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房間,葉雄布了個禁制,將手鐲戒指拿出來,然後進入手鐲空間。

「神界通道雖然距離真仙界很遠,但是理論上還是同一個仙界位面,應該可以回去。」

葉雄以前在仙魔界的時候,都能通過黑白石下界到修真界,說明這黑白石板有跨界穿梭能力,所以他一點都不害怕。

將石板放入湖底,隨著吸力生起,他的身體消失了。

再一次出現的時候,他已經回到了逍遙星。

回到逍遙星,葉雄第一時間就去找鳳凰。

他倒要看看,鳳凰跟火炎之間到底有多像。

鳳凰正在洞府修鍊,葉雄進去的時候,她十分意外,馬上停止修鍊。

葉雄什麼話都沒說,繞著她走了一圈又一圈,一雙眼睛在她身上瞄來瞄去,從頭瞄到腳。

「你這樣子很色,你知道嗎?」鳳凰也是無語了。

這個傢伙失蹤幾十年沒回來,一回來,一雙眼睛就赤果果地往自己身上瞄,這種感覺,換誰都不舒服。

「像,實在是太像了,簡直就是一個模子裡面印出來的。」葉雄感慨。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根本就不會相信這世界上會有如此相似的兩個人。

「像什麼?」鳳凰奇怪地問。

「我在神界通道遇到一個朋友,她跟你長得很像,簡直就是一模一樣。」

「真的?」鳳凰用帶著懷疑的眼神望著他。

「騙你幹什麼,我都懷疑你們是不是又胞胎姐妹。」

葉雄這話原本只是隨便說說的,但是突然心念一動。

會不會鳳凰跟真鳳一族之間,真的有什麼關聯?

她是地球的,地球只是修真界下屬一顆最普通的星球,她怎麼可能跟真鳳族有交集?

但是,如果沒交集,兩人怎麼會長得這麼像?

「鳳凰,我帶你去個地方。」葉雄一把拉住她的手。

鳳凰站著沒動,瞪著自己的被他拉住的那隻手,崩著臉:「又藉機揩抽是不是,鬆開。」

「瞧你說的,我怎麼可能揩你的油。」葉雄依依不捨地鬆開她的手,笑道:「咱們都這麼熟悉,不是有句話說,太熟了不好下手吧?」

「修為越來越高,品德沒點長近,憋得慌去找心怡跟如音啊,對了,還有唐寧,目標多得是,累死你。」鳳凰沒好氣地罵道。

「你怎麼那樣看我,我是那樣的人嗎?」

葉雄一邊說,一邊在面前布了面水鏡,上面很快就出現一道人影,正是火炎的影像。

這是他趁她不注意,偷偷地拍下來的。

「這是?」

看著上面幾乎跟自己一模一樣的女人,鳳凰頓時就震驚了。

「她叫火炎,是真鳳境的,身上擁有神獸血脈。」葉雄說道。

「真鳳境是什麼地方?」鳳凰奇怪地問。

葉雄簡單介紹了一下真鳳境,當鳳凰得知真鳳是神獸家族,目光之中不由得露出嚮往之色。

「你帶我去見火炎,萬一她問起,我怎麼來到神界通道的,你怎麼解釋?」鳳凰問。

一語驚醒夢中人,聽到鳳凰的話,葉雄頓時就沉默了。 黑白石是葉雄身上最大的秘密之一。

是他現階段能隨時跟楊心怡,鳳凰,如音一行人見面最大的原因。

如果鳳凰出現在天山閣,以她如此弱的實力出現在那裡,他怎麼跟火炎解釋?

