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夜邪邪道:“附近都沒有人,我們又是獨處大海上,風光獨特,氣氛獨好,若是不生點什麼,豈不辜負了這良辰美景,”

“哼,”

聞言,鍾淇嬌笑,玉手輕點,如小女兒家般的嗔道:“辰公子,你別忘記了,我的修爲,遠在你之上的哦,”

“這你就不懂了,”

辰夜說道:“有的時候,在男人面前,女子在強大也是沒用的,這就如同,在女人面前,男人在怎麼抵抗,也是抵抗不了的,”

“那不知道,辰公子你是前一種男人呢,還是後一種男人,”

“我嘛,自然是”

話未說完,辰夜此刻陡然快若閃電般的探出手,二人離的如此之近,加上鍾淇根本就沒想到他會在這個時候偷襲,雖然反應及時,可她的手,已是被辰夜握住,

然後,輕輕的一拽,鍾淇整個人,便是倒在了辰夜的懷中,旋即另外一隻手,則是輕鬆的環繞上了那盈盈不足一握的小蠻腰,

“辰夜,你做什麼,”

鍾淇頓時怒道,可她突然現,自己內心之中的怒火,竟然是無法蔓延出去,換言之,所謂的怒,只是女子的害羞,

怎會這樣,

辰夜笑道:“鍾姑娘,你不覺得我們這樣,我們之間,才顯得更加真誠嗎,”

鍾淇頓時哭笑不得,罵道:“好啦,便宜已經給你佔了,可以放手了嗎,”

“哪能呢,好不容易纔能一親芳澤,我說過,今天要是不生點什麼事,怎對得起你單獨約我來這裏的美意呢,”

鍾淇拍了拍他的手,近乎挑釁似的說道:“在外面,你就這樣胡作非爲,難道就不怕,你的那位"qingren"知道後,會不放過你嗎,”

“我的"qingren",”

辰夜冷冷一笑,再不客氣,那隻手,便是盡情的在美人腰間探索着

“辰辰夜,放手,快放手,”

一股酥麻感,自腰間迅的蔓延至鍾淇全身上下,那彷彿是無數只螞蟻在爬動般,雖然很難受,可就是不想停下來,

感受着懷中的身子細微變化,辰夜的xiéè之意更加的濃烈,片刻之後,那隻手,似乎再不滿足,僅在腰間遊離,略是停頓一會,帶着幾分霸道野蠻之勢,yu要向着更裏處挺進,

“不,辰夜,不行,”

可惜,已經如同辰夜所說的,在有的時候,女人也是反抗不了男人,鍾淇的掙扎,反而是cìjī了男人最原始的那種本能

至於在辰夜這裏,是原始的本能,還是故意而爲,這就不是鍾淇,以及所能明白的,

“小子,住手,”

就在鍾淇全面潰敗,而辰夜也要繼續擴大他的果實時,天際之上,陡然一道厲喝聲,驚雷一般的響徹了下來,

果然是忍不住了嗎,辰夜嘴角邊上,揚起一抹冷然的弧度來,

鍾淇則是那受了驚嚇的小兔子,此刻神魂驟醒,嬌軀一顫,連忙離開了辰夜懷抱,望着聲音來之地,臉se幾乎慘白

“你,你怎麼會來的,”

“我若不來,是不是就不會耽誤你們的好事了,我若不來,又怎能見到如此jing彩的一幕,”

天際上,一道身影,快若閃電而下,那一身的寒意,彷彿是要將整個無盡之海都冰凍起來,尤其是看向辰夜的時候,毫不懷疑,若眼神能夠chīrén,他絕不猶豫,

“不,不是的,你誤會了,根本不你是想的那樣,我”

鍾淇竟然語無倫次了起來,很不可思議啊,

辰夜淡然一笑,那個年輕人,有着一張極爲英俊的臉龐,別說是女人,就算是男人見了他,不會感到自卑,因爲,這張臉可以讓人着迷,

“一切乃是我親眼所見,你認爲會是誤會,”

年輕人冷然喝道:“鍾淇,你所謂的讀心攝魂術,難道是將自己一同陷進去嗎,”

鍾淇頓時尖叫:“不,不是”

“淇兒,你在怕什麼,”

辰夜走到鍾淇身邊,淡淡問道:“他是誰,”

