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等你加入鶴仙流后,我就會讓你知道,加入龜仙流是多麼的錯誤,只要你入我們鶴仙流,我會傳授給你許多你更厲害的武技,要比龜仙流強很多呢,要不要考慮一下!

鶴仙人一開口便出言招攬起了楚河,然後,他便看著楚河的眼睛,期待它能夠加入。」鶴仙自得的笑道。

鶴仙人的話剛一落下,其他的人的目光就紛紛落在了楚河的身上。其中,克林一臉驚色的對楚河道;「楚河,千萬不要加入什麼鶴仙流,這老頭子一看就是個猥瑣男,你可不能答應他啊!」

「放心吧,克林。楚河是不會答應的,他怎麼可能會答應呢?」孫悟空一臉自信的拍了拍克林的肩膀,堅定地說道。

楚河這時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笑了好一會兒,在鶴仙人難看的臉色中,他緩緩地吐出了三個字。

「你也配?」

然後,楚河用輕蔑至極的眼神望著鶴仙人,不緊不慢地開口笑道:「你這個老頭子,這麼大把年紀了竟然還會說笑話?就憑你們鶴仙流那種三腳貓的功夫也敢聲稱自己比龜仙流強,真是異想天開」

「我實在是沒有見過有比這個笑話還要好笑的笑話,老頭,你真是太搞笑了!」

楚河的話語言雖輕,但其話語中所蘊含的濃濃的輕蔑不屑之意,卻是表露無疑,讓讓聽到此話的鶴仙人,頓時怒髮衝冠,雙眼中的火焰熊熊燃燒,他乾瘦的額頭上,根根青筋更是爆了出來。

強忍住自己心中的怒氣,鶴仙人深吸了好幾口氣,先維持住了自己世外高人心態然。

然後,鶴仙人仰著頭,背著雙手,冷冷的說道;「年輕人,小小年紀不知天高地厚,別以為獲得了一個什麼天下第一武道大會的冠軍就真的以為自己是天下第一高手了,你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個世界遠比你想象的要大的多,其中有許多的隱世的高手你還沒有見過呢?」

貴妻不爲妾 在鶴仙人說出此話的同時,天津飯和餃子也分別肅了肅神色,變得一臉高傲之態,紛紛用一臉戲謔的神色望著楚河等人,高人弟子的形象這一瞬間被他們表露無疑。

「啊哈哈哈哈,你在說什麼呢,老頭?」

「就憑你?真是可笑,哈哈哈哈!」

「而且,你….你剛才竟然還說說什麼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說有什麼沒有見過的隱世高手存在,這人外人,隱世高手其實就是指的你自己吧!」

「哈哈,真是好笑、太好笑了,啊哈哈哈哈,不行,笑的肚子痛了,哈哈老頭,你還真是個搞笑的天才!連這種笑話都說得出口!」

楚河連續不斷地大笑起來,還故意用手握住自己的腹部,就彷彿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笑得前俯後仰,樂不可支,神色要多開心就多開心,那副姿態,渾然就不把鶴仙人給放在眼中。

此時,鶴仙人被楚河的話氣得全身都不住地哆嗦了起來,他用顫抖的手指指著楚河,大聲道:「你……好好好,現在的年輕人就是狂妄自大,自以為是,我看這龜仙流門下,都只是些只會吹噓自大目中無人的狂妄之徒,必然是成不了什麼大的氣候!「.. 「到時候,我會讓你知道,你瞧不起鶴仙流的代價!」鶴仙人瞪著眼睛,捂緊了拳頭,惡狠狠的說道。

