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便提醒一下,”許東林又道:“夏老爺子肯定已經知道了,他本來對賀兮也不滿意,這次又鬧出負面新聞,壓力會更大。”

賀行雲捏着煙的手倏地捏緊,指節啪啪作響,狠戾之色一閃而過,“向葉家施壓,給葉唯琪提個醒,這事我不會就這麼算了。”

葉唯斯無奈地道:“我好歹也姓葉,你還真是不避嫌。”

賀行雲輕描淡寫地瞟了他一眼,道:“你還不夠資格。”

葉唯斯臉色也沉了沉,被人這麼輕視誰也不會高興,但這也是事實,況且賀行雲現在在氣頭上,惹他並不是一個明智的做法。

“給霍家也製造點兒麻煩。”賀行雲又突然吐出一句。

霍逸皺眉看着他,道:“什麼意思?”

“夏老爺子唯一的顧忌在霍家,霍家有麻煩他才能分身無暇。”許東林面無表情地分析道。

霍逸臉色也不好看,瞪着賀行雲的臉看了好一會兒才挫敗的一腳踢在牆上,“我真TM的是欠了你的!”

本以爲這一場風波要釀成一次蝴蝶效應,但卻意外的同往天一樣風平浪靜。賀兮整日待在山莊裏,只能從溫苗苗的口中知道一點兒外面的事,帝行的事沒有預計那麼糟糕,反而是上次的黑道火拼帶來了不小的影響,外界黑勢力進入K市,一來就得罪了喬寧非,這事自然也不能就那麼算了。

所以,目前還是相安無事。

PS:期待下一章哦!別忘記冒泡,冷場一點兒都不好~ 總裁禁獵區 寵妻十八 099 溫柔繾綣 一(值得一看)

秋雨淅淅瀝瀝地降落在K市,往日晴朗的天空滿布着一層薄薄的灰色雲霧,蕭瑟的風吹着枝椏完全變黃的樹木,搖搖晃晃,幾片葉子落在地上,沾溼了皺巴巴地趴着。

賀兮站在窗前,俯視籠罩在雨霧下的流雲山,瞳孔中泛着空茫的光,又是一個秋了。

細碎的腳步聲來到身後,她還沒回頭,一件厚厚的外套已經披在了肩上,賀行雲握了握她冰涼的手,責怪道:“把自己冷成這樣。”

賀兮回頭衝他眨眨眼,摟着他的脖子把臉貼上去,道:“你看,我不冷的。”

賀行雲連忙扶住她的腰,低斥道:“還淘氣,骨頭還沒好不要亂動。”

賀兮無奈,從醫院回來已經小半個月了,除了天天要喝這樣湯那樣湯之外,還要接受他的全程監護,爲了這個,他幾乎連工作都搬回了山莊,陪進陪出,生怕有一點兒磕着絆着。

“鬱成舒早說了讓我適當運動,我天天都窩在家裏,骨頭都要生黴了。”

賀行雲眼睛都不眨一下地說道:“他是個庸醫。”

賀兮囧了,任他牽着手坐到沙發前。

賀行雲指着桌上的肉鴿湯,道:“乖乖的全部喝掉。”

“不喝。”賀兮耍賴皮,拽着他的手臂膩歪,“行雲,我都好了,可以不喝了。”

賀行雲置若罔聞,大手一伸,端過已經涼溫的肉鴿湯,盛了一勺子放到她脣邊,道:“喝。”

賀兮蹙着鼻頭瞪他,可是人家根本不理他,維持着這個姿勢也不怕手軟,反正就耗着唄,湯多的是。

“這碗如果不喝完,下次我就讓張媽拿大鍋子熬。”賀行雲笑得風輕雲淡,但賀兮分明看見了他瞳孔深處的威脅之意。

期期艾艾地含住勺子,湯給吞了,可她卻咬着不撒口,幽怨地看着對面的男人,企圖以柔情攻勢將其拿下。

賀行雲淡淡地鬆了手,就在賀兮竊喜並且拿下勺子的時候,他卻仰頭喝了一大口湯,然後扣着她的腦袋就堵了上來。

溼熱的舌頭竄進她的口腔,連帶着溫熱的湯汁也滑了進去,賀行雲壓着她,把口裏的湯一點一點渡給她,直到一碗鴿子湯喝完。

而賀兮已經癱在了沙發上,雙目迷茫地直喘氣,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樣,賀行雲扯了扯領結,頓時有些呼吸急促,他別開了眼,道:“先起來,彆着涼。”

賀兮抹着紅豔豔的小嘴坐起來,盤着腿面對着他,控訴道:“你這是美男計!”

