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畢陽的賭品還是非常不錯的,即便是輸了,也保持著一顆平常心,正確面對。

「謝謝!」顧銘微微一笑,他很欣賞畢明的為人。

「王老闆,三個億,會在十分鐘內以合法的方式轉入你的賬號!」

畢陽點了點頭,隨即扭頭看向王胖子。

王胖子聽后,哈哈大笑,「替我謝謝你們康老闆!」

「不用打給他,直接轉給我就行了!另外,你剛才輸掉的五千萬也一同轉過來。」顧銘開口說道。

王胖子聽后,臉色不由一變,這時才想起他和顧銘之間的約定。

顧銘贏來的錢,都是顧銘,他一分錢不要。

而顧銘贏回來的錢里,自然包括王胖子之前輸掉的那五千萬。

之前王胖子太過急切,所以才答應顧銘那麼好的條件,可是現在,。他後悔了。

王胖子冷冷的看著顧銘,怒喝道:「顧銘,你想獅子大開口是嗎?咱們不是說好了嗎?我給你一千萬好處費,不要太貪心了,否則後果可不是你所能夠承受的。一千萬我隨後就轉給你,就這麼說定了!」

王胖子知道顧銘沒有什麼背影,所以他沒有任何的忌憚,能夠給顧銘一千萬也算是不錯了,如果顧銘不知好歹的話,他決不會放過顧銘。

「王胖子,你是要反悔嗎?」顧銘淡淡的看著王胖子。

「小子,怎麼和我們老大說話呢,信不信我砍死你!」王胖子的一個手下惡狠狠的看著顧銘。

「幹什麼呢?顧銘再怎麼說也是我們賭場的恩人。 花重錦 既然你認為錢少,那我就再給你一千萬,兩千萬已經不是小數目了,咱們就此算是兩清了!」

王胖子喝退自己的手下,畢竟顧銘的賭術很是厲害的,他還是有些害怕。

顧銘聽了王胖子的話,不由的笑了起來,隨即目光看向畢陽,「王胖子叫你畢大高手,那我就叫你一聲畢老哥吧,畢老哥,你還有籌碼嗎?」

聽了顧銘的話,畢陽愣了一下,隨即說道:「有是有,不過……」

「有就行,那咱們繼續玩吧!」顧銘輕聲說道。

畢陽一聽瞬間便明白到底怎麼回事了,一定是王胖子答應了對方的要求,現在反悔,所以對方約定報復王胖子。

想通這些后,畢陽扭頭看向王胖子,「王胖子,給我拿一千萬的籌碼,踢館還沒有結束!」

王胖子一聽,臉色頓時大變,指著顧銘說道:「顧銘,你什麼意思?」

「繼續玩呀,人家踢館沒結束呢,在不然你們自己來玩?」

顧銘微微一笑,可卻坐在那裡一動不動,絲毫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王胖子急忙說道:「顧銘,顧兄弟,我錯了,我給你五千萬,不,我給你一個億,今天就到這裡吧,行嗎?我求求你了!」

顧銘沒有搭理他。

而對面的畢陽則冷笑道:「王胖子,開賭場最重要的就是信譽,你連自己人都騙,那麼外人呢?今天有這麼多大人物在場看著,我還要換一千萬的籌碼,你是不想給換嗎?」

「算了,你也別換了,我借給你,咱們玩一把大的,一局一個億!」顧銘微微一笑,阻止了畢陽。

畢陽一聽,笑道:「好!」

「你先搖吧!」顧銘抬手示意。

畢陽也不客氣,拿起骰盅非常隨便的搖了兩下,便放下了。

顧銘隨即說道:「三個一!」

裁判將骰盅拿起,露出裡面的點數:「三四四大,顧先生猜測錯誤,輸了一個億!」

而後顧銘將十個一千萬的籌碼扔給了畢陽。

這個時候,王胖子直接給顧銘跪下了,「顧爺,你是我親爺爺,我真的錯了,咱們按照之前說的好嗎,你贏多少我給你多少,還不行嗎?」 豪門搶奪二婚少奶奶 顧銘冷笑,「對不起,我不相信你!畢老哥,我們繼續!」

