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她不想來的!

而今她心裡,當初的翩翩少年那樣虛偽,看上去是那麼的噁心。

可耐不住這人的糾纏,也不想在大庭廣眾之下鬧笑話,所以她來了。

事情跟所料差不多,李雨辰又跟她表白了,她也沒多想,跟之前好些次一樣果斷選擇了拒絕。

然而就在她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李雨辰失控了,他發瘋了一樣從後面摟住她,而後將水果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又將她拉到了一個隨時可能墜樓身亡的地方。

她很怕!

她的心情也很複雜!

一方面她不想死,另一方面,她又恍惚覺得死了也好,至少不用天天那麼難過。

場面十分緊張!

眼下,兩個人站在一個隨時可能墜落的位置,對面不遠,天台入口上,站著許多學校的老師還有班上的同學。

都很著急,紛紛都在勸李雨辰冷靜!

這也不是小事,為此事,學校已經緊急通知了李雨辰和江未雨雙方家庭,又緊急撥打了110報警。

此刻雙方家屬還有警察都沒到場,而對於李雨辰來說,這一切的一切都沒有任何作用。

「別過來,你們都別過來!」

「沒了未雨,我也不想活了,你們要是敢過來,我,我馬上跳下去!」

眾人勸解下,李雨辰非但沒有放手,反而挾持著江未雨右上一級台階。

那已經是最高的位置了,再往前一步就是萬劫不復!

見狀,場面瞬間冷清,沒人敢再說話,生怕觸怒了這個極端的少年。

此後不久,有人落淚了!

「江未雨,把雨辰逼成這樣,你滿意了?」

「雨辰這麼愛你,你答應他怎麼了,他哪一點配不上你?」

「雨辰,你別這樣,不值得的!」

「……」

李雨辰在學校挺受歡迎,此刻哭著喊著的都是女生。

她們沒覺得李雨辰不對!

恰恰相反,她們被李雨辰的痴情所感動,她們紛紛出言指責江未雨,罵她裝,罵她假正經。

饒是心中無比害怕,聽到這些話,江未雨都不可抑止氣哭了。

李雨辰也不管這些,回頭聲音放緩,又道:「未雨,相信我,我是真的喜歡你!

只要你答應跟我在一起,我保證以後會好好愛你,好好保護你……」

說著說著,面色驟然一變,「如果你不答應,沒關係,那我們就一起死……」

瘋了!

真的瘋了!

這看似無比堅定的愛情,感動得一些女生痛哭流涕,偏偏深深的觸怒了江未雨。

「我承認,我不想死!」

「我也承認,我現在很怕!」

「但是李雨辰,你若以為這樣我就會屈服,那隻能說你太天真了!」

江未雨面色變冷。

話語一出,場上的緊張再度升級,儼然已經達到臨界。

便在這極度的危急之中,江未雨卻空前鎮定。

她淡淡問道:「捫心自問,李雨辰,你是真的喜歡我嗎?」

「是!

我喜歡你,沒了你,我都活不下去!」李雨辰十分激動,面色都有些扭曲。

江未雨卻笑了,搖頭譏諷道:「錯,你不喜歡我。

你只是無法容忍自己的懦弱,你只是不想讓人知道那晚你獨自離開留下我孤苦伶仃任人宰割的事實。

你只要看到我,你就會想起自己當時的不堪,我就如同一盞明燈一樣,一刻不停的提醒著你那段恥辱的往事……」

很直接。

很多話不想說的,事到如今,卻沒了那麼多的顧忌。

便是隨著這些話說出口,內心深處,對於這個曾經心底的翩翩少年,她愈發的厭惡噁心起來。

也是因為這些話,李雨辰變得空前激動。

「不是這樣!」

「不是這樣的!」

「你不要再說了,你不要再說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沒辦法,我……」

大吼大叫,面容扭曲。

到底是被戳中了!

內心最陰暗的一面暴露在陽光之下,此刻他李雨辰無比痛苦。

江未雨此刻卻平靜下來!

沒了害怕,她淡淡道:「李雨辰,本來這些話我都不想說的。

若是你不這麼苦苦相逼,你還可以跟從前一樣,是老師眼中品學兼優的好學生,是無數女生的夢中情人,我江未雨沒那麼小氣,我江未雨不會說你一句不是。

可你執意如此!

你打著愛情的借口,你企圖以痴情掩蓋你的虛偽與懦弱,說真的,李雨辰,我對你很失望,你也讓我感到噁心……」

一句一句,落入腦海有如針扎。

而最先受不了的不是李雨辰,而是那些老師同學。

作為最好的閨蜜,一個沒忍住,徐薇急道:「未雨,停下,你別說了,求求你別說了!」

她怕了!

此刻的李雨辰就是個瘋子,她怕江未雨將自己推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便在此後,不停有人勸,也不停有女生罵。

便在這個無比緊要的關頭,李雨辰卻詭異的安靜下來…… 天台局勢千鈞一髮,另一邊,林昊也跟著柳夏匆匆從門衛室出來。

情況柳夏已經說了!

他什麼都沒說,也什麼都沒問,但他心如明鏡。

作為當晚事件的見證人,李雨辰的心思躲不過他的洞察,簡而言之就是四個字——惱羞成怒!