他的聲音,蒼勁有力,猶若質問一般,令得那年輕人,怒火更加的兇猛,進而失聲大笑,

“我是誰,哈哈,你問問鍾淇,我到底是誰,”

辰夜臉se不變,輕輕的拍了下鍾淇肩膀,安慰的舉動,在他人看來,更好像是親暱的表現,望着年輕人臉se的更加難看,辰夜冷冷道:“不管你是誰,你都沒有資格,對淇兒這般大呼小叫,她並沒有做任何對不起你的事,”

年輕人那張英俊的臉,在這番話的cìjī下,幾乎都扭曲在了一起,

“你們方纔的舉動,還叫沒有對不起我,”

聞言,辰夜笑了,說道:“有一點你要搞清楚,無論我們做什麼事情,都是你情我願的,所以,就算你是他父親或兄長,也不可以這樣失態,”

“你,”

“辰夜,求求你,別說了,你先離開這裏,好嗎,”

辰夜錯愕的看着鍾淇,道:“我先走,你確定你可以擺平,”

“放心,相信我,一定可以解決的,”

鍾淇的本意,只想讓辰夜快些離開,以免他說出來的話,更加cìjī了那個年輕人,

卻因爲她現在心神已經慌亂,忘記了,這說話的語氣,以及說出來的話,怎麼聽,都好像是一對小"qingren"被家中人抓到後,女子爲了避免男子受到家中人的責打與辱罵,所以求着他快些走,

這樣的一幕,落在年輕人眼中,自是怒氣更烈,此時此刻的,已宛若一座活着的火山,

“好,我先走,記得,快些回來找我,”

辰夜見好就收,便也不在過多狂妄,輕握了下那隻現在放在他手臂上的柔軟玉手,旋即朝向海域風城,快的飛掠而去,

“讀心攝魂術,讀心,她確實可以做到,但攝魂嗎,”

閃掠中的辰夜,不覺森然一笑

在辰夜離開之後,鍾淇微微平靜了一些,看着年輕人,頗是無奈的道:“無魘,我們這麼多年的感情,難道你還不相信我,”

“即便你不相信我,你也不可以否認,擁有着讀心攝魂術,你以爲,我會在意亂情迷中,喪失了自己的理智嗎,”

年輕人的眼神,因爲這段話,不由的閃爍了一下,是啊,這麼多年來,無論自己怎樣挑逗或是製造各種機會,她鍾淇,始終都能夠守住最後的清明,導致自己與她,別說最後一步,就連她方纔與少年的那般親熱,都是沒有做到過,

一念及此,年輕人雙眼,再度通紅了起來

知道他要說什麼,鍾淇率先開口說道:“無魘,你知不知道,就在剛纔,只需在多一點點時間,在辰夜的心中,就會永遠留下我的烙印,自此後,他的全部,將會屬於我,”

“真的只差一點點嗎,”

年輕人對鍾淇極爲了解,聞言,嗤聲笑道:“只怕再差一點點,你整個人,都將會屬於他吧,”

“你讓我怎麼說,你才相信,”鍾淇無奈道,

“很簡單,”

年輕人閃動着火紅的目光,望着那,因爲之前的情迷,到現在臉se都還微微漲紅的鐘淇,道:“你我相交多年,我卻不曾真正的擁有過你,而今,你既然可以與那小子來一場意亂情迷,與我,自然也是可以的,”

“無魘,”

鍾淇神se一怒:“難道我讓你喜歡上我,就是讓你得到我的軀體的嗎,”

年輕人冷笑道:“我若不承認,則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太虛僞,但在喜歡上你後,我確實真心真意的待你,可惜,你的心,始終有所保留,即使你喜歡我,勝過我喜歡你數倍,”

“所以”

年輕人此刻,迸出,他在身前女子面前一直隱藏着的果斷與氣度,看着她,年輕人淡淡道:“若是今天,你沒有一個準確的答覆給我,鍾淇,數年的時間,我浪費掉了,同樣,你也浪費掉了,”

“而我敢保證,未來,必會讓你痛苦百倍,甚至較之紫萱來,你的下場,會更加的慘,”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我獨仙行 城牆上,看着鍾淇獨自而回,辰夜冷然的笑了一聲,

