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她發現廚房裡還多了一個人,正站在灶台邊切蘿蔔。

這個人自然就是黑子。

陸錦依走過去,就見灶台上堆了一堆切得七零八落的蘿蔔片兒。

「你的方法不對。」她嘴角微勾,說道。

黑子大概切得太專心了,聽到她的聲音嚇了一跳,刀一歪差點就切到手。

我居然是富二代 陸錦依伸手輕巧的捏住刀柄,把刀拿過來。

「刀要這樣拿。」她給他示範了下拿到的姿勢,隨後拿過切一半的蘿蔔,繼續道:「這樣切,會輕鬆許多,對手腕壓力不會太大,也精準些。」

她一邊說著,一邊咔咔咔幾下,就連續切下幾片蘿蔔,但在黑子看來,那刀切似乎都沒有離開砧板,就只是輕輕動了兩下而已。

陸錦依放下刀,道:「什麼都不是一步到位的,你先練準頭,像這樣大小就行。」

她指了指剛剛切下的幾片蘿蔔片,不再像昨天那些一樣薄,至少要厚上幾十倍,不過幾片的厚度看起來卻都分毫不差,彷彿用最精密的一起來切割的一般。

她說完,便又道:「有時間再練,先來給我打下手。」說著去拿過圍裙,一邊穿好一邊往灶台走去。

幾個大鍋都已經燒上熱水,陸錦依選了一個大鍋,放上竹篾,讓黑子把他浪費的那對白蘿蔔清洗一遍拿過來鋪到竹篾上蒸。

生蘿蔔的味道不是很好,一旦遇熱,在蒸煮的過程更重,黑子有些嫌棄道:「這些蘿蔔要做什麼?」

「你猜猜看,覺得可以做成什麼?」陸錦依沒正面回答,只是拿著盆從麵粉袋子里舀了半盆麵粉。

黑子見著,就道:「蘿蔔餡餅?蘿蔔餡餃子?包子?」

「還有呢?」陸錦依已經開始往麵粉里加溫水開始揉面。

黑子盯著那團成形的面,思索的半天都沒想出其他來,道:「我沒吃過多少食物,就知道這幾種。」

陸錦依掃了他一眼,輕哼道:「最早期的人類是從茹毛飲血開始的,那時候並沒有熱食這東西,那為什麼現在有呢?做出第一道熱食的人顯然也沒吃過,為什麼他可以做到?」

黑子一愣,擰著眉若有所思。

陸錦依這邊已經揉好面,把一部分分開去發酵,一部分繼續兌水和油,加入幾顆雞蛋揉得粘稠一些。

這時候蘿蔔也蒸熟了,她讓黑子把蘿蔔取出放到簸箕上,然後用刀彷彿剁碎。

黑子拿著兩把刀子,一臉嫌棄的剁著,因為熟透的蘿蔔味道更不好聞了。

剁好后,陸錦依舀了一部分倒進面盆里和那些面攪拌到一起,等鍋里的油熱了,就飛快的用勺子舀起丟到油鍋里炸。

黑子恍然大悟,原來是炸蘿蔔丸子啊。

「你去拿做豆腐的磨具來,舀一些到裡面,鋪滿,蓋上蓋子蒸。」她一邊不變節奏的飛快往油鍋里丟丸子,一邊道。

「哦哦。」黑子連忙去找模具,梁媽笑著拿來給他,省得他亂找。

黑子和梁媽道謝后,拿過模具放到蒸鍋的竹篾上,然後拿著大木勺子往盆里舀蘿蔔面泥到模具里。

「夠了。」等面泥差不多快沒頂時,陸錦依才說了句。

黑子停下,還特意用鏟子給抹平一些才蓋上蓋子。

陸錦依這邊旁邊另一個盆子已經放了滿滿當當的金燦燦蘿蔔丸子,聞起來還挺香。

雖然剛剛對蘿蔔還挺嫌棄的,但想到昨晚的炸魚片,加上肚子又有些餓了,黑子還真想偷吃點。

不過東西在陸錦依旁邊,他不好貿然出手。

只是他不敢出手,他的肚子卻比他誠實許多。

聽到他肚子發出的叫聲,陸錦依瞥過來一眼,隨後道:「先吃點墊墊肚子吧,不過不要吃太多,大早上油膩吃多了不少。」

「好嘞。」黑子聞言,眼睛就亮了起來,忙繞過來,伸手就要去拿丸子。

陸錦依道:「拿筷子。」

「哦。」黑子瞅了下自己髒兮兮的手,嘿笑了聲,去拿筷子,迫不及待的夾起一個丸子就丟進嘴裡。

丸子剛出鍋不久,上邊還帶著油,入口有點燙舌,但非常香脆,不過咬下後會發現裡邊非常的嫩,明明丸子裡外都是一樣的料子,但卻好像吃出不同來,似乎裡邊包裹了其他餡料一樣,還有一股鮮甜咸香的味道。

