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就這樣悄悄地過去,一直過去了五個時辰,李玲玲才恢復正常,李玲玲從水缸出來後,看着楚凡的眼睛又有了一些霧氣。

雖然她中毒後,看起來有些神志不清的,但楚凡揹着她爬下懸崖,找草,又找人燒水的事情她都知道,只是毒發的時候不由人。

而現在她的身體好轉,對楚凡又有了一些更深的情吧。

葉靈和程素麗也是十分高興,總算是治好了李玲玲的毒,而且還不是楚凡使用第二種方法救,而是最好的自然的方法,這就挺好。

楚凡自然也很高興,治好李玲玲的確花費了一些精力,但現在看到她恢復如初,心裏比什麼都高興。

現在,楚凡突然對那些長髮男人有了興趣,不知道他們都是些什麼人,居然可以放**子的毒。

不過,那些人早已跑遠了,現在想要追上他們恐怕也不及,於是只好罷了。

楚凡謝過婦人後,又開車出發了,還是一路向西。

楚凡他們一行四人在高原上奔馳,這裏到處都是藍天白雲,很多的大山,空氣很清新,而且很少看到有人,只要不進城就很少看到有人,很多地都沒有種莊稼。

楚凡看到這裏有些荒涼的景象,並沒有在意,還是一前向西,幾天過後,就進入了藏區。

這裏和青海比起來,地勢更高,人煙更稀少。

楚凡開車在公路奔馳着,感受着高原的空氣,覺得很稀薄,起初還有些不適應,有些缺氧的感覺,不過他們並非一般的人,都是修煉過靈異功的,很快就適應了。

的確,他們修煉了靈異功後,呼吸已經有了好幾種方式,既可以正常呼吸,又可以非正常呼吸,而且還可以用腹式呼吸,而且還可以用內呼吸。

因此,氣候的變化對他們的影響並不大。

楚凡正開着車,突然感到靈儲戒指動了一下,隨即看到小金豬醒來了。

楚凡見狀,又將車子停在路邊,隨即將小金豬放了出來。

小金豬還是那麼騷包,一出來就搖着小尾巴,在楚凡的身上爬來爬去。

而且小金豬身上的金光還一閃一閃的,而且它的身體還發生了變化,一下子就看不到它的身體,只看到一陣光芒。

楚凡見狀,不由得笑了一下,看來小金豬現在已經完成進化了。

小金豬現在的確有了隱身的功能,而且比原來更騷包了。

楚凡隨即下了車,接着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也都下了車,她們看到小金豬的樣子也是覺得十分可愛。

楚凡又讓小金豬隱身,小金豬的身子馬上不見了,讓他現身,馬上又現了出來。

楚凡不由得拍了拍小金豬的屁股,覺得挺滿意。

於是,楚凡又動了一下意念,將路虎車收進了靈儲戒指,接着他和葉靈她們一起上了小金豬。

小金豬馬上展開翅膀飛了起來,小金豬現在有了隱身的功能,別人看不到它的身體,只看到楚凡他們幾人在空中飛。

不過,現在並沒有人看見,楚凡也沒有讓小金豬飛大路,而是飛向了山上。 楚凡將路虎車收進靈儲戒指,馬上騎了小金豬,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也騎了小金豬。

小金豬還是那麼騷包的樣子,接着扇動翅膀飛了起來,一下子飛得很高,直接飛上了一座高山。

這座高山也不是特別高,只是山上到處都是積雪,還有一些鳥兒在山上飛來飛去。

楚凡讓小金豬一直保持着隱身的狀態,不讓它現在身形。

如此一來,楚凡他們四個人就等於在天上飛一樣。

楚凡坐在最前面,葉靈第二,程素麗第三,李玲玲第四,他們一個抱着一個,畢竟小金豬的身體也不是很長,他們四個人坐在小金豬的背上,還是稍微有一點擁擠的。

如果有人在下面看到,就是四個人抱在一起飛翔。

不過,他們一路上並沒有看到什麼人,一個人也沒有。

楚凡讓小金豬飛到山頂,就讓它懸停在半空,而後他和程素麗她們一起停在半空一動也沒有動。

農女福妃名動天下 起初葉靈她們都覺得很奇怪,不知道楚凡停在山頂的半空幹什麼。

過了一會之後,楚凡突然說道:“山背後面好象有一個山洞,我們去看看吧。”

葉靈她們自然沒有意見,於是小金豬又十分騷包地飛向山背。

到了山的背面,又是一番光景,這裏全部都是懸崖,懸崖看起來很深很深,連一棵小樹也沒有,也沒有看到一株小草,都是光禿禿的石頭。

楚凡讓小金豬飛到懸崖下面,飛了一半,就讓它停下了。

果然這個懸崖下面有些名堂,在山腰處果真有一個山洞,這個山洞還是純天然的,並無人工雕的痕跡。

楚凡看到這個山洞立馬笑了笑,他已經感覺到這個山洞有些不一般了。

剛纔他在天空的時候就感覺到了山洞的存在,而且他還知道洞裏有寶物。

楚凡看着這個山洞的入口說道:“進去吧,我們進裏面去尋寶。”

