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秀姐姐!你放心,我回去就跟爹說!」

劉知秀又誇了幾句。

杜玉欣就一直保證,一定會說服爹爹來幫她們的。

葉靈看見姐姐隱藏在眼底的迷之笑意。

等姐姐離開,葉靈拉住杜玉欣:「玉欣,你儘力就好。」

不是她不想幫自家,而是自家的情況真的很不樂觀。

杜玉欣把她看了又看:「知畫姐姐,你怎麼不焦急呀,你看剛才知秀姐姐,她已經外嫁了,還這麼擔心家裡的事,你怎麼反而叫我儘力就好呢?」

葉靈看著迷茫的杜玉欣,有什麼東西在她腦里錚的閃了一下,可是她沒抓住。

好像挺重要的。

她問星河,星河說它無法檢測到這種數據。

這也是它無法替人來活著的原因。

葉靈:那你會什麼?

星河:我可以對情況作出詳盡的分析。

葉靈:哦?那現在的情況你可以分析?

星河:可以。

葉靈:(欣喜)那我現在什麼情況?

星河:並不能為你提供額外的數據。

葉靈:……(要你何用?)

星河:在不計算的情況下可以提醒你一句。

葉靈:什麼?

星河:你並沒有很好的契入角色,情感力不足。

葉靈表示不懂。

星河卻沒有再回應她。

葉靈嘆氣,引來杜玉欣的關心。

「知畫姐姐,我不是要說你。我只是覺得,你比知秀姐姐淡定很多。好像……好像……」

杜玉欣努力的找形容詞,葉靈沒有打斷她。

「好像出不出事都沒關係一樣。」

杜玉欣邊說邊點頭。

然後又問她:「知畫姐姐,為什麼你會覺得出不出事都沒關係呢?要是劉府出事了,對你的影響也很大的啊?」

家都快沒了,還這麼淡定,好像……有點不正常。

杜玉欣越想越有點慌,連忙對自己搖搖頭!

葉靈又想了想星河的話,垂垂眸,然後悄悄換了臉色。

葉靈一臉憂愁:「我不是不擔心。劉家如果沒了,我會非常難過……」

表現出難過來。

「我們家現在個個都為家裡的事情奔波,特別是爹爹,不單早出晚歸,有時候甚至是徹夜不歸。他很忙很累,我們都知道。可是我們幫不上他……而在家裡的每個人幾乎連笑都笑不出來,有誰不關心劉府的存毀,沒有劉府,我們這些人就無家可歸,我怎麼能不擔心難過?」

滿臉愁容還抿嘴。

「可是表現得難過有什麼用,對事情一點幫助也沒有啊,反而越難過,心情越不穩定,心情不穩定,想事情就緩慢了,想事情不靈活,更對事情沒有任何幫助。所以,我不是不難過,我只是把它藏起來了,這樣,我才能更好的想事情。」

「我也想做些對家裡有幫助的事,而不是只會難過。這樣說,你能懂嗎?」 ……

林逸等人很快就來到了廣城,廣城這個地方也不錯,四季如春,在北方已經有些冷意了,可在廣城,所有的人都還穿著短袖,不得不說這裡是個好地方。

姜國成的一名弟子,叫做陳誠,也正是陳誠在這裡調查出來了是梁宏信綁架了林若煙,把這個消息傳遞給了姜國成。

林逸等人下了高速路,就看到了陳誠,陳誠趕忙迎了上去,見到了姜莎莎,掛上了笑容:「小姐!」

姜莎莎點了點頭:「情況怎麼樣?」

「據我們的消息所知,林若煙現在就被關押在以前葉家的別墅裡面,並沒有受到任何傷害。」陳誠趕忙道。

「哼,我晾他梁宏信也不敢!」姜莎莎冷哼一聲:「裡面有多少人?」

「二十幾個,全部都是梁宏信的徒子徒孫,領頭的是陳奉天和劉兆傑二人!」陳誠趕忙道。

姜莎莎望向了一旁的林逸:「林哥,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過去救人!」林逸冷聲道:「我不管是誰敢在我的頭上動土,全部殺無赦!」

林逸的語氣當中儘是冷意,林逸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威脅他,尤其是用女人來威脅他,梁宏信這一次是真的惹到了林逸的頭上,事情絕對沒有那麼簡單就完了。

「嗯!」姜莎莎應了一聲:「陳誠,帶路!」

「好!」陳誠應了一聲,坐在了前面的桑塔納車子裡面。

林逸等人則是跟在了後面,七拐八不繞,來到了葉家別墅這邊,還真別說,葉家人挺會享受的,整個葉家別墅佔地面積可謂不少,而且有私人游泳池、假山和小樹林等等設施,不過葉家人現在正在美國那邊享受有錢人的「生活」,這個別墅就空了下來。

