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笙,你們這樣抱在一起要不要考慮一下我們大家的感受呀!」說話的是張宏圖,農忙過了家裡沒什麼活便來這裡幹活,反正閑著也是閑著,能掙點就掙錢。

他這樣一說,大家便笑起來,看著張雲笙漲紅著臉,劉小禾狠狠的颳了張宏圖一下。

「你要是難受你也娶個媳婦呀,到時候你也可以在我們面前秀恩愛。」

「我才不要這麼早成親,萬一娶了一個母老虎可就慘了。」張宏圖直接把自己心裡想的說了出來,惹得大夥紛紛笑起來。

張宏圖見大家笑話他並沒有生氣,反而跟他們一起笑,這個性子倒是很討喜。

張雲笙被氣氛帶起來,唇角也勾起,然後對身邊的人道:「我去跟他們一起挖地基,你若是無聊可以去村裡走走。」

劉小禾點頭,回家提了些山裡撿的蘑菇便去村裡了,剛過河就碰到張苗苗。

我愛你,在錦瑟華年 對於張苗苗她沒有什麼感情,沒有打算理會的擦身而過。張苗苗見她過去,停下腳步轉身望著她,憂傷又沮喪。

那天,劉小禾跟她一起懟張翠翠,她覺得劉小禾人挺不錯,突然有點喜歡劉小禾的個性,只是以前劉小禾似乎不太喜歡她,這讓她有點失落。

走在前面的劉小禾感受到背後那雙灼熱的目光,她停下來轉頭看著張苗苗,見她愣了一下然後垂頭喪氣的模樣不禁失笑。

突然覺得這個張苗苗其實也不是一個壞孩子。

「張苗苗。」

「啊?」張苗苗猛的抬起頭。

看著她呆萌的模樣,劉小禾笑起來。

「沒什麼,就是叫叫你,你若是沒有什麼事情,就陪我一起走走,順便跟我說說張家村的趣事。」

「……」張苗苗再次愣住,不過臉上很快露出純凈的笑容,小跑到劉小禾的面前。

「小禾姐,你願意理我了?」

「瞧著你也不是壞姑娘。」

「我本來就不是壞蛋。」張苗苗沒有生氣,只是委屈的嘟起嘴巴,兩邊臉鼓鼓的甚是可愛。

「怎麼,生氣了?」劉小禾冷道。

「沒有。」張苗苗緊張的擺手。

看張苗苗緊張的模樣,劉小禾失笑,這姑娘一點也不經逗。

「其實你也挺可愛的。」

被劉小禾稱讚的張苗苗害羞的臉紅起來,隨後便道:「對不起。」

劉小禾有些懵了,不過很快明白張苗苗為什麼道歉。

「以前是我的不對,之前哥哥上門打架的事情也是因為我,哥哥們才會去你家鬧,但是我兩個哥哥其實人很好,只是他們疼我而已。」

劉小禾看著她並沒有說話,而是安靜的聽張苗苗說話。

「我……真的對不起,請你原諒我。」

不知道張苗苗是經歷了什麼轉變這般大,但是一個囂張跋扈的人一次又一次的跟她道歉,說明張苗苗這個人心性不壞。

「看在你如此真誠道歉的份上,我就原諒你了。」

「真的?」張苗苗有些不信。

「嗯。」劉小禾點頭。

「那你可不可以借十兩銀子給我?」張苗苗臉漲紅,這句話是她用了很大勇氣說出來。

我去,這是什麼套路?劉小禾被張苗苗搞懵逼了。

張苗苗知道自己這樣直接開口借錢很荒唐,但是這是她的希望,大哥那麼疼她,她要為大哥做點事。

若是再湊不齊二十兩銀子,大哥喜歡的人就會嫁給別人,她不想大哥傷心。 「你為什麼借錢?」

劉小禾沒有拒絕,因為她從張苗苗的眼裡看到了很多情緒,有不甘有害怕也有絕望。

原本以為會被拒絕的張苗苗愣住,雙眸一動不動的看著劉小禾。

看著在發愣的張苗苗,她覺得有點好笑。

「你要告訴我你借錢做什麼,若是用在正當地方我可以考慮借你。」

「真的?」本來就沒抱多大希望的張苗苗頓時燃起希望,露出欣喜之色。

「說吧!」沒有點頭也沒有否定。

「我大哥喜歡的姑娘要嫁人了,那姑娘的娘要讓我大哥拿二十兩才讓那姑娘跟我大哥走,家裡湊了十兩,還差十兩,大哥嘴上說放棄了但是心裡很難受,大哥最疼我了,所以我想幫他。」

嘖,沒想到這張苗苗還是個重情重義的人,只是她可不會大發慈悲就這樣輕易的借十兩銀子出去。

「我可以給你十兩銀子。」張苗苗吃驚,覺得在做夢,「但那是買你三年的錢。」

聽到後面一句,張苗苗擰眉不說話了,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你可以想想,晚上再來找我,不過過了今晚就沒有那十兩了。」她沒有逼迫張苗苗立即做選擇,深意的看了一眼轉身向村長家走去。

張苗苗站在原地,內心很糾結。

三年自由換十兩,她換還是不換?

