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管,站一邊去。”

老實的小貨車司機猶猶疑疑的走開一步。

張齊捂住胸口用力的喘氣,孟欣不知道他到底怎麼樣了,擔心的問:“你到底怎麼樣了?”

靠在美女溫暖的懷裏,再疼都不怎麼覺得。

“我有沒有事,就看哪位司機的表現了。”

“啊?”孟欣不明白,“你要幹什麼?”

張齊衝她詭異的笑了笑,然後對吉普車司機說:“麻煩你過來一下。”

吉普車司機不情願的向前蹭了一步,“年輕人,我可不是有意撞你的,而且你是被車子撞飛過來,主動撞我車上的。你有什麼麻煩找他就是了。”

一上來就把責任推的乾乾淨淨,他以爲這樣就能擺脫責任了,張齊心中冷笑。

“這位大哥,你緊張什麼,雖然我的腿斷了,頭也受了重傷,可是我的意識還是清醒的。我知道剛纔發生了什麼。你的車超速行駛,才把我撞的這麼狠的。要不是你過馬路口的時候開到了一百邁,我根本就撞不上你的車。

你說着責任怎麼算?我記得市內限速40-60邁,你超速就是違章,撞到人就是事故。這件事的責任真正追究起來,你的責任也不小。不過,你是無所謂了就是錢的事,罰款唄,反正你不缺錢。

還有我聞到你口中有淡淡的酒香,儘管你喝的酒不多,但也屬於酒後駕駛。待會交警來了,你想想自己應該付多少責任。”

說完哀婉的看着自己的腿,“我的腿是在你的車上被撞斷的,治療需要不少錢,另外萬一我殘廢了,這後續治療又是一大筆。我也不知道需要花多少錢才能把我的腿治好,還有我的頭。哎,還是等交警來定吧。”

張齊越說,吉普車司機的臉越白。他中午是喝了點小酒,就一點還不到一兩酒,這傢伙是怎麼聞到的。還有他怎麼知道當時的車速是一百邁的。這傢伙被撞飛過來的時候頭腦居然還那麼清醒,豈不是說他當時根本沒啥事。

“你別胡說,我沒喝酒?”吉普車司機企圖賴掉,要承認自己喝酒,就算沒有多大的責任也會變得有多大責任了。

“我對酒精過敏,空氣哪怕有一點點酒精我都能聞出來,你敢說你沒有。反正我是要去醫院的,待會順便給你抽血檢測一下。”

真金不怕火煉,塑料就扛不住了。

“我明白了,你是想私了,對不對?”

張齊翻翻眼皮,“私了,我傻啊,私了我後面的後遺症誰來管。”

吉普車司機眼珠轉了兩圈,“兄弟,要是不私了也是一次性解決,中間還要一些繁瑣的中間環節。我勸你不如選擇私了。”

她被偏執大佬寵在心尖 張齊故意露出猶豫的樣子,“私了,不好吧。”

孟欣急了:“什麼私了,這種事情私了對我們沒有好處。我們就要立案,到時候有什麼還能找到他。”

“也對哦,不立案,怎麼說你是酒後駕駛又超速呢。不行,還是公了好。”

吉普車司機急忙蹲到張齊身邊,露出誠懇的樣子:“兄弟,你知道公了的程序多繁瑣麼。我看你的女朋友也沒有那麼多耐心幫你跑。如果立案了,我們肯定要等到案子定下來,賠款額度交警部門測評出來,然後我們這邊才能打錢給你。

而這期間你都要自己掏腰包治療。我看你的腿至少是粉碎性骨折,這要儘早治啊,拖時間長了對你的恢復極爲不利。我看你也是個帥氣的小夥子,總不希望自己後來變成長短腿吧。”

張齊故作傻愣狀:“那怎麼辦?”

“私了的話,我現在就可以給你五萬,五萬做手術夠了。他再給你十萬,總共十五萬,你這腿治好了,說不定還有結餘。剩下半年恢復,你都不用愁沒吃的。”

“爲什麼他給十萬,你纔給五萬啊?”繼續狀傻。

“他負主要責任,當然要賠的多點。我是次要責任。”

“不對,我被他車撞的時候人是清醒的,被你撞的時候纔不清醒的。你應該負主要責任吧。而且你超速還喝酒,這也要考慮在裏面的。 洛秋的春暖花開 五萬太少了。”

“那你要多少?”

“你那車大概六十萬吧?”