「你裡面放了什麼?應該不止蘿蔔吧?」他忍不住問道。

陸錦依挑眉道:「你剛剛不是看見了?」

「也不止雞蛋,有點像……」他擰著眉,似乎隱約想到什麼,卻總抓不住那一絲思緒。

「你可以找一找,看看是什麼。」陸錦依沒直接給答案。

黑子又吃了一顆,眼睛滴溜溜的在灶台上轉悠,還揭開瓶瓶罐罐聞了聞。

突然他道:「你加了這個?是蝦殼?」他夾出一點,發現是晒乾碾碎的蝦殼。

沒想到廚房裡還有這種,蝦殼難道還能用來做菜?

在一起的條件 但想到剛剛吃的蘿蔔丸子里蝦殼的味道,似乎有些明白陸錦依之前說的那個故事的真正含義了。

「嗯哼。」陸錦依這時候已經把丸子全炸好了,撈出來放到盆子里,然後蓋上一層紗布,接著把盆子倒轉過來,用紗布包住丸子,再灑到鋪上紗布的竹篾上,搖晃了幾下,才重新舀到鋪著紗布的竹籃里,又舀出一些放到木碗里,蓋好放到旁邊的食盒內。

「可以起鍋了,把東西蓋上紗布,拿到外邊吹會風。」她一邊拿過已經發好的麵糰,一邊對黑子道。

黑子點點頭,解開蓋子,用布巾從裡邊取出模具。

裡邊的蘿蔔面泥已經變成白色固體,因為裡邊加了東西,所以表面坑坑窪窪的不太好看。

他拿過一塊新的紗布蓋上,然後用力提著就往外跑。

他出去了,梁媽才笑道:「這娃兒還挺勤快的,似乎也喜歡做菜,昨晚切蘿蔔大半夜,早上一大早就來練習。」 陸錦依聞言,嘴角挑了挑,不過沒接話。

黑子回來的時候,就見陸錦依已經把麵糰捏成一個個疙瘩。

見他回來,陸錦依只是掃了一眼,便道:「去那邊選一些嫩筍過來,切成細絲。」

「哦。」黑子應了聲,就跑到食材架子上,從竹籃里把筍拿出來準備挑,結果就被難住了。

他皺眉道:「怎麼看是不是嫩的?」這些筍長得都一樣,難道一顆顆咬過去試試?

他一邊想著,一邊還真拿起一顆筍在嘴邊比劃了幾下。

陸錦依還沒開口,梁媽就先笑著道:「剝掉皮,選尾尖兒是嫰黃色的。



「哦哦。」黑子點點頭,開始吭哧吭哧剝皮。

等他把皮都剝完了,陸錦依這邊已經把麵皮擀好了,醬料也都調製好,正在開始撕肉。

看到她拿著一個小鑷子利落的把生肉上的肉給撕成一小條一小條,黑子震驚了,道:「這都還能這樣撕?」

「你不是看到了么?」陸錦依回了一句,道:「趕緊把筍且了,記得切細一些,和這些肉絲差不多。」

「啊?」黑子看了那一堆似乎大小差不多的細肉絲,又看看從頭到尾大小都不一樣的筍,有點犯難。

拿著刀比劃來比劃去,又看看那堆肉絲,似乎有些無從下手。

陸錦依也沒搭理他,繼續撕肉。

黑子只能拿過一條肉放到砧板上,然後對照著大小,開始小心翼翼切起來。

但他再小心,那筍還是切得大小不一。

這個時候,外邊響起了幾個熟悉的稚嫩聲音。

「誒,不能亂碰,肯定是夏姐姐準備的,不能弄壞了。」這是伍茵茵的聲音。

「這是什麼?豆腐嗎?好醜。」這聲音有些陌生,是昨天帶回來的兩個孩子中的女孩,叫陸箐。

「這不是豆腐,夏姐姐做的豆腐可滑可嫩可好吃了,不是這樣的。」這是伍子鳴的聲音。

「我去找夏姐姐問。」伍茵茵說完,就掀開帘子跑了進來,大眼睛一轉,瞧見陸錦依后就朝她跑過來,一邊脆生生喊道:「夏姐姐,好香啊。」說著還墊著腳尖往上瞧,都沒注意到旁邊也好奇瞧著她的黑子。

黑子斜著眼悄悄打量著這個個子都沒灶台高的小丫頭,她的聲音軟軟糯糯的,跟綿軟糖似的,還挺可愛。

伍茵茵自從陸錦依來了之後,的確被養得很好,之前那瘦弱發黃的小丫頭現在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皮膚白皙水嫩,眼睛又大又亮還愛笑,性格又比較文靜,非常惹人喜歡。

