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

「也就這一次了!

以我目前的實力,當可在天荒域橫行無阻,只要小心些,那些新晉的仙尊級強者都奈何不了我。」

「當務之急,是去天荒祖地尋找離開的辦法。

如果天荒域內還存在離開的正常途徑,那麼這途徑一定存在於天荒祖地。

只要知曉離開的辦法,那麼自然而然我就能離開天荒域,再多的再深的算計也都無濟於事。」

「……」 天荒祖地尚未正式開啟,但是進入天荒祖地的大門似乎已經被發現了,就隱藏在無盡虛空深處。

原本那一路無盡的艱難險阻,但是架不住整個天荒域力量潮水般的衝擊,現如今,天荒域一線力量已經雲集天荒祖地門口,龍谷和天狐宮的征戰,也從起源星蔓延到了虛空深處。

弄清楚方向,林昊便離開了起源星。

儘管那些曾經橫在前面的強橫虛空異獸早已被肅清,這一路依然兇險。

一路上,他看到無數天荒域修鍊者被天火焚燒成灰,被突如其來的虛空之風吹成粉末,其中不乏萬古絕仙之境巔峰乃至半步曠世仙君級別的強者。

只是對他來說,這些都是小意思。

以他如今的身體強度,根本都不需要防護,直接就能與那些超自然的力量抗衡了。

憑藉一對越發強橫的天鵬神翼,僅僅半年時間,他就飛過別人二三十年走過的路。

最終他看到虛空之中懸浮著一扇古老門戶。

門戶呈青銅色,散發著蒙蒙的光,表面布滿古老而神秘的紋路,根本無需過度揣測,只是一眼,便自然而然有一股信息傳來,那是通向天荒祖地的大門。

眼下還不到天荒祖地的開啟時間,是故門戶緊閉,安安靜靜矗立著。

似乎是刻意為到來的人準備的,這幽暗的虛空深處,正對著天荒祖地大門的地方,赫然懸浮著一座奇特的城池。

之所以說奇特,那是因為這座城池非比尋常。

城池不是在一個平面上,而是多層立體的,一共五層,下面大,上面小,看上去酷似多層蛋糕結構,但層與層之間似乎並不存在聯繫。

這就是傳說中的天荒祖城。

傳言天荒祖城只有在天荒祖地現世的時候才會出現,乃是天荒祖地特意為即將踏入祖地的修鍊者準備的臨時落腳點。

天荒祖城只要來到附近的人都能進去,但能不能去到更高層,能不能住進那極有限的住所,又另當別論了。

有關的情況林昊知道一些,但是並不確切,不過沒關係,反正都到這裡了,進去看看自然一切明了。

林昊走進天荒祖城。

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就是很原始,很荒涼,連一間像樣的房子都沒有,但是人很多。

