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李仙師,你儘管出手!”

陸子旭閉着眼睛,震聲說道。

想到自己馬上就要突破瓶頸了,內心激動不已,自己等這一天,已經等了許久了,今日有望突破,實屬三世修來的運氣。

李長生大喝一聲,驟然出手,一掌拍在了陸子旭的天靈蓋上。

只聽見“噗通”一聲響。

陸子旭“哎呀”大叫,疼得齜牙咧嘴,整個人腦子發懵,只感覺如同有一個鐵錘,重重地敲在了自己的天靈蓋之上,差一點腦殼都要碎裂開來。

“不要動,繼續運轉周天!”

李長生的聲音,在陸子旭的耳畔邊上響起。

陸子旭身軀一顫,不敢懷疑,連忙強忍住疼痛,咬牙運轉起周天。

這周天一運轉起來,這下連他自己,也目瞪口呆,似是不敢相信。

剛纔李長生那一巴掌,像是將他身軀之內,真元力鬱結之處完全拍散了一般,如今再次運轉周天,那真元力如同清水一般,源源不斷,直灌入自己的元神之中。

成了,這下成了。

陸子旭內心狂喜,不斷修煉,一時之間,他的身軀周圍,一道道霞光閃耀而出,整個似是一瞬之間,煥然一新,邁入了半仙之境。

老者一拂鬍鬚,“哈哈”大笑起來。 隨着周天不斷運轉,迷濛的霧氣越來越多。

漸漸的,陸子旭的身上,如同覆上了一層薄薄的冰紗一般,神奇無比。

猛然之間,只見無數的神力,驟然收斂進入身軀之中。

這一瞬之間,陸子旭金光熠熠閃耀,就連原本趴在地上懶洋洋的聖天虎和小黑,也被這一幕吸引了,瞪大了眼睛,盯着陸子旭。

不多時,陸子旭“哈哈”一笑,站起身來。

再看他整個人,眸子之中,清明閃亮,炯炯有神,整個人似是氣血紅潤了許多,哪裏還有剛纔一副臉色暗黃的模樣。

“多謝兩位恩人,兩位恩人,受我一拜……”

陸子旭整個人一拱手,朗聲說到,話音落下,迎頭便拜。

老者大笑着,說道:“不必客氣。”

李長生淡淡一笑,說道:“小事一樁,陸兄弟不必客氣……恭賀陸兄弟,邁入半仙之境……”

陸子旭迎頭拜完,站起身來,整個人精氣神十足,說道:“李仙師真乃神人也,困擾我多年的修煉問題,沒想到短短片刻之間,便被李仙師解除……”

李長生說道:“踏入半仙,並非難事,不過……今後你要勤加修煉,這修煉之路,纔剛剛開始,半仙跨到真仙之境,那纔是修煉者真正的門檻……”

“不錯。”老者點了點頭。

自古以來,多少修煉者,就卡在了半仙之境,含恨而終。

這門檻,說句好聽的,跨過去,便是門檻,跨不過去,便成了一座大山。

修煉之路,漫長艱辛,無盡歲月之中,孤傲前行,有人得天縱之資,即便一開始能夠突飛猛進,但到頭來,卡在瓶頸之上,也只能遺憾終生。

陸子旭雖然沒有十分聰穎,但自身能力不差,基礎也十分紮實,所以……李長生纔會突發惻隱之心,想要幫他突破難關。

如今,大功告成,可喜可賀。

“陸兄弟如今已經成功突破瓶頸,可有何打算?”李長生一笑,開口問道。

陸子旭朗聲說道:“如今我心願已了,也不需要再去投靠我那個朋友,想來……應該會去遊歷一番,多漲漲見識,只不過……這天神殿一事,還未了結,真是讓人鬱悶……”

“身正不怕影子斜,天神殿的事情,與陸兄弟既然無關,那陸兄弟也無需擔心太多,只需要在這城中多等上幾日,待到抓到兇手之後,便可離開。”李長生安慰着說道。

陸子旭點了點頭,嘴角邊揚起一絲笑意,說道:“照我看,這事情,應該很快就可以結束了……”

話鋒一轉,只見他一抱拳,衝着李長生和老者說道:“兩位大恩大德,無以爲報,他日若有緣再見,在下願效犬馬之勞。”

“言重了,言重了……”李長生笑着,拍了拍陸子旭的肩膀。

“既然事情已了,我也不打擾二位恩人了,在下也要告辭了!”陸子旭說着。

“噢?這麼快?”老者一怔。

陸子旭點了點頭,說道:“我的住所裏頭,還放了一些貴重的東西,如今在這外頭耽擱了一天,有些不放心,想回去看看。”

“既然這樣,那陸兄弟一路走好。”李長生說着,也不挽留。

陸子旭感激連連,又對着李長生和老者連連施禮,之後才邁步朝着外頭走去。

李長生和老者,看着陸子旭離開,臉上都帶着笑意。

“李仙師真是好人,陌路之人,竟然也願意出手相助。”老者露出了慈祥地笑意,淡淡地說着。

李長生深吸了一口氣,目光幽幽,這一刻,臉上的神色,卻是有些凝重,說道:“我幫他,自然是有原因。”

