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這小子是個硬點子,三個兄弟都死在他手上了。”

“這小子邪門得很,估計是會什麼邪術!”

隨着絡腮鬍的出現,小樓裏也涌出了一大幫人,呼呼啦啦的跑進院子裏,將張誠圍在了中間,腰間鼓鼓囊囊的,一看就藏着傢伙。

張誠眼中露出一絲不屑,矗立在院子中央,看向絡腮鬍,平淡的說道:“你的人動了我朋友,把人交出來,供出僱主,饒你們一命。”

絡腮鬍沒有急着說話,上下打量了張誠一眼,陰森森的說道:“朋友,我們也是收錢辦事,現在你已經殺了我三個兄弟,不如就這麼算了吧……”

“老大!這怎麼行!”

“老大,我們什麼時候吃過虧,不能放過他啊!”

“就是,這小雜碎,敢跑我們這來要人,活膩了吧!”

張誠還沒說話,旁邊的人就咋呼了起來,一個個摩拳擦掌,只等絡腮鬍一聲令下,就要把張誠切碎了餵豬。

“閉嘴!”絡腮鬍怒哼一聲,一股梟雄氣質勃然而出。

他從小就在江湖上闖蕩,什麼行當都幹過,看人的眼力自然不一般。

眼前這人雖然年輕,但是身上卻有種獨特的氣質,只是看上一眼就讓人心悸,而且出手就殺了三個人,依舊面不改色,肯定不簡單。

“交人,或者死。”張誠盯着絡腮鬍,依舊平淡的說道。

絡腮鬍眉頭緊皺在一起,他們隱魂就是因爲絕對保證客戶隱私才名聲鵲起,如果供出了客戶信息,今後誰還敢找自己做生意。

更別提當着這麼多兄弟的面,把自己的手下交出去,如果自己真的這樣做,威信肯定會一落千丈,以後誰還會給自己賣命。

而且對方就一人,自己現在有幾十號弟兄,身上還有傢伙,就算對方再厲害也死定了。

想到這,絡腮鬍心中有了決定,冷笑一聲說道:“交人是不可能的,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現在走還來得及。”

“走?”張誠也笑了起來,“呵呵,等殺光了你們之後,我自然會走的。”

一聽這話,在場所有人頓時大怒。

見過裝逼的,沒見過這麼裝逼的! 傾心錯緣:禽獸首席叼蠻妻 你是眼瞎了還是腦殘了,沒看見我們幾十號人站在這嗎?就憑你一個人,赤手空拳也敢說這種大話?

你當你是哪吒轉世啊!三頭六臂還是怎麼的?

“就憑你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子,也敢說殺光我們?”

“我看你是腦子進水了吧!給你活路你不走,偏要自己找死!怨不得別人了!”

“老大,我看這小子細皮嫩肉的,切碎了餵豬肯定長膘。”

“動你朋友又怎麼樣?我聽吳老三說了,今天撞死了個小娘們,長得還不錯,早知道就先抓回來爽一爽再殺。”

一羣人紛紛叫囂起來,這裏遠離市區、人煙稀少,他們也無所顧忌。

張誠臉色陰沉下來,身上的黑氣陡然爆發,在陽光下就像是一明一暗的兩個極端,眼中的瞳孔瞬間化爲血紅。

“剛纔那句話還給你們,自己找死,那就怨不得別人了。” 原本院子裏的人還在放肆狂笑,下一刻,就發現眼前騰起了一蓬巨大的黑色火焰。

這火焰沒有熱量,反而給人一種森森寒意,明明是七月份的大夏天,所有人卻突然有種身處冰窖的感覺。

“這這這……這是什麼?”

“超……超級賽亞人?”

所有人的笑容都凝固在臉上,看着張誠如同惡鬼一般的面容,頓時覺得雙腿有點發顫。

龍日一,你死定了(全) “嘭!嘭!嘭!”