然而顧銘的話剛說完,王胖子滿臉憤怒的站了起來,大聲喊道:「等一下,我要求換人!」

「可以,我對顧老弟的賭術十分的佩服,我想除了他能夠贏我,沒有人可以贏我了!」

畢陽淡淡的看著王胖子,眼中滿是不屑之色。

顧銘淡淡一笑,起身退到一旁,把位置讓了出來。

王胖子聽后,臉色十分的難看,可是他也沒有辦法,他必須改變現在這種局面,從一億一局變成一千萬一局。

然而那也僅僅是苟延殘喘,結局是一樣的。

一個小時后,王胖子的三億身家全部輸光。

顧銘一直站在一旁,看著熱鬧。

王胖子的臉無比的難看,此時已經煞白,冷汗直流,死的心都有了,非常後悔自己剛才的決定,如果他遵守約定,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他已經一無所有,賭場沒有了,多年的打拚毀於一旦,如今欠了一身的債,讓他如何償還,只能找個樓跳下去。

顧銘心情非常的暢快,對於言而無信的人,就應該讓他們付出足夠的代價。

王胖子本身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這些年他所有的資產也是從別人的身上榨取來的。

而這一次,顧銘就讓他品嘗後悔終生的滋味。

「王胖子,三個億,必須轉入我們公司的賬戶上!」

畢陽冷冷的看著王胖子。

王胖子瞬間低下了腦袋,已經沒有了剛才的囂張樣子。

「顧兄弟,三個億現錢,一個小時內,我們會以合法的方法轉入你的賬戶!」

畢陽知道,如果不是顧銘的話,他別想贏,而且還會輸掉三個億。

可是現在,他不僅踢館成功,而且還得到了王胖子的賭場,他已經知足了,至於那些錢,本來就是顧銘應得的,他不會佔為已有,而且像顧銘這個賭術高超的人,只能交往不能得罪。

一個賭術高手,可不是他們這種人能夠得罪的,畢陽送出這些錢也算是結個善緣。

此刻,王胖子面如死灰,那些看客之中,一個老者冷哼,指著王胖子說道:「把王胖子給我看好了,別讓他給我溜了!」

這個人便是王胖子幕後的老闆,這次的錢,大部分是他提供的,損失了這麼多,總要有個人負責才行。

接下來便是轉賬的過程,那麼多人看著,王胖子也沒有辦法,只能按照要求轉賬。

當畢陽收到錢后,立即轉給過了顧銘。

而王胖子不僅把賭場輸掉,而且還一無所有,負債纍纍。

王胖子的那些手下如同是喪家之犬一樣,表情十分的難看,他們都是無業游民,跟著王胖子只是想混口飯吃。

而現在,王胖子倒台了,他們短時間內想找個出咱也是十分困難的。

而這個時候,畢陽走到王胖子面前,不屑的說道:「王胖子,你知道你為什麼會輸嗎?因為你的格局太小,太貪,言而無信,這就是今天的結果,也是你人生的結果,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王胖子聽著畢陽的數落,連反駁的勇氣都沒有,他的腦子一片混亂,已經喪失思考的能力。

