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尼斯胸前留下一道長長的傷口,人也隨之倒地陷入昏迷。

「麻煩。」

羅奇沒回頭,直接朝賓奇所在方向走去。

他決定放棄管這三個笨蛋,至於能不能在受傷的情況下在沙漠中存活下去,那就看他們的運氣和救援之人的速度了。

打開車門,四個人都在車裡。

羅奇感受著撲面而來的涼氣,登上了賓奇房車。

「走吧。」

隨著話落,門關,賓奇房車再次在沙漠上賓士了起來。

三個多小時后,在天色逐漸變暗,房車中亮起燈光時,喬巴在柏莎的懷中睜開了眼睛。

他伸出手揉了揉眼睛,在一副疲憊中看到了緊張觀察自己的夥伴們。

「看,看什麼啊!混蛋。」喬巴扭捏著開口。

「乎,看來沒事了呢。」羅奇鬆了口氣。

之前還在擔心麻藥是否對喬巴會造成太大影響呢!看其樣子,只要稍事休息應該就能恢復。

「嗯,沒事。」喬巴眯起眼睛,似在安慰眾人放心一樣還做了一個顯示手臂肌肉的樣子。

「嗚嗚……」蒙多的哭聲從一邊傳來:「喬巴,對不起,我之前沒注意到你,才發生了這種事情。」

蒙多一直很自責,上車之後船長並沒有批評他,可正是因為這樣,看著昏睡不醒的喬巴,蒙多才越是內疚。

「沒事啦!」喬巴擺著手。

其實他一點都不怨蒙多,之前雖然因為蒙多的關係逼不得已吃下了兩顆藍波球。

但要是蒙多不將他拖入沙地,喬巴知道自己並不是Mr.4的對手,戰敗也只是遲早的事。

甚至不被拖入地下,自己也會吃下第二顆藍波球。

只能說現在的自己真的太弱了。

想到這裡,喬巴的目光稍微有些暗淡。

當初一股熱血的登上了死神號,成為了死神海賊團的一員。

從沒想過海賊的生活會這麼危險,並且自己是這麼弱小,喬巴突然有些想要變強,變得以自己的力量,也能守護同伴。

而不是像現在一樣,有些拖後腿的感覺。

頭上突然傳來了一股疼痛感,喬巴伸手捂住腦門,淚眼汪汪的看向羅奇。

「笨蛋,想什麼呢!」羅奇嚴肅的說道。

「沒,沒什麼。」喬巴癟著嘴。

羅奇摸了摸喬巴的頭,雖然隔著帽子:「是在想要變強吧!」

喬巴低下頭,聲音很小的肯定道:「嗯。」

「我會幫你的。」羅奇抬起喬巴的小腦袋,笑著這麼說道:「約定哦!」

「船長!」喬巴有些感動,又有些不好意思,在這種不知所措之中,他突然一扭頭,直接將臉躲在了一片山巒中。

「呵……呵……」羅奇的手停在半空,距離那片山巒只有不到一指的距離。

「切。」柏莎摟住喬巴,給了羅奇一個白眼。

「謝謝。」

悶悶的聲音從柏莎的懷中傳出。

羅奇收回手看向窗外的一片黑暗,他嘴角微微的翹了起來。 「咦?羅賓呢?」

喬巴躺在座位上,總覺得哪裡不對,這才想起來那個總愛說些嚇人話的小姐姐不見了。

「走了。」羅奇回答。

柏莎覺得自己和羅賓還蠻合得來的:「不用管她嗎?之前看到她好像是和一個藍色頭髮的女人一同騎乘鱷魚離開的。」

羅奇搖搖頭:「不用管,目的地都一樣,該見面早晚都會見的。」

「好吧。」柏莎聳聳肩不是很在意。

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 「溫度開始降低了,晚上就在沙漠中休息吧。」菲奧見天色完全暗下來,輕輕推開車門感受了一下沙漠中的溫度說道。