賀行雲忍不住笑了笑,伸手拭去她嘴角的痕跡,道:“顯然很成功。”

賀兮臉一紅,垂着腦瓜囂張不起來了。

“你不是想出去走走嗎,快去換衣服。”如同天籟般的聲音。

“真的嗎?”賀兮驚喜道,說完又生怕他反悔似的,連忙去換衣服,還大聲道:“我們去哪兒啊?”

“去老宅,”賀行雲翻開手邊的雜誌,道:“剛纔爺爺來電話了,讓我們過去吃飯。”

賀兮歪着頭道:“我記得爺爺的生日在下個月,這個時候爲什麼叫我們回去吃飯?”

惡魔總裁別追我 賀行雲頭也不擡地說道:“四嬸懷孕了,老爺子高興。”

賀兮“哦”了一聲,套上一件薄毛衣,道:“要不把去年在廟裏求的玉送給四嬸吧。”

賀行雲擡眸挑眉,“你不是很喜歡那塊玉嗎,山莊裏東西很多,不必非得那件。”

賀兮把風衣穿上,一邊繫腰帶一邊往他身邊去,“大師開過光的東西吉利些,再說賀家將近二十年沒添過丁了,可不得把爺爺高興壞,這份禮一定要厚的。”

賀行雲摸了摸她的臉頰,道:“我再託人去求一塊。”

賀兮點點頭。

伏天氏 豪門億萬寵婚 還沒進門,就聽到賀老爺子響亮的笑聲,賀兮把雨傘交給楊媽,看了一眼客廳,江菲樂許久不見,氣色養的倒是紅潤,手放在小腹上,時不時摩挲一下。賀景川就坐在她身邊,面容溫柔。

“爺爺。”兩人喚了賀老爺子一聲。

賀老爺子連忙招手,讓賀兮坐到他身邊,道:“丫頭,慢點兒,傷還沒好呢!”

賀兮順從地坐到他身邊,笑道:“爺爺,都過來半個月了,哪兒有那麼誇張。”

“傷筋動骨一百天,一定要好好養着。”賀老爺子一皺眉,頗爲嚴肅地糾正她。

賀兮連忙岔開話題,轉向江菲樂,道:“四叔,四嬸,恭喜你們。”

賀景川笑着點點頭,江菲樂有些不自然,看到賀行雲冷如冰霜的眼神,似乎有些緊張,忍不住把目光投向身旁的丈夫。

賀景川握了握她的手,對賀行雲說道:“行雲,這些日子你四嬸也老惦記着你們,岳父前兩天捎過來的土特產,她也給你們留了一份。”

賀行雲雙腿交疊,抿了一口茶,好一會兒才道:“謝謝四叔四嬸。”

賀兮把口袋裏的盒子拿出來放到江菲樂跟前,道:“四嬸,這是淨空大師開過光的玉,您帶在身邊求個吉利。”

江菲樂此刻倒有些受寵若驚,這真正是份厚禮,她喜笑顏開,道:“要是四嬸以後的孩子和兮兮一樣乖巧就好了。”

>

幾人聊着,倒也其樂融融,畢竟新生命的降臨都是歡喜的。

過了沒多久,賀景明和聞素素也到了,賀芸妙在英國,只打了個電話回來,老爺子高興的都在計劃着孩子的滿月酒了,紅光滿面地說要在壽宴上當着衆人的面兒宣佈這個好消息。

“老爺,外面有位秦小姐拜訪。”楊媽進來說道。

賀兮一聽,下意識就想到了秦希,擡頭悄悄看了老爺子一眼,見他臉色也不怎麼好看,於是就更加篤定。 獨佔總裁 秦希來過老宅也是極有可能,只是不知道她今天爲什麼來。

“秦希來了,楊媽,快請她進來。”江菲樂高興道。

賀老爺子面色緩和了一分,問道:“菲樂,秦希是你請來的?”

