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春妹低頭了一下,立即又抬眸笑說:「小月真懂事,還給嬸帶禮物了,真是好孩子……」

葉靈看著她自說自話,眼再次掃了一遍她的家。

電視還是24寸那種,然後有些電器,但是都是一些沒有聽過的品牌,椅子是舊的,桌子甚至破了角。一套沙發是木的,很簡單的構造。

也舊了。

有碗碟的碎片摔在地上……

葉靈收回目光。

「春嬸,晚上來我家吃飯吧,我買了點雞肉回來。」

陳春妹垂垂眸,然後點頭說:「好啊,大概也不會有人回來吃飯了,我上你家吃去!」

葉靈點點頭。

陳春妹說她收拾一下再過來,讓她先回。

葉靈就回去了。

在家門口看見放學回來的齊晚晟,剛好把九連環給他。

然後連家都不回了。

葉靈把他趕回去,免得家裡找他。

可是沒一會又跑回來,氣嘟嘟的跟她說:「我跟我們說好了!」

一副不準再趕我走的樣子!

「哦。」正在做飯的葉靈回眸一笑。

齊晚晟嘴唇放了下來,輕輕一抿,走到她身邊來。

「去那邊玩吧,我做飯呢。」

齊晚晟看看她,知道她牽挂的是外婆,於是聽話的到外婆旁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說話,玩著葉靈買回來的玩具。

齊晚晟突然舉起玩具搖了搖:「外婆,小月姐姐買給我的!」

外婆側過臉來微笑著應好。

齊晚晟驕傲的晃晃頭,一副開心的樣子,望向做飯的人。

葉靈正做到一半,陳春妹就進來了,人未到聲音已經進來:「小月,老姨,我來了!老姨,小月說請我吃飯,哇,才進門就聞到香味了,真的是蘑菇燉雞呀,可美味了,我這是要流口水了……」

走到鍋邊聞了聞,一臉歡喜的樣子。

葉靈淺淺的笑:「春嬸來了。」

陳春妹放下手裡提著的一把青菜又說道:「家裡也沒什麼了,在菜園摘了把菜……」

「嗯,剛好,正想吃萵苣葉呢。」

「那我來炒,你去陪著老姨去!」

葉靈就陳春妹推開,佔了廚房的位置。

葉靈看也差不多了就順她的意,來到外婆身邊。

「小月姐姐,這個怎麼玩呀?」齊晚晟有些挫敗的問。

葉靈就知道他一時會解不開。

「慢慢來,你可以的!」

「可我不會……」

「不會就想一想辦法,別人可以解,那證明是能解開的。」

齊晚晟呶嘴:「好吧。」

葉靈笑笑,看著家裡的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可是又和諧的共處著。

廚房裡像母親一樣忙碌著的人,像弟弟一樣待在自己身邊時不時和她聊會天的人,因為疾病不得不躺在床上的人,家庭里的人會有不同遭遇與負擔,但是只要不放棄,各盡其力去面對,就算過的不是瀟瀟洒灑,也不算糟糕不是嗎?

「開飯咯。」

陳春妹把飯菜端上桌。

齊晚晟又呶嘴了,他不想回家去!