「嗯,你是廚師你說的算。」

說道休息,羅奇感覺也有些餓了,戰鬥雖然不多,但感覺只要運動就會消耗大量能量。

沙漠綠洲城市猶巴,是一座富饒的城市。

在賓奇靠近猶巴的時候,車上的眾人就看到了一條蜿蜒的小河貫穿了整個猶巴。

河水澄澈,只是兩旁的河道卻有了很多乾枯的跡象。

猶巴是一處位於阿拉巴斯坦的交通要道,並且這裡也是雨水稍微豐富之地,只是從幾個月前,雨水突然減少,河流才稍微退下了水位。

羅奇跳下車,感覺到了非同尋常的高溫,估計河水就是在這種高溫下被逐漸蒸發掉的吧!

記得漫畫中路飛他們抵達這裡的時候,整個城市有的只是沙塵暴和空房子。

現在的城市裡人還蠻多的,而且也並沒有看到什麼叛亂軍的跡象。

人們雖然臉上有著幾分擔憂,但在看到河流之後,還是會露出稍顯安心的表情,哪怕這條河流正在逐漸乾枯。

畢竟克洛克達爾的計劃才剛開始實行,跳舞粉事件還沒有爆發,現在這個國家至少表面看起來還是和平的。

隨意採購了一些物資,賓奇房車再次踏上了前往雨地的路。

這裡距離雨地已經不遠了!

……

雨地並沒有港口,而是一個完全的沙漠城市。

但為了方便旅人到來,在聖多拉河上距離雨地最近的位置,修建了一個巨大的碼頭。

來往船隻可以停靠在這裡。

死神號的到來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這是看著初升太陽,吃著自己做的早餐的菲娜認為的。

清晨聖多拉河上還是很涼快的,所以菲娜將食物都端到了甲板上。

說實在的,她平常只要和吃的掛鉤時,都不懶。

而且她有點想不明白,明明坐船過來這麼舒服,船長為什麼要帶人走沙漠。

尤其是喬巴,自己可是為他準備了很多冰淇淋和點心,竟然被蒙多三言兩語給拐跑了。

「哼。」菲娜狠狠的葯了一口麵包。

「呦,你好,早餐這麼美味,可以帶奴家一個嗎?奴家也沒吃早餐。」

一個頗為娘娘腔的聲音突然傳來,隨後一個高大的身影落在了甲板上。

「啊嘞?」

菲娜看著自稱奴家的來人,有些疑惑的指了指自己隨手做的麵包。

雖然有稍作裝飾,但絕對算不上看起來就美味的程度吧!

