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停的猜猜猜又卜了一卦

吉凶禍福還是擔驚受怕

對我的愛愛愛望斷了天涯

造化弄人緣分陰錯陽差

……

這時常青才明白過來,這是一首濃濃的華夏韻味歌曲,歌詞里的特殊字眼屬於華夏獨有的。隨著林揚華夏風專輯的大熱,歌壇里的很多歌手,都在模仿華夏歌曲,但是其質量確實堪憂,不過聽著這首歌曲,常青感受質量還可以。可憑這個就能上燕京衛視的春晚嗎,常青還是犯起了嘀咕。 藍蓮花里的青年男女,大多都是談情說愛的年紀,聽著這首描寫愛戀的歌曲,紛紛勾起了他們對彼此未來的幻想的期盼。

「太好聽,就奔著這首歌,我決定成為這個歌手的鐵粉。」

「改天我們也去廟裡面卜一卦,看看我們的緣分深淺。 大月謠

「這得多深愛呀,才會愛他們的愛去卜卦。好羨慕歌裡面的痴情男女呀!」

……

風吹沙蝶戀花千古佳話

似水中月情迷著鏡中花

竹籬笆木琵琶拱橋月下

誰在彈唱思念遠方牽挂

那年仲夏你背上行囊離開家

古道旁我欲語淚先下

田裡莊稼收穫了一茬一茬

……

聽著女兒唱著這首歌,王永的思緒也隨著這首歌飄向了遠方,在大多數人看來,這是在描寫男女之情的忠貞和痴情之情,但是在王永看來這像是當年母親對自己的情感寄託。

雖然王永現在在燕京混的不錯,但是當年的那段跟母親相依為命的艱苦歲月,絲毫不能讓王永忘懷。

王永的父親在王永的小時候,因為意外離開了人世,當時大多數人都勸王永的母親改嫁,但是作為改嫁條件,王永的爺爺必須要讓小王永留下來,捨不得王永的母親,留了下來,從此兩人開始了相依為命的生活。

當時村裡人還不太重視教育,但王永的母親不同於常人的想法,堅持要讓王永上學,這其中的緣由自然得從那一次的會說起,那個時候村裡人都還比較迷信,母親覺得王永小小的沒有父親,肯定是命不好,所以動了給王永算命的念頭。

「我娃兒啥命啊?」

……

令王永母親沒有想到的是,算命先生說雖然王永從小沒了父親,但以後是大富大貴之命,大富大貴的前提就是一直讀書。算命先生的話,成了王永母親教條般的信仰。母親也開始沒日沒夜的勞作,為王永攢學費。

後來還真應了算命先生的話,王永當時考上了大學,成為了當時村裡唯一的大學生。王永的母親逢人人便說,可是看到上學高昂的學費,還是讓王永的母親驚住了。雖然這些天沒日沒夜的勞作,但是離王永上大學的學費還有不少的差距,當時王永的爺爺的和奶奶以及叔叔,都不贊成王永去上大學。

都抱著讓王永早點成家勞作,減輕家裡負擔的想法來勸王永的母親,但是王永的母親堅決的要讓王永上大學。那個時候下礦還是一個很危險的工作,但是工資還是比較高的,當時女人下礦還是從來沒有的事情。

但為了王永的學費,王永的母親便偷偷的跑到隔壁山上的礦上,又開始了沒日沒夜的勞作,經過兩個月的勞作,王永的學費終於湊齊。

那年夏天,王永背上了行包,開始了自己的求學之路。而送王永的母親已經泣不成聲。

目送王永離去的母親,在王永求學后,絲毫不敢有任何的鬆懈,一個人下地勞作,省吃儉用做所有能做的工作,不過後來好在王永申請了助學金,母親不用再為王永的學費去下煤礦了。

王永的母親一輩子不識字,在那個信息極不發達的年代,王永一般一走就是一年,思念王永的母親,也只能去目送王永離開的村頭尋個念想。

後來王永沒有辜負母親,終於大學畢業了,在燕京也找到了合適了工作,甚至找到了那個心愛的姑娘胡麗芳。當時王永的想法就是第一時間去接母親來城裡去。

一生只知道勞作的母親,第一次進城,那種欣喜的心情可想而知,可是進到媳婦家富麗堂皇的房子,母親又有一些不適,雖然媳婦也非常的通情達理,但是母親在住幾天之後卻堅決要回到村裡。無論王永怎麼挽留也沒有用。