“噢?”老者一怔,有些不解,看向了李長生。

李長生神祕一笑,倒是什麼也沒說,一轉身,朝着屋裏頭走去。

……

這一頭,陸子旭從酒樓之中剛剛走出來,臉上滿滿的笑意,頓時消失,只見他的眼神之中,閃過一絲陰沉,冷“哼”了一聲,震身而起。

一道神芒化出,直朝着天神府邸的方向而去。

約摸半刻鐘的時間,陸子旭便來到了天神的府邸門口,停了下來。

府邸的門口,站着兩名黑衣鎧甲勇士,正在守衛,見陸子旭落在了門前,目光都朝着他看了過去。

陸子旭走上前去,一拱手,臉上露出了媚笑之意,說道:“兩位大人,小人想求見一下八天神。”

“哼……你是什麼人?”黑衣鎧甲勇士目光一冷,不屑地看着陸子旭。

陸子旭卻是毫不惱怒生氣,笑臉盈盈,壓低了聲音,說道:“兩位大人,小人知道一些線索,與小王子遇害有關……還請兩位大人,引我去見八天神,我有要事稟報……”

“噢?”

兩名黑衣鎧甲勇士一聽,瞪大了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陸子旭。

這事情鬧得甚大,如今整個天神殿之中,把守森嚴,生怕再鬧出什麼幺蛾子。

沒想到,僅僅半天的時間,便有人上門來提供線索,這倒是讓兩名守衛感到有些驚詫。

重生麻辣小軍嫂 “你隨我進來,前去覲見天神。”一名黑衣鎧甲勇士,震聲說道。

這等大事,哪裏還需要稟報?直接帶去便可,想來天神們必定不會怪罪。

明日方舟的笨蛋刀客塔 兩名黑衣鎧甲勇士,自然能夠分清孰輕孰重,不敢怠慢。

一名黑衣鎧甲勇士,繼續留守崗位之上,另一人,則帶領着陸子旭進入了府邸之中。

穿過長廊別院,天神府邸之中,金碧輝煌,氣派非凡,陸子旭目光之中,陰險之色顯露,越看越驚喜。

不多時,便到了天神房屋的門口。

黑衣鎧甲勇士,讓陸子旭在外頭等候,自己則進入了房屋之中,稟報天神。

房屋裏頭,三名天神,正圍桌而坐,聽到守衛來報,一時之間,心中一顫,連忙喊道:“讓他進來。”

“是。”

黑衣鎧甲勇士退出房屋,呼喚陸子旭進去。

陸子旭連連點頭哈腰,不敢遲疑,進入了房屋之中。

一進房屋,立時感受到一股威嚴之勢,瀰漫在空氣之中,三名天神猶如高山一般,讓人望而生畏。

腹黑總裁:別給姐裝斯文 磅礴的氣息,震盪出來,讓人驚懼。

陸子旭沒有一絲猶豫,“噗通”一聲,跪倒在地,俯身便拜,口中說道:“昨夜知曉天神府邸出了大事,得知若能知曉線索上報,可獲賞賜,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等之言,必不會有假……你有何消息,大可上報上來!”

一名天神,幽幽地說着,目光如炬,盯着跪倒在地上的陸子旭。

“三位天神在上,小人剛剛得知一絲線索,知曉殺死小王子的異獸,身在何方,就連主謀之人,小人也已經知曉……”

“噢?何人?”八天神怒目而瞪,一時之間,氣焰滔滔。

陸子旭擡起頭,看向八天神,臉上露出一絲喜色,說道:“主謀與那異獸,正在城中的酒樓裏頭歇身,還請天神速速派出人馬,前去捉拿……” 不多時,天神府邸之中,衆多黑衣鎧甲勇士,聚集成排,跟隨在三大天神身後。

“走。”

八天神怒目一瞪,大喝一聲。

話音落下,踏空而起,一手伸出,一瞬之間,抓在陸子旭的脖頸之上。

“哎哎呀,天神大人,輕點輕點……”

陸子旭驚叫連連,膽子都要嚇破了,還以爲八天神要將他捏成粉碎。

三名天神,震空而起,氣勢洶洶,整片蒼穹之上,似是雲海翻騰,滾滾的氣焰飛舞而出,身後頭,跟隨着數十名黑衣鎧甲勇士,浩浩蕩蕩,直朝着酒樓這一端而來。

城池之中,許多修煉者心中一顫,似是都看見了一幕,頓時大吃了一驚。

“三大天神出來了?”

“怎麼回事?”

“難不成,是找到兇手了?”

