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去就不出去。”他說道,大步走了一段又停下腳。

看着幾個內侍從前方不遠處急匆匆而過。

“那是娘娘的人,是不是那個謝家的大小姐走了?”他挑眉說道,“快去問問,她走了我好去陪娘娘打牌。”

小內侍應聲是,一溜煙的追了上去,不多時就氣喘吁吁的跑回來。

“世子爺,不是謝家大小姐走了,而是還要再來一個謝家小姐。”他說道,“看來您今天不能陪娘娘打牌了。”

“再來一個? 我有一隻寄生鬼 真煩人,一個個的沒完了。”周成貞沒好氣喊道,疾步向內走去。

小內侍們忙跟上。

“世子爺你要悶的話,不如讓方小公子,黃小公子他們進來陪你玩。”一個內侍靈機一動說道。

這些都是日常跟周成貞廝混一起的京中公侯伯爵家的公子們,其中幾個還是皇后太后的親族。

不給世子爺找點事做,受折騰的可是他們。

周成貞停下腳。

“也對。”他說道,看着這小內侍笑了,“你去跟皇后那邊要牌子,把他們都叫來,就說我給他們從巴蜀帶禮物了。”

小內侍高興的應聲是轉身跑開了。

周成貞看着宮門方向,揚起得意的笑。

………….

“要二小姐進宮?”

而與此同時驛站裏因爲宿醉的謝文興見到了傳旨的內侍,很是驚訝。

怎麼要她進宮?

“太后娘娘想要見見二小姐。”內侍笑道。

“太后怎麼想起她了?”謝文興問道。

難道是惠惠的意思?

謝文興皺眉。

應該不會,他已經說過了,她們姐妹在一起,對惠惠可沒什麼好處。

沒好處且說不定還給自己惹來禍事的事,惠惠怎麼可能肯做?

“也是巧了,皇后帶着公主們來給太后請安,太后看着女孩子們姐姐妹妹的熱鬧很高興,得知大小姐也有個妹妹,這次也進京了。”內侍笑道,“而且聽說大小姐和二小姐是雙生,所以想要見見。”

原來是爲這個。

這雙生的確讓人好奇。

“只是,二小姐粗鄙,怕進宮衝撞了娘娘。”謝文興笑道。

“哎呦謝大人瞧你說的,這客氣話就沒意思了。”內侍笑道,“趕緊的吧,別讓娘娘公主們等着了。”

謝文興不敢再推辭,笑着施禮應聲是。

二更老時間。() 謝文興急匆匆來到後院告訴這個消息時,謝柔嘉正準備出門。

“讓我也進宮?”她很驚訝。

“讓你進宮也沒什麼稀奇的,你也是謝家的小姐啊。”謝文興笑道,“更何況你和你姐姐是雙生,娘娘們想見見也不爲怪。”

邵銘清在一旁冷笑。

“不爲怪纔怪。”他說道,“肯定是大小姐的意思。”

謝文興皺眉。

“邵銘清你少挑她們姐妹。”他說道,“什麼大小姐的意思陰陽怪氣的做什麼?進宮覲見難道是壞事嗎?”

說着看着謝柔嘉。

“別聽他胡說,說真心話,父親我這次帶你來,就是想要有機會也讓你進宮,嘉嘉,你姐姐能進宮,你也能,你也是謝家堂堂正正的小姐。”

“她不是不姓謝了嗎?”邵銘清說道。

謝文興氣的瞪眼。

“別添亂,嘉嘉不姓謝了,對你有什麼好處?” 這個開局有點難 他喝道,“讓嘉嘉進宮出了事,對我們謝家有什麼好處?對惠惠有什麼好處?”

