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能夠僅僅依靠四面佛牌就能夠完全阻擋的話,那就說明這人並不是十分的厲害,但是至於爲什麼能夠控制這麼多的人應該是用了什麼不好的黑魔法。

這個時候,我想起了阿詹琳。

在我認識的人裏面,黑魔法最厲害的就是阿詹琳了。

難道是有人想要這些人的性命,還是說這些人的性命對他們有用?

“現在怎麼辦?我們還是走吧。”莫瑜在身後嚇得上下牙打架,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我又唯恐她的聲音會被別的人給發現。

我還準備繼續往前走的時候,忽然聽到原先的那道聲音一下子就停住了,接着沒過多久,就看到這些人已經甦醒了過阿里。

甦醒之後,黑暗中打架亂作一團。

不知道是誰,一下子把燈給打開了,房間裏面立即大亮,平日裏面都稱兄道弟的一些人,現在就只顧自己逃命了,哪裏還顧得上其他人。

“門都被鎖上了,我們現在出不去了。”其中一個人說道。

屋子裏面的人立即炸開了鍋,無非就是在說,怎麼會被鎖上了,現在怎麼辦之類的,還有一些人覺得自己某人的惡作劇,不過商討了半天仍舊沒有任何的結果。

我心裏面暗暗的有些鄙夷,這些富二代平日裏面作威作福欺負老百姓,現在遇到這種事情完全沒有一個主心骨,連自己要做什麼都不知道,只是聽到一個人說門是鎖着的就在這裏開始討論,而完全不問其他的。

正在大家議論紛紛的時候,我就聽到一個人喊道,“大家安靜一下。”

這人的聲音雖然纖細,但是明顯聽得出來,還是有一些底氣的,應該是在愛平日裏面指揮人習慣了的。

大家一聽有人組織,便都朝前去看,只是這討論的聲音依舊沒有停止,甚至還有的人正在大聲的爭吵,自己爲什麼會在這裏,既然已經在這裏了,大家都沒有人知道爲什麼會在這裏,還要問什麼呢。

雖然這人的聲音不夠渾厚,但是在這個時候,能夠站出來的人還是讓我有些刮目相看,擡頭看的時候,發現竟然是阿山。

而此刻的莫瑜,一方面看到我也是黔驢技窮,一方面又看到了日自己的男朋友站出來說話,所以早已經飛快的跑到了阿山的身邊。

到了阿山的身邊自然是一陣哭訴,阿山也是一頓的安撫,莫瑜本身就長得漂亮,再加上自從上學之後,學會了許多的化妝術,所限現在可以看的出來十分的漂亮,在這羣人裏面絕對是雞立鶴羣了。

我看了一眼莫瑜,她在離開我去找阿山的時候,連頭都沒有回一下。

雖然對姐姐的莫瑜的作風早已經習慣,但是看到此景,還是讓我有些不舒服。

本來大家都吵嚷到底,但是當看到是阿山的時候,還是慢慢的安靜下來了。

“山哥,你那有別的辦法不成?”一個女的出口問道。

“我們家阿山,自然是有辦法的。” 撞個帥哥做老公 莫瑜在旁邊陰陽怪氣的說道。

原本莫瑜算的是一個簡單地額人,但是一旦進入這種環境之後,很快就變得十分的心機婊了。

“我們先看這門是什麼情況吧看看能補能想辦法打開,若是不能的話就給家裏面的人打電話人,讓他們想辦法。”

“我已經打了,我的父母正在往這邊趕呢。”一個男的痞痞的語氣說道。

阿山沒有接話,因爲他現在正在觀察這門的情況。

其實老遠我已經看出來了,原來是門的地方,現在已經變成一面牆了,而且那牆上面,明明就是沒有任何的縫隙。

怎麼可能會有打開的辦法。

不過,這阿山的耐性還是讓我十分的佩服的,他觀察了每一面前,耗時半個小時之後,這才說道,“裏面確實沒有打開的辦法。”

大家傳來一陣切的聲音。

又將希望放到了剛纔那個說是已經通知了自己的父母,父母正在趕來的那個男人的身上。

“這裏面根本就沒有信號,你是怎麼打的?”一道細弱的聲音傳過來說道。

那男的看起來十分的自豪,連聲音裏面都帶着驕傲的說道,“自然是因爲我在來這裏之前就已經給我的父母打了,想來這個時候他們已經到了。”

一聽這人的話,我就知道大概是沒有戲。

因爲想想就知道了,從他們還有意識到現在,時間至少已經過去有幫時辰了,他的父母如果是火速趕來的話,現在應該已經到了。

關鍵是那個時候,他自己都不知道要出事兒,肯定是不知道竟然發生這樣的是去給你,如果是找的方向偏了,那肯定就找不到我們。或者說是他的父母看到沒有人的之後,說不定就直接走了。

但是其他人卻沒有懷疑,都十分的相信那個人,然後就等着那個人的消息了。

這會兒我知道自己肯定是要靠自己了,這羣人一個靠譜的都沒有。

大唐地主爺 就在我準備想辦法的時候,忽然耳邊傳來一道聲音,“不要動,先看看對方到底想要什麼?”

