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金玲慌了神兒一把抓住了冷鋒的袖子,苦苦的哀求道。

冷鋒見狀眉頭微微一皺,有些遲疑了。

「冷鋒,我可以給你當丫鬟,我什麼都會做的,而且你看我的樣子也不錯不是嘛?求求你了,帶我走啊!我真的不想死在這裡啊!」

劉金玲盯著冷鋒苦苦的哀求道。

「你真的什麼都願意為我做?」

冷鋒一聽,不禁神情一怔,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揚浮現了一抹嫉妒猙獰的冷笑。

「我願意,我願意,只要你能帶我走,我什麼都願意!」

劉金玲用力的點著頭,那緊張的樣子生怕冷鋒拒絕了她的要求一般。

「好,我剛好缺一個伺候的丫鬟,如果你願意什麼都聽我的,我倒是可以帶你走!」

冷鋒盯著劉金玲淡淡的冷笑道。

「什麼?丫鬟?」

劉金玲一聽,不禁神情一怔,面色瞬間變得無比難看起來,不管是在家裡,還是在陳小東跟侯小康面前,她可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主子啊!什麼時候伺候過別人?

而且冷鋒的意圖也十分明顯,一旦成為了冷鋒的丫鬟,那她可就等於變成了一個不入流的下人啊!

「怎麼不願意?」

冷鋒冷冷的質問道。

「砰!」

劉金玲直接跪在了地上,一臉恭敬地說道:「我願意,求主人帶我離開這裡!」

「金玲!」

陳小東跟侯小康異口同聲的喊道。

劉金玲聞言,緩緩扭頭看向了侯小康跟陳小東,面無表情的說道:「我不想死,你們放心等我進了天諭書院一定會為你們焚香超度的,保證你們在下面過上好日子。」

「冷鋒,你這是想要跟我動手了啊?」

沈飛一聽,冷鋒竟然要帶劉金玲走,不禁眉頭微微一皺,宛如蘇醒的毒蛇,神情陰鷙的盯著冷鋒質問道。

「呵呵,沈兄說笑了,我的實力又不是沈兄的對手,怎麼敢跟你過招呢,這樣好了,我帶劉金玲走,算我欠你一個人情如何?」

冷鋒盯著沈飛笑道,他現在離天龍之境也僅僅只是一步之遙,以後沈飛鐵定會有用到他的時候。

而且劉金玲的樣子的確也不錯,算是個六七分級別的美女了,能夠多一個這樣的丫鬟,在冷鋒看來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一個人情嘛!」

沈飛陷入了遲疑中,隨後擺了擺手,示意冷鋒離開。

「諸位告辭了,後會無期!」

冷鋒抱拳一笑便邁開雙腿朝著天諭書院所在的方向走去,劉金玲見狀慌忙的跟了上去,完全沒有理會陳小東跟侯小康的意思。

「你們幾個現在可以安心的去死了吧!殺!」

沈飛咧嘴獰笑。

「下輩子還做添狗嘛?」

林逸站在侯小康的背後,淡淡的笑道。

「嗖嗖!」

破空聲響起,周圍的強者瞬間就朝著他們沖了過來。

「主人,都殺了嘛?」

總裁賴上我:老婆請笑納 楚紅神色平靜,盯著林逸輕鬆的問道,那神情彷彿殺了沈飛等人只是砍瓜切菜一般簡單。

「呵呵,那個天龍之境的沈飛留下,我的老黃牛有點累了,換個人拉車好了。」

林逸玩味的冷笑道。

「找死!」

沈飛怒了,身形一晃就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給我滾開!」

楚紅見狀哪裡還有絲毫客氣的意思,輕輕一晃化神期的可怕速度就驟然飆了起來,宛如鬼魅一般瞬間到了沈飛面前,白皙的纖纖玉手宛如穿花引蝶一般狠狠地印在了沈飛的胸口上。

「砰!」

一聲悶響,雄渾的力量使得楚紅簡直就像是在拍打蒼蠅一般,沈飛面色一變,連才叫都來不及發出,整個人便直接無力的朝著後方倒飛了出去。

正急速往前沖,準備斬了林逸等人的手下一看,全部都愣住了,恐懼使得他們的皮膚都開始發麻了。

異世血族親王 那可是他們的老大,那可是天龍之境中期的強者啊!可現在,竟然擋不住楚紅的一擊?