接連三聲悶響,三個漢子從人羣裏飛上了十幾米高的半空,然後“啪嘰!”一聲砸在水泥地面上,血水四濺。

“媽的! 老公求你放過我 動手!幹掉這怪物!”絡腮鬍一驚,大叫起來。

在場的都是手裏沾過血的人,慌亂之後很快就鎮定下來,從腰間抽出各種武器,朝着張誠揮舞而去。

張誠冷哼一聲,任憑刀棍砸在自己身上,濺起點點火星,然後迅速一腿掃出。

圍在旁邊的十來個人一聲慘叫,伴隨着一陣陣令人牙酸的骨裂聲,紛紛滾倒在地上,殺豬般的慘嚎起來。

“找死!”

張誠昂首而立,身後黑炎滾滾,宛如魔神臨世。

只見他腳下一動,身子如同坦克一般在人羣中橫衝直撞,所過之處,一片人仰馬翻。

無數漢子拿着武器想擋住張誠,但是卻毫無作用,只要一接觸,他們就感覺自己像是被一輛集裝箱卡車撞上,瞬間拋飛出去。

有運氣好的落在草叢裏,撿回一條命,運氣差的直接被撞得拍在牆上,一片血肉模糊。

“你們不是喜歡撞人嗎?今天我就讓你們也嚐嚐這種滋味!”

張誠囂張的大笑起來,只不過片刻的工夫,站在院子裏的漢子就倒下了大半,剩下的也被驚恐籠罩,站在原地渾身發抖。

他們都被嚇破了膽,此時他們才終於發現,眼前這人有多麼可怕,完全就是恐怖片裏的存在。

“逃!”

“快跑啊!”

不知道誰先喊了一聲,剩下的人都朝着鐵門跑去,速度那叫一個快。

不過張誠比他們更快,只是身影一閃人就出現在了鐵門前,雙手抓住門栓一扭,手臂粗細的鐵質門栓頓時被扭成了麻花,將大鐵門牢牢的固定在一起。

張誠回頭看着面色慘白的漢子們,咧嘴冷笑起來。

“我說過……交人,或者死,你們現在想走,會不會有點太晚了?”

“孃的!我特麼還就不信了!”一見生路被斷,絡腮鬍臉上滿是兇厲之色,從腰間掏出一把銀色的左輪手槍,對準了張誠。

周圍人一見,眼中頓時重新出現了一絲希望。

這把美國史密斯·韋森公司的m500轉輪手槍,是絡腮鬍的個人珍藏,花了很大的力氣才搞到手。

說到m500轉輪手槍可能很多人不清楚,但是這把槍還有一個稱號,那就是世界上威力最大的手槍。

沒錯,世界上威力最大的手槍不是許多人認爲的沙漠之鷹,而是這把m500。

這把槍爲0.50英寸口徑,即12.7毫米,發射0.50英寸馬格努姆大威力手槍彈,一槍過去,能打死一頭成年非洲象。

眼前這怪物雖然厲害,連刀都砍不死,但是總不可能擋住子彈吧。

就那小身板,只要捱上一槍,肯定是碗口大一個洞,就算是神仙也得一命嗚呼。

重生之廚女當家 “媽的!讓你小子囂張!”

“老大,賞他一顆花生米!”

“小子,這下你完了,別以爲學了些邪門法術就天下無敵了,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乖乖受死吧!”

“敢殺我們這麼多兄弟,餵豬都便宜你了!”

絡腮鬍臉上也恢復了自信,心中升起一種:一槍在手,天下我有的豪邁之情。

“呯!”

伴隨着一聲巨響,絡腮鬍扣動了扳機,槍管裏噴射出巨大的火花,巨大的後坐力推得他腳下一晃,同時一顆子彈朝着張誠激射而去。

張誠眼睛微眯,雙腳在地上一頓,右手往前猛地一伸,抓在了子彈之上。

剛一接觸,張誠就感覺到一股巨力順着手臂傳來,他連忙往後一躍,身體朝後飛起,重重的砸在了後面的鐵門上。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其他的人根本就沒看清發生了什麼,只知道槍聲一響,張誠的身子就倒飛了出去,頓時大喜過望。

“好!老大這槍法太厲害了!”

“漂亮!”

“這下這小子死定了!”