江菲樂笑了笑,道:“秦希這丫頭很懂事,一回國就來看過我,知道我有身子了,就想過來,她還說想看看大伯。”

少許的試探,賀老爺子倒也沒表現出多大的反感,只是哼了一聲,然後讓楊媽出去請人了。

秦希進了客廳,恭敬地道:“爺爺,三叔叔,三嬸嬸,四叔叔,四嬸嬸。”然後又將目光轉到賀行雲這邊,道:“雲……行雲……兮兮。”

“秦小姐,請坐吧。”賀老爺子微眯着眼睛,雙手交疊在柺杖上,身體稍稍向後仰。

秦希抿了抿脣,江菲樂連忙招呼她,道:“秦希,坐嬸嬸這邊來。”

秦希依言坐了過去,目光卻落在賀行雲身上,似乎是含了天大的委屈。

賀老爺子讓賀兮坐到他身旁,握了握她的手,臉色難看了一分,回頭道:“老魏,給丫頭燉的野鴿湯好了沒有?”

老魏忙應道:“好了,楊媽去端了。”

賀兮一聽又是鴿子湯,臉一跨,道:“爺爺,出門的時候已經喝了一碗了,不想再喝了。”

賀老爺子拍拍她的手背,慈祥地笑着,“你放心,這比行雲給你準備的好喝。”

賀兮轉頭求救,可是賀行雲只是看了她一眼,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道:“味道好的明天也改成野鴿子。”

賀兮哀嚎,再喝她就成了鴿子了!

秦希是完全被冷落了,江菲樂看她的臉色,顧念着她送了的大袋小袋的補品,忙道:“秦希難得過來,給大伯帶什麼東西了?”

秦希一振,連忙取出兩筒茶葉,道:“爺爺,這是給您的。”

賀老爺子輕輕點了點頭,秦希似乎受到莫大的鼓勵,她又連忙把東西送到了賀景川和賀景明手上,最後她把只禮盒推到賀行雲和賀兮面前,頗爲歉疚地看着賀兮道:“兮兮,那天的事,我跟你道歉,對不起。”

賀兮淡淡道:“沒關係,說到底還是我不對。”

江菲樂看她不冷不熱地樣子,於是幫襯着秦希說話,“兮兮,上回的事我們都知道了,確實是個誤會,看在四嬸的面子上,你就點個頭,和秦希冰釋前嫌怎麼樣?”

賀兮看了秦希一眼,又把目光移到江菲樂臉上,她知道,點頭就算和秦希和好,搖頭就算她不給面子,可這兩樣事,她都不想做。

衆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賀老爺子和賀行雲是信任,賀景明與聞素素是事不關己的淡然,而相比賀景川的無奈,江菲樂就顯得有些急切了。賀兮心裏清楚,她這個四嬸,還是改不了貪小便宜的性子。

“對不起,四嬸,這個面子我恐怕你能給您了。”賀兮微微一笑,輕聲道。

PS:兮兮會怎麼說呢? 100 溫柔繾綣 二(文)

賀兮眼見着江菲樂的臉色變得難看,卻依舊不緊不慢,慢悠悠道:“四嬸,其實是秦小姐誤會我了。

“什麼?”江菲樂有些摸不着頭腦。

賀兮目光淡淡掃過秦希,最後移回賀行雲身上,溫柔道:“其實行雲是爲了抽時間陪我才連夜去加班,這麼巧碰到了秦小姐,又這麼巧被人拍到了。秦小姐當天來的時候我就說了,我信任行雲,所以不會誤會他。這不,行雲處理了手頭的幾件要緊事,這半個月幾乎都呆在流雲山莊,進進出出都照看着。”話裏的炫耀是確確實實說給秦希聽的。

“從頭到尾我都沒有怪過秦小姐,”兩人目光相交,一向不喜在外人面前表露情緒的賀行雲也淡淡地笑了,賀兮掩過眸中的鋒芒,轉頭笑睇着秦希,道:“所以我說是秦小姐誤會了。”

四目交匯,各不相讓,賀兮沒有絲毫迴避的意思,她不怯於秦希的一個強大的理由就是她信任賀行雲,這樣冷清的一個男人,在娛樂圈那麼久也沒什麼花邊新聞的人,會徹夜不歸去舊情人約會?要真是餘情未了,也不會這樣偷偷摸摸,因爲賀行雲根本不需要這麼做!

“四嬸,你看……”賀兮道。

江菲樂笑着點點頭,道:“你們這些事四嬸也糊塗,既然兮兮都說沒事,那就是沒事吧。”

秦希彎起脣角,精緻地笑着,賀兮綿裏藏針的話她聽得明白,儘管賀行雲藏了她五年,她也並不是純的什麼也不懂的一張白紙。

賀兮看着她,眼神變冷:秦希,既然你這麼想看到我們恩恩愛愛,不滿足你豈不是辜負了你!

