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會兒,一個老婆婆,帶着幾個侍女飛了過來。

“蒼嵐長老!”

紅鬍子微微拱手。

蒼嵐長老的身份,不簡單,在天音閣裏頭,是一個資歷很老的高級長老。

類似秋白長老這樣的,在蒼嵐長老面前,連個螻蟻都不是。

“紅密使,你大駕光臨,有何貴幹?”

“爲何,不事先通知一下,我閣,也好迎接招待一下。”

蒼嵐長老,不鹹不淡地說道。

顯然對於紅鬍子這等強者,不請自來,直接闖入總部,很是不滿。

紅鬍子不卑不亢,氣度超然。

“蒼嵐長老,你來了正好。就在不久之前,我得到一封祕密情報。”

“你們天音閣的秋白長老和我這手下史特使,竟然早在許多年前,就私-通好了。這兩人,還生下了高猛。”

紅鬍子冷冷地說道。

“我銀河軍宗門事務特派團是幹什麼地,想必你們天音閣是知道的。史特使,原先都是負責情報部門,而你們閣的秋白長老,也是接待外賓的主要負責人。”

“呵呵,這些年來,他們,算是給我銀河軍提供了無數胡虛假情報,造成了巨大的損失!”

紅鬍子,大吼地說道。

蒼嵐長老,聽罷也是一震。

“當真有此事?”

蒼嵐長老,殺氣沖沖地瞥了一眼,臉色煞白的秋白長老。

“蒼嵐長老………..”

秋白長老畏懼蒼嵐長老,神色支支吾吾,唯唯諾諾的。

“秋白,你這個叛徒!你可知道,宗門規矩!你原先也算是負責了一些情報工作現在和宗門事務特派團的人,私-通,大逆不道,該殺,該殺,該殺!”

蒼嵐長老,滿是褶皺的老臉,充滿了殺氣!

紅鬍子同樣冰寒無比地,盯上了史特使。 紅鬍子地位尊崇,無論從方面來說,都比史特使高很多等級。

之所以,親自請來天音閣總部,正是得到了密報,要來處置一下這個人。

畢竟,史特使再不濟,也是銀河軍內部編制最高軍委會的一個正式委員,又身兼宗門事務特派團特使地職務,職責重大。

一般人,過來了,還處理不了他!

“樞密使大人,我是冤枉地呀!”

史特使,拼命地狡辯着。

雖然,銀河軍沒有規定,當兵的,不允許和天音閣的女修結-合,但是如果雙方身具不同的身份,又暗自從事祕密工作,未經上頭批准,私自私-通,又相互換取假消息,泄露核心機密,這確實重罪,按律當斬!

一旁的高猛,則是完全傻–眼了。

瘋騎士的宇宙時代 什麼,他竟然是史特使和秋白長老的私生子。

那麼這麼說,那個歪嘴子見習特派員,根本不是他的親弟弟。

怪不得,高猛覺得史特使一直都對他呵護有加,雖然,高猛在史特使的手下里頭,縱然不是那麼出色,史特使始終是視他爲己出,甚至對他十分有耐心,一直都是倍加提攜。

高猛一開始覺得奇怪,後來,時間久了,就覺得習以爲常了。

現在,經過紅鬍子親口說出了原委。

高猛渾身一震。

對於自己的出身,高猛身體僵硬,盯着史特使問道:“特使,樞密使說的是真的嗎?”

史特使苦澀地道:“是真的。當初,一時糊塗,有了你。但是,爲了我自己也爲-你-媽-的事業,便將你寄託於一好友家,那歪嘴子就是我好友的孩子,你們兩個一起長大,最爲回報,我對你們也一直默默照顧!”

“可惜,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這個消息,還是被上官知道了!”

史特使無奈一笑。

秋白長老,也是“慈-愛”地看了一眼高猛。

“可苦了你,孩子!”

秋白長老,發出一聲悲慼!

人是有情,但是宗法無情。

兩人的結合,本就不容於世。

現在,事情敗露,不僅是連累自己,連高猛和歪嘴子,也要前途盡,甚至要殞命。

南天也是暗自咂舌。

沒有想到,從史特使這裏,倒是牽扯出來,這麼多隱晦的事情。

蒼嵐長老,一張老臉,冷若冰霜。

“秋白,你真是可惡!枉費宗門,培養你多年。現在,雖然,你已經被聖女驅逐而走,免去了職務。但是你犯下的過錯,實在是難以容忍,現在,證據確鑿。”

“按照,我天音閣的內部宗法,當殺你!”

蒼嵐長老,眼眸一冷。

“撲哧!”

雲起風散,在梧溪 蒼嵐長老,隨手一拋。

蒼嵐長老,手上的柺杖出手。

“轟啦!”

以月騎士之名 柺杖席捲着恐怖的力量,一下子就將秋白長老的胸膛給貫穿了。

並且,柺杖裏頭,蘊-含-着-的餘波,更是將秋白長老的五臟六腑給絞殺得粉碎。

秋白長老當即慘死,一雙明眸,還無法閉合,死之前,仍舊是盯着高猛,看了看。

死不瞑目!

悲慘至極!

“呼!”

柺杖又是飛回了,蒼嵐長老手上。

柺杖上面,沾染了許多鮮血,滴滴答答地,落於地上,顯得十分陰森。

高猛悲苦無比,嚎啕一聲:“不,不!”

“媽………“

高猛今天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身世,沒有想到落得如此下場,悲慘無比!

史特使看着秋白長老,命喪當場,也是攥緊了拳頭,痛哭了起來。

“秋白,秋白!”