王永自然明白,母親在農村生活了一輩子,無論是生活習慣還是生活作習,跟這裡都格格不入,雖然明白孩子的孝心,但是這隻會給孩子徒增麻煩。所以母親堅決回鄉下老家居住。

也只在女兒出生的時候,母親又進了一次城,母親將對王永的愛,同時又寄託到了下一代。

而王永為了所謂的應酬,每年甚至都不能保證回一趟家。雖然母親的身體算是健康,但是王永真正盡的孝又能有多少呢?

不停停的猜猜猜

又卜了一卦

是上上籤可還是放不下

對你的愛愛挨過幾個冬夏

日夜思念祈求別再變卦

聽著女兒唱著這首歌,王永覺得相對於兒女戀情,這更像是母親對兒子愛的一生寫照,雖然知道兒子已經過得非常好了,可是內心對於兒子的那種牽挂還是放不下,想到這裡王永竟然淚奔了起來。

王花花看著這一幕竟然有些不知所借,雖然王花花也見過父親嬌情的一面,但是還沒有來沒有見過父母這樣的淚奔過。

「爸爸,你怎麼了?不就是一首歌嗎?你至於這樣嗎?」

在旁邊的常青,雖然感覺到這是一首具有濃情的華夏風味歌曲,無論歌詞和韻律都不錯,但是要淚奔的話,那倒還不至於常青也問道王永怎麼回事。

王永說道:「我只是想起了你的奶奶,那個一生對我最挂念的人。」

接著王永將自己跟母親的生活經歷告訴了王花花。王花花也只見過奶奶幾次,甚至於王花花還沒有回過爸爸跟奶奶生活的故鄉。王花花突然對那個地方充滿了嚮往。

一向喜歡以老頭稱呼爸爸的王花花,在聽完奶奶的故事後說說道:「爸爸,奶奶非常了不起,我也想把奶奶接過來一起生活,我跟你一起去老家把奶奶接過來吧爸爸。」

聽著王花花的話,常青說道:「花花,我覺得這首歌真的很有可能會被我們衛視選中,我覺得你可以錄製一版音質較高的,我們衛視可以商量一下,我只不過覺得這麼優美的歌,應該讓更多的人知道。」

王永這時對著林揚說道:「讓你見笑了,不過我真的應該感謝你,謝謝你這首歌讓我想道了母親這麼多年的付出與不易。林揚這首歌多少錢呢?我買下來了,我想這首歌可以作為花花的歌曲,無論能不能上燕京衛視的春晚,我想這首歌都特別適合花花。」

這時常青也在考慮王花花憑這首歌上燕京春晚的可能性。

林揚最終以五萬元的價錢,將這首歌的版權給了王花花,五萬雖然已經是作詞界的一線了,但是這首另一時空大紅的歌曲,這個價錢給王花花已經算是白菜價了。「

林揚為王花花聯繫了王祥,林揚準備把這首歌的作曲交給王祥,同時明天下午正式在別惹我錄音棚錄製。

王永定了明天晚上的機票,王永決定等王花花這首歌錄製過後,晚上就帶著王花花回川省老家,去接母親來燕京過年。同時王花花對父親描述的老家也充滿了期待。

第二天下午,林揚早早的就來到了『別惹我錄音棚』,王永和王花花已經在錄音棚等待林揚了,一起來的還有王永老婆胡麗芳,在聽得昨晚王花花唱的歌曲后,胡麗芳對於王花花的這首歌曲能否登上燕京春晚也充滿了期待。

