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有滿滿的甜蜜感,但是蘇宓有一句罵人的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簡直是把她當三歲孩子了嗎。

此時正在公司開會的穆天倫也有一句罵人的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真是的,唐梓玥要是不想來開會可以視頻會議,會議室的氣溫都快冰到極點了吧,是真的看不到幾個部門的總監都不敢說話了嗎?

「我給你們一個星期的時間了是吧,這就是你們給我的結果!?」

唐梓玥強壓住怒火把手裡的報告扔在桌子上,穆天倫表示他絲毫沒看出來唐梓玥哪裡強壓怒火了,這分明都快火山爆發了。

空氣安靜的彷彿掉一根針都能聽見。

「唐總,抱歉是我們的失職,我們會儘快修改方案,爭取達到您的滿意。」

設計部總監黎栗擦了一把頭上的汗,率先打破沉寂站起來認錯,其他部門的總監見狀,也接二連三的認錯。

整個公司還有誰不知道唐梓玥發火,誰要是還敢找借口,那乾脆辭職走人算了。

唐梓玥看著除了黎栗那幾個以外並非誠心認錯的人是越看越生氣。

「黎栗這次方案不是你擅長的方向,不必自責。」唐梓玥用目光掃視了一下其他幾個不服氣的總監,頓了頓繼續說,「不過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一定能勝任,就交給你全權負責,穆總親自跟進。」

「好,唐總我一定不負您所望。」

黎栗目光灼灼地望向唐梓玥,這對她來說是一個考驗,她也需要這個考驗來突破自我。

「知道了。」

穆天倫一臉不情願地應下這份苦差事,之前是有D集團虎視眈眈,他才回公司,現在D集團已經消停一陣了,怎麼他還是得在公司替唐梓玥幹活?

因為蘇宓懷孕,唐梓玥全身心基本都放在了蘇宓身上,公司的事全都落在他身上,穆天倫表示他也很想懷孕。

匆忙散了會,唐梓玥就一路飆車往阮苓住的酒店去,但凡唐梓玥的車速再快一點,警察都要請他去局裡喝喝茶了。

「說起來,小宓你上次提到想跟然然做朋友來著?」阮苓忽然想起來,上次在唐家老宅的時候蘇宓說的話。

「呃?然然?確實有這個想法來著。」

崔博然的乳名居然叫然然?蘇宓覺得自己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這名字也太秀氣了吧。