劉小禾走進村長家,劉嬸正在挑花生,看到她來了連忙起身去把她手裡的籃子接過來,看著籃子里的東西便知道是她特意提過來,便也不矯情。

「今年地里的花生很好,等會兒裝一些回去給雲笙做下酒菜。」

「那真是謝謝劉嬸了。」說著她也不客氣的把這當作自己家找了一個椅子坐下,然後發現村長不在家,便關心的問了一起,「爺爺他不在家嗎?」

「剛回來就出去了。」說起這個她就覺得奇怪,「最近老爺子總出門,也不知道是忙什麼事情。」

「爺爺他總出門?」

「對呀,一出去就是下午回來。」

劉小禾擰眉,這有點奇怪了,不奇怪的話劉嬸也不會說。

只是村長他去忙啥玩意了?莫非是看上哪家漂亮老太婆了?

想想又覺得不可能,要是村長知道她這個想法不知道會不會拍死她。

「不說這個了,你最近胃口可還好?」劉秀殊關心的詢問。

「喜歡吃酸的東西。」

劉嬸笑起來:「那你這胎估計是男孩。」

「酸兒辣女?」

「對。」劉嬸點頭。

「有這麼准?」她覺得沒這麼准。

「對呀,吃酸肯定是男孩。」

「不管男孩還是女孩我都無所謂。」她沒重男輕女思想,同樣她也覺得張雲笙不在乎男女。

「不管怎麼樣頭胎還是男孩子比較好,男人若是沒有一個兒子是會被瞧不起的。」

會被瞧不起?