吉普車司機不明白張齊爲什麼突然問他的車價錢,爲了面子更好看,他可不會說這車是他五十萬買的。

“不是,這車原價八十萬。”

張齊憨厚的點頭:“八十萬,如果轉手賣了應該值得四十萬吧。你賠我四十萬正好。”

“你說什麼?”吉普車司機直着嗓子叫起來。

張齊露出痛苦的模樣:“你要是被查到是酒駕肇事,反正駕駛證要吊銷的,吊銷了你也就不需要開車了。這車肯定是要賣掉的,對吧?如果你用四十萬買我不開口。你就可以繼續開車繼續擺闊。你想想啊,沒有了駕照就算你想顯擺,不是也沒機會了麼。我說的對不?”

“你……”

這時候吉普車司機才發現,自己掉坑裏去了,被一個看起來傻乎乎的年輕人套進去了。

“你這是訛人。”

張齊微微一笑:“事實擺在面前,我如何訛你了。如果按正規程序走,你就是酒後肇事,要負很大責任,嚴重的還要判刑。這個想必你心裏也很清楚。

所以說我沒有半點想訛你的意思。你爲我想想,我的腿治療至少二十萬,後面還有很多後續要處理。而我就算傷好了,也會影響到我將來的工作。這場車禍對我的將來造成了嚴重後果。你說用四十萬買斷算是貴麼。我的未來豈止四十萬?”

“可是該負責的不是我一個人。”

“他歸他,你歸你。他開的車不夠十萬,我讓他賠十萬他也未必現在就能拿出來。要私了,我們就是現場了結自然不可拖,你說呢?時間有限,一會交警來了,你想私了就沒那麼容易了。”

“四十萬我現在拿不出來。”

“反正你有車,先拿車抵押,什麼時候還齊,什麼時候拿車。”

“你,四十萬太多,我只能給你三十萬。”

“沒有四十萬,一切免談。喂,誰報警了沒有?”

小貨車司機慌忙掏口袋,“哦,哦,我忘記了。我打,我立即打。”

吉普車司機猛的站起來,一把按住他的手,“等一下,還沒說好要怎麼辦,報什麼警。”

小貨車司機愣了愣,“這有什麼好猶豫的,報警後,由交警來定最好。”

吉普車司機狠瞪他:“什麼最好,拿錢能解決一切多簡單省事,讓交警來辦,麻煩不說還浪費時間,我哪有那麼多時間。這樣吧,我認虧,我拿出三十萬,剩下的你來補上,你看怎麼辦?”

“啊?”小貨車司機愣了,“你叫我補上,我……”

聽起來三十萬吉普車司機是虧了,但是小貨車司機也不傻,三十萬可以擺脫干係,而剩下的誰知道還有多少麻煩。萬一治療不止四十萬呢,萬一……

小貨車司機攤開雙手,“這個,這個我,我哪裏給的起。”

“哎,你這是什麼話,人是你撞到我車前的,你應該負主責。叫你賠十萬,你還不情不願的,這說不過去吧。”

“我不是不情願,我是給不起,你說十萬我都拿不出,更何況誰知道會不會比十萬更多啊。”

吉普車司機突然把腰一掐,“我說,你這人怎麼如此婆婆媽媽的。事情已經發生了,逃避不是辦法。就算你沒有這麼多錢,你也要借啊,總不能說你沒有就不給吧。”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能不能緩一點給。”

“這個你要問問他。”吉普車司機努嘴示意張齊。

小貨車司機剛剛得到張齊的暗示,吭哧了半天,搖搖頭:“我,我想聽交警的。” 吉普車司機焦急的看着腕錶,最後一咬牙一跺腳,掏出車鑰匙。

“給,我沒時間跟你們磨嘰,車你先拿着,我要開會。”說完轉身就走。

張齊懶洋洋的喊:“等一下,我知道你是誰啊。你把車給我了,待會說是我偷的,我找誰喊冤枉去。你給我留個證據。”

吉普車司機氣沖沖的吼:“還,還證據,你看我的樣子會訛你麼?”

“那可不一定,有人道貌岸然,表面像人背裏禽獸不如,當然您不是。雖然您不是,但人家不知道啊,所以還是弄的清楚明白,不拖泥帶水纔好。”

圍觀的人太多,吉普車司機也不好飆火,狠狠的瞪着張齊,“你要什麼證據?”