「是的,奴家看你做的麵包實在太漂亮了。」

這個穿著芭蕾舞服裝,背後有著兩隻小天鵝裝飾的人妖,很是自來熟的說道。

菲娜看著他塗了腮紅的臉和下巴上冒出的幾分胡茬,很甜的笑了起來。

「可以呦,不過不請自來可不是好習慣!」

菲娜雖然是笑著說的,而且也將身前的麵包遞出了一塊,但不知怎麼氣氛就是很冷。

「奴家忘記自我介紹了嗎?」可惜人妖完全沒自覺:「奴家是Mr.2馮·克雷。」

總裁小妻太搶手 「Mr.2?」菲娜眼睛稍微眯了起來。

「嗯,組織代號啦,不要介意。」馮·克雷接過麵包很是滿足的咬了一口。

Mr,這種稱號,看來是船長說的那個組織的人沒錯,那麼這個人妖來到這裡,應該就不單單是為吃的。

菲娜這樣的做出了判斷,卻沒有率先動手的意圖。

這麼美麗的早晨,施展暴力什麼的實在太不美好了,她更希望能在躺椅上好好的欣賞日出。

馮·克雷在將麵包吃完后,又望向了餐桌,那裡還有果汁和不知道什麼魚做的美味肉食。

「果汁不可以哦,其它的隨便。」

菲娜顯然一直有注意他的動向,所以在看到馮在打她果汁主意的時候,直接將果汁端了起來。

這可是用她最喜歡的杯子裝的飲料,才不想被別人碰。

馮有些失望的收回目光,吃掉麵包確實有些口渴,但沒辦法食物的主人不讓步,自己也不能太得寸進尺。

於是馮將目光轉移到了魚塊上,並很愉快的享用起來。

奈特出現在甲板上時,看到的就是菲娜和馮像是好朋友一樣一起躺在甲板上的躺椅上曬著太陽。

「你朋友?」

奈特端著菲娜為他早早準備好的早餐,和一份在無風帶儲存下的冰鎮海水,隨意往甲板上一坐問道。

菲娜偏頭想了想,為了避免麻煩,直接說道:「嗯,算是吧,馮·克雷。」

「你好。」奈特不疑有他,皺著眉頭喝了一口海水,但看著剩下的半杯卻怎麼也不想喝。

這玩意冰不冰鎮,一早上都不會有人想要來上一杯。

他撇撇嘴,將裝著海水的杯稍微推遠了一點點,隨後拿起了夾著大塊魚肉做成的漢堡大口咬下。

「這個聖多拉大鯰魚,味道真的不錯。」奈特很是享受的說道。

「還有不少,我都炸好了,你要吃可以自己去弄。」菲娜感覺陽光溫度開始升高了,有些不太適合繼續呆在甲板上,那樣皮膚會被晒黑的。

於是她坐了起來,並推了一下快要睡著的馮。

這個人還不走嗎?不是吃完了么?難道還有事?如果是那樣,趁著奈特還在甲板上,能省自己很多力氣呢!

不過今天倒的海水有點多嗎?奈特都沒有喝完,要不下次稍微減少一點。

「唉?」

有些迷糊的馮,揉了揉眼睛,然後就順著菲娜的視線看到了奈特身前的玻璃杯。

於是他只疑惑了一秒,就在奈特和菲娜驚訝中端起杯子,將裡面的海水全部倒入了口中。

並隨著一聲咕嘟咽了進去。

「唉?」

「唉!」

「唉!」

三人同時發出了一樣的聲音。

只是三人的表情卻完全不同。

菲娜是搞不懂馮為什麼要這樣做的驚訝樣子。

奈特則是拍著馮的後背哈哈大笑,海水什麼的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喝的。

馮,則是使勁咳嗽起來,他是很渴,可喝完海水不但更渴了,還十分難受了起來。 「Mr.2馮·克雷大人。」

一艘船首有著小天鵝雕像的海船從遠處駛來,能看到其上一個個穿著女裝的人妖大喊大叫著。

「Mr.2?」奈特詫異的說道。

「馮·克雷大人,你真是太厲害了,一個人就敢衝到敵人的船上。」 別怕,老祖在! 天鵝船上的人大聲的喊著,語氣中充滿了尊敬。

「唉?」馮有些懵,敵人?在哪裡?

這麼想著,他抬頭看到了船帆上的骷髏頭,那是一個很眼熟的圖案。

「巴拉卡什麼社?」奈特仔細的想了想,但本來就沒有怎麼關注,怎麼可能記住名字。

「巴洛克工作社。」烏拉諾斯冷靜的聲音從後面傳來:「代號是Mr.2,也算是高級幹部了,誰有興趣練練?」

「你上吧,我剛吃完飯不想運動。」菲娜倒回到了躺椅上,陽光有些刺眼,不過為了省能量,她決定稍微堅持一下。

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 「死神海賊團!」

這時Mr.2才反應過來,這裡不是之前老闆給他任務時提到的海賊團嗎?

只是當時自己正在做別的任務,並沒有時間接下這個報復的任務。

Mr.2在奈特和烏拉諾斯糾結誰出手的時候,主動和幾人拉開了距離。

他直接跳到了船舷上,兩手擺了一個天鵝翅膀的造型:「雖然相處短暫,但我相信我們已經產生了友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