學堂里少有女孩去讀書的,伍茵茵算是第二個,還是因為有梁伯幫忙找關係的原因,不過學堂的夫子倒是挺喜歡伍茵茵,因為她不止乖巧,還有天賦,又肯認真學習,比那些皮小子好太多了。

「你這小鼻子倒是靈,怎麼起來這麼早?」陸錦依笑著,拿手指輕輕點了下她的鼻尖。

伍茵茵笑嘻嘻的縮了縮脖子,就見陸錦依拿過一個小籃子過來,打開,從裡邊舀出一小碗炸蘿蔔丸子,道:「拿去分著吃,早餐還要等一會,別來廚房,油煙重,小鳴,帶著弟弟妹妹們去外邊玩。」

「誒,夏姐姐,這一點不夠啊,能不能再多拿一點?」伍子鳴應了一聲,見伍茵茵手裡的小碗,立刻央求道。

「不行。」一向盡量滿足他們的陸錦依這會卻直接拒絕,道:「早上不能吃太油膩,而且你們肚子還空空,沒個墊底的更不能多吃,我給你們準備了一些在食盒裡,到時候去學堂可以和小夥伴一起吃,當零食。」

「好。」聽陸錦依否了,伍子鳴也乖巧的沒有再糾纏,乖乖答應了一聲就帶著其他人出去。

陸家兄妹對陸錦依還有些忌憚和防備,大概因為她是買他們回來的人,多少會有些心理上的排斥。

不過兩人和伍家兄妹倒是合眼緣,昨晚才見過,現在就玩到一起。

陸錦依本是為了讓他們能降低一些不安,所以讓梁媽先把他們安排到伍家兄妹那邊,倒沒想到還誤打誤撞了。

自從來了縣城裡,伍家兄妹還是有些孤獨的,畢竟以前玩得好的鐵子和磊子都在村裡,雖然學堂也有小夥伴,但畢竟還不是很熟悉,而且也只能在學堂見到。

在外邊總沒有家裡放鬆舒服的,在自己的地盤交上合眼緣的小夥伴,兩個小傢伙心情明顯很不錯。

陸錦依想著,倒是覺得的確挺有緣的,正好也是一對兄妹,而且雙方年齡都相差不是很大。

伍家兄妹也就八歲,陸家兄妹,一個七歲,一個六歲,年齡層相差不大,性格也挺合得來。

當然,現在看是這樣,就不知道陸家兄妹真正的性格是怎麼樣的,畢竟以前是富貴人家的孩子。

不過她也沒打算去插手,小孩的事情就讓他們自己去解決,把那兩孩子買回來也不是真的為了讓他們做事,只是當個添頭而已。

因為她覺得,如果只買黑子的話,他可能會因為這兩個孩子不會跟她走。

而且沒了黑子護著,按照這兩個孩子這樣兒,怕會過得更艱難,所以就順便都帶回來,反正也不差這兩口飯。

如今看到伍家兄妹似乎挺喜歡他們的,也覺得當個小夥伴不錯。

「哎。」旁邊的黑子突發發出一聲叫喚。

陸錦依轉過頭去,就見他把中指塞進嘴巴里,看到筍上的血跡,頓時明白了,立刻就擰起眉來,道:「怎麼這麼不小心,別什麼都往嘴裡塞,有細菌。」

一邊說著,一邊拉著他手腕走到水缸邊。

還沒出去的四個小傢伙也被嚇了一跳,尤其是那兩對姐妹,都忍不住想要過來,但又害怕陸錦依。

陸錦依拿水給他洗了下手,見到他手指頭上一道不算深也不淺的傷口,皺眉把他往外推,一邊對著伍茵茵道:「茵茵,帶著黑子哥哥去包紮傷口,包紮完也不用過來了。」

「我沒事,只是小傷。」黑子聞言,立刻甩甩手指道。

陸錦依還沒說話,伍茵茵已經過來,拉著他的手腕,說:「黑子哥哥,夏姐姐說有時候小小的傷口也很致命的,需要重視,快和我走。」

黑子低頭,就看到扎著兩個團團的伍茵茵,嘴巴張了張,沒說話卻被她拉著走。

與其說被拉著走,倒不如說是自個跟著走。 陸錦依搖搖頭,順便看了下邊已經完全凝固的蘿蔔糕,拎起就準備進廚房,卻見不遠處一群人抬著什麼東西吭哧吭哧的往這邊走,不由把東西放回去,往那邊走。