蘇宓突然感覺唐梓玥的名字也挺秀氣(女孩子氣)的,說起來全怪時雨取名廢吧。

阮苓還沒來得及跟蘇宓詳細探討一下關於崔博然的事,門再一次被叩響了。

阮苓打開門,唐梓玥就站在門外,有一種「風塵僕僕」的感覺。

眼前的唐梓玥看上去深沉穩重,阮苓很難把他和蘇宓手機鬧鈴里那個撒嬌的聲音聯繫在一起。

「請問我可以進去嗎?」

「可以。」

阮苓帶上門,轉身看著繞過她徑直向蘇宓走去的唐梓玥,不由的感嘆唐梓玥的「悲慘」童年。

蘇宓往右移了一下給唐梓玥讓了個位置,「唐唐,你怎麼突然就過來了?」

唐梓玥瞥了一眼蘇宓讓出來的位置,並沒有坐下,只是淡淡吐出四個字,「接你回家。」

「現在就走嗎?」

蘇宓抬起頭凝視著唐梓玥不容置疑的眼神,總感覺他現在的狀態奇怪得很。

回國后藍婷婷要管理韶華,阮苓好不容易能有個人說說話,關鍵還這麼聊得來,突然說要走阮苓的心裡其實還有點捨不得。

蘇宓察覺到了阮苓略微暗淡了的目光,當即做了個同樣不容置疑的決定。

「阮阿姨,你要不要跟我去老宅住?」

至尊保安 「欸?真的嗎?這不太合適吧……」

對於蘇宓的建議,阮苓聽到的時候是極欣喜的,但是又一想到她已過世的丈夫是崔秀貞的私生子,對於這個建議的可行性,估計很低吧。

蘇宓心裡也沒底,她也是臨時決定的,並沒有和家裡人商量,貿然帶阮苓回去的話,唐華震不會再鬧一次小孩子脾氣吧……

「做你想做的,有什麼事我來擺平。」

出乎意料地唐梓玥湊近蘇宓耳邊說了這句話。

蘇宓回過頭對上唐梓玥的視線,唐梓玥對著蘇宓點點頭,示意她可以放手去做。

有了唐梓玥的支持,蘇宓心裡也就有譜了。

「阮阿姨,你看我家裡沒有一個女性長輩,唐唐的姑姑又去週遊世界了,我這頭一胎又是雙胞胎,難免心裡擔驚受怕的,您能不能幫幫我呢?」

蘇宓拉過阮苓的手,慢慢地晃晃阮苓的胳膊,宛若小姑娘對母親的撒嬌。

蘇宓的眼睛像一隻受了驚的小鹿,濕漉漉的。

阮苓的心不僅被軟化了,心底的母愛也被激發了出來,連忙應聲答應。

說到底蘇宓身邊也確實需要個女性長輩看著,萬一有什麼事也能互相照應。

家裡三個男人,還都是經常孩子氣的男人,怎麼著也幫不到蘇宓什麼。

也是出於這種考量,唐梓玥對阮苓住進唐家老宅沒什麼意見。

至於崔博然的身份,事到如今唐梓玥也已經接受了。

「宓兒回來了啊……」

隔了老遠,唐華震就聽到了汽車發動機的嗡鳴聲,趕緊拄著拐杖出門迎迎蘇宓和唐梓玥。

然後在視線接觸到阮苓和管家從車上搬下來的行李之後,愣住了。

這是什麼情況!?

「你在門口站著幹嘛呢,該喝葯了……」

蘇世初端著葯從老宅出來,見唐華震愣在原地,就準備拉他會別墅里喝葯。

然後同樣在視線接觸到阮苓和管家從車上搬下來的行李之後,愣住了。

這是什麼情況!? 繞過兩個目瞪口呆石化在原地的老年人(老年人和中老年人),蘇宓帶著阮苓去樓上參觀客房,好讓阮苓選一間她喜歡的。

「二位,至於嗎?」

唐梓玥拿手在唐華震和蘇世初眼前晃晃,這倆人至於反應這麼大嗎?

蘇世初率先反應夠來,打掉了在他眼前晃動的手。

唐華震依舊是一副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神情。

「通知一下,從今天開始阮阿姨住進我們家照顧宓兒,兩位儘快習慣。」

唐梓玥丟下通知的話,就回房間了。

唐華震這才反應過來,和蘇世初面面相覷,「他這不是徵求意見,是在通知我們?」

「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蘇宓帶著阮苓把唐家老宅別墅里的客房參觀了個遍,結果阮苓只是選擇了樓梯口第二間。