「哦,我到想要指導一下,你是怎麼讓我知道的,老頭?」

「哼,到時候你會知道的?」

「是嘛,那我真是要好好見識一下,鶴仙流的絕技!」此時,楚河的臉色一沉,用冰冷的眼神凝望了鶴仙人一眼,突然一字一頓道。

被楚河的眼神一望之下,鶴仙人心中驀然不自覺地就是一陣急促地跳動,一瞬間,他精神恍惚,竟然頭皮有種莫名的發麻感。

而且,不知怎麼,在和楚河說話時,他心中好似有種奇怪的感受,這是一種本能的感覺,好似是他此刻忽然見到什麼絕世凶獸一般,彷彿隨時都會面臨生死危機一樣。

鶴仙人使勁的晃了晃腦袋,將剛才那股不安的情緒許褚在外,只是以為剛才那股心緒是由於自己太過氣惱導致血液上涌血壓增大的關係,所以當時並沒有特別在意。

他卻不知,這僅僅是是楚河看他不爽時,身上自然而然不自覺地就流散出來的一絲氣勢而已。

鶴仙人自己不知道,其實,他剛才已經在鬼門關前里不知走了多少回了。

也就是楚河看他是個看老頭子,不屑地殺他與他計較而已。如果他真的對楚河出手的話,楚河無需出手,僅憑一個眼神的威壓,就可以讓他不戰而敗。

若是向要殺他的話,一招就已經足以。

鶴仙人此時已經在心中莫名的不想與楚河說話了,於是,他背著雙手,走到龜仙人面前,捋著鬍子嘿嘿冷笑道;「哼,龜仙人,你的弟子看起來只是會呈些口舌之利,我看,還是讓我們在武道會場上再決一勝負,就看鹿死誰手了?」

「是嗎,這還用得著看嗎?當然是你們輸了,說句實話吧,有楚河和悟空在,你們死了這條心吧,你們鶴仙流是不可能有贏的機會!」

龜仙人絲毫沒有把鶴仙人以及他的弟子給放在眼裡,他看了看楚河和孫悟空兩人,用自信十足的口氣大聲說道。

「好好好!龜仙人,到時候,我倒要看看,是你教出來的弟子厲害,還是我教出來的弟子厲害?到時候,我會讓你知道,誰才是最後的勝者,誰又才是師傅最得意的弟子!」鶴仙人冷哼一聲,轉身回頭,然後,他就對身旁的兩人招了招手,說道:「餃子,天津飯,走吧,到時比武時,一定給他們點顏色看看!讓他們為自己今天的這番話付出慘痛的代價!」

「是,師傅!」天津飯和餃子相視一笑,一臉自信地齊聲說道。

於是他們便再不理會龜仙人他們徑直向前直接走了進去。

而楚河等人,見他們走進去后,此時,也沒有在搭理他們,也都從茶館走了出來。

除了楚河之外,布瑪悟空他們都紛紛一臉好奇地詢問起了剛才那老頭的身份,龜仙人對他們也不隱瞞,便徐徐地陳述了鶴仙人的來歷以及身份。

眾人這才恍然大悟,知道了原來這個鶴仙人和龜仙人曾經在同一人門下修行,並自創了鶴仙流這一門派。曾經還和龜仙流齊過名過呢?不過後來沒落了一段時間,沒想到現在又重新出現在世人眼前了。

「楚河,悟空,克林,雖然剛才對鶴仙人以那樣的語氣說了,但是,你們幾個對上他們的時候還是要多加小心!」

「這鶴仙流的武學不同與龜仙流,其實有許多的可取之處,他剛才那兩個弟子也是很不簡單,必然是天資奇異之輩,你們比武時若是遇到他們,可不要太過掉以輕心!」此時,龜仙人一臉正色的對三人囑咐道。