我被這聲音給嚇了一跳,不過隨即就聽出來了,這是景晟的聲音,原來他一直都跟在我的身邊,只是先前還沒有到我危險的時候,所以一直都沒有出現。

“景晟?你想想要做什麼?”我問道。

景晟嘿嘿一笑,現出人形來到,“當然是保護你啊。”

景晟笑起來的時候,有種痞痞的感覺,讓人一看就知道他肯定是在撒謊。

“你現在準備怎麼辦啊?”我問道。

“這羣人等會兒會有人遭殃了,你等着看好戲吧。”他一便說着,一邊邪邪的笑道,讓人聽起來掉了一層的雞皮疙瘩。

我還沒有來得及爲,就聽見一道悲慘的聲音想起,緊接着人羣就開始尖叫了。

“啊——”

“殺人了?”我也頓時一驚。

大家迅速在受害者的旁邊留出一片空間來,從大家讓出來的空間可以看出,地上流的全部是這男人的血。

鬼殺人是不會這樣見血的。他們一般都是吸食陽氣,可是這人完全不一樣啊,難道是個人?

“這是個人?”我問道。

景晟搖搖頭道,“當然不是了,人能夠做出真麼詭異的事情嗎?”

“那這鬼殺人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我又問道。

景晟瑤瑤頭道,“我現在也還不知道,得當回才能知道,我猜測是要佈一個大陣法。”

又是陣法,我想起來雬月和軒轅上祁前些日子一直忙着佈下的陣法,我還一直沒有去觀察呢,不知道先他們做的怎麼樣了,而今天見到的這個陣法,不知道跟我們有沒有什麼關聯,不然的話,早沒有戰法,完沒有陣法,就在我來的時候,才突然開始建這個陣法。 房間裏面無緣無故的死了人,裏面的人徹底開始慌亂起來了。慌亂中亂作一團。剛纔還是聲稱讓大家聽他的阿山,這會兒也跟大傢伙一塊亂起來了。

“現在怎麼辦?”好在我的旁邊的還有景晟。現在還不至於慌亂。

“先坐等情況吧,我現在也不知道對方的身份,不敢貿然動手,剛纔那個人死的時候,我好像看到了一個人影。不過從那人影來看,好像並不是陰間之人。”景晟說道。

不像陰間之人。

“但是。更不像是陽間人啊?”我連忙說道。

景晟臉上面露迷惑之色,好像確實不知道這人到底從哪來似的。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聽到一陣驚叫聲,我以爲是又要發生什麼事情了,趕緊看過去,就看到一個穿着暴露的女子正抓住一個男生的手背。放到嘴裏面。

此刻,從女人的嘴角里面正流出鮮血來了。

那男的疼的一陣怪叫,但是看起來好像是根本就沒有那個女人的力氣大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女生硬生生的從男人的手背上撕咬下來一塊肉,臉上發出詭異的怪笑。嘴角還帶着血,口裏還咬着那塊從男生的手背上咬下來的肉,足足有一個手指頭粗細大小。

屋子裏面發出一陣倒抽冷氣的聲音。大家紛紛離的那人遠遠的。不敢再靠近了。

那女人咬完一口還不算完,還拿起那男人的胳膊繼續往嘴裏面填,好在,那男的看事情不對勁,就找機會掙脫了出來。

他掙脫過後,女人張着一張帶血的嘴,笑嘻嘻的朝着衆人走來,衆人一陣驚叫亂竄。

“你去止住她吧,這麼小的房間,這也不是辦法?”我對景晟說道。

景晟點點頭,一個跳躍到了女人的面前,那女人連看都不看抓起景晟的胳膊就往最裏面的填,像是得了瘋狗病一樣。

隨後,景晟一個翻轉,將女人的胳膊都反鎖在了背後,那女人大概是因爲被控制住了,動彈不得,整個人開始暴躁起來。

大家見景晟動作利落,紛紛叫好。

那人聽到大家的聲音,忽然停止了亂叫的聲音,她嘻嘻的笑着看着衆人,我現在也正好站在女人的面前,她的眼神說不出來的恐怖,把我看的身上都開始發麻了。

景晟將她控制住之後,找了一個柱子,將她拴在上面,這纔回到我的身邊,看了我一眼笑道,“看你經常跟軒轅主人和雬月一塊出去降妖除魔的,怎麼膽子這麼小。”

