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沙維扎今天就把話放在這裡,如果今天你們能夠被這個叫做楚河的救走,我就把我的腦袋送他當球踢!」

「哈哈哈哈,來啊,繼續呼救啊,怎麼不呼了?我倒要看看,你們能不能把那個人喊過來?」

沙維扎一邊狂笑,一邊得意洋洋的高聲喊叫著。

他目光如鷹隼,冷酷而銳利的眼神掃視著每一個那剋星人的臉上的表情,他想要看到,那美剋星人臉上恐懼的樣子。

但是,他發現,事情並不右他想象的那樣發展,那美剋星人臉上不僅沒有恐懼,忽然間,他還發現,有幾個那美剋星人的臉上,突然閃過一抹驚喜之色。

「這那美剋星人,難不成,是精神有問題嗎?」

看到那美剋星人的表情,沙維扎心中滿是驚訝。

「這群人都快被自己殺死了,不僅沒有害怕的情緒,反而還一副遇見的了救星,一臉高興的樣子。」

沙維扎有些懵了。

正當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突然,他聽到了身後接二連三的傳出了一陣難以置信驚呼聲,其中有道聲音,沙維扎無比熟悉,那是古拉的聲音。

沙維扎,快注意一下你的頭頂?

這個時候,一直負手而立,悠哉看戲的古拉,此時,忽然抬著頭,一臉難以置之色,大叫道。

沙維扎神色先是愣了一下,旋即,他迅速反應過來,抬頭望天,只見在他的頭頂的高空上,竟然不知道何時出現了一個身影。

他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見這道身影瞬間急墜而下,沙維扎條件反射般的想要快速閃開。

但是,他發現,自己的身體彷彿被灌上了數噸重量的鉛塊,他竟然無法移動身體。

於是,沙偉扎只能眼睜睜的,看到這個身影在強大的衝擊之下,一雙腳踩著他的雙肩,在一股無法抵抗的力量之下,將他整個人猶如隕石撞擊地面一樣,轟然一聲巨響,直接生生的踏入了地面。

大地一陣劇烈的震動,不斷的裂出猶如蛛網一樣的巨大的裂痕,一個數十米直徑的撞擊坑在地面上出現。

沙維扎整個身體直接被埋地面之下,只剩下一顆腦袋,露在了地面上,此時的他,臉色瞬間慘白了起來,從剛才氣焰囂張變的猶如死狗一樣。

這一刻的沙維扎只感覺自己五臟六腑都好像已經碎裂了一樣,他的口中,不斷地嘔出大片的血水。

他現在感覺只有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

而這個時候,一個冷漠而聲音,猶如噩夢一樣的,忽然在他的耳朵旁響起。

「聽說你剛才說了。如果那美剋星人能被救走,就把你的腦袋割下來當球踢,我想知道,這是真的嗎?」

此時,沙維扎抬起慘白的面容,定睛一看,頓時,就見到了楚河的面孔。

「你,,,,,,你是?」

沙偉扎顫抖著嘴唇,他心神膽寒,有些恐懼的問道。

楚河冷冷一笑,他俯視著沙偉扎,淡淡的道;「我就是你們一直要找的人,楚河」

一邊說著,此時,楚河冷冷一笑,一隻腳直接踏在了沙維扎的頭頂之上。

一邊踩著沙維扎,楚河轉過頭來,目光直接朝著古拉軍團中的中心人物,古拉望去。

而古拉,此時,也在注視著楚河。

兩人的目光,都帶著強烈的殺氣和銳利之意,此時,雙方的眼神,猶如迸裂的火星,瞬間,在空氣中直接展開了火焰般的碰撞。

「大王,救救我,救救我啊」

而此時,沙維扎忽然臉上露出掙扎之色,他突然開口求解了起來。

而面對沙偉扎的求解,古拉則彷彿沒有聽到一樣,他的目光,一直在深深地盯著楚河,彷彿沒有了沙維扎這個手下一樣。

而古拉機甲部隊中的內茲和德雷,聽到沙偉扎的呼救之色,則是面色猶豫,他們都不清楚楚河的實力,也沒有得到古拉的命令,所以,紛紛不敢向前支援沙維扎。

看到自己呼救之後,竟然沒有人理會自己,沙偉扎心寒之餘,不由一陣絕望。

你真是吵死了。給我安靜一點。

而楚河,在聽到沙維扎的呼救,則是一臉的不耐煩之色。

他抬起腳來,二話不說,直接飛起一腳,便踢在了沙維扎的面門。

楚河隨便一腳,便有著千鈞之力,沙偉扎連慘叫都來不及出口,他的腦袋猶如足球一樣,直接被踢飛了出去。

瞬間,場面一下子寂靜了下來,古拉部隊的一眾手下,此時,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的隊長,腦袋被人就這樣當球踢,死在了那美剋星。