“我負了你!”

蒼嵐長老,瞥了一眼紅鬍子。

“我天音閣的事情,已經處理完畢了。”

蒼嵐長老,語氣淡漠,但是瞥向高猛和史特使的目光,卻是陰冷無比,包-含-着-無窮的殺意。

只不過是礙於紅鬍子的身份,又礙於銀河軍,所以沒有出手。

紅鬍子微微點頭:“放心好了,我銀河軍的內部事情,我會處理好的。”

旋即,紅鬍子朝着史特使,厲聲喝道:“史特使,你可知罪?”

史特使面色慘白,毫無一絲血色。

秋白長老的喪命,給他造成了致命打擊。

“樞密使,你要動手,就動手吧!”

史特使,生無可戀。

不過,旋即,史特使似乎想起了什麼。

史特使朝着紅鬍子,跪倒於地,重重地磕頭:“樞密使,您位高權重,執掌一方,宅心仁厚。屬下,有個不情之請,在臨死之前,還望大人成全。”

落難公主復仇記 “我兒高猛,不,是史猛,他從小並不知情,也並無過錯,也沒有做過有害於銀河軍和宗門特派團的事情,還望大人手下留情,留他一條性命。另外,還有歪嘴子,更是一個局外人,還請大人高擡貴手,放他一條性命。”

“到了地獄,史某,也會對大人感恩戴德!”

史特使聲淚俱下,向着紅鬍子求請道。

紅鬍子神色根本沒有動容一下,依舊是冷硬無比,彷彿石雕一般。

“說完了嗎?”

紅鬍子冷冷地道。

“樞密使……….”

史特使還想要說什麼,紅鬍子已經是一刀子下去。

史特使的一顆大好頭顱,頓時落地。

鮮血噴灑,濺了一地。

追情哥哥癡愛 “軍部的執行文書,已經下達了,判決如下:凡和此事有干係者,殺無赦!”

紅鬍子將判決文書,倒扣貼在史特使的屍體上。

高猛心神俱蕩,無邊的恐懼蔓延。

“史特使!”

“特使………..嗚嗚………”

想起來,特使這些年來的照顧。

高猛悲痛欲絕。

“不要悲痛了,你們一起下去吧!”

紅鬍子冷漠地揮了揮手。

他是二品機甲戰聖,實力強橫。

一道鋒利地機甲旋風,橫空而來,直接是將高猛給斬成了兩瓣。

“撲哧撲哧!”

鮮血流淌了一地。

“還差一個!”

紅鬍子如同冷漠的執法者,一步步地走着,目光敏銳地鎖定住了,已經癱軟於地的見習特派員歪嘴子。

“大人,不要殺我呀!”

“大人,饒命!”

“我什麼都不知道呀!”

歪嘴子已經失禁了,痛哭着求饒着。

的確,他是一個無辜者,完全不知情,也不是秋白長老和史特使的私生子。

按理說,可以不必殺。

但是,紅鬍子搖了搖頭,嘆了口氣:“下輩子,投個好胎。宗法無情!”

“吾輩受命,當秉公執法!”

紅鬍子言畢,像是殺-雞一樣,將歪嘴子的人頭給擰了下來。

蒼嵐長老,一旁冷冷地看着,直到此刻,纔對着紅鬍子拱了拱手:“有勞了!”

紅鬍子揮了揮手:“此事都不必說了,是我們兩方勢力的疏忽,索性叛徒和相關者,已經全部伏法!”

蒼嵐長老意味深長地,笑了笑:“紅大人是樞密使級的大人物,我天音閣總部太小了,大人,辦理完事情,應儘早離去!”

“這是自然!我不會久待的。”

紅鬍子當即答覆道。

“好!”

蒼嵐長老滿意地點頭,旋即,消失在了原地。

不過,紅鬍子卻是眉頭一皺。

紅鬍子實力強橫,在一衆宗門事務特派團的樞密使裏頭,算是非常拔尖的。

紅鬍子能夠明顯地感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還有好幾道絕強的氣息。

天音閣總部高強太多,她們坐鎮總部,自然不會放任紅鬍子。

只要,紅鬍子不走,那些高手們,就會一直在暗處,監視着紅鬍子。

南天在一旁,目睹了事情的全過程。

心中突然間,升騰起了一種“兔死狐悲”“脣亡齒寒”的感覺。

自己的愛人“李樂音”,不就是在天音閣裏頭嗎?

而南天自己,現在本人不就是在銀河軍裏頭效命嗎?

以兩方勢力,水火不容之勢力,和今日處理掉史特使、秋白長老,高猛,歪嘴子的經過。

南天攥緊了拳頭,心中暗自發誓:“我一定要變強!”

“一直變強,變到可以突破規則地束縛。史特使,秋白長老,他們沒有實力,觸犯了宗法,就像是草芥,豬狗一樣,任人宰殺。”

“他日我若是沒有實力,與樂音在一起,也會受到銀河軍和天音閣的雙重追殺,亡命天涯,甚至是雙雙慘死!”

“那樣的事情,我南天,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南天攥緊拳頭,指甲入肉,不禁劍,鮮血順着虎口流淌而下。

“絕不能,讓史特使這樣的悲劇,才重演了!”

南天暗自告誡自己。

先前南天與史特使,有諸多矛盾,甚至大大出手。

在某些方面,史特使的確人品不行。

但是,在爲人夫和爲人父上和爲人叔上,對秋白長老,對高猛,對歪嘴子,還是不錯的。

可惜,這一切的一切,都化爲湮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