一面喊人進來。

“伺候小姐更衣,外邊的人還等着呢。”

他說着又看着謝柔嘉。

“別擔心,嘉嘉,覲見沒什麼可怕的,而且我相信,你姐姐能做到的,你也能。”

她做事又不是要跟別人比。

謝柔嘉沒說話被人擁簇着進去了,不多時便出來了,謝文興覺得跟進去前沒什麼變化。不過也來不及再打扮了。

內侍就在外邊等着,他還有更重要的話叮囑。

“進宮之後別怕,就是有問有答,態度恭敬,心懷敬畏就可以了。”他說道,又壓低聲音,“嘉嘉,你是參加過三月三的,我相信你肯定沒問題。”

謝柔嘉點點頭。

“嘉嘉,你就放心大膽的去。”謝文興看着她。“本來就該你去。現在終於等到了。”

他的意思還是在說,她纔是真正的謝柔惠。

這話真是鼓舞人心,如果她一心想當大小姐,想當謝柔惠的話。

謝柔嘉有些想笑又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

“不用想那麼多。” 先寵後婚:霸道總裁 她說道。“只是對我們這個雙生好奇。看一看而已。”

“京城裏也有雙生。怎麼不要她們進宮去?”謝文興說道,“那是因爲這雙生是你們,是我們姓謝的。”

謝柔嘉看着他。

“那要這樣說。其實也不是因爲我們姓謝,是因爲鳳血石,因爲硃砂。”她說道。

這孩子的腦子就是軸,繞着一個地方轉不出來。

謝文興心裏惱火。

要是惠惠,說話哪用這麼費勁啊。

“但是現在你姓謝,你進宮是因爲姓謝,你進宮得了榮耀也是給謝家增光添彩。”他語重心長說道,“嘉嘉,你記住,你現在走出去,不是你自己,是謝家,你做的一切都關係這謝家,關係咱們謝氏一族在皇帝跟前的地位。”

他的話音落,就見謝柔嘉終於正眼看過來。

“這麼重要?皇帝喜不喜歡謝家,我一個人都能左右?” 冷少萌寵甜心妻 她問道。

小姑娘的眼終於亮起來了。

謝文興長長的吐口氣。

可算是開竅了。

“那是自然。”他鄭重說道,“嘉嘉,你就是這麼重要。”

謝柔嘉點點頭。

那邊的內侍看到他們父女走出來,忙笑着迎過來。

謝文興對謝柔嘉一個鼓勵的眼神,疾步向內侍先走去。

邵銘清拉住了謝柔嘉的衣袖。

“肯定是有問題。”他低聲說道,“你有辦法不去嗎?比如身體不舒服?”

那怎麼可能,太后娘娘又不是傻子。

謝柔嘉對他笑了。

“既然有問題,迴避它,它永遠都是問題。”她反握住邵銘清的手,“別擔心,我不怕,有問題,我解決它。”

………….

謝柔惠放下手裏的茶,旁邊的一個女孩子看了她一眼。

“謝大小姐,你怎麼了?”她問道。

這個女孩子比謝柔惠年長兩歲,長得乖巧可愛。

“顯榮公主。”謝柔低聲說道,“我想出去迎一迎我妹妹。”

顯榮公主看着她笑了。

“你還怕你妹妹迷了路嗎?”她笑道。

“不是的。”謝柔惠說道,“我妹妹膽子小,我怕她到生地方害怕。”

她們的低頭私語沒有躲過對面幾個女孩子的視線。

“八姐,你們說什麼呢?”一個女孩子笑嘻嘻的說道,“是不是商量一會兒玩牌怎麼贏我們?”

這聲音讓殿內的人都看過來。

“是啊。”顯榮公主看着那女孩子笑吟吟說道,一面站起身來,“柔惠小姐,走,我們去更衣,好好的籌劃一下怎麼贏娘娘的錢。”

太后和皇后等妃嬪不管真真假假都笑了。

“顯榮你這潑脾氣別嚇到柔惠小姐。”太后說道。

“娘娘,柔惠小姐可是巴蜀的第一大小姐,誰能嚇到她。”顯榮公主笑道。

謝柔惠也跟着起身,對太后皇后等人施禮告罪。

二人走出去了。

“八姐不是大公主,也沒人能嚇到她。”先前說話的女孩子撇撇嘴低聲說道。

周圍的女孩子們或者笑或者裝作沒聽到。

謝柔惠在門外對顯榮公主施禮。

“多謝公主。”她說道。

“謝什麼,我也出來透透氣,你看我那些妹妹,一個個盯着我,但凡太后皇后對我好一點,就恨不得咬一口我的肉。”顯榮公主說道。

這話說的赤裸裸,內侍們都低着頭。

“不招人妒是庸才。”謝柔惠說道。“公主坦然大氣,令人佩服。”