他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快速的結束自己的性命。

「顧老弟,不知道你方便嗎,我們一起吃個飯,慶祝這雙贏的時刻。」畢陽對顧銘說道。

「我還有事,下次吧!」

顧銘微微一笑,他不想和這些人走的太近,今天過來也只是為了賺一筆錢罷了,他可沒有加入某個賭場的想法。

「好,那就下次!」

畢陽微微一笑,並沒有強求。

隨後,顧銘直接離開王胖子的賭場,同時畢陽帶著人也開始接管了王胖子的賭場。

沒有多久,王胖子也被幾個穿著黑色西裝的人帶走了,顯然他的下場會相當的不好。

下午五點,顧銘來到了女兒的學校。

童雪巧提前便已經跟顧銘打過招呼了,想讓他陪著自己去參加一個同學聚會,顧銘作為過來人,自然明白童雪巧是什麼意思,自然是想拿他當擋箭牌。

對於童雪巧的請求,顧銘並沒有拒絕,也無法拒絕,畢竟童雪巧算是顧銘的恩人。

顧銘是一個有恩必報的人,而且對於童雪巧這個人來說,顧銘並不反感。

相反,顧銘很喜歡童雪巧的善良。

童雪巧化了淡妝,穿著淡粉色的長裙,和她以往的風格一樣,顯得十分的清純,給人一種初戀般的感覺。

看到童雪巧的樣子,不由的讓顧銘想起了秦思雨。

不得不說,雖然童雪巧沒有龍千兒和秦思雨等人漂亮,便是卻有著獨特的清純青澀的氣質,很是吸引男性的目光。

難怪她要找顧銘來當擋箭牌,畢竟顧銘很能帥氣,和她還是很搭的。

「開你的車還是我的車?」

童雪巧指了指顧銘的車和顧銘送給她的那輛車。

「坐我的吧,晚上你要喝酒,把車放在學校就行了!」顧銘微微一笑。

「嗯!」

童雪巧點了點頭,看向顧銘的車。

她從網上查過,根本查不到顧銘那台車的牌子,但是她能夠看的出來,顧銘的那輛車一定價值不菲。

如果讓她知道,那輛車來自另外一個世界,就是不知道她會如何去想了。

「上車吧!」顧銘微微一笑。

童雪巧上了車之後,顧銘啟動車子,向著目的地駛去。

大庄飯店是一家中檔飯店,消費不高,畢竟是童雪巧的同學聚會,而且她們的消費費用也是採取的AA制,所以她們不會去太貴的地方。

畢竟她們都是剛剛離開學校才一年多的人,不可能有太多的錢的。

在這種地方,人均消費兩三百左右,大家還是可以接受的。

當然了,如果帶了自己的朋友和情侶過來,費用也是按照人頭均攤的,那可是不會講什麼情面的。

誰也不可無白為別人買單。

很快,顧銘和童雪巧便來到了大庄飯店,將車停好后,兩人從車內走了下來。

童雪巧直接走到顧銘身邊,羞紅著臉,主動挽住顧銘的手臂,顯得很是親熱,宛如戀人一般。

對此,顧銘並沒有抗拒,因為他知道自己今天來的目的就是當一個擋箭牌。 「老闆,沒有辦法,我那幫同學都有男人了,就我沒有,請你配合一下!」

童雪巧儘管不想解釋,但還是把這話說出來了,可是心裡多麼希望顧銘是她的男人。

顧銘並沒有去想那麼多,微微點頭,伸手握住了童雪巧的手,而且還是十指相扣。

這讓童雪巧不由一怔,心中激動不已。

這種場景,只發現在夢中,然而今天卻成為了現實,儘管她知道這是假的,但她也十分的開心。

終於,顧銘和童雪巧手牽著手走進了包間,很多同學看到童雪巧和顧銘的樣子,都十分的意外。

童雪巧上大學時,那可是她們的校花,人長得非常漂亮,氣質也好,身材更沒的說,雖說不是那種特別出眾的,但也是令人遐想的對象。

所以童雪巧在他們系裡的人氣非常的高,不少人都將童雪巧當成自己的女神。

此時人群中一個年輕男子眼中滿是憤怒之色。

他叫王亮,是追求童雪巧之中比較有實力的一位,當時他是學生會的會長,無論個人成績還是組織能力那都是非常強的,這次的聚餐就是他組織的。