“楚凡,這裏面有寶嗎?”程素麗說道。

“是呀,楚凡,這麼一個破山洞會有寶麼?”李玲玲也說道。

“楚凡說有寶,那就肯定有寶。”葉靈也笑了笑說道。

葉靈對楚凡的感覺早已超越了一定的時空,自從她那次在宮殿的石壁中感悟了畫像之後,整個境界都提升了許多。

雖然她並沒有感覺到裏面的寶物,但她卻有一種感覺,這個山洞不簡單。

楚凡也笑了笑,然後說道:“進去吧。”

小金豬馬上馱着四個人進了山洞,一進洞立馬就有一股十分寒冷的氣息撲面而來,裏面到處都是冰條,那些冰條一條又一條的掛在洞壁上,而且整個洞裏都是冰層,厚厚的冰,一層又一層的。

程素麗和李玲玲聞到這股陰寒之氣,馬上精神一振,不管裏面有沒有寶,但這陰氣卻是非常的受用,她們原本是用磨菇的陽氣修煉的靈異功法,現在遇到這些極寒的陰氣,立馬就產生了反應。

而且更重要的一點是,李玲玲和程素麗兩人的功力並不需要自主修煉,只要有陰陽氣息相互發生髮應,功法就會自動運行起來。

因此,一進洞,程素麗和李玲玲就進入了自主修煉的狀態中,她們的感覺十分愜意。

楚凡也感覺到了她們兩人的變化,隨即笑了笑,看來他的猜測並沒有錯,程素麗和李玲玲的修煉速度不會比他和葉靈慢,她們主要得益於那些磨菇的陽氣。

而且這些磨菇就象給她們量身訂造的陽氣一樣,楚凡雖然也到了那個世外桃源,但那些陽氣並不能輔助他修煉。

不過,對於這些,楚凡當然不會在意,他因爲有兩朵花轉化能量,從來就不愁能量的問題,不管是風能,還是火能,兩朵花都可以提煉出來,他要修煉的時候隨時都可以用這些能量衝關。

至於葉靈,她進洞之後,也感覺到了這股極寒的陰氣,隨即她也運轉功法吸收寒氣,這些寒氣都圍繞着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三人的周身盤旋。

楚凡並沒有理會這些陰寒之氣,也沒有欣賞那些冰雕,而是命令小金豬繼續向前,小金豬一邊搖着小尾巴,一邊在洞中行走。

小金豬現在經過了兩次進化,它的整個形狀都發生了一些變化,身上的金光更盛了,豬嘴也變得更長了一些。

小金豬一邊向裏走,一邊用豬嘴去拱地下的冰塊。

楚凡也沒有理會小金豬的騷包模樣,他正在感應寶物的具體的方位。

雖然他一進來就感到寶物,但現在還不知道這寶物是什麼,反正他的感覺有些強,如果找到,這寶一定小不了。

楚凡也沒有着急,就讓小金豬一邊拱土,一邊向前走,葉靈她們三人都在吸收陰寒之氣。

葉靈吸收陰寒之氣還不能立馬修煉,只是將陰氣儲存起來,而程素麗和李玲玲就不一樣了。

她們都是一邊吸收,一邊反應,一邊修煉。

楚凡讓小金豬又加快了一些速度,直到聽到前面傳來一聲異響。

這聲音聽起來有些奇怪,既象老鼠的叫聲,又象蛇的叫聲,楚凡聽到這樣的叫聲馬上提起了精神。

葉靈和程素麗她們還是坐在楚凡的後面,一動不動地吸收陰氣。

又過了十多分鐘後,小金豬又向前行走了幾百米,那聲音竟一下子消失不見了。

楚凡立馬讓小金豬停了下來。

楚凡突然大喝一聲,一拳向左邊的洞壁擊去,隨即傳來一聲大響,那面石壁的冰條紛紛掉下,冰塊落了一塊又一塊,楚凡又揮出一拳,這拳的力度更猛。

楚凡兩拳連續擊打之下,那面洞壁先是傳來一陣顫抖,接着又嘩嘩啦啦的一聲響,隨即跨下一大塊冰石。

突然看到裏面有許多的老鼠,這些老鼠的個頭都很大,它們都瞪着一雙小眼睛驚恐地看着楚凡。

楚凡看到這些老鼠,突然發出一聲尖叫,這些老鼠馬上從洞裏竄了出來,接着沒命地跑向洞外。

楚凡隨即笑了笑,待這些老鼠都跑沒了,才說道:“寶物果然在此。”