別人聽到她說這話,不是嚇的不敢出聲,就是說一些冠冕堂皇勸和的話,誇讚她的倒是頭一個。

“那是,我纔不跟她們一樣,我不喜歡她們就直說,裝模作樣的,豈不是跟她們一樣了。”顯榮公主說道。

謝柔惠點點頭。

“你家裏的姐姐妹妹多嗎?”顯榮公主興致勃勃問道,“關係好嗎?”

謝柔惠點點頭。

“很好。”她含糊說道。

顯榮公主看得出她的敷衍。撇撇嘴。

“我纔不信呢。”她說道。一面向外走去。

謝柔惠含笑跟上去沒有說話,轉出內宮,顯榮公主忽的停下腳步,看着前方咦了聲。

“我怎麼看着是表哥?”她說道。

謝柔惠看過去。看到前方一處宮殿前有七八個錦衣華服少年人說說笑笑的走着。

“回公主的話。正是文昌伯家的七公子。”內侍說道。

文昌伯方瑾。皇后的伯父。

顯榮公主哦了聲。

“又是來找成貞哥的吧。”她說道,“明明兩個人都看對方不順眼,怎麼又湊一起了?”

肯定不會無緣無故的湊到一起。

謝柔惠心裏說道。手在身前握緊。

“我們在這裏等一等,他們那些人很討厭,口無遮攔,離他們遠點。”顯榮公主皺眉說道。

連號稱豪爽的顯榮公主都對這些人幾分退避,可見在他們跟前也有沒討到好的時候。

這些人,便是惹不得的人吧。

看來周成貞和謝柔嘉這仇還真是結的不小啊。

謝柔惠向前走去。

“柔惠。”顯榮公主忙喊道,“別過去了。”

謝柔惠回頭看她面上幾分不安。

“公主,我妹妹,來了。”她說道,伸手指着那邊。

顯榮公主看過去,遠遠的有兩個內侍引着一個女孩子慢慢的走來。

……………

“方爺!”

周成貞擡手重重的拍在一個胖乎乎的年輕人肩頭。

這年輕人身子胖,面色也浮腫,帶着幾分酒色過度的模樣。

“周成貞。”方公子呸了聲喊道,帶着幾分毫不掩飾的鄙視,“今天你說什麼都沒用,小翠紅那小**就是被你勾引的,別以爲老子不知道,老子將這小**一沉塘,她可是什麼都說了。”

周成貞放在他肩頭的手漸漸用力。

“方爺,你有氣罵我就是了,幹嗎罵你自己啊?”他笑說道,“在我跟前論老子,我老子可是死了的,你也不想活了嗎?”

方公子被壓的齜牙咧嘴,張口就要罵,周成貞卻猛地一拍他的肩頭。

方公子一聲慘叫,要喊人現在就動手。

“方爺,其實我今日來就是要介紹個人給你的。” 強婚摯愛,首長霸寵嫩妻 周成貞卻又搶先說道,從他肩頭拿開手扶住他的胳膊,衝前方擡了擡下巴,“小翠紅算什麼好舞妓,看,那邊這位小美人才是天下最好的舞伎。”

小美人?

方公子對美人最爲靈敏,聞言就看過去,雖然眼睛腫小,但還是一眼就看到了正走來的一個小姑娘。

“這是誰?”方公子眯起眼問道。

“這就是我適才跟大家講的巴蜀彭水謝家小姐。”周成貞搭着他的肩頭笑眯眯說道,“我這次在巴蜀可是飽了眼福了,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美人舞,什麼是真正勾魂攝魄。”

方公子眯着眼沒說話,視線落在一步步走近的小姑娘的裙子上。

好一雙長腿。

的確有勾魂攝魄的本錢。

“不過。”周成貞在他肩頭又是一拍,“你們怕是沒機會看了,這謝家的小姐只有在祭祀時候纔會跳舞,你要是想看的話,就得去巴蜀等着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