那間客房的隔壁就是蘇世初。

阮苓倒不是為了和誰挨得近才選那間客房。

選擇的原因只不過是因為那間客房最小,不至於讓阮苓有很大的壓力。

「那阮阿姨你慢慢收拾行李,我先去找爺爺說點事。」

「好。」

阮苓從一堆行李中露出頭來,笑著對蘇宓揮揮手。

給阮苓關好門,蘇宓深呼吸了幾口氣,面上帶著最誠摯的笑容下樓去給唐華震和蘇世初解釋。

唐華震和蘇世初已經進屋了,現下蘇世初正喂唐華震喝葯。

「爺爺,爸。」

「過來坐吧。」

蘇世初看一眼正在鬧彆扭的唐華震,要是讓他不耍脾氣那是不可能,還不如先讓蘇宓過來坐,省得一會蘇宓站累了,唐華震和他又心疼。

蘇宓接過蘇世初手裡的碗,坐在唐華震旁邊喂他吃藥,唐華震彆扭地瞥開視線不去看蘇宓,但還是傲嬌地把葯喝光了。

就阮苓入住唐家老宅一事,蘇宓那可是拿出了三寸不爛之舌來遊說。

可惜這次唐華震倔強的要命。

畢竟是崔秀貞私生子的妻子,關於這件事,唐華震很難讓步。

他同意也理解孩子的心,但是如果只是偶爾請阮苓過來坐坐,他不會說什麼,可現在是搬進來住啊,天天都要碰到,唐華震真的是無法接受。

蘇宓求助地看向蘇世初,卻得到了蘇世初一副愛莫能助的表情。

蘇宓甚至拿出了殺手鐧—撒嬌賣萌,然而收益甚微。

「宓兒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她懷孕需要女性長輩在身邊,到生產的時候,我們能跟著進產房?還是說顏語涵和婷婷姐有經驗?還是你能把唐冉琪叫回來?」

唐梓玥皺著眉頭從樓上下來,抱著臂站在唐華震和他對峙。

「爺爺你不是三歲小孩子,您的面子我們已經很顧及了,如果宓兒有什麼意外,後悔就來不及了,如果您執意不同意,那我和宓兒搬走就是。」

顯然比起蘇宓的軟磨硬泡,唐梓玥強硬的態度更有用一點,蘇宓只是在懇請唐華震同意,而唐梓玥是你不同意就要承擔風險,兩相對比之下,唐華震自會有決斷。

「行,那我就暫且同意,但是等宓兒生產完,阮苓必須離開。」

比起面子,唐華震顯然更注重親情一點,蘇宓和蘇世初都不可置信地看向這般態度強硬的唐梓玥。

對哦說到底他也是個首席CEO,怎麼著也不可能每天只會撒嬌討媳婦歡心呢,關鍵時候強硬一下還是挺有用的。

既然唐華震已經同意了,蘇宓累了一天也就先和唐梓玥回房間了。

久違地沉默,唐梓玥雖然依舊替蘇宓捏好被角,也貼心的給蘇宓倒了溫水,但是蘇宓還是察覺到了一絲不一樣的感覺。

「我不是說交給我,我來解決嗎?」

蘇宓還沒開口,唐梓玥就已經率先開口了,語氣也是頗為無奈。

蘇宓一直注視著唐梓玥,所以對於唐梓玥臉上的一些微表情捕捉的一清二楚。

「抱歉,我看你最近太累了,就想著自己解決。」

「宓兒,再多依賴我一下也可以。」

「可是你現在的生活重心全在我身上,說句不知好歹的話,我不喜歡你的生活里只有我,明明很想參與公司的項目,卻為了我待在家裡,唐唐你真得甘心嗎?」

空氣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唐梓玥清楚最了解他的人就是蘇宓,所以這件事瞞不過她很正常。

可在蘇宓把問題一下暴露在空氣中,唐梓玥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他確實不甘心把項目交給別人全權處理,可他也確實離不開蘇宓,一旦離開蘇宓的時間稍微長了些,唐梓玥就擔憂得不得了。

