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問題是,怎麼才能進去。」葉雄眉頭皺了起來:「要三個人,用相同強度的五種元氣,這實在是太難了。」

「不難,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葉雄急問。

「盤坐到地上。」幽冥命令。

葉雄當下坐到地上,幽冥也跟著盤坐到地上,跟她迎面相對。

「把雙手伸出來。」

葉雄雙手平伸,懸在面前。

突然,手心一熱,幽冥那雙柔嫩絲滑的小手,就抓住他的雙手,十指緊扣。

一陣奇異的感覺,從葉雄心底生了起來。

這隻小手,在楊心怡佔據身體的時候,葉雄不知道握過多少遍,但是此刻卻有著完全不一樣的感受。

這是葉雄跟幽冥,第一次如此親近。

他腦海里,不由得又想起當初在幻境之中的情景。

那個白花勝雪的絕色美女,那個讓他痴迷的絕美銅體。

海島,沙灘,樹林,到處都留下兩人****的痕迹。

那麼清晰地印在他的腦海里。

如果有生之年,能在現實之中擁有幽冥,那是多麼爽快的事情啊!

這樣想著,他感覺自己的手心都熱了起來,看向幽冥的目光,也變得異常火熱。

「沉下心,別胡思亂想。」幽冥似乎猜到他在想著什麼,喝道。

葉雄連忙收斂心神,問道:「接下來,我要怎麼做?」

「破開五行禁制的辦法就是,在相同的時間,用相同的元氣,平衡地攻擊五行陣五個部份,要做到這一點,我們必須同時出手;同時出手,這一點不難,難就難在,怎麼控制相同強度的元氣。」

「接下來,我會用七成元氣,進入你的身體,你用元氣來抗衡我的元氣;等兩種元氣勢均力敵,達到平衡的時候,你一定要記住你用了幾成元氣,到時候就使用這種強度的元氣,那就跟我的元氣一樣強度了。」幽冥認真地說道。