得知王永和女兒今天還要回老家接母親,林揚讓王祥早早的準備好了一切,這樣可以為錄製省一點時間。

「好了,準備開始吧!」林揚說道。

雖然王花花心理再成熟,可是第一次去真正錄製一首屬於自己的歌曲,王花花還是有點緊張和不適應。

以至於第一次錄製的時候,連節奏都沒有掌握好。

「放鬆,你不要有什麼顧慮。就當你平常練歌就行了。」在旁邊的王祥安慰道。

接著王花花開始錄製了第二遍。

終於在第四遍的時候王花花掌握好了節奏。

風吹沙蝶戀花千古佳話

……

第四遍唱完后,王永和胡麗芳對於王花花的表現非常滿意。王永也問道林揚:「怎麼樣林老師,花花這次可以過了吧!「

聽著王花花的錄製,林揚覺得王花花的水平也僅僅能算是60分的合格而已,王花花雖然嗓音確實不錯,但是相對於這首歌的感情投入還遠遠不夠。

這樣的水平上燕京衛視春晚顯然還不夠,在第四道歌錄製完后,林揚對王花花說道:「花花你談過戀愛嗎?」

雖然王花花性格有些早熟,但對於林揚提問的問題還是有些措不及防,而且王花花的內心也完全是萌妹子性格。

「莫非林揚喜歡我,我可還沒準備接受呀!」

在王花花還沉浸在幻想中的時候,王永不解的問道:「林老師,這錄製歌曲跟談過戀愛還有什麼關係嗎?」

林揚看著王花花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肯定沒有談過戀愛。」

王花花狡辯道:「誰說的,追我的男孩可多著呢?你該不會想當著我父母的面向我表白吧?」

王花花的話讓王永和胡麗芳一楞,兩雙眼睛都直盯著林揚,彷彿跟林揚是仇人的感覺,林揚雖然承認王花花的那種風格合自己幾分的心意,但是林花花顯然不是林揚想要的那一款。而且這完全是王花花的意淫,林揚可什麼都還沒說呀!

林揚說道:「胡說什麼呢?你這首歌根本就沒有感情投入,我想如果真的經歷過戀愛的人,這首歌的情感表達不應該那麼的空白。「

林揚的話,也使王永和胡麗芳鬆了一口氣。王花花本來還想在林揚的面前裝一把成熟的風格,哪知被林揚一語戳穿。這時王花花也不在狡辯。承認了自己確實沒有談過戀愛的事實。

旁邊的王永和胡麗芳聽著王花花的話,倒是非常欣慰。不過錄製顯然陷入了麻煩,這就是一首表達男女愛情的歌曲,如果沒有經歷過,那顯然表達不出來牽挂和思念。

「林揚,我是你的粉絲,如果你不介意的話,讓我假想對你是戀人吧!」

外表成熟,內心萌化的王花花,一句話也是讓林揚將杯子的水吐了出來。

胡麗芳和王永似乎早就習慣了王花花的這種說話風格。並沒有說什麼。

寵上雲端:機長追妻100式 「唉,有了。」林揚突然想到王永昨天聽這首歌曲淚奔的場面。

「花花,你就假想一下你奶奶對你爸爸的那種思念,她一個人把你爸含辛茹苦的養大,然後每次目送著你爸離別……」

在林揚的假想下,王花花進行了新一次的錄製。

風吹沙蝶戀花千古佳話

……

這一次的錄製可以達到了80分。接下來又經過兩次錄製,林揚也終於滿意的點了點了頭。

看了一下時間,距離王永和五花花的飛機起飛時間,已經不到兩個小時了,燕京的車流是從來沒辦法預估的,所以在錄製完后,林揚讓胡麗芳送他們母女倆去機場,林揚則準備開車去燕京衛視送錄製磁帶。

燕京衛視。

當常青提出讓18歲的王花花上燕京衛視的春節晚會後,台里也在想方案的可行性。以王永的地位和關係,要為王花花走這個後門,明顯還是沒有可能性的。

「這太冒險了,這王花花之前在歌唱圈沒有任何的知名度。」

「我也覺得有些不靠譜。這樣別的衛視肯定會攻擊我們衛視搞內幕。」

「王花花有那個實力嗎?雖然我們只是一檔省級衛視,但是我們也要本著對觀眾負責的態度來做節目。「

……

對於常青的提議,台里負責春節晚會的人,大多數持不同意的想法,雖然是林揚極力推薦的,但是大家覺得任用一個完全沒有演出經驗的新人,還是有些太冒險。

這個時候,林揚的磁帶也是送到了,秘書將錄製磁帶交給常青。

常青道:「我能理解大家的心情,我一開始聽林揚這個提議也是堅決反對的,可是在聽了歌曲后我改變了主意。當然我也要聽一下大家的意見,這首歌的錄製版本就在這裡,我們先聽一下再做決定。」