令起家族背景,也是有的,他老爸是一家公司的中高層管理人員,年薪百萬,在他們這些同學之中,算是上層人士。

可惜,他數次對童雪巧發起攻勢,對方都無動於衷,而這次聚餐,他更是給童雪巧準備了一份驚喜。

等到大家吃的差不多時,王亮就會讓酒店的服務送上鮮花以及一條價值近十萬的項鏈,然後再向童雪巧表白。

他相信,女孩子都喜歡浪漫,在他的攻勢下,童雪巧絕對會知道他。

可是他根本沒想到,童雪巧竟然會牽著一個男人的手走了進來,他不憤怒才怪。

這個時候,幾個女說道:「雪巧,他是你的男朋友嗎?你藏的可真夠深呀,為什麼不告訴我們!」

「長的真帥!帥哥,你以前是哪個系的?」一個女生對顧銘問道。

顧銘微微一笑,「我已經畢業好幾年了!」

「是嗎?原來是老牛吃嫩草,還讓不讓我們這些同齡人活了?既然吃了我們的校花,一會必須多喝兩杯,否則我們跟你沒完!」一個男生大聲的叫喊道,臉上滿是笑臉。

「沒問題!」

顧銘看著那個男人笑道,看的出來,那個男生是在開玩笑,而且人比較實城。

「哼,不會是三流大學畢業的吧?」

這時,一個坐在王亮身邊的男生忽然開口,他是王亮的小弟,自然知道自家老大的想法。

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傢伙,搶了他的大嫂,讓自己的老大不爽,他當然不會放過那個傢伙。

畢竟在場的人都是名牌大學生,都是一流大學畢業,如果顧銘只是三流大學畢業的話,那面子可就丟大了。

顧銘的第一世雖然不怎麼樣,但是那可實實在在的京城大學畢業。

京城大學那可是整個天神國最好的大學,是所有學生最想去的地方。

顧銘淡淡一笑,「我是京城大學畢業的,比你們早個四五屆!」

顧銘算了算,顧銘被滅門時,正好是那年剛剛畢業。

「天呀,竟然是京城大學,怎麼看著不像呢?」

「你還會看面怎麼的,什麼事都要讓你看出來是嗎?」顧銘看著那個傢伙,不由冷哼。

很明顯那個傢伙是想找他的事。

「唉,我們的童大校花被你給泡到的手了,一會你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經驗,你是怎麼把她追到手的!」一個男生說道。

顧銘聽后,微微一笑,「只要你長得帥就可以了!」

此時的童雪巧無比的害羞,如果真的說起這件事,可不是顧銘想要泡她,而是她想泡顧銘。

「這個是個硬體,這個理由非常的強大!」那男生聽了顧銘的話,放聲大笑起來。

童雪巧的那些同學,除了王亮那伙人外,對於顧銘的態度都是非常友善的,畢竟大多數人都對童雪巧沒有什麼奢望,有著自知之明。

童雪巧能夠找到朋友,他們最多是心裡嫉妒一下罷了,誰讓童雪巧長的漂亮呢,但是那又和他們有什麼關係。

就算是他們喜歡童雪巧,童雪巧不喜歡他們還不是一樣。

所以他們對於顧銘並沒有任何的敵意,最多只是羨慕。

「說的沒錯,你確實長的太帥了,只有你這樣的才能配得上我們的雪巧,對了,你叫什麼?」一個女生問道。

「我叫顧銘!」

說話間,顧銘和童雪巧已經坐下,並且坐在了一起,而王亮看到后,臉色鐵青,隨後起身來到了顧銘和童雪巧這一桌,然而直接對著坐在童雪巧旁邊的一個女生說道:「我們換一下!」

王亮喜歡童雪巧,在場有很多人都知道。

不錯不愛 那個女人見王亮表情不善,也不敢去得罪他,畢竟王亮現在的身價比他們都高,所以她立即起身,把這個位置讓給了王亮。

如此一來,就變成顧銘和王亮一左一右的坐在童雪巧的兩側。

童雪巧見王亮坐到身邊,不由的緊鎖眉頭,然後看著顧銘說道:「顧銘,我們換一下!」

顧銘沒有說話,直接起身,與童雪巧調換了一下位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