除了楚河,孫悟空與克林兩人都是一臉凝重的點頭稱是。

龜仙人見楚河那不慌不忙一臉雲淡風輕的樣子,心中害怕楚河掉以輕心,於是急忙提醒道:「楚河,你知道了嗎!」

「不用擔心,我倒是真的沒有將他們放在眼中,到時候你看著吧,我會打敗鶴仙流,並讓龜仙流揚名天下為你掙臉的,好好看我的表現吧!」楚河大笑一聲,自信十足的說道。

「哈哈,是嗎?」

「楚河,有你這樣說我可就放心了,一定要將鶴仙流他們幾個人打敗,要不然,我的老臉就沒法擱了!」龜仙人見楚河如此自信的樣子,也一下子放心了旋即笑嘻嘻的說道。

「哇!色老頭,沒想到這個時候你還懂得說臉面了,你在看女孩子的時候,怎麼從來沒有要過臉面呢?」布瑪一臉戲謔之色地對龜仙人取笑道。

「哈哈,為了美女,臉皮什麼的當然一點也不重要了,鶴仙人那老傢伙怎麼能和美女相提並論呢,在我眼中,美女才是最重要的!啊哈哈哈!」

龜仙人信誓旦旦大笑道,然後,說完這句話,他的目光便不由自主地向藍琪和布瑪兩人的胸部掃去。同時,臉上也露出了絲絲淫蕩的笑容,

而這時,藍琪也忽然一個阿嚏打響,頃刻間變成了金髮藍琪,見到龜仙人猥瑣的目光正向她瞧來,金髮藍琪嬌喝一聲,明眸含煞氣,雙手變魔術般地拿出機關槍,突突突的聲音開始爆鳴了起來,讓龜仙人一陣抱頭鼠竄,狼狽不堪。

這時,眾人的大笑聲再一次傳來。

……………………

武道會場不遠處就有一個五星級的旅館,由楚河出錢,幾人今夜就決定在此地休息。

房間差不多已經被今天報名參賽的武者給擠滿了,楚河只能要了兩個房間。

一個由藍琪和布瑪住,另一個,就是楚河、龜仙人、克林,悟空,烏龍在一起住。

正好將男女分開,雖然當初龜仙人一直不斷叫嚷著只要一個房間就好了,但是卻被楚河言辭的拒絕了。

開玩笑,深知這老頭秉性的楚河,才不會讓這個老色鬼對美女有什麼可趁之機。當然了,若是只有楚河一個人的話,那當然可以這樣做了。

已經差不多八點多了,幾人閑來無事,就一起圍坐在房間里,開始打起了撲克,玩起了多人鬥地主!

「嘿!看我四個六!嘿嘿,怎麼樣悟空!」

「我是四個九呢?克林你比我的小呢!」

「哎!我沒有呢,不出了!」這邊傳來布瑪的的失望聲,

「我……我也沒有呢!」藍琪的聲音緊跟在後。

「嘿嘿,看樣子終於是我贏了,哈哈哈,四個二,啊哈哈哈!」龜仙人得意洋洋,勝券在握的大笑道。

「嘿嘿!你笑的太早了吧,我還有兩張牌沒出呢?」楚河神秘的一笑,在一陣得意地大笑聲中,他伸手一甩,就見兩張撲克牌優雅地飛旋而出,然後,牌上的圖像便清晰的閃現在眾人的眼前。

「看我的,瞧我的必殺技,王炸!哈哈,這次又是我贏了!你們輸了哈哈!」.. 「哎!楚河,怎麼又是你贏了,這好像已經是第二十九把了吧!」

「不幹了不幹了,還是老老實實地睡覺去,再跟你玩下去,我們的自信心都會被打擊的體無完膚,到時候就真成了十足的笨蛋了!」

眾人一臉愕然的看著又一次將他們全部打贏了的楚河,其中克林更是一臉地鬱悶之色,手舞足蹈的大聲叫道。

「就是啊,為什麼輸的總是我們,楚河一次都沒輸過呢?」悟空嘟起了嘴巴,也有點氣悶道。

「阿河好棒哦!」

「嘻嘻,楚河你是不是有什麼秘訣呢,是不是作弊了!」布瑪狐疑地看著楚河,眼神不住地在楚河身上打量,又將他的全身都摸了一個遍,發現什麼都沒有,於是感到非常奇怪。

「哪裡哪裡,運氣而已!」

「看來,今天,你們的運氣實在是太背了,幸運女神總是站在我這裡的呢?」楚河哈哈大笑,大言不慚地的說道。

話雖然是這樣說了,但他心中卻是在暗暗自得地想:哈哈,我贏那是當然的了。以我的瞬間記憶能力想要記住牌的順序位置那還不是輕而易舉地的事嘛?小意思而已?