他一邊說,還一邊揶揄的笑着。

“誰膽子小了。”我嘟囔道,不滿的瞪了景晟一眼。

女人被控制住以後,大家都安靜了一會兒,畢竟剛剛脫離了危險,但是好景不長。

一聲尖叫聲又將大家嚇了一跳。

又是一個女的,跟剛纔的情形一樣。

景晟驚訝的說道,“看來這人現在不敢出現了,準備控制這裏面的人,而且是專挑女的來控制。”

我也注意到了這個現象,跟我剛纔的推測吻合,因爲我的四面佛牌可以屏蔽那人的控制之術,而現在此人專檢女人來控制,已經足以說明此人的發力其實並不厲害。

和景晟對視了一眼,顯然景晟現在也想到了這個問題,他冷笑了一聲道,“我還當時何方神聖呢,不過是一個專撿女人欺負的主兒罷了。”

景晟的話音剛落,我就看到那剛剛還被控制的女人,一下子就暈倒再地了。

我心頭已經,這人被激怒了,恐怕現在已經將注意力放到我們這邊了。

“不太妙!你離我遠點,不要讓他注意你。”我聽到一道聲音傳進我的耳朵裏面,這才反應過來是景晟的傳音術。

我們現在不知道什麼情況,不敢輕舉妄動,我暗地裏朝着景晟遠離了一段距離。

房間裏面也突然變得很安靜,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變得詭異,不僅是我們,就連其他人都察覺出來了。

大家因爲恐懼的原因都在往同一個地方靠攏着,但是我忽然覺得這樣很不安全,若是他真的是想要對付這裏面的每一個人的話,恐怕這樣集中的人羣,會被他一舉拿下。

我跟人羣稍微分離,這個時候感覺一陣涼風從房間的一個角落的位置襲來。

按風力好像是有人控制一般,直直的就衝着我旁邊的景晟衝了過來。

一開始還沒有發現有多大的不對勁,但是很快開始變得不對了,那風力逐漸變大,接着,我竟然看到那風力竟然形成了一道白煙。

在白煙包裹的中間似乎是一個人形的模樣。

“這……這是怎麼回事兒?”人羣中有人顫抖着聲音問道,但是沒有人回答,大家都緊張的連呼吸都不敢了。

當然了,景晟一點沒有閒着,他一邊引誘那道白煙朝他越走越近,一邊我發現他的左右已經開始掐訣了。

忽然白煙在我們的面前陡然膨脹,像是把我們整個人都籠罩在白霧之中一樣,我心頭一驚想要提醒景晟小心,但是這個時候,一驚晚了,因爲景晟已經被整個的包裹在白煙之中,我聽到身後的人羣一陣嘈雜,等白煙散去的時候,景晟一驚不見了。

“景晟!”

我低聲喊了一句,但是,白煙已經爲完全不見了。

心頭大驚,難道是我們推測有誤?

不敢停歇,我趕緊順着白煙來的方向找過去。

到了角落之後,我頓時覺得渾身像是有種涼風直接將我的身體穿透,然後裹住我的每個器官一樣。

那冷森的感覺,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景晟”

我又喊了一聲。

雖然沒有聽到景晟的應答,但是我的確是聽到了聲音,只是那聲音好像是十分的遙遠一樣。

不過是幾分鐘的功夫,怎麼地會一下子不見了呢,我一邊納悶一邊查找着這角落裏面的詭異之處。

“我去!”

忽然一道聲音在我的耳邊想起,嚇了我一跳,接着便看到景晟已經出現了。

“你沒事兒了?”我看着景晟,不勝唏噓。

“莫大師,莫非是擔心我了?”景晟把臉湊近我問道。

我隨手給了他一巴掌道,“這個時候,還開玩笑,怎麼樣了?在裏面沒有受傷?”