「幽冥,你真是天才,這麼好的辦法,也能想到。」葉雄忍不住讚歎起來。

「少拍馬屁,嚴肅一點。」

「我說的是實話,哪有拍屁股;你又不是馬,我就算拍,也是拍人屁。」

葉雄忍不住耍起嘴皮。

「你嚴肅一點行不行,這是生命攸關的問題。」幽冥怒道。

葉雄知道,找到元氣的平衡點不容易,搞不好,會讓一個人受傷,當下嚴肅起來。

他深呼吸一下,說道:「我好了,開始吧!」

「等一下,我先布個禁制。」

幽冥站起來,從身上拿起四塊能量石,在周圍布了一個禁制,防止被外物干擾,這才再次盤坐下來。

雙掌緊扣,她開始施展元氣,通過手掌,進入葉雄身體。

葉雄連忙用驅動元氣,開始抵禦。

幽冥漸漸加大元氣,葉雄也跟著加大元氣,漸漸提高。

這是一個很危險的過程。

這麼近的距離,施展這麼強的元氣,只要一方控制不好,元氣強度遠超對方,就會對對方造到致命的打擊。

葉雄臉色漸漸凝重起來,額頭上豆大的汗珠落下來,他緊閉著眼睛,感受著幽冥的元氣。

幽冥的元氣,一直在增加,從三成,四成,一直感覺到七成。

終於,幽冥的元氣施展到七成,葉雄的元氣,施展到差不多九成。

畢竟幽冥的境界,比葉雄強得多了。

「這個元氣的強度,記住沒有?」

「記住了。」葉雄點點頭。

「好了,咱們慢慢撤掉元氣。」

雙方非常默契,一點一點地撤掉元氣,直到撤到兩成,葉雄才鬆了口氣。

因為這種強度的元氣,已經不能給對手造成傷害了。

終於,兩人完畢。

幽冥想縮回手,發現葉雄依然緊握著,不捨得放開一樣。

「還愣著幹什麼,鬆手啊!」

葉雄這才依依不捨地鬆開手。

不知道下次要什麼時候,才能這樣握著幽冥的手。

「接下來,你教紫妍,等她熟悉之後,咱們繼續破解禁制。」

「為什麼不是你?」葉雄問。

畢竟他是男的,男女授授不親。

「第一,我不會將自己的生命,交給一個陌生的女人;第二,你救過她一命,她不會想你死。」幽冥回道。

「只是……不知道她願不願意。」

紫妍畢竟是女孩子,而且在天劍門,是女神一類的女子。

雖然只是握著手,但是她願不願意都很難說,她可不是朵蜜那種低賤的女人;也不是朵拉這種沒心沒肺,什麼都不在乎的女人。

簡單一句話,紫妍是那種比較敏感的女人。

「好吧,不過這話得由你跟她說,不然她還以為我賺她便宜呢!」

兩人回到石洞之中,八人已經等得有點不耐煩了。

「大師兄,你去哪了,我們還以為你們去私奔了。」朵拉跑過來。

「你腦袋裡都在想著什麼,我們剛才在想辦法,怎麼破開這禁制。」葉雄罵道。

「想到辦法沒有?」朵拉問。

「你問冰吧。」葉雄將問題拋給幽冥。

這裡沒有人知道幽冥的身份,所以葉雄還是將她稱呼為冰。

當下,幽冥將自己想到的辦法說出來,包括需要兩人雙手十指緊扣。

紫妍的臉紅了,臉上不由得飛起一陣緋紅。

正在這時候,突然聽聞一聲大吼:「不行,我絕對不同意。」

提出抗議的,正是紫妍的同門,陸雨。

「是你來做,還是紫妍來做啊,你憑什麼抗議?」朵拉忍不住大罵起來。

陸雨臉色有些難看,心裡非常不甘。

他跟紫妍都是天劍門年輕一輩子之中,最出名的兩名弟子,是金童玉女,被師門當成天造地設的一對。

很多人都覺得,他們兩人以後肯定是雙.修伴侶。

讓他十分蛋疼的是,紫妍為人非常保守,性格傳統得要命。

認識她這麼多年,他連她的手都沒抓過。

唯一的一次,他只抓住一根手指,就被甩開了。

現在,他聽說這麼一個女神,要跟自己最看不順眼的男人十指緊扣,哪裡按捺得住。

:,,gegegengxin!! 「既然是測試元氣,雙掌緊貼就行了,為什麼要十指緊扣,分明就是他藉機賺便宜。」陸雨急道。

葉雄一直沒說話,這時候再也忍不住站出來,怒喝:「我賺你.媽的便宜,你以為人人都像你這麼猥瑣?」

青藤心事——中學時代 「大師兄,你別理他,他就是腦子有毛病,不就是十指緊扣,這有什麼,又不是身體緊貼,算什麼吃虧?」

朵拉突然走過來,一把抓住葉雄的手,緊緊地扣住。

「看到沒有,本小姐現在抓著大師兄的手,那是不是代表,我以後一定要嫁給他啊?」

周圍的人,紛紛出口,都覺得這並非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葉雄看了眼紫妍,見她臉色有些紅,當下解釋道:「雙掌貼在一起,並不是不可以,只是貼在一起的話,容易分開,那樣對對方元氣的感應沒那麼強熱;你自己考慮一樣,我尊重你的決定。」

「那就雙掌緊貼好了。」紫妍想了一下,說道:「咱們換個地方。」

葉雄這才意識到一個很嚴肅的問題,真恨不得給自己一個耳光。

他根本就不必在這裡說,那樣的話,就沒有人知道了。

反正紫妍同意就行了,根本就不必在乎別人的看法。

「好吧,我們換個地方。」

兩人正準備離開,陸雨突然走出來,擋在兩人面前:「紫妍,你小心一點,別讓這個傢伙趁機賺便宜。」

「那是我自己的事情,不勞你廢心。」紫妍冷冷地說道。

「紫妍……」

「陸雨,你是裂組織的事情,我是絕對不會隱瞞的,你就等著受師門的懲罰吧!」

紫妍說完,正眼也不瞧他一下,直接離開了。

剛才在外面,她遇到木靈獸攻擊,作為同門,陸雨不但沒有救自己,反而第一個逃跑,這已經徹底傷了她的心。

陸雨滿臉通紅,臉色頓時非常難看。

朵蜜這時候走了過來,說道:「陸雨,我不是跟你說過,想要女人,什麼沒有?」

「放屁,像你這樣的賤女人,一百個也別想跟紫妍相比。」陸雨忍不住罵道。

「陸雨,你什麼意思?」朵蜜臉色變了,她雖然賤,但是也容不得被賤踏尊嚴。「老娘是賤,你幹嘛還上,還一天要三次?」

噗!