被楚河打擊的已經毫無興緻再玩下去幾人,紛紛向楚河投降認輸,決定開始休息了。

「那麼明天見了,我們要回房睡覺了!!」布瑪和藍琪向楚河暫且作別道。

「嘿,要不要我去送送你們,不然的話,我想你們可是會寂寞的!」龜仙人的臉上露出了一臉猥瑣的笑容,他舔著嘴唇,目光掃過二人的身上,太陽鏡後面那眯縫的眼中不斷閃爍著淫蕩的光芒。

「去死!」

布瑪狠狠地用眼神瞪了龜仙人一眼,然後轉身拉著藍琪就向門外走去,在關門時,她又忽然回頭看了楚河一眼,向楚河擺了擺手,嫣然一笑道;「楚河,晚安!」

然後,門「啪」的一聲,就被關閉上了。

見到現在房間里已經只剩下了幾個男性同胞,龜仙人頓時一張老臉垮了下來,面成了一副驚苦瓜臉,他一臉失望之色,不住的搖頭嘆氣,喃喃地低語道;「美女,美女,把我的美女還給我?」

「哈哈,老師,想去的話你可以偷偷地去看啊?」克林捂著嘴偷笑了一聲,見到龜仙人似乎有點意動的樣子。接著,他又補上了一句:「嘿嘿,不過老師,你可要有吃藍琪的槍子和布瑪的拳頭的覺悟哦!」

龜仙人聞言頓時似乎是想到什麼,全身猛地一顫,旋即,他乾笑了一聲,尷尬說道;「克林,你這臭小子亂說什麼呢,師傅是這樣的人嗎,我可是武學泰斗啊,不要污衊我的名譽!」

說著,龜仙人看著克林,朝他不住地揮著手,用催促的語氣說道;「你小子還不快快睡覺,趕緊地給我爬到床上去,明天還要早起呢?」

克林嘿嘿一笑,龜仙人做了一個鄙視的鬼臉,讓龜仙人臉色更鬱悶了。然後,他關上燈,爬到床上,對楚河等人說道;「睡覺嘍!」

「哈哈,晚安!」

孫悟空笑嘻嘻的說了一聲,便很快地率先閉上眼睛,沉沉的呼呼大睡起來。楚河閑來無事,索性也也閉上眼睛,也輕輕睡了下去,才睡了一會兒,就忽然聽到克林的聲音傳來。

「喂,悟空,楚河,你們睡了嗎?」

「這小子半夜叫什麼?」聽到克林的聲音,楚河肯定克林肯定又是無聊了,想要隨便找個人搭話,於是便裝做沒有聽到,依然閉上眼睛假寐了起來。

等了半響,聽到沒有回話的,克林的聲音又傳來了:「喂,你們睡了嗎?

而這時,還是沒有回話傳來,此時的克林突然喃喃自語了起來;「什麼嘛。明天就要比武了,他們兩個居然一點也不緊張,看來是只有我一個人那麼的在意呢?」

「這兩個傢伙也真的是,難不成真的對對自己這麼有自信嗎。哎,莫名其妙的出現了兩個奇怪的人,怎麼只有我一個人心緒不寧,是不是太緊張了。」

克林想到了今天見到的那鶴仙人的兩個弟子天津飯與餃子,頓時,情緒繁亂,不住地在心中默默嘆息。

他輾轉反側了好一會兒,閉上眼睛,卻總是感覺特別的亢奮,怎樣都無法入睡,整個人就好像吃了興奮劑一樣,沒有一點睏倦的感覺。

「喂,喂,老師,老師你睡了嗎?」克林這時又忽然開口問道。

叫了幾聲,龜仙人的聲音也沒回答,頓時,這不由讓克林感覺奇怪了起來?

他心中不解的想到:不對啊,難不成這龜仙人這麼快就睡著了嗎?他平時的習慣不是在睡前先看看有關美女的雜誌看到深夜時再睡的嗎?難道現在突然轉了性子?