名門公子:四少獨寵,名媛影后 陳小東跟侯向楠也同樣驚呆了,他們甚至都已經做好血濺這裡的準備了,卻沒想到楚紅竟然恐怖如斯。

「你們都做了不少的壞事兒,先下地獄吧!」

楚紅猛的扭頭獰笑,而後,那一頭黑色的長發猛的擺動,宛如一條條猙獰的毒蛇一般快速的朝著周圍的強者沖了過去。

眾人一看,回過神兒了,紛紛揮動手裡的武器朝著那可怕的黑色長發斬了過去。

只可惜,他們的速度實在太慢了。

便是天龍之境的強者都足以橫掃他們,更不用說楚紅這個化神期級別的強者了。

「噗噗!!」

一道道細微的悶響聲不斷的響起。

隨後,這些讓人驚恐到了極點的強者便紛紛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落在一二十米開外的沈飛一看,頓時亡魂俱冒遍體生寒啊!這實在太可怕,太恐怖了。

他的手下可都是精兵強將,個個都是在沐浴著鮮血成長起來的,可現在竟然像是成熟的麥子一般,成片成片的倒在了眾人的面前。

「咕嚕!」

吞咽口水的聲音驟然響起。

沈飛不敢說一句廢話直接跪在了地上等候發落。

他能夠成為一個小頭目,自然不是傻子,一個丫鬟的戰鬥力恐怖如斯,那林逸的戰鬥力就更不用想了啊!絕對是在丫鬟之上。

「老黃,謝謝你送了我這麼長的一段路,這些丹藥你吞下,將來能夠有多大的造化,就看你的命數了啊!」

林逸大手輕輕的拍著老黃牛的腦袋,淡淡的笑道,這些日子老黃牛的溫順踏實倒是讓林逸十分滿意,當即一把珍貴的丹藥塞進了老黃牛的口中。

天地萬物,皆有靈性,皆可修行。

只是有些比較呆,有的則是比較機靈,每個聖靈的造化並不同。

而老黃牛這種生物想要修行就是千難萬難了,一千萬頭中也未必能夠誕生一個。 不過這種生物一旦誕生出有靈智的存在,也鐵定是十分恐怖的存在。

特種兵之變種人 林逸倒也想要給這老黃牛一個機緣,看看對方是否有逆天改命的機會。

「哞!!!」

一聲低沉的吼聲中似乎帶著一絲溫柔感激的感覺,在吞下那些丹藥之後,老黃牛的眸子里竟然流露出了一絲感情色彩,用那大腦袋輕輕的在林逸的身上拱了拱。

「呵呵,好了,去吧!若是有緣,咱們將來一定會再見的。」

林逸大手再度怕了拍老黃牛拿滑不溜秋的腦袋,溫和的笑道。

這次,老黃牛沒有任何的反應了轉身邁開四蹄就朝著山林之中狂奔而去。

林逸收斂笑容,轉身看向了不遠處坐在地上一臉震驚的沈飛,冷冰冰的獰笑道:「怎麼著還要讓老子請你過來不成?」

沈飛一聽,頓時身體一抖,平日里小有名氣的大盜,此時卻猶如小雞仔一樣可憐,手腳並用急忙從地上起身衝到了馬車前面,慌亂的把馬車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走吧!」

林逸淡淡一笑,拿起手中的鞭子,再度優哉游哉的坐在了人力車上,楚紅見狀也收斂殺機,腳尖一點輕飄飄的落在了林逸的旁邊。

「喂,你們兩個還愣著做什麼?還去不去天諭書院了?該不會是為了那個薄情寡義的女子,想不開要自殺吧?」

林逸扭頭看著一臉震驚的陳小東跟侯小康咧嘴哈哈大笑了起來。

兩人一聽也回過神兒了,急忙跪在地上異口同聲的感激道。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

這次如果不是林逸跟楚紅的實力逆天,他們兩個是死定了,沈飛那可不是什麼好招惹的角色,他若是動了殺機,那鐵定是會殺人的。

「呵呵好了,你們現在應該明白了,你們在哪劉金玲的眼裡,只是兩條可有可無的土狗了吧!」

林逸淡淡的笑道,如果兩人經過這件事兒能夠醒悟過來,他林逸倒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兒,畢竟添狗的命運下場可是非常慘的啊!