「大娘子。」為首指揮的人是門衛老陳,見到陸錦依,便找招呼。

陸錦依看他後邊一群人,基本每個人都抬著一個大木桶,就問:「陳叔,怎麼回事啊這是?」

「哦,他們說是大少爺讓送來的,都是海產。」老陳道。

老陳後邊一個漢子就接話道:「我們是郝家村的人,這是伍爺昨兒定的,我們剛打上就送來了。」

「哦?你們是郝家村的啊,行,先放那邊吧。」陸錦依點點頭。

她也想起來了,上次遇到個老伯賣海參,她就帶著人家回來吃了,後來又和對方商量合作的事情,不過郝伯只說回去和村裡的人商量商量。

畢竟陸錦依現在還沒有開店,而且就算她開了,郝伯覺得也不會多火爆,談長期生意有點玄。

陸錦依當時看出他的猶豫,便讓他回去好好說說,心裡也想著,做不成長期大量供應也沒事,可以散開收購,只是這樣的話成本會高出一些,而且也比較麻煩,畢竟統一貨源的話食材的差距不會太大,也好把關。

所以很快她就把這件事也拋到腦後了,沒想到伍元竟然和那邊在聯繫。

眾人把水桶都放下,陸錦依過去瞧了瞧,發現滿滿當當的海鮮,種類還不少,而且她還在裡邊看到幾種非常稀有的深海魚類,這可把她驚喜壞了。

她問那個之前開口說話的漢子,道:「伍元除了定了這些,還有沒有說什麼,你們有什麼合作嗎?」

那個漢子說:「沒有,不過郝三叔說看您這邊滿不滿意,如果滿意的話可以找個時間商量下,地方和時間您這邊來定。」

「郝三叔?」陸錦依疑惑。

漢子道:「就是郝三叔回去說您這邊想要和我們郝家村長期合作海產,不知可有此事?」

見陸錦依不解,漢子也有些不確定了,皺眉道。

他們後邊的人也有些擔心起來。

畢竟代國的人本就不怎麼吃海鮮,作為打魚出海為生的他們如今境遇是一年不如一年,而前段時間出了吃海鮮中毒事件,之前他們一直去賣的幾個城鎮對海鮮都有些排斥,生意更差了。

如今聽到有人要和他們長期合作,還要包下他們的海鮮,自然是高興的。

只是按照郝伯回去形容,加上現在看來,這家人似乎也不是多富裕的家庭,真的能包下來嗎?

不過就算他們不能包下來,多一條銷售渠道也是好的,至少有錢賺,不至於白乾貨。

陸錦依恍然,道:「就是那天賣海參的郝伯啊,對,怎麼,你們村長願意嗎?」

漢子聞言,忙點頭道:「願意願意,村長說了,不管姑娘您要多少都行。」

陸錦依想了想,道:「那勞煩這位大哥,您回去告訴你們村長,就說明兒早上我們過去你們那邊商談具體示意。」

「不用不用,您在這邊定個地方,我們來也行。」漢子忙道。

陸錦依擺擺手,說:「我也想看看你們那邊的情況,想看看海。」

「哦哦。」漢子聞言,恍然的點點頭,然後憨憨一笑,點頭道:「行嘞,我定然把話帶到。」

「好,勞煩你們了,對了,這些木桶可要帶走?」

「沒事,下次來換上就行。」

「行。」陸錦依點點頭。

眾人便要告辭。

陸錦依忙喊住他們,讓他們先等一下,便轉回身,拎著蘿蔔糕進了廚房,沒一會就拎這一個竹籃走出來,上邊蓋了一層布,遞給漢子說:「一大早也沒準備什麼,這點點心大家拿著路上吃把,裡邊的蘿蔔糕回去切成片蒸或箭都可以。」

「這使不得使不得。」漢子連忙擺手。

陸錦依直接塞到他懷裡,道:「就是一些早點而已,別推辭了。」

聽到只是一些早點,眾人這會也的確有些餓,加上籃子被抱在懷裡,香味一陣陣往鼻子里飄,漢子也有些捨不得還回去了,便咽了咽口水,點頭道:「那謝謝您了,我們先走了。」

「好,慢走。」陸錦依點點頭,讓田叔送他們離開。

梁媽這會也走出來,就見陸錦依正彎腰在大水桶里撈什麼,還發出一聲聲怪叫。

那些木桶比浴桶也就只小一點而已,陸錦依個子不高也不大,整個人看著像要往裡邊栽下去,梁媽連忙過去把人撈起來。

「大娘子,你小心,要抓魚嗎,我來吧。」梁媽邊說著邊往裡撈。

梁媽負責廚房一段時間,現在手腳倒是越來越利落,尤其這撈魚的技術,比網兜還輕鬆精準,一抓一個準。

陸錦依道:「撈那條銀色的,再抓幾條粉紅色的上來。」

梁媽應了聲,也不問這些顏色奇怪的魚是不是真的能吃,反正大娘子的本事她們都見識過了,既然她說了那就能吃。

連撈了兩條銀色的和六條紅色的。

陸錦依看著一盆子蹦蹦跳跳的魚心情好急了,迫不及待的讓梁媽把魚弄進廚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