於是,克林疑惑地抬起頭來,雙目一睜開,朝龜仙人所在的床鋪望去,頓時,嘴巴微微張開,一臉吃驚的模樣,他發現,原本屬於龜仙人的床鋪上現在已經是空無一人。

克林心中一跳,稍一思索,便苦笑了一聲,無奈的想道;「不會吧,他不會…..真的是去夜襲了吧!這個死老頭子!竟然把我的話當成了耳旁風!」

他剛一想到這裡,就聽到門外傳來砰砰的撞擊聲,旋即,房門嘎吱一聲就被打開。

克林定睛一瞧,就見龜仙人一臉鼻青臉腫跌跌撞撞地走了進來,見克林正望著自己,他心虛一笑,慌忙解釋道;「克林啊,剛剛我發現外面有兩個毛賊,於是就三下五除二將他們全都收拾了,不由,由於一時間有點大意,所以不小心受了點輕傷!」

「…..哈哈,不用感謝我了!這是我應該做的!」說著,龜仙人臉上忽然硬擠出了一絲笑容,嘻嘻笑道。

克林聞言,仰頭撫面,直接對其無語了。

……………………….

夜色漸漸地深了,此時,一輪皎潔的明月高高的懸於天空,漆黑的天幕下,群星璀璨無比的閃亮,星羅棋布的分佈在天邊,如一顆顆寶成無序的排列,每一顆都閃耀著奪目的光芒,無限的耀眼。

此時,在月色星光照耀下的楚河房間的隔壁,布瑪與藍琪居住的房間中。

布瑪安靜的躺在舒適柔軟床上,此時,原本應該睡覺的她,此時,雙眼卻微微睜開,凝視天花板,卻還沒有閉上呢。.. 此時,布瑪在床上輾轉反側,夜不能寐。思緒如飄雪紛飛亂舞。

因為,她每一次想要閉上眼睛后,楚河那清俊的容顏都會不由自主般地清晰地浮現在她的心頭。

楚河那溫暖笑容,從容的神色神情,瀟洒的的動作,面對泰山崩於面前而色不改的氣魄,無一不落入了布瑪的心扉,讓她深深地迷醉了起來。

在一片黑暗中,布瑪的兩雙明眸卻閃耀著動人的光芒,白皙無暇的嫩臉,片片紅雲不時地浮現出來,如火紅色蘋果,無限的嬌羞可愛。

她想要收回自己的思緒,但自從今天與楚河見面后,在一閉眼,腦子中全如全然都是他的身影。

心中不住地念想起來,就好似著了魔似的,一發而不可收拾,在腦海中怎麼甩,也都無法將其甩掉。

不自覺的腳印一聲,布瑪雙眸中好像有絲絲的痴意閃過。

布瑪面頰紅暈,心中幾乎難以自制。自己心臟也急促地「砰砰」地跳躍了起來。

布瑪這時用只有自己才能聽到地極小的聲音,內心滿是喜悅的說道;他…..他回來了,真的回來了呢,就像我想象的一樣,不是故意沒有去見我扥,真好,現在終於又見面了,好高興呀!

內心中的甜蜜瞬時充盈在心頭,在心中慢慢擴散,布瑪只覺全身瞬時好似發軟,全身酥酥麻麻,好似如墜幻夢中,一陣陣甜蜜而又溫馨的情緒瀰漫,讓布瑪遲遲不能入睡。

布瑪在這裡輾轉不已、

而此時,與她處在同一間屋子裡,在另一張床上的藍琪,也和布瑪一樣,沒能安然入睡。

藍琪的腦海中,也又不自主地陷入了莫名的思緒中去了。

現在的藍琪是溫柔無邪的藍髮狀態。她恬靜的臉龐,安然而溫柔,嬌柔的身體輕輕地平躺躺在床上,藍色的眼眸微微睜開,獃獃地向前望去,心中卻是在不斷地浮想聯翩了起來。

「阿…..阿河終於回來了呢,真好!」

「想想,自從那時被他救下以後,我就莫名其妙地來到了龜仙屋,現在已經三年過了呢?現在想來,那日子,還真是好快啊?」

「阿河可真是個好人,在一直以來,對我都那麼的溫柔,也從不介意我有雙重性格,嘻嘻,不過,唯一的一個缺點,就是有時后太過專著修鍊了,只知道打打殺殺,真希望他以後可以不要太這麼忙,安定下來多好呢!」