可能因為暫時不存在競爭,同時又不打算離開,是故這裡的氣氛十分祥和,反而沒有了起源星上那種緊張。

隨便攔了一個壯漢,他問道:「敢問這位大哥,我要去上面幾層,應該怎麼走?」

該有的禮貌還是有的。

那壯漢也好說話,聞言笑道:「要去上面啊,簡單,去城中央試試實力,實力夠,自然而然就上去了。」

說完便去了。

林昊也沒糾結,徑直行往城池中央。

城池中央還要熱鬧一些,這裡有一個巨大的斗獸場,吸引了不少人觀看。

林昊跟著看了一會,便有些明白了。

這是一處十分奇特的斗獸場,內外隔離,裡面自成空間。

斗獸場內,因為某種原因,會自動生成一些強大的妖獸,只要戰勝妖獸,便證明擁有更上一層的實力,會自動被第二層降下的星光接引走。

當然,實力不夠也是很危險的,隨時有可能死在裡面,成為妖獸誕生的養料。

不過對他來說這沒什麼挑戰性,很快他就通過斗獸場的考驗,來到第二層。

第二層比第一層要小不少,這裡看不見第一層的狀況,但是隱隱約約能看到上面的第三層。

與此同時,這裡比第一層要精緻不少,至少不那麼原始荒涼,有了一些木屋作為居所。

這些木屋被一種神秘力量保護著,哪怕仙君來了,亦不能破壞分毫。

而一旦住進去,就會得到一種奇特力量的滋養,讓人在不知不覺中提升。

因為這個原因,這木屋也不是什麼人都能住進去的。

最初的時候,每一間木屋都有守護獸,除非打敗,否則沒資格住。

後來被人住滿之後,除非戰勝原來的居住者,否則也不能入住。

這樣的挑戰不斷在發生,一路過來,他看到不少。

不過對他來說這裡並不是終點,是以很快他還是來到第二層中央。

依然還是斗獸場,只不過場中妖獸實力強橫了很多,導致難度也提升了很多。

來到第三層,腳下城池面積進一步緊縮,房子也從簡易的木頭房子變成了相對寬敞的庭院。

庭院數量不多,一共只有一千座,不同於第二層依靠個人力量,這裡,是唯有藉助團體力量才能立足的地方。

為了面子,也為了享受庭院帶來的好處,這一層的爭鬥十分厲害,幾乎到處都在打,而且是群毆。

儘管四十年前折損了不少力量,連帶著威信也大幅度跌落,但在這一層,依舊是龍谷的人最為強勢,佔據了將近三成的院落。

反觀天狐宮,雖然也抱團爭取到了一些院落,但佔有量不足一成,還要時刻面臨龍谷方面的挑戰打壓。

想著天荒祖地很快就要開了,不便多生事端,他也沒有過多理會,繼續向前。

第四層,院落變成了瑰麗宏偉的宮殿,其中的效果更進一步提升。

相比第三層的院落,這一層宮殿數量銳減,一共只有一百座。

雖然同樣是憑藉團隊的力量佔據,但這一層早就大勢已定,基本上不存在挑戰者,顯得十分安寧。

值得一提的是,這裡一百座宮殿,不論是什麼人佔據,其中必然有曠世仙君級別的強者坐鎮。

而排名最靠前的幾座,坐鎮的更是不滅仙尊之境的絕世強者。

大致觀望了一下,林昊依然沒什麼想法。

這裡的確不錯,那些神秘力量構築而成的宮殿,就連曠世仙君住進去都很有好處,但他並不稀罕。

他現在就想去最高的第五層看看。

只是這裡看似寧靜,卻到底不比下面三層,很快他就被人攔住了。

「閣下是誰,因何在此遊盪?」

來的安排是一支巡邏隊,看服飾特徵,以及隱約散發出來的虎威,應該是虎魔殿的人。

林昊還沒來得及開口回答,忽然隊伍中一人狂笑:「林昊,沒想到真的是你……」 突然出聲的聲音,狂喜中帶著濃濃的怨恨,一時間人群都有些愣住了。

林昊看了一眼,好奇道:「你是誰,你認得我?」

這話問得當真可笑,彷彿受到無盡的羞辱,那人瞬間雙目通紅,失心瘋一般喘著粗氣道:「不認得我,林昊,你居然不認得我。

哈,哈,也對,你連龍谷都不放在眼裡,你連仙君都能殺,怎麼可能認得我這區區一個無名小卒呢?

可是,我認得你啊,我做夢都記得你的,做夢都記得……」

簡直有病,說著說著就沉寂在自己的世界,一點聲音沒有了。

林昊皺了皺眉,想了想,到底沒出聲。

此後不久,那人面色突然一冷,「我叫胡晨,這下你該想起來了吧?

想不起來也沒關係,我還可以告訴你,我曾經是天狐宮弟子,外宮百岳群峰碧雲樓樓主。

一百五十一年前,是你,斬斷我一臂,害我仰人鼻息,寄人籬下,也是你,逼得我狼狽出逃,猶如喪家之犬……」

原來如此,原來是那麼久以前的事情了,難怪沒印象。

儘管這樣一番說下來,林昊依然沒想起這個自稱胡晨的傢伙是誰,但是這並不妨礙他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

也沒辯駁什麼,林昊道:「所以你現在攔住我,是想找我報仇?」

靜!

突然胡晨就不說話了,一臉僵硬,好一會才慘笑道:「報仇,我怎麼敢?

的確,這些年我日夜牢記著當年的恥辱,總想著有一天重新殺回天狐宮,一雪當日之恥。

原本我也以為,經歷過這重重苦難,今時今日,你在我面前弱小如螻蟻。

可是,老天爺它瞎了眼啊!

四十年前起源星血案,連龍谷仙君都被你屠戮,當消息傳來,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你知道我多麼想死嗎?」

很痛苦的樣子,說這些話的時候,這人面孔都扭曲了。

林昊想了想,道:「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就這麼一句話,雙眼瞪大,「噗」的一聲,胡晨當場氣得吐血了。

林昊沒出聲,因為完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胡晨努力平復下來,冷聲道:「但是林昊,就算我不能親手復仇雪恥,你也別想好過。

今日你若不出現也就罷了,既然選擇了現身,就註定要死在這裡,你別忘了,龍谷的人才真正恨你入骨。」

龍谷的人才真正恨你入骨……

林昊……

四十年前那場血案,屠戮龍谷仙君……

噝!