雖然鍾淇掩飾的很好,並無半點異樣,但辰夜依舊現,前者的jing神,絕對沒有以往的那般之好

“這就對了,不然的話,我剛纔的冒險,豈不全都白費了,”

辰夜低聲喃喃,不由偏頭看了眼身邊的紫萱母女,零兒或許是等的不耐煩了,竟趴在紫萱身上睡着了,小孩子無憂無慮,在零兒身上,此刻體現的淋漓盡致,

然而,真的是無憂無慮嗎,

在零兒與他說起那偶遇的事情最後,問了一句,他是誰,

那個時候,辰夜的心,彷彿被萬針穿過一般的痛,她小小年紀,今年才九歲左右啊,爲什麼要讓她承受着那麼多,連許多大人都承受不住的苦難,

“我本想問他,他叫什麼名字,可是來了一個女子,應該是他的伴侶,自她出現後,他就對我不屑一顧,再也不正眼看,彷彿,我不存在似的,”

這個女子是誰,辰夜當時不知道,可爲什麼,鍾淇爲認識零兒,

來到海域風城後,零兒就沒有出過客棧,那一次的追隨陌生人,是她唯一一次外出,辰夜敢肯定,鍾淇就是在那一次見過零兒,

雖說,以此來判斷,那陌生人的伴侶就是鍾淇,未免太武斷了一些,可是,零兒在見到鍾淇之後的瞬間中,所流露出來的變化,瞞不過辰夜,

如果那個陌生人就是零兒的那麼,

或許一切的事情與鍾淇無關,辰夜今天的所作所爲,是無緣無故的傷害到了前者,但他並不後悔,

不是說,爲了紫萱,爲了零兒,就可以有理由去傷害無辜的人,而是,就鍾淇她本身而言,也有值得去傷害的理由,

鍾嘯看向鍾淇的雙眼,不僅冷,而且恨

以鍾淇的優秀,辰夜實在想不出,鍾嘯有什麼理由這樣做,可他這樣做了,那就代表着,鍾淇一定是做了不可被原諒的事情,

否則,身爲人父,怎會怨恨自己的子女,

零兒是個意外,

她是被拋棄,所以,那蕭無魘就顯得更加可恨,

“轟,”

等待之中,某一時刻,平靜的天空,陡然壓下一層又一層厚厚的烏雲,只消片刻時間,整個大地,猶若黑夜降臨,頓時漆黑一片,

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當中,轟隆隆的雷聲,在不斷的響徹,雖無雷霆穿she出來,可這天地,卻是蔓延出一股強大的壓迫感來,

就連風擎等地玄高手,此刻,都已經需要用本身玄氣,來抵抗這股好像天威般的壓力,

“終於要來了嗎,”辰夜神se一動,

當天際之上的漆黑,彷彿是壓到了整個大地上的時候,終於,在那遙遠處的無盡之海,此刻,終於是有了動靜,

“轟隆隆,”

一陣排山倒海似的聲響,猛然間的響徹而起,就在此時,所有人的眼睛,都被一道強光刺中,頓時有着剎那間的失明,

當眼睛恢復如故後,赫然看見,那無盡之海的海面上,已然是五道龐大的光束,猶如天地之橋,從海底深處,一直連接到九天之上,

在這五道光束的照she下,大地終是不在漆黑一片,

“轟,”

就在此時,海面上,因爲五道光束,被激盪起一道又一道,足有數百米之高的海浪來,那般場景,猶若天地之間,憑空升起了水幕一般,顯得極爲壯觀,

但同時,那些水幕中,又是蘊涵着十分可怕的衝擊力,

“嘩嘩譁,”

海浪陣陣,旋即,以雷霆之勢,向着海域風城,火山爆一般,兇猛的衝了過來,

所有的人都見到這一幕,就算是海域風城中的那些人,已不知道見過多少次同樣場景的人,再度見到,依然是震撼着,

不過,並沒有驚慌,顯然,這些海浪,不會將城池給掀翻,

與此同時,那貫穿了整個天地的五道光束,也是有了動靜,

光芒一閃,便是快若雷霆般,離開還海底,而在這般閃掠之下,肉眼可見,自這光芒當中,有着強烈的毀滅氣息,如狂風一樣的席捲開來,

所過處,那幾乎是滅絕萬物般,就連空間中的空氣與靈氣,只要被覆蓋而下,那麼,全都消失的乾乾淨淨,

感應到這一幕,辰夜眉頭爲之一皺,

這光束之力如此威勢,等閒人等,可是無法靠近的,

“辰夜兄弟別慌,”