不過別墅的外面正有兩名梁宏信的徒孫把守,這倆人也都是練家子,眼神當中儘是威嚴,渾身上下的肌肉也都是鼓鼓囊囊的。

看到這種情況,劉帥帥忍不住眉頭緊鎖了起來:「哥,你看,有人守著,我們還是晚上動手吧,萬一打草驚蛇,傷到了嫂子,那可就不好了!」

一旁的美姬子和月霓裳二人俱是點頭:「沒錯沒錯。」

林逸琢磨了一下,只好點了點頭:「好,那我們就晚上動手。」

幾個人下榻在了一個酒店裡面,俱是如同吃人的猛虎一般,蓄勢待發,等著晚上去救林若煙,尤其是林逸,早已經憤怒到了極點。

一直到了晚上一點多,此時月黑風高,空氣當中儘是冷意,林逸等人來到了葉家別墅這裡,門口有兩個昏暗的路燈,兩名梁宏信的徒孫,此時也是有些困意了,正靠在門口抽著煙。

一開始她們兩個人還能嚴陣以待,防止有人來偷襲,可是好幾天過去了,根本沒有人敢來,所以他們兩個人也就有些攜帶了。

林逸望著眼前這兩個人,對一旁的劉帥帥和美姬子兩個人使了一個眼色,倆人點了點頭,然後匍匐前進,慢慢的接近兩個已經有些昏昏沉沉的守衛。

劉帥帥率先發難,手持匕首,一手捂住了守衛的嘴,然後匕首劃破了守衛的脖頸。

美姬子也絲毫不落其後,一把攬住了守衛的脖頸,緊接著就用隨身攜帶的短刀插進了另一名守衛的心臟處,這名守衛沒有反應過來,就這樣被劉帥帥和美姬子兩個人解決了。

劉帥帥和美姬子二人對著這邊招了招手,林逸等人才從外面進入。

此時的別墅裡面傳來了一陣吵鬧聲,原來是一大群人正在耍錢,耍錢這種東西是人的天性,不管在哪裡都有耍錢的。

四下打量了一下,林逸透過窗戶就看到了二樓的一個房間處正站在兩名守衛,不用說了,林若煙肯定關在那裡。

「美姬子,你去救林若煙,剩下的人和我殺了這裡的所有人,一個不留!」林逸冷聲道。

而眾人俱是點了點頭,在這種時刻,他們都會聽從林逸的命令。

伴隨著林逸一揮手,美姬子和月霓裳二人打開了窗戶,率先跳了進去,姜莎莎、林逸和劉帥帥三人緊隨其後,也進入了別墅的大廳裡面。

正在耍錢的眾人聽到了聲響,回過頭來一看,就看到了兩名男子和三名女子,玩的盡興的陳奉天,一把抓住了一旁的長劍,冷冷的注視著這邊的人:「你們是什麼人?」

林逸撥開了人群走了出來,上下打量著陳奉天,冷聲道:「怎麼,你陳奉天連我都不認識了嗎?」

「啊?」陳奉天的表情當中儘是吃驚,對著一旁的眾人使了一個眼色:「上!」

伴隨著陳奉天一聲令下,聚集在一起的十幾名中華閣弟子俱是拿著武器,直奔林逸這邊而來,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都拿出了手槍,對著這邊就開槍,伴隨著「砰砰」的聲音,這些中華閣的弟子如同靶子一般,一個個倒下。

林逸和劉帥帥二人的槍法都是非常厲害,這些人都拿著冷兵器,自然落了下風。

倒是陳奉天,反應極快,一把跳在了一旁的沙發後面,偷偷的注視著林逸等人。

倒是劉兆傑,揮舞著手中的九節鞭,直奔林逸而來。

「啪」的一聲,九節鞭眼看就要到林逸的面前了,林逸則是冷哼一聲,抓住了九節鞭,微微一個用盡,劉兆傑就踉蹌了一下,然後跌跌撞撞的來到了林逸的面前,目瞪口呆的望著林逸,林逸拿起槍托對著劉兆傑的腦袋就是一下,鮮血流了出來,劉兆傑一下子就昏迷了過去。

倒是劉帥帥,如入無人之境,每一次開槍都有人倒下,這二十多人根本不是劉帥帥的對手,幾下子就死了泰半,剩下的人都躲在了傢具或者沙發的後面,不敢露頭,這倆人的槍法可不是玩的,稍稍露個頭,可能就被開瓢了。