「不知道這一次他會不會回來和以前一樣和我一起生活呢,好想給他再一次做飯洗衣服!」

「記得當初一起生活的時候,他每次都誇我飯菜做的香,我每一次也都有努力認真的做呢。當時只是希望聽到他的誇獎,就感覺我好心哦!」

藍發藍琪紅著臉,在心中不停地胡思亂想,想到此處,他只覺雙頰滾燙,全身的血液都好似沸騰了起來,內心嬌羞不已的道;「不知道阿河是怎麼想的呢?又是怎麼看我?」

藍琪嬌喘吁吁,腦海中不斷幻想楚河對他的笑容,目光迷離,沒有絲毫的睡意。想著想著,臉上還綻開一絲微笑,嘴角的笑容也不斷的擴撒。

一夜就這樣在她們的胡思亂想中悄然而逝去。

翌日清晨,明媚的日光透過窗口傾瀉而下,陽光萬頃,清脆的鳥叫聲吱吱的清脆傳來。

看起來,今天又是一個風和日麗,天氣晴朗的好天氣。

「喂!早上好,悟空!」楚河一大早就醒了,他先去衛生間洗漱完畢后,就見到孫悟空也睜開了眼正利索地穿好衣服坐了起來。於是一臉笑意的打了個招呼。,

「呵呵,你也早啊,楚河!」孫悟空伸了個懶腰,也朝衛生間走去,不一會兒,便聽到了嘩嘩的「流水」聲。

見悟空醒來,楚河又向克林的床鋪望去,就見克林還在床上躺著呼呼大睡呢。

於是,楚河便直接走上前去,來到他滿前沖他大喊了起來。

「克林,快點給我起床了,不要再輸了!」

叫了一會兒,克林依然像個死豬般的呼呼大睡,甚至還隱隱打起了呼嚕,楚河

「快快給我醒來,今天可就要準備比武開賽了,你還在這睡個什麼勁呢?」楚河見

「楚河,我…..我很困了,幹嘛叫我!」叫了好一會兒,克林才半睡不醒的從床上不情願的躺了起來,先是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然後半睜著的眼睛也似乎隨時都要閉合。

楚河見到克林的樣子,頓時啞然失笑了起來。

和校花荒島求生的日子 只見此時,克林的眼眶旁圍繞了一層深深的黑眼圈,在眼睛周圍分佈,看上就就像一個熊貓眼一般。

「我說克林,你昨晚多久睡的啊,怎麼變成了這幅德行!」楚河忍住笑意出聲問道,

「啊……好像是五點,不,是六點吧!」克林神色還有點迷茫,想了一會兒便開口道。

「現在可都七點了,你知不知道天下第一武道會就快要開始了,你還這種樣子,還不快給我清醒一下!」楚河肅了肅神色,提高了一絲聲線,對克林大聲喝道。

「武道會?嗯,什麼武道會?」

克林神色恍惚,喃喃的自語了一句,剛想倒下繼續補覺,忽然身體一震,似乎是一下想到了什麼,頓時失聲叫道;「什麼,武道會就要開始了!」

立刻,克林就彷彿換了一個人一樣,立即精神煥發,雙目猛睜,精光四射,一副神采奕奕的態度。

他飛速的穿上了衣服,然後來到楚河的身前,小聲地抱怨道;「喂!楚河,都到這個時候了,怎麼不早叫我,害得我差點就耽誤了!」

「你小子還好意思說呢。要不是我不辭辛苦地一遍一遍的叫你起來,誰知道你小子還在哪裡夢遊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