多的話他也不想說,他現在有點生氣。

身為一代大帝,他向來是不怎麼生氣的,可這一次,李雨辰千不該萬不該想要拉著江未雨一起殉葬。

他沒興趣理會李雨辰的想法與感受,他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糖姨不可以沒有江未雨。

「傷害江未雨,等同傷害糖姨!」

「這一世,沒人能傷害糖姨,諸天神佛也不行!」

「……」

一世張狂,一生薄涼。

一路走,一路心裡默默想著,自然自然,心底滋生的是毀天滅地的無盡殺機。

很快,視線中的教學樓頂,兩個隨時可能掉下來的人落入眼帘。

沒說話,也沒打算上樓,他就往樓底靜靜一站,淡淡道:「李雨辰,你不是為愛至死不渝么?

跳吧,我在下面看著你,別讓我等太久!」

聲音不算大,帶著濃濃的嘲諷與不屑,卻讓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包括樓下緊張的師生,也包括樓頂所有人。

而後樓下師生怒了,怒斥不斷!

樓頂也一樣,不過沒有發怒,而是迎著頭皮勸李雨辰,讓他不要信林昊的鬼話!

林昊也不管,見樓頂李雨辰滿臉憤怒看過來,他繼續嘲諷道:「怎麼,現在又不敢了?

不敢你逞什麼能?

不敢你裝什麼痴情?」

竭盡全力,一副生怕不跳的架勢。

話剛說完,校領導指示下,剛剛傷愈歸位不久的王源等人出面了,打算阻止林昊,趁機也下下黑手。

便在這時,柳夏冷著臉道:「滾出去,這裡有你們說話的份?」

靜!

小魔女的厲害,還是沒人敢不當回事的。

王源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雖快要氣炸,卻也灰溜溜退了回去。

見狀,校領導無比苦惱,卻又不知如何是好。

柳夏才不管那個!

林昊要做的,就是她堅定要完成的。

眼見李雨辰不說話也不跳,她左手叉腰,右手指著就罵:「李雨辰,你還算是男人嗎?

要跳就跳,不跳就滾下來,磨磨唧唧算什麼本事?

就沒見過你這樣的,優柔寡斷,半點擔當沒有,難怪人家江未雨不喜歡你,換我我也不喜歡你啊……」

牙尖嘴利。

越說那股子嘲諷意味越濃。

聽著,林昊心中暗暗點頭,儘管有些不以為然,可不得不承認,就嘲諷罵架的功夫,一百個紫霄大帝也比不上這個小破丫頭。

小魔女就是小魔女!

林昊開口的時候,周圍罵聲不絕,都道他是殺人兇手,可柳夏從頭罵到尾,樓上樓下愣是一片安靜,連屁都沒人放一個。

只是依然失敗了!

下面罵得歡,樓頂李雨辰就一臉微笑的看,就是沒動作。

這讓林昊有些皺眉!

「不跳,難道要我親自動手?」

「也不是不可以,一陣風一吹,直接就下來了!」

「……」

想著,皺起的眉頭又很快鬆開。

不跳也沒關係,他有的是辦法讓跳,至於跳下來的結果,自然是李雨辰摔死,江未雨被他接住。

可能這樣有點腹黑,但對於屍山血海一路走來的一代大帝而言,這算不得什麼。

只是還沒等他開始,聞訊匆匆而來的糖姨擠開人群沖了進來。

一看上面的情況,一句話沒說,眼前一黑直接暈死過去。

「……」

拍了拍額頭,林昊也頗為無奈。

過來將糖姨扶起,又隨手將她救醒,問道:「糖姨你怎麼來了?」

糖姨也沒說話,就指著上面,一個勁看著他流淚。

林昊搖搖頭,笑道:「放心吧,糖姨,有我呢,有我在,未雨不會有事的。」

聽這話,糖姨終於「嗚嗚嗚嗚」哭出聲來,抱著他不肯撒手。

這時柳夏在耳畔悄聲道:「林昊,還要不要繼續罵?」

林昊搖頭。

柳夏瞬間明白了,吐吐舌頭,沒再說話。

若是糖姨不在,他自然不介意暴力點,可糖姨來了……

「算了,斯文一點,還是別讓糖姨再受到驚嚇了!」拍著糖姨的背,林昊心裡默默想著。

也就這個時候,警察局的人到了,現場開始封鎖,氣墊也開始充氣。

同一時間,李雨辰父親李雲山,一個斯斯文文的中年男人也面色陰沉來到現場。

校領導簡單的幾句話后,他的陰沉的目光直接對準糖姨,冷冷道:「你就是江未雨的母親?你怎麼管教自己女兒的?」

好大的官威!

一聽這話,糖姨整個人都懵了,一股巨大的委屈在心中油然而生。

只是還不等他辯駁,林昊已經淡然開口道:「你就是李雨辰的父親?你怎麼教育兒子的?」

同樣的話語,如同一記響亮的耳光直接抽在李雲山臉上。

這話惹了眾怒!

「怎麼跟市長說話的?」

「老楊,這就是你們學校的保安,就這素質?」

「林昊,還不給李市長道歉?」

「……」

呵斥不斷。

有跟隨李雲山過來的政府官員,也有學校領導和老師。

林昊沒出聲,一臉淡漠!

李雲山陰著臉,目光冷厲逼人。

抬了抬手,周圍安靜下來,他盯著林昊道:「你又算什麼東西,敢這樣跟我說話?」

「我算什麼東西?」林昊笑,淡淡道:「你很不錯,千百年來,敢與本帝如此說話者,你是頭一個。

罷了,看在你兒子馬上就要死的份上,本帝不與你計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