周圍的人,忍不住笑了起來。

朵蜜是賤,但是現在看來,陸雨不知道比她還賤多少倍。

紫妍感覺一陣噁心,虧他還跟自己齊名,什麼金童玉女,就憑他,呸!

「江南王,咱們走吧!」她說道。

葉雄點點頭,跟她走了出去,來到剛才跟幽冥布下禁制的地方。

那個禁制還在,幽冥還沒有撤走。

「你們好好訓練,千萬要小心。」

幽冥說完,走到一邊看著,生怕他們出什麼意外。

畢竟,紫妍跟葉雄,比不了她跟葉雄。

她跟葉雄在一起很長時間,雖然一直都是朋友,但是彼此之間非常有默契,是紫妍沒辦法相比的。

「紫妍姑娘,請你盤坐在地上。」葉雄吩咐。

紫妍當下盤坐在地上,葉雄在她對面坐下來,就像剛才跟幽冥一樣。

接下來,葉雄將方法簡單地跟她說一遍,原理很簡單,一聽就懂。

葉雄伸出手掌,平放於胸前,說道:「紫妍姑娘,可以開始了。」

面對紫妍,葉雄心裡很平靜,半點波瀾都沒有。

在他眼裡,紫妍只不過是一個長得比較漂亮的女弟子。

兩人之間交集極少,見面次數不多,說話更少。

連普通朋友都不算,怎麼可能有波動。

紫妍深呼深一口氣,一雙小手伸出來,貼在葉雄手心上。

她的手很嫩,也很冰冷,比起心怡的手,分明還細一些,但是手指很修長。

四掌相貼的時候,紫妍的手,突然插進他的手縫之間,緊扣起來。

「紫妍姑娘,這……」

「剛才你說過,十指緊扣,有利於感受對手的元氣,你別多想。」紫妍連忙解釋。

只是,她的臉分明變得緋紅起來,手掌也有些冰冷,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紫妍從小被送到玉女峰修鍊,在玉女峰之中,沒日沒夜地修鍊,很少接觸男人。

就算是有,也是跟天劍門其餘四峰的弟子切磋,像現在這樣跟一個男人,手掌相接的情景,從來就沒有試過。

說內心沒有波瀾,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她發現面對這個男人的時候,特別緊張。

也許是因為,他是赫赫有名的江南王。

也許是,他長得挺帥的。

又或者,因為他剛才救過自己。

想到這些,她的心,跳得更厲害。

葉雄看了下她的小手,發現有些抖,以她這種狀況,根本沒辦法成功。

「紫妍姑娘,你父母呢?」葉雄突然問。

紫妍愣了一下,顯然被看出來了,當下有些尷尬道:「我從小是孤兒,是師傅把我帶到玉女峰,把我養大,教我修真的。」

「紫玉仙子確實是個非常好的人,我雖然跟她只打過兩次交道,但是她給我的感覺就是很公平,很正氣。」

葉雄這話是實話,不是吹噓。

第一次,是趙中洋事件,那時候紫玉仙女找到他,沒有動手抓他,而是將他帶回天劍門。

第二次,是來參加大比的時候,他在半空被陸雨攔住,當時紫玉仙子了解情況之後,不但沒有幫陸雨,還把他狠狠地教訓一頓,幫理不幫親。

「師傅做事情,很公平的,她教會了我很多做人的道理。」

說到紫玉仙子,紫妍彷彿找到知音一樣,不停地說起來。

「如果沒有師傅,就沒有我紫妍的今天。」

「看得出來,你師傅也很疼愛你,你這名字,也是她給你起的吧?」

「是的,我這名字就是她起的,我以前那個名字,很難聽。」

「怎麼難聽法,說來聽聽。」葉雄笑問。

「不要,太難聽了。」紫妍連連搖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