「小晚晟要留下來一起吃嗎?」陳春妹的話讓齊晚晟滿臉委屈的看著葉靈。

葉靈無奈的揉了他的頭髮:「你媽媽在家等你吃飯呢。」

在這吃了待會回去吃不下就得有事了。

「可以吃點再回去啊?」陳春妹隨意說道。

齊晚晟卻眼裡帶了光,他家吃飯都是等天黑之後,而葉靈這邊是傍晚就煮好了。

「也不是不可以……」葉靈也不拒絕,她倒是不介意他留下來吃飯,就是他母親……

「謝謝小月姐姐!」齊晚晟開心的幫忙擺碗筷。

「那你們先吃,我先喂外婆……」葉靈拿起粥。

「我來我來,你和小晟去吃!」陳春妹一把拿過去,然後把位置給占坐了。

葉靈也沒搶,拿了個碗把蘑菇燉雞留了一半,雖然春嬸表示不用留,但葉靈不理她,放到一邊蓋好才開始吃。

齊晚晟吃得很開心。

「小月姐姐!這蘑菇好好吃,我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菜!」

邊說邊夾了一個蘑菇遞到她面前,眼神殷切。

葉靈伸過去一口吃掉:「當然好吃了,這是姐摘回來的!」

「我下次跟你去摘!」齊晚晟邊吃邊點頭。

「小孩子不能去。」葉靈搖搖頭不答應。

「你也是孩子啊!」

「我比你大。」他怎麼能跟自己比,雖然年歲相差不遠,但他母親在身邊,也還不愁吃穿,這都已經是比她優越的地方了。

齊晚晟低頭,沉默地反抗。

「你想吃就過來吃,姐姐有的會分給你的。」就跟你會分姐蘋果與紅薯一樣。

「我想跟你去……」齊晚晟又是一副委屈的小臉。

葉靈搖頭,不可能帶他進山的,照顧自己已經很辛苦了,怎麼可能還能照顧他?

再怎麼說她也是孩子啊,一個人跑還能躲得了,要是加上一個毫無經驗的七歲娃,太難。

看著齊晚晟難過的樣子,葉靈不忍心,於是安慰道:「等你長大了,我一定帶你去哦。」

「那要長多大?」

「……」葉靈無奈的看著他,怎麼感覺這孩子的思維有點厲害呢?小孩子會問得這麼具體的么?

「跟我一樣高的時候。」她就不信他一年能夠長到她這麼高!現在足足高他一個頭呢! 齊晚晟被媽媽叫回了家。

而葉靈也接過春嬸的碗,繼續喂外婆,讓春嬸能吃飯。

正聊著的時候,門外傳來了吆喝聲。

陳春妹心一跳,然後放下碗,起身快步走到門口。

果然,她的丈夫在外面。

「呵,你還真在這!家不要了是吧!」

陳春妹眼一瞪,帶著威脅。

可是她丈夫並不受。

葉靈看著兩人的來往,春嬸隱藏著的悲傷,丈夫眼裡的恨意,言語是粗鄙之語,每一句都不肯妥協。

春嬸退讓著,口裡說著不跟丈夫吵往家裡方向走去,可是她看葉靈的那一眼裡帶著愧疚,或許是因為把事「惹」到她家來了過意不去。

葉靈搖搖頭,她沒有開口。

目送著他們離開。

她有點擔心,她丈夫身上有酒味,走的時候還對春嬸拉扯,不知道會不會……

人走遠,圍觀群眾議論紛紛,有人說他們遲早會吵離,也有人總結是沒娃的緣故。

葉靈正想往回走,卻有人叫住她,但看了她又不說話,只是一個勁往她身上瞅。

葉靈不理,把木門一扇扇關上,掩上時有人開口「……這秦小月也是可憐,那家是想要她吧?……」

「看她三頭兩天往這跑,有幾成……」

人走遠,聲音漸漸消失。

葉靈鎖上門,回到外婆身邊。

「月兒……」外婆擔憂的想掙扎著起來。

葉靈連忙跑過去,但外婆已經抬起了半個頭。

「外婆?!」

葉靈一陣驚喜:「你可以抬頭了!」

老人卻已經卸了力,葉靈連忙過去扶住!

「外婆,是不是覺得這邊有些力氣了?!」

老人從沒試過自己用力,都已經躺得習慣自己的癱瘓,此刻竟是能自己起來了嗎?!

看著外婆眼裡的驚喜,葉靈教導了正確的活動方式,讓外婆開始緩慢的嘗試。

「小月!」

當老人在葉靈的協助中努力的翻了下身的時候,緊緊抓住了葉靈的手!

原來真的還有好起來的機會!

葉靈知道自己的照顧不會全無效果,沒想到這個時候就有了!

這樣下去,外婆怕是不需要太久就能慢慢的恢復到一定的程度!