接著常青將林揚送來的磁帶進行了播放。

風吹沙蝶戀花千古佳話

似水中月情迷著鏡中花

……

聽著王花花的歌曲,會議室再次開始了熱議。

「這是一個新人嗎?老常你沒開玩笑吧!」

「華夏韻味十足,這是一首復古風呀!」

「我覺得還是可以賭一把的,畢竟只是一檔歌唱節目。」

……

聽完王花花的演唱版本后,會議室眾人的態度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對於王花花這首歌是否上燕京衛視春晚,大家也在做最後的商量。 飛機經過四個小時的飛行,終於到了王永老家所在的省會城市,好在王永和王花花趕上了去老家最後的一趟大巴。

經過這幾年的發展,王永的老家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是通往村裡的最後一公里公路始終沒能修通。下了大巴后,五永和王花花需要再步行一段時間。好在這段路程架了電燈,以致於行走起來比較方便。

今年已經是農曆二十三了,農村也開始慢慢有了年的味道了,王永的母親張秀芹也開始慢慢的張落家裡,說是張落,但是對於張秀芹一個人來說也沒有什麼好準備的。只是簡單的把家裡的衛生打掃了一下。

張秀芹覺得自己自幻命苦,很小的時候,張秀芹的父親就不在了,家裡的重擔一直在張秀芹母親身上,張秀芹為了分擔母親的勞作,也沒有去讀書,以致於一個大字不識。

在嫁給王家的這門親事後,張秀芹身邊總會有個男人依靠,老公對自己還算不錯,張秀芹本以為會時來運轉,誰知一次意外竟讓老公命喪黃泉,當時大家都勸張秀芹離開,唯一讓張秀芹舍不下的小孩子王永。

為了王永張秀芹最終選擇留了下來,不過這也是值得張秀芹唯一慶幸的事情了,通過自己的努力,王永成了村裡的第一個大學生,娶了一個城裡姑娘,而且在燕京住上了富麗堂皇的房子,大家見到張秀芹就會說王永如何了得,王永也成了村裡的學習榜樣,每每想到這裡王秀芹都會非常愉悅。

但是張秀芹對於王永的那份思念和牽挂卻是愈加濃列的,在王永小時候,雖然日子過得辛苦一點,但是好歹母子倆還能相依為命,甚至在王永上大學的時候,還能保證一年回家一趟,那個時候每到過年,張秀芹都是最開心的時候,通常張秀芹每年都會精心準備兒子的飯菜,把一年要給兒子吃的好東西,都給王永在這幾天補齊,而張秀芹最開心的就是看著王永大口吃自己做的飯菜。

從兒子畢業后,這種溫馨就徹底不在了,雖然王永也會回來,但是在過年的時候王永一般不會再選擇回家,在成家后王永回家就更加的沒有規律了,雖然王永也希望張秀芹搬到城裡跟王永一起生活,

為了滿足王永的心愿,張秀芹也去過城裡住過一段時間,其實也並不是張秀芹不想留在城裡,只是自己的生活觀念和飲食習慣跟兒媳婦有太大的差別,兒媳也並不是不孝順,只是張秀芹不想讓兒子夾在這兩種生活習慣和飲食里為難。所以張秀芹還是選擇回來生活。最起碼兒子不用再去兼顧自己和兒媳兩個人的不同生活習慣和飲食的感受。

雖然每年王永都會給張秀芹寄來一大筆錢,讓張秀芹過得舒服點,可是錢對於張秀芹來說只是一個沒用的數字,張秀芹唯一希望王永能做的還是陪伴。但是年年卻是自己孤獨的過年,甚至於連自己的那個長大十幾歲的孫女,張秀芹都沒有見過幾面。

