手,陰陽劍刷的一下飛射了出去。

最終,張謙的陰陽劍刺中了一個仙人,那個仙人被刺中的地方當場流出了鮮血。

陣眼找到了!

張謙和刑天對視了一眼,費了這麼大勁可算找到了!

這傢伙看來是深深明白‘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這個道理,他壓根就沒在地上等着,就混在那羣仙人中間衝向張謙他們!

要不是張謙祭出了春夢雕像,估計找這傢伙更費勁的。

契約婚寵:總裁老公請接招 當即,十八柄飛劍圍繞着這個陣眼一頓猛切,當場把他切成了五花肉片。

張謙擡手吸了魂,看着這幫還沉浸在春夢幻境中的仙人,他笑了起來。

這就像自助餐一樣,可以隨意吃到飽了!

爲了防止那個石桌把刑天這一魂二魄也吸收掉,張謙讓自己的所有分身衝過去砸石桌,刑天則是幫着張謙屠殺這幫毫無還手之力的仙人。

這一天,蓬萊峯頂血流成河!

當張謙和刑天聯手擊殺了最後一個仙人的時候,刑天的精魄也終於飛回到了刑天身上。

刑天攥緊了拳頭,閉上眼睛深呼吸了幾口氣,兩魂兩魄圍繞着他的身體瘋狂的旋轉了起來,他的氣再次成倍提升了!

“融合了兩魂兩魄,他現在的實力已經可以幹掉你了。”系統說,“接下來你得小心點了,儘量別惹到他。這傢伙可是出了名的喜怒無常。”

“沒事,我相信他不會對我動手的。”張謙說。

刑天慢慢的睜開眼睛,長出了一口氣:“我的實力總算恢復了三成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