兩人一聽,頓時一臉的羞愧之色,往日為了劉金玲在眾人面前的種種行為,甚至不惜跟親人朋友吵架的幼稚之舉此時都像是一道道響亮的耳巴子狠狠地抽在兩人的臉上,讓兩人無比的尷尬自責。

「如果醒悟了就上車我送你們去書院,如果還是喜歡那小妞,你們就去追她吧!」

林逸玩味的調侃道,如果這個情況還不醒悟,那真是死有餘辜了,畢竟人家都已把你置之死地了,這種情況下,你還想要巴結別人,還想要繼續做一隻舔狗,林逸也就沒有理會的必要了。

「呼呼!」

兩人同時深吸了一口氣,彼此對視了一眼之後,才看著林逸異口同聲的說道。

「多謝林少救命之恩,曾經的陳小東已經死了!」

「不錯,我這一生為了她得罪了親人,得罪了朋友,甚至連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可結果呢?竟然是這樣的下場,我也死心了。」

侯小康同樣搖頭自嘲的笑道。

林逸見狀也不在廢話了,手中的鞭子輕輕一揚,在空氣中一抖,pia!一道響亮刺耳的聲音驟然響起。

沈飛身體一抖,急忙邁步朝著前面走去。

侯小康跟陳小東一看,也不在遲疑了,紛紛跳上了人力車,不過這次倒是沒有之前那麼隨意了,兩人都是坐在車尾處,一臉的拘謹,對此林逸也不介意,也懶得多說什麼。

一路前行,彷彿再度恢復了之前的寧靜祥和,期間也遇到了幾隻兇猛的巨獸,不過每次只要林逸稍稍的釋放出一絲靈魂之力,這些巨獸便會望風而逃。

僅僅只是用了五天的時間,他們就到了第一關的城門前面。

看著那宛如上古凶獸一般巨大的城牆,陳小東跟侯小康的臉上都充滿了濃濃的震驚跟激動之色,實在是這一面城牆對他們來說太過恐怖了。

而沈飛拉車的造型也吸引了周圍不少人的目光,畢竟用各種動物拉車的他們見的多了,可是用人類拉車的還真是第一次見到,而且沈飛那可是一名天龍之境的強者啊!

雖然在第一關,在天諭書院內,這天龍之境的強者已經宛如地上的螻蟻一般隨處可見了,可誰也不能否認這天龍之境強者的可怕恐怖啊!

可現在呢?

竟然成為了林逸的車夫,眾人如何能不好奇呢?

「他,他好像是沈飛啊!」

突然,有人盯著沈飛一臉驚恐的尖叫了起來。

「沈飛?哪個沈飛?」

有人下意識的嘀咕道。

可下一秒。

驚恐卻瞬間在人群中蔓延開來。

沈飛的名頭如林逸這樣高高在上的強者自然是不知曉的,可是在天命之境,天龍之境的強者眼裡,那可就了不起了,可是一等一的恐怖存在啊!

「那個強盜沈飛,我的天啊!他真的是沈飛!」

「什麼?沈飛竟然成了給人拉車的存在?」

一道道驚呼聲不斷的在人群中響起。

沈飛的面色也陰沉到了極致,一張臉也火辣辣的像是被人打了耳巴子一樣難受,可他卻不敢有絲毫的妄動啊!

沒辦法,實在是楚紅的修為太過恐怖,他苦心經營了一輩子的勢力,在楚紅的面前,連一分鐘都沒有撐到。

而且到現在林逸可是一直都沒有出手啊!