此時,人群中,不由發出了一陣陣的騷動。

而內茲和德雷,則是一臉的憤怒之色,這三個人,感情一直都很好,此時,眼睜睜的看到沙維扎死在了楚河的手下,他們的目光中頓時帶著深深的仇恨之意,恨不得將楚河千刀萬剮。

而最高興的,就是那美剋星人了。

此時,千呼萬喚之後,他們的救星,楚河,竟然真的來了,而且,還在雷霆速度中,就替他們報了仇。

那美剋星人們此時紛紛用狂熱而感激的目光看著楚河,此時的楚河,在他們的心中看來,無疑是那美剋星的救世主,守護神。

不再理會古拉的注視,此時,楚河見到內魯重傷垂死,還有其他的幾個那美剋星人倒地昏迷,他直接從口袋裡拿出了數粒仙豆,直接讓沒有受傷的那美剋星人分給了受傷的眾人。

在古拉難以置信的目光中,原本重傷垂死的內魯,以及其他受傷昏迷的那美克人,此時,竟然重新生龍活虎的站在了他們的眼前。

看他們的精氣神,此時,竟然比未受傷前還有強上許多,這種神奇的場景,令古拉的心裡,感到極其的震驚。.. 「多謝楚河大人的救命之恩,楚河大人,您多次拯救了我們的生命,大恩大德,我們那美剋星人,真是無以為報!」

「我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您就是我們那美剋星的英雄,我們永生永世,都會感激您對我們的救命之恩~」

死裡逃生的內魯以及眾那美剋星人們紛紛一臉激動的對楚河感謝起來。

對面眾人的感謝,楚河直接一臉不耐煩的擺了擺手,開口道;「好了,這種廢話先別說了,這裡不是久留之地,你們趕緊離開這裡。」

眾人也心知待會可能要展開一場大戰,楚河生怕波及他們,於是,不敢多言,紛紛點頭,準備離開。

而看到這群那美剋星人竟然要逃走,古拉機甲部隊的其他兩名成員德雷和內茲,則是直接急了。

兩人直接揮手,帶領著一千古拉軍團,直接攔住了這群那美剋星人的去路。

看到此時竟然有人攔路,楚河眉頭一皺,他目光一冷,漆黑的瞳孔微微一縮,閃過一抹淡淡的殺機。

「一群烏合之眾,都給我滾~!」

楚河的身影瞬間一閃,他身體一晃,直接分出數道殘像,這殘影在瞬間就分化出了數百道身影,猶如實質化的分身一樣。

每一個殘像,直接抬手就是一道能量光波,向前直接轟擊而出。

這正是楚河改良過的多重殘像拳,每一個殘像,都有著堪比實體的攻擊。

下一個瞬間,只聽一聲連綿的慘叫聲傳來,幾乎在一個呼吸之間,這一千古拉手下的軍團,以及古拉機甲部隊的內茲和德雷,紛紛被楚河殘像拳發出的能量波轟殺成了殘渣,屍骨無存。

不到片刻,古拉所帶來的這群手下,直接被全滅了。

「好。。。。。好厲害!」

此時,這群那美剋星人的臉上,還沒反應過來,就發現,剛才的危機,瞬間就已經結束了。

他們發現,除了說一聲厲害之外,他們已經無法用任何言語來表達自己的感受了。

於是,再次拜謝之後,這群那美剋星人,直接就離開了這片戰場。

而對於楚河出手,瞬間滅掉自己的一千名手下和古拉機甲部隊剩餘的兩名隊員,古拉的臉色古井無波,似乎毫無感覺。

就彷彿剛才死亡的那些手下,都和他無關一樣。

古拉此時唯一在意的,便是剛才楚河餵給那美剋星口中,讓那美剋星人瞬間治癒傷勢的神奇豆子

「告訴我,你給他們吃的什麼東西?竟然可以瞬間治癒傷勢!難道說,這就是為什麼你只是區區賽亞人,竟然能夠打敗弗利薩的秘密~?」

雖然古拉也算是見多識廣了,但是他並不知道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仙豆這樣的東西,此時他眯縫著眼睛,冷聲問道。