“咳咳!”賀老爺子清了清嗓子,道:“秦小姐,你能來看我,我很高興,但今時不同往日,日後還是與賀家保持一定距離的好,畢竟這傳出去對秦小姐的清譽也有損。”

秦希臉色一僵,微微垂了眼眸,道:“我知道了。”

江菲樂本來還想說什麼,但被賀景川暗暗拉了一下,適時地住了嘴,爲了一個秦希惹得老爺子不快,這麼賠本的買賣她也不想做。

賀景明是個忙人,最先就帶着聞素素走了,然後是秦希和江菲樂他們一起走了,臨走時似乎是欲言又止,被賀行雲一句冷冷的“不送”給打發了。賀兮樂了,陪着賀老爺子下了盤棋纔回去的。

臨走時,賀老爺子終於忍不住提起那副血玉象棋,賀兮忍不住彎起眉眼,道:“爺爺,您放心吧,我說了只給師父玩一個月的。”

賀老爺子頓時如釋重負,畢竟是賀兮要拜師,真當禮送了,他也只能咬牙忍了。

回到流雲山莊,賀行雲在書房裏工作,賀兮就抽了一本小說坐在一旁翻閱着。賀行雲時不時擡頭提醒一下某人的坐姿,而賀兮則時不時提醒一下某人的眼睛該休息一會兒了。等到兩人如癡如醉地陷在各自的事情中的時候,張媽就嚷嚷着該吃飯了。

妖皇太邪魅:上神哪裏跑! 賀行雲伸了伸腰,合上電腦,走到賀兮跟前,吻了吻她的額頭,牽起她的手道:“下樓吧。”

晚餐是以清淡爲主的調養餐,賀兮受傷以來,賀行雲也跟着吃素。

“在想什麼?”賀行雲看她興趣缺缺地戳着盤子裏的菜,假裝不知道地問道。

賀兮掀起眼簾看他一眼,舔舔嘴脣道:“我想吃肉了。”

“哦?”賀行雲意味深長地看着她,附帶上一個誘.人的笑容,似真似假地說道:“可惜你有傷在身,不然我一定讓你吃個夠。”

賀兮心心念唸的都是那美味的辣味,一聽這話,眼睛都直了,“鬱成舒說可以吃了,別人也說可以吃了!”

“真的?”賀行雲反問道。

賀兮腦袋點的像雞啄米,道:“是的是的。”

賀行雲爽快地點頭,道:“吃完飯我們就上樓。”

賀兮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加快速度吃飯,這才反應過來他說的和自己說的根本不是一碼事,頓時臉漲得通紅,垂着眼睛恨恨道:“我不要你的肉!”

一直調侃着她的賀行雲終於忍不住了,朗聲大笑,末了還優雅地用餐巾擦拭了脣角,起身道:“兮兮過來,帶你去看點東西。”

賀兮連忙扔了刀叉,胡亂擦了嘴就牽住了他的手。

兩人繞過噴泉向別墅後面走去,過了一片林子,遠遠就能看到前面有一處小木屋,四周開滿了野花,旁邊的大樹上還懸掛着一個鞦韆。長青藤爬滿了房頂,一片綠色寫意。

賀兮詫異地看着眼前的事物,喃喃道:“這是……?”

賀行雲低頭在她耳邊蠱.惑,“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賀兮情不自禁地走過去推開門,入門竟是一片繁盛的花朵,而且全是黑色的!黑色鬱金香,黑色玫瑰,還有墨菊,世界上只有少數的幾種黑色花朵的植物,這裏竟然差不多都有!

“這個木屋是個花房。”賀行雲跟進來說道:“這裏的花,都是爲你盛開的。”

黑色的花很難存活,所以也顯得彌足珍貴,而一次性能看到這麼多,怎麼能叫賀兮不動心。

“爲什麼全身黑色的?”她問道。

賀行雲從背後擁住她,道:“黑色最適合你。”

賀兮忍不住伸手去

碰觸花朵,清新的水滴沾溼了她的手指,花朵開的正好。她轉身擁住身後的人,低聲道:“謝謝。”