至於美姬子,根本不留戀這邊的戰鬥,而是直奔別墅的二樓而去,二樓的幾名中華閣弟子拿著武器就和美姬子殺在了一起。

美姬子一把抓住了一名中華閣弟子的肩膀,一個使勁,就卸下來了肩膀,緊接著一腳踹了過去,這名中華閣的弟子在樓梯上面咕嚕咕嚕的滾了下去,摔了個鼻青臉腫。

緊接著美姬子就從衣服的暗袋裡面拿出了菱形的暗器,手一揮舞,這些菱形的暗器就如同天女散花一般插在了這些中華閣弟子的身上,這些暗器全部是淬了毒的,一旦中招,立刻斃命,沒有任何搶救的餘地。

正是因為這樣,眾人才知道忍者比較心狠,都不願意和忍者為敵。

也不知道殺掉了多少人,美姬子才來到了門口,揮舞忍刀,「噗嗤」一聲,兩名中華閣的弟子脖頸就被林逸劃破了口子,嘴角溢出了鮮血,然後倒地,美姬子使勁一腳,踹中了實木木門,「轟」的一聲,結實的木門應聲倒地,緊接著就看到了裡面正坐在床上發獃的林若煙。

林若煙看到了美姬子,表情當中卻沒有任何意外,反倒是粉拳緊握,他,來救我了!

外面的戰鬥比較慘烈,美姬子進了門之後,立刻就保護在了林若煙的面前,焦急道:「林總,您沒事吧?」

「沒事,林逸來了?」林若煙趕忙問起了她最關心的問題。

「嗯,主人來了,主人來救你了!」美姬子的嘴角掛著笑容,林小姐,你儘管放心,這些人不是主人的對手,主人馬上就來了。

「嗯,我知道,我知道他會來的!」林若煙閉上了眼睛沉聲道。

…… 「知畫姐姐,你別難過了,嗚嗚,對不起,我不應該那樣說你的,你是劉家二小姐,現在最擔心劉府倒下的應該是你,畢竟劉府沒了,你以後嫁人就更難了……」

葉靈聽得一頭黑線,難道她劉家二小姐的名頭就是為了嫁個好人家嗎?

「知畫姐姐你放心,我一定會盡我最大的能力幫你的,就算爹爹不肯,我找娘,找溫仁軒……」

葉靈看著人,一時不知用什麼表情,但怎麼說也是在幫她的忙為她擔心難過,她應該心存感謝的,於是默默地點了頭。

覺得事情繞回了原點。

杜玉欣臨走前還抱了抱她,葉靈差點把她甩開,但想著人家是安慰自己,又壓下了衝動。

一一一

姐姐不知道怎麼說服了杜玉欣,又為她和溫逸安排了一次相見,可是因為有上一次的事件,葉靈不管怎麼說都不肯私自見他,最後約在了常樂坊。

葉靈才把事情說了個開頭,就被溫仁軒搶了話:「你們別找哥幫忙,他現在自身難保!」

「怎麼了?!」溫仁軒的話讓本來心懷希望的兩人愣了愣。

「他被官家女兒看上了,又不肯娶人家,父親都快把他踢出家門了,他還有什麼能力幫你們什麼事?」

葉靈有些同情的看著溫逸。

溫逸瞪了她一眼,她乖乖的收回目光。

「溫逸哥哥,你要娶誰了啊?」杜玉欣震驚剛過。

百鬼眾魅:妖妃要上天 「沒有娶誰。」溫逸一副淡定模樣在喝茶。

「可是仁軒哥哥說……」

溫仁軒被瞥了一眼。

溫仁軒收到眼神,有些不情願的說:「一個女孩子家家的,管男人的事幹嘛,有吃還堵不住嘴呀,問那麼多!」

杜玉欣被夾來的包子塞住嘴,然後臉紅了。

他用自己的筷子夾包子喂她了?!

葉靈看著兩人,撇開目光,卻撞上溫逸,於是對人笑了笑。

溫逸似笑非笑的看她,目光沒有躲閃。

「官家女兒應該挺好的吧?」他們家有錢,如果再加上官,那肯定會更上一層樓的感覺,為什麼不願意呢?