「呵呵,想知道嗎?」

楚河似笑非笑的看著古拉,淡淡的說道

「告訴我,那到底是什麼?」古拉目光死死的盯在了楚河的臉上,他有些急聲問道。

「真可笑啊,你以為我會告訴你嗎?你怎麼像個小孩子一樣問這麼愚蠢的問題,看來你和你弟弟弗利薩一樣的自以為是!」

楚河目光中露出不屑,他嘴角一揚,露出淡淡的嘲諷之色。

「不過,你如果真的想知道,那也可以,只要你跪下來求我,也許,我發發慈悲,會格開恩,賞你一顆!」

假裝是個演員 「小子,你敢耍我好,好的很,你成功的徹底激怒了我,我可不像我那愚蠢的弟弟弗利薩一樣,告訴你,我和他的力量有著天地之差!」

聽到楚河的話,古拉的臉色頓時變得極度的陰沉,他冷著臉,怒極反笑了起來。

「你不要以為你打敗了弗利薩,就以為自己多了不起,我才是冰凍一族真正的王者!」

「告訴你一個恐怖的消息,就在不久之前,我的力量又獲得了提升,即便你是超級賽亞人,也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此時的古拉,雙目冰冷,他嘴角露出一抹狂傲的笑容,隨著他話音的落下,一股無比龐大的氣息猶如風暴一樣從他身上瞬間擴散

強大的氣息,從古拉身上,瞬間湧向了楚河

「看到了吧,剛才我所釋放的只是不到十分之一的實力,怎麼樣?感覺如何?」、

此時冷冷的凝視著楚河,古拉的話語中透露出強大的自信。

「不錯,你的氣,的確比弗利薩強了不少,這一點我承認,不過,你的這點力量在我面前,還是不夠看!」

楚河淡淡一笑,他看到古拉此時如此自信的樣子,頓時感覺有些可笑。

強壯的螻蟻,也是螻蟻。

古拉以為他的實力很強,但是,他根本就沒有想到楚河根本就不是普通的超級賽亞人,而是遠古超級賽亞人。

遠古超級賽亞人即便是超級賽亞人第一階段,要比比普通的超級賽亞人強上10倍。

更何況,楚河還有著各種超能力,他的綜合實力之強,此時,根本就無法估量。

崔大人駕到 以他現在的實力,他根本就沒有把古拉放在眼裡。

不過,在現階段,唯一能作為他對手的,也只有古拉了。

他現在全身已經金屬化,有著金屬核心,而且能夠著第四層的變身,這樣的古拉,也許可以讓楚河在戰鬥中過一過癮。

「你不是想給弗利薩報仇嗎?那就來殺死我吧。我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別一不小心,也和弗利薩一樣,下地獄去。」

楚河打量著此時金屬化的古拉,傲然道。

此時的古拉,對自己的力量十分自信,看到楚河竟然不知死活般的對他說出如此挑釁的話語,古拉雙眼猛地睜大,他眼一閃,瞬間,爆發出一絲濃郁的殺機。

「好好好,我古拉縱橫銀河系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你這麼狂妄的小子!」

「超級賽亞人是吧?我倒要看看,你這個超級賽亞人,到底有多強?」

「這個宇宙中,只有冰凍一族可以被稱為戰鬥民族,你們賽亞人,只不過是一群未開化的猴子而已。」

古拉神色中帶著對賽亞人一族濃濃的不屑,他極度高傲的高聲說道。.. 此時,他雙手握拳,雙臂伸展,瞬間,一股龐大無比的氣勢,從他身上,如海浪洶湧澎湃,全部爆發了出來,

這股氣息之強,直接就讓整個那美剋星顫抖了起來。

大地震蕩,砂石漂浮,山脈崩塌,河流倒卷,猛烈的罡風,化成一道道風暴在古拉的身體周圍猶如沙塵暴不斷地旋轉。

強大的氣浪一層一層不斷地掀動著大地,整個地面,瞬間,變得四分五裂,幾乎沒有了立足之地。

「看到了吧,我的實力還不止於此!如果爆發出全部的實力,這整個那美剋星,都承受不住。

「來吧,讓我看看你作為超級賽亞人,變身的力量!