但是接下的一幕,就讓他們說不出話來了……

只見他們原本以爲必死無疑的張誠,居然又從地上站了起來,身上別說碗口大的洞了,連衣服都完好無損。

張誠攤開手,一粒子彈頓時從掌心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現場頓時一片寂靜,鴉雀無聲。

這尼瑪……槍都打不死……這也太誇張了吧!

徒手接子彈……這是在拍電影嗎?

衆人都是面色慘白,感覺自己的三觀受到了暴擊。

“威力不錯,但是遇到我……沒用。”

張誠笑了笑,腳下一動,兩個漢子就被他抓在了掌中,張口一吸,兩道陽氣同時飛進了嘴裏。

張誠雙手一拋,將兩具乾屍扔到絡腮鬍腳下,然後又朝着另外兩人衝去。

“救命啊!”

“鬼啊!”

“別抓我,饒命!”

所有人都崩潰了,四散而逃,但是大門已經被張誠封死,再逃又能逃到哪去。

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地上的乾屍又多了幾具,張誠拍了拍手,目光一轉,看向了絡腮鬍。

“住……住手!”絡腮鬍嚇得連連後退,慌忙大喊道:“別殺我!別殺我!我……我交人!”

絡腮鬍也是沒辦法了,現在保命要緊,哪還顧得上什麼兄弟情誼。

“哦?”張誠停下了腳步,嘴角露出一絲笑意,“早這樣多好……非要讓我費這麼多事。”

從進來到現在,他已經吸乾了十來個人的陽氣,體內陽氣量已經完全恢復,甚至比救治王小魚之前還多出了不少,繼續吸下去屍丹也容納不下了。

絡腮鬍嘴角抽了抽,看向張誠的眼神裏充滿了畏懼,不敢搭話,只是揮了揮手。

幾個死裏逃生的漢子,立馬戰戰兢兢的跑進了小樓,將開車撞擊王小魚那個中年人拖了出來。

這中年人一直躲在樓上,偷偷觀察着樓下的情況,此時面對張誠,腦門上的冷汗就像瀑布一樣淌個不停,全身上下猶如篩糠一般劇烈顫抖。

“饒……”他剛開口說了一個字,張誠已經伸手按在他的頭上,中年人頓時像是觸電一樣打着哆嗦,一對眼珠朝上翻起。

張誠通過搜魂術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僱主是一個叫羅森才的人,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人是三元觀的弟子。

“三元觀……”張誠的眼中瞬間閃過一絲兇厲之色。

好你個三元觀!老子本想放你們一條生路,沒想到你們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我底線,真當我張誠脾氣好嗎!

張誠滿臉的憤怒,單手一抓,從中年人的頭頂抓出一道青煙,揉成一團之後就塞進了自己的嘴裏,隨着一聲淒厲的慘叫,被絞碎成一絲魂力。

中年人的身體軟軟的倒在地上,已然生機全無。

敢動我的人,不管你是誰,都逃不過魂飛魄散的下場!

張誠眼中沒有絲毫仁慈,看也不看旁邊的絡腮鬍等人,腳下一蹬,躍出了養豬場。

此時天色已暗,夜幕籠罩下的城郊,突然颳起了一陣疾風,朝着三元觀的方向急掠而去。

今夜的三元觀,註定將會掀起一場巨大的風暴…… 張誠一路奔馳,身上殺氣四溢。

吳建峯!你個王八犢子!好歹也是個半步天師,居然耍這種陰險手段,真當老子不敢殺人是吧!

妻居一品 他冷冽的目光在夜色之中閃爍着瘮人的紅光,猶如惡鬼夜行一般在田野荒地裏穿過。

爲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他沒有再進城,而是繞着江城繞了半圈,朝着三元觀的方向不斷接近。

雖然他心中殺意磅礴,但是也還沒被衝昏大腦。

吳建峯是半步天師修爲,雖然沒有交過手,但是僅憑一次接觸他也能感受到對方身上龐大的真氣,絕對不好對付。

不過張誠心中也有把握,現在自己已經是鐵屍中品,再加上厲鬼上品的魂魄,未必沒有一拼之力。

加上現在三元觀二代弟子全軍覆沒,神像也被毀了,就算打不過,想走還是沒人留得住的。

這次如果不是自己恰好就在餐館裏,王小魚肯定是死定了,一想到這,張誠心中就充滿了怒火,如果在這種時候還能隱忍下來,不去找三元觀算賬,那張誠也就不是張誠了。

管你是不是半步天師,厲不厲害也要打過了才知道!