「挺好指什麼?」溫逸手撫著茶杯的邊緣,淡淡問道。

「呃……對你們家有幫助?」

「會。」不然父親也不會非要他娶。

「哦。」

「你,不開心?」溫逸看著人問了句。

「不會呀,只要你自己喜歡,我沒什麼開不……」葉靈想了想,怎麼說也算是朋友,就換了個語氣:「我沒什麼不開心的,你要娶到對你們家有幫助的,覺得挺好的。」

「知畫妹妹,你這話怎麼這樣說吶。哥需要靠著娶女的來發展么?我們家大業大,她爹就算是個官,也就是面子上好點而已,要是談錢,能及得上我們的千分之一就很不錯了。」

「哦。」葉靈應了聲,又覺得自己有點平淡,於是用力點頭附和:「嗯。」

三人看她的目光帶著異樣。

「知畫姐姐,你……不傷心嗎?」杜玉欣問出了他們心中的疑問。

「傷心?」為什麼傷心呀?還是指家裡的事?似乎不是呀,那她該說傷心呢還是不傷心? ……

場面的戰鬥就是一邊倒,劉帥帥一個人就解決了一大半,中華閣的那些弟子幾乎都倒地了,就剩下了陳奉天一個人。

林逸走到了沙發後面,望著戰戰兢兢渾身發抖的陳奉天,拿起手槍頂在了陳奉天的腦袋上面,陳奉天回頭一看,忍不住冷汗直流,乾笑道:「林……林先生,我……我……」

林逸的嘴角掛著一絲微笑:「陳奉天,我已經警告過你了,可你呢?居然不聽我的,你說我該把你怎麼辦呢?」

陳奉天趕忙道:「林先生,我也不過是替人辦事的,我上面還有個我師父,所以……所以……」

一旁的劉帥帥一把抓起了陳奉天,對著陳奉天的肚子就是一腳,陳奉天的身體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到了地上,忍不住嘴角溢出了一絲鮮血,爬起身來,顫巍道:「林先生,林先生,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求你,求你放了我!」

在這種生死存亡的時刻,陳奉天選擇了卑膝求饒,尊嚴很重要,可是在性命面前算個毛?

劉帥帥走到了陳奉天的面前,一掌拍在了陳奉天的脖頸後面,陳奉天就昏了過去。

「哥,他倆怎麼辦?」劉帥帥問道。

「先帶走,等回去我找中華閣算賬的時候再說。」林逸冷聲道。

「按我說殺了算了,留著有啥用?」劉帥帥沒好氣道。

林逸沒有搭理劉帥帥,而是趕忙上了樓,看到了房間裡面的林若煙,一時之間,內心當中感慨萬千,望著林若煙,沉聲道:「若煙,委屈你了!」

林若煙並沒有想象中的那般傷心或者恐懼害怕,表情當中儘是淡然,這也就是林若煙能這樣了,換成別的女人,指不定怕成什麼樣呢。

林若煙望了林逸一眼,眼神當中儘是堅定:「我沒有受委屈,我知道你一定會來救我的!」

林若煙不會說什麼情話,可是這句話比任何情話都要讓林逸為之動容,林逸一把抱住了林若煙:「以後,以後我不會讓你受委屈了!」

「我相信你!」林若煙輕輕的攬住了林逸的肩膀:「因為你是我林若煙的男人,你什麼都能做到!」

林逸使勁的點了點頭,不管是哪個男人看到女人對自己這麼相信,那都會感動的,更何況林逸呢?

一旁的月霓裳嘟起了粉嫩的小嘴唇,雖然承認了林若煙是林逸的正牌老婆,可是說不清為什麼,心裡頭總是有些隱隱的吃醋,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哪個女人會願意和別的女人一起分享自己的男人呢?

不過月霓裳已經認命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誰讓她攤上了林逸這麼一個男的。

望著整個別墅,出了陳奉天和劉兆傑兩個人,已經沒有活口了,當下林逸一揮手:「燒了,然後撤!」

「好嘞!」劉帥帥的嘴角掛上了殘忍的微笑,吩咐手下人,拿起早已經準備好的汽油,澆在了房間裡面的每一個角落,然後一把火,付之一炬。

最後眾人開著車子離開了廣城,望著葉家別墅已經冒成了大火,劉帥帥點上了一支煙,冷聲道:「哥,這群人敢在你的頭上動土,簡直是活得不耐煩了!」

「不急,等回去了我們再和他們好好的玩!」林逸輕輕的撫過了林若煙的胳膊,安撫著林若煙,林若煙則是靠在林逸的大腿上面,倒不是說害怕恐懼什麼,就是這些天沒有休息好,現在遇到了林逸,終於可以好好的休息休息了。

「嗯!」劉帥帥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一群人回到了華海,接下來的幾天,林逸就這樣一直陪著林若煙,也沒讓林若煙去上班,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也該讓林若煙好好的歇一歇了,別整天都是工作,忙啊忙,多不好!

休息了有三天,林若煙是再也坐不住了,別看她悠閑的和林逸一起逛街、美容、購物,可心裡頭還挂念著公司裡面的事情呢,不顧林逸的反對,去了公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