工作重要,但在唐梓玥心裡蘇宓更重要。

當然在蘇宓心裡唐梓玥也最重要,所以蘇宓不喜歡唐梓玥為了她放棄一些完全沒必要放棄的事情。

他已經為她做了很多了,每天為她做不同的美食和飯後甜點,一定要等到她睡了,他才會睡覺,諸如此類,數不勝數。

蘇宓也不止一次的半夜醒來的時候,唐梓玥在書房處理工作,甚至為了不打擾到她的睡眠,只開一盞檯燈。

唐梓玥偏愛蘇宓,可蘇宓也會心疼唐梓玥啊。

為了給足蘇宓安全感,唐梓玥已經犧牲了太多了,再這麼下去唐梓玥一定會累垮的,蘇宓怎麼忍心看到唐梓玥到那種境地呢。

也不知兩個人各自思考心事思考了多久,迷迷糊糊地蘇宓就睡著了。

朦朦朧朧間蘇宓好像聽到唐梓玥的聲音在說,「辛苦歸辛苦,但為了你值得。」

一聽這話,即使在睡夢間,蘇宓也毫不猶豫地反駁,「可你這樣我會心疼,而且我也想幫你分擔啊。」

蘇宓睡著了,唐梓玥在蘇宓耳畔說完那句話,剛想去書房處理工作,就聽見蘇宓在迷迷茫茫間反駁他。

唐梓玥一時有些哭笑不得,他好像確實忽略了蘇宓的想法了,一味地付出,大概也給蘇宓帶來壓力了吧。

唐梓玥俯下身,唇瓣印在蘇宓的額頭上,久久不肯離開。

直到蘇宓在睡夢中發出不舒服的呻吟,唐梓玥才從蘇宓身上起來,再次替蘇宓掖好被角,「下次不會再忽略你的想法了,有什麼問題我們一起解決,晚安。」 「咳,小兔崽子跟我過來。」

唐梓玥才出卧室,就被唐華震擰著耳朵去書房了。

書房的門雖然修好了,但是上面的腳印依舊明顯可見。

「不是吧爺爺,你居然把宓兒的腳印拿畫筆加深了?」

唐家老宅不止一個書房,唐梓玥和唐華震一直用的不是一個書房,所以這是唐梓玥第一次看到唐華震把書房門上的腳印加深了,之前一直沒太留意。

「腳不腳印的重要嗎?嗯?」

見唐梓玥絲毫不清楚被叫來的原因,反而去關注他書房的門,唐華震簡直是氣不打一處來。

被唐華震這麼一說,唐梓玥撇撇嘴不再關注門上的腳印,跟著唐華震進了書房。

「你給我站著,我讓你坐了嗎?」

「What?」

唐梓玥一臉懵的從小沙發上站了起來,就很莫名其妙。

唐華震左瞅瞅右瞅瞅,目光鎖定在了一堆畫卷中間的雞毛撣子,拿起來就朝著唐梓玥撲去。

「爺爺你能不能不要無理取鬧……」

唐梓玥瘋狂走位躲著唐華震的雞毛撣子,唐梓玥越是躲,唐華震就越是生氣,下手的力度就越大,雖然一下都沒打到。

「剛才小宓在我都不好意思講,好你個小兔崽子,居然敢威脅你爺爺我,你搬啊你敢搬,我就打斷你的腿。」

「……是你先無理取鬧,不就是被綠了,奶奶都不在了,你至於這麼排斥阮阿姨嗎?」

「我就是無理取鬧,老子把你養這麼大,是讓你來氣我的?」

「我氣你?你看看你現在的行為,你真以為我打不過你?」

「吼吼,你個不肖子孫居然還想打我。」

……

蘇宓把耳朵貼在書房的門上,聽里噼里啪啦的聲響聽得膽戰心驚(津津有味),連阮苓過來都沒發現。

「小宓你怎麼沒睡覺?」

「被亂醒了,過來看看他們是不是在拆家。」

蘇宓絲毫沒有被發現在偷聽的心虛,反而站正了身子,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為了避免阮苓聽到唐華震和唐梓玥那些幼稚至極的爭吵內容,蘇宓趕緊拉著阮苓去她的卧室嘮嗑了。

「讓你見笑了阮阿姨,他們一向這麼鬧騰,習慣了就好。」

「沒事,熱熱鬧鬧的還挺好的。」

這是阮苓的心裡話,她以前一個人在家裡都是冷冷清清的。就算是崔博然還在家裡的時候,家裡也是沒有生氣的。

難得遇到知心人,蘇宓和阮苓可謂是促膝長談,從柴米油鹽聊到天文地理,從人生理想談到育兒經驗,還不時的發出陣陣悅耳的笑(鵝叫)聲。

前有唐華震和唐梓玥互懟式爭吵,後有阮苓和蘇宓爽朗又肆無忌憚的笑聲。

蘇世初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要不要這麼折磨他的耳朵呀。簡直是人生艱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