“身份證,你把身份證給我。”

“這,這不行。”

“拿錢贖車和身份證,這沒什麼不對。”

“我怎麼知道你不會拿我的身份證去做什麼壞事。”

“你看我都這樣了,還能做什麼壞事。我是正派人,不會黑你。”

吉普車司機很想大罵張齊一頓,但他比較是有文化的人,知道現在開口罵人,肯定會招來衆怒。

“小夥子,我的身份一會有用,所以不能給你,你換別的證據。”

張齊早就料到他不會給,掏出手機,“這樣吧,你說一段話,我錄下來,有這麼多人在場做個見證。”

“你,你這個人怎麼這樣狡猾。”吉普車司機忍無可忍,爆發了。

張齊撇了撇嘴:“你說這話就不對了。如果我不防你一手,到時候被你反咬一口,我找誰哭去。這是謹慎,不是狡猾。”

吉普車司機知道今天是遇上難纏主了,哼了一聲:“好,你要我說什麼?”

“哦,就說,你酒後駕車撞了人,願意私了。協定價四十萬,暫以車子作抵押,車牌是多少,就這幾句話,很簡單吧。”

吉普車司機臉色鐵青,用力的點點頭:“好,算你狠。”

孟欣沒想到,張齊會這麼做。四十萬私了,聽起來划算,可要是真如他所言,斷了腿腦部又受了傷,四十萬豈不是虧大了。

吉普車司機在按張齊的吩咐做保證。孟欣不好插嘴,等吉普車司機說完了,氣哼哼的打車走了後。孟欣才埋怨道:“你不是傻了吧,怎麼能私了呢。私了,對你沒有任何好處。你的腿,你的頭指不定需要多少錢啊。”

美女的懷抱躺的再舒服也不能老賴在人家身上,他可不是那種總喜歡佔美女便宜的人。笑嘻嘻的扶地站起來,活動了一下四肢。

“我的腿沒事,我的頭更沒事,我是故意整他的,這個人沒有善心,是那種撞到人肯定往死裏撞的黑心傢伙,我不收拾他一頓,對不起老天賜予我的這個機會。”

孟欣驚的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把張齊打量了好幾眼,最後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你沒事,你怎麼會沒事呢?”

被兩車相撞,怎麼可能一點兒事都沒有。圍觀的人也驚訝的瞪圓了眼睛。

“啊呀,這太不可思議了,真沒事啊?”

“這是奇蹟,絕對是奇蹟。”

“太令人震驚了,居然沒事。”

“這小夥子,真是命大。”

小貨車司機也被驚呆了,好半天才結結巴巴的說:“你,原,原來沒事?”

張齊拍完身上的灰,“我當然沒事,所以你也沒事。你可以走了。”

“啊?我真的可以走了?”

“可以走了啊,我又沒有讓你賠什麼,你不走還在這裏幹什麼。對了,你留個電話吧,萬一那傢伙抵賴的話,你給我做個見證。”

小貨車司機大喜過望,連連點頭,“好啊,好啊,我願意。”

意外之災又意外沒有了,這是一場大驚大喜的戲劇。小貨車司機樂的合不攏嘴,走的時候還不忘連聲道謝。

圍觀的人也漸漸散去,有人說張齊機智,有人羨慕,當然也有人頗有微詞,說張齊這是訛詐。不管是什麼張齊全不放在心上。那樣的人如果他不教訓,也許就沒有人能教訓到他了。

此類人本性不純良,遇事只知道逃避責任,就屬於奸徒一類。如果他有機會也有能力就應該將這類人狠狠的收拾,靠正義的力量逼他們不敢偷奸耍滑。要是能讓這一類人變乖了,社會風氣定然也會改善不少。

確定張齊沒事後,孟欣面色恢復了正常,看着那輛吉普車:“這車怎麼辦?”

“你開走就是了,我還沒有駕照。”

“交警都來了,我們怎麼解釋啊?”

“交通事故,已經私下解決了。交警每天有那麼多事,你不找他們,他們是絕對不會找我們的事的。”

孟欣跑去開車被交警狠狠訓斥了一頓,不過這時候的孟欣心情特好,一點都不生氣,還一臉微笑,連聲道歉。

交警看是個漂亮的美女,心一軟,連駕照都沒查就放她走了。

張齊則騎了摩托車走,儘管他不會但看的多知道怎麼操作的,自身的協調能力又好,所以騎起摩托車來沒有多大難度,只是在剛開始的時候有些晃晃悠悠歪歪扭扭。

兩人趕到醫院的時候,班長正抓狂。

“啊!孟老師您終於來了,我沒帶很多錢啊。”

班長是風風火火的性子,遇事就喜歡大呼小叫,不過在不緊張不急的時候她的頭腦還是很靈光的。今天這是真沒錢,當然抓狂了。

孟欣趕緊叫她的不要着急,錢的事她來解決。樑老師已經被送進急救室。孟欣拿着收費條去交款的地方刷卡。

班長黑眼珠在張齊身上轉了幾轉,“嗨”了一聲,“你跟老師貼那麼近,感覺到什麼沒有?”