神界通道最弱的實力是半步煉虛,她的出現,說不通。

除非他告訴火炎真相,但是,火炎還不值得了如此信任。

「這樣吧,我抽取你一管血脈,拿回去讓她看看。」葉雄想到了一個辦法。

鳳凰也覺得這是唯一的辦法。

當下,葉雄從身上拿出一個針管,從鳳凰身上抽取一管血液。

「我先拿回去讓她看看。」葉雄說完,轉身離開。

「這麼快就走了,不見見心怡她們嗎?」鳳凰問。

「見了肯定被她們拉著一陣子都走不了,我先確認你的血脈問題再說。」

葉雄帶著她的血脈,快速離開。

回到天山閣,已經是夜晚,三晚半夜,葉雄自然沒有聯繫火炎,省得她覺得自己對她有什麼不良企圖。

趁著半夜,葉雄去一趟天獄,見一見搖光。

他答應過開陽要救搖光的,自然不能不做。

跟搖光聊了片刻,從他的話音之中,葉雄得知開陽沒有說慌。

第二天一早,葉雄去找陸青山,請求他放過搖光。

他出口,陸青山自然不會不答應,馬上就同意了。

在陸青山心裡,其實也不願意處罰這個自己親手提拔起來的年輕修士。

然後,陸青山拉著他,請求他指點。

葉雄指點了他一番之後,然後去找火炎。

「火姑娘,給點東西你看看。」

葉雄將從幽冥身上抽取的血脈拿出來,遞了過去:「你看一下,這血液跟你們真鳳一族有沒有什麼關聯?」

火炎疑惑地將那管血液拿過來,滴出一點,落到自己的掌心之中。

下一刻,驚人的事情發現了。

只見那滴血瞬間就融入她的掌心之血,不見蹤影。

「你這血液哪來的?」火炎急問。

「這血液怎麼了?」葉雄沒有回答她的話,反問。

「這是真鳳血脈,跟我的一樣,是最純正的血脈。」火炎道。

聽到這個消息,葉雄雖然早就有準備,但還是嚇了一跳。

鳳凰是真鳳一族的,這怎麼可能?

她的資質並不好,在修鍊一道上根本就沒有駭人的天賜,怎麼可能是赫赫有名的五大神獸血脈?

「你還記得我上次跟你說過,你很像我的一個朋友嗎,我這血脈就是她的。以前她得過病,我幫她治療過,身上還有她的血液。」葉雄隨便說了一個借口。

「她現在在哪?」火炎問。

「她在真仙界某個邊遠星域,你想找她嗎?」

「我十分肯定,她就是真鳳一族的人,咱們的血脈我十分清楚,不是相同的血脈,是絕對不能相融合的,哪怕你身上擁有我的血脈,依然無法融合。」火炎說道。

葉雄想了一下,手指逼出一滴血液,輕輕一彈,落到她的掌心之中。

只見那滴血脈就像活了一樣,拚命想往她掌心裏面鑽,但是就像遇到一堵牆一樣,怎麼都鑽不進去。

「你的血脈雖然跟我的血脈有感應,但是因為你的血脈太雜,不是純正的真鳳血脈,所以無法跟我的血脈融合在一起。」說到這裡,火炎神色異常嚴肅:「沒想到真鳳族居然還有血脈流落在外,這實在是讓我沒有想到。」

「火姑娘,你的骨齡多大了?」葉雄問。

「三千多歲。」

這怎麼看來,鳳凰跟她之間肯定不是姐妹了。

鳳凰跟自己一樣,骨齡才四百歲不到,兩人之間隔了很久。

如果鳳凰也有幾千歲的骨齡,那樣的話,他就是華夏古代的人了。

葉雄想來想去也不明白,鳳凰跟真鳳境之間,到底是怎麼樣的一種關係。

「我那朋友跟我一樣,都是四百多歲的骨齡,她資質一般,在修鍊一道上沒什麼特別突然的天份,怎麼可能會是真鳳族的人,我還是想不明白。」葉雄道。

「血脈作不了假,至於她是什麼身份,只能等我回真鳳族,問問族長才知道。」

逃跑計劃,總裁夫人帶球跑 「真鳳血脈神通是火焰,如果你的朋友修鍊的不是火屬性的功法,跟一般修士是沒區別的,如果修鍊的是水屬性,甚至還有衝突,進階更慢,如果你見到她,一定要跟她說一下,順便將咱們的神鳳一族的血脈神通《真鳳變》傳給她。」火炎說道。

「等我下次見到她,再告訴她。」葉雄點了點頭,轉身離開房間。

「對了,有件事情我得跟你說一下,免得你下次遇到會尷尬。」

「什麼事?」

「神獸一族對血脈的感應,遠遠超出你的想象,你朋友的血脈離體不會超過三天。」

一番話,讓葉雄頓時非常尷尬。

她這話擺明道出,葉雄剛才在說謊。

葉雄愣了片刻,這才豎起拇指:「你們真牛。」

讚揚對方也是掩飾尷尬的一種。

離開火炎,回到自己房間,葉雄馬上通過白色石板下界,再次找到鳳凰。

當他將火炎的鑒定結果,告訴鳳凰的時候,鳳凰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不會騙我吧,怎麼可能?」