他絕對相信,林逸的實力在楚紅之上,這樣的人,在他的眼裡,那可就等同於是天上的神明了,他如何能招惹呢?

這裡的躁動,瞬間就引起了周圍其他人的注意,以至於整個城門口頓時就變得熱鬧了起來。

躲在人群中的劉金玲帶著帽子無比低調的攙扶著同樣面色有些蒼白的冷鋒,警惕的站在人群中,當看到林逸一行人竟然坐著沈飛拉的馬車時,他們兩人同時愣住了。

沈飛有多恐怖他們實在太清楚了,那簡直就是魔王級別的存在啊!

可現在呢,竟然落魄到給人拉板車的地步了?

「金玲,你可有辦法繼續控制那兩個小子?」

冷鋒捂著自己的傷口,神情無比痛苦的問道。 劉金玲一聽,神情一怔,腦海里也不自然的就浮現出了往日,陳小東跟侯小康兩人在他面前,猶如豬狗一般的畫面,那髒兮兮的臉上也再度浮現了一抹神采。

要說這兩人也真的是倒霉,在離開了林逸等人之後,便美滋滋的準備朝著天諭書院而去,結果,剛走出不過二里路,就遇上了一頭金英雕,那可是天龍之境的可怕妖獸,最恐怖的是這金英雕的速度非常可怕,而且爪子能夠穿金裂石,威力驚人。

兩人完全被金英雕當成了食物,一路上窮追猛打,一直把他們追趕到了這第一關的城牆前面才算是作罷,就這,兩人的身上都還受傷十分嚴重。

為了不被往日的仇家發現,冷鋒跟劉金玲更是只能喬裝打扮入城。

卻沒想到竟然在這裡遇到了林逸一行人。

稍微思襯了片刻之後,劉金玲便有些得意洋洋的笑道:「主人放心,他們二人追求我足足有十幾年了,我在他們眼中,便是至高無上的神女,無論我提出什麼樣的要求,他們都一定會答應的。」

冷鋒一聽頓時面色大喜啊!如果能夠把林逸一行人拉攏過來,他進入第一關可就安全多了啊!

「你馬上去找他們,一定要把他們給我拉攏過來,必要的時候,我不介意你犧牲自己!」

冷鋒咧嘴宛如惡魔一般殘忍的獰笑道。

劉金玲一聽,頓時身體一顫,得意洋洋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畏懼之色,顯然,在逃命的路上冷鋒可是沒少折磨她。

「主人放心,我一定會把他們帶過來的。」

劉金玲深吸了一口氣,恭敬地說道。

冷鋒見狀微微點頭,便不再廢話了。

劉金玲小手慌忙在自己髒兮兮的臉上擦了一下,順帶也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隨後邁開兩條杏乾的鎂腿就急匆匆的走了上去。

「真,真的是你們嗎?你們竟然沒死?」

劉金玲看著陳小東跟侯小康兩人,眼眶泛紅,哽咽道,隨後,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自己這一路上的艱辛,那眼淚竟然如同斷了線的珠子一般嘩嘩的滾落。

「金玲,你,你這是怎麼了啊?」

陳小東一看,頓時眼睛一瞪,一臉震驚的尖叫了起來。

侯小康一看也是一臉的震驚啊!這些年在他們二人的呵護下,劉金玲簡直就像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仙女,什麼時候有過如此狼狽的樣子?

不過侯小康倒是更加理智一些,當坐在林逸的人力車上時,他就已經下定了決心,徹底放棄了劉金玲。

劉金玲看著侯小康的表情,心裡不禁咯噔了一聲,這可是從來都不曾出現過的事情啊!急忙看著陳小東解釋道:「我在跟冷鋒一起離開之後,就馬上四處找人,準備營救你們,誰知道,當我找到絕世強者之後,回頭去找你們的時候,已經看不到你們了啊!」

「什麼?你說你竟然去找過我們?」

沒有絲毫表情的侯小康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身體一顫,震驚的看著劉金玲尖叫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