“楚凡,你找到寶了?”李玲玲也開心地說道。

“是的,找到寶了,就在裏面。”楚凡說。 楚凡打開一面冰壁,趕走一羣老鼠,馬上發現了寶物。

這樣的寶物,楚凡並沒沒有看到,但卻聞到了寶物的氣息,他隨即從小金豬的背上下來,李玲玲和程素麗和葉靈也從小金豬的背上下來。

小金豬還是那麼騷包,它又搖尾巴,又發出一陣豬叫,雖然小金豬進化了兩次,但它還是一頭豬。

小金豬還是拱着地面,它的這個動作本是天然的,就算再進化幾次,也還是這樣,豬就是要拱土的,正如狗要吃屎一樣。

楚凡帶頭走進洞壁,沒想到這個洞壁還很深,他們四人上一隻豬往裏走了好大一會,還是一個洞壁,但這裏的洞壁又和外面的不一樣,這裏並沒有冰,而且還有些溫暖的感覺。

楚凡一直向裏走,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也跟在後面,她們都沒有說話,雖然她們現在還沒有看見寶貝,但她們卻都相信,楚凡說這裏有寶那就一定有寶。

楚凡一直往裏走,他也沒有說話,雖然現在還沒有看見寶,但他卻堅信寶就在裏面。

隨着他們的不斷深入,裏面的氣溫也發生了變化,越來越暖和。

越是往裏走,感覺越深,而且還出現了一條路,這條路很長很長,一直往前延伸。

楚凡突然加快了速度,一步跨出十多丈,他也沒有走得太快,要是他全力奔行的話,一步至少可以跨出五十丈,但那樣一來,李玲玲她們肯定追不上。

這條路雖然很長,但楚凡加速之下,還是很快走到了,隨即看到一個出口。

出口處又傳來一股截然不同的氣息,這氣息一點都不冷,而且還有一股熱氣。

楚凡聞到這股熱氣後,又說道:“找到寶物了。”

“找到寶物了嗎?”葉靈問道。

“楚凡,寶物在這裏嗎?”程素麗也問道。

“楚凡,是什麼樣的寶貝,我們走了這麼遠,一定是一件大寶貝吧。”李玲玲挺了挺胸說道。

“進去就看到了。”楚凡平靜地說道。

隨即他們一行四人就從出口走了出來,馬上看到另一番天地,這裏的氣溫很溫暖,而且空氣特別好,並沒有高原上缺少氧氣的感覺。

楚凡又說道:“你們看到寶了沒有?”

“沒有呀,楚凡,寶在哪裏呢?”程素麗說道。

“真的沒有看到寶呀。”李玲玲也說道。

“葉靈,你看到寶了嗎?”楚凡又問道。

“我沒有看到寶,但卻感覺到了寶的存在。”葉靈說道。

“是了,這個寶就在這裏,雖然我們現在還沒有看見,但卻可以感覺得到。”楚凡又說道。

“楚凡,我們剛進洞的時候,你就說感覺到寶,現在怎麼還是感覺呢?”李玲玲有些詫異地問道。

“先感覺吧,寶先不急,難道你們沒有發現這些空氣的異常嗎?”楚凡又問道。

“感覺到了,楚凡,我感覺到了,真的有寶的感覺。”程素麗突然說道。

“你呢,玲玲?”楚凡又問李玲玲。

“我也感覺到了。”李玲玲也驚喜地說道。

“先感覺。” 京門女侯爺 楚凡說完,就坐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就象老僧入定一樣。

程素麗和李玲玲也馬上坐在地上,也是一動不動,看樣子已經進入了一種非凡的狀態之中。

葉靈也坐在地上,她也一動沒有動,但她並沒有修煉,也沒有閉眼,而是睜開一隻左眼,閉住一隻右眼,她閉左眼的時候,右眼馬上看到了一個畫面。

當她閉右眼的時候,左眼又看到一個不同的畫面。

葉靈的左眼和右眼,都在不停地閉合,不停地睜開,腦子交換了一個又一個畫面,就象一個電影放映機一樣。

豪門孽戀:獨寵冷情女 楚凡入定之後,立馬感覺到了一股從未有過的氣息,這種氣息很強,比在天上太上老君的八卦爐的焰火還要強。

而且這股氣息並非只是熱,而且還有一股殺氣。

這股殺氣很凜冽,就象臘月的北風一樣。

程素麗和李玲玲也看到了一個又一個不同的畫面,她們眼中的畫面和葉靈睜開左右眼看到的又不一樣,她們並沒有象葉靈那樣睜開左眼,看右眼,也沒有睜開右眼,閉左眼,她們都是兩隻眼睛都同時閉住,只是感覺到一個畫面又一個畫面在她們的眼前一閃而過。