景晟搖搖頭道,“沒受傷倒是真的,但是我也沒有碰到那傢伙的皮毛,這裏面是一個空間,但是我也不知道這空間到底是來自何門何派,反正裏面冷的很,你看我的身上都結雪花了。”

我一看,不假,景晟的眉毛,頭髮聲都是結的冰花。

一個空間?還特別冷。

這空間我倒是知道,有一些寶物是可以創造自己的空間的,一旦這個空間形成之後,就會一直存在,而且由於空間本身就是由寶物幻化成的,所以空間本身帶着法力,若是有東西進入其中的話,倒是有可能會幻化成什麼樣子。

“莫非是誰不小心留在這裏的?恐怕裏面的什麼東西成妖了,發現自己有本事可以控制人羣,所以纔將人們帶到這個地方來,可是他的目的是什麼?”我問道。

景晟伸出右手,不斷的試探着,我看到他的身上似乎越來越冷,整個身子都凍得開始結霜了,但是他仍舊在試探着什麼。

“景晟!”我小聲的喊了一句,但是他紋絲不動的。

我一看情形不太對,趕緊雙手並用的想要把他拉回來,但是景晟整個人好像是被凍在了原地一樣,根本就挪動不了。

歲月打溼情長 這個時候,身後的幾個男生看出了不對勁,他們上前來,也幫着我拉景晟。但是仍舊紋絲不動,給我的感覺就像是景晟本身就是長在這裏的一塊石頭一樣。

我頭猛地一下懵了,心說,這下壞了。

而正在這個時候,我胸前的四面佛牌忽然變得滾燙,我感覺自己的身子被燙了一下,就飛快的將四面佛牌拿了出來,就在我將四面佛牌拿出來的時候,大概是四面佛牌蹭到了景晟的衣角,景晟整個人竟然開始破冰一樣。

地上淌了一灘水。

沒多會兒的功夫,景晟這才復甦過來,看到我的時候,他一愣,然後又看了看我手中的四面佛牌道,“看來這還真是一個寶貝啊,謝謝莫大師的救命之恩。”

這景晟的心也夠大的,剛從鬼門關裏面過了一趟,現在竟然還有心思給我開玩笑。

“剛纔怎麼回事兒?”我問道。

景晟一邊帶着我往後退,一邊將剛纔發生的事情給我說了一遍。

原來是景晟一開始只是想要試試這空間的法力到底是來自於何物,但是,後來忽然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變得十分的寒冷,而意識到的時候,基本已經晚了,因爲他再想要動彈身子的時候,整個身子已經完全不能動了。

過了好久,他覺得身子好像被什麼東西給暖和了,然後身上的堅冰這纔開始慢慢的融化,一開始的時候,他以爲是軒轅上祁和雬月回來幫我們了,但是他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並沒有其他人,再看到我手中的四面佛牌才知道這個牌子的作用。

早先他就聽說過我手中整個寶物的影響力非凡,今日有幸見到。 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 “現在怎樣?”

我問道。

這個時候,有些人已經看出我們好像是會些法力。也有些人已經認出我來了。

“這不是莫大師嗎?莫大師這麼厲害一定會有辦法救我們的。”

“是啊!”

衆人一窩蜂的朝我們靠攏。只是見到我剛纔的時候救了景晟,大概是以爲我是厲害的。實際上他們不知道真正能夠發揮作用的是景晟。

“看吧,羣衆的眼光是雪亮的。”這個時候,景晟也在旁邊揶揄我,給我的感覺好像是在嘲笑我,剛纔還膽子還小的不要不要的。現在竟然變成了大家心目中的英雄,這反差大的實在是不要不要的。

我也沒有時間理會這些東西。既然他們認出我是莫大師了,那就讓莫大師給他們做主心骨把。省的等會兒再有人鬧出什麼幺蛾子。

“你們先保持安靜,既然我們也被困在這裏了,一定會想辦法救出大家的。”

我說道,眼神放到了剛纔死去的那個人的身上。

那人的血液還在地上淌着。好像還沒有完全凝固,但是這人死了足足有半個小時了,即便是沒有完全凝固。也不至於流淌的速度還這麼快。

剛纔被景晟反剪的那個女生,還在軟綿綿的趴在地上。但是從她的嘴角這會兒也開始往外流血了。

“這血不對頭,大家離得遠一點。”我喃喃的說道,忽然感覺這地上的血不太對勁。大家聽後。都非常聽後的一致往後挪身子。

我上前想要觀察一下那血跡的走向。

“你不要碰,我怕你會變成剛纔我那樣子,或者發生更嚴重的事情,雖然裏面那傢伙的發力不是太高深,但是看樣子好像會很多的歪門邪道,也不知道是從哪裏學來的。”景晟說道。

“那現在怎麼辦呢?”我問道。

時間現在變得很緊迫,按照地上這血液的流淌速度的話,很快整個房間都會被這血液給充斥的,那死去的人的身體裏面本身的血液並不多,但是此刻看起來好像是有無窮無盡一樣。

景晟說的是對的,現在還不能碰那些血液,一不小心就會真的中了他的陰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