莫名其妙的一句話,張齊很不想理睬,但這裏就他們兩個人,不理睬班長大人肯定不答應。

“感覺到你是個八婆。”

班長翻了翻白眼,從鼻子裏哼出了一個“切”,“你別得了便宜又賣乖。孟老師對你那麼好,你會沒感覺。不要揣着明白裝糊塗,我纔不信你沒感覺。”

“你真是越來越沒譜了。我和孟老師就是老師和學生關係,你別亂猜,更不許到處亂說。”

班長鼻孔朝天一副不屑樣:“又用這種高高在上的語氣說話,你當我看不出來。我是女人,我能看不出女人的心思。剛纔爲什麼孟老師不讓我跟她,非要你坐她後面。按理說你的男生,我又說了你能救人命。老師應該讓你隨車,可她卻要我隨車,這還看不出來麼。你不傻吧,還要人鋪開了講。”

班長說的似乎有些道理,照她這麼一分析,孟欣的確不應該帶他一起坐摩托車。可要是說孟欣對他有意思,似乎也不太對。他們兩雖然年齡懸殊不大,但畢竟一個是老師一個是學生,師生戀一直不太被人提倡。

像孟欣那樣的美女肯定不缺追求者,絕對不可能二十多歲還沒有談戀愛。孟欣對他好也許僅僅只是喜歡而不是愛。把他跟班長放在一塊,張齊相信凡是女生都會選擇跟他在一起,不會要班長這種脾氣有時候比男生還粗獷的人。

“我看你是腦子太閒了,亂想。孟老師對我沒有其他意思,我對她也沒有別的意思。你不要找不到緋聞就製造緋聞。當初你幹嘛學我們專業,當記者多好,可以看到大明星,還可以跟蹤大明星挖他們的緋聞八卦,這纔是你真正喜歡的工作。”

班長晃了晃腦袋:“我已經後悔選錯專業了。你能不沒事有事就挖我的痛處麼?”

“是你先無緣無故的招惹了我的。”

“誰招惹你了,我就是問問你跟孟老師到底啥關係,我們班早就有你跟老師的各種緋聞了。你跟我說明白了,我也好向其他人說說,免得大家都誤會啊。”

張齊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我看那所謂的緋聞都是你傳揚出去的吧。”

“你可別冤枉好人,我就是好心提醒。”

急救室內的兩個醫生走出來,一邊走一邊說。

“還好,沒多大事。”

“奇怪,聽說是突然暈倒,心跳都沒了,被人摁一下就恢復了心跳。”

“這是最好的結果,要不然送醫院也沒救,搶救時機過去了。”

“哎,我說那同學,人是你送來的吧?”

班長急忙應:“是我,是我,老師怎麼樣了?”

“沒什麼大礙已經醒過來了,你把費用交了,病人觀察24小時就可以回去了。”

班長點頭,“哦,已經交錢去了。”

孟欣恰好走過來,看見說話的醫生,驚喜的叫:“常威,你怎麼在這裏啊?”

說話的醫生也看到了她,眼睛一亮,眼神火熱起來:“孟欣,你不知道我在這裏輪轉麼?”

“不是說,你回去了麼?”

常威笑了笑:“我還是喜歡這裏,又回來了。”

“回來了,怎麼沒聯繫我啊?”孟欣歡喜的問。

常威臉一紅:“我正想找你,一直沒空。”

“什麼時候有空,我們聚聚吧。”

常威連忙點頭:“好啊,你電話沒變麼?”

孟欣不好意思的笑:“我換了,我這茬給忘了。”

兩人交換了手機號,常威又問:“你怎麼到這裏來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孟欣搖搖頭:“不是啊,我們送一個老師過來。他暈倒了,人才送來,應該在你們急救室吧。這是繳費單,你看。”

常威接過來看了眼:“就是剛纔那個人啊。哎,我說怎麼那麼眼熟,原來是帶過我課的老師,看到他的名字我纔想起來。別在這站着,到裏面坐一坐吧。” 孟欣跟着常威進去後,班長用一種十分哀婉的眼神看着張齊,說出了一句讓張齊很想扁她的話。

“怎麼辦,情敵出現了。”

張齊轉頭不睬她,讓她自己八卦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