得知自己身上流淌著高貴的神獸血脈,鳳凰有些承受不住這消息。

「我騙你做甚,能從你身上得到好處不成?」

葉雄從身上將自己早就準備好的《真鳳變》拿了來,遞給她。

「這是真鳳族的血脈神通《真鳳變》,你以後就修鍊這門神通,別的神通都不要再修鍊了,特別是水屬性的元功法,絕對不能碰,我相信,你很快就能突飛猛進的。」葉雄囑咐。

鳳凰將《真鳳變》拿過來,怔怔地看著,有些發獃。

「跑來跑去,困死我了,先睡會。」

葉雄伸伸懶腰,走進裡面一個石室,牆邊有張床,正是鳳凰的洞府卧室。

他飛身撲上,直接睡倒在鳳凰的床上。

「走開,這裡不是你睡的。」鳳凰走過去,拉著他的手,就將他拉起來。

哪知道,任憑她怎麼拉,對方的身體都紋風不動。

「幫你這麼大的忙,睡會床怎麼了,又不是睡你。」葉雄將臉捂在被子上,吐齒不清地說。

鳳凰的臉瞬間就紅了,嘴角不停地抽搐著。

下一刻,她直接離開洞府,邊走邊說:「我去找心怡,告訴她,你在我床上賴著不走。」 葉雄頓時整個人從床上跳起來。

這個幽冥,她好像知道自己的命門一樣,如果被心怡知道,肯定會不高興的。

「給你機會你,你不會把握,等著做老姑婆吧!」葉雄撇了撇嘴,這才離開她的床上。

接下來,葉雄在逍遙星之內,呆了一陣子。

心怡,如音,朱雀,唐寧,有何夢姬,他都去見一下。

權當散散心。

這次之後,他就要前去飛升台了。

九界三山一台,他可以無視九界,在三山他也可以無視任何人,但是到了飛升台,那才是真正的戰爭開始。

這些年,神界通道聚集了那麼多人,又有幾個能飛升神界?

一周之後,葉雄離開逍遙星,回到天山閣。

第二天,葉雄,火炎,金伊,三人闖過白銀陣,得到白銀令。

然後,他們就在天山閣住了下來,靜靜等待前往飛升台的通道開啟。

花開花落,春去秋來,三年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前往飛升台的通道,也到了十年一次的開啟時間。

十年一度的飛升台通道賽,是三山地域之中,最大的盛事。

……

飛升台通道只有一處,匯聚於三山交匯處,不但天山地域,就連蜀山,洛山地域,所有取得白銀令,要前往飛升台的人,都會在此見面。

「不知道在那裡,能不能遇到任逍遙跟申箭。」葉雄心裡暗暗道。

以申箭跟任逍遙的實力,他們取得白銀令很容易,三人當初約定,去神界通道最大的地方見面。

飛升台通道,無異是一個非常好的會面地方。

情深不獸:總裁不可以 這天早上,葉雄剛來到大殿,發現那裡已經匯聚了幾百人,金伊跟火炎也在。

「怎麼會這麼多人?」葉雄有些意外。

「這些只是在此匯聚出發的,獨自前去的至少還有兩倍,據陸青山,天山地域,擁有白銀令的,差不多有兩千修士,只不過,還有一部份自知實力無法闖過,所以沒有去。」火炎道。

「陸青山有沒有,每次飛升台通道,有多少人能闖過?」 限時婚約:總裁請靠邊 葉雄繼續問。

「據他,每年進入飛升台的修士,數量不會超過百分之一。」

「百分之一,如果洛山地域跟蜀山地域,擁有白銀令的數量跟天山地域一樣的話,那麼,人數至少有四千,也就是飛,能通過飛升台通道的,不會超過四十人。」

這個淘汰率,實在有些驚人。

這還只是前往飛升台,去了飛升台要得到黃金令,然後才有資格飛升,飛升率低到何種地位,可想而知。

神界不愧是宇宙最高的殿堂,想成這個宇宙之中最強界面的人,確實不容易。

「葉雄,你不在這段日子,我跟一個人切磋過,他是闖飛升台通道失敗者,他,我能闖過飛升台通道的機率,不會超過三成。」火炎氣餒地道。

「要有信心,別被別人左右。」葉雄安慰她。

「不是我沒有信心,找不到祖師爺,得到不《真鳳變》七層以上,我這輩子都沒辦法飛升。」

火炎修鍊到《真鳳變》第六層,這是她的上限,她這樣,不無道理。

「量力而行,我答應過你的事情,一定會做到的。」葉雄安慰她。

一行人正聊著,陸青山出來了,身邊跟著七星。

開陽跟搖光剛出來,目光同時落到他身上,只不過,一個是感激的目光,一個是愧疚的目光。

「大家都到齊了吧,咱們出發吧,希望這次咱們天山地域,能取得個好成績。」陸青山道。

接下來,一行人,在陸青山的帶領之下,朝三山交匯點而去。

天山地域非常遠,一行人連續趕路,也得一個月才能到達。

三天之後,一行人正落到林間休息,陸青山走了過來,一臉色凝重。 全能千金燃翻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