「外婆!太好了!」

婆孫兩人過了一個從沒如此愉快的夜晚!

一一一

生活有了希望,日子都不再難熬。

葉靈更加起勁的照顧著家裡的一切。

地里的紫蘇慢慢的長起來,在別人眼裡或許只是一棵草,可是在她這裡都是寶貝。

外婆在真正入秋的時候得了一場感冒,讓本來有點起色的身體又受了打擊,葉靈急忙把舊棉襖棉被都換新,這些她以前從沒注意過的細節都一點一點的做好了。

等外婆終於能坐起來的時候,已經是十月底。

學校考過幾次試,都沒有難倒葉靈,葉靈已經成為學校的頭號人物,有一些孩子也想像她一樣不去上學,可是沒有哪個能像她一樣不上課就能考到讓老師滿意的分數,最終還是乖乖上學去了。

有孩子不服氣,然後跑到她家裡來,那架勢就是要為難她。

方法不高明,引著她要比試。

葉靈也沒在怕的。

從他們書包掏出的任何練習冊,翻到哪頁做任何題,沒有哪個小傢伙比贏她。

當然也有她不會做的,可他們也不會呀。

畢竟她也不是見識過所有的題,怎麼可能啥都答得上來,有些標準答案可是很特別的,一定要標準答案才對你也沒辦法的事。

但人生智慧何其廣,單單以標準答案作對錯,本身就是限制的事。

有的孩子驚呼:「跟老師一樣厲害了呀!」

然後她有了幾個小粉絲,其中齊晚晟是表現最認真的一個。

每次別人誇葉靈,他都昂起小臉蛋,一副與之共榮的模樣。

葉靈也不拒絕這些孩子,畢竟孩子的世界總是單純的。

甚至她的紫蘇要除草的時候,他們周六日還來幫她。

她不敢讓他們白幫忙,於是讓他們回去跟父母說一聲,來幫忙會有十塊錢,還管一餐午飯。有些家長很開心,不單有人帶娃,還管吃又有錢,雖然不多,但是不用問他們要零花錢又怎麼會不願意?

當然也有不好的話出來,說她騙孩子勞動力。

她也不爭辯,反正父母不讓來的,她就不讓他們下地。

小孩子下地本來就做做歇歇,有時候還會玩得忘記了幹活,但是葉靈並沒有要求他們要做多少,反而更像他們一班朋友聚在一起來了個秋遊。

她家的地本來不多,所以只做了一個周末,但孩子們總問還有沒有要做的。

葉靈攤攤手,沒有。

其它地里瑣碎的事,他們也幫不了什麼。

但是齊晚晟一有時間就跟在她身邊,或許是因為看起來乖了很多,他母親竟然看見了也不說?

是什麼時候改了態度呢?

葉靈不知道。

但是現在齊晚晟在她家吃了晚飯再回去,也不會來說了。

更神奇的是,有時候齊小花也過來,也沒有看見他們的母親過來找人。

在路上遇見的時候,葉靈看看沒有打招呼。

她竟主動問好:「小月,從地里回來呀?」

「嗯。」葉靈掩下眼底的疑惑,點頭應道。

然後也不說什麼,點頭走了過去,像一些陌生而有點熟悉的村民一樣。

葉靈收起自己的意外,若無其事的回家。

回到家裡,還是忍不住問外婆,是怎麼回事。

外婆想了想,眼神有點複雜,要怎麼告訴孩子,大人世界里的複雜呢?

最後,她只是說:「可能是小晟總往這邊跑,然後你又照顧得好,她放心你了吧。」

「這樣啊,可是我沒有特別照顧他呀?」齊晚晟都是自己來,來了也聽話,自己很懂事的樣子,她也沒做什麼。

外婆看著她嘆氣,讓葉靈摸不著頭腦。

老人看見葉靈疑惑的樣子,伸手摸摸她的頭說:「月兒、不用…管…別人說、什麼、做、什麼…你做好、自己的、事、就好,別人、怎樣、不管它……」

外婆一頓一挫的說著話,葉靈聽得點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