張誠一路疾馳,速度比開車還快,不多時就趕到了三元觀的山門之外。

此時的三元觀,已經斷水斷電,晚上漆黑一片,只能隱約看見有極點微弱的燭光在後山搖曳。

爲了貫徹張誠的指示精神,蔣青帶着自己的弟兄們在山門外紮了十幾頂大帳篷,一來阻止香客上山,二來時不時的騷擾一下吳建峯他們。

此時蔣青正光着膀子跟幾個漢子圍在篝火旁,手裏拿着燒鵝啤酒,吃的是滿嘴流油。

但就在這時,蔣青突然發現眼前一花,一個人影憑空出現在面前,嚇得他下意識的往後一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大哥?怎麼了?”待看清來人是張誠後,蔣青才鬆了口氣,同時發現對方的臉色有些不對。

張誠冷聲說道:“帶上你的人,把這座山給我圍起來,人手不夠就給潘總打電話,絕不能給我放走一個人!”

蔣青一愣,張誠眼中的殺機讓他心裏一陣發寒,不敢多問,連忙招呼手下,拔腿就往山腳下跑去。

三元觀是建在一座孤山上,只需要把山腳圍住,除非是長了翅膀,否則根本就逃不出去。

爲了萬無一失,蔣青還是跟潘石打了個電話,又調了幾百個人過來,將整座孤山圍了個水泄不通。

收到風的潘石也趕了過來,一聽說張誠在山上,擡腳就要往上走,卻被蔣青一把拉住,低聲勸道。

“潘總,你就別上去了,有危險。”

潘石愣了愣,冷笑道:“危險?難道那幫老雜毛還敢動我?”

蔣青搖搖頭,小心翼翼的說道:“我說的不是老雜毛,大哥這次是真生氣了,只怕今夜三元觀裏的人一個都逃不了,大哥的手段你也知道,一會兒萬一打起來收不住,山崩地裂都有可能……”

一聽這話,潘石也不禁嚥了口唾沫,深以爲然的點了點頭,“說的也是,老弟很生氣,後果很嚴重,咱倆還是老老實實呆在下面吧……不行,我覺得咱們現在還有點近,要不再退遠點……”

一幫人在潘石和蔣青的指揮下,又退了一百來米,然後才擡頭仰望着山腰,滿臉的忐忑,只是因爲距離太遠,什麼也看不清。

張誠站在三元觀之外,腳下一蹬,躍上了十幾米高的山門,昂首而立,衣角在夜風中獵獵作響,整個人殺氣騰騰。

“吳建峯!你給老子滾出來!”

一聲震天動地的怒吼聲瞬間響徹整座孤山,打破了三元觀的平靜。

十幾個弟子正聚在前殿裏討論白天談判的事,突然被這聲怒吼驚動,頓時滿心的詫異。

誰這麼大膽?居然敢直呼觀主的名諱!

這是腦子進水了嗎?居然敢讓觀主滾出去!

所有人都衝出前殿,順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頓時嚇了一跳。

雖然夜色很黑,但是在場的最低也是方士修爲,還是能清楚的看見矗立在山門之上的身影。

衣決飄飄,身上殺意升騰,眼中的兩道紅光猶如凶宅門前的紅燈籠一樣,只是望一眼就讓人感到心悸。

此人不是張誠還能是誰!許多弟子還沒見過鐵屍,此時隔着老遠,都能感覺到對方身上濃郁的屍氣,頓時臉色大變。

這這這……這是什麼情況?

面對張誠,許多弟子心中都有些慌亂。

要是在以前,他們做夢都想不到,居然有鬼物敢爬到自己的山門之上叫囂,眼前的這一幕讓他們覺得既屈辱又憤怒。

張誠冷眼掃過站在石階上的一幫道士,哼了一聲,手臂一揚,一拳擊在了腳下的青石條上。

“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