虎魔殿眾人齊齊倒吸涼氣,直到這個時候才想起來,為何林昊這名字那樣耳熟,此刻被他們攔住去路的又到底何人。

胡晨頗有些得意。

當初的恨與屈辱,這些年來,他未曾一刻敢忘,尤其在知曉林昊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他的時候,更是絕望得恨不能毀滅一切。

可是今天,終於一切就要過去了。

當初的斷臂之仇,當初喪家之犬一樣逃離天狐宮之辱,想要親手血洗,依然不可能。

他不知道現在的林昊到底什麼實力,但他知道,哪怕是四十年前起源星龍隕之地的林昊,他依然不是對手。

但是沒關係,因為龍谷的存在,今天林昊死定了。

林昊本不想在這個時間節點惹出太多是非,可也並不意味著他怕事。

胡晨話音多下,他淡然道:「你要說的都說完了?那現在,你是打算繼續攔住我的去路,還是去通知龍谷的人?」

很平靜,絲毫沒有身在虎穴的覺悟。

聽這話,虎魔殿眾精英二話不說,紛紛散開。

開玩笑,這可是四十年前就能大肆屠戮龍谷,連龍谷仙君中期的強者都一併擊殺的可怕魔王,擋他的去路,他們有幾條命可活?

胡晨跟這位有仇不假,龍谷自然也恨這位入骨,可那跟他們有什麼關係?

胡晨也慫了,獰笑道:「林昊,你就猖狂吧,你得意不了太久了,很快龍谷的人就會到來,很快……」

還沒說完,林昊已經邁步向前,安安靜靜從他身邊走過。

好一陣過去,才有聲音來到耳邊:「不用那麼大聲,放心,我不會走,我就在第五層,恭候大駕。」

……

林昊前往第五層。

就在他離開之後不久,消息傳開了,第四層一片沸騰,憤怒的龍吟之聲震天響。

然後第三層,第二層,一路往下,霎時所有原本的局面被打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這上面來。

有趣的是,貌似也只能是這樣了。

第四層,龍谷來到天荒祖城的仙君仙尊都現身了,渾身殺意逼得人根本沒法靠近。

即便如此,他們也只能站在四層前往五層的入口處乾瞪眼。

原因很簡單,上不去。

天荒祖城一共五層,但真正能憑藉實力登上的,也就四層,哪怕仙君仙尊都不例外。

第五層,那是留給極為特別的一些人的,簡單來說,夠年輕,實力可以不足,但潛力一定要足夠高。

截止目前,真正去到第五層的,不足二十人,在此之外,連第五層真正的模樣都沒人見過。

這樣的情況下,若林昊上不去也就罷了,自然是難離他們的怒火,可一旦上去,那就只能是望而興嘆,徒呼奈何。

林昊並不知這麼多,但他顯然是能夠上去的。

第五層跟下面四層截然不同,來到這裡,腳下已經沒有大地,彷彿屹立虛空。

往下看,下面的世界十分遙遠,彷彿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抬頭看,星空絢爛,古老而神秘的星辰星輝熠熠,爭奇鬥豔。

便是這樣一處看上去無邊無垠的所在,有十棟籠罩著星光的瓊樓金闕靜靜懸浮著,或火紅如火,或幽藍如冰,風格各異,尊貴非凡。

「天荒十殿,自下而上,每一殿皆蘊藏神秘機緣,戰勝護殿聖獸可入……」

有意思。

看著那滿載星光的玉白色石階一級一級往上,十棟瓊樓金闕錯落有致分佈在凌空曲折的道邊,隱隱約約,還能看到有人在上面,林昊不禁暗暗點頭。

這地方其實他之前一點了解都沒有,只是有些東西本不需要了解,因為站在這裡,自然而然就會知道。 天荒十殿,下五殿,中四殿,上一殿,總體而言分三層。

中間有懸空白玉石階相連,於每一層平台處往不同的方向延伸。

下五殿處於同一高度,按金木水火土五行方位陣列分佈,顏色區分也十分明顯,乃是五行本色。

往上中四殿處於同一個高度,按東西南北四大正位呈四象之勢分佈,看上去古老巍峨,隱隱約約不斷有源自荒古的獸鳴聲傳出。

最頂層一殿獨具一格,為煌煌血色天雷所籠罩,看不真切,只是給人一種極為強烈的壓迫感。

林昊走上白玉石階,一級一級,不多久便來到第一層的平台。

感覺不錯,周圍的一切深邃而瑰麗,給人一種夢境般的朦朧美感。

原地往四周看了下,那五行方位分佈的五座宮闕十分安靜,沒有人,看上去似乎也並不存在什麼守護聖獸。

「看樣應該是被人捷足先登了!」

想了想,也沒過去湊熱鬧的心思,繼續往上走。

這裡的規則就是如此,除非不被承認,否則的話,後來者連挑戰的資格都沒有,直接被拒之門外。

簡而言之,他現在過去也沒用,因為結果已經定下了,不可能被改變。

很快他來到第二層的平台。

第二層四座宮闕似乎還處於激烈的競爭狀態,原本也不打算過去的,只是一不小心,他看到有熟人,且還不止一個。

想想,他沿著白玉石階走向正南方位那座火焰色周身飄著金色火羽的宮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