八點多鐘,王永和王花花終於走到了村口,相對於王永的疲憊,王花花更多的是好奇與驚喜。

「原來爸爸的老家這麼的有趣呀!」

「你說你也不告訴奶奶一聲,待會奶奶見到我們會是什麼表情呢?」

「要不要讓我先進家,奶奶肯定認不出來我,我先給奶奶一個驚喜。」`

……

王花花在說個不停,而重走這條以前跟母親走過無數次的小路,王永的思緒卻是感慨萬千。

跟母親相依為命的那個時候,最讓王永高興的莫過於和母親去趕集,趕集是把自己地里種的蔬果瓜菜拿到集市上去販賣,這個時候也是王永最興奮的時候,因為每每賣完這些東西,母親總是能給王永去買一些好吃的東西。

走這種小路的時候,最讓王永記憶深刻的還是跟母親的談話。

「長大后我要掙多多的錢給娘花,而且還要一直陪伴著娘。到時候娘就不用這麼辛苦了。」

每次聽到王永這樣的話,母親總是笑逐顏開。

而當時自己的承諾也隨風飄散了。王永的眼淚又開始不爭氣的留了出來。相比於母親對自己的付出,確實是自己太自私了。王永這個時候也暗下決心,無論如何以後也要讓母親陪在自己身邊。

「娘,我回來了!」

聽到這樣的聲音,張秀芹肯定不以為是自己家門口發出的,因為平常串門的都很少,更別說喊媽了,可是聲音越來越近,張秀芹的心裡也犯起了嘀咕。

終於房門打開了。

「永啊,你怎麼回來了,怎麼也不提前跟媽打一個電話,好讓媽去接你呀!你旁邊的這個姑姑是誰啊!」

看見王永后,張秀芹的心情無比的欣喜,對於王花花張秀芹並沒在見過幾次,所以也認不清。

王花花倒是大方的說道:「奶奶,我是花花,您的孫女花花。」

「花花,快來花花,讓奶奶好好看來,你都這麼大了,這跟相片的確實有些出入。沒吃飯的吧,奶奶給你們去做飯。」

只因你是我的滿心歡喜 王永並沒有去阻止母親去做飯,一路上王永都沒有怎麼吃飯,也是想體會一下母親的廚藝。

王花花幫著奶奶去擇菜。

飯菜端上來之後,王永提出了要帶母親去燕京生活,張秀芹聽得王永的話,堅決不同意,顧及到兒子的感受,雖然張秀芹也想讓王永陪著自己,可是顧及到兒子的感受,張秀芹對於去城裡生活堅決不肯。

王永怎麼說都打不動,母親不去城裡的念頭。王花花聽著爸爸和奶奶的談話說道:「奶奶要實在不同意就算了,我覺得這裡的生活環境挺好的,」

「花花,你跟著添什麼亂呢?」

正當王永為王花花的言論納悶的時候,王花花稍後又說道:「以後我就陪著奶奶在這裡生活吧,正好也可以跟奶奶做個伴。」

王永恍然大悟道:「花花那怎麼行呢?你可能還要上燕京衛視的春晚呢?乾脆我留下來陪你奶奶吧!」

王花花也配合的說道:「後天就是十大模範的評委,你身為委員怎麼能缺席呢?」

接著王永跟母親講了花花歌曲可能被燕京衛視選中的情況,王花花則是講述王永則是說道,王永工作如何努力,要負責的事情很多的情況。終於在父女倆的聯合說動下,張秀芹終於動了跟王永回城裡年的念頭。

龍其是王花花的唱歌情況,更是牽動著張秀芹的內心,王永這個時候,也跟胡麗芳打了打電話,讓胡麗芳訂三張回去的機票。

尹文還在為誰來彌補李力坤留下來的歌唱節目空缺而發愁,如果上其他小品類的節目,顯然也不太現實,需要排練和龐大的時間周期,距離春晚也只有幾天的時間了,尹文依次聯繫了心中認為合適的幾個華夏的一線歌手,可是大家都是檔期太忙,而沒有時間。

歷屆的春晚歌唱類節目,都是央視春晚的軟肋和被大家吐槽的對象,尹文顯然不想隨便找一個歌手來糊弄了事,尹文想來想去還是覺得林揚比較合適。

可是想著林揚有過那不光彩的牢獄歷史,尹文還是下定不了決心去邀請林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