風擎在他邊上小聲道:“剛剛開始,光束中確實蘊涵着強大的威力,但是很快,它們的這些能量就會快收攏並自行壓縮藏於其中,第一個得到之人,便是可以從中吸收到這些能量,”

“原來如此,”

辰夜點了點頭,目光中的火熱,悄悄的浮現,

他能夠感應到,光束中的能量,是何等的jing純,如果他得到的話,那麼,以他目前的修爲,恐怕可以一步登天,直接達到通玄境界,

就在這短暫的交談中,那涌動在天際,猶若五條巨龍似的光束,彷彿已經完成了收攏與壓縮能量的舉動,在盤旋之間,五道光束,霍然分開,朝向這世間的不同方向,飛she而去,

“就是這個時候,”

不遠處,鍾嘯冷冷喝道:“風擎,你仍選倆道吧,”

風擎大笑:“那我就不客氣了,感覺離之我們最近的,就這倆道,”

“哼,”鍾嘯冷哼了聲,在不說話,

而儘管已經是選定好了,風擎等人也沒着急動手,不但是那光束,還在遙遠的天際上盤旋,並未真正的落入大地,如今的光束,儘管是收斂了,卻也還不到碰的時候,

只是一剎那,分向不同方向的光束,眼看就要掠出無盡之海,此時,突然有着數道身影,自海底深處暴she而出,直接撲向了其中的倆道,

“妖獸一族,全都是皇玄境界的高手,”一直沉默着的紫萱,輕聲的開了口,

辰夜眉心一震,皇玄高手啊,那在這個世間中,都是能夠被稱之爲宗師級別的人物,尋常都是神龍見不見尾的存在不愧爲妖獸一族,一次xing,便是出動了四位,

而即便是四位皇玄高手,在困住其中倆道光束的時候,依舊是讓人感覺到,他們很吃力,

他們都這樣了,城牆上的衆多人類高手,自是更不敢輕舉妄動着,

“根據我前倆次的經驗,一般來說,當這妖族高手,將光束給收走之後,便是我們可以動手的時候,”

風擎輕聲道了句,其目光旋即看了鍾嘯等人那一邊,接着說道:“但今次情況有所不同,鍾家等四大勢力,與妖族勢力關係很密切,辰夜兄弟,我們得小心一些,”

辰夜點點頭,道:“你們應該有了安排和準備,就按照你們的意思去辦,我只有一個條件,其中一個名額”

“但請辰夜兄弟放心,就算我們得不到,也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風擎正se說完,然後揮了揮手,他身後的一些人,便是悄然的下了城牆,

遙遠處,隨着妖族四大皇玄高手的圍攻,加上時間推移,光束的威力也在減弱時,終於在半個時辰左右過後,倆道光束,被四大高手控制而住,隨即牽引着它們,向着海底之中快而去,

在這個時候,城牆上的每一個人,眼神當中,都是流露出了極大的火熱

“辰夜兄弟,紫萱姑娘,我們也走吧,”

辰夜還未有任何的什麼反應,突然間,他的神se,猶若被空間所禁錮住一般,竟是停滯住了,

正前方,那遙遠的海面上,一道目光,自那裏破空而來,投放在辰夜的身上,

即使隔的非常之遠,依然讓辰夜感覺,有着一股,如山般的壓力,從那道目光中,清晰的放置在了他的身上,

不過所幸,目光僅僅只是一瞥,而且也沒有任何惡意,否則的話,辰夜真的不敢保證,現在的他,是否還可以平穩的站着,

皇玄高手,竟是如此的恐怖,

“辰夜,怎麼了,”

因爲僅是一瞬,所以連紫萱都沒有察覺到方纔瞬間中的事情,這也道出皇玄高手的強大,近在身邊,以紫萱的實力,卻半點反應都沒有,

“我沒事啊,” 豪門亂:小寡婦惹上冷總裁 婚色:紈絝少東霸寵妻 花樣兒離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