賀行雲擡起她的下顎,眸色下沉,輕輕地摩挲了兩下,他低下頭擒住她的脣瓣。

男人的脣和女人的脣是不一樣的,雖然都是同樣的柔軟,同樣的溫熱,但那股讓人容易沉醉的陽剛之氣卻可以像罌粟一樣讓人沉溺其中。

賀兮微微啓脣,讓他侵入自己,她試探性地伸出舌去撩撥他的,聽着他的氣息猛然一沉,她不禁有些得意,在情.欲中,主動的雖然是男人,但實際上佔據主動權的卻是女人,可以輕易控制自己所愛之人的呼吸,沒有什麼事比這更讓人滿足。

舔過他的薄脣,鑽入他的脣縫,掃過他的牙齒,最後一鼓作氣勾住他的舌頭,學着他一樣用力吸允,發出的聲響讓她情不自禁羞紅了臉,索性閉上眼,她緊緊抱住他的腰,吻的更加用力。

賀行雲低哼了一聲,用力扣住她的肩膀,終於還是把她拉開。分開時兩人都已經氣喘吁吁,賀兮用溼漉漉的眼睛看着他,好似不明白他推開自己的原因。

賀行雲則是控制不住地低吼一聲,緊緊把她摟在懷裏,咬着她的脖子深呼吸,用低啞性.感的嗓音說道:“兮兮,別這樣……我怕傷了你。”

賀兮摸摸自己肋骨,壞心地笑着,“最少也要一個月的哦!”

這下換成賀行雲“幽怨”地看着她了,抓過她的小手按在自己蓬勃的某處,色.情地頂了頂,然後抵着她的額頭,道:“感覺到了?”

賀兮縮回手,雙眼東瞟西瞟的不敢看他,紅暈從臉頰上蔓延到脖子上,連耳根都紅透了,聽着耳畔的粗喘聲,她支支吾吾道:“不如我用……手……”

她感覺靠在她肩上的人猛地一震,她又慌忙說道:“我是開玩笑的……”

話還沒落音,人已經被打橫抱起,賀行雲眼中寫滿深沉的情.欲,“這話可是你說的!”

賀兮掐着他的肩膀,後一句話也是她說的,怎麼不見他認真!

就算是抱着一個人,賀行雲的速度基本上也是健步如飛了,看得張媽一愣一愣的,賀兮簡直是擡不起頭來了,悶着腦袋窩在他懷裏,跟只怕生的小白鼠一樣藏着頭。

賀行雲踢開門,又反腳關上,幾個大步就走到牀邊,輕輕將她放下,支起身子就開始解釦子。

賀兮眼睛都不知道該往哪兒放,衝動是魔鬼,衝動是會受到懲罰的,她錯了,她後悔了……

身上籠罩過來一片陰影,賀兮條件反射地擡頭,觸目卻是賀行雲胸間結實的肌膚,那是經過長時間太陽照射的健康膚色,她順着他壓過來的姿勢仰躺在牀上,清澈如水般的瞳孔激盪起點點羞澀,讓賀行雲小腹更加抽緊。

“兮兮……”他輕輕啃咬着她下顎,酥麻的感覺讓賀兮忍不住偏了頭,低聲道:“別……”

怕弄傷她,賀行雲不敢壓在她身上,只是雙手撐在她耳側,居高臨下地俯視着她,瞳孔的眼色更加幽深濃郁,彷彿即將籠罩過來的黑夜,讓人有一種無處可逃的錯覺……

ps:賀波ss是誰啊,喜歡個人還需要偷偷摸摸麼,所以親們誤會鳥~~墨是純潔的孩子~ 賀兮是麻木的,雙眼睜得大大的瞪着天花板,她不敢去想現在的處境,她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坐在賀行雲的大腿上,任由他帶領着自己的手去撫.慰他的欲.望……

就像夢一樣,白花花的燈光,低沉的喘息,熟悉的氣息,火熱的觸感,骨節分明的手指……這一切都包裹着她,讓墜入了一個神祕的境界,體內有一種東西在流竄着,等到掌心一陣激熱,她才落回現實,而那種神祕,竟然就是她的渴望!她在渴望着賀行雲!

沉默中,賀行雲抱着她,親吻着她的臉頰道:“兮兮,對不起,下次不這樣了……”

賀兮擡手,才發現自己在哆嗦,她吞了吞口水,道:“我要懲罰你。”

賀行雲不停聞着她的臉頰,似乎在安撫,他道:“你說。”

賀兮想了想,道:“下次我要在上面。”

賀行雲頓時停住動作,眸中掠過狂喜,繼而緩沉下來,咬住她的耳朵,道:“行,每次讓你在上面都沒問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