我去,這有什麼瞧不起的,不過她還是覺得男孩子好些。

女兒養大以後被豬拱了心態要崩,男孩不一樣了,以後可是要去拱別人家的白菜。

這樣一想,更加堅定了她生男孩的心。

從村長家回來已經是晌午,大家也都回去吃飯了,她到家的時候張雲笙已經做好了飯菜。

「相公,劉嬸說我這胎可能是男孩,你喜歡女孩還是男孩?」看到菜里的酸菜,她突然想起今天跟劉嬸聊的事情,想試一試張雲笙是不是重男輕女。

「女孩。」張雲笙想也沒想就回答了,「最好是跟你一樣。」

她沒有開口,慢悠悠的吃著東西,接著又聽到張雲笙的話。

「不行,還是男孩比較好,這樣以後就能保護你。」

「那你倒底是喜歡男孩還是女孩?」她放下筷子望著糾結的張雲笙。

「能一下生兩嗎?一男一女?」

劉小禾很無語的翻了一個白眼,特么的你當雙胞胎那麼容易生?還想生兩個,簡直就是秀逗了。

抄起筷子打他。

張雲笙躲開,抓頭傻笑。

「聽說生孩子很痛,要是能一次解決就很好。」

劉小禾愣住,隨後咆哮。

「好你個張雲笙,你當我是生孩子的道具嗎?」

「不是,一個孩子很孤獨,兩個有伴。」這點張雲笙深有體會。

「我就只生這一胎,不管男女。」

瞧著媳婦已經下定了決心,他也就只能點頭。

「都依你。」只要他努力,懷上的話媳婦應該不會不要,想著也就沒有什麼糾結的了。

劉小禾把他表情看在眼裡,突然想起了避孕的問題,這裡的避孕好像挺傷身體,一不小心就會絕孕。不過她似乎可以請教劉嬸,畢竟村長一家都是單脈,想必有避孕的方法。

吃完飯就去午睡,等她醒過來的時候差不多接近黃昏,自從懷孕她開始嗜睡,總有種睡不醒的感覺。

寶兒現在也睡得越來越少,醒了就自己玩,看到大人他才會表達自己餓了什麼的。

這不,她下床看了一眼寶兒就扯著嗓子嚎。

她也掌握了一下寶兒哭聲的規律,這會兒寶兒是餓了。

「寶兒乖,我這就去給你熱羊奶。」每天張雲笙都會把寶兒一天喝的量擠好。

張苗苗過來的時候她正在院子給寶兒餵奶,看著走進來的張苗苗,劉小禾給寶兒擦了一下嘴巴然後繼續喂。

張苗苗走到她的跟前,問:「三年裡你會讓我做什麼?」

「不做違背道德的事情。」

聽完這話張苗苗鬆了一口氣,然後咬牙下了決定。

「好,那我賣。」

「你不怕我在這三年裡折磨死你?」一碗羊奶寶兒喝完了,擦乾淨寶兒嘴角沾著的奶,抬起頭妖冶的一笑。

張苗苗臉色泛白,這個問題她沒有想過,如今劉小禾提起她頓時感覺渾身發冷,一時間猶豫不決,很複雜。

許久,張苗苗淡定下來。

「你……你不會。」

「是嗎?」劉小禾不覺得自己是個好人。

「你是好人。」

「哈哈。」這是她聽過最好笑的笑話,居然有人說她是好人,太好笑了。

張苗苗不知道她笑什麼,但看她似乎心情不錯,心想三年裡劉小禾應該不會讓她做過分的事情。

「行,就沖你說我是好人,這三年裡我不會讓你死。」說完便直接拿出十兩銀子丟給張苗苗。 張苗苗接住十兩銀子,見她沒有再說話,皺著眉頭愣住。

瞅著站在原地不動的張苗苗,劉小禾挑眉。

「不走?想留下來吃晚飯?」

張苗苗搖頭,說出心裡的疑慮:「不用寫借條跟賣身契嗎?」

聽完這話,劉小禾明白了,笑道:「你若是耍賴我有一百種辦法讓你生不如死。」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她是在笑,但是張苗苗卻感覺到害怕,身體不由自己的顫抖。

張雲笙口渴,回來喝口水順便也提一桶水過去給大家喝。走進來看張苗苗在媳婦面前,他快步過去。

「張苗苗你來做什麼?」

瞧著緊張的張雲笙,張苗苗心裡不是滋味,她張苗苗又不是野獸,又不會吃人。

看著似笑非笑的劉小禾,她很認真的道:「我不會耍賴。」

她賭劉小禾不會,頂多被她當作牛一樣的使喚,如若是這樣她也不虧,要知道一個賣身一輩子為奴婢的也就十幾二十兩,有的才幾兩。她才賣三年,這個買賣賺了。

張苗苗說完就轉身跑離了這個院子。

「她來做什麼?」張雲笙詢問。

「沒什麼,你回來做什麼?」

「口渴,喝水。」說著他就進廚房了。

沒一會兒提著一桶水出來,水桶里還有一個水瓢。

「等等。」

張雲笙回頭望著媳婦。

「你把水瓢給我放下,拿一個碗過去。」水瓢是家裡舀水吃喝用的,想著那些人每人都用這個喝水,她心裡不舒服。

張雲笙愣了一下,隨後拿著水瓢回廚房然後拿了一個碗出來,媳婦似乎有潔癖,除了他用過的東西,別人用了之後她就不會用。

晚上,一家人都在飯桌上吃飯,張湘如看著大兒子,放下手中的碗筷。

「大牛,明兒你去春兒家提親。」

這話讓大家都愣住,當然除了張苗苗。

「娘。」張大牛喚了一聲。

「這是二十兩銀子。」

「這錢哪來的?」張撇子好奇的詢問,同樣大牛二牛兄弟二人也想知道,紛紛望著母親。

「苗苗借的。」說起這個張湘如沉著臉,雖然只是三年,但是誰知道這三年裡會發生什麼。

三人把目光轉向女兒、妹妹,張苗苗埋著頭吃飯,不打算說話,她怕她開口就哭,然後爹跟哥哥會把錢還回去。

「誰借的?」張撇子很嚴肅,周圍的空氣都冷了幾分。

「雲笙媳婦。」張湘如回答,緊接著又道,「不用還,但咱家苗苗歸她三年。」

「不行,錢還回去。」張撇子直接回絕了。

「娘,這錢我不要,即便是娶回了春兒我也心裡不安。」張大牛沉著臉。

「對呀,就咱家以前那樣對張雲笙,那女人指不定三年裡怎麼折磨咱們家小妹。」二牛也不同意。

「她不會。」張苗苗抬起頭開口。

重生八零嫁首富 「她說了她不會嗎?」張二牛問妹妹。

張苗苗沒吭聲,也就是說劉小禾沒有說過不對她做什麼。

這會兒唯獨二牛其他人都沉默了。

「那把錢還回去,我們家不要,明天讓爹去幹活,我去山裡打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