此時的古拉雙目中閃一股濃郁的戰鬥慾望,他冷漠的眼神,死死的盯著楚河,大聲笑道。

「看來你對你自己現在這點力量,真的很自信啊?」

「真像是一個沒有接受過社會毒打的熊孩子,不過,很快,我相信,你就笑不出來了。」

看到古拉此時一臉得意的樣子,楚河的臉上,露出了一副又可憐又可笑的表情。

而看到楚河的神色,此時的古拉心中怒極之下,終於忍不住了,他死死的握住拳頭,直接率先就對楚河出手了。

古拉的速度,比雷霆之速還要更快,他銀色的金屬色身體,猶如銀光閃爍,下一刻,古拉直接一記猛烈的重拳,向著楚河心口電閃般擊去。

這一拳,蘊含著無比強大力量,那強大的拳氣所激發出來的力量,直接令空間都隱隱的扭曲了。

超辣萌妃:腹黑邪王寵翻天 面對一上來就使出殺招的古拉,楚河的神色,卻顯得很是輕鬆。

剛剛在北界王星上閉關修行完成的楚河,此時的精神力已經有了大幅度的增高。

精神力的增加,極大地提升了楚河的感知能力,在對氣的感知程度上。

可以說,現在的楚河,對危險的感知,已經敏銳到了極致,他能夠感受到世界萬物的呼吸,能夠敏銳到察覺到任何氣的流動。

他能感天地萬物的氣。

這古拉的攻擊速度雖然非常的快,但是卻逃不了楚河的過精神感知,他能夠清楚地感受到任何的攻擊軌跡。

就算是現在閉著眼睛,此時楚河也能夠察覺到四面八方的任何動向。甚至,更進一步,他還可以直接預判古拉下一步的攻擊動作。

微微一笑,楚河的腳步輕輕一邁,他的身體猶如幻影一閃,古拉的拳頭落下之時,直接就打在了空氣上。

而古拉剛想繼續攻擊,他揮拳的那隻手,頓時,就彷彿被鐵箍給抓住了一樣。

古拉低頭一看,他的手腕,此時,直接被楚河給抓住了。

楚河目光一冷,此時,他左手抓著古拉的手腕,右手雙指並立,直接伸手對準了古拉的胸口。

瞬間,一道金色的光束從楚河的指尖彈出,猶如一把無堅不摧的劍矢,衝刺而去。

古拉一向對自己的身體防禦能力非常自信,而且,此時他的身體已經金屬化,防禦能力更是大大的提升,堪稱金剛不壞。

但是,此時,在面對楚河的攻擊時,他的戰鬥意識讓他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危機感。

古拉雖然已經瞬間凝聚了全身的氣,在胸口前口形成一道保護氣牆,但是楚河的攻擊卻遠遠超過他的想象。

金色的光束直接衝破了他的防護氣牆,而且,威力不帶絲毫減弱,直接就洞穿了他的胸口。

古拉悶哼一聲,頓時就感覺自己的胸口傳來一股鑽心的劇痛。

他有些難以置信的低頭看著自己的胸口,那已經被大大的強化的金屬化身體,竟然直接被刺穿了,形成了一個圓形的孔洞。

不過,其內並沒有鮮血流出,而是露出了猶如金屬線一樣的金屬體。

古拉怎麼也沒有想到,楚河的攻擊,威力竟然如此強大,他已經好久沒有嘗受過受傷的感覺,此時,在楚河的身上竟然感受到了。

心中駭然之下,古拉的眼神中,充滿了不可思議的光芒。

「這。。。。。。這怎麼可能?他還沒有變成超級賽亞人,隨手一擊就有這麼大的威力?」

此時的古拉,心中極度的震驚,他根本就沒有想到,楚河竟然能夠強成這樣。

「難怪,弗利薩死在了他的手上,弗利薩死得不冤,他竟然惹到了這樣恐怖的存在,這,這是一個怪物。」

此時的古拉終於明白了,弗利薩當時面臨楚河的時候,所經歷的絕望。

強大,那是一種不可戰勝般的強大。

心中雖然很是震驚,但是,古拉卻並不畏懼楚河,他的心中還是有點底氣的。

因為他還是有底牌的,畢竟,此時的他,已經不是之前的古拉了。

此時,他的身體已經和比克斯達星融為一體。他不管受到多麼嚴重的傷,都可以立刻修復,所以,在面對楚河,他可以毫無顧忌的去戰鬥。

而且,他擁有的第四段段變身能力,即便是身體現在已經金屬化了,他還是能夠再進行一次變身。

變身之後,他的實力,和現在相比將會有著巨大變化。

冷冷的一笑,此時,古拉的胸口的傷口不斷的延伸出金屬細線,在瞬間,就將身體修復完成。

「看到了吧,你根本傷不了我,我擁有著無限復原的能力,你就算實力再強也不可能打敗我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