“八天神也在其中,想來應該沒錯……”

“走……跟着,看看去……”

一時之間,衆人紛紛開口,驚詫不已,跟隨在後頭。

不多時,一干人等,便落在了酒樓的門口。

酒樓裏頭的店小二,看到三大天神大駕光臨,嚇得“噗通”一下跌倒在地,又慌忙站起身來,一陣小跑,出了酒樓,來到了三名天神的面前,點頭哈腰,說道:“天神大人來此,小人有失遠迎,還請天神恕罪,恕罪……”

六天神眉眼一瞪,目光冰冷,沉聲說道:“帶我們進去……”

“是是是……”店小二身子一顫,又問道:“天神大人來此,有何要事?”

“抓人!”

六天神話一說完,似是不想再跟店小二多說廢話,一手輕輕一揚。

“呼”

一陣狂風從衣袖之中卷出,澎湃的力量,排山倒海席捲而來,一瞬之間,狂風帶着店小二的身體,朝着一旁飛退數丈。

店小二心中一顫,冷汗都要下來了。

他雖然地位低微,但好歹也有半仙的實力,可是在天神的面前,簡直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更別說是還手之力了?

十二天神,成名已久,實力更是登峯造極,統治着這片領域數萬年之久,令人驚懼。

“將此地給我圍起來,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進出!”

八天神大喝一聲。

“是。”

黑衣鎧甲勇士,頓時將酒樓門口封鎖住。

三名天神,帶着陸子旭,與剩餘的黑衣鎧甲勇士,進入了酒樓當中,直朝着李長生和老者的房屋這邊而來。

酒樓裏頭,發生了那麼大的動靜,裏頭的住客,早就被驚動了。

外頭,密密麻麻,已經圍了不少的修煉者。

聽聞三大天神親自動身捉拿兇手,所有的人,心中都十分好奇,也不知道是哪裏來的賊人,如此大的膽子,竟然敢對天神的小公子動手。

酒樓裏頭的住客,都從房屋之中出來了,唯獨李長生和老者,沒有走出屋子。

“就是這裏……他們就住在裏頭……”

陸子旭面色一震,連忙開聲喊着,用手一指。

衆人朝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只看見房屋門緊鎖,裏頭的人,似是沒察覺到外面這麼大的動靜一般。

八天神冷冷一笑,震聲說道:“裏頭的人,給我出來,你們殘殺我兒……躲在裏頭,還以爲有用不成?”

擦身而過 他話一出口,全場寂靜,無人吭聲,都目不轉睛,盯着那屋門。

屋裏頭,李長生和老者,相視一望。

老者眉頭微微一皺,說道:“這好端端的,三大天神,怎麼會來找我們的麻煩?”

李長生冷聲說道:“自然是因爲,我們裏頭,有人殺了小公子。”

“噢?”老者一怔。

李長生倒也不急着回答,目光朝着趴在門口的聖天虎看了過去。

聖天虎見李長生望向自己,用低沉地聲音,吼了一聲,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凌厲的光芒,似是也不否認。

“它?”老者恍然,詫異萬分。

李長生深吸了一口氣,對着聖天虎說道:“外頭的人,可是來找你的……是你自己出去,還是我抓你出去?”

“吼……”

聖天虎一聲大吼,弓起了背,雙眼之中,寒光一閃。

剎那之間,房門“吱呀”一聲打開。

一股狂風,席捲而出。

只見聖天虎驟然一撲,朝着屋門外頭而去,那小小的身軀,見風便漲,眨眼之間,變得數十尺高大。

外頭的修煉者,瞠目結舌,一個個倒吸涼氣。

“聖天虎……是聖天虎……”

衆人驚呼,許多修煉者,都嚇得連忙後退。

畢竟,聖天虎這等異獸,在異獸當中,都屬於稀有品種,成年的聖天虎,實力不在半仙之下,兇猛一些的,甚至能夠撼動真仙。

雪白的毛髮,在陽光之下,越發閃亮。

聖天虎弓着身子,發出了低沉的嘶吼聲,目光犀利,直盯着外頭的三名天神。

再看三名天神,此時此刻,臉色都變了,憤怒至極。

“是它……就是它……昨夜,我們就是看見這樣一隻花白的異獸,從小公子的房屋裏頭出來,沖天而去……”

黑衣鎧甲勇士之中,有人驚呼出聲。

昨夜聖天虎潛入天神殿之中殺人,自然被人瞧見了,在場的不少黑衣鎧甲勇士,都曾親眼目睹。

“吼……”

聖天虎目光凌厲,殺意十足,露出了兩顆鋒利的獠牙,面對一干修煉者,渾然不懼。

八天神大怒,一步邁出。

剎那之間,一道道流光,在他的身軀之上飛舞而起,晶瑩剔透,似是將他整個人身軀完全籠罩住一般,滾滾的威勢,狂涌而出,鋪天蓋地。

“畜生……敢殺我兒,我抽了你的筋,扒了你的皮……”

八天神怒喝之聲,猶如春雷炸響一般。

Leave a Comment