楚凡也在看着葉靈她們三人,他現在已經感覺到這股殺氣的來源,殺氣雖然很強,但卻因人而異,這股殺氣他是感覺到了,但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並沒有感覺到,她們只是看到一些畫面從眼前閃過。

楚凡馬上確定了這些殺氣都是這裏的空氣形成的。

空氣形成殺氣,並且形成了一個殺氣場。

這股殺氣就象一個惡魔馬上就要進入地獄的時候突然使出全身的魔力,突然奮起,突然狂暴起來,就象要撕開地獄一樣。

楚凡從這股無盡的殺氣中不斷的來回轉動。

這些殺氣又形成了一個旋渦,楚凡突然一驚,發現這個殺氣旋渦一下子變得厲害了起來,而且向他的全身籠罩,他馬上產生了一種感覺,感覺他的身體就要被這股殺氣旋渦絞碎,不由得大吃一驚。

而就在這時候,太陽花和藍蓮花馬上一齊轉動,很快形成了一個防護層,這個防護層形成的速度非常之快,只是一秒鐘就增加了十幾層防護。

而這些殺氣形成的旋渦又是那麼兇猛,不斷地撕裂這些防護層,撕裂了一層又一層。

程素麗和李玲玲兩人看到眼前飄過的畫面,心裏一陣顫動,差點就要捕捉到一絲靈力的時候,突然又從眼前消失了。

葉靈也是一樣,她有好幾次就捕捉到了什麼的時候,又一下子消失了。

楚凡現在整個心神都沉浸在殺氣的環繞中,他感覺這些殺氣隨時都可以撕裂他的身體,起初還有些緊張,但在兩朵花釋放能量的速度不斷加快之後,心裏立馬平靜了下來。

時間就這樣一點點地過去,直到過去一天一夜之後,楚凡和葉靈他們四個人都還是坐在地上,他們的意識和意境都進入了一個全新的境界。 一天一夜後,楚凡和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四人都從各自的狀態中恢復了過來,這一天一夜的時間他們都置身在一個又一個畫面之中。

葉靈和楚凡最爲嚴重,他們都被一股特別的氣息侵襲,尤其是葉靈差點在那股氣息中不能自拔。

他們四人從各自的狀態中走出來後,都感覺象是做了一場夢,這種感覺很奇特。

葉靈甚至全身都被汗水淋溼了,程素麗和李玲玲也是一頭霧水,雖然這一天一夜的時間很多畫面在她們的眼前飄過,在大腦中一閃而逝,但這些畫面並沒有留下任何的印象,一點印象也沒有。

至於楚凡他的記憶還是十分的清晰,這不光是他的記憶力十分驚人,而且還是調動了兩朵花對那股十分強大的殺氣進行了一天一夜的對抗,雖然這只是一種感覺,但對抗的感覺依然還是存在的。

因此,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從狀態中走出來後,已經沒有了這些畫面的記憶,只是恍如一夢。

而楚凡卻將這些片斷都記得很清楚,或者說將一個夢境完完全全地留在記憶之中。

楚凡看到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都是一副茫然的樣子,不由得一愣,不過他也沒有說什麼。

而現在楚凡又感覺意境更加精進了一些,對於那股奇特的殺氣,現在也是沒有一絲一毫的感覺,那畢竟就是一種幻覺而已。

而且現在這裏的空氣又恢復了寒冷,而且這裏還是一個冰雕的世界,到處都是厚厚的冰層。

楚凡因爲有這一天一夜的記憶,他的心裏清楚,曾經到了另外一個夢境中的世界,有很好的空氣,有溫暖的陽光,還有十分真實的幻覺。

而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三人卻什麼也不記得了,這一天一夜的記憶就如同做了一個夢,而且這個夢醒來一點都不記得夢裏的內容,只是好好地睡了一覺,就是這麼一種感覺。

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三人看到一洞的冰,然後相互看了一眼,葉靈突然說道:“楚凡,你不是說這裏面有寶物嗎?”

“是呀,楚凡,寶物呢?”

“寶物就在這裏。”楚凡突然指着洞壁中一個突出的冰塊說道。

“楚凡,這就是一個冰塊呀,怎麼就是寶物了?”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同時問道。

“看見沒有,這不是普通的冰塊。”楚凡突然將那塊冰塊取了下來。

這塊冰塊呈長條形狀,而且還是圓形的,就象一條黃瓜。

楚凡取下這塊冰塊,突然運功狠狠一折,但並沒有折斷,隨即遞給葉靈說道:“看見沒,這塊冰既不能融化,也不能摧毀,這可是世界上最堅硬的冰。”

葉靈接過這塊冰塊,突然感覺到一股極寒的氣